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90節

  隻不過,方才被楚飛揚掐的久了,倒是讓他一時間忘記了雲千夢的厲害,又把麵前這個看上去手無縛雞之力的閨閭幹金,當作是那等被人嚇唬一下便會眼淚汪汪的無能之輩!

  雲千夢自是理解他的心情,隻不過,理解歸理解,斷沒有自己被人羞辱,她還要忍耐的說法!

  隻見雲千夢俯視著被楚飛揚丟在馬車木扳上的狼狽男子,目光中盡是嘲諷,忽而抬起一腳狠狠的踩在他的胸口上,冷笑道“十皇子,技不如人便要認輸!你堂堂男子漢,怎就如此的多話又沒有服輸的勇氣呢?難道你忘記了我方才那一腳可是踹得你連話都說不出來,若你忘記了方才的感覺,我不介意帶你重溫一回!”

  那十皇子雙手被反綁在身後,此時又仰麵躺在馬車內,被雲幹夢一個小女人踩著自己的胸膛,讓他倍感恥辱,麵色頓時漲的通紅,眼中紅的似乎要滴出血來,不禁發狠道“我定會回來報今日之仇,一定會一雪前恥!雲千夢,你給本皇子洗幹淨你的脖子,本皇子定會要了你的小命,讓你生不如無,……,咳咳咳111,六話還沒說完,雲千夢腳上的力道加重,擠壓的他的胸口一陣脹氣,猛地咳嗽了起來!

  而此刻耳邊卻響起雲千夢清冷微寒的嗓音“你且留著這條命,再來尋仇吧!”

  那十皇子抬起眸子,卻見雲千夢此時麵色冷如玄鐵、目光森冷陰寒,周身被一股寒氣所圍繞,竟讓他想起方才楚飛揚給自己的感覺,心頭不由得打了個寒顫,除去太子哥哥,這兩人是唯一給他如此感覺之人!

  隻是,想讓他誠服於一個小丫頭,那是絕對做不到的,隻見那十皇子幹脆閉上雙目來個裝死,免得睜眼便看到雲千夢那張臉給他添堵!

  迎夏與元冬則是守在雲幹夢的身側,雖不知方才在普國庵,小姐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但方才聽這男子口出狂言,兩人心中頓時不悅,本想由她們出手教巾這男子,可她家小姐的舉動更是讓兩人瞠目結舌,“心中卻也是暗暗叫好,便也任由雲千夢懲治壞人,反正這馬車內也沒有外人,沒人旁人會發現她家小姐較為‘凶悍,的一麵!

  隻是,想起方才九玄幃太對自己說的話,雲千夢便失了與這十皇子口舌相鬥的心情!

  如今自己所能夠求到的斛葛被人偷走,雖然九玄師太又給自己指明了一條路,隻是那一條路怕是行不通!

  否則,那麽多太醫在輔國公府,又定時的去宮中報告曲淩傲的情況,在眾人都知曲淩傲中毒的情況下,海王府為何沉默了這麽久?怕他們早已是知曉曲淩傲所中之毒的解藥中缺少了什麽,而他們不是沒有斜葛,而是不想救活曲淩傲吧!

  一時之間,雲幹夢心中竟有些調悵,隻覺朝廷之中的事情真是朝夕萬變,前一刻還想與輔國公府結為兒女親家,下一刻卻是巴不得離得遠遠的,生怕受到牽連!

  “喂,雲千夢!我有話問你!”車內一度陷入沉靜之中,那十皇子不知怎的,竟又睜開了雙目,聲音不似方才燥怒,反而是多了一抹無奈,隻是。

  氣卻是一如既往的狂傲,以為這西楚的子民亦是他北齊的百姓!

  雲幹夢見他到哪裏都講究排場氣勢,冷淡的反問“哦?你是在求本小姐嗎?”

  那十皇子被她這一嗆聲,恨不能咬斷自己的舌頭,心中不禁暗罵自己沒事找事,幹嘛非要問這麽一個凶巴巴的臭丫頭!

  可過了半餉,卻又忍不住的開。”那海王府的海恬,是不是西楚的第一美女?”

  雲幹夢聞言,倒是先收起了自己的心思,目光深幽的看向十皇子,心中揣測著他話中的意思,繼而淺笑道“海恬郡主傾國傾城、又負有才名,是咱們西楚最有名的絕色佳人!聽你這麽一問,難道是慕名而來的?”

  隻聽見那十皇子鼻中冷哼一聲,隨即又閉上了雙眼,拒絕與雲千夢交流1楚飛揚駕車雖快但卻極穩,沉默間,馬車已是進入城門穿梭在大街小巷之中,半刻之後,馬車挺穩,雲幹夢微挑開車簾往外看去,卻發現馬車竟停在自己所不認識的偏門口!

  而此時那偏門口竟站著焦大,若是沒有猜測,這定是楚王府的偏門!

  楚飛揚此事卻是掀開車簾,焦大立即低頭扯過那十皇子身上的牛皮繩,快速的塞了一塊破布在那十皇子的口中,隨即一個翻身便把他抗在肩頭,片刻間便消失在偏門內!

  “今日多謝楚相!臣女等先告退!”雲千夢立即給了元冬一個眼色,隻見元冬機靈的坐到前麵,抓起韁繩便要駕車離去!

  可楚飛揚卻是勒緊馬脖子上的韁繩,讓馬車動彈不得,見雲千夢眼中略顯慍色,他卻是開心的笑了,隨即邀請道,‘雲小姐豈有過門不入的道理?好歹楚王府也算是先祖帝禦賜的府邸,雲小姐不會不賞這個臉吧!”

  雲幹夢心中氣結,楚飛揚這哪裏是邀請,明擺著便是強行讓自己下車,便笑道“多謝楚相美意!隻是臣女出來多時,不便在外久留,還請楚相見諒,”

  語畢,雲千夢便放下車簾,吩咐元冬離開!

  “雲小姐難道不想救侯爺了?”可楚飛揚的一句話卻是讓雲幹夢立即對元冬叫停,複而又掀起車簾,雙目謹慎的盯著楚飛揚,冷靜道“楚相可知這話不能亂說!輔國公府上下,有誰不想救舅舅?”

  “既如此,小姐何不下車隨本相進來,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說完,楚飛揚便鬆開抓著韁繩的手,率先踏進門內!

  雲千夢思索片刻,便站起身,一旁的迎夏立即跟著起身,隻是卻有些擔憂的規勸著“小姐,小心有詐!”

  對於從容府出來的迎夏,雖然此刻心中隻有伺候好雲千夢的念頭,可容雲鶴的心意她又豈會不知?楚飛揚這樣明目張膽的邀請小姐入內,實在讓迎夏心中擔憂不已,不僅僅是為雲千夢的處境,更是為容雲鶴的處境!

  而雲千夢卻是讓她與元冬留在車內,自己下了馬車便隨著楚飛揚走進楚王府!

  “把這人給本王丟出去!本王這裏不養吃白飯的!要養,就讓楚飛揚自己去養,少把這些貓啊狗的往我這楚王府丟!”可還未走進花園,便傳來楚王那中氣十足的吼聲!

  雲幹夢不用看到那場景,便已知楚王定是被楚飛揚氣的跳腳不已!

  而抬眼看著楚王府的一切,入眼的均是一片綠色,青鬆斑竹是楚王府栽種最多的植物,比之其他侯府王府官府,這楚王府可謂是一朵奇葩,就連花園中也不見一朵顏色亮麗的鮮花,不知是否因為這府內沒有女主人的關係!

  而除去這一眼的綠色,楚王府構造大氣、裝修卻是簡樸,可見楚王並非那種貪於享樂之人!

  “王爺,這是相爺的意思!”焦大把那十皇子交給另一名侍衛,讓他扛著十皇子先去客房,自己則是留下來冷靜的解捧著!

  “少拿他的官銜來壓本王!他官再大,也得喊我爺爺!你讓那小兔崽子過來,本王好好跟他算賬!真以為我楚王府有金山銀山,有個什麽人都往我這裏丟?平日裏怎麽也不見他買點好東西送過來?隻消要花銀子了,他就想到我了?還有,你現在也吃裏爬外了?知道我老頭子年紀大了,就開始物色新的主子了?覺得他楚飛揚官至一品,你就巴巴的給人當苦力了?”楚王越說越氣,隻是這落在雲幹夢的耳中,卻是因為平日裏孫子不常來看他而惱怒的!

  而此時楚飛揚卻是笑著走過去,故意讓開自己的位置,讓楚王看到他身後站著的雲千夢!

  隻見楚王一改方才的滿身怒氣,麵色徒然一變,滿臉笑容的衝到雲千夢的麵前,笑眯眯的開。”焦大,你怎麽不早說丫頭來了?害得本王在丫頭麵前失態!”

  “臣女見過楚王!”雲千夢卻是微微往後退了兩步,這才恭敬的朝楚王行了一禮!

  這落在楚王的眼中,是怎麽看怎麽歡喜,“心中不禁暗想,飛揚那臭小子一點規矩也不懂,可小丫頭卻是懂得很啊,如此的尊敬自己這個爺爺,真是讓他開心不已!

  一時間,楚王恨不能圍著雲千夢打轉,臉上的笑意、眼中的滿意,怎麽也掩飾不了!

  雲千夢目光則是看向楚飛揚,見他此時正與焦大低聲商量著事情,眉頭不著痕跡的輕皺了一下,不知方才他說的話是否能夠當真!

  可這頭緊盯著雲千夢猛瞧的楚王卻是把雲千夢的眼神表情看了個清清楚楚,立即衝到楚飛揚的麵前,恨不能拎著他的孫子丟到雲幹夢的麵前,低聲的發狠道“快給我滾過去,人家小汝舌娘第一次來,你怎麽能如此的忽視人家。”

  聞言,楚飛揚抬頭,見陽光下雲千夢一身淺粉曳地長裙立於一片綠色盎然之中,竟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般嬌嫩欲滴!

  隻不過,與那柔弱的形象不同的是,雲千夢此時的神色中卻是帶著濃濃的不善,尤其看向他的目光中,更是有著些微的慍怒!

  楚飛揚勾唇一笑,隨即對身旁的楚王開口,‘爺爺不是珍藏了一盒斛葛嗎?曲淩傲此時正等著這斛葛救命呢!”

  楚王聞言,立即心領神會,再次回到雲千夢的身邊,獻寶般的開。”丫頭,淩小子的身子如何了?本王本想去探望的,可是現在輔國公府卻被禁衛軍包圍著,實在是有心無力啊!”

  雲千夢見他如此客氣,立即福身道“多謝王爺關心!舅舅病情並未再惡化,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聽她日次一說,楚南山點頭,含笑的眸子中夾帶著不易察覺到精光“沒有惡化便好!隻是,總這麽下去也不是個辦法!那群太醫就沒有研製出更好的藥嗎?若有需要爺爺的地方,小丫頭不必客氣!”

  雲幹夢見楚王的模樣認真虔誠,隻是眼底那一閃即過的睿智卻還是被雲千夢捕捉道,便知方才楚飛揚定是向楚王提到削葛一事,便佯裝為難道“多謝王爺!隻不過,此事隻怕王爺也幫不了!”

  楚王一聽急了,立即拍著胸脯保證道“丫頭說來聽聽,或許爺爺就能幫上一點小忙呢!”

  見他如此,雲千夢看眼不遠處的楚飛揚,低頭思索片刻,這才緩緩開。

  “今日臣女去普國庵求藥,可九玄師太卻說那一味珍貴的斜葛竟被人盜去!

  西楚土壤不適合培植斛葛,臣女好不容易打聽到九玄幃太那有一盒,卻還是天意弄人,錯失良機!”

  說完,雲千夢雙目漸漸浮上霧氣,似是痛恨自己去的太晚!

  楚南山一看雲幹夢這一副嬌滴滴的模樣,一顆堅硬的心頓時化作春水,在一旁急得團團直轉,半餉才停住腳步,湊到雲千夢麵前,目光掃了眼楚飛揚,這才低聲道“丫頭,不瞞你說,爺爺這倒是有一盒斛葛!”

  “王爺此話當真?”隻見雲千夢眼中立即放出希望的光芒,方才還霧氣連連的水眸,此時已是恢複成了以往的冷靜!

  可楚王此時卻是麵現為難,有些支支吾吾的不想開口,隻是雲千夢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直直的瞅著他,讓他過了半餉才神秘叨叨的壓低聲音道“丫頭有所不知,這是飛揚的祖母留下的!當年她去世時交代,這斛葛珍貴異常,隻能送給我楚家的兒媳做聘禮!丫頭,不是爺爺不幫這個忙,隻是死者為大,爺爺斷不能違背了已過逝夫人的遺願,你說,是不是?當然,丫頭若是願意做我出嫁的媳婦,爺爺立馬把斜葛送去相府!”

  雲幹夢一聽楚王話中的意思,心中便明了!

  隻是不知,楚飛揚是否也是借著此事來說項?

  先前他所說的‘以身相許”卻在此刻回歸雲千夢的腦中,讓向來精明的雲千夢頓時也摸不準他那話的真假度!

  隻不過,見楚王如此為難,雲千夢也便不強人所難,隨即笑道“讓王爺為難了!既如此,臣女便再去別去尋去,相信定能找到能夠害舍心愛之物的人!”

  說著,雲千夢便作勢轉身離去,心中卻是湧上淡淡的怒意,不喜被人如此拿捏!

  楚王一見雲千夢要走,心中頓時急了,立即擋住她的去路,忙道“丫頭別急著走啊!有什麽事情可以好好商量嘛!爺爺也不是那麽不通情理之人!

  隻見雲千夢麵上露出一抹淺笑,隨即回絕道“王爺,自顧婚姻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臣女斷不能回答王爺的問話!不過,臣女這倒有一計,不知王爺可否聽一聽?”

  楚南山見她停住腳步,又見她找到解決之法,立即點頭如蒜倒“好好好,說來聽聽!”

  雲千夢勾唇一笑,緩緩道,‘臣女今日便遇到兩處有斛葛!不如王爺這盒先借給臣女救命,日後臣女在別處尋得,再送還給王爺!不知這個法子可好。”

  楚南山一聽,一張老臉頓時垮了下來,方才眼中的神采奕奕頓時變得暗晦無光,竟嘟著嘴巴不滿道“若是找不到,那本王在有生之年都見不到那孫媳了?丫頭不知,偶那大人還有臨終囑咐,沒有斛葛的兒媳,即便娶進了楚家大門,都不被祖先承認!唉,丫頭的法子雖好,卻也不可行!”

  雲千夢聽他如此說來,心中的怒意竟頓時消散,不由得好笑,這楚王妃臨終遺言可真多,似乎還是專門針對自己的!

  也不知到底是楚王妃真有那臨終遺言,還是這一切都是楚王胡編亂造的,而此時楚飛揚卻是帶著焦大走了過來,手中拿著一隻上好紅木雕刻的四方形小盒,來到雲幹夢的麵前,便把那小木盒交給雲幹夢“這是斛葛!”

  可雲千夢卻是謹慎的沒有結果,清亮的雙眸卻是抬起緊盯著楚飛揚,見他神采飛揚、眼中卻毫無算計,便笑著點頭收下,隨即行禮“多謝王爺、楚相,臣女告退!”

  語畢,便轉身離開了楚王府!

  她一離開,楚王便開始跳腳,指著楚飛揚說不出話來,反倒讓楚飛揚先開了。”明知是救人隻用,還趁火打劫,真是有辱楚王的威名!”

  楚南山一聽自己孫子竟如此評價自己,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差點背過氣去,緩和了半天才吼道“替你討媳婦,你居然還如此說自己的親爺爺!我就不相信你對那丫頭無意!既然無意,你何必帶她來王府?楚飛揚,你就沒有一點私心?”

  “我是有私心,卻不卑鄙!不會像您老這樣強行要求別人,顯得蠻橫無理!”說完,楚飛揚也大步走出楚王府!

  “他他他,不肖子孫!”楚王指著楚飛揚的背影哆嗦了半天,最後卻隻是把滿腔的怒火化為這輕描淡寫的四個字!

  雲千夢上了馬車,便直奔夏嫉嫉居住的小院,把斛葛交給映秋,特意留下迎夏,讓兩人能夠研製解藥,自己則是與元冬趕回相府!

  隻是,剛剛從偏門走回綺羅園,便見米嬤嬤急忙走過來,焦急道“小姐,太後宮中的瞿公公來了,在偏房等您半日了!”

  雲千夢一聽,神色一緊,立即領著米嫉嫉來到偏房,見那瞿公公坐在凳子上,眉眼間卻閃著焦色,便知他這次出宮定是秘密而行,便立即上前行禮道歉,‘千夢來遲,還請公公見諒!”

  那瞿公公見雲幹夢終於到來,心中不由得送了一口氣,隨即站起身笑道“小姐不必多禮!今日奴才過來,隻不過是帶來了太後的一句話給小姐!”

  雲幹夢見瞿公公眼中盡是謹慎,又見他如今隻是隻身一人前來,便也遣了米嬤嬤出去守著,這才問道,‘不知太後有何吩咐?”

  瞿公公見偏房之內沒有旁人,可仍舊是小心的開。”太後讓奴才來知會小姐一聲,郡主與認親,怕是不可行了!”

  雲幹夢聞言,心中便知是何意,立即笑著回道“幹夢省得!請公公轉告太後,請她保重身體!”

  瞿公公見雲千夢神色並無失落,心下微微點頭,便行禮離去,卻被雲幹夢再次叫住“敢問公公,不知水兒冰兒如今可是在太後的宮中當差!”

  已經過了這麽久,水兒冰兒卻始終沒有回到相府,讓雲千夢心生疑惑,卻因為這斷時間內消息閉塞,也實在是打聽不出什麽來!

  瞿公公一聽雲幹夢的問話,神色微微一變,隨即壓低聲音道“此事小姐知道便可,水兒冰兒被那日的刺客給刺殺了!”

  說完,瞿公公朝雲幹夢點了點頭,便快速的轉身離去!

  雲千夢聞言,心中卻是吃驚不小,原以為太後對她們兩人另有安排,不想兩人卻早已命喪黃泉!

  忽而又想起那日楚飛揚對十皇子所說的話,不知與水兒冰兒是否有關!

  隻不過,今日瞿公公帶來的消息,對於雲千夢而言,卻是一個好消息!

  此時輔國公府正被玉乾帝懷疑著,自然不會讓曲家再與容家有所瓜葛,也不會讓與曲家有關係的人有所榮寵,免得曲家的勢力太多龐大,將來要鏟除也不是易事!

  而雲千夢本就不願成為任何人的棋子,此時能夠撇清與皇宮的關係,自然是樂得開心!

  而這十日內,蘇源等人又找到不少人證物證證明曲長卿逗留邊關時間過長而拒不回京!

  隻是,在楚飛揚領著工匠走上大殿的那一刻起,卻是壓下了所有的質疑聲,一番唇槍舌刻,竟在半日之內替曲長卿洗刷了叛國通敵的名聲!

  玉乾帝當日便命烏大人撤走了輔國公府外圍的禁衛軍,不僅恢複了曲長卿的官職,更是賞賜了不少的珍玩古董送去輔國公府!

  隻是曲長卿的事情剛剛落幕,北齊國卻是朝西楚的北邊邊境發起了進攻,在西楚沒有任何的準備下,竟連續攻克了西楚五座城池,西楚上下一時人心惶惶,紛紛擔憂京都會有一天落入北齊人的手中!

  而此時,玉乾帝竟做了一個讓人出乎意料的舉動,既沒有派作戰經驗豐富的楚飛揚等人出戰,亦沒有讓自動請纓的辰王出戰,反而是特命海王府的海郡王攜同玉乾帝的四弟瑞王一同出戰!

  【85】

  七月初七,七夕乞巧節!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