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89節

  雲千夢見他如此說道,本來那已經到口道別的話則是說不出來,想著九玄師太的斛葛,便也隻能硬著頭皮跟在楚飛揚的身後踏上石階!

  四人剛踏進普國庵的大殿,便見九玄師太站在殿內吩咐弟子們事宜,雲千夢與楚飛揚便站定腳步侯在一旁!

  而九玄師太也早已發現了楚飛揚與雲千夢的到來,簡潔的吩咐了事情之後,便走向兩人,見他們二人一個淺笑晏晏、一個冷靜自若,便淡然道“兩位施主,許久不見!”

  雲幹夢見九玄師太主動與自己寒暄,便穩下心神,淺笑道“千夢見過師太!師太可安好?”

  “庵內一切都安好!不知二位今日前來是拜佛還是求簽?”九玄一如既往的冷淡開口,隨即招手讓一名弟子前來,打算讓她領著雲千夢與楚飛揚前去佛祖麵前!

  “多謝師太!隻不過,幹夢今日前來,既不拜佛、也不求簽,是有要事想與師太商妥!”看著那小尼姑邀請的手勢,雲幹夢輕搖了搖頭,眉宇間盡是真摯懇求的神色!

  “既如此,那便請雲施主與貧尼前往後院吧!”對於雲千夢的話,九玄師太並未顯得有多麽的訝異,隻見她一臉平靜的把雲幹夢一人帶入後院的廂房之中!

  而楚飛揚卻在她們離開後便踏出大殿,從另一邊的入口處走進後院!

  “施主有何事?”九玄生活起居向來不假他人之手,此刻把雲千夢帶入她的禪房之中,竟親手煮了一壺去年積下的雪水,隨後拿出小盒中保存的茶葉,細長的手指輕捏了幾根放在那白柚茶盞之中,然後倒上那滾燙的雪水衝洗了一遍之後,複而又倒滿一杯,這才遞給雲千夢!

  雲千夢接過那精致名貴的茶盞,卻也看出九玄師太是一個對生活要求極高之人,心下便更為謹慎,免得說錯了話求不到那削葛!

  九玄則是細細的觀察著雲千夢的動作,見她輕吹熱氣,隨後輕抿一口那茶水,細細回味過三才開。”師太的茶果真是醇香滿齒,讓人回味無窮!今日前來有求於師太,但若是讓師太為難,千夢也不枉跑這一趟了!”

  九玄師太見雲千夢竟如此豁達,“心中不禁對這個小女孩有些刮目相看,便稍有溫和道“施主過獎了!”

  雲幹夢放下茶盞,抬起明亮的雙目,隨即認真的開。”師太連喝茶都如此的講究,所用之物皆是上乘,想必其他物件亦是人間珍寶,讓我們這些平民百姓聞所未聞吧!”

  九玄師太見她話中有話,卻也不急著反問,側是較為悠閑的抿了一口茶,這才開。”聽施主此言,難道是來普國庵求物件的?可普國庵是佛門清淨之地,一切用度均與凡塵截然不同,想必貧尼是幫不了小姐!”

  雲幹夢見她還未聽自己所說何物便已是拒絕,心頭不由得染上一絲緊張,可麵上卻依舊淺笑淡定,繼續遊說著九玄師太“師太遁入空門,素來有普渡眾生之名!小女此次所求的,不過是救人之物,還請師太成全!”

  九玄聽著雲千夢的解釋,又知最近輔國公府發生的一切變數,心下便隱隱有些知曉雲千夢所求的怕是藥草一類的物件!

  而普天之下,最為珍奇的藥草均在皇宮之中,皇宮中唯一沒有的,怕隻有自己手上那盒唰葛吧!

  思緒轉到這裏,九玄已是全然明白,隻是……“施主乃是名門閨秀,又是當今太後的親外甥女,若是施主缺少救命的物價,何不去請求太後?”九玄擱下手中的茶盞,聲音極其冷淡道!

  雲幹夢見她的神色,便知這九玄師太定是猜出自己所要何物!

  自己這樣冒然開口討要如此珍貴的藥材卻有不妥,隻是,若宮中有這一味藥材,怕是太後早已讓人送進輔國公府,自己又何必冒險跑這一趟!

  “師太,藥材本就是救命之用!再珍貴,若是不能用的其所,怕也隻是一個普通之物!千夢心知今日前來十分冒昧,隻是請師太體諒幹夢救人心切的心情,望師太能夠成全!”雲千夢眉頭緊鎖,眼中盈盈有波光閃動,神情真切,讓人不得不軟下心來!

  就連向來不聞世事、不沾紅塵,不會為任何事而動搖心緒,可如今見向來冷靜的雲幹夢如此表情,心中也不由得微微一歎,隨即說出實情“施主有所不知,你求的那一味藥材,早在一個半月前便失竊了!貧尼命人找遍了整座普國庵,均是無果!所以今日不是貧尼不幫忙,隻是有心無力!還請施主回去另想他法吧!”

  說著,九玄師太便站起身打開廂房的木門!

  雲千夢見九玄師太如此說來,心頭大震,又知九玄沒有欺瞞自己的必要,便款款站起身,朝九玄師太福了福身踏出廂房!

  “雲施主!”可這時,九玄師太卻是出聲叫住雲幹夢!

  “師太有何指示!”雲千夢心知九玄師太絕不是多話之人,此刻叫住自己,怕是事情有所轉機,便立即轉身看向她!

  “海王府內珍貴藥材遍地都是!”而九玄師太卻隻是提點了這麽一句,便關上了廂房的門!

  海王府?

  雲幹夢心頭一緊,上次自己落水一事,已與海恬結怨!

  況且,海王府本想與輔國公府結為姻親,此次輔國公府出事之後,海王府便再也不曾提起此事,怕是對方也在避嫌!

  此時若是讓海王府拿出珍貴的藥材救曲淩傲的性命,怕是老謀深算的海王未必會答應,又或者他會趁機提出過分的要求,這樣一來,輔國公府豈不要受製於人?

  雲幹夢款步走在廂房間錯落的院落之中,心思全然的放在這整件事情上,卻忽略了自己周身的安全!

  直到一陣淩厲的掌風朝著她背後劈過來,雲幹夢這才警惕了起來,一個快速的閃身,略顯狼狽的避開了偷襲,隨即出其不意的一個側踢,竟讓那偷襲之人來不及躲閃,被她用力的踹中了胸口,一個踉蹌往後直直的退去,雙手捂著胸口,疼的說不出話來!

  “放箭!”一聲冷酷的聲音傳來,雲千夢想也不想便如閃電般的出手,趁著那偷龔之人捂胸不語之時閃到那人身後,拔下頭上的金簪抵在那人的脖頸處,冷聲道“誰敢放箭,我讓他現在就斷氣!”

  “停!”一聲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來,方才隱秘在四周的弓簧手紛紛顯出身形來,而那出聲的人見自家主子竟被一個小女子所挾製,麵色中不僅僅有擔憂,更懷著對雲幹夢的驚訝!

  “雲千夢,你居然敢挾持我!”那被金簪尖段抵住喉嚨的男子這時怒吼道!

  雲幹夢這才從這人的聲音中認出此人,不是那日冒闖皇宮的刺客又是誰呢?

  隻見雲幹夢麵上露出一抹冷血無情的笑容,隨即冷聲道,‘憑什麽不敢?

  就憑你,也敢在背後偷襲我!”

  難怪那日會被烏大人所傷,這等子三腳貓的功夫,連她一個小女子都對付不了,竟還敢出來混!

  當然,這人還得自己當日差點被辰王壞了名聲,雲千夢自然是不會放過他,隻見她手中的金簪越發的刺進刺客的肌膚中,那白皙的脖頸上已是緩緩流下一條血跡來,嚇得刺客的同伴均是不敢輕舉妄動!

  “都是廢物嗎?居然連一個女人都對付不了,給我放箭,射死她!”想起那日在青樓所受的屈辱,此刻又被這個小汝人給挾持,刺客一時間惱羞成怒,朝著麵前的下屬便吼道!

  隻是一瞬間的時間,那原本舉簧對準雲千夢的弓箭手居然在瞬間側下,隻留二十幾名拿刻的侍衛緊張的望向四周!

  “把人給我!”而這時,楚飛揚卻是突然出現在雲千夢的身側,見她把刺客落在身前挾持著,心中雖佩服雲千夢的勇氣,可這等男女近距離的接觸卻讓楚飛揚突然出手搶過刺客,右手兩指輕鬆的掐著刺客的脖頸,讓他動彈不得!

  “楚飛揚,你別以為你今日能夠逃掉!我身邊這麽多人,而你一個人還要帶著幾個小女子,怕是插翅也難飛!”那刺客被楚飛揚挾製住,可口氣卻依舊的狂妄!

  “那又如何?隻要抓住你一個,就算麵對千軍萬馬,本相也是穩操勝券!都給本相退後十丈!”楚飛揚則依舊是一哥閑散的模樣,隻是那挾住刺客脖頸間動脈的兩指卻是微微用力,嚇得那刺客的手下們立即聽從楚飛揚的命令往後退了十丈!

  而此時雲千夢手上沒有了負擔,則是把金簪那沾血的一端在刺客的身上擦了擦,這才重新簪回發間,滿臉冷漠的立於一旁!

  “這樣才算聽話!放心,本相既然能放了你一次,便能夠放你第二次!

  不過,前一次是本相欠你的人情,這一次,則是輪到你欠本相的人情了,這份人情,你可想好怎麽去還?”楚飛揚滿意的看著敵人的反應,隨即在此刻耳邊輕聲問道,卻是氣的那刺客渾身發抖,雙目狠狠的瞪向雲幹夢!

  雲千夢則是無辜的聳聳肩,氣死人不償命的說道“你技不如人,又何必遷怒旁人?”

  隻不過,說這話時,雲千夢卻明顯感受到楚飛揚那含笑的目光從自己的臉上一閃而過,似乎在嘲笑方才他從自己手上輕而易舉的搶過人質,而自己竟連半分的抵抗之力都沒有!

  這讓雲千夢心頭懊惱,隻怪自己不會這古代的武功,否則定與楚飛揚一較高下!

  “還?能為我做事是你的榮幸,竟還敢貪圄回報!你們西楚的人都是如此的貪得無厭嗎?”即便此事如此狼狽,那刺客卻依舊狂傲!

  而雲千夢則是在聽到他的話後猛地看向刺客,方才別在發間的金簪再一次被取下抵向他的咽喉,冷聲道“說,輔國公府此番發生的事情,與你們有沒有關係?”

  【84】

  那刺客不想雲幹夢又拿金簪抵著自己的咽喉,又聽聞雲千夢話中的意思,居然冷笑冷哼一聲,狂妄道“小小的輔國公府,我還不至於放在眼中,用得著費心思去陷害嗎?但我也容不得被你們這樣的誣陷,北齊不會就這麽算了的,定會讓你們付出血的代價!”

  那刺客說的是大義凜然,可雲千夢心中卻未必全然的相信,簪子繼續抵著他的咽喉,水眸微微眯起,放出危險的目光,輕柔的聲音中透著前所未有的狠意“既與你無關,那你為何要闖入皇宮?那麽多入宮的馬車,為何偏偏就是藏入我的馬車中,害得相府被人搜了個遍不說,還累的侯爺被刺?盡然你說的如此的不屑一顧,那就拿出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否則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北齊雖強悍,但西楚也並非無人!若真如你說會讓我們付出血的代價,怕是西楚也不會存活這麽多年了!十皇子是不是太過天真,以為因為你一個人,北齊的皇帝就會揮師西楚,豈不顯得北齊皇帝太過輕率?他又拿什麽與西楚的百萬大軍相抗衡?”楚飛揚見雲千夢動怒,便也順著她的話悠哉的開口!

  那刺客原本便因為雲千夢的話心中忐忑不安,此時聽楚飛揚這話,麵色頓時變得蒼白了起來,雙唇竟哆嗦著不知該如何回話!

  隻不過,既然楚飛揚點明了他的身份,他自然不能失了皇子應有的尊貴與體麵,麵對這兩人的輪番心理轟炸,那十皇子高傲的挺起胸膛,不屑道”

  既然西楚如此的厲害,又為何會派那曲長卿秘密進入邊關調查北齊的用兵狀況?若你們不是忌憚北齊,又何必多此一舉?現在你們自己朝中發生勾心鬥角之事,還妄想把這罪名賴在我們的頭上,可真是小人行徑,讓人不屑!”

  “哼!說道小人行徑,十皇子怕是不成多讓吧!躲在官家閨秀的馬車中,又豈是大丈夫所為?偷襲弱質女流,又豈是一個皇子應有的德行?少拿冠冕堂皇的話來誘哄我們!我朝即便強大,但也容不得旁人在自己的身邊小動作不斷,未雨綢繆防範於未然,這個道理相信十皇子比任何人都要懂得!既然遲早會與北齊兵戎相見,倒不如把你們的野心掐死於搖籃中,免得釀成大禍,連累西楚的百姓受戰火的侵襲!”雲千夢向來伶牙俐齒,雖然楚飛揚揭穿這北齊十皇子的身份時,讓雲幹夢心中驚訝不已,可想起以往種種,便對這十皇子的身份有了一定的了解,見他如今如此狼狽竟還狂妄不已,雲千夢出口的話便也越發的犀利!

  她的話剛出口,便見方才還滿麵冷笑不屑的十皇子立刻便了臉色,原本暴戾的目光中頓時如染上鮮血般死死的盯著雲千夢,仿若從未見過這樣的女子,把國家大事、生死存亡竟說的如此的輕描淡寫,卻又是戳準了人的軟肋,不管是言語還是行動上,都與那楚飛揚配合得分毫不差!

  “哼!隻怕還輪不到我們北齊動手,你們西楚便會四分五裂吧!”可他畢竟是北齊的皇子,自幼生活在皇宮之中,有著一般人所不具備的傲氣與洞察力,這麽長時間潛伏在西楚,早已是看出此時的玉乾帝身邊,已經是危機四伏,怕是等不到北齊動手,西楚那些個心思不軌的重臣便會先向玉乾帝下手吧!

  “皇子並非西楚皇朝之人,又豈能明白西楚的情況?即便你在西楚待了這麽長的時間,看到的或許也隻是水中月!難道你就不怕你看到的這一切,均隻不過是西楚君臣間合演的一場戲麽?”楚飛揚兩指輕鬆的掐著十皇子的脖頸,雙目卻是盯著雲幹夢,嘴角揚起一抹淡笑,隨即緩緩開口!

  果真,楚飛揚的開口,讓那十皇手一時間陷入沉思之中,而雲幹夢卻是收回金簪,擦拭幹淨後別在發間,與楚飛揚對視一眼笑道“十皇子在皇宮中犯下的罪,怕是五馬分屍也不為過!今兒個若是把你交給皇上處置,怕是輔國公府的冤情也會得以洗刷!倒也是省的我們再去尋找真相,十皇子可是最好的替罪羔羊!”

  那十皇子一聽雲千夢的話,心頭頓時一急,衝著雲千夢便開始嚷嚷“本皇子做過的不會抵賴,但沒有做過的,你休想誣賴在我的頭上!想不到你一個閨中女子,心腸卻是如此的歹毒!難怪江沐辰要休了你人”……可他的話還未說完,聲音便嘎然停止!

  楚飛揚頓時收起麵上的淺笑,眼中射出冰冷無情的目光,兩指間已是用上了三分的力道,恰的那十皇子麵色鐵青,一看便知是呼吸不暢!

  而他感受到身後源源不斷傳來的冷意與殺氣,心中竟浮上一抹懼色,腦中頓時想起皇宮中的太子哥哥,隻覺這楚飛揚雖麵帶笑容,但狠心程度怕是與太子不相上下!

  隻不過太子素來疼愛自己這個與他一母同胞的兄弟,而楚飛揚作為敵國重臣,斷不會對他格外開恩!

  對於楚飛揚突如其來的怒意,雲千夢神色一頓,心中有些明了卻又不敢確定,便轉開目光,怒笑看向那十皇子繼而躲開了楚飛揚的直視“那又如何?若女子此生隻為男子而活,這樣的人生,我寧願不要!我想,對於一句行屍走肉隻會依附自己而活的女子,十皇子亦是不會喜歡吧!不過,瞧著十皇子這樣乖張的脾性,怕也是很難得到女子的喜愛,也難怪你如此的暴戾,怕是自小便擔憂將來娶不到媳婦吧!”

  雲千夢的話頓時換來那十皇子的瞪視,盡管此事他呼吸不暢、胸口鬱結,可雲千夢方才那席話卻是正中他心頭的軟肋,讓他顧不得此時自己的性命是握在楚飛揚的手中,硬是扭著脖子瞪向雲幹夢,恨不能用眼神殺死麵前這個笑靨如花、卻口舌狠毒的女人!

  “十皇子真不愧是隨太子一起長大的,口舌甚毒!隻是本相雖喜歡與。

  舌伶俐之人交談,但卻十分不喜你動不動便拿女子當作擋箭牌的舉動!如今有兩條路讓十皇子選,一條就是現在便死在本相的手中!另一條,便是替本相去北齊找來替北齊皇族製作腰牌之人!”楚飛揚見雲千夢雙目轉開,緊抿的唇角重新勾起淺笑,悠哉自得的說出這兩條路,隻是手上的力道卻未減少分毫,半餉聽不到那十皇子的回複,竟自問自答道“什麽?十皇子竟寧願選擇一死也不願為西楚效勞,既如此,那本相便成全了十皇子!”

  此言一出,楚飛揚兩指猛然用力,隻是轉眼間,那十皇子已是麵色鐵青,嚇得退至十丈遠的侍衛不假思索的便出聲“手下留情!”

  “他可是西楚的敵人,本相斷沒有放走敵人的理由!”楚飛揚繼續掐著十皇子的脖頸,雖然力道上已有放鬆,可卻是巧妙的讓他說不出話來,隻能聽著楚飛揚與自己侍衛談著條件!

  “隻要不傷及我們皇子的性命,我等定會找來那工匠!”那侍衛看了眼十皇子,沉吟半刻終究還是答應了楚飛揚的條件!

  畢竟,一個工匠的性命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與尊貴的十皇子相提並論的!

  若十皇子在自己保護的範圍內出了事情,別說皇上,就是太子也不會放過自己,屆時怕是連自己的九族都會被太子殺光!

  因此,那侍衛便立即應下了楚飛揚的各件!

  “飯桶!你們是想被株連九族嗎?楚飛揚有了那工匠,怕是能刻出無數腰牌,屆時北齊皇宮還不混進西楚的人,你們是想還得北齊滅國嗎?一群蠢貨,貪生怕死之輩!”可這時,不知是不是楚飛揚故意鬆開了手,那十皇子顧不得喘氣呼吸,竟立即朝著那侍衛大罵道,麵色赤紅的恨不能剝了那侍衛的皮!

  隻不過,他岡囂張完,嗓子卻又被楚飛揚給掐住,隻見雲千夢好整以暇的看著他暴怒的模樣,淺笑道“如此說來,十皇子是寧死不屈了?既如此,那咱們也隻能把十皇子交給皇上,讓皇上發落吧!相信皇上一定會給十皇子一個滿意的死法!不過,隻可惜,十皇子遺落了腰牌,又被有心之人給利用來陷害輔國公府,如今十皇子身上沒有了腰牌為證,倒是能夠洗刷輔國公府的冤屈,但您可就成了那歹毒之人的犧牲品,死的如此的不明不白,真是可憐啊!”

  從方才楚飛揚的話裏行間,雲千夢便已是聽出了事情的始末!

  隻怕讓玉乾帝下旨三司會審之事,定是有明確的物證證明曲長卿有通敵叛國的可能!

  而楚飛揚卻逼著這十皇子交出製作腰牌的工匠,怕是那十皇子定是不小心遺失了腰牌,被幕後黑手拾得,利用來陷害曲長卿!

  否則,楚飛揚早已放他回了北齊,他又怎會在一個半月後還徘徊在京都,想是腰牌丟掉了無法回宮吧!

  此時對於輔國公府而言,隻消能夠找到一個能夠製作腰牌之人,讓他出麵指正曾有別人找他製作腰牌,或許便能恢複曲長卿的清白!

  隻是,讓雲千夢有些不解的是,既然抓住了十皇子,楚飛揚卻不直接把他交給玉乾帝?有這樣的人在西楚作為質子,相信北齊以後也不敢在邊境輕舉妄動!為何楚飛揚要舍近求遠呢?

  那十皇子被雲千夢的話一堵,麵上竟有些猶豫,從而又低頭重新開始思索!

  工匠的作用與自己這個皇子的作用,孰輕孰重,十皇子的心中還是明白的!

  工匠製作的隻是死的東西,而自己這個皇子若是拿捏在西楚的手中,那日後北齊豈不是要受製於西楚?這樣等於是連累了北齊,讓太子哥哥的大業受到重創!

  想通了這裏麵的一切,十皇子抬起頭來,目光冰冷的射向雲千夢,而脖頸間那微涼的手指更是提醒自己此刻已是俎上魚肉,已是容不得他有所選捧了!

  “既然十皇子已是做了決定,那十日後,你們就帶著工匠來京都楚王府換人!記者,本相隻給你們十日的期限,否則時間一到,你們的主子可就是西楚的質子了,屆時看你們如何向陵孝帝交代!”說完,楚飛揚便點了十皇子周身的穴道,遞給雲千夢一個眼色,讓她跟在自己身旁,挾持著十皇子往外走去!

  而那些侍衛顯然是不死心,有些便悄悄潛入草木中想出其不意的就回自家的皇子,楚飛揚看在眼中,笑在心裏,遂又加了一句“楚王府固若金湯,本相勸你們還是乖乖的去辦事!隻要事情辦妥,本相是不會虧待你們主子的”,說完,楚飛揚冷眼掃向一旁的灌木從中,那躲閃在裏麵的侍衛隻覺一陣冷芒掃過,便更加不敢輕舉妄動!

  一路順利的出了普國庵的大門,雲千夢朝侯在殿中的迎夏元冬點頭,隻見兩人飛快的跟著雲千夢上了馬車,楚飛揚則是從自己的馬兒腰間掛著的包囊中拿出一條牛皮製成的繩子,把十皇子五花大綁之後丟進馬車內,自己隨後跳上馬車,駕著車子往城內方向奔去!

  “雲千夢,別以為有楚飛揚撐腰,你就可以得意妄為!”沒有了楚飛揚的武功要挾,十皇子又變得目中無人!

  加上剛才被楚飛揚雲千夢同時威脅逼迫,他的心中更是積了一肚子的怒氣,眼中跳躍著兩簇明顯的火苗,即便被綁著手腳,口上功夫卻是絲毫不饒人!

  隻是,他似乎忘記了,他最先是從雲千夢手中吃虧的!

  雲千夢那一腳正踢中他一個半月前受傷的部位,讓他瞬間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而楚飛揚隻不過是順手卡住了他的脖子而已!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