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96節

  雲千夢欣賞著海恬的表情,卻又懊惱著楚飛揚的問話,隻是楚飛揚此話中隻提及楚王,並未說到楚相府,即便雲千夢去楚王府,也不似去辰王府那般招人非議,便含著淡淡的警告笑道“王爺喜歡臣女的手藝,自然是臣女的榮幸!隻是舉手之勞,臣女遵命便是!”

  話音落地,辰王周身驟冷,海恬眼中含霜!

  江沐辰看著雲幹夢心甘情願的樣子,想起她方才義正言辭拒絕自己的模樣,冷笑道“雲小姐真是偏心!楚王府能去,辰王府便去不得!”

  “辰王是在撒嬌嗎?居然說雲小姐偏心!”楚飛揚一聲冷哼,隨即嘲諷道!

  江沐辰那坐在馬背上的身子頓時一直,雙目噴火的射向楚飛揚的背影,恨不能在他的身上鑽出一個洞來!

  海恬亦是訕訕一笑,隨即譏諷道“雲小姐是大家閨秀,那些粗重下賤的活兒,豈是名門閨秀能做的,平白的汙了自己的名聲!更何況,這去楚王府中的行為實為不妥,其實待字閨中的小姐應有的行為?”

  隻是心裏頭卻是恨極了雲千夢如此的好命,居然被楚飛揚允許進出楚王府!

  那楚王府,自從幾十年前楚王妃過逝之後便關門謝客,平日裏幾乎不會招待任何的客人,如今雲幹夢卻能輕而易舉的進去,怎能不招來嫉恨?

  “郡主說的極為正確!隻不過,楚王爺終生隻娶了楚王妃一位,王妃過逝幾十年均沒有再娶,臣女自然是相信王爺人品貴重的,倒也沒有那麽多的顧忌!況且,千夢行的端,倒也不怕別人詬病!倒是有些人,欲蓋彌彰,越是想隱瞞的事情,卻越是隱瞞不了,倒是顯得滑稽!”從海恬的字裏行間,便能看出海恬對進出楚王府的向往,可惜她連楚飛揚的身都近不了,又如何能進入那戒備森嚴更甚皇宮的楚王府呢?

  不等海恬再此追擊反問,一陣馬蹄聲由遠而近的傳來,隻見辰王的眉頭少有的緊皺了起來,而楚飛揚卻是開懷無聲的揚起了唇角!

  那馬兒在眾人麵前停了下來,馬背上的人立即跳下馬背,朝著江沐辰恭敬的單膝跪地“卑職見過王爺!”

  “何事!”江沐辰聲音極冷,看著來人的眼中滿是冰霜,心中怕已是猜到了此人的來意!

  “回王爺,太妃聽說海恬郡主受驚!今日夜色已晚,海王府路程遙遠,太妃請郡主暫去辰王府落腳休息!”那人快速的說明自己的來意,隨即站起身,找到海恬的身影後又彎身行禮“卑職見過郡主!”

  海恬眼中閃過一絲慌亂,立即看向楚飛揚,卻見對方揚唇微笑,心情頓時一落千犬…

  一一一一一一題外話一一一一一一偶知道,偶該打,隻是手上事情多,大家見諒!

  先更7000。,下午會二更,嗬嗬

  【89】

  可片刻的慌亂之後,海恬便穩住了心神,麵色冷淡道“多謝太妃的美意!隻是,本郡主乃是閨中小姐,豈有在他人府中過夜一說?這豈不是招人非議?不過,代本郡主謝過太妃的美意!”

  說著,海恬竟微微側身,出乎意料的拉過雲千夢的手,笑道“本郡主與雲小姐一見如故,雲小姐彈得一手好琴,竟讓本郡主十分好奇雲小姐日常生活!今日天色已晚,不知能否借雲相府一住?”

  雲千夢低頭看著海恬熱情的抓著自己的雙手,故意讓兩人的手暴露在眾人的眼前!

  隻見海恬那圓潤飽滿指甲上的玫瑰紫描金花圄案如此的顯貴耀眼,似是含著一股以勢壓人的意味!

  再看自己那雙纖纖素手,上麵除了白淨再無他物,想來海恬更是有意讓楚飛揚拿兩者相比,讓他明白她的好吧!

  嘴角噙著一抹疏離的淡笑,與海恬此時表現出的熱忱恰恰相反,雲幹夢抬起含笑卻毫不畏懼的眸子,婉拒道“郡主親臨雲相府,本是相府的榮幸!

  隻是,此時相府中人眾多,隻怕會衝撞了郡主!還請郡主另尋他處落腳!”

  “這麽說來,雲小姐是不歡迎本郡主了?如此不給海王府麵子,雲小姐可是想好了退路!”可這時,海恬竟突然欺進身子,在雲千夢耳邊低聲威脅道!

  雲千夢微側目,眼中含著極淡極冷的笑意,聲音卻是一如既往的清冷,讓所有人都能夠聽到“郡主打算以權壓人?郡主可要想清楚,這個權要如何的壓,才能壓到臣女的肩上!”

  雲千夢的話,讓海恬神色猛然一緊,眼中射出危險的光芒,用毒蛇一般的目光緊盯著雲千夢,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隨即點頭笑道“看來,雲小姐身後的權利是更大了!看樣子,這個被權利壓倒的人不是你,而是我!以往,本郡主到還是欣賞雲小姐的與世無爭的,可今日雲小姐真是讓我失望透頂,隻怕這表麵越是平和的人,內心對權利的渴望也越深吧!”

  說完,海恬直起身子站好,目光一掃楚飛揚與江沐辰,心頭一股怒意直直衝向腦門,隻覺現在的男子是不是都有眼無珠,竟然對雲千夢這等世俗女青睞有加!

  而這時,從長街的官道上竟飛奔而來一匹白馬,上麵宦官的深藍官服醒目的落入眾人的眼中!

  那宦官一邊趕路一麵四下張望各處,在見到楚飛揚與江沐辰時立即騎著馬快速的過來,還未等那馬兒完全的停好,他便火急火燎的從馬背上滑了下來,朝麵前的兩人微微行了個單膝跪拜的禮,便尖聲尖氣的開。”奴才給王爺、楚相請安!”

  “這麽晚了,宮門早已落鎖!公公怎麽出宮了?”楚飛揚明知故問,目光有意無意的瞟了瞟馬背上的江沐辰!

  江沐辰自是知道楚飛揚在看自己的好戲,因此才忍著沒有瞪向楚飛揚,徑自盯著那公公,等著他的後話!

  “皇上聽說京都出了大事,立招王爺與楚相進宮!此時,皇上正在養心殿等著二位呢!”那公公深吸口氣,緩了緩因為奔跑而產生的氣緒不勻,才立即開口!

  “知道了!你先回去稟報,本王立即回宮!”江沐辰再看雲千夢一眼,對那侍衛吩咐道“回去稟報太妃,讓她早點休息,不要太過操心勞累!”

  那太監見狀,立即騎上馬背,時楚飛揚與江沐辰告了聲罪,便先回宮複命!

  楚飛揚看眼雲幹夢能夠應付海恬的模樣,心中稍稍放心,卻是用眼神招來不遠處守備著的焦大,見他領會的點了下頭,這才翻身上了馬背,與辰王一同前往皇宮!

  “楚相此時竟還有心思關心女子!怕是一會到了皇上的麵前,楚相無法解釋那北齊的十皇子為何會養在楚王府中吧!”辰王見不慣楚飛揚非要對雲幹夢好的場麵,出口便是酸溜溜的諷刺與幸災樂禍!

  而辰王此時的用詞亦是十分的歹毒,那十皇子是被,養,在楚王府,而非囚禁!

  這個,養,字,讓人浮想聯翩,隻怕那些多心的大臣會認為楚王有勾結外族之心了!

  楚飛揚揚鞭打在馬身上,一改方才的笑臉,此時與辰王一般均是滿麵冰霜,麵對對手的故意挑釁卻絲毫不落人後“王爺遲遲不讓護城軍出動救人,怕也是有著自己的小心思吧!今日死了那麽多的小姐公子,王爺這才姍姍來遲,恐怕是給京都的這些世家大族提個醒,讓他們明白,他們的性命不是掌握在皇上的手中,而是掌控在你辰王的手中!恐怕王爺早已知曉那十皇子身在楚王府,而您卻在本相之後趕去村林,隻怕是想引得本相先把那十皇子帶出楚王府吧!王爺這樣的老謀深算,真是讓本相佩服!怕是到了皇上的麵前,王爺也是很難自圓其說吧!興許皇上一個動怒,便奪了王爺手中的護城軍,屆時,王爺可還有傲慢的資本?”

  見楚飛揚的馬有隱隱超過自己的趨勢,辰王立即揮鞭加速,亦是超過楚飛揚一個馬頭,這才冷笑道“楚相說這話可有根據?本王奉旨守護這京都的安全,自然不會含有私心!倒是楚相這般造謠生事,不知意欲為何?難道是想陷本王於不義,來達到你不可告人的秘密嗎?”

  楚飛揚的馬兒見別的馬超越了自己,頓時不用楚飛揚督促,自個兒撇開蹄子便拚命的往前跑去,隻是眨眼的時間便就超過辰王半個馬身!

  楚飛揚悠閑的坐在馬背上,見自己的戰馬如此爭氣,眼底浮上一抹淺笑,隨即應對一旁黑臉的辰王“即便王爺事事謀算,可還是必有一疏!想必王爺沒有想到,在自己如此嚴密的防守攻勢下,那北齊的太子不但救走了十皇子,更是帶著自己的人逃出了京都!王爺此時定是十分的懊惱吧!否則,憑手上的北齊太子,王爺定能多一個助手,將來也多一份勝算!隻是今日王爺得罪了那北齊太子,想必雙方已經結怨,將來要合作,怕是難事!”

  楚飛揚一席話,讓辰王頓時怒目相視,咬牙切齒道“楚飛揚,你算計本王!你故意抓著那十皇子,算準了本王出現的時機,又深知本王不會放過他們,以此加以利用,就是想本王與北齊太子翻臉!”

  辰王的眼中不再是冰冷一片,取而代之的是明晃晃的怒火,恨不能立即拔出腰間的佩刮與楚飛揚決戰一場!

  而楚飛揚卻是不置可否的笑了,半餉才開。”本相哪裏能算到這些,隻不過是巧合而已!王爺不覺得自己的運氣太背了點嗎?一個晚上幾番失利,王爺還是好好想想如何向皇上交代吧!好好的想想,把你我知道的事情說給皇上聽,他會聽信誰的話!”

  辰王回應楚飛揚的卻是一陣策馬揚鞭,卷著一層寒意快速的衝到了最前麵,……,……楚飛揚的馬立即想趕超對手,可楚飛揚卻是撫了撫它那一身水亮的毛發,輕聲道“急什麽,慢慢走,又不急著去投胎!”

  那馬兒竟聽話的放緩了腳步,以小跑的速度往宮門奔去!

  綠黛河邊,焦大收到楚飛揚的暗示,守在距離雲千夢不遠的地方!

  雲千夢則是對海恬行了一禮,隨即便搭上慕春的手打算上自家的馬車,隻是那離去的手卻被海恬用力的握住,那尖細的指甲深深的嵌進雲千夢細膩的手掌心中,傳來一陣痛楚,更是留下一道極深的指甲印,想必,若不是恨極了雲千夢,海恬怕是連看都不願看這等臣女一眼!

  “雲千夢,你非要跟我搶?”海恬上前一步,陰根低沉的開口!

  而雲千夢手上吃痛,心頭大怒,藏在衣袖下的右手立即來了一個反手,在海恬吃驚訝異的目光中擺脫了她的挾製,更是在兩人手指分開時,不著痕跡卻力道不小的用自己的方才拔下的金簪尾部用力的戳了海恬的掌心,隨即狀似無意間碰到一般的推了海恬一手!

  隻見海恬一個踉蹌,直直往後退去,差點跌坐在地,雲千夢卻是欺近她,滿目冷霜道“臣女告退!”

  說完,便領著身後的丫頭們上了馬車,焦大自然是看清了海恬先前的小伎倆,可此時見雲千夢竟如此的有氣魄,不禁雙目含笑的點了點頭,隨即騎上馬背跟著相府的馬牟離開,直至把雲千夢護送到雲相府的門口,看著她走進相府大門,這才騎馬離開!

  楚飛揚與辰王二人趕到養心殿,經太監通報,兩人這才踏進內殿,卻見雲玄之等幾位朝中重臣已到齊,而玉乾帝卻是滿麵陰沉的坐於龍椅上不發一言,殿內氣氛壓抑難受,讓眾人都不敢開口,那些個隨身詞候的太監更是大氣不敢出一聲,徑自把自己當成木頭樁子立於一旁!

  兩人見狀,立即拱手行禮“微臣參見皇上,皇上萬歲!”

  “朕還能如何萬歲?”可得到的卻是玉乾帝響徹大殿的怒吼!

  【90】

  “皇上息怒!”眾人立即彎腰低頭拱手請罪!

  可玉乾帝此時正在氣頭上,哪裏能夠聽進他們的請罪,大手立即抓起案桌上的折子,猛地朝下麵眾人扔去,隨即又聽到他的動怒的聲音“你們都好好的看看,土麵寫的些什麽!”

  眾人均是低頭麵麵相覷,唯有楚飛揚與江沐辰兩人抬起了頭來,隻不過,辰王則是斷不會彎腰自降身份去撿那折子的,而楚飛揚卻是嘴角含笑,似乎毫不在意的彎下腰撿起折子,雙目細細的讀了一邊上麵所說的事情,這才交給其他人傳閱!

  “楚相,你曾帶兵打仗,可有何見解!”玉乾帝見楚飛揚閱讀完,便率先問他!

  楚飛揚收起臉上的笑容,神情微斂,眼中射出一抹謹慎的光芒,拱手回道“回皇上的話,勝負乃兵家常事!且瑞王與海郡王都沒有實戰經驗,丟失城池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況且,北齊太子本就是用兵高手,他們兩人能夠在齊靖元的手中先奪回幾座城池,時於資曆尚且的他們來說,亦是不錯!”

  “是嗎?事情真如你說的這般簡單,那朕也便安心了!隻不過,今日夜晚,那北齊太子卻是現身於我們的京都,而海郡王等人丟失城池的時間,正是那北齊太子出現在京都的時間!北齊在沒有用兵高手的指揮下,竟出其不意的連奪兩座城池,朕不得不懷疑,這海沉溪是否真是用心在帶兵打仗!嗯?”話音在這裏停住,眾人聽到玉乾帝那重重的一聲,均是心驚膽戰,再也無人感出來為海沉溪瑞王說話!

  畢竟,若在玉乾帝的心中認定海沉溪帶兵不用心,或者甚至上升到有異心的程度,即便他們說什麽,玉乾帝也是聽不進去的,反倒會連累了自家的前途性命!

  因此,此時大殿之上又恢複了方才的寂靜,夏日的蛙聲蟬聲從殿外隱隱傳來,更顯得這大殿空曠死寂,蒙著一層詭異危險的氣息!

  “辰王,朕且問你!你這手下的人是怎麽管的?為何今晚會讓北齊的太子以及大皇子十皇子紛紛潛入京都,竟還造成那麽多人的傷亡,這個罪你可擔當的起?你自己看看方才言官進諫的折子吧!”說著,玉乾帝把另幾本奏折丟給自己身邊的總管太監,自己則是陰沉著臉坐在龍椅上,隻是那看向辰王的目光中卻滿是責備!

  辰王亦是一臉陰鷙的拿過那太監遞過來的折子,隻看了一本便沒有再翻閱的意思,把折子交還給太監,自己低沉道“回皇上,言官隻是一介文官,他們豈會知道這調兵遣將的繁瑣?尤其這護城軍,本就是重中之重,若是對方來個調虎離山之計,怕是這整座皇宮都危險了!既然如此難選,臣自然隻能盡忠!皇上若是不相信臣方才所言,大可詢問當時值夜的護城軍統領等人”,楚飛揚聽著辰王的言辭,嘴角勾起一抹極淡的隻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笑容,隨即開。”皇上,當時北齊大皇子等人出手極快,讓所有人措手不及,誰也沒有想到,在兩國交戰之時,北齊的皇子竟會大膽的潛入敵國的京中!而王爺本是設局,做好了準備等著活捉那北齊的太子,可惜那太子極其的狡猾,最終被他逃走!”

  楚飛揚突然替辰王開口說情,讓其他大臣紛紛麵露不解,心中不禁猜測,是否這辰王與楚相兩人早已結盟,否則向來不替人說話的楚相,今日為何偏偏就向著辰王了?

  可隻有辰王聽出楚飛揚話中的意思!

  表麵上楚飛揚實在替自己說話,可實際上,楚飛揚那漫不經心提到的,措手不及,四字,便是指出城防軍在辰王這麽多年的治理下,對突發事件的反應度太慢;而關於活捉北齊太子一事,如果真如楚飛揚所言,辰王是設好了局卻仍舊讓對方跑掉,那隻能說辰王領軍不但存在問題,更有可能是他本人能力有限,竟連甕中之鱉也抓不住!

  如此赤果果的指責,玉乾帝自然是聽出來了,雲玄之亦是聽出了楚飛揚的弦外之音,那些大臣亦是從麵前幾人的麵色中快速的反應了過來,眾人盡量壓低自己的臉麵,免得玉乾帝會提問自己!

  辰王楚相兩人勢均力敵,均是不能得罪的人物,他們自然是不想做炮灰,“楚相如此說來,朕不但不能責罰辰王,反而要褒獎他了?”玉乾帝沉吟片刻開口,聲音中含著不怒而威的天家威嚴,更是壓得現場的氣氛越發的低迷!

  辰王見楚飛揚如此陷害自己,自然也不能落人之後,冷哼一聲便也開。

  “楚相似乎忘記了,當時是誰挾持了北齊的十皇子?既然抓住了人,為何不立即交由城防軍,反而帶到那齊國太子的麵前,讓他有機可趁!”

  江沐辰的話一出口,眾大臣紛紛麵露震驚,所有人的目光均是看向楚飛揚,似乎在等著他的解釋!

  楚飛揚淺笑,麵對眾人眼中的懷疑,竟絲毫不見慌張,反倒是緩緩道來“王爺這話可就說的自相矛盾了!當時本相並未尋到王爺,又聽聞那大皇子挾持了海恬郡主,為了安全起見,自然是把那十皇子隨身帶著,免得下麵的人看守不住,讓齊靖元的人救走!卻不想,本相把人都帶到王爺的麵前,王爺依舊是讓他給跑了,竟還累得海恬郡主受驚!此刻海郡王可是率兵在外征戰,若是讓他聽到自己的妹妹被人挾持當作人質,王爺以為海王府會作何反應?那海郡王手握十萬大兵,您認為他又怎能在心寒的情況下帶兵打仗呢?

  楚飛揚決口不替雲幹夢亦被人擄走的事情,獨獨隻提到海恬的名字,一來保全了雲千夢的閨譽,二來也是分析利弊,讓朝臣們心中有數,此刻海王府可是極為重要的!

  且不說海王手中有多少軍隊兵馬,單單海沉溪手中的那十萬大軍,隻消他好生的利用,定也能攪得西楚民不聊生,讓玉乾帝頭疼不已!

  而此次海沉溪掛帥出征一事又是玉乾帝欽點,於情於理,對於海恬被劫持一事,玉乾帝都不能裝作不知道!

  隻是,海恬的名聲已是受損,即便玉乾帝想以貴妃之位許之,怕後宮太後皇後,朝中大臣均會反對一名被敵軍綁架過的女子入宮為妃!

  “這次海恬被劫一事又是因為王爺有著最直接的關係,方才微臣入宮前,元德太妃趁夜派了馬車,要接海恬郡主入辰王府小憩!如此心意,王爺不如便從了元德太妃,亦是結下一段讓人稱頌的佳話啊!況且,大丈夫自古便有成家立業一說,想必王爺成家後,行事上定會比今日還要穩重慎密!”楚飛揚見玉乾帝低眉思索解決海恬一事的方案,便建議性的開口!

  看著楚飛揚雙目中的算計,讓江沐辰猛地皺起了眉,立即反駁道“論起海恬郡主的心思,楚相想必比說都要清楚!今日若不是楚相出手相救,海恬郡主早已成了刀下亡魂!而後,海恬郡主又親自前來向楚相道謝,這等情意綿綿,真是讓本王十分的欽羨,自然是不會奪人所愛!”

  兩人你一句、我一語,似乎是在閑聊鬥嘴,根本就忘記此刻他們正立於金鑾殿之上,那龍椅上還坐著當今的聖上!

  而玉乾帝聽著兩人之間時話,眉頭漸漸舒展開,望向兩人的神色間帶著讓人不易察覺的戾氣,眼中的冷芒更甚,心中的思緒早已不知翻了多少倍,這才開。”今日之事,若不給個交代,怕是對朝中大臣、大家世族、黎民百姓都無法交代!辰王,你雖是聯的親弟,可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你今日竟沒有察覺出有敵軍潛入城中,你自己說,該當何罪?”

  江沐辰在事情發生事,便已料到玉乾帝會借此發揮,無非便是逼著自己交出城防軍的雀符!

  隻是,這雀符卻不是玉乾帝交給他的,而是西靖帝在彌留之際給他的,因此,江沐辰斷是不能交出雀符,遂了某些人的願!

  冷峻的目光從楚飛揚的身上轉到玉乾帝,江沐辰冷然道“臣自願罰體半年!但求皇上讓臣將功折罪,以此為勉勵,更好的保護京都的安全!”

  楚飛揚見江沐辰竟不痛不癢的給自己來了個罰體,嘴角不由得泛起冷笑,隻是卻沒有開口!

  倒是玉乾帝聽到江沐辰的話後,麵色驟然一沉,如霜暴降臨讓人心生寒意“七弟,方才朕可是說了,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朕顧念手足之情不忍責罰你,這才讓你自己說出懲罰的!可不想,你的心中如此不願受罰,竟說出如此讓朕為難的話來!如今京中死了這麽多人,你僅憑一個罰體,如何讓朕服眾?日後若有人再犯這樣重大的過失,難道都用罰體作為懲罰嗎?”

  “皇上,臣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這時,雲玄之竟站出來,冷靜的開口!

  玉乾帝斂去少許的怒意,鏗鏘有力道“說!,,“是!”雲玄之立即應道,這才緩緩開。”皇上,法外不外乎人情!王爺此次也是先考慮到皇上的安慰,這才救人來遲!倒不如撤換一部分的守城軍將領,既給其他人提個醒,也不至於寒了所有人的心!”

  雲玄之的話一落地,楚飛揚滿是興味的目光瞬間轉向他!

  而辰王卻是冷冷的瞥了雲玄之一眼,雖沒有任何的表情,可眼中那一閃而過的眼神中卻透著一絲訝異!

  玉乾帝顯然也沒有想到雲玄之會找到這麽一個折中的辦法,倒不是玉乾帝不知道有這麽一個法子,隻不過,今日本就是一個逼辰王交出雀符的好機會,他自然不可能自己提出使用其他的法子!

  畢竟,那城防軍是進入京都的第一道關卡,如此重要的位置,卻是辰王穩坐其位,讓玉乾帝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隻是,雲玄之方才的分析亦是合情合理,幾乎沒有偏袒任何人!

  加上方才辰王態度堅決,自己若是真把他逼急了,怕是江沐辰舉兵造反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屆時西楚內憂外患,屆時怕是還會引起其他皇族對西楚的覬覦,得不償失可就追悔莫及了!

  倒是雲玄之的法子可行,撤換了城防軍中重要的將領,既能給夭下一叮)交代,對於城防軍亦是恩威並施,而辰王吃了暗虧,有苦說不出,即便舉兵造反也是師出無門!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