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88節

  楚飛揚則是勾唇一笑,卻是沒有接過蘇源手中的證物,徑自開。”此等證物,完全可以仿造!況且皇上已早給本相看過了!蘇大人掌管刑部多年,可沒想到卻是個糊塗的!曲長卿在邊關多日,手上又有這北齊皇宮的腰牌,試問能夠自由出入北齊皇宮的他,為何還要多此一舉的寫土一封信來向北齊告知我西楚的狀況?難道曲長卿覺著好玩,非要給自己加一個通敵叛國的罪名?蘇大人如此的糊塗判案,怕是沒有資格擔任這刑部尚書一職吧!”

  楚飛揚的分析頓時讓一旁的奏大人眼露讚歎,而蘇源則是麵色慘白了下來,另一個鄭大人則是默不作聲的立於一旁,靜觀其變!

  一一一一一一題外話一一一一一一偶還是太心軟了,舍不得對長卿下手,唉

  【83】

  隻見蘇源聽著楚飛揚的分析,雙唇竟是哆嗦的一下,目光瞬間射向楚飛揚,隻覺他此時的到來大有深意!

  隻不過,曲長卿一案是玉乾帝親自下旨讓自己參與三司會審,饒是楚飛揚是百官之首,也是沒有過問的資格的!

  如此一想,蘇源隻覺自己的底氣又足了些,想來這楚飛揚是在嚇唬自己,他若真能把自己從刑部尚書的位置拉下來,此刻便是帶著玉乾帝的聖旨而來,定不會站在刑部的大堂與自己爭鋒相對!

  蘇源定下心神,中氣十足道“下官深知楚相心係朝廷,愛護百官!可此案是皇上親命下官會審,沒有得出結論前,楚相即便是百官之首,亦是沒有資格過問的!還請楚相移步刑部,莫要浪費了下官們審問犯人的時間!”

  蘇源以為這樣便能擊退楚飛揚,使他卻步,可楚飛揚此人亦是不按理出牌之人,況且心思細膩,既然能夠來這大牢,定是想好了退路,隻見他冷冷瞥了蘇源一眼,隨即開。”曲長卿乃是本相昔日的部將,若他有不臣之心,那本相定也要擔上督導不利的罪名!此番前來,本相便是征得皇上同意,一來曲長卿身受重傷,此時審問怕是有失公道;二來,還請各位大人寬限幾日,讓本相好好的與曲長卿談一談,看是否能找出裏麵的破綻!”

  說完,楚飛揚便看了眼跟在身後的焦大,隻見那焦大立即抽出佩劍,瞬間挑開曲長卿手腳脖頸間的鐵鏈!

  “楚相,你這是幹什麽?曲長卿如今是朝廷欽犯,豈能任由你如此的胡來?難道曲長卿此次叛國通敵之事也與楚相有關?那下官即便是冒著丟掉這頂烏紗帽的危險,亦是要向聖上參楚相一本!”蘇源見楚飛揚似要帶走曲長卿,便立即大喝道,隨即命自己的手下團團的圍住楚飛揚三人,看他們怎麽走出刑部!

  隻不過,此時蘇源腦中卻是飛快的轉動著,楚飛揚武功極佳,他身邊跟著的焦大又是楚王身邊的得力幹將,自己這些手下看著人多勢眾,可真要是動真格的,怕是瞬間便會被對方給撂倒在地!

  不過,這卻是蘇源想要的結果,自己的人阻止楚飛揚帶走人犯,可卻是不敵對方的攻勢,這樣楚飛揚可要冠上私闖刑牢、劫走欽犯的罪名,這事一旦讓百官知曉,楚飛揚的宰相也算是做到頭了,怕是連楚王也保不了他!

  而自己雖有保護侵犯不當之過,可畢竟也是帶人阻止過,想必玉乾帝也不會過分的怪罪,加上自己此次若是除掉了楚飛揚,怕是在辰王的眼中也是立了一件大功,相信辰王屆時也會為自己在玉乾帝麵前說項的!

  隻是蘇源的威脅在楚飛揚眼中卻是不堪一擊,在他的看來,蘇源不過是跳梁小醜,不值得他為此費神,隻不過,這樣的小醜,是不是跳出來表演一番,卻也是讓人頭疼,楚飛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淡淡的反問道“蘇大人這是在懷疑本相懷疑楚王府嗎?有些話有些事,蘇大人可要想清楚再說出口,否則禍從口出,這個後果可不是你能夠承受的!”

  “本王倒是不知蘇大人阻止楚相帶走朝廷欽犯有何過錯?難道他身為刑部尚書,連看管自己牢中犯人的資格也沒有嗎?還是說楚相喜歡越權管理其他衙門的事情?”一道滿是寒意的聲音自大門口傳來,眾人看去,隻見辰王領著近身侍衛快步走了進來!

  楚飛揚一見江沐辰進來,麵上立即揚起淡笑,隻見他微挑眉梢,雙目微眯看向江沐辰,聲音中帶著說不出的輕鬆愉悅“王爺今日怎麽有空過來?看樣子,王爺對曲長卿亦是十分的感興趣啊!”

  楚飛揚此人說話看似毫無孤寂,卻又能讓人心口瞬間燃氣怒火,隻見方才還冷靜自若的江沐辰,在聽到他那一句‘對曲長卿十分的感興趣,之後,瞬間黑下了臉來!

  “楚相來此的目的不也是為了他嗎?”可江沐辰不是蘇源,他雖忌憚楚飛揚手中握著的兵權以及背後的楚王府,但在身份地位上,江沐辰曾經是先帝的皇子,現今是尊貴的辰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身份,讓他與楚飛揚站在一起亦是不會失了光彩!

  因此,在麵時楚飛揚時,江沐辰不像蘇源那般瞻前顧後,他自有他狂傲的資本,也不怕楚飛揚出口恐嚇的話語!

  “王爺所言極是!曲長卿乃本相的舊部,也是忠君報國之人,今日卻被人連番陷害用刑,本相怎能坐視不理?隻是不知王爺此番是以什麽身份和立場前來?”楚飛揚字字為曲長卿脫離叛國通敵的罪名,讓蘇源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可又礙於對方的身份地位,隻能靜聽他與辰王之間的對話!

  麵對楚飛揚的反問,辰王卻是始終如一的保持著寡淡的表情,隻是那雙如鷹一般的眸子卻是射向被焦大扶住的曲長卿,見他此時發絲早已是淩亂不堪,身上隻剩一條裘褲,麵色蒼白如雪,此時就連站立亦是沒有力氣,想必若不是受傷過重便是被用了刑!

  蘇源見江沐辰的目光停留在曲長卿的身上,惟恐這楚飛揚再挑撥離間,便立即走上前解釋道“王爺明鑒,下官與秦大人鄭大人方才隻是詢問了曲長卿一些事項,萬萬是沒有用刑的!下官再愚鈍,也隻曲長卿是此次事件的關鍵人物,在他承認自己罪行之前,隻會好生的養著他!”

  聽他如此一說,江沐辰一揮手讓蘇源退下,隨即看向楚飛揚冷聲道“蘇大人既然已經說的這麽清楚,楚相還有何不能放心的?這本就是三司會審,楚相久留此地多有不便,還請自行離開!”

  “本相自也不願呆在這滿是汙穢的地方!不過,本相今日前來,是要帶走曲長卿的!”江沐辰的冷言冷麵或許能夠嚇倒其他人,可對於楚飛揚而言卻是半點作用都無!

  此時他的臉上依舊保持著淺笑,嘴角完美的弧度讓人看不錯任何的破綻,站在這血腥味甚濃的刑部大堂,即便是當官之人亦是會心生寒顫,可楚飛揚卻是笑意連連,就連眼中綻放出的光芒亦是那麽的光彩熠熠,如一顆生輝的星辰一般耀眼,與這怨氣甚重的刑部大堂形成鮮明的對比!

  聞此一言,辰王冷麵一笑,似是在嘲笑楚飛揚的癡心妄想!

  “楚相這是在跟本王說笑嗎?曲長卿乃是西楚叛國賊,別說是楚相,即便是皇上也是不能從這刑部的大牢放走他!楚相與楚王府多年不理朝中的形勢,這次又何必多此一舉,難道是為了某人?”江沐辰這是在提醒楚飛揚,既然以前與各勢力劃清界限,那麽現在就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要因為某些人而把自己逼入死無葬身之地的地步!

  可楚飛揚卻不是個被人戳幾句心中所想便臉薄退縮之人,隻見他微聳肩,雙目淡笑隱霜的射向辰王,平靜的反問“王爺此番舉動,難道是在嫉妒本相與某人的關係嗎?”

  楚飛揚話音未落,眾人便覺方才還滿是蒸汽之熱的大堂,瞬間冷卻了下來,隻瞧見辰王眉目間竟是冷意,身上更是散發出陣陣寒氣,那雙冰冷似鐵的眸子緊緊的盯著楚飛揚,恨不能把時方凍住!

  “焦大,把皇上剛下的聖旨交給辰王與三位大人,讓他們看清楚!本相可不適胡攪蠻纏之人,若非有皇上的聖旨,本相還真沒有這個膽量從刑部劫走人犯,更不敢與蘇大人的義正言辭相抗衡!”本是來帶走曲長卿的,在沒有離開刑部之前,楚飛揚並不想節外生枝,雖此時辰王擋在麵前使他們不能順利離開,隻不過玉乾帝終究還是給先帝留了一分的情麵,下了這道聖旨!

  焦大聞言,立即掏出放在袖中的明黃聖旨交給辰王,隨即便一手用力托住曲長卿快要跌倒是身子!

  江沐辰接過聖旨冷冷的掃了幾眼,麵色更為嚴峻,隨即便把這聖旨遞給泰大人等人,讓他們也看清楚!

  “既然王爺無話可說,那本相就先帶著曲長卿回輔國公府,待他傷勢穩定再三司會審也不遲!否則留在在刑部,怕是還未審問,蘇大人的刑具便是在他身上用了一遍!”楚飛揚冷笑著掃了蘇源一眼,便帶著焦大曲長卿揚長而去!

  “王爺,這楚相何時求得皇上改變了心意?這叛國通敵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皇上可不能顧念以往的情分而放虎歸山啊!您怎能放走他們呢?”蘇源見辰王就這麽放走了楚飛揚,心中萬分惋惜今日如此好的機會,竟沒有一舉拿下曲長卿,倒是讓楚飛揚搶先一步把人給帶走了!

  江沐辰聽他如此說來,含怒的雙目冷瞥蘇源一眼,口氣危險的反問,‘蘇大人這是想讓本王抗旨嗎?”

  “下官不敢!”聽出江沐辰口氣中的怒意,蘇源立即矢口否認,隨後不再亂言,免得被辰王給遷怒!

  “皇上雖派烏大人領禁衛軍包圍了輔國公府,但你們三司也切不可馬虎!隻稍那曲長卿的傷有所好轉,便把此案提上日程,免得夜長夢多,讓北齊鑽了空子!”江沐辰冷言吩咐完,便踩著極重的步子出了刑部!

  “相爺,是卓職連累了您!”馬車內,曲長卿見從不參與政鬥的楚飛揚,這次為了自己竟與辰王想抗衡,心中一時感動不已,不顧胸口那火辣辣的疼痛,艱難的開口!

  “既然怕連累本相,那就好生的把傷養好!”楚飛揚端坐在車內一旁,見曲長卿這次也算是受盡了苦頭,便遞給焦大一個眼色!

  隻見焦大立即替曲長卿把脈,隨即仔細的檢查著他背後的傷口,向來麵無表情的他竟不自覺的輕皺了下眉頭,這才開。”相爺,刑部的手段可算是高明!說是沒有用刑,可把水蛭放在曲公子背上的傷口處,簡直就是殺人於無形!卑職現在也不能肯定是否有水蛭已經進入曲公子的體內,隻能等到了輔國公府再仔細的檢查!”

  說完,焦大為小心的替曲長卿披上一件軟絲錦緞裏衣,免得他狼狽的樣子被外人看去!

  而這時,馬車突然停了下來,楚飛揚留下焦大照顧曲長卿,竟親自步出馬車,不消片刻便聽他的聲音在透過馬車傳入焦大的耳中“送他回去,仔細栓查!”

  語畢,焦大與曲長卿便聽到一陣馬蹄響起的聲音,想必楚飛揚又有了其他重要的事情!

  輔國公府眾人接到聖旨,早已是迫不及待的等在正門口,雖然此事輔國公府已被禁衛軍團團圍住,可皇上法外開恩,讓曲長卿養好傷再審判,這對於輔國公府而言,已是天大的好事了!

  因此,此刻不說季舒雨與曲妃卿,就連老太君亦是掛著拐杖帶著眾人,站在正門口翹首以待!

  一陣馬車碾過青石路的聲響緩緩傳來,眾人的神色中無不激動興奮,若不是有禁衛軍攔著他們不準出府,怕是一群人早已是奔向馬車!

  待馬車停穩後,焦大扶著曲長卿走下馬車,曲長卿微抬首,便見自己的祖母、母親x小妹均是眼含淚花的看著他,離開那潮濕陰暗的刑部大佬,曲長卿這才真正的意識到人世間的美好,對於自己的家人,心中更是多了一層愛護,此刻見她們如此為自己擔憂,饒是背後的傷痕疼痛的讓他幾乎是直不起腰來,卻也是扯著蒼白的嘴唇,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容!

  等著焦大扶著曲長卿走上那十步石階踏進輔國公府的大門,眾人立即一擁而上,把曲長卿輕輕的放在了軟榻上,一眾小廝瞬間抬著他小步的跑向出雲閣!

  穀老太君見今日送曲長卿過來的竟是從不離開楚王半步的焦大,立即以京講日待,親自迎著他走向後院!

  而焦大則是看來眼楚飛揚方才策馬離開的方向,隨後便跟著老太君前往瑞麟院,打算把今日發生的事情細說一遍!

  “小姐,奴婢方才去輔國公府後門,表小姐的貼身丫頭告知奴婢,表少爺竟被皇上送回了輔國公府!”慕春滿臉喜氣的跑進綺羅園,立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雲千夢!

  “如此,便最好了!輔國公府內有太醫,相信表哥很快便能康複!對了,米姆嫉與迎夏回來了嗎?”聽到慕春如此說來,雲千夢心中也是稍稍放心了些!

  不管曲長卿現如今的冤屈有無洗刷,那刑部大牢確實不宜久留,免得蘇源暗中動手,讓人防不勝防!

  “奴婢這就去外麵看看!”見雲千夢問起,慕春朝她福了福身,便轉身出了閣樓!

  半餉,才見米瑭嫉帶著迎夏匆匆走進內室,雲千夢見兩人風塵f卜仆的樣子,便知是急著趕回來的,立即放下手中的書籍看向二人!

  “奴婢見過小姐!”兩人行禮!

  “嫉毋,如何?映秋是否能解開那毒?”此事的雲千夢稍帶緊張,目光緊盯著麵前的兩人!

  米嫉婚聞言笑了笑,立即回道“映秋說此毒並不難解!隻是,解藥中有一味藥材卻是極其的珍貴,西楚怕是找不到!”

  雲幹夢聽米姆毋說到第一句話,心頭一喜,可聽完所有的話,秀眉卻是微微的輕蹙了起來!

  想來那下毒的人也不會那麽好心,用常人都能解開的毒來害人!

  難怪自從曲淩傲受傷臥床不起之後,那幕後黑手便沒有再派人過來行刺,怕是早已料到這毒連太醫院的太醫都解不了,曲淩傲如今不過是在等死罷了,因此才如此的放心!

  隻不過,事情沒有到最後的階段,自己豈能輕易的放棄?

  “映秋可有提到那一味藥材的名字特征?咱們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相信一定能夠找到解藥!”此時的雲千夢不禁泛上一股倔強,當刑警時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放棄的信念頓時湧上腦中,讓她此刻看起來堅定無比!

  “回小姐的話,那一味藥材名叫斛葛!具體形狀如何,因為西楚並沒有此藥材,奴婢也並不知曉!”這次回答雲千夢的跟著米婕姆一同進來的迎夏,隻見她說此話時緊皺眉頭,似乎在思索著什麽!

  雲千夢見她如此,心頭不由得升起希望,輕聲問道“迎夏,難道你知道何處有這藥材?”

  若真如此,那自己便真是受了容雲鶴好大的恩惠,送來這兩個如此特別又有用的丫頭!

  迎夏則是微微點頭,眼中有些困惑道“奴婢小的時候似乎聽誰提起過這個藥材的名字!”

  說完,便又噤聲細想!

  雲千夢則也不催促她,隻要她能想起哪裏有這唰葛,那自己就算曆經千難萬險也定會去求來!

  迎夏低頭深索,整整半柱香的時間都不曾移動半步,雲千夢讓米嬤嬤暫時出去休息,自己則是捧起方才看到一半的書,靜靜的閱讀著,並未打擾迎夏!

  “小姐!奴婢想起來了!”迎夏忽而大叫了起來,隻是卻沒有驚著一直注視著她的雲千夢!

  見她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樣,雲千夢的嘴角也不由得染上一絲喜氣,隨即問道“如何?”

  “小姐,奴婢想起來了!這解葛在西楚怕是隻有一處能夠尋得!那還是幾年前,奴婢隨容賢太妃以及容公子去普國庵,伺候容公子喝茶時,無意間聽公子提到九玄師太似乎偶然間得到了一小盒珍貴的斛葛!”

  雲千夢合上手中的書藉,嘴角掛著一抹淺笑,眼中流光溢彩熠熠生輝,口氣中比之方才卻多了一絲凝重“既如此,馬上備車,去普國庵!”

  迎夏聞言有些吃驚,立即反問“小姐難道相信奴婢?萬一奴婢說錯了話,那豈不是累的小姐白跑一趟?”

  雲千夢卻隻是站起身,素手輕撫裙擺上微微的褶皺,隨即笑道“那我且問你,你騙我有何好處?至於有沒有白跑一趟,去了普國庵,一切不都明了了嗎?”

  聽聞此言,迎夏心中不禁欽羨雲千夢竟不似旁家小姐那般疑心病重,立即轉身出了綺羅園,出去準備車馬!

  而雲千夢此行卻隻是坐上一輛絲毫也不起眼的馬車,隨身隻帶了迎夏元冬二人,更是由元冬駕車,馬車飛快的上了官道,往普國庵而去!

  馬蹄踏過黃澄澄的土地,掀起一股塵土飛揚,由於車速過快,雲千夢與迎夏均是扶好車壁穩坐車中!

  “小姐,似乎有人跟蹤咱們!”馬車駛出城門後半盞茶的時間,元冬的聲音透過車簾傳進車內!

  “加速!”而雲千夢則是冷靜的吩咐道,自己與迎夏更是緊緊的抓住車壁,不讓自己跌倒!

  隻是,今日自己出們完全是一時的決定,卻已是如此的低調,惟恐那幕後黑手會察覺自己的意圄而劫走救人性命的斛葛!

  隻是,對方如此的小心翼翼,怕是與輔國公府有關的人或事,均被他們監視了起來吧!

  雲千夢眼中閃著冷忙,心中暗想,到底是什麽人,在自己出門後便跟蹤了過來?

  ,嗖”箭矢破空而來的聲音……“小心!”雲幹夢憑著直覺伸手拉過迎夏,隨即快速的按下迎夏的頭,一隻簧羽就在迎夏低頭的瞬間穿過她方才坐著的地方,隨之又從另一麵的車壁穿透出去!

  怕是那射箭之人定是用上了全身的力道,否則身在馬車內的雲幹夢不可能清楚的聽到如此清晰的破空之聲,那箭羽更不可能連穿兩道厚實的車壁!

  “小姐!您沒事吧!”迎夏看到方才那幹鈞一發的危險,一張小臉頓時失了血色,但總算沒有亂了方寸,心中也是記掛著雲幹夢的安慰,緊緊的擋在雲千夢身前!

  “元冬,前方若是有人埋伏,不管何人,直接衝過去!”雲幹夢則是異常冷靜的開口吩咐,一雙冷眸極其的鎮定,隻是心中卻是泛起無邊怒意,向來那人是不打算讓曲淩傲活命了,隻稍有風吹草動,便會斬草除根!

  隻是,除去方才那一隻箭羽外,隨後的路上卻是一片安靜,再也沒有出現任何的危險,這讓三人心中更加警惕,路上不敢有絲毫的停頓,直奔著普國庵而去!

  “一群沒用的東西,居然連個女人都抓不到!”看著飛快奔走的馬車,一聲暴怒從一旁的山坡上傳來,隨即又是兩聲響亮的耳光聲!

  “主子息怒!此地乃西楚官道,若是出事,定會立即被人發現!咱們現在隻是要找回主子丟失的東西,還是不要隨意動手較好!況且,方才卓職射出那一箭後,發現後方有人同樣射出了東西打在卓職的箭羽上,這才使得那隻箭失了七分的力道!怕是咱們在跟蹤那馬車的司時,也被人給跟蹤了!”

  那挨了兩耳光的侍衛立即單膝跪地分析著此時的狀況!

  那人冷哼一聲,隨即又補上一腳,隨即跨上馬背,冷聲道“都給我盯著那馬車,看看在什麽地方下手最為合宜!”

  說完,那人手中的馬鞭猛比。撅馬的皮肉,那馬兒吃痛,撤開四隻蹄子便飛快的往前奔去……“小姐,普國庵到了!”一路狂奔,就連進入山中,元冬也不敢減慢車速,直至馬車停妥在普國庵的山門下,這才立即跳下馬車,扶著雲千夢出來,三人還未踏上石階,身後便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雲千夢回頭,卻見楚飛揚策馬本來,身後竟沒有帶著半個近身侍衛,讓雲千夢心中一時感歎此人的膽大!

  而楚飛揚見她完好無損,眼底方才凝聚的擔憂便漸漸的散去,勒緊韁繩停了下來,一個飛身已是下了馬背,立即快步走到雲幹夢的麵前,近看她發絲雖微有淩亂卻也還算整齊,心口的焦急這才盡數散去,嘴角覆上淺笑,‘雲小姐是替侯爺祈福的嗎?”

  雲千夢見他如此問道,便知楚飛揚定是知道了什麽,隻是以保萬一卻沒有說實話,隻是順著楚飛揚的話開口,‘舅舅昏迷不醒,輔國公府內眾人均又不能出府,也隻有臣女此時較為自由,便替老太君她們上山來拜一拜菩薩,希望能夠保佑輔國公府內一切順暢!”

  見她說的如此認真嚴肅,楚飛揚也不拆穿,隻是卻也沒有離去,徑自踏上石階緩緩開。”既然如此,那雲小姐的心思與本相的倒是相似,都是為至親之人祈福!”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