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91節

  這是女子們最為重視的節日!

  雖然此事北齊與西楚正式進入交戰狀態,但對於古代女子而言,這一日的到來比之戰火紛亂的戰陣更能吸引她們的注意力!

  這一日,天氣靖朗、豔陽高照,白日的時候,各色小販、各家酒樓茶樓便忙碌了起來!  因為這一日與往日不同,在西楚,七夕這日的晚間是允許小販們擺攤販賣自家商品的,而平日裏被束之以高樓中的千金小姐,也是被家人允許出門遊玩,想必今晚定是一個熱鬧非凡的乞巧之夜!

  一時間,大街小巷都呈現出熱鬧的場麵,小販們拿出自家最好的商品擺在攤前,而酒樓茶樓更不用說,早已被各家公子占滿,天還未黑,一個個便探出腦袋看著街上,打算目睹那些名門閨秀、小家碧玉的真容!

  而傍晚的相府中,雲千夢卻是手拿著迎夏帶回來的配方細細的看著,雖不懂中醫,可這古代用毒十分的普遍,雲千夢趁著這幾日空閑的時間,讓米婕嫉找來幾本基砝的藥材書籍,細細的翻閱了一番,雖仍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但對於常用的一些藥草的習性、相克卻是有了一定範圍的了解!

  因此,此時看著手上給曲淩傲的配方,雲千夢倒也不會茫然,是不是的點出一些自己不懂的地方詢問迎夏,而迎夏幾乎是有問必答,看來確實是深諳醫理,這也讓雲千夢放心不少!

  “迎夏,依你之見,夏嬤嬤的舌頭恢複還需要多久?”雲幹夢心中算著蘇青臨盆的日子,目光看著外麵似火的夕陽,淡淡的問道!

  “回小姐,夏嬤嬤受傷時沒有得到及時的救治,不過,這段日子得到映秋姐姐的悉心料理,已是好了不少,舌頭所受的傷最好能夠恢複到以往的七成,夏嫉姆日後說話會有些緩慢,但這已是最好的結果了!”迎夏是個務實的姑娘,雖然平日子性子調皮活潑了些,但在麵對重要的事情時,卻能表現出一股超出她年紀的成熟與穩重!

  雲幹夢轉目看著她認真回答自己問題的模樣,一時竟想起容雲鶴來,隻覺真是什麽樣的主子調教什麽樣的丫頭,迎夏與元冬平日裏看著與人會保持距離,可對自己在意的人,卻是真心的關懷!

  而自己與容雲鶴自那次皇宮一別後,便再也沒有見麵!

  而前些日子瞿公公前來稟報的那件事情,怕是容賢太妃心中所願吧!

  畢竟,當日容賢太妃之所以勉強的點頭答應認自己為義女,完全是迫於太後與楚王的壓力!

  而這期間卻正巧出了曲長卿的事情,容賢太妃自然是看準了玉乾帝擔憂的心理,趁機壓下了此事!

  隻不過,這樣對雲幹夢而言卻是甚好,能夠遠離皇宮內的爾虞我詐,自然是一件讓人心情愉快的事情,畢竟,多一個頭銜,自己的危險便會增加一份,雲幹夢雖知郡主頭銜會讓許多人敬畏,可卻又會遭來無數的嫉恨,倒不如單做相府大小姐來得清閑!

  正說著,門外竟傳來一陣腳步聲,雲千夢把手中的配方交給迎夏收好,這才命她打開內室的房門,隻見雲若雪領著雲嫣、雲易易不等通報便走了進來!

  “今兒個是怎麽了?三位妹妹竟同時來我這綺羅園!”雲幹夢自窗邊站起身走到桌邊坐下,目光含笑的掃過魚貫而入的三人,最後定格在雲嫣的臉上!

  雲嫣自是看出雲千夢的意思,隻是麵上微微一紅,靦腆的朝雲幹夢淺笑了一下,便低下了頭!

  雲千夢見她竟做出以往不曾有過的表情,又見雲若雪與雲易易均是一副精心打扮的模樣“心中默算今日的日子,頓時心領神會,淡笑道“都坐吧!

  隨即便讓迎夏為三人斟茶,自己則是等著她們開口!

  “姐姐怎麽還是一副家常的打扮?現在時辰已經不早了,咱們可都等著出門呢!”雲易易一坐下便開口,也不看一旁雲若雪略顯陰沉的表情,似是把自己當作相府的大小姐了!

  說這話時,雲易易不禁挺了挺平坦的胸部,似是想讓人發現她今日的精致裝扮,心中好不得意!

  “易易可真是心急!這番的急著出門,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要去見情郎呢!可別忘了,咱們出去代表的可是相府,可不能把鄉野間的壞習性表現出來,免得連累了相府!”對於雲易易的心急如焚,雲若雪雖然心中也焦急,可卻仍舊不忘出言嘲諷時方幾句!

  尤其見雲易易一雷賣弄炫耀的模樣,更是讓雲若雪心中十分的鄙視!

  聞言,雲易易麵色猛地一沉,眼底劃過一抹憤怒,隨即冷淡又譏笑的開。”二姐姐說的是!隻不過,易易再不濟,也是爹爹的嫡長女,伯父斷不會給易易配一個庶子!可二姐姐可就慘了,本就是庶女,現今蘇姨娘也不如以往得寵,二姐姐的終生大事可就有些懸了,將來若是配個庶子,不知這庶女與庶子生的孩子會多麽不得人待見呢!”

  說著,雲易易打開手中香扇,學著京都名門閨秀的模樣,微微遮住半邊臉龐,低低的笑出了聲,卻惹得雲若雪怒目相視,恨不能撲上去撕爛雲易易那張囂張的嘴巴!

  雲千夢見雲易易一臉囂張跋扈的模樣,嘴邊的笑意淡了些,隨即開。”

  既然大家都急著出門,又何必來綺羅園!我見今個兒天氣炎熱,實在不願出門,幾位妹妹還是請便吧!”

  說完,雲千夢便遞給迎夏一個眼神,隻見迎夏立即會意,隨即開。”三位小姐請吧!”

  見雲千夢竟在這麽重要的日子不願出去,雲若雪與雲易易眼中立即戈過喜色,嘴邊的笑容便又深了幾分!

  畢竟,這半年來雲幹夢的名字如春草般落進京都各世家耳中,又在這些名門望族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是深得楚王府與容府的青睞,若今日雲千夢跟著出去,怕隻會搶了她們的風頭,此時見她竟然拒絕,兩人心中怎麽不開心,隻要雲千夢自己主動提出不去,她們也好對雲玄之交代了!

  “姐姐,今日爹爹吩咐,讓您帶著我們三人出府!爹爹說大姐生性沉穩,也不怕出了亂子!”可這時雲嫣卻翩然出聲,惹得其他兩人的瞪視,而雲嫣卻是滿眼誠懇的邀請著雲幹夢!

  那句沉穩,對於雲嫣而言是最好的保護色!畢竟,雲若雪深得雲玄之寵愛,雲易易又十分得老太太的喜愛,若兩人屆時吵鬧起來,自己斷是壓不住場麵的,怕是雲玄之與老太太同時都會怪罪於她,唯一的辦法便是請雲千夢一起出門賞玩,也算多了一層保護!

  雲千夢又豈能猜不透雲嫣的心思,隻是對於麵前吵鬧的兩人,雲千夢心中頓覺無趣,剛想開口拒絕,卻被雲易易給搶先,隻見雲易易滿麵笑容的靠近雲千夢,親熱的挽著她的手臂撒嬌道“大姐姐還是跟著我們一起出門吧!

  近日輔國公府出了這麽大的事情,雖然最後長卿表哥得以昭雪,可姐姐定也跟著擔心不少!不如趁著今日乞巧佳節出門散散心!”

  語畢,雲易易雙目中帶著真誠的笑容看向雲幹夢,而聽出她話中有話的雲若雪卻是失笑出聲,隨即開口幫腔,‘是啊,姐姐!不如就隨妹妹們出門散散心,整日的悶在這綺羅園著實無趣,況且,輔國公府現今重獲皇上的信任,相信那些大家小姐也不會嘲笑姐姐的!”

  雲嫣不想自己的一句話竟惹來這兩人對雲千夢的譏諷!

  現在誰不知輔國公府的嫡長孫曾經被懷疑是賣國通敵之人,雖然後來曲長卿的罪名得以洗刷,可這件事情卻讓眾人心中對輔國公府產生些微的疏離之意!

  而雲易易與雲若雪卻是時刻也不肯放過雲千夢,隻消雲千夢有一丁半點,的過錯,便逮著機會冷嘲熱諷!

  如此想來,雲嫣心中不禁充滿愧疚,眼中滿是歉意的看向雲千夢!

  而雲千夢卻是回她一抹淡然的淺笑,黑亮如曜石的眸子閃爍著說不盡的睿智,看著雲易易如此熱情的邀請自己,雲幹夢勾唇一笑,竟欣然應了下來“既然兩位妹妹熱情相邀,姐姐自然不能再推脫,隻是,若到時候累得妹妹們也被他人恥笑,兩位妹妹可不能怪姐姐!你們先去外間等待,我換了衣衫便出來!”

  雲千夢的話一落地,迎夏不顧那兩人難看的臉色,便立即把三人請出內室,慕春立即上前,為雲千夢挑了件雪青色比甲外罩,淺綠薄紗中衣搭配白色曳地長裙,腰間係一條藍色如意絲絛,整個人顯得輕靈飄逸,與雲易易雲若雪二人的盛裝打扮裁然不同!

  同時慕春又為雲千夢梳了一個倭墮髻,將頭頂發絲糾充於頭的一側,整個發型連綿而下,隨即又挑了一隻蝴蝶造型的小金釵。a在發間,零碎再以幾朵與衣裙同色的宮花點綴發間,便是雲幹夢今日全部的妝容!

  “小姐,那二小姐與四小姐明顯就是沒安好心!”想起方才雲易易與雲若雪那不懷好意的壞笑,慕春心生警惕,生怕那兩人再搞鬼!

  雲千夢則是透過銅鏡對慕春展顏一笑,拿刨充妝盒中的一副白玉蘭花造型的耳環別在耳後,隨即站起身,吩咐道“走吧,莫要讓她們三人等急了!

  ”

  雲千夢心中自然是知道雲易易與雲若雪的打算的!

  今日自己若是顧及顏麵不肯出府,那便正中她們的下懷!

  可自己若是跟著她們出府,怕是她們會在其他小姐麵前故意給自己難堪,不得不說,這兩人真是很能折騰,隻是不知她們臉上那麽濃的裝扮,屆時街上人一多擠的滿頭大汗時會不會花掉!

  而被請出內室的雲易易與雲若雪卻是相互瞪視一眼,再也不再看對方,免得惹得自己的妝容淩亂!

  等了半盞茶的時間,便見雲千夢在慕春的攙扶下走出內室,兩人一見雲千夢今日打扮的竟如此的清淡,提著的心頓時重重的放了下來,四人同時出了相府大門,登上早已準備好的馬車,在劉護衛的保護下朝著市集出發!

  雖殘陽如血照耀了整個大地,隻是夜暮卻是快速的降臨!

  馬車駛進市集時已是無法再前進,劉護衛在外麵輕聲稟報,‘四位小姐請下車,此時街上人滿為患,這馬車已是前進不了了!”

  車內四人聞言,隻見各坐馬車兩端的雲易易與雲若雪立即掀開各自手邊的車簾,紛紛看著外麵熱鬧的夜市,麵色中盡是迫不及待,竟不等雲千夢開口先出馬車,兩人便爭先恐後的在各自丫頭的攙扶下下了馬車!

  雲幹夢則是慢條斯理的在慕春的扶持下緩緩走下馬車,隻覺此時一股熱浪撲麵而來,不知是今日天氣炎熱的緣故,還是此時長街上人滿為患的緣故,隻覺一陣熱浪接著一陣熱浪的打在人的臉上,讓衣著並不繁瑣的雲幹夢隻覺自己心裏頭生氣一抹燥意,攤開拿著香扇的雙手,頓覺手心上已是沁出了一層薄汗!

  而放眼看去,雲易易與雲若雪早已是身形靈敏的穿梭在各色人群之中,看兩人的模樣,竟絲毫不受身上厚重衣衫的束縛!

  “馬護衛,留下幾個人,你去照顧二小咖與四小姐吧!”雲幹夢見雲易易與雲若雪的身影快要走出自己的視線,便開口吩咐道“記住,好好的看住兩位小姐,切莫出了差錯!”

  馬護衛心領神會雲幹夢的暗示,立即留下幾個武功最好的侍衛,自己則是帶著其他的人前去保護雲若雪二人!

  “嫣兒,你可自行挑選些喜歡的飾品,不必太過拘束!”雲幹夢注意到雲嫣眼中的驚喜與渴望,便笑著開口!

  雲嫣見雲千夢如此說道,心中一喜,剛要抬腿,隻是見長街人潮洶湧、人人擦肩而行,讓雲嫣進也不得、退也不得,周圍人群散發出的體溫和呼出的熱氣,蒸的她不停的流出汗水,一時間又收回了雙腳!

  隻是那雙滿含開心的水眸卻是緊緊的盯著麵前的長街,隻見長街兩旁依次排著小攤販,每家小攤麵前都排放著許多精致的小物件,而小攤上更是點,著無數五彩的燈籠,把長街映照的五彩繽紛,煞是好看!

  這番一打扮,別說是處於花季的少女會歡喜不已,便是那些夫人們見了,也會樂於出門賞玩!

  雲嫣終於還是沒有忍住,貝齒搖了搖下唇,便帶著身後的丫頭衝進了人流之中!

  “小姐,咱們現在去哪?”元冬迎夏與慕春三人把雲幹夢護在中間,三人雖也想好好的玩耍一番,可保護雲千夢的職貴讓她們頓時壓下了心頭的雀躍,一心隻想保護好小姐!

  既然已經出了相府,雲幹夢自然不會讓三個丫頭隻看不逛,隻是麵前的人流實在是嚇人,怕是還未擠進去便成了肉餅,放眼看去,與長街中央的人滿為患相比,那天福樓的門口卻是少了不少,便領著三人小心的越過麵前層層的人群走向夭福樓!

  隻是,快要到達天福樓時,一股人流突然朝著四人湧了過來,直接把雲千夢幾人擠到了天福樓旁邊的酒樓前!

  雲千夢迅速的抬眼看去,見慕春三人緊緊的跟在自己的身後,並未被人流給衝散,這才放下了心!

  ‘嘴嘴暇……,此時,眾人的頭頂竟響起一陣震耳的敲鑼聲!

  眾人抬頭望去,隻見那酒樓的二樓上站著一名掌櫃模樣的中年男子,那男子身旁的小廝拿著銅鑼使勁的敲了一番,見眾人的視線均集中在二樓這邊,這才在那掌拒的指示下停住了手!

  “各位小姐、各位姑娘,大家晚上好!今日是乞巧佳節,為了應景,我富源樓現在舉行射鏢的遊戲!隻要有人用手中的飛鏢射中那杆子上的獎品,那這獎品便是您的了!”那掌拒見樓下一下子聚集了這麽多的人,臉上頓時興奮了起來,語氣高昂的說道,惹得下麵那一群嬌弱的小姐姑娘們蹙眉為難,雲千夢順著這掌拒手指的方向看去,隻見那富源樓的前麵早已是豎著一根足足有三丈高的竹竿,那竹竿上從二丈處開始便開始狂了獎品,每上升半丈,那獎品便貴重一分,而那竹竿的頂部則是杜著一隻雕飾精致的碧玉簪子,即使夜晚光線昏暗,依舊能看到那簪子在月光下散發出溫潤的光澤,從下往上看去,竟能透過那碧玉看到夜幕中掛著的那輪明月,可見這碧玉簪子定是價值不菲,否則也不會放在最難最高的位置!

  而這高度還不是最難的,這些獎品若是固定在竹竿上,到還有些可能被人射中,偏偏這店家狡猾的很,竟隻用一根纖細的紅繩係住獎品,此時夜風漸起,那紅繩隨著微風在半空中微微的擺蕩,實在是太難射中了,更何況是這些手無搏雞之力的小姐們?

  “掌拒的,這射鏢的遊戲,不知男子是否能夠參加?”這時,一道尖細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眾人尋著聲音看去,隻見是一個小丫鬈代替自己小姐提問!

  雲千夢定睛往那聲音的方向看去,卻發現提問的竟是蘇淺月的丫頭,心下一時好笑,看來這蘇淺月經過幾個月的遮羞,加上其父又攀上了辰王這顆大樹,今日總算是能夠出門見人了!

  隻見此時蘇淺月一臉傲慢的站在人群之中,隻是她姣好的容顏、良好的氣質,別說是酒樓上的男子,就是此刻麵前的那些女子亦是不住的回頭看著她!

  而她身後站著的,便是其兄長蘇程言,兩人同樣出色的容貌,引得路人竊竊私語,紛紛猜測是哪家的千金!

  “這,自是可以!不過,一隻鏢需付十兩紋銀!”掌櫃不想竟有人提出這樣的疑問,不過看著下麵這些小姐們一個個扶風弱柳的樣子,掌拒便知她們既想得到那些獎品,卻沒有這樣的實力,因此也不會出錢買鏢,倒不如放寬條件,讓那些喜歡逞英雄的世族公子出出風頭,也讓自己賺足荷包!

  畢竟,那竹竿上的獎品,可是他花大價錢購進的,隻那一隻碧玉簪子,便花去了他整整二百兩銀子!隻是,若是不下血本,又豈能吸引人的眼球呢。

  “既如此,那在下便來試試!”果不其然,隻見那蘇淺月在蘇程言耳邊低語幾句,便見蘇程言立即走到前頭,身後的小廝立即掏出十兩紋銀交給店小二,蘇程言則從那店小二手上的托盤中挑出一隻小巧的飛鏢,眯著雙目看向竹竿的最頂端比劃了片刻,便看他手腕用力擲出飛鏢,隻是那飛鏢竟連最下麵的獎品都沒有碰到便掉了下來,惹得在下麵頓足觀望的小姐們花容失色的紛紛躲開,生怕被那飛鏢砸中!

  “真是可惜!”這時,雲千夢身旁的元冬冒出一句惋惜的話!

  隻是雲千夢卻隻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那竹竿太高,目標又太不固定,怕是有武功功底的人都不見得能夠射中,可見這店家早已是算準了這一點,便放心的把好東西都擺了上去!

  更何況,十兩紋銀一次,這也未免太黑了些,不知一會能不能出來一人打壓打壓這店家的銳氣!

  “元冬,你不是會點拳腳功夫嗎?要不你試試?”這時迎夏清悅的聲音響起,隨即便見她一張小臉蠢蠢欲動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要試一試1雲千夢轉而看向元冬,見她們三人今日陪著自己也顧不得玩耍,便笑道“試試吧!”

  可元冬卻是窘迫的紅了臉,隨後低低回道“多謝小姐!隻是,奴婢還是不試了!”

  隻是說完,那雙滿是渴望一試的眸子又盯著那竹竿看去!

  雲千夢低眉細細思索,隨即抬手拍了拍元冬的肩頭,溫和道“我給出銀子,你盡管放手玩一玩!”

  說著,雲幹夢便遞給慕春一個眼神,隻見慕春立即走上前,從荷包中掏出一錠十兩的白銀放在店小二的手中,而迎夏則是推著元冬來到最前麵,替她選了一隻飛鏢,隨即與慕春兩人站在元冬的身旁嘰嘰喳喳的議論著投哪個獎品好!

  雲千夢見三人一雷興高采烈的模樣,嘴角染上一抹笑意,便也站在一旁指著最下端那半空中掛著的一錠十兩的元寶開。”咱們也不貪心,就投那元寶吧!”

  元冬聽言,立即點頭,拿鏢的右手在半空中比擊了一會,猛地投出手中的飛鏢……‘咚,一聲,那隻飛鏢準確的投中了在半空中搖擺的元寶,眾人頓時目瞪口呆,不想這嬌嬌弱弱的小丫頭竟有如此好的手法,竟超過了方才那名俊俏的公子!

  “好耶!元冬居然投中了!”慕春與迎夏頓時開心的原地跳了起來,而元冬見自己沒有辜負小姐的期望,臉上也終於露出了一抹笑意!

  那二樓上的掌櫃則是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小丫頭居然投中了那十兩白銀,眼中立即浮現心疼的神色,見眾人都處於驚訝狀態,便也不急著讓小廝把銀子取下來!

  雲千夢見他有意賴賬,便開。”掌拒的,還不把銀子取下來嗎?這麽多人都看到了,你總不會想賴賬吧!”

  雲千夢此言一出,酒樓中的那些公子哥也跟著嚷道“取銀子、取銀子…那掌櫃見實在無法拖欠,便隻能略帶怒氣的對店小二揮揮手,讓他把銀子取下來交給元冬!

  “小姐!”而元冬拿到銀子,卻是雙手捧到雲千夢的麵前!

  雲千夢抬起一手,卻隻是輕輕的合上了元冬的雙手,隨即爽朗道“這是你贏得的!至於你們兩個也同時賞銀十兩,看到什麽喜歡的就去買吧!”

  三人麵上一喜,立即朝雲千夢福身致謝,卻沒有離開她,反而把雲千夢更加的護在自己的身後!

  “想不到雲小姐的丫頭居然這麽孔武有力,看樣子,平日雲相府的家教十分崇尚武力啊!”這時,蘇淺月與蘇程言同時走了過來,蘇淺月一麵走來一麵用手捏著帕子,目光不善的盯著雲千夢低低的笑著!

  一旁的人聽到蘇淺月時雲千夢的稱呼,紛紛側目,一時間竊竊私語聲頓起,眾人均是好奇的盯著雲千夢看,不想方才大出風頭的丫頭居然是雲相府的丫鬟,想必這位便是雲相的小姐,隻是雲相府三位小姐,一時間眾人還沒有分清雲千夢是哪一位!

  慕春三人見蘇淺月竟當眾羞辱她家小姐,紛紛麵露氣憤,隻有雲幹夢麵不改色,清冷的目光自蘇淺月的臉上淡淡的掃到蘇程言的身上,隨即淺笑道“蘇小姐、蘇公子,許久不見!今日怎不見蘇小姐的貼身丫鬈?哦,我給忘了,蘇小姐的丫頭因為與人幽會私通,早已被處置了吧!難怪今日蘇小姐出門由蘇公子相陪,許是擔心這類的事情再次發生吧!果真是兄妹情深,讓我好生的欽羨呢!”

  雲千夢的聲音不大不小,卻又能讓周圍的人聽得清清楚楚,又加上她故意放緩了語速、咬文嚼字句句清晰,就連四周酒樓茶樓上的看客都把這話完完整整的聽進了耳中,一時間風水輪流轉,蘇淺月蘇程言本想借機羞辱雲幹夢的,可不想反過來卻被對方給嗤笑了!

  四周頓時響起低低的交頭接耳聲,蘇淺月一張如花似玉的小臉頓時漲紅了起來,嬌豔欲滴的煞是好看,隻不過那雙美目中的歹毒卻是破壞了這份美麗!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