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93節

  雲千夢瞧她如此說道,亦是點了點頭,認真道“表姐放心,舅舅定會無事的!”

  隻是,接下來,雲千夢語氣中卻是帶著一絲狡猾,故意反問道“隻是,今日是乞巧節,表姐難道就沒有其他所求?比如,早日替夢兒找個表姐夫回來!”

  說著,雲千夢便打開香肩掩嘴輕笑,惹得曲妃卿麵上一陣紅霞飛過,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隨即學著雲幹夢方才的模樣反問“敢情夢兒的心中已有了如意郎君?這些日子以來,楚王府與容府可都是百般的示好,尤其楚相更是替哥哥洗刷了罪名,這樣有勇有謀之人,不知夢兒心中有何感想?”

  在曲妃卿的眼中,楚飛揚此番則早已是輔國公府的恩人,而雲千夢積極為自己父親尋求解藥,更是被曲妃卿視為親人,隻覺這兩人郎才女貌十分的般配!

  而雲千夢卻隻是淡然一笑,燭光映照下的容顏如白玉般細膩溫潤,那微微勾起的唇瓣竟帶著讓人沉迷其中的絢麗,讓曲妃卿也一時看呆了眼,而此時耳旁卻響起雲千夢無欲無求的聲音“姻緣豈能強求?隻有有緣有份之人,才能走到最後!”

  倒不是雲千夢對楚飛揚有什麽想法,隻是來到古代近半年的時間,雲千夢親眼目睹古代男子的三妻四妾,心中始終是存了芥蒂,寧願獨自生活,也不願與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因此才放寬心,不去強求一些事情,也不去幻想一些不實際的事情!

  曲妃卿見她如此說來,心頭亦是一沉,隻是那有緣有份之人,又豈是輕易能夠被她們這些養在深閨的女子遇上的?這隻不過是女子的一種奢望罷了,真正涉及到成親一時,族中長輩家中親戚,哪一個不是為了本族的利益出發,哪裏有她們這些女子說話的份?

  如今放走這些河燈,也不過是應個景,圖個開心罷了!

  “罷了,不說這個了!咱們還是趕緊放走河燈吧!你瞧,比咱們晚來的都已經許完願了,就咱們兩人說個沒完!”曲妃卿接過那荷花燈便緩緩蹲下身,纖細修長的雙手小心翼翼的捧著那盞代表她所有希望的燈,慢慢的放入河水中,隨即輕輕撩起水麵,把那點燃的荷花燈推遠 ……,雲千夢亦是從慕春的手中接過青蓮燈緩緩放入河中,雙目緊緊的盯著燈中那抹幽暗的燭光,渾然不知河畔的另一端有人正凝視著她人人而這時,原本已經漂到河中央的河燈,竟被一股大力椎了開來,盡數往綠黛河的兩旁漂去,眾人隻覺奇怪,紛紛起身抬頭往河中看去,隻見一艘造型精美華麗的遊船自綠黛河的另一端駛了過來,那些小姐見自己的河燈被河水打回了岸邊,頓時怒瞪向那艘遊船,可那遊船四周均是垂下了淺粉的半透明紗簾,遊船劃過水麵帶來的微風輕撫那輕紗,掀起一番讓人旖旎,讓人幻想無限!

  正在眾人紛紛揣測這船中是何人時,遊船上傳來一陣悠揚致遠的古琴聲,寂靜的河畔配以優美的弦樂聲,真真是一哥如夢似畫的美景!

  而此時,那些聽出此琴曲是出自誰手的公子們,頓時個個不顧體統的沿著河畔追隨著那遊船而過,惹得河堤上的小姐們對那撫琴之人越發的嫉恨!

  “那不是?”曲妃卿側耳傾聽,隨即麵露驚訝,目光轉而看向雲千夢!

  而雲千夢卻是抿嘴一笑,隨即開。”除了海恬郡主,又有誰家能有這樣的排場?而她的琴技又如此的了得,自然樂於看到眾人的追棒!”

  說著,雲千夢放眼整個河畔,卻沒有找到楚飛揚的身影,隻覺這海恬郡主真是白費了一番苦心,竟沒有讓她的心上人聽到如此動人的音樂!

  正在眾人為這美妙的樂聲傾倒時,幾十條黑影突然破水麵而出,那一柄柄泛著冷光的長刻在月色的照耀下顯得異常的森冷可怕,水花四濺,河堤兩旁的眾人均是反射性的抬起手臂擋住那濺上身的水珠,而那遊船也因為突然出現的事故而緩緩停了下來,船上立即湧出不少海王府的護衛,與這些黑衣人展開了生死殊鬥!

  那一聲聲刀刻相觸激出的刺耳聲響,直直的刺激著人的神經,水麵上反射出的冰冷劍影,更是籠罩著一層死亡的陰影!

  “啊”六不知是誰首先反應了過來,扯著嗓子便大聲尖叫了起來!

  聽到這一聲尖叫,其餘的人才紛紛看清眼前的狀況,隻見那幾十個黑影同時想四周飛去,隻消是看到人影,便會舉起手中的長刻不由分說的看去,一時間原本安詳寧靜的綠黛河上頓時倒下了不少名門閨秀、貴族公子,一陣陣濃烈的血腥味充斥在整片草地上,令人作惡!

  而其餘幸存的小蛆公子則是尖叫著四處逃竄,那些殺紅眼的黑衣人則是完全不顧有些百姓的跪地求饒,隻要看到穿著西楚服飾的百姓,便一刮刺進人的心窩,隨即一腳踹開死者,再次尋找下一個目標!

  雲幹夢見這群黑衣人如此凶殘歹毒,竟連幾歲的孩童都不放過,便心知不好,立即拉起曲妃卿的手往河畔上麵跑去,可是扯了半天卻不見曲妃卿移動半步,雲千夢回頭看去,隻見曲妃卿早已是嚇傻了眼,根本就邁不動步子,急得雲千夢照著她的後背便是用力的一巴掌,隨即朝著仍舊有些呆愣的曲妃卿低吼道“快跟我來!”

  直到此刻,曲妃卿才真正的清醒過來,雖渾身發抖雙腳更是使不出力來,可求生的本能讓曲妃卿咬著下唇便跟隨在雲千夢的身後往河畔上跑去……,111雲幹夢一邊帶著身後的幾人遠離最危險的地方,雙目一麵四處搜索著能夠藏身的地方,畢竟,以她們幾個女子的腳程,定是跑不過那些武功高強的殺手的,為今之計隻有先找一出隱秘的地方躲起來,等著救兵到來!

  幾人跑上河畔,沿著城牆不斷往前跑去,正在雲幹夢緊張的觀察地形時,竟在轉角處不小心撞上了一具溫暖的胸膛,隨即她的左手手腕便被人用力的握住,頭頂響起一道緊張卻又鬆了一口氣的聲音“跟我來!”

  還不等雲幹夢抬頭,那人已是轉過身,拉著她繼續往前奔去,隻是月光下那一頭銀白的發絲,卻是清楚的說明了他是誰!

  前方是一處茂密的村林,除去種滿了各種各樣的名貴樹木外,四周亦有無數半人高的花叢,用來藏身最為安全!

  容雲鶴把雲千夢幾人安排進了花叢,自己卻沒有躲進去,反而是想轉身離開,雲千夢見外麵如此的危險,立即拉住他的衣袖,低聲急道“你去哪裏?不要命了?”

  聞言,容雲鶴立即回頭,眼中有著一抹難以抑製的喜悅,嘴角愉悅的往上勾起,隨即指著對麵的花叢低語“我躲那邊,這邊人已經夠多了,容易暴露目標!”

  雲幹夢聽他如此說來,這才鬆了一口氣,快去的鬆開了手,朝容雲鶴點,了點頭,便立即藏身進了花叢,隻是那雙謹慎的眸子卻是緊盯著容雲鶴的身影,見他真如方才所言同樣藏進了花叢,這才真正的鬆了一口氣!

  她們這邊剛岡藏好,外麵又傳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隨之而來的便是一聲聲因為慌忙逃跑而嬌喘連連的喘氣聲,想來這塊寶地定也被其他小姐發現,眾人立即如看到救命稻草一般,紛紛奔向那些茂密的花叢中……“懷…………”一名小蛆帶著自己的四個丫頭正巧藏進了雲千夢等人的這片花叢中,受到驚嚇的她立即低呼出聲,隻是在看請對方是誰後,這才放下了一顆心!

  借著月光看去,雲幹夢發現來者竟是刑部侍郎的幹金邢金蝶,不知是不適冤家路窄,她們就連藏身都找了同一片花叢!

  那邢金蝶顯然也是一個記仇的主,雖然知道雲千夢不是外麵那些殺人魔頭,可之前在輔國公府內雲幹夢對她的種種譏諷卻還曆曆在目,讓她帶著丫頭故意使勁的往裏麵擠去,口中不禁罵罵咧喇道“雲幹夢,你克死了自己的娘,可別再來害我!趕緊給我進去點,沒看到我們快要露出身子了嗎?”

  曲妃卿見大家已是如此落魄,事關生死一刻的時候,這邢金蝶仍舊一張口便羞辱雲千夢,氣的麵色漲紅,剛要上前理論,卻被雲千夢攔住,隨後讓慕春等人往裏麵擠一擠!

  畢竟,邢金蝶小人,可她雲幹夢卻不傻,此時若是邢金蝶被抓住,以她的個性定會把自己與曲妃卿給出賣給殺手,屆時,由於爭一時的痛快而喪失一條性命,實在是劃不來的買賣!

  況且,隻要留著性命,以後還怕找不到機會報複邢金蝶嗎?

  見雲千夢此刻打算息事寧人,不但不回嘴還給自己騰地方,邢金蝶一時得意極了,看向雲幹夢的目光中盡是囂張!

  隻是片刻的喘息間,一陣有力的步伐便從外麵衝了進來!

  “搜,不準放過一個活口!”一道低沉殘忍的聲音傳來,讓躲在花叢中的眾人頓時緊繃起了身上的每一根弦,每個人隻覺自己的心已是提到了喉。

  ,嚇得紛紛蜷縮起了身子,不敢動彈!

  那一柄柄長刻一下接著一下的刺進花叢中,一寸地方都不曾放過,顯然對方是刮練有素的殺手,同時定是懷著必殺的命令!

  曲妃卿何曾見到過這樣肅殺的逼的人快要發瘋的場麵,不由得緊緊握住雲幹夢的雙手,那兩手的手心中竟全是冷汗!

  雲千夢合掌包住她的雙手,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笑容,隨即轉過頭繼續盯著外麵的情況,原本平展的雙眉不由得緊皺了起來,心中不禁暗道,事情已經發生這麽久,為何不見護城軍前來救援?

  原本便已經十分緊張的時刻,那邢金蝶竟還非常的不省事的!

  雲幹夢等人已是留給她們五人十分寬裕的空間,可她仍舊是怕被那些殺手看到而拚命的往裏麵擠去,一時間麵前的花叢微微作響,頃刻間便引起了那些殺手的注意!

  “這裏有人!”一名殺手看到了邢金蝶那滿頭的珠釵,立即低聲喚來其他的殺手,他自己則是猛地前傾身子,一手便拽住了邢金蝶的發絲,把人整個的提了起來…………“懷,亦,救命懷,救命亦”,邢金蝶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到了,有加上那殺手毫不憐香惜玉,死命的拽著她的發絲,疼的邢金蝶眼淚鼻涕直往外冒,雙手雙腳在半空中胡亂的揮舞著,絲毫不顧禮儀的便大叫了起來!

  可此時藏身在此處的都是些手無搏雞之力的幹金小姐,她們若是能自保,也不會躲起來,隻見其他人見有了邢金蝶這個先例,便更加伏地身子,就連大氣也不敢出一聲,更顯得邢金蝶的喊叫聲刺耳尖銳!

  ,啪”邢金蝶的嚷叫得到的不是以齊講日待,而是一計狠狠的耳光,隻見邢金蝶半邊臉頓時腫脹了起來,嘴角更是流下一道血痕,隻見她張開雙唇,從口出吐出一顆牙來,足以證明那殺手定是用足了十成的力道!

  而被打後的邢金蝶則是變乖了許多,知道自己此刻掙紮也沒有用,倒不如安靜下來,或許還能少受點苦!

  “沒用的女人,殺了!”那殺手看清邢金蝶的模樣後,那雙凶殘的眸子中頓時浮現嗜血的光芒,另一手立即舉起長創,打算刺向邢金蝶的心窩!

  “不要……,不要……,我……,我知道這裏還藏著其他的人!”邢金蝶看到那閃著冷忙的劍鋒,立即嚇得開始胡言亂語,而她的裙裙中竟緩緩流下一道黃色的液體,伴隨而來的便是一股尿臊味!

  曲妃卿吃驚的抬頭看去,竟發現邢金蝶已是被嚇破了膽,此刻更是失禁了!

  “說!”而那殺手顯然是沒有耐性,拽著邢金蝶的手微微搖擺,隻見邢金蝶的身子便如風鈴一般在半空中跟著搖動了起來!

  不過麵對一個失禁的女人,那殺手眼中滿是嫌棄的丟開她,長刻直指邢金蝶的心口,等著她開口!

  邢金蝶好不容易雙腳落地,卻因為早已被嚇傻了,差點便跌坐在地,隻是麵前的長劍並未拿開,讓邢金蝶一刻也不敢放鬆,目光頓時往雲千夢的方向看去,突然指著雲千夢大聲道“這裏還藏著相府的大小姐,還有……,嗚……”,隻是還不等她報出曲妃卿的名字,雲千夢猛地出腳,猛地踢向邢金蝶的腳裸,生生的把她的腳裸給踢斷,疼的邢金蝶頓時倒地不起,隻顧抱著自己的左腳在地上不停的打滾!

  隨即,雲千夢便立即鬆開握著曲妃卿的手,用力按下曲妃卿的頭,自顧的緩緩站起身,冷目麵對幾名手持武器的殺手!

  而先前抓住邢金蝶的那名殺手嫌邢金蝶太吵,便刺出一劍打算了結了邢金蝶,卻不了邢金蝶求生心切,甚至不顧自己身休上的疼痛,用力的抓過身邊的貼身丫頭擋在了她的身前,那丫頭胸口被刺進一創,頓時成了劍下亡魂,嚇得其他三名丫頭紛紛捂嘴往後退去,不願再成為邢金蝶的人肉盾!

  雲千夢見邢金蝶如此的自私自利,眼中劃過一陣厭惡,這樣的人,即便今日被殺手殺死,怕也沒有人會替她叫屈!

  “你就是雲相府的大小姐?”幾名殺手見雲幹夢自動顯身,竟沒有像對待邢金蝶那般的粗魯,反而是先詢問對方的身份!

  雲幹夢見他們神色間有異,便知這群殺手定不是盲目的殺人,隻怕他們是在尋找什麽人,便冷聲道“是!1,“既然是雲相府的大小姐,那就請隨我們走一趟吧!”其中一名殺手亦是冷言命令著雲千夢!

  “你們是什麽人?我憑什麽要跟你們走?”雲千夢冷笑一聲,絲毫不為時方的殺氣所嚇到,眼中反而盛滿了鄙視的神色,倒是讓那幾個殺手神情一怔,不想這西楚竟還有如此凶悍的女子!

  “我們是什麽人不重要!隻要雲小姐隨我們走一趟,我便放過這花叢中其他人的性命!”這時,一道極其陰寒的聲音由遠至近傳來,那些殺手聽到聲音,紛紛分列站好,十分畏懼的朝那人行禮!

  雲千夢放眼看去,可對方卻是蒙了麵,隻是身材相較於西楚男子較為壯碩高大,一身殺氣更不是麵前這幾個殺手能夠比擬的!

  “你們殺人如麻,拿什麽叫我相信你的保證?一個連真麵目都不敢示人的人,有什麽資格與人談判?”隻是,雲千夢前世見過太過的大毒梟,心中雖訝異此人的陰毒,卻也不曾懼怕,便冷笑著反駁道!

  “你覺得你還有選擇的餘地嗎?”那人卻是連條件也不再談,直接給了那些殺手一個眼色,隻見幾人同時上前想抓住雲千夢!

  “不準你們碰小姐!”這時,元冬迎夏與慕春不約而同的站起了身,同時把雲千夢圍在中間,而元冬更是從衣袖間餘出一把匕首,直對一群殺手!

  “閣下不認為欺負幾個弱質女流,顯得十分的沒有風度嗎?”而此時,就連躲在對麵的容雲鶴也跟著站了起來,那雙已然結冰的眸子正冷冷的直射背對著他的黑衣人!

  一一一一一,題外話一一一一一一讀者(戀而不舍),昨天偶找了客服詢問此事,可是直到半夜,客服也沒有回複偶隻言片語,很抱歉,沒有幫到親!

  呐喊,偶要肉票!

  【87】

  那黑衣蒙麵人見此處竟然還藏著男子,那雙陰毒的眸子頓時轉向容雲鶴,在看到容雲鶴那滿頭的白發後,神色間些微的閃過一絲訝異,隨即又恢複了狠辣的表情,嘲諷道“我側還不至於膽小如鼠的與一群女子躲在這裏!”

  聞言,雲千夢輕皺起了眉頭,目光十分不讚司的看向那蒙麵人的背影,冷聲道“求生乃是人的本能,難道非要站在閣下的麵前,伸長脖子請閣下揮刀,這才是男子氣概嗎?閣下現在是手持利器之人,對於我們這些手無寸鐵的人自然是擁有生殺大權,可若我們雙方轉換角色,怕是閣下表現的會更讓人啼笑皆非吧!”

  雲千夢一番反問設問,讓那蒙麵人的身影微微一怔,隨即冷笑的看向她,狂傲道“難怪十弟被你耍的團團轉,雲千夢,你果真是擁有一張伶牙俐齒”,蒙麵人的話一出口,雲千夢心中頓時一驚,且看這群黑衣殺手今日時西楚百姓殺無赦的手段,以及他方才口中所說的‘十弟”立即讓雲千夢聯想到前段時間偷襲自己的北齊十皇子!

  如此說來,此人定也是皇族中人,隻是雲千夢對北齊知之甚少,雖知北齊太子暴虐成性,但皇族中人卻大多如此,隻是各人表麵給人的感覺不同而已,因此也有些猜不透此人真正的身份!

  倒是容雲鶴一臉冷漠鎮定的開。”閣下請注意用詞,雲小姐乃閨中千金,豈會遇上外男?閣下可莫要認錯了人,殺錯了人!況且,你們在京都濫殺無辜,以為玉乾帝會放過你們嗎?那些被你們殘殺的貴族們,又豈會放過你們?隻怕此時護城軍已是趕往這裏,奉勸閣下放下屠刀,莫要再添殺孽!”

  “認錯了人,殺錯了人?容公子這句話說的可真是絕妙!可是,在我的眼中,即使是認錯了人、殺錯了人,那也不過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容公子如此說來,怕是已經害怕了吧!既然害怕,又逞什麽英雄呢?”蒙麵人說完,便陰冷的狂笑了起來,嚇得那些藏身在花叢的千金小姐們紛紛蜷縮起身子,渾身瑟瑟發抖,卻又死咬雙唇,不敢發出一聲,生怕自己成為下一個邢金蝶!

  雲幹夢見他說出這一番滅絕人性的話,眼底一片薄冰,緊抿著雙唇,心下快死的思索著自救的辦法!

  而此時,容雲鶴卻再次開口,雲千夢見他沉著應對的模樣,絲毫沒有受到被對方點明身份的吃驚,反倒是表現出一股超出年紀的成熟“閣下方才連孩子都不放過,那又該稱為什麽?畜生間尚且還有那麽一絲憐憫之心,閣下竟連它們都不如了?”

  說話的同時,容雲鶴目光快速的掃了雲幹夢一眼,暗示她逃跑,隻是那蒙麵人的動作卻是更快一步,早一步洞悉了容雲鶴的意圖,隻見他竟猛地衝到雲千夢的麵前,長臂一伸用力拽住雲千夢的手腕,把人瞬間拉出花叢,繼而把雲幹夢摟在懷中,另一隻手上的長刮竟抵在雲千夢那纖細雪白的脖子上,冷笑道“想逃,也要看看你是否有這個本事!得罪了我還能活命的,整個天下也找不到第二個!”

  “小姐!”元冬等人見雲千夢在自己的保護下竟被那人輕而易舉的擄走,紛紛麵現驚慌,元冬更是驟然起步想探身搶過雲千夢,可其他殺手卻是立即舉起長劍指向元冬,可此時元冬竟連自己的性命也顧不上,立即舉起手中的匕首打算與擋路的殺手!

  “都好好的呆在原地!”雲幹夢也沒有想到那蒙麵人的身手竟如此的矯捷,生怕元冬與對方硬拚,便立即大聲喝到,嚇得元冬立即停下了攻勢,瞬間聽話的回到方才藏身的地方!

  “哦?第二個?那就是說,這整個天下還是有人能夠從閣下的劍下活命的?千夢倒是十分的好奇,到底是怎樣的人,竟比閣下還要厲害!”雲千夢隨即正對那蒙麵人的話出言譏諷,麵對那架在脖子上的冰冷長劍,別說那些千金小姐早已有些被嚇得暈厥了過去,就連方才還能從容應對敵人的容雲鶴亦是慘白了一張臉,偏偏雲千夢這個當事人似乎毫無所覺,麵色沉靜的開。

  ,隻是,雲千夢的話音還未落地,便感受到那勒在腰間的長臂猛然收緊,勒得雲幹夢差點喘不過氣來,而耳畔竟傳來那蒙麵人殘忍的低吼“賤人,再開口說這樣的話,我便立刻殺了麵前的小白臉!不過,對於你,我還真是有些舍不得,你活著的價值,可比死了有用多了!”

  還不等雲千夢再次開口詢問,便見村林外又傳來一陣腳步聲,眾小姐心中一喜,以為是救兵來了,有些更是讓自己的丫頭瞧瞧的探出頭往外看去!

  而雲千夢與容雲鶴卻是麵沉如水,聽著那極其有節奏的步伐,卻判斷不出到底是對方的人還是救兵!

  “放開我!你們這群混蛋,快放開本郡主!”而就在眾人以為希望到來時,竟聽到有女子的掙紮聲,雲千夢瞬間便聽出那是海恬的聲音,目光驟然一沉,心中立即暗叫不好!

  看來這群殺手是有備而來的,連海王府的侍衛都不敵他們的攻擊,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突如其來的偷襲,恐怕這些殺手的武功真是讓人不容小覷!

  隻是,這些人麵對其他的貴族千金卻是狠下殺手,卻獨獨隻是從侍衛的手中擄來了海恬,難道是因為此次西楚與北齊戰爭中,海沉溪是主帥有關?

  可方才那蒙麵人卻說自己活著的意義比死了更大,這句話中,透露著某種信息,確讓雲千夢一時猜不透其中的玄機!

  畢竟,若是這蒙麵人相救北齊的十皇子,大可去楚王府救人,抓著自己這個弱女子,束手束腳不說,還真是起不了什麽作用!

  更何況,雲千夢並不確定,楚飛揚真的依言放走了那十皇子!

  “哼,又抓來一個聒噪的女人!不過,你既然自稱是郡主,瞧著這模樣確實是有讓男人瘋狂的資本,看樣子,你就是那海沉溪的妹妹,海恬郡主了!”那蒙麵人用力的勒緊雲千夢,讓她的後背緊緊的貼著自己的前胸,隻是雙目卻是轉而看向海恬,在看到海恬那國色天香的容貌時,即便是殺人不眨眼的他,也是出言讚美的兩句!

  而此時,被一名殺手夾在腋下的海恬出現在眾人的麵前,雖然這時的她衣裙有些淩亂,發髻更是早已散開,卻絲毫沒有折損她與生俱來的這份美麗,依舊有著吸引男人目光的本錢!

  隻是,海恬一心隻想著掙脫這些殺手的挾持,根本就沒有聽到那蒙麵人的讚美,更沒有注意到自己麵前的狀況!

  直到那名殺手好不憐香惜玉的把她丟在滿是石子的地上,海恬這才看清麵前站著的人!

  “雲千夢,你竟然也有今夭!”可她出口的第一句話,卻是幸災樂禍的譏諷!

  雲千夢則是勾唇一笑,隨即反駁道“郡主現在的模樣,似乎比臣女更加的狼狽!”

  聽出雲千夢的嘲諷,海恬如被踩到雷區一般瞬間從地上彈跳了起來,動作之快之敏捷,讓人望而興歎!

  而那蒙麵人見雲千夢三言兩語便挑的堂堂郡主失了儀態,立即鬆開勒緊她纖腰的手,竟無比輕佻的勾住雲千夢的下頊,迫使她轉過臉麵對自己那雙嗜血殘暴的眸子,低沉道“你果然有趣!隻不過,你似乎十分不受別人喜歡,這一個兩個的都一心想置你於死地!”

  容雲鶴見蒙麵人竟對雲千夢做這等無恥的事情,心中頓時勃然大怒,繼而大吼道“無恥之徒,快放開她!本公子做你的人質!”

  說完容雲鶴便衝上前,可那些殺手亦不是擺設,幾人把容雲鶴團團圍住,而容雲鶴雖是富家公子,但自小也是學了些拳腳功夫用於自保,此刻竟是派上了用場,雖打鬥的有些吃力,可卻也讓那些殺手討不到好處,一時間雙方竟處於膠著的狀態,讓那蒙麵人眼中微微露出一抹吃驚的表情!

  隻是他卻卑鄙的朝看守元冬等人的殺手使了個眼色,隻見那些手持長創的殺手立即加入到打鬥中!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