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95節

  “哼,辰王有這個本事麽?那北齊太子不但救走了十皇子,兩人更是逃離了辰王的埋伏,難怪他能出其不意的奪走西楚這麽多的城池,果真不容小覷!”曲妃卿微皺鼻頭,見家中派人前來接她,便又立即開口囑附雲千夢“你今兒個受驚了,回去好好休息,改日我再去看你!”

  雲千夢點頭,心中卻是大駭,想不到北齊的太子如此厲害,竟能從辰王的手中抽身離開!

  隻是,讓雲千夢不解的是,明明那十皇子是在焦大的手中,那楚飛揚又在其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呢?

  一一,一一一題外話一一一一一一關於加更的回複:寧兒最近在出差,事情特別多,其實偶比親們更想加更,可是事情太多了,偶要出差4個月,淚本……每一萬更已是偶的極限了,請親們體諒!

  555,偶每日隻能睡4一5個小時,親們別忘了肉票懷…………

  【88】

  雲千夢微微失神間,元冬等人則是早已拿出備好的輕紗披風為雲幹夢披上,一來夜風漸起霜露更重,免得雲幹夢著了風寒,二來,那北齊大皇子的血滴在雲千夢的肩頭,不但帶著隱隱的血腥味,更是怕被外人看去胡言亂語,這樣遮住,倒也是少了不少的麻煩,免得以後雲千夢的閨譽再受損傷!

  “元冬,我走後的情況如何?”四處都是城防軍,看來發生了這次的事情之後,京都要禁嚴許久了!

  那些原本趁著乞巧節出來的小姐公子們,早已被趕來的家丁侍衛護送回了各自的府邸,而那些不聿遇難的公子小姐,其家人們悲痛欲絕的趕到現場,雖然其中不乏豪門貴婦,可是遇到這樣的情況,人心中的悲傷卻與平常百姓是一樣的,更有些名門貴婦哭的比那普通百姓更要淒慘,畢竟,這些兒女對於她們而言,是鞏固自身地位最好的籌碼,可此時這些籌碼瞬間消失了,怎能不讓她們難過傷心?

  整片綠黛河的草坪土,不但屍休遍布,更是站滿跪滿了死者的親人,黑暗無邊的夜空中長久響徹著哀聲悲慟的哭喊之聲……而那些被放漂的許願燈,卻如此諷刺的漂浮在波光粼粼的湖麵上,那顏色鮮豔的許願燈紙上,或多或少的灑上了鮮血,呈現出更加讓人心慌恐懼的森寒,時刻提醒著眾人方才發生的一切!

  空氣中更是彌漫著久久不能散去的血腥味,讓人作惡,又讓人心驚膽戰,一排排的護城軍此時正工整的立於各處,更是把哭喪的人保護了起來,可落在雲千夢的眼中,卻顯得十分的可笑!

  若辰王監督得當,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若是城防軍能夠在事情發生之時便趕過來,恐怕此時的死亡指數會下降許多!

  可是此時再多的假設,也是換不回這麽多鮮活的生命!

  一陣馬蹄聲傳來,元冬立即護著雲千夢往後退去,免得那馬蹄不小心踩傷了雲千夢!

  隻是那陣馬蹄聲卻是在雲千夢的身邊慢慢的停了下來,雲幹夢微微抬眸,隻見辰王騎在馬上,此時正滿麵冰冷的俯視著自己,眼中則是一片冰霜,這一昏生人莫靠近的模樣,讓周圍其他的百姓紛紛的繞道離開,生怕被此刻冷峻的辰王給傷到!

  雲千夢見江沐辰那一片如結冰湖麵的眼眸,想起方才他在襯林中那隻求目的不顧他人死活的模樣,心頭頓時寒意頓起,雙目如那清冷的月光般,與江沐辰對視半餉,這才緩緩收回目光,對身邊的元冬吩咐道,‘回府吧!,,江沐辰見雲千夢竟要離開,眸子徒然一沉,夾緊馬腹的雙腿不知怎的就輕輕敲了敲馬腹,那馬兒十分聽話的便稍稍往雲幹夢的方向逼近一步,擋住了雲千夢離開的路!

  雲千夢再次抬眸,見辰王依舊一哥要死不活的冰冷模樣,心頭微怒,隻是那緊抿的雙唇沒有開口,眉宇間微微蹙起的眉峰,讓辰王的神色更為冷然,似乎十分不滿意雲千夢此刻的表情!

  “沒有受傷?”一如既往的言簡意賅,隻是這破像關心的話語讓人聽起來卻又似乎含了一層命令的語氣!

  雲千夢嘴角浮上一抹冷笑,淺淡的回道“多謝王爺關心,臣女很好!”

  隻不過,若沒有方才不把人命當作一回事,或許我會更好!

  這句話,雲幹夢隻在心頭腦海過了一遍,並為真正的說出口,免得這辰王又借題發揮尋自己的麻煩!

  帶著元冬等人朝江沐辰行了一禮,雲幹夢便想跨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隻是,江沐辰似乎還不想放人!

  今日乞巧節本就沒有他的事情,他也大口不必出辰王府,更不用與楚飛揚比什麽投鏢!

  隻是潛意識裏卻希望能夠看雲千夢一眼,想著或許在茫茫人海中能夠遇到她!

  江沐辰腦中想了無數種兩人相遇時的表情與對話,甚至是在踏出了辰王府那一刻開始,雙目便在人頭鑽動的長街上尋找著她的身影!

  可是,該死的,隻消他發現了她,那個陰魂不散的楚飛揚便會適時的出現,更是故意把自己的飛鏢一分為二,羞辱性的把那支玉簪送給了自己,讓自己下不了台!

  而方才楚飛揚更是把北齊的人留給他對付,自己例是去英雄救美,這樣毫無貴任感的人,如何能夠擔當一國的宰相?

  想起方才兩人共乘一騎出現在城門口時的畫麵,江沐辰隻覺心中十分不是滋味,這雲幹夢之前明明還是自己的未婚妻,怎能因為退婚而與其他男子如此的親近?那楚飛揚就更不用說了,此人乖張孤僻,沒有什麽是他做不出的,如此時雲幹夢,怕也是針時自己的緣故!

  如此一想,江沐辰似乎是找到了事情的根源,眼角餘光瞥到那騎馬而來的男子,冷目立即射向雲千夢,帶著少有的關懷開。”不要相信楚飛揚,他不是好人!你涉世未深,自然不明白人心險惡,有空便去辰王府做客!”

  雲千夢聽他居然如此說話,心中一陣冷笑,麵上的平和終究是有些被打破,麵色冷寒道“王爺這話臣女就不明白了!臣女待字閨中,豈能隨便出入辰王府?豈不是惹人非議?既然王爺如此評價楚相,可王爺的這番言論,臣女又該作何想?”

  說完,雲幹夢睜著那雙滿是堅定眼神的眸子直直的看向江沐辰,讓他明白,在她的心中沒有他,希望他不要做這等有失身份的事情!

  之前逼死雲幹夢之事,她可沒有從辰王的眼中看到一丁半點的憐憫!

  在金鑾殿當著玉乾帝的麵退婚,這是任何一位古代女子所不能接受的!

  雲千夢為了保住名節不受世人嘲笑辱罵,便一頭撞死在大殿之上的盤龍紅柱上,那時候辰王心中所想的,怕是巴不得雲千夢早點死去吧!

  這樣一個冷血無情之人,今日居然如此好心的前來囑咐自己小心楚飛揚,讓他如此放低身份做此事的原因,怕是見不得本該屬於自己的東西或人,突然有一天在自己丟失後,被他人撿去用吧!

  真是太可怕了,這等自私自利之人,全然的不如別人的感受,把所有的人當作是揮之即去招之即來的玩偶,而他才是那個真正的主宰者!

  如此想來,雲幹夢心頭掠過一陣悲痛,為那枉死的雲千夢,為她不值!

  隻是,此時她看向辰王的眸子中,卻是前所未有的堅定,那抹堅定中,帶著強烈的拒絕,絲毫不見辰王心中期望看到的愛慕!

  “兩位在聊什麽?”這時,楚飛揚騎著戰馬走了過來!

  說來,這楚飛揚也實在是夠異類的,似乎這京都中就沒有其他的馬匹了,出去京都中一些將軍習慣騎自己的戰馬當作代步工具,這楚飛揚進京也有些年頭了,又官居一品宰相,竟從不坐轎坐馬車,隻是騎著自己的戰馬,著實讓人費解!

  而此時,楚飛揚則是悠哉的騎馬走了過來,隨後不留痕跡的橫隔在江沐辰與雲千夢的中間,擋住了兩人隔空相望的眼神,讓雲千夢隻能麵對他!

  可雲千夢卻在他到來時收回來視線,讓雲千夢替她把披風上的紗帽遮在發上,拒絕與楚飛揚交流!

  訕訕然的收回視線,楚飛揚那墨色的黑瞳中跳躍著兩簇明晃晃的火苗,隨即轉頭冷目射向辰王,把心中所有的火氣全都撤在江沐辰的身上!

  “王爺不用善後嗎?這次京都在王爺的手中出了這麽大的差錯,王爺竟還有閑情逸致在這閑聊,您這樣的態度,怕是被那些死者的家屬知道了,更會寒心吧!亦或者,王爺以為自己穩坐江山了,對於百姓的似乎便不用再關心?”楚飛揚不開口還好,隻消他開口,便是一頂頂的大帽子扣了下來!

  而那最後一句話,更是犯了大不敬!

  若是被有心人聽去,怕是就連楚王也要跟著受牽連!

  可偏偏說這話的人是楚飛揚,楚家世代忠良,手握重兵卻是安守臣子本分的鎮守邊疆,即便楚飛揚這話當著玉乾帝的麵說出口,隻怕玉乾帝也不會有太大反應的!

  辰王早就料到楚飛揚會過來,更是料到別想從此人口中聽到什麽好話,可沒想到,楚飛揚如今竟如此的膽大妄為,什麽話都敢當眾說出來!

  有些話,眾人心知肚明便好,可楚飛揚這樣把暗處的東西擺到名麵上,恐怕這絕不是他心血來潮的妄為舉止!

  江沐辰沒有立即反駁楚飛揚,而是把從雲千夢身上的目光收了回來,警惕的射向楚飛揚,冷寒的雙目緊盯麵前這個笑的讓人找不出破綻的男人,心中卻是掂量著他這話的深意,再也顧不得什麽未婚妻雲千夢,全昌精神盯著麵前笑如狐狸的男子,絲毫不準自己鬆懈下來!

  “楚相隻管做好自己的事情便好!本王的事情,楚相少管閑事!”江沐辰冷眼看著楚飛揚,全身戒備、蓄勢待發!

  而楚飛揚則是外表鬆散悠閑、內在的所有的弦卻是緊繃,兩個人一冷一笑,形成鮮明對比,明明楚飛揚在笑,可眾人卻從雙方的氣勢中看出此地的不宜久留!

  “王爺真是說笑了!本相日理萬機的,又豈會管王爺那些個亂七八糟的事情!隻是,有些事可以不管,有些事情,卻是非管不可!王爺是明白人,應當知道本相話中的意思!況且,元德太妃心怕也不希望王爺重蹈覆撤吧!

  王爺可要珍惜好不容易得來的自由之身啊!”楚飛揚勾了勾唇角,眼中泛著的笑意如這夏風一般清涼舒暢,隨即便見他轉身看向雲千夢,特意加了一句“雲小姐想必也是這麽想的吧!”

  雲千夢本不想理會這兩人悄然離去,可腳步還未踏出便被楚飛揚點明,一時心中懊惱的停下腳步,抬起含笑藏怒的明眸,反問道,‘臣女愚昧,猜不透楚相話中的玄機!隻是,王爺與楚相既然‘相談甚歡,,不如沿著著綠黛河邊走邊聊,定會另有一番滋味!臣女便先告退了!”

  雲千夢話中帶怒,卻讓楚飛揚甚是愉悅的揚起了唇瓣,一個飛身便下了馬背,緩步走近雲幹夢,笑道“王爺自然有他的紅粉佳人相陪,本相倒是寧願與雲小姐夜遊綠黛河,不知雲小姐是否賞臉!”

  楚飛揚此話一出,雲千夢便感受兩道極冷的眸子頓時含怒的射向自己,而楚飛揚卻一哥毫無所覺的樣子,徑自睜著雙目無聲的詢問著她的意見!

  隻是,還不等雲千夢反駁,便見一輛豪華貴氣的馬車快速的朝著這邊駛了過知 ”

  那馬車車夫在距離他們還有幾丈遠的時候開始拉緊韁繩,緩緩的停住了馬車!

  隻見一名穿戴不俗的小丫頭快速的走出馬車,隨即椎來踏腳凳,小心翼翼的扶著裏麵的人出來!

  一隻保養的皙白細嫩的手緩緩伸出馬車,那五指上塗著的玫瑰紫描金花的丹蔻,在清亮的月光下顯得格外的醒目,一看便是大家閨秀!

  那些還未回府的公子們,立即又忘記方才經曆的生死大劫,此刻見有這麽個美人兒前來,頓時又來了興趣,甚至不顧身後小廝家仆的阻攔,紛紛靠上前來,想一睹佳人的真麵目!

  隻是,雲千夢楚飛揚江沐辰三人卻是從那馬車的裝飾,早已猜出此人的身份!

  雲千夢滿眼譏諷的盯著那緩緩走出馬車的海恬,“心中不由得佩服她的壓驚的速度,方才才被人當作人質,沒想到海恬竟然這麽快便恢複了過來,眨眼的功夫便又出現在了楚飛揚的麵前!

  看著海恬自踏出馬車那一刻起,那雙帶著強烈征服欲望的眸子便緊盯著楚飛揚,雲千夢暗自皺了皺眉,隨即轉目看向楚飛揚,卻發現他竟是徑自盯著自己,臉上一時閃過一絲尷尬,兩朵極淡的紅暈瞬間飄過雲千夢的臉頰,借由欣賞湖麵的動作,轉開了雙目,拒絕與楚飛揚那雙似要把人吸進眼眸中的黑瞳對視!

  海恬自是發現了楚飛揚與雲千夢之間那微妙的互動,隻見那雙明媚大眼中閃過一絲怒意,隨即又恢複了方才端莊得體的表情,由丫頭們攙扶著走到楚飛揚的麵前,雙手疊加在腰側下方處,向楚飛揚行了一個標準的宮廷禮儀,隨後淺聲開。”臣女多謝相爺方才的救命之恩!”

  可楚飛揚此時卻隻顧著欣賞雲千夢少有的小女兒嬌羞,根本就顧不上海恬,隻是草草的回了句“這一切都是辰王的功勞,郡主應當向王爺道謝!”

  說著,便把海恬椎給了江沐辰!

  而江沐辰此時亦是盯著雲千夢,雖然被楚飛揚的身休擋去了大半的光線,可從這兩人之間氣氛的轉變,江沐辰深感不妙,眼中的寒氣愈發的濃重,緊抿的雙唇更是沒有接楚飛揚的話!

  畢竟,海恬在場倒還能分散些楚飛揚的注意力,他斷是不能讓楚飛揚把全部的注意力均放在雲幹夢的身上!

  “雲小姐在看什麽?竟如此的出神!不如說出來,也讓我欣賞欣賞!”

  似乎忘記方才在村林中雙方發生的不愉快,海恬淡笑著上前,不著痕跡的來到雲千夢的身邊,‘恰巧,便站在了楚飛揚與雲千夢的身邊,滿頭的珠釵壓下了雲千夢一身的素雅,晃花了楚飛揚的眼,讓他下意識的皺了下眉,射向海恬的目光中多了一抹煩躁!

  “郡主說笑了!這些風光,豈能與海王府的相比?海王府中的奇山異石、花鳥魚獸皆是上天賜予的最好禮物,又豈是人間凡物所能相提並論的!”

  雲千夢自然是發覺了海恬的動作,心中卻是淡笑不已!

  看樣子,今日海恬是一定要把自己擠走,也一定是要借著救命之恩的名頭賴上楚飛揚了!

  隻不過,如此的美人恩,不知楚飛揚是否會答應她的以身相許呢?

  如此想來,雲幹夢目光越過海恬看向楚飛揚,仔細的觀察著他的表情,卻發現楚飛揚一個勁的就猛盯著自己,一時間雲千夢回瞪了過去,暗示楚飛揚別把自己當作擋箭牌!

  接到雲千夢的暗示,楚飛揚暗自低笑,但也是按照雲千夢的意思收回了目光,那雙深不見底的眸子漸漸轉向平靜的湖麵,看著上麵殘破不堪的河燈,讓人看不出絲毫的情緒波動!

  “雲小姐這就不懂了!景不在好,隻在於是與何人一起欣賞!”海恬淡淡的開口,目光卻是偷瞄了楚飛揚一樣!

  見楚飛揚此時竟隻欣賞著麵前的綠黛河,海恬心中立即一喜,隨即又靠近雲千夢一分,紅唇湊近雲千夢雪白的耳畔,用隻有雲千夢與楚飛揚能夠聽到的聲音開口笑道“雲小姐真是好福氣,能讓冷麵辰王陪伴賞月,這是西楚多少待嫁女子的心願,雲小姐卻是輕而易舉的便做到了!”

  雲千夢卻是直視著麵前的夜景,對於海恬故意把自己與辰王湊成一對的行為深感幼稚,雖不想與她多言,可對方既然幹方百計的想破壞她的名節,她自然要回敬幾句,隨即便揚起流光溢彩的眸子,含笑開。”在臣女眼中,郡主才稱得上是女中豪傑,時救命恩人如此感恩,竟不顧自己受驚的身子,,巴巴,的便趕來道謝!不知一會是否還會上演以身相許的戲碼!隻是臣女十分的好奇,若今日救下郡主的是一名老翁或者相貌奇醜身家極差之人,不知郡主是否也會如此?”

  說完,雲幹夢滿臉好學寶寶的盯著海恬那張來不及轉換麵色的臉!

  隻見那張美輪美奐的臉蛋上青白交錯,偏偏方才算計自己的笑容又來不及換下,一時別扭極了,更是破壞了海恬的美貌!

  “隻是,臣女亦是好奇,對於這樣的美人恩,相爺是否樂於接受呢?”

  反問完海恬,雲千夢又把槍口最準楚飛揚!

  若不是他,海恬豈會次次都針對自己!

  都說紅顏禍水,可此時的楚飛揚,卻也是擔得起這個稱號,就連家中的雲若雪與雲易易亦是對他十分的欽慕,恨不能立即嫁進楚相府,累得自己今日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楚飛揚哪裏會想到雲千夢這一瞬間竟會閃過這麽許多的念頭,隻是見雲千夢如此問道,又見海恬橫在他與雲千夢的身邊,楚飛揚心中頓時不快,冷聲道,‘郡主乃金枝玉葉,本相一介武夫,豈能高攀!雲小姐還是不要尋本相的開心了!倒是今日本相救了雲小姐,不知雲小姐有何表示?”

  狐狸的尾巴一搖,楚飛揚反守為攻,雙目亮晶晶的盯著雲千夢!

  而此時被楚飛揚拒絕的海恬則是滿臉的難堪!

  她沒有想到,楚飛揚竟在大庭廣眾之下竟自降身份為武夫,隻為了拒絕她的心意!

  隻是,更讓她痛恨的便是沒事提出這事的雲幹夢,後又聽到楚飛揚那番反問,更是氣的她銀牙暗咬,藏於袖中的雙手早已是握成了拳!

  ,哢嚓,一道極其細微的聲響傳來,卻讓雲千夢嘴角的笑意深了一分,看樣子這海恬郡主此時定是氣急了,竟硬生生的折斷了自己那修飾得極其美麗的長指甲!

  心情一時大好,雲幹夢大方的朝楚飛揚行了一禮,款款道來“臣女謝相爺的救命之恩!”

  說完,不等楚飛揚讓她起身,便徑自站了起來,揚起一抹壞笑的看向楚飛揚!

  這鮮少見到的少女姿態,讓楚飛揚一時怔住,卻很不滿足雲幹夢敷衍的謝恩方式,隨即狡猾的開口“爺爺十分喜愛你做菜的手藝!雲小姐若是真心想報恩,有空便去楚王府為她做一頓簡單的家常便飯,不知這個提議,雲小姐可接受!”

  一旁的其他兩人聽楚飛揚如此說來,神色間立即緊張了起來,海恬雙目中早已是蓄滿了仇恨,隻是為了不讓自己在楚飛揚的麵前失態,卻隻能強撐著!

  而另一邊的江沐辰,那拉緊韁繩的雙手早已是骨節泛白,心中甚是緊張的盯著雲千夢,似乎在等著她的回答!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