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97節

  而那城防軍的將領若盡數是玉乾帝自己的人,即便沒有那雀符有如何?

  玉乾帝怕是從此便可以高枕無憂了!

  “既如此,就依雲相所言!辰王,你可有異議?”玉乾帝做完決定,卻又加了一句!

  江沐辰麵無表情,袖下的雙手緊捏成拳,半餉才冷然的開。”臣,領旨”,“既如此,都退下吧!撫恤的事宜便交給雲相了!”玉乾帝站起身,其他人紛紛彎腰恭送!

  第二日,早起出門的人們看到京都大半的門戶上都掛上了白色的燈籠,整整半個京都,都陷入一股悲慟之中,隱約的,從那夏日飄來微風中,竟能淺淺的聽到那一聲聲傷心欲絕的哭聲!

  這一日,西楚玉乾帝下旨全國範圍內禁嚴,撤換京都城防軍四品以上的所有官員,辰王罰俸半年,由朝廷出資撫恤死者家屬,而京都範圍內停止一月的歌舞宴會,為死者默哀!

  聖旨一出,無人不為玉乾帝的決斷叫好,唯有江沐辰麵色陰沉的難看,竟一連幾日呆在辰王府,閉門謝客!

  而第二日晚胳十分,忙碌一天的雲玄之剛剛回到相府,便見蘇源騎馬奔了過來,兩人之前最有分歧,可今日蘇源見到雲玄之,卻是滿麵笑容,恭敬之意無不表現在隻言片語舉手投足間!

  雲玄之見他有話要說,便把他領到書房,遣退所有的人,這才開口問道“今日前來有何事?”

  蘇源端起茶盞,粗粗的喝了一口,竟連杯中是什麽茶都沒有嚐出來,便立即腆著笑臉開。”昨日,多謝雲相在聖上麵前美言!”

  雲玄之聽他如此說來,便知是何事,隻是他卻隻是冷哼一聲,這才沒好氣的開。”你也不要高興!我這也不全為了你!”

  若昨日讓玉乾帝奪了辰王的雀符,怕是下一步便是摘掉辰王的頭顱,而且這之間的時間不會間隔太長!

  蘇源之前已是投靠了辰王,若辰王這顆大村倒了,那蘇源必定受到牽連,屆時,蘇青這個妹妹自然逃不了幹係,怕是連整個雲相府都會一蹶不振!

  因此,與其說雲玄之是在替辰王說話,倒不如說是替他自己說話留條後路!

  蘇源自然是想到了這一層,隻不過,若沒有雲玄之昨日的開口相助,怕是此時蘇家大小都已是被下了刑部大牢了!

  他身為刑部尚書,又豈會不清楚那裏麵的各種折磨人的刑罰?上次本想用在曲長卿身上的梳洗,可還不算是最厲害的!

  因此,此番劫後餘生,蘇源便知既要依附辰王,卻也不能得罪雲玄之!

  所以,方才他聽到雲玄之出宮回相府的消息後,便立即騎馬趕了過來,希望兩人撿起以往的日交情!

  而此刻聽到雲玄之向自己吐露了真言,蘇源心頭一喜,瞬間明白了他話中的意思,立即開口問道“不知小妹如今身子可好?全家可都盼著小妹給相爺生個兒子呢!”

  提到這個,雲玄之臉上的神色才緩和了些,想起自己好些日子沒有進入風荷園了,而蘇青亦是許久沒有踏出風荷園了,都說孕婦有孕時心情舒暢才能生出聰明的孩子,今日正巧蘇源在這,倒不如兩人一起前去看望蘇青,讓她能夠開心開心!

  如此一想,雲玄之隻覺此法可行,便開。”蘇兄亦有不少日子沒有見到青兒了吧!今日正好大家都在,不如一起前去看望她!”

  蘇源本就有這個意思,畢竟,隻要蘇青得寵,蘇家自然有雲玄之護著,也是多了一層保護!

  此時聽雲玄之所言,蘇源立即站起身,笑道“下官正有此意,相爺,請,”

  雲玄之點頭,兩人竟沒有讓小廝先去風荷園通傳一聲,趁著夜色徑自往風荷園而去!

  “小姐,那蘇大人方才隨老爺一起進了相府!此時正往蘇姨娘的風荷園而去呢!”米嫉嫉見外麵有小丫頭朝自己招手,便趁著雲千夢用膳的空隙走出內室,過了半餉,又折回屋內,在雲千夢的耳邊輕聲回報!

  雲千夢一手端著瓷碗,一手拿著銀勺攪拌著裏麵的甜羹,嘴角泛著一抹淺笑,緩緩道“莫要大驚小怪!他如今還仰仗著父親,自然是不敢讓蘇青在府中掀起大浪殘害我的!最多,也不過是想讓蘇青重振精神,在府中眾多的姨娘中獨占鼇頭,這樣他們蘇家才能有長長久久的保護!”

  米姆姆聽雲千夢此言,提著的心漸漸放了下來,隻是,她們好不容易壓住蘇青,讓她安分了一段日子,若此刻蘇青又得了寵,萬一又生了一個兒子,屆時整個相府怕都是蘇青的天下了!

  “兒子?那又如何?她近日連大門都不邁一步,不就是為了保住肚子裏的孩子嗎?可即便生下來又如何,那此個姨娘就能放過她了?她總不能把孩子一輩子鎖在風荷園吧!”一口一口優雅的吃著手中的甜羹,雲幹夢淡淡的開。”夏姹嫉的情況恢複的不錯,過一兩日去那邊看看,映秋的解藥配置的如何了!這才是咱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蘇青的肚子,至少還有三四個月,還不是咱們分神去擔心她的時候!況且,不用咱們盯著,你以為相府就真如表麵那麽安靜嗎?”

  近日一樁樁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尤其輔國公府的事情,更是分去了雲千夢大半的精力,既然這些日子中,柳含玉能壓住蘇青,那自己就不用太過勞神,反正心中著急的人大有人在,那些人總會蠢蠢欲動的,用不著自己當這個出頭鳥!

  “是!”見雲千夢手中的甜羹快喝完,米嫉嫉趕緊又要盛一碗,卻被雲千夢給阻止,隨即便見她擦了擦嘴角便站起身往院中走去”””

  風荷園中,蘇青自從被禁足後,已是許久都不曾踏出自己的房門了,如今肚子漸漸大了,加上天氣炎熱,就愈發的貪懶不願動了,整日便是吃住在床上,好好的保著肚子裏的這一胎,唯有傍晚天氣稍微涼爽時,才由王瑰瑭扶著去院中散散去,全當作運動了,免得將來難生產!

  今日白天,蘇青多用了一碗燕窩粥,晚膳便吃的遲些,正在用膳時,便見外頭的丫頭婆子跪了一地,蘇青心中一緊,拿著筷子的雙手猛地握緊,心道自己今日並未踏出風荷園半步,即便這樣,難道那些賤人還要無事生非嗎。

  重重的放下碗筷,正要喚過王瑭姆出去看看是什麽情況,卻見雲玄之與自己的大哥竟走了進來!

  蘇青麵前立即一喜,由王婚嫉扶著站了起來,岡要行禮,便被雲玄之親自攙扶住,頭頂響起雲玄之許久不曾聽見的溫柔關心聲“你有了身孕,這些虛京微免了,免得傷了腹中的孩子!”

  聽雲玄之如此一言,蘇青心中更加的清楚,如今,這腹中的孩子才是自己最大的籌碼,雲玄之即便真的喜新厭舊對她沒有了情分,隻要有了這個孩子,雲玄之也斷不會苛待了她!

  因此,蘇青便更加用心的捂住那隆起的肚子,小心翼翼的站直身子,笑道“相爺與大哥今日怎麽就一起過來了?兩位用過晚膳了嗎?若是沒有用,那就在奴婢這裏簡單的吃些吧!”

  說著,蘇青便那修剪的圓潤光滑的指甲,便狀似無意的從雲玄之的手心微微擊過,惹得雲玄之立即低頭看向她,眼中含著一抹隻有蘇青能夠看懂的情欲!

  那蘇源早已從盼蘭的口中聽說雲玄之禁了蘇青的足,心裏頭早已不滿,認為雲玄之喜新厭舊,見自己妹妹年老色衰便去寵愛那些小妖精,因此,這才讓蘇源依附辰王的心思更加的堅定和強烈!

  這時又見妹妹在見到雲玄之時一昏喜出望外的模樣,便更加確定了蘇源心中所想,更是擔心平日裏那管家的柳含玉連吃食都虧待了自己的妹妹,便立即探眼往餐桌上望去,隻見各色雞鴨魚肉鮮果蔬菜魚翅燕窩樣樣不少,而蘇青此時用的小米粥,更是那盛產香米的南尋國進貢給西楚的貢品!

  如此一看,蘇源的心倒是放下了,麵上的笑容也真實了幾分,隨即開。

  稱讚道“相爺可真是細心,下官這妹妹嫁進相府,下官可是放心的很啊!”

  蘇青見自己大哥有意討好雲玄之,便也笑著說道“還有大哥不知道的呢!相爺怕我吃不慣那大廚房的菜,便特意挑了幾個燒菜好的廚娘,專門在風荷園照顧我!隔三差五的,各種珍貴的補品也是往我這風荷園送!相爺如此的寵奴婢,奴婢拚死也要為相爺誕下腆兒,一圓相爺想抱兒子的夢!”

  蘇源見蘇青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又趕緊的開。”這是自然的!你能如此得寵,哥哥在家也是開心的!”

  雲玄之聽他們兄妹有意討好自己,便也不去戮穿到底是為了何事,倒也笑著讓兩人也落座,自己拿起王瑭瑭剛剛擺上的銀筷夾了一口銀絲茄子嚐嚐,這才放心的點了點頭!

  三人一起用過晚胳,蘇青挽留雲玄之,可今日雲玄之的確是為了死者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身子精神都有些乏了,便讓蘇源陪著蘇青說會子話,自己則先出了風荷園!

  “你怎麽連個人都留不住!”雲玄之一走,蘇源臉上的笑容便收了起來,滿麵陰鷙的開口,看向蘇青的眼中有著淡淡的責備!

  蘇青自己心中還委屈著呢,聽到連自己的哥哥都如此的說自己,麵色也是一沉,沒好氣的開。”哥哥何必說我?你也看到我現在的樣子了,即便他留下來,也隻是說說話,一會那些狐媚子派人來請,他還不是照樣過去,屆時心裏不是更加添堵?”

  聞言,蘇源掃了眼蘇青的肚子,“心中雖有不甘,卻也隻能認清事實!

  畢竟,若是換做是自己,他也不願一個孕婦服侍自己!

  “何時生產?一應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就怕在生產的途中出事情,蘇源這才問道!

  蘇青則是輕皺了眉頭,想起那日雲千夢設計把自己禁足在這風荷園的表情眼神,至今想起來,蘇青仍是心有餘悸,不知為何竟有些害怕與雲幹夢那清亮的眸子對視!

  想了片刻,這才開。”別人請的穩婆我都不放心用,哥哥若是得空,便替我找一個穩妥的穩婆!現今相爺的心都在那幫狐媚子身上,盡管他掛念著我肚子裏的這塊肉,可若是那些狐媚子使壞,把這個保命符給弄沒了,相爺對你時我對蘇家,就不會有這麽多的照拂了!”

  蘇源細細的聽著蘇青的吩咐,慎重的點了點頭,隨即道“生產前幾日,我便讓你嫂嫂過來陪著你,也讓你安心些!”

  蘇青聞言問道“嫂子還要幫襯著管理家裏的事情,若是來了我這,蘇府何人管理?”

  誰知蘇源聽她這麽一說,麵色瞬間便陰沉了下來,頓時略帶暴躁的開。

  “不用提她了!看看她這些年都教導了什麽樣的好女兒,讓我在輔國公府老太君的壽宴上那般的丟人現眼!若不是看在程言這個兒子的份上,我早就讓她回自己娘家了!況且,你送過去的盼蘭倒是個賢惠能幹的,什麽事情一點,即通,她自己的小院子亦是打理的井井有條!說到底,還是妹妹會調教人,現在蘇府可沒有不服她的!”

  蘇青見自己哥哥如此的誇盼蘭,一時臉上也有光,便跟著笑道“她跟了哥哥,是她前世修來的造化!否則憑她一個貧苦人家的孩子,哪裏能攀上哥哥這樣的人家,因此做事為人才會愈發的小心謹慎!既如此,就依了哥哥,讓嫂子過來照顧我幾日!”

  蘇源見蘇青點頭,心中自然是歡喜的,畢竟,對於蘇源而言,即可以不用見到家中那個年老色衰的正妻,又能在妹妹的心中捉高他的形象,索性來回折騰的人又不是他,何樂而不為呢?

  “隻是,你可要小心你們府裏的大小姐!月兒的事情,多半是雲千夢在裏麵做的手腳!此女心思深沉,手段歹毒,若有機會,一定要除掉,否則後患無窮!”隻要一想到蘇淺月的事情以及曲長卿的事情,蘇源便怒火中燒!

  每件事情都是在緊要關頭出了破漏,那楚相在救走曲長卿第二日便上殿麵聖,更是拿出了更有利的人證物證,辯駁的自己無話可說,若不是辰王替自己開口,怕自己今日這刑部尚書早就換人了!

  而這每件事情,卻又都與雲千夢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係,加上蘇青與雲千夢結怨已久,蘇源自然是把她列為最大的仇人!

  “哥哥放心,索性隻有三四個月讓她囂張得意了!待我生下了相府的長子,害怕相爺不依我?到時候,我定要把那小賤人整死!”一時間蘇青怒上心頭,竟緊緊的拽著自己肚皮上的衣衫,看得王嫉姆心驚肉跳的,立即上前替她順氣“夫人莫氣!這些個月都挺過來了,咱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否則一切都前功盡棄了!”

  說話的同時,王嫉姆心中不由得有些責怪蘇源,明知道蘇青現在有身孕,卻還是她討厭什麽他就說什麽,一點顧忌都沒有!

  而蘇源則然是聽出王嫉姆話中的意思,心中頓時不滿,暗罵道,一個老貨,也敢蹬鼻子上臉的給自己甩臉子,當年還不是在他們蘇家討口飯吃,今日進了這相府的大門,倒是神氣起來了!

  說了這麽半天的話,蘇青也有些累了,蘇源見狀起身,可蘇青卻把他叫到跟前,用極其小聲的聲音說了幾句話,便見蘇源麵色陰沉的退了出來!

  三更天的時候,一道嬌小的身影快速的閃進了綺羅園!

  雲千夢聽到米嫉嫉的通傳,放下手中的醫書走出內室,見一名十二三歲的小丫頭正畢恭畢敬的立於外間,看到自己走出來,立即跪了下來,低聲道“奴婢見過大小姐!”

  “起來吧!”雲千夢示意慕春扶起那瘦小的小丫頭,和顏悅色道“這麽晚了,你不在風荷園詞候,怎麽偷溜出來了?”

  那小丫頭見雲千夢如此的和順,方才的緊張感頓時消去了大半,又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仔細觀察雲千夢,隻覺這大小姐真是天人之姿,不知比二小姐漂亮高貴了多少倍,心中不免對雲千夢產生了一絲傾慕之情,便靦腆道“奴婢平日受米嫉瑭的照狒,一定好好的幫襯大小姐留意風荷園的事情!”

  聞言,雲千夢與米姆嫉相視一笑,隨即溫和的問道“真是個知恩圖報的孩子!隻是,太過危險的事情,記住切不可去做!今日你來,我也知道是什麽事情!大概是蘇姨娘與他哥哥的談話內容吧!”

  那小丫頭一聽,兩眼瞬間放光,仿佛是看到神仙一般的盯著雲幹夢,隻覺這大小姐不但長得端莊美麗,竟也如此的聰慧,自己還未開口,她便已是猜出了自己的來意!

  隻是,雲幹夢那句‘切不可去做,,卻又讓小丫頭心生暖意,在風荷園呆久了,蘇姨娘除了對王嫉瑭好之外,對於其他的丫頭婆子都是極為嚴厲的,那二小姐就更不用說了,平日裏稍有不順心便會那身邊的丫頭們出氣!

  如今見大小姐如此的平易近人,小丫頭心中十分羨慕在綺羅園當差的姐姐們!

  便十分用力的點了點頭,立即壓低聲音道“大小姐所言極是,蘇姨娘好像是想讓她娘家的哥哥給請穩婆,奴婢在外間,聽的不太仔細,好像還提到生產的時候,讓娘家的嫂子陪護!”

  雲千夢則是始終微笑的聽著她的稟告,末了更是朝著小丫頭展顏一笑,看了看外麵的夜色已是快到四更天,便對米嫉嫉說道“嫉姆,你親自送她回去,看她進了風荷園再回來!”

  小丫頭見雲千夢如此待自己,心中感激,跪下便是三個響頭,隨後才退出外間!

  “小姐,她的話未必可信吧!”元冬與迎夏同時開口問道,如今兩人都已被升為一等丫鬈,隨時陪伴在雲千夢的身邊!

  “是啊,小姐!米瑭嫉可能是順手幫襯了她點事情,但也不至於讓她冒這麽大的危險背叛原主手吧!咱們還是小心為上,免得蘇姨娘來一個計中計!”慕春跟在雲千夢身邊久了,倒也學會了些小心翼翼,不再像以前那般天真,以為世間的壞人僅僅是表麵上的!

  雲千夢卻是但笑不語,待米嫉嫉進來後,便聽米嫉嫉佯怒的對三個丫頭說道“你們懂什麽!若沒有大小姐授意,老奴又豈會管那風荷園小丫頭的死,活?那小丫頭隻不過是個掀簾子的粗使丫頭,即便被蘇姨娘打死,也不會有人說情的!”

  不過,這事還得從蘇青害得花姨娘流產那日說起,那日蘇青雖沒有讓花姨娘陷害成功,隻是心中卻依舊憋著一口氣,可當時房中出了王姆姆再無他人,蘇青便讓在外間掀簾的小丫頭進來,狠狠的把那小丫頭折磨了一番,自己倒是出了心中的惡氣,可卻差點把那小丫頭的一條小命送給閻王!

  夜半無人時,那小丫頭偷偷躲起來哭泣,倒是回綺羅園的米嫉嫉發現了,這才稟告了雲千夢,隨即便請了大夫瞧瞧的給那小丫頭看了身上的傷!

  也許這點事情對於她們來說是舉手之勞,可對於這些命比紙薄的丫鬟而言,卻是救命之恩!

  雖然這小丫頭隻是個掀簾子的三等丫鬟,可這裏麵的學問可也非常的大,蘇青每天見了什麽人,在哪裏見的這些人,甚至他們之間的時話,多多少少都會落入小丫鬈的耳中,這可比安插一個一等丫鬟在蘇青身邊,又得時時提心吊膽的擔心那丫鬟是不是被發現了,要好的多了!

  聽了米瑭姆的回憶,其他三人這才恍然大悟,麵上紛紛一陣微燙,隻覺自己方才簡直是在自家小姐麵前班門弄斧了!

  “瑭瑭,明日還得勞煩您,給盼蘭傳個話!既然此時蘇夫人已是不招蘇源待見,那就讓她好好的掌握機會,把持住蘇府的一切,免得一輩子受製於人不得翻身!”其餘的話,雲千夢並未多講,以盼蘭的心性,自己相信她定會明白的!

  米瑭姆點了點頭,便扶著雲千夢進入內室,服侍著她躺下後才退了出來,十日後,每日都要去與映秋一起研磨製藥的迎夏突然慌張的跑進內室,一臉的驚慌失措,看到雲幹夢正在習字,立即便‘噗通,一聲跪倒在她的麵前!

  “怎麽了?出了什麽大事,竟這樣的毛毛躁躁!”米瑭毋見迎夏夾帶著一陣風跑進來,差點掛起雲千夢方才寫好的字,頓時皺眉怒斥道!

  “小姐,不好了,出事了!”迎夏哪裏還顧得上米嫉毋的貴罰,立即哭喪著臉開口!

  “什麽事讓你這樣為難?快起來說話!”雲幹夢擱下手中的毛筆,冷靜的開口,同時讓元冬扶起迎夏!

  可迎夏死活不肯起身,一個勁的磕著頭,嘴裏不停的說著“奴婢今日前去夏姆瑭那邊,卻發現院子裏麵被翻騰的亂七八糟,裏麵一些珍貴的藥材都被糟蹋的不能用了,映秋被人用刀捅了一刀,那盒斛葛也被人丟進了爐灶裏頭!”

  “什麽?”米嫉嫉與元冬大驚,麵麵相覷後頓時看向雲千夢!

  隻見雲千夢麵色頃刻間難看了起來,周身散發出陣陣寒氣,口氣冷然卻又冷靜的問道“可有性命之憂?夏瑭嫉呢?”

  【91】

  “幸而映秋反應快,把夏瑭姆藏到了床底下,自己用身子擋住了床與地麵的那道縫隙,否則,夏嫉嫉定會性命不保!”迎夏眼中落著淚,難受的開口!

  尤其想起自己踏進那充斥了血腥味的屋子時看到映秋渾身是血的倒在地上,麵色如紙白、印堂隱隱泛黑,迎夏心中便湧上無限的怒意!

  這些日子,迎夏每日都去小院與映秋兩人研製解藥,對於映秋的醫術自是十分的欽佩,加上得知映秋的身世之後,想起自己亦是無父無母,兩人越發的投緣!

  而且,映秋此人看上去較為清冷,話也不是很多,但從她照顧夏嫉姆的日常起居以及醫治夏姆婚身上病痛時的表情看來,映秋是個麵冷心熱的女子,對於她關心的人,她則是付出十二萬分的真心,因此,才會在最危險的時刻,置自身安危於不顧,把夏姆嫉藏在了床底下!

  這一點,讓迎夏這個從小生活在大宅院中,看慣了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的醜陋的小丫頭,心中產生了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震撼!

  她沒有想到,人與人之間竟能真摯到這般的地步!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