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94節

  雲幹夢見容雲鶴的應對越發的吃力,動作也越來越遲鈍,那垂於身側的手立即朝後麵的元冬做了一個手勢,趁著沒有人防備她們,元冬立即如離弦的箭一般衝了出去加入到打鬥中!

  而有了元冬的加入,容雲鶴肩上的負擔頓時減輕了不少,緩緩又恢複了一開始那矯捷的身受,隻是他越是想著接近雲千夢,那些殺手卻越是把他往外圍帶去!

  而雲千夢則是一麵注意著容雲鶴的戰況,一麵緊盯著身後的蒙麵人,隻覺那捏著她下頊的手指力道微微放鬆了些,雲千夢快速的抬起雙手想奪過那人手中的長刻,繼而再給他一個過肩摔!

  可那蒙麵人似乎早已料到雲幹夢不會乖乖的束手就擒,竟故意鬆開那拿劍的手!

  ,嘴”一聲,劍尖直直的如進土壤中,刻柄在半空中劇烈的顫抖著,發出一道極其沉悶的嗚咽聲!

  隨即那原本捏著雲千夢那小巧精致下巴的手,竟移到那纖細優美的頸子上,兩指輕輕用力,瞬間便掐住了雲千夢的咽喉,讓她連聲音也發不出來!

  ,嗖”而這時,一支用金羽做成的長箭從蒙麵人的正前方破空而來,猶如長龍一般在朦朧的月色中劃過一道銀色的箭芒,而那箭羽所經之處,村葉鮮花均是劇烈的搖晃起來,可見射箭之人是用了多麽大的力道!

  而那蒙麵人見那箭羽中含著極重的殺氣,自己一時躲閃不及,竟拉著雲千夢立於自己的麵前,完全是把雲千夢當作是他的盾牌!

  隻是,那射箭之人竟如事先算計過分毫一般,隻見那支箭羽竟沒有傷到雲千夢半分,卻是從那蒙麵人的左臉頰上一閃而過!

  ‘咚”一聲,那箭羽瞬間。a進後麵的紅杉村上,竟深深的嵌進去了一半,隻留箭尾在村梢上劇烈的顫抖,而那顆至少有三十年樹齡的紅杉村竟也是整顆的晃動了起來!

  一時間,眾人的耳畔傳來村葉‘吻璐,聲響,“心中均是一驚,不知是何人,竟能射出如此精準而又滿含殺傷之力的一箭!

  而此時眾人看向那蒙麵人,隻見他方才用來蒙麵的麵紗早已被那簧羽勾走,那左臉頰上更是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顴骨的傷痕,此刻那十厘米長的傷。

  上,正源源不斷的冒出鮮血,滾滾的流下臉頰,不消半刻,那蒙麵人前胸的衣衫便被染成了暗紅色,就連被他強行拉在胸前的雲千夢,也不可幸免的被滴到了鮮血!

  眾人見那蒙麵人樣貌雖算不上英俊,但卻含著濃濃的戾氣,尤其此時他半邊臉頰已是血紅,更是讓他如同從地獄走來的暴君一般讓人心生恐懼!

  “是誰!居然敢射傷本宮!”那蒙麵人幾乎是被人毀容,豈能有好脾氣?此時那雙充滿紅色的眸子直直的盯著前方那片黑暗的村林,完全不顧隱瞞身份的怒吼道,恨不能把對方碎屍萬段!

  “楚飛揚,你怎麽不殺了他?”而這時,由遠而近的竟傳來那十皇子氣急敗壞的吼聲!

  一陣整齊的腳步聲傳來,那蒙麵人立即凝神望去,隻見點點金光在黑暗中擺動,而隨著來人緩緩走進月光中,便看到一身黑色錦袍的楚飛揚手持長弓,麵色冷峻的走了過來!

  而楚飛揚的身後,則是由焦大拎著那十皇子的後衣領,讓他隻能出聲卻不能動彈!

  盡管楚飛揚並沒有出聲,單從他手中的長弓以及方才十皇子的叫喊中,蒙麵人便知方才那殺氣十足的一箭,定是楚飛揚所射!

  那蒙麵人腦中頓時想起楚飛揚以前在戰場上的戰無不勝,眼中的神色終於是有了變動,又見楚飛揚帶來的人已是包圍了這一片村林,那蒙麵人更是把雲千夢給牢牢的鎖定在自己的胸前,免得這枚有用的人質被楚飛揚給救走1“大皇子今日好興致,竟以殺害我西楚百姓為樂!”楚飛揚見那蒙麵人神色有所鬆動,不似方才非要置雲千夢於死地,便緩緩開口,冰冷的語氣如寒風吹過冰麵,讓人心中直直的打著寒顫!

  “哼,楚飛揚,虧你是一國的宰相,竟做這等偷襲人的事情!實在是丟了你宰相的官威,沒想到西楚竟全是這等貪生怕死之輩,隻會背後偷襲人,說出去隻怕會貽笑大方!”那北齊的大皇子不但不承認自己的錯誤,竟把所有的過錯都怪罪到楚飛揚的身上,完全沒有意識到,連孩子都不放過的他比之楚飛揚不知無恥了多少倍!

  麵對他的故意挑釁,楚飛揚竟絲毫沒有發怒,隻是身上的那層寒氣自始至終自他射出那支箭羽時便緊緊的縈繞在他的身側,就連立於他身後的焦大都有些擔憂的看了楚飛揚一眼,生怕他一個動怒立即宰殺了麵前囂張跋扈的大皇子!

  “大皇子多慮了,有你給本相墊底,西楚的百姓隻會念著本相的好!大皇子今日大開殺戒,難道是受了北齊陵孝帝的指使?否則在西楚範圍內如此明顯的刺殺,又是在辰王護城軍的眼皮子低下如此囂張行事,難道就不怕惹怒辰王?”此時楚飛揚表情極其的淡,就連看向雲千夢的目光,亦是沒有絲毫的變暖,讓所有人均以為他之前對雲千夢的好都是一種假象!

  而雲千夢身為警察,又豈會不知楚飛揚的心思?

  此刻若是對人質表現的太過在意,那敵人隻怕會越發的得意,屆時想營救自己則更加難上加難,倒不如表現出滿不在乎的模樣,那解救自己到也多了一層機會!

  因此,此時雲千夢便也沒有大呼小叫,隻是安靜的呆在那大皇子的懷中,隻不過那警惕睿智的雙目卻是侗機而動,以那大皇子現在的情況看來,若自己有機會逃走,他一時半會恐怕也顧及不了自己!

  “哼,楚飛揚,我知道你是常勝將軍,但這裏不是戰場,我手上還有這麽多的人質,你若是敢輕舉妄動,我定會讓她們一個個都死無葬身之地!至於那辰王,他真若有這般厲害,就容不得我在今日這樣的日子刺殺成功了!

  ”大皇子依日蠻橫無理,即使麵對這樣過分冷靜的讓人害怕的楚飛揚,亦是一副居高自傲的模樣!

  隻是,見楚飛揚並沒有在看到雲千夢時表現的太過擔憂,他的心中還是戈過了一個訝異,不禁暗道,難道是消息出了差錯,這楚飛揚心儀之人並非雲千夢!

  如此一想,他立即給護在自己身旁的殺手一個眼色,隻見那殺手立即會意,瞬間便拽起瞧瞧往楚飛揚方向挪動的海恬,一把長劍瞬間便架在了海恬那雪白纖長的脖子上!

  “放開我!你們可知道我是誰?居然敢如此的無力,都不想活了嗎?相爺,救我人,111”生死被威脅,就連平日看著十分高貴冷傲的海恬,亦是失控的大喊大叫起來,若不是此刻脖子上架著刀鋒,怕她早已對身後的黑衣人豢腳相對了!

  看著那大皇子不停試探自己心意的行為,楚飛揚心中冷笑,含霜帶雪的眸子隻是淡淡的掃了吵鬧不休的海恬一眼,隨即便轉開了眼,把全雷的精神盡數的放在那大皇子的身上,嘴角卻是露出一抹冷笑,朝著自己身後的村林出聲“王爺,看了這麽久的戲,是不是也該現身了?”

  一陣急速的腳步聲傳來,江沐辰帶著寧鋒踏出陰影,趁著月光走進眾人的視線,此時他滿麵冰霜,那雙鷹目一眨也不眨的直直盯著那大皇子,似要把他吞進肚中一般!

  “好啊,今日居然讓兩位同時出動,這樣最好,省的本宮一一找人!楚飛揚、江沐辰,本宮並非有意與你們為難,隻要你們把十皇子交給本宮,並保證本宮安全離開西楚,本宮手中的這些人,也可安全的回到你們的身邊!

  ”看著多出一倍的士兵,那大皇子心中不禁浮上些許的焦慮,卻還是不該狂傲的本色,那雙嗜血的眸子冷冷的掃了那十皇子一眼,竟與麵前兩名出色的男子談起條件來了!

  “放屁!你以為你是誰啊?憑什麽那我當作交換的條件?你不過就是想用我來牽製太子嗎?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可還不等楚飛揚與江沐辰開。

  ,便聽見那十皇子暴跳如雷的聲音,隻是他的嗓音雖大,卻也是點名了其中的要害,讓楚飛揚似有若無的勾了下唇角,而辰王堅定冷酷的眼底似乎亦是閃過一絲冷笑!

  此時,楚飛揚的雙眸在雲千夢與海恬之間轉了一因,這才開。”既然你要談條件,那本相便用這十皇子的性命交換海恬的!”

  此言一出,別說江沐辰心中劃過極大的訝異,就連那十皇子也是滿麵震驚的盯著他,不知這楚飛揚是吃錯了什麽藥,竟寧願換那個吵死人的女人,也不願去換雲千夢!

  而楚飛揚似乎絲毫沒有察覺到各人眼中訝異的目光,徑自凝視著海恬,流轉的眼波中似有一股情意在回轉!

  那大皇子見楚飛揚如此,心中更是疑惑先前的探出的消息有假,便冷笑道“這海恬郡主的確是傾國傾城,與楚相也甚是般配!既然楚相如此愛英雄救美,那本宮便成全了你!不過,先讓人送十皇子過來!”

  人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與那大皇子談條件,可他雖滿口應下了楚飛揚的條件,卻是耍詐的讓對方先把人質帶過來,明顯便是耍詐!

  “大哥若真是信了楚飛揚的話,那你可就是天下第一大傻瓜了!”可這時,竟從那大皇子的身後傳來一道極其陰寒的聲音!

  隻見那大皇子聽到那聲音後,麵色頓時變得十分的難看!

  而那十皇子卻是恰恰相反,整個人差點便飛奔了起來,臉上盡是喜悅開心的表情!

  “哦?沒想到此刻應在前線作戰的太子,竟會出現在西楚的境內!王爺,這可就是你的失職了,有這麽多貴客到訪,你手下的城防軍竟一丁半點都沒有察覺出來嗎?”楚飛揚看著那漸漸走入視線的北齊太子齊靖元,嘴角桔上一抹有客自遠方來的笑容,隻是話裏話外卻在指責著身邊的辰王!

  江沐辰見他在這樣的時刻竟還不忘抹黑自己,便也冷冷的反駁“本王再失職,也比不上楚相的高端!竟把北齊的十皇子藏在楚王府!這事若是讓滿朝文武百官知曉了,不知楚王爺那忠勇的賢名還能不能保全住?”

  “王爺何必遷怒於人,若不是城防軍守備鬆懈,又豈能讓這十皇子鑽了空子,本相也隻是代替王爺把他看守了起來!免得京都出了亂子,連累了王爺的清譽!”楚飛揚含笑卻又冰冷的開口,讓人隻覺寒冽的冷風刮過麵頰,留下對冷風的畏懼!

  這邊打著口水仗,那邊大皇子亦是十分不待見太子的到來,見他方才竟出言侮辱自己,那大皇子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加上那半邊臉的猩紅,猙獰的表情讓人既害怕又覺得惡心!

  “太子怎麽會出現在這裏?難道就不怕父皇以通敵賣國之罪撤了你太子的頭銜?還是說今日太子丟失了幾座城池已是惹怒了父皇,太子索性便躲到這西楚來了?”大皇子惡言相向,隻是方才齊靖元的一番話卻是提醒了他,原本已有些鬆開的手立即又使上力道,緊緊的掐著雲千夢的脖子,讓她動彈不得,隨即冷笑的看向楚飛揚,咬牙切齒道“楚相好計謀,差點連本宮也上了你的當!”

  楚飛揚卻是不置可否的勾唇一笑,目光繼而放到齊靖元的身上,語氣冰冷卻十分客氣道“太子遠道而來,不知是否進皇宮一敘?我們陛下對於太子,可是十分的好奇!”

  那齊靖元的目光同時亦是看向楚飛揚,隻覺這個男人深不可測,渾身透著一股老謀深算!

  而立於楚飛揚身旁的江沐辰,亦是一昏心機深沉的模樣,依舊不能讓人小覷!

  而若說這兩個男人竟絲毫沒有發覺大皇子的人潛入西楚京都,打死齊靖元也是不會相信的!

  “楚相何必著急?有些賬,咱們還是要算清楚的!十日之期早已過去,不知楚相為何不放十弟回去?”齊靖元較之大皇子,更讓人感到畏懼,那一雙透著玄冰似鐵卻又殘暴無常的眸子,此刻正緊盯著楚飛揚!

  可即便隻是站在他身旁的雲千夢,卻也是感受到了他身上喜怒無常的脾性,隻覺這北齊的太子比之大皇子,恐怕要危險無數倍!

  “太子難道不知兵不厭詐這句話嗎?當然,本相今日也是為了履行當日的諾言,特帶來十皇子!這樣,太子便沒有怨言了吧!”楚飛揚此人,總是能在頃刻間扭轉局勢!明明就是他把那十皇子關進了楚王府,此刻卻又表現的十分重諾守信的模樣,讓別人有苦說不出!

  尤其那十皇子,在聽到楚飛揚這般的解釋後,差點暴跳如雷,可齊靖元一個眼神,便讓那十皇子頓時安靜了下來!

  “既如此,那就請楚相辰王退兵,待我們退到城外,自會與你們交換人質!”齊靖元亦是精明之人,深知此刻若是雙方交換了人質,怕是對方會反咬一口,屆時他們這些人一個也逃不了,倒不如帶著這些人質,楚飛揚與江沐辰下手時,亦會掂量著這些貴族背後的勢力!

  “好!”可不想楚飛揚這次竟一口應下了他的條件,惹得一旁的辰王微皺起了眉頭!

  隻是見那大皇子死死的掐著雲千夢的脖頸,辰王的雙唇微動了下,卻始終是沒有再開口,同時與楚飛揚同時揮手,讓身後的士兵紛紛退開,給齊靖元等人讓路!

  “大哥若是累了,不如本太子替你看著她吧!”見大皇子越發用力的掐著雲千夢,齊靖元深怕他一個不小心把自己的護身符給弄死,一麵往前走一麵開口!

  而那大皇子卻是冷冷的看了齊靖元一眼,隨即跟在他的身後往前走去,卻始終把雲千夢用力的栓在自己的胸前!

  雙方人馬擦身而過,而寧鋒卻是突然出手,一柄長劍竟在毫無預料的情況下插進了一名殺手的體內,那殺手應聲而倒,雙方人馬立即拔出手中的長刮怒目相向,場麵一時緊張了起和……,“楚飛揚,你居然食言!”齊靖元眯著雙目看向楚飛揚,那射出的光芒中含著無限的狠意!

  而楚飛揚卻是冷目掃向寧鋒,隨即冷笑著看向江沐辰,寒聲開。”王爺莫要做讓本相為難的事情!”

  江沐辰則是一臉的冷靜,麵對楚飛揚的指貴,隻是冷淡的回應“相爺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既然要效忠皇上,那相爺也至少要舍棄一些!況且,北齊太子可是北齊的社稷之本,豈能輕易的放走他?即便今日犧牲了這些千金小姐,也不會有人敢說什麽!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楚相似乎忘記這句話的真諦了吧!”

  說著,江沐辰瞬間出手,手中長劍直指齊靖元,雙方人馬立即陷入異常混戰之中!

  而楚飛揚卻是麵色陰冷的立於一旁,並未讓自己的人參與到這場混戰之中!

  “保護大皇子先走!”齊靖元見楚飛揚沒有出手幫助江沐辰的意思,便立即朝身邊的部將下命!

  此次他得到消息時,大皇子已經是啟程來往西楚的路上,因此齊靖元隻匆匆帶了自己身邊幾百人過來!

  若非他趕來的及時,怕十弟早已落入大皇子的手中,屆時十弟的性命怕是比呆在楚王府還要危險!

  可此時大皇子手中的雲千夢卻是他們的王牌,自然不能讓雲幹夢被楚飛揚的人給奪走,為今之計便隻能先讓一部分人送大皇子出城,這樣才能與外麵接應的人碰麵!

  而那大皇子聽齊靖元竟破天荒的讓人保護他,“心中便知雲幹夢的重要,更是把她勒緊在胸前,不讓雲千夢有絲毫逃跑的機會!

  而齊靖元的分析的確是正確的,楚飛揚確實沒有看麵前打鬥的場麵,既然對方已經洞悉了他的想法,那他全部的注意力自然全部都放在雲千夢的身上!

  隻是在海恬被人挾持的從他身邊閃過時,他卻如閃電般的出手了,隻是一兩招的對決,那名殺手便立即倒地,而他肩上扛著的海恬則是再一次的掉倒在地,對此楚飛揚卻是一眼都未去看,隻是掃了眼身後的侍衛,那侍衛立即上前拉起海恬,把她帶往安全的地帶,而此時楚飛揚的身影早已是追隨大皇子等人而去……“放開她!本相饒你不死!”一路追到郊外,那大皇子早前便已經準備好了退路,隻見一群人竟沒有通過城門直接便出了城,隨即便立即跳上備好的白馬,準備撤離!

  楚飛揚看著他把雲千夢粗魯的丟在馬背上,周身勃然掀起一股風暴,架上箭羽、拉開長、對準敵人,極其冷寒的開口!

  而那大皇子方才已經是見識了楚飛揚的身手,斷不會再交出雲幹夢,一手勒緊韁繩,一手則是使勁的按住雲千夢掙紮的身子,掉轉馬頭便往北齊的方向奔去!

  “主子!”而這時,焦大卻是快速的牽來一匹戰馬,楚飛揚拿過焦大手中的長劍,便飛身上了馬背,竟單身匹馬的朝著北齊的方向追去!

  雲幹夢見此時大皇子隻顧拚命逃跑而無暇顧及她,便努力的想直起身子隨後再想辦法逃離!

  隻是那大皇子的力氣甚大,竟隻用一隻手便死死的壓住雲千夢的後背,迫使她隻能趴在馬背上而動彈不得!

  雲千夢麵朝黃土,看著馬兒快速奔跑的速度,想也不想便拔下頭上的金簪,使勁的戳向馬的腹部,那馬兒突然間一個吃痛,猛地停住了腳步,馬背上的兩人因為慣性的原因身子齊齊往前飛去!

  那大皇子倒好安全些,雖然身子猛烈的前傾,可他拉緊了韁繩,腳上又套好了腳套,並未跌出去!

  而雲千夢卻是整個身子往前飛去,而這時那停住腳的馬兒又瘋狂的狂奔起來,眼看著馬蹄即將踩到雲千夢的身上時,一道黑影如電光火石般的閃過,隻見那黑影熟練的從馬背上彎下腰,長臂一伸,竟攔腰把雲千夢抱到了他的馬背上,隨即一個翻身把雲千夢置於他的胸前,兩手同時拉住韁繩,把雲千夢困於他的雙臂之間!

  而那大皇子見失去了雲千夢這個擋箭牌,便立即狠命的如晴馬身,讓原本速度便非常快的馬兒更是不要命的往前奔去!

  而這時楚飛揚卻是勒緊韁繩停了下來,隻見他從馬鞍土取下那把大弓,裝上箭羽後直直的瞄準那大皇子的背影,快速的射出一簧,直穿透了那大皇子的肩胛骨,可饒是這樣,那大皇子的身子卻也隻是微微搖晃了數下,便又拚命的往前跑去!

  “窮寇莫追,小心有詐!”此刻,追上來的焦大本要去生擒了那大皇子,卻被楚飛揚給阻止了!

  盡管這是西楚的境內,可保不齊有人內外勾結,而齊靖元與那大皇子都能闖入西楚,不變說明他們是做了完全的準備的,況且,此事是因為辰王監督不善引起,一切後果也理應辰王一力承擔!

  揮退了焦大等人,楚飛揚這才看向雲千夢,隻覺方才見她墜馬的一瞬間,他的一顆心竟是高高的提起,此刻那抓緊韁繩的雙手中,還滿是冷汗,猶如自己第一次上戰場時砍殺敵人後的感覺!

  “容雲鶴仙…………”,可雲千夢此時卻心係村林那邊的情況,以辰王方才的舉動看來,是寧願錯殺一萬也不肯放過一個,這種情況下,在現場的容雲鶴便顯得十分的危險!

  可這話落在楚飛揚的耳中,卻怎麽就覺得那麽的刺耳呢?

  手心的汗珠漸漸幹掉,可楚飛揚的心中卻冒起了一股酸氣,鼻孔不由得噴著冷氣,極其冷淡的回了句“死不了!”便夾緊馬腹,帶著雲千夢往城內急奔而去!

  雲千夢見他如此模樣,想起方才他在千鈞一發之間救了自己,而她開。

  的第一句話卻不適感謝,心中稍稍有些愧疚,本想開口道謝,可見楚飛揚故意讓馬兒跑的飛快,害得她跌進他的胸膛,後背緊貼在他那火熱如鐵的胸。

  ,一時間氣不打一處來“心中那抹歉意頓時煙消雲散,兩人沉默不語的回到城內!

  “夢兒!”剛剛走進城門,曲妃卿提著裙擺滿麵焦急的跑了過來!

  雲幹夢本打算自己跳下馬背,可楚飛揚卻是快她一步先下了馬,隨即讓最先到達跟前的元冬扶著雲千夢下馬,自己則是往襯林的方向而去!

  雲千夢見他沒有再開口,目光竟跟隨著他的背影,直至楚飛揚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幸好楚相把你救回來了!真是嚇死我了!”曲妃卿拉著雲幹夢左看右看,確定沒有受傷後,這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表姐,那北齊太子和十皇子呢?是不是都被辰王誅殺了?”收回目光,卻突然見容雲鶴一臉擔憂的立於不遠處,雲千夢回以淺笑,這才開口問道。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