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92節

  “雲千夢,你除了一張伶牙俐齒,你還有什麽?已經是遭辰王退婚的休棄女子,你還有什麽臉麵出門見人!”蘇淺月怒火中燒,一個箭步土前,噴火的雙目緊緊的瞪著雲千夢,咬牙切齒的低聲吼道!

  而雲千夢回給她的卻是燦若星辰的莞爾一笑,隨即同樣壓低聲音冷酷道“蘇大人最近好是得意,看樣子蘇小姐也是紅鸞心動有了中意的人!隻不過,辰王爺精明能幹,豈會刊行一個連丫頭的德性都教導不好的千金小姐?難道他不怕從此以後辰王府上空綠雲罩頂!”

  語畢,雲千夢癡癡的笑了,卻把蘇淺月氣的滿麵通紅,雙手緊緊的拽著絲帕,雙目恨不能把雲千夢給吞了!

  “雲千夢,你如此的刁鑽,就不怕此生都嫁不出去嗎?”蘇程言自從上次雲千夢設計蘇淺月落水後,便對雲千夢甚至整個雲相府有著強烈的厭惡情緒!

  此時見雲千夢欺負自己妹妹,自然要出言相助!

  雲千夢則是滿眼不解的看向蘇程言,隻覺這人真是枉費他長了一張好麵皮,卻是個隻知拿女子婚嫁名譽攻擊人的小人!

  慕春三人見雲千夢輕鬆應對蘇淺月,又瞧雲千夢此時逗弄麵前這兩人十分的愉悅,三人臉上方才的怒容頓時消失無蹤,紛紛好苛的等著她家小姐接下來該如何的回擊!

  隻見雲千夢略顯調皮的聳了聳肩,隨即抬起晶亮如葡萄的雙目望進蘇程言小人得誌的眼中,輕聲開。”蘇公子還是多多費心自己的婚事吧!方才蘇公子那一手,當真是丟盡男人的臉麵,竟連我身旁的一個小丫頭都比不過,又有哪家千金願意嫁與蘇公子這樣沒有男子氣概之人呢?”

  “雲千夢,不許你羞辱我哥哥!”蘇淺月見雲千夢居然嘲笑蘇程言無能,一時勃然大怒,衝著雲千夢便吼道!

  而雲千夢麵上的表情則是瞬間轉變,由方才的奸笑轉為楚楚可憐,一雙水眸中如雲似霧,水波粼粼在眼底泛出瀲灩之光,又見她因為蘇淺月的大吼嚇得往後退去,若不是身後丫頭攙扶,怕早已跌坐在地,一時間雲千夢滿是委屈的形象深入人心,那些幹金小姐、貴門公子見蘇家兄妹欺負雲千夢一人,紛紛出聲指責,惹得那兩人一時有苦說不出,均是滿眼怒氣的瞪向雲千夢,“姐姐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我表哥表姐隻不過是與姐姐過來寒暄一番,不想姐姐竟惡語相向,這若是然爹爹知道,姐姐該如何解釋?”這時,早已看了半天好戲的雲若雪自人群中走了出來,隻見她滿麵笑容的走進幾人,淺淺的說出那番話!

  雲千夢則是站好身子,用絲帕擦了擦眼角,嘴角勉強的笑了笑,有些委屈道“妹妹何出此言?難道自己親姐姐被人羞辱,妹妹竟還幫著外人?也難怪,妹妹與蘇公子蘇小姐乃是表親,自然比我這個同父異母的嫡長姐要來的親切一些!”

  說著,雲千夢難過的低下了頭,雙手無助的緊捏那把香扇,看著好不可憐,加上她容貌本就清麗,更是惹得那群公子哥心疼不已!

  而雲若雪見雲千夢三言兩語便點明了自己的身份,暗自咬牙,卻又不能再說什麽,否則明日傳出相府二小姐不尊嫡姐,怕是自己的名譽有損!

  “妹妹若是無事,便去別處逛逛吧!此處是非多,別連累了相府!”雲千夢撐開香扇半掩唇瓣,在雲若雪耳邊低低的說著,聲音清冷微寒,帶著一股攝人的寒氣,讓雲若雪心頭一緊,雙目不可思議的看向雲千夢,卻見對方早已是轉開了目光,便狠根的跺了跺腳,拉著不甘心的蘇淺月離開了這邊!

  福源樓三樓一閃半開的窗子中,露出一雙滿是陰鷙凶殘的眸子,盯著雲千夢卻是冷酷一笑。。。

  一場鬧劇很快在新一輪的投鏢中被人們暫時忘記,那些公子哥家境本就富裕,也不在乎這十兩紋銀,又見今日貌美的小姐比比皆是,便紛紛讓身旁的小廝送上那銀子,打算在眾位佳人的麵前一展身手!

  可惜,大部分人平日裏隻會飲酒作樂風花雪月,這等需要用巧勁與力氣的活兒,還真是不適合他們,隻見一個個興高采烈的上場,卻又灰頭土臉的下來,隻覺得在眾佳人麵前丟了麵子,一時間紛紛瞪向那掌拒,直怪他沒事整這麽個麽蛾子出來幹什麽!

  半柱香的時間過去,除了之前元冬投中的那隻元寶,竟再無一人投中,眾人臉上均有些意興闌珊,紛紛覺得這掌櫃不愧是做生意的人,算盤打的可真是精明!

  “你這丫頭的身手不錯!”雲千夢本想帶著丫頭們離開,可剛一轉身,便被一堵人牆給擋住了,順著聲音抬頭,隻見楚飛揚竟與辰王同時站在自己的麵前,楚飛揚一身黑色滾金邊暗紋錦袍,而江沐辰則是一襲寶藍刺繡長袍,兩人一出現,頓時讓那群公子哥黯然失色,周圍小姐們的目光紛紛含羞帶怯的看向兩人,臉上均是飄上兩朵紅暈,一昏標準的大家閨秀的模樣!

  “臣女見過王爺、見過相爺!”雲千夢相繼行禮,隨即打算繞過二人離開,可兩人卻是死死的擋在她的麵前,絲毫不讓步,讓雲千夢抬眸瞪去,卻發現楚飛揚的眼中盡是促狹的笑意!

  “素聞楚相文韜武略無一不精,隻是平日沒有切磋的機會,不如今日就此比劃一番,如何?”江沐辰見雲千夢一個勁的看向楚飛揚,對自己卻是冷淡的可以,心中頓時不是滋味,立即開口道!

  楚飛揚則是彎唇一笑,隨即開。”這自然好!本相亦是想見識見識王爺的騎射功夫,今日倒是可以大飽眼福了!”

  雲千夢聽著兩人互捧的話語,心中頓時欽佩不已,明明是兩個不對盤的人,互捧起來竟都是麵不改色的,當真是朝廷重臣,讓人不可小覷!

  “那就請雲小姐做個見證,為本王與楚相做個決斷!”不想江沐辰卻不放過雲千夢,竟還開口讓她做裁判!

  雲幹夢則是淺笑道“今日是乞巧節,長街上人潮湧動,有如此多的人為王爺與楚相作證,臣女倒是不敢評判二位的武功,免得有所偏失!”

  說完,雲幹夢便帶著慕春三人退至一邊不再言語,倒是辰王冷冷的凝視了她半響,這才與楚飛揚一同走向店小二,兩人交了銀子,分別挑了一支紅色一支白色的飛鏢,各自找好角度,這才見楚飛揚笑著說道“王爺,不如咱們就投最上麵的碧玉簪子,誰先投中便算誰贏!”

  江沐辰轉了轉手中那隻紅色飛鏢,抬眼看了看在月色中幾乎看不清的竹竿頂端,心中冷哼一聲,隨即高傲道“既如此,便依楚相之言!”

  眾人聽兩人之間的對話,紛紛麵露驚訝與好奇!

  那竹竿有三丈之高,在星空下,那頂端的碧玉簪子雖熠熠生輝,可卻也看的不太真切!

  隻是聽聞兩人的打賭,似乎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投中,一時間四周酒樓的窗台上冒出無數的腦袋盯著這邊,那些本還在討價還價購買心愛之物的幹金小姐也紛紛跑了過來,不但是因為麵前兩人尊貴的身份與俊美的樣貌,更是想一睹兩人接下來的英姿!

  雲千夢再次看向那碧玉簪子,心中估量,元冬的武功不差自己也是見識過,但元冬卻也隻是投中最下端的元寶,而那簪子如此高懸,仰角過大,又在半空中隨風擺動,怕是很難投中,不知楚飛揚與辰王的功力如何,可不要知會說大話,而丟醜於人前啊!

  隻見兩人同時抬頭、俊目凝望,瞧準了簪子的位置,手腕同時一揮,兩隻飛鏢如離弦的箭一般衝向夜幕中,……眾人隻見那兩隻飛鏢直飛而出,那隻紅色的飛鏢竟不偏不綺射中竹竿的頂端,鏢入竹竿,直沒至尾,那竹竿受此大力頓時劇烈的晃動起來,連著那懸牲在上麵的獎品也隨之搖擺起來!

  而這時,另一隻白色的飛鏢竟是從係著玉簪的紅繩上一閃而過,隻見那紅繩應聲而斷,碧玉簪子瞬間從三丈高的地方掉了下來,眾人隻覺眼前閃過一抹黑影,定睛看去,楚飛揚早已是移動步伐侯在竹竿下方,穩穩的接住了玉簪!

  眾人再抬頭看去,隻見那隻白色的飛錁竟將紅色飛鏢一分為二,牢牢的嵌在了竹竿內,……

  一一一一一一題外話一一一一一一新的一個月來臨了,呃……,……偶要肉票!

  【86】

  在場眾人均是目瞪口呆,隨即爆出熱烈的喝彩,紛紛滿是欽羨敬佩的看著楚飛揚與江沐辰!

  而隻有江沐辰的麵色始終是陰沉著,隻見他看了眼把自己的紅鏢一分為二的白鏢,暗沉的眸子微微閃動,劃過一絲快的讓人捕捉不到的不悅,緊抿的雙唇更是壓抑著快要勃發的怒意!

  楚飛揚則是眼中含笑的朝四周的觀客點頭示意,隨即張開手掌,看上躺在掌心的那支雕刻成空穀幽蘭花型的碧玉簪子,嘴角勾起一抹愉悅的笑容!

  那富源樓的掌拒怎麽也不曾想到,居然真的有人會投的頭獎!

  本想下樓耍賴搶回那玉簪,可睜大眼仔細一看,那兩人一位是辰王一位是楚相,都是朝中重臣,更是他這個小老百姓得罪不起的大人物,隻能捶胸頓足的抓住身邊的店小二一陣拳打腳踢,兀自心疼那支二百兩紋銀買回來的玉簪!

  雲千夢則是看著兩人如此俊俏的手法“心中亦是不由得暗自叫好,可見那兩人的武功甚佳,否則不會輕而易舉的便投的頭獎!

  “大姐姐,王爺和相爺兩人實在是太厲害了,那麽高的地方,即讓也能投中!將來若是嫁給這樣的夫君,定會無比的安心!”這時,雲易易帶著自己的丫鬟靠近雲千夢,雙目緊緊盯著場中央的那身份高貴的兩名男子,盡是勢在必得的目光!

  雲幹夢收回看向竹竿頂部的視線,眼角餘光淡淡劃過雲易易那略帶野心的表情,嘴角似有若無的浮上一抹淺笑,帶著促狹的口氣輕聲道“看樣子,我們的易易是懵然心動了?這可是好事啊,想必祖母也會十分開心的!”

  雲易易聽雲千夢的語氣中並無醋意,原本方才的話便是想試探雲千夢對辰王與楚飛揚的心意,現下看來是自己多慮了,便放寬心的笑道“姐姐說的哪裏話!易易尚未及笄,談婚論嫁尚且過早!況且,易易上麵還有三位姐姐,姐姐們都未出嫁,哪裏能夠輪到易易呢?”

  “哼!你倒還有些自知之明!隻不過,即使你是嫡女又如何?二叔尚無功名在身,想要攀附辰王府或楚王府,怕是太過自不量力了!隻怕有些人心比天高、卻是命比紙薄,到時候承受不住這樣的福澤,反倒是累得自己命歸黃泉!”這時,從另一邊走過來的雲若雪滿眼譏諷、滿口惡毒的開口!

  雲千夢見她身後不遠處站著蘇家兄妹,便知這雲若雪定是看到自己與雲易易,便巴巴的過來想逞口舌之快,而蘇家兄妹經過方才那一仗,心中早已是恨透了雲千夢,此時正用極其冷淡的目光盯著她!

  “不過,要說命好,還是姐姐的命最是尊貴了!”雲若雪不顧雲易易怒目而視的表情,徑自看向雲千夢,嘴角含著一抹極淺的惡毒笑容說道“這麽多的大家閨秀在場,辰王與楚相竟隻與姐姐開口說話,看來姐姐的魅力非同小可,讓妹妹好生的羨慕!隻是不知方才王爺與相爺都與姐姐說什麽?怎麽兩人竟會參加這樣的遊戲?”

  見不得雲千夢在一旁悠閑自在,也為了轉移雲易易的注意力,雲若雪滿眼乖巧好奇的問道!

  其實,方才她老遠便見辰王與楚飛揚走到雲千夢的身旁,見兩人均是主動與雲千夢開口說話,雲若雪隻覺自己怒火中燒,隻是中間隔著太多的人,讓她不能立即跑過來,此刻見著雲千夢,自然要弄清楚三人方才都說了些什麽!

  而有了雲若雪的挑撥,雲易易自然把注意力盡數的放在雲幹夢的身上,心中不禁暗罵起雲千夢會做戲,明明對那兩人有意,卻在自己的麵前裝的一剝心如止水的模樣,難怪勾得那些男子紛紛為她賣命!

  雲千夢雙目橫掃麵前兩人的表情,心中冷笑一聲,隨即抬起玉手招了揉太陽穴,為難道“姐姐一時想不起來了!妹妹若是好奇,不如直接去問辰王與楚相吧!”

  雲若雪見雲千夢裝瘋賣傻就是不肯透露方才對話的內容,氣的暗自跺腳,麵上冷笑道“姐姐何必藏著掖著,難道是怕妹妹們搶了不成?”

  “二姐姐說的是,大姐姐,有什麽事情是連咱們姐妹都要瞞著的?”這時候,雲易易與雲若雪倒是同出一氣,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尖酸的損著雲千夢1而雲千夢卻是不為所動,依舊一哥淺笑的表情,目光卻是看向場中央的楚飛揚,見他竟向自己這邊走來,便淡然開。”似乎楚相想把那玉簪贈予在場的小姐們!兩位妹妹有時間在這問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倒不如想點法子吸引楚相的注意得到那簪子,說不準下一位楚王妃便是二位中的某一個!”

  雲幹夢輕描淡寫的幾句話,頓時撩撥的雲易易與雲若雪怒目相向,兩人的同盟關係頓時瓦解,又變成以往敵對的模樣,紛紛低頭整理著身上華麗繁瑣的衣裙,同時兩人身後的丫頭更是從隨身攜帶的荷包中掏出小銅鏡舉到她們的麵前,讓兩人能夠更好的整理妝容!

  而同時有這個想法的不止雲若雪雲易易兩人,在場認出楚飛揚身份的小姐們,沒有一個不適一臉興奮的盯著走向左邊的楚飛揚,一雙雙美目中均是泛著愛慕與勢在必得的光芒,一陣悉悉索索整理衣擺的聲響頃刻間響起,惹得雲易易與雲若雪那憤怒的兩隻眼睛都不夠用了!

  可是讓所有人失望的是,楚飛揚竟隻是走到辰王的麵前,兩人站在場中央,同樣強烈的存在感惹得眾家小姐拆點尖叫暈倒!

  隻見楚飛揚一手捏著那支玉簪的一端遞到辰王的麵前,謙虛道“方才若不是王爺想讓,本相怕是還投不到這支玉簪,不如就此送與王爺,全當王爺相讓的回禮!”

  江沐辰自楚飛揚走向自己這邊時便提高了警惕,原以為他是想送給自己身後的雲千夢,卻不想他竟在大庭廣眾之下把這支女子用的玉簪送給了自己,而那些忙碌了半天的小姐們一聽楚飛揚的話,一個個嚇得麵色蒼白,不明白好端端的,楚飛揚為何要送與辰王,“心中萬般不解之外又是好一陣失落,隻不過,相較於送與不是自己之外的其他女子,她們倒是寧願是辰王,免得被他人獨占鼇頭,失了先機!

  這讓江沐辰的麵色頓時一沉,眼中射出危險的光芒,冷笑道“楚相客氣!這玉簪既然已被楚相投得,那便為楚相所有!又何必送與本王?”

  “王爺何必推托?難道王爺是因為輸不起,才不願接受這支玉簪?本相雖知辰王府中斷不會缺了這種陳色的簪子,但這好歹是本相的一番好意,王爺怎忍心拒絕?”說著,楚飛揚明亮的雙目頓時黯然失色,捏著簪子的手指輕輕轉動著玉簪,看上去甚是有些無獵!

  雲幹夢隻覺心中一陣惡寒,心道這楚飛揚真是什麽都不怕,居然學著姑娘家的舉止對冰塊一般的辰王如此說話!

  隻是,這楚飛揚也太過狡猾了些,不但讓辰王擔上一個輸不起的名聲,更是有意的抹黑辰王府,讓人認為辰王府中黃金遍地!

  江沐辰見楚飛揚有意與自己為難,又感受到四周那些看向自己滿是埋怨的目光,竟破天荒的勾唇一笑,隨即又恢複了往日麵無表情的樣子,隻是這次卻接過那支玉簪,冷然道“既然楚相美意,那本王便收下了!”

  說著,江沐辰便快速的轉身,幾步便來到雲千夢的麵前,修長的手指捏著簪尾,擲出,手勁不輕不重,玉簪輕輕巧巧的落在雲千夢的雲鬢上,引得原先那支蝴蝶金簪的蝶翼微微顫動!

  而雲千夢在辰王轉身的一瞬間便想退開,可不想辰王的動作還是快了一步,頓時,雲千夢隻覺自己成了眾矢之的,一雙清淡美目中夾雜著些許冰寒射向辰王,心頭湧上寒意!

  而後邊的楚飛揚則是在看到江沐辰的動作後,原本含笑的雙目瞬間凝結成冰塊,渾身頃刻間散發出一股強烈的肅穆之氣,隻是嘴角的那抹淺笑卻愈發的深沉,丹想出聲,卻見雲千夢冷靜的抬手拿下那支玉簪遞還給辰王,那平淡的聲音緩緩想起在耳畔“如此貴重的玉簪,還請王爺收好,下次莫要亂丟,否則不是每次都會這麽好運像臣女這般接住了,屆時掉得粉碎,豈不辜負了楚相的一番美意!”

  江沐辰在看到那支玉簪時,便覺得與今日雲幹夢的裝扮十分的符合,又加土楚飛揚方才的咄咄逼人,才讓他故意做出這番舉動!

  隻是,當看到那散發這瑩瑩之光的玉簪在雲幹夢的發間熠熠生輝,襯得雲千夢那張粉嫩白皙的臉蛋越發的清麗脫俗,竟讓他心中隻覺自己此番舉動甚是明智,那雙如千山冰雪的眸子中竟隱隱浮上一抹極其淺淡的笑意!

  隻不過,雲千夢接下來的舉動卻瞬間揮去了他藏於眼底的笑意,看著那被雲千夢舉在半空中的玉簪,辰王的臉色陰沉可怕,卻是遲遲不肯接過玉簪,含有淩厲光芒的眸子隻一個勁的盯著雲千夢!

  半餉,才聽見辰王低沉冰冷的質問“你認為本王是那等無聊之人?”

  此言一出,雲千夢身後的雲易易與雲若雪頓時慘白了一張俏臉,深怕辰王因為雲千夢而遷怒於她們,兩人不約而同的稍稍往旁邊退了幾步,不著痕跡的與雲千夢拉開了一段距離!

  而雲千夢卻是緩緩一笑,粉色的菱唇在臉上劃過一道完美的弧度,隨即淡然的開。”臣女自然不敢如此評價王爺!隻是,自古無功不受祿!臣女並未做出能夠讓人褒獎之事,自然是不能平白的得了這支玉簪,還請王爺賞給其他有功之人吧!”

  此話講的十分的巧妙,既能讓江沐辰在麵子上好過一些,又沒有得罪在場的其他官宦千金!

  若是雲幹夢說是送給其他的幹金小姐,怕是那些多心的人定會以為雲幹夢看不起她們,雲幹夢不要的東西才賞賜給她們,既招來怨恨又給自己村了敵,倒不如把範圍放大,大家皆大歡喜!

  江沐辰見雲千夢這話說的漂亮,但對方的字裏行間卻已是明白的拒絕了自己的好意,一時間心頭染上怒意,本想強行命令雲千夢收下,隻是身後那道冷如冰霜、寒如刀鋒的眸光卻提醒江沐辰不得讓楚飛揚看了笑話,便冷著一張臉接過那支玉簪,毫無表情道“既如此,那便如雲小姐所言!”

  說完,便把那支玉簪緊緊的握在手掌間!

  可雲千夢卻是清晰的聽到幾聲細小的‘哢嚓,聲,想來那支玉簪已是四分五裂!

  而雲千夢卻隻是翩然一笑,朝著江沐辰微福了福身,淺聲道“臣女先告退!”

  便不等辰王開口,帶著慕春三人先行離開!

  “想不到王爺竟也有愛美之心,隻不過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枉費了王爺的一番美意!”雲幹夢一走,且那頭獎都已被人奪走,眾人也覺這邊沒有什麽看頭,便紛紛散去,這時楚飛揚卻是來到江沐辰的身後,語氣調侃的開。

  ,惹得辰王一時黑了臉色!

  “許是楚相因為想不到這一點而兀自懊惱吧!”轉過身,寒如玄鐵的眸子直射進楚飛揚的黑眸中,辰王淩厲的開口!

  楚飛揚淺笑不語,半餉才悠哉開。”隻是那被當眾拒絕的滋味,想必夠王爺細細體味一番了!”

  說完,楚飛揚便越過江沐辰離開了富源樓的門口,徒留辰王一人立於原地,一手緊緊的握著已經不知成了幾段的碧玉簪滿臉冰霜!

  “夢兒!”此時,人流又漸漸往長街的另一邊湧去,被人群推著往前走去,雲千夢突然聽到遠處的一聲驚呼,抬眸看去,隻見長街盡頭的綠黛河畔邊站著曲妃卿,此時她正舉高手臂朝自己猛地搖著手中的團扇,生怕雲千夢發現不了!

  雲千夢一笑,隨即順著人流走出長街,來到這戶外的綠黛河,隻覺方才的熱流頓時散去了不少,郊外清新的空氣讓人的精神也為之一振,尤其此時河畔兩旁均被掛上了顏色圄案各異的燈籠,把整條綠黛河映照在一片燈火通明之中!

  河畔的青草地上已是來了不少的小姐姑娘,隻見她們手中都拿著不同形狀的河燈,許是等著一會放入河中用作許願吧!

  雲千夢走近曲妃卿,見她手中也拿著一盞做工精美的荷花燈,燈芯是一隻粉色的蠟燭,看上去逼真漂亮,讓雲千夢不由得多打量了幾眼,隨即笑道“表姐這燈可真是精細!”

  曲妃卿展顏一笑,眼眸中帶著些微的羞澀,隨即微回首,隻見她的貼身丫頭立即捧著另一盞青蓮燈出來“你那爹爹怕是心思也不會在你的身上,姑母又不在了!娘親便讓工匠做了兩盞,咱們一人一盞!”

  雲千夢接過那盞青蓮燈,看著紫色的青蓮燈,那一瓣瓣從下而上逐漸由粉紫轉為深紫的顏色,每一瓣的紙質花瓣邊上,均用極細的金線包邊,顯得清雅不俗又尊貴異常,一時讓雲幹夢竟有些愛不釋手,笑著開。”表姐回去後,可得替我好好感謝舅母的細心,否則,今日我便隻能眼饞的看著別人放燈了!”

  曲妃卿見向來穩重的雲幹夢難得會撤嬌,便也跟著笑了,隨後認真道”

  咱們可是一家人,豈能說兩家話?你瞧今日這乞巧節來了這麽多的小姐,咱們可得趁現在人不多,好好的挑一個好位置,免得一會與人相擠!”

  說著,便把手中的荷花燈交給身後的丫頭,拉著雲千夢走向河堤!

  今日白天便是豔陽高照,夜晚自然也是繁星滿天,一輪明月十分應景的懸掛高空,襯得墨黑的夜幕越發的深沉!

  那瑩潤的月光則是普照大地,把處於黑暗中的每一寸土地都照耀的瑩瑩生輝,似是披上了一層銀紗,美的讓人目不暇接,尤其此時那些環肥燕瘦的小姐們,一個個矜持卻又興高采烈的立於河堤上交談著,隻覺這綠黛河上充滿了讓人心神舒暢的嬌笑聲,為這沉靜的夜增添了一抹動人的景象!

  “不知表姐今日想許什麽願?”見曲妃卿已命丫頭們點燃了荷花燈中的蠟燭,雲千夢看著那燭光在曲妃卿那溫柔的眼眸中跳動,便帶著一絲促狹的開口!

  豈止,曲妃卿聽了她的問話後,竟微微紅了臉頰,隨即輕咳一聲,這才正色道“自然是希望輔國公府永遠平安無事,希望爹爹能夠早日康複!”

  現在解藥還未配製出來,曲妃卿能做的,也隻有趁著乞巧節許上這樣一個願望,盼望著老天能夠聽到她的心生!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