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95

件事情,深知此次的事情定是密謀周全之事,如此的突如其來出其不意,竟讓玉乾帝下了聖旨直指侯府叛國通敵,這樣大的罪名扣下來,有誰能夠承擔?

即便將來證明長卿是清白的,怕是在世人的眼中,輔國公府也是有了叛國通敵的先例,朝中地位定會大不如前!

而設局的人心思細膩,怕是常人無法企及!

他深知玉乾帝與輔國公府的關係,平日裏時輔國公府亦是十分的信任,一般的小事定是動憾不了輔國公府在玉乾帝心中的地位與重量,便設計一出叛國通敵的事情,讓玉乾帝即便不忍心,為了穩固朝綱,也隻能痛下殺手!

況且,此時連太後也被變相的軟禁了起來,怕是玉乾帝所做的並非僅僅掩人議論,隻怕他的心中早已真是懷疑了輔國公府!

畢竟,曆朝曆代的帝王,是最容不得心有二心的臣子的,不管之前輔國公府在玉乾帝登上皇位之前付出過多少,也不會讓他在這種事情上心慈手軟,寧願錯殺一百,怕是也不會放過一個!

而這西楚朝中,想要分離太後、輔國公府與玉乾帝關係的,卻是大有人在,此時想要找出凶手,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季舒雨又豈會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是被人給陷害的呢?隻是此刻她們被囚禁在這輔國公府內,想要出去探聽消息是斷不可能的,即便心急如焚,卻又是使不出勁來,這更是讓季舒雨的眉間增添了幾分焦急與擔憂!

“祖母,皇上如今把太後也軟禁在鳳翔宮中!現今三叔不但坐上了戶部尚書的位置,同時又依附了辰王,怕是他們會借著此次的事情擊垮輔國公府!這個時候,祖母可萬萬不能倒下,否則隻怕最高興的便是那群小人了!”

曲妃卿雖知不宜讓穀老太君知曉太多的事情,免得老人家再次出現什麽狀況,隻是,這時的輔國公府正麵臨生死存亡的一刻,穀老太君向來都是有主意的,這些情況自然是要告知她,看是否有什麽化解的辦法!

聞言,穀老太君的臉上卻是浮現一抹冷笑,隨即在季舒雨的攙扶下緩緩坐了起來,這才緩了口氣開。”咱們的敵人,可不止是曲炎一人!那皇位,隻要是有勢力的,都想搶來坐下!咱們不過是別人的踏腳石!我不管旁人是如何想的,也不管他們有多麽的想坐上龍椅,我隻想保住我的孫子、保住輔國公府、保住曲家世代忠良的賢名!而如今,長卿被壓進大牢,那幕後的主使者定會千方百計的讓他服罪,我相信長卿寧死不屈,可卻擔憂有人會從中作假!”

穀老太君說的有人,怕指的便是蘇源等人吧!

三司會審,在西楚曆代君主中均是由三法司長官會同審理,最後由皇帝裁決!

而這三法司長官則是刑部尚書、大理寺卿、左都禦史!

左都禦史乃是西楚素來有鐵麵無私、正直不阿的秦大人,此人向來對事不對人,這才深受皇帝的信任,因此曲長卿此事,由他主審,倒也不怕出現冤案錯案!

隻是,蘇源身為刑部尚書,與雲千夢結怨已久,怕是他此次定會借由此事抹黑曲長卿,企圄整垮輔國公府!

加上此人心狠手辣,見曲長卿拒不認罪,怕是不會善待曲長卿,那刑部的一千零一套刑罰,若是沒有旁人的阻止,怕是要用在曲長卿的身上!

而對於大理寺卿雖隻審理刑獄案件,隻對刑部以及都察院審理的案件進行複核,但卻也一個相當重要的人物!

尤其此時並不知這大理寺卿到底是誰的人,便更加難辦了!

心下細細的把裏麵的關係理清,雲千夢這才冷靜的開。”外祖母也無需太過擔憂!一般對於叛國通敵的罪名,押送官均由先斬後奏的權利!可這次皇上卻是交由三司會審,說明在皇上的心中,亦是對這件事情充滿疑惑的!

既怕冤枉了賢良,又怕傷了自己與太後以及輔國公府的情分,這才作此決定!況且,雖三司中有蘇源,可秦大人卻是個正直的好官,他向來直言不諱,從不畏懼強權,我相信秦大人定不會讓表哥白白受冤!況且,此時皇上不準輔國公府眾人外出,外孫女倒認為是一件好事!”

說著,雲千夢稍稍停頓了下,等待其他三人消化了她方才所說的話!

果真,穀老太君聽完雲千夢的分析後,麵色稍稍好了些,直直的點了點頭,而曲妃卿則是仿若看到了希望,立即拉住雲千夢急急的問道“夢兒,咱們被軟禁了,難道還是好事?”

雲幹夢則是。毗出一手輕拍曲妃卿的,這才重新開。”此時把輔國公府與世隔絕了起來,看似是因為表哥的事情連累了侯府,隻是,這樣卻也讓有心之人無法上門打擾!此時表哥在獄中、舅舅又是昏迷不醒,那些別有居心之人知曉擊垮了外祖母,這輔國公府還不是他們的嗎?可這道聖旨卻是幫了咱們,替咱們擋掉了不必要的麻煩!況且,此事如此突然,朝中大臣也並非昏庸無能之輩,定會有人提出疑問為表哥洗刷冤情的!”

雲千夢一席話,分析的字字在理,讓穀老太君也不得不對她刮目相看,而曲妃卿季舒雨則早已眼露喜色!

“隻是,咱們也要做好一應的應對措施!萬一事態惡化,也不至於像今日這番亂了自己的陣腳!”

但是,君心難測,都說伴君如伴虎,又有幾個人真正能夠揣測出皇帝的心思呢?

而玉乾帝今日連太後都軟禁了,說明他在此件事情沒有一個明確的判決前,是不會見太後一麵的,免得聽取太後一人之言而影響了自己的決斷!

可這從另一方麵看來,玉乾帝卻也是個疑心極重的君王,太後沒有子嗣,又是自幼便撫養他長大、一手把他送上皇位的人,母子兩人感情深厚,可即便是這樣的關係,玉乾帝亦是不願相信一心一意為他謀算的太後,可見稱帝之人均是六親不認、翻臉無情之人!

而這些話,雲幹夢卻是沒有說出口,一是怕寒了老太君等人的心,二是怕此時隔牆有耳被傳進玉乾帝的耳中,三則是以老太君的精明睿智,怕早已是想到了這一層,而大家隻是心照不宣,不願提起罷了!

“夢兒,你也快快回相府吧!此番出現這樣的禍事,可萬萬不能再連累了你!”穀老太君見有如此聰慧的外孫女“心中自是欣慰不少,隻是想起輔國公府如今的情況,便急急的想讓雲千夢快速的避開,莫要被輔國公府拖累了!

雲千夢見穀老太君如今已是自顧不暇竟還想著自己,心中雖不願離去,可也不能坐以待斃,便點頭“外祖母放心,若有事情,夢兒定會及時告知外祖母!”

穀老太君見她如此懂事,心下感動,卻也擔憂道“你在府外,消息自然是比咱們這裏來的快些!隻是,萬事以自身安危為重,切莫冒險!”

雲千夢點頭,對三人福了福身,便轉身出了瑞膩院,帶著慕春等人快速的踏出輔國公府!

而此事一出,京都內立即議論紛紛,百姓平日對輔國公府也算是頗有敬重,尤其在談起穀老太君以及曲淩傲的為人時,均是讚不絕口!

可如今出了這等子事情,眾人雖不大相信,心中卻還是存了疑惑!

雖然從輔國公府到相府隻是短短的車程,雲千夢卻也是聽到了不少的議論聲,馬車即將到達相府,雲千夢卻讓慕春吩咐車夫駕車去天福樓!

“小姐難道要去為老太太買糕點嗎?”慕春不解,可看著外麵的時辰,怕是就算趕去了天福樓,那綠豆糕也早已售完!

而雲千夢卻並未開口回話,反而是微微挑開車簾,看著外麵熱鬧的街市而此時的刑部大牢內,曲長卿躺在陰暗潮濕滿是黴味血腥味的牢房內,雙手雙腳均是被鐵鏈銬牢,隻是,不知是不是蘇源假公濟私,竟讓獄卒給曲長卿的脖子上也上了重達十餘斤的鐵圈!

而曲長卿在邊關背部被人偷襲受了重傷不能久坐,從被押送回來時,便終日躺著,而此時身處這樣的環境處境,蘇源斷是不會讓請大夫替他看病!

不僅如此,蘇源特命人在曲長卿躺臥的稻草上放了無數的水蛭,才短短一天的時間,沒有進食進水的曲長卿已是麵無人色,隻是他向來硬氣,竟連一口氣都沒有吭一聲,隻是睜著雙目看著頭頂已經發黴的房頂!

‘哐當”一聲下鎖的聲響在寂靜的如同閻王殿的大獄中響起,幾道腳步聲傳入曲長卿的耳中,而他卻是始終保持著方才的姿勢,徑自盯著房頂,仿若來人與他毫無關係!

“曲公子,許久不見,您還好吧!”蘇源滿麵陰笑的站定在曲長卿麵前,看著以往風采俊朗的翩翩貴公子如今變得如此的狼狽,蘇源心中甚是解氣1隻是麵對蘇源,曲長卿卻是無話可說,或者說,因為二姑母與雲千夢的事情,曲家與蘇家已是仇人見麵、分外眼紅,曲長卿此時不理會蘇源,隻是為了保留自己的體力,爭著一口氣等到三司會審,斷不能為了逞一時的口舌之峰而白白浪費力氣,免得到了重要的時刻辯不過蘇源!

而麵對曲長卿的沉默,蘇源卻是不甚在意,徑自開。”曲公子真是硬骨頭!隻是,本官可是聽說,皇上已是下旨軟禁了輔國公府,老太君當場便暈厥了過去!哦,對了,公子想必還不知道吧,一個半月前,曲侯爺被人刺上,此時可是性命垂危啊!本來太後想趕去養心殿為公子求情,可皇上卻又讓人把太後給軟禁在了鳳翔宮!噴噴嘖,公子,您可是害了一家人啊!你說說,你好端端的侯府少爺不做,非要做那亂臣賊子,哪裏會有好下場?況且,皇上倚重輔國公府、敬愛太後,您如此的做,豈不是生生的斷了皇上與輔國公府的情分,又把自己的親人族人逼入絕境麽?”

蘇源緩緩道來,辛辣的雙目卻是緊緊的盯著曲長卿此事的表情!

而曲長卿心中雖因為蘇源方才的話掀起了軒然大波,可麵上依舊如初沒有任何的表情!

而見蘇源如此饒有興味的欣賞自己的表情,曲長卿就連心頭的那抹震怒也瞬間消失無蹤,對於敵人的話,他向來不聽不信,反倒是閉上了雙目,不想再看蘇源那昏惡心的嘴臉!

蘇源見自己的話竟沒有起到應有的效果,心中已是大怒,抬起腳便用力的踩在曲長卿的胸口!

曲長卿隻覺自己身下射出一股液體,想必是那吸滿自己鮮血的水蛭被蘇源那一腳給踩死了,可見蘇源這一腳是多麽的用力,隻是酷刑對於曲長卿而言卻是絲毫起不到作用,隻見他嘴角緩緩浮上一抹譏笑,卻讓蘇源發怒的頭腦冷靜了下來!

“公子放心,我蘇源亦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況且,三司會審時若是被人看出公子滿身傷痕,本官也是脫不了屈打成招的罪名!本官在此期間,是絕對不會對公子用刑的,不僅如此,本官還會‘好好的,對待公子!來人,架著尊貴的曲公子前去堂前!”說完,蘇源收回自己的腳,帶著親信離開這滿是汙穢的牢房!

而經過蘇源那一腳,曲長卿隻覺自己胸口如火中燒,口中漸漸的湧上一股血腥味,硬是被他給生生的壓了下去!

而他身上的腳鏈手鏈加起來,怕是有三十餘斤,又因為失血過多,曲長卿全身上下根本就使不出力來,隻能任由兩名獄卒架起自己!

而他一起身,一股惡臭便充斥在整個牢房,那兩名獄卒低頭看去,隻見那稻草上爬滿了水蛭,而那些水蛭一個個養得肥頭大耳,十分的惡心,就連常對人用刑的兩名獄卒也不忍心的轉過了頭,心中不禁對這位從小養尊處優的輔國公府公子心生敬意,兩人架著他的力道也不禁放輕了些!

“公子,得罪了,咱們走吧!”見曲長卿已是麵如紙白,一名獄卒低聲道,與同伴攙扶著曲長卿走出牢房!

“嗬嗬,讓兩位大人久等了,本官已經把曲長卿帶了過來!”此時堂上已是坐了都察院左都禦史秦大人以及大理寺卿鄭大人,由於今日會審的地點選在刑部,因此兩人把中間的位置讓給了蘇源!

見蘇源前來,兩人微微起身,隨後便又重新坐了下來!

黍大人則是一名年近七旬的老人,隻見他白發白須,當眼神清亮,一股正氣久久浮於眼中,看到蘇源前來亦沒有出言寒暄,隻是禮貌的站起身,隨即便坐下等著曲長卿的到來!

另觀那大理寺卿鄭大人,臉方鼻正一雷忠貞不二的樣子,可眼底卻是隱隱的含著一抹精明與狡猾,隻見他在看到蘇源時微微朝對方點了下頭,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中對視一眼,隨即便轉了開去!

,啪”蘇源一拍案桌,隨即朗聲道“把犯人曲長卿帶上來!”

話音剛落,便見兩名獄卒架著曲長卿走了上來!

泰大人一看曲長卿麵無血色、渾身是血的樣子,立即皺起了眉,耿直的雙目頓時看向蘇源,質問道“尚未會審前不可用刑,蘇大人身為刑部尚書,難道連這點刑法都不懂嗎?”

蘇源聞言,立即開口澄清“秦大人誤會本官了!這曲公子被押送回京時已是受傷!本官隻是讓人把曲公子關進了牢房,卻絕對沒有用刑,若大人不信,大可讓仵作來替曲長卿驗傷!”

蘇源麵色嚴肅,義正言辭,倒是讓人覺得是泰大人冤枉了他!

那鄭大人見還未會審,三人之間便要起內訌,便立即充當和事佬笑道,‘兩位大人莫急!本官也是聽聞這曲長卿在邊關受了重傷,若蘇大人真是用了刑,怕是曲長卿早就扛不住了!而奏大人也不過為了公正起見,免得咱們三人同時會審也審出冤假錯案,到時候可就辜負了皇上的信任了!況且,本官見這曲長卿雖麵色不好,衣著到也是工整,確實不像是受過刑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