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96

的人!”

鄭大人的話一出,泰大人與蘇源的臉色頓時緩和了些,倒是曲長卿看眼蘇源做作的表情,嘴角浮上冷笑!

“曲長卿,你可知罪?”這時,蘇源把矛頭對準曲長卿,厲聲問道!

曲長卿抬起頭來,見這刑部的大堂內光線陰暗,那牢房內的汙穢之氣更是似乎充斥在這大堂之內,而蘇源這個劊子手卻安心的坐在上麵,一身的煞氣正與這大堂內的氣氛相融合,倒是越發的像一個屠夫了!

隻見曲長卿收起嘴邊的冷笑,聲音微寒卻無比堅定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此言一出,蘇源眼中閃過一抹狠意,隨即又緊接著開。”曲長卿,罪證確鑿,你還想狡瓣嗎?皇上今日派我等三人前來,便是想讓你自己認罪,讓你能有改過自新的機會!可你卻是執迷不悟,像你這等亂臣賊子,皇上實在不必如此費心,那菜市口的鍘刀可是等著你呢!”

蘇源這一通威逼利誘強加罪名的言論,讓秦大人眼中再次的浮上不滿,而那鄭大人在蘇源結束後也緊跟著開。”曲長卿,你既然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但我們確實在你的裏衣衣襟夾層中搜到了北齊皇族中人給你的信件與信物!對此,你可有何解釋?”

曲長卿看了眼鄭大人,見他說話井然有序,但卻是與蘇源一樣把罪名加在了自己的頭上,目光便轉向另一邊的奏大人,一字一句道“我沒有做過的事情,大人們讓我如何解釋?難不成憑著信件與信物便要定我的罪?信件信物均可捏造,罪名亦可亂扣,但我沒有做過,即便是一死,也不會認下這莫須有的罪名的!”

黍大人見曲長卿字字真理,心中想起蘇源與相府的關係,便對他方才的言行有了了解,便開。”既如此,就請蘇大人呈上證物!”

蘇源見這左都禦史如此的精明,竟沒有被自己以及大理寺卿的話給說動,目光瞬間射向曲長卿,卻見他竟隻盯著泰大人說話,心中大怒,眼中殺氣更甚,麵上卻肅靜的吩咐道“來人,把證物呈上來!”

低下的獄辛聽到蘇源的吩咐,立即下去,不消一會便捧上兩樣證物放在三人的麵前!

“兩位大人請看,這就是曲長卿私通北齊的證物!這封信函本官已是仔仔細細的看過十幾遍,裏麵字字句句均是表露出對我朝天子的不滿,又是奉承那北齊的天子,其中更是論及我朝的城鎮,一些重要的城鎮均是寫在了上頭,實在是讓人生疑!而這枚刻有‘齊,字的翡翠腰牌,怕是北齊為了方便曲長卿進入北齊皇宮而贈予的吧!”

蘇源見奏大人鄭大人紛紛起身走到自己的案桌前查看證物,便立即開。

解釋,更是舉高那腰牌,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看清楚上麵雕刻的字跡及圖形!

另兩人仔細的看完信件內容以及腰牌後,臉色紛紛變了!

若說那信件可以偽造,可那腰牌卻是北齊特有的,上麵的雕刻手藝亦是北齊獨有的,別國是萬萬仿造不來的,且這腰牌隻有北齊皇族一上的人才有資格配有,可卻在曲長卿的身上搜到,即使別人有心幫襯曲長卿,隻是鐵證如山,怕也隻是有心無力!

曲長卿此時也是看到了那碧綠的腰牌,隻是他心中雖然震驚為何這種貴重的東西會從自己身上搜出來,可眉宇間依舊是一哥坦蕩蕩的模樣!

“看樣子曲公子是拒不認罪,打算沉默到底了!”蘇源亦是有心讓曲長卿看到那腰牌,方才才故意舉高腰牌,想看到曲長卿驚慌失措的表情也好趁機定他的罪!

可不想曲長卿竟如此沉得住氣,麵上的表情紋絲不動,讓蘇源深覺如此下去怕是局勢會扭轉過來,便立即道“來人,上刑!”

已到了這種時刻,物證紛紛指向曲長卿,時他十分的不利,而他卻是拒不開口,此時蘇源再用刑,其他二人也是沒有了異議!

隻見幾個獄卒把早已備好的刑具給撤了上來,一張四方鐵床,一大桶滾燙的熱水,而一名獄卒則是走到曲長卿的麵前,開始粗魯的撕掉曲長卿身上的衣衫!

泰大人早就對刑部的刑罰有所耳聞,今日見蘇源竟用梳洗這等殘酷的酷刑對待曲長卿,立即出聲,‘慢著!蘇大人未免太過殘忍了!即便是麵對犯人,也不該如此!你這是想逼出曲長卿口中的話,還是想讓他受辱致死?若將來曲長卿被證明是清白,蘇大人將如何向皇上交代?”

梳洗之刑先不說行刑的過程中讓犯人痛不欲生,恨不能死去,單看這行刑之前亦是要錄光人的衣服,讓犯人全身赤果,這等極其羞辱人的刑罰,對於他們這些士大夫而言,絕對是最為恥辱的!

而方才始終保持冷靜的曲長卿在看到自己的上衣被脫掉之後,眼中亦是浮上怒氣,看向蘇源的目光中含著無限的恨意!

“泰大人此言差矣!這曲長卿一副硬骨頭,若不用點重刑,怕他根本就不會說出實情!況且,如今皇上還等著咱們審完回複,咱們可沒有這麽多的時間跟他耗著!”蘇源皮笑肉不笑的對奏大人說著,隨即對著停下來的獄卒厲聲道“都愣著幹什麽,還不趕緊上刑!”

那群獄卒見自己的頂頭上司發話,便再也不敢懈怠,立即又開始忙碌起自己手上的事情,大堂內被那一桶熱水蒸的越發的炎熱,眾人身上均是汗流浹背,而蘇源還嫌棄熱水不夠滾燙,另讓人架起了架子,把鐵桶擱在上麵加熱!

奏大人見蘇源一意孤行,又瞧著那曲長卿已是被脫去了上衣,心頭竟劃過一絲不忍!

這在奏大人尋思再次開口時,門口跑進一個獄卒,立即跪在三人的麵前,低聲道“大人,楚相來了!”

“他來幹什麽?”蘇源見好事被打斷,眉峰頓時緊皺了起來,眼中盡是嗜血的殺意!

“快去請楚相進來!”而這時,秦大人卻是在蘇源拒絕之前開口,隻見他身邊的哥官立即跑了出去,把已經到大門口的楚飛揚給請了進來!

“這麽熱的天,蘇大人似乎一點都不嫌熱,竟還在這大堂內架起了鍋爐,不知蘇大人想幹什麽!”

隨著楚飛揚的走進,他那含威帶怒的聲音清清楚楚的落進眾人的耳中!

上座的三人立即起身迎向楚飛揚,作揖恭敬道“下官見過楚相!”

而楚飛揚卻是掃了眼此事狼狽不堪的曲長卿,見他背後的傷口已是化膿擴大,眼底一片冷意,看向蘇源的目光中更是多了一抹笑意“蘇大人把這刑部管理的不過!竟不畏炎熱,親自拷問犯人!”

蘇源見楚飛揚前來心中本就不快,可奈何楚飛揚不但是西楚左相,楚王的手中更是握有兵權,讓他即使依附了辰王,在此刻也深知不能以卵擊石,便誠惶誠恐的回道“相爺謬讚了!微臣隻是盡為臣的本分為皇上分憂而已!

“可本相看來,蘇大人卻是在給皇上添堵!此次皇上責令三司會審,便是不想斷錯案、冤枉人!這也是皇上對太後對輔國公府的體恤,更是希望幾位大人能夠替曲長卿洗刷冤屈!可不想蘇大人竟想屈打成招,這難道不適違背了皇上的本意?”看著蘇源敢怒不敢言的模樣,楚飛揚挑眉欣賞著,口氣卻是愈發的淩厲!

“楚相所言極是!下官定當秉公處理,決不讓屈打成招的事情發生!把刑具都撤下去!”秦大人本就不讚同蘇源的殘忍,便立即順著楚飛揚的話開口,揮手讓人把剛剛椎上來的那些駭人的刑具紛紛橄了出去!

而蘇源被奚落的一頓,臉上十分不善,便冷笑道“楚相有所不知,這曲長卿通敵叛國之罪已定,物證樣樣俱全,容不得他狡辯!”

“若真是其罪已定,那便請三位大人前去麵聖,把結論告知皇上!而不是私下用刑!若是此事傳入百姓的耳中,隻怕西楚百姓隻會因為蘇大人這等行徑對皇上寒心吧!到時候累得皇上聖譽受損,蘇大人可擔得起這個罪名嗎?”楚飛揚快速的反駁道,宇字在理讓奏大人心生佩服!

蘇源一時語塞,氣惱的轉身拿過案桌上的兩樣證物,陰笑著開。”楚相不如先看看這兩樣東西,然後再下定論吧!”

楚飛揚則是勾唇一笑,卻是沒有接過蘇源手中的證物,徑自開。”此等證物,完全可以仿造!況且皇上已早給本相看過了!蘇大人掌管刑部多年,可沒想到卻是個糊塗的!曲長卿在邊關多日,手上又有這北齊皇宮的腰牌,試問能夠自由出入北齊皇宮的他,為何還要多此一舉的寫土一封信來向北齊告知我西楚的狀況?難道曲長卿覺著好玩,非要給自己加一個通敵叛國的罪名?蘇大人如此的糊塗判案,怕是沒有資格擔任這刑部尚書一職吧!”

楚飛揚的分析頓時讓一旁的奏大人眼露讚歎,而蘇源則是麵色慘白了下來,另一個鄭大人則是默不作聲的立於一旁,靜觀其變!

一一一一一一題外話一一一一一一偶還是太心軟了,舍不得對長卿下手,唉

【83】

隻見蘇源聽著楚飛揚的分析,雙唇竟是哆嗦的一下,目光瞬間射向楚飛揚,隻覺他此時的到來大有深意!

隻不過,曲長卿一案是玉乾帝親自下旨讓自己參與三司會審,饒是楚飛揚是百官之首,也是沒有過問的資格的!

如此一想,蘇源隻覺自己的底氣又足了些,想來這楚飛揚是在嚇唬自己,他若真能把自己從刑部尚書的位置拉下來,此刻便是帶著玉乾帝的聖旨而來,定不會站在刑部的大堂與自己爭鋒相對!

蘇源定下心神,中氣十足道“下官深知楚相心係朝廷,愛護百官!可此案是皇上親命下官會審,沒有得出結論前,楚相即便是百官之首,亦是沒有資格過問的!還請楚相移步刑部,莫要浪費了下官們審問犯人的時間!”

蘇源以為這樣便能擊退楚飛揚,使他卻步,可楚飛揚此人亦是不按理出牌之人,況且心思細膩,既然能夠來這大牢,定是想好了退路,隻見他冷冷瞥了蘇源一眼,隨即開。”曲長卿乃是本相昔日的部將,若他有不臣之心,那本相定也要擔上督導不利的罪名!此番前來,本相便是征得皇上同意,一來曲長卿身受重傷,此時審問怕是有失公道;二來,還請各位大人寬限幾日,讓本相好好的與曲長卿談一談,看是否能找出裏麵的破綻!”

說完,楚飛揚便看了眼跟在身後的焦大,隻見那焦大立即抽出佩劍,瞬間挑開曲長卿手腳脖頸間的鐵鏈!

“楚相,你這是幹什麽?曲長卿如今是朝廷欽犯,豈能任由你如此的胡來?難道曲長卿此次叛國通敵之事也與楚相有關?那下官即便是冒著丟掉這頂烏紗帽的危險,亦是要向聖上參楚相一本!”蘇源見楚飛揚似要帶走曲長卿,便立即大喝道,隨即命自己的手下團團的圍住楚飛揚三人,看他們怎麽走出刑部!

隻不過,此時蘇源腦中卻是飛快的轉動著,楚飛揚武功極佳,他身邊跟著的焦大又是楚王身邊的得力幹將,自己這些手下看著人多勢眾,可真要是動真格的,怕是瞬間便會被對方給撂倒在地!

不過,這卻是蘇源想要的結果,自己的人阻止楚飛揚帶走人犯,可卻是不敵對方的攻勢,這樣楚飛揚可要冠上私闖刑牢、劫走欽犯的罪名,這事一旦讓百官知曉,楚飛揚的宰相也算是做到頭了,怕是連楚王也保不了他!

而自己雖有保護侵犯不當之過,可畢竟也是帶人阻止過,想必玉乾帝也不會過分的怪罪,加上自己此次若是除掉了楚飛揚,怕是在辰王的眼中也是立了一件大功,相信辰王屆時也會為自己在玉乾帝麵前說項的!

隻是蘇源的威脅在楚飛揚眼中卻是不堪一擊,在他的看來,蘇源不過是跳梁小醜,不值得他為此費神,隻不過,這樣的小醜,是不是跳出來表演一番,卻也是讓人頭疼,楚飛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淡淡的反問道“蘇大人這是在懷疑本相懷疑楚王府嗎?有些話有些事,蘇大人可要想清楚再說出口,否則禍從口出,這個後果可不是你能夠承受的!”

“本王倒是不知蘇大人阻止楚相帶走朝廷欽犯有何過錯?難道他身為刑部尚書,連看管自己牢中犯人的資格也沒有嗎?還是說楚相喜歡越權管理其他衙門的事情?”一道滿是寒意的聲音自大門口傳來,眾人看去,隻見辰王領著近身侍衛快步走了進來!

楚飛揚一見江沐辰進來,麵上立即揚起淡笑,隻見他微挑眉梢,雙目微眯看向江沐辰,聲音中帶著說不出的輕鬆愉悅“王爺今日怎麽有空過來?看樣子,王爺對曲長卿亦是十分的感興趣啊!”

楚飛揚此人說話看似毫無孤寂,卻又能讓人心口瞬間燃氣怒火,隻見方才還冷靜自若的江沐辰,在聽到他那一句‘對曲長卿十分的感興趣,之後,瞬間黑下了臉來!

“楚相來此的目的不也是為了他嗎?”可江沐辰不是蘇源,他雖忌憚楚飛揚手中握著的兵權以及背後的楚王府,但在身份地位上,江沐辰曾經是先帝的皇子,現今是尊貴的辰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身份,讓他與楚飛揚站在一起亦是不會失了光彩!

因此,在麵時楚飛揚時,江沐辰不像蘇源那般瞻前顧後,他自有他狂傲的資本,也不怕楚飛揚出口恐嚇的話語!

“王爺所言極是!曲長卿乃本相的舊部,也是忠君報國之人,今日卻被人連番陷害用刑,本相怎能坐視不理?隻是不知王爺此番是以什麽身份和立場前來?”楚飛揚字字為曲長卿脫離叛國通敵的罪名,讓蘇源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可又礙於對方的身份地位,隻能靜聽他與辰王之間的對話!

麵對楚飛揚的反問,辰王卻是始終如一的保持著寡淡的表情,隻是那雙如鷹一般的眸子卻是射向被焦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原配攻略地獄模式七零年代炮灰女配[穿書]六零之穿成極品他媽娘子總想做寡婦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