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86節

  曲炎見楚飛揚三言兩語間,太後、玉乾帝、雲玄之幾個眼神便駁回了自己的提議,心頭又怒又急,立即微微抬眸看向辰王,卻見他神色冷靜,絲毫不受此事的影響,便硬生生的壓下了心頭的怒意,規矩的退回了隊列中!

  見沒有朝臣再有事回稟,玉乾帝便讓太監宣布退朝,自己親自扶著太後走出大殿!

  “王爺今日可真是好手法!”群臣散去,楚飛揚路過辰王身邊時,笑著說道!

  “楚相不成多讓!”聽出楚飛揚的話外音,辰王則是反唇相譏!

  “本相最多也不過是見招拆招,哪裏比得上王爺的老謀深算呢?”論起口舌之爭,怕是同朝為官之人中,沒有人會是楚飛揚的對手!

  隻是今日辰王也不知如何想的,看著楚飛揚那含笑的眸子,心中便隱隱會湧上怒氣,便立即接。”關於這一點,楚相似乎更甚一籌!方才楚相三言兩語便讓風向變了,整個西楚,怕是隻有楚相有這個本事!”

  “哈哈哈!王爺謬讚了!本相再厲害,也沒有王爺變戲法的把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的手段厲害!聽說今日元德太妃為了王爺的婚事操碎了心,不知王爺可有看中哪家閨秀,成親那日,本相可是要討一杯喜酒的!”大笑時的楚飛揚看起來少了一份儒雅,多了一分豪爽!

  卻隻有江沐辰知道楚飛揚那雙狡猾的眸子中閃爍的盡是對自己的嘲笑!

  一個連自己的親事都要被人擺弄的王爺,即便手上權利再重,也不過是一個傀儡而已!

  而且,江沐辰總覺楚飛揚話中有話,聯想前幾次楚飛揚為了雲幹夢與自己爭鋒相對,江沐辰的雙眉頓時緊皺了起來,隻是待他回過神時,楚飛揚早已遠去,隻留下一抹紫色身影……,……,“王爺,是下官無能,沒有請回侯爺的位置!”待楚飛揚走了,曲炎這才來到辰王的身邊,滿心滿眼的不甘心道!

  “無礙!”而江沐辰卻隻是留下這兩個字,便大步朝著宮門口走去,留下曲炎一人立於大殿之外,眼中滿是陰鷙!

  轉眼一月過去,半月前玉乾帝在朝中宣旨,批準海王之前上奏封其第五子海沉溪為海郡王,著九月初九正式行冊封禮!

  此道聖旨一出,各府內又是炸開了鍋,海王本就深受皇恩,封其子為郡王並無不可!

  但讓人矚目的是,這郡王的封號竟是‘海,字,且是海王親自擬定,與海王的封號相同,可見這海王府的五公子深受海王的寵愛,即便沒有當上世子,已是能讓海王護他如此!

  而曲淩傲在這一個月內始終處於昏睡的狀態,由於天氣炎熱,曲淩傲胸口的傷疤已是有了漸漸腐爛發炎的狀況,而終日躺在床上不能移動,讓他的背部已是捂出了一身的熱疹!

  小聶大夫與各太醫想了許多的法子,最後都因為曲淩傲胸口受傷而不能移動作罷,隻能把冰塊放置在內室中降暑,不讓他的傷勢惡化的過快!

  這一個月,最難熬的便是穀老太君與季舒雨!

  她們兩人一麵要管理偌大的輔國公府,一麵要應付曲炎等人時不時的上門騷擾,還要時刻關注曲淩傲的病情,僅僅一個月下來,穀老太君鬢間的發絲又白了不少,而季舒雨則是清瘦憔悴的許多!

  而曲妃卿也仿若在一瞬間長大懂事,不但跟在母親祖母身邊學著料理家事,更是主動的擔負起照顧父親的責任!

  隻是,每每看到自己的二叔三叔過來假惺惺的看望祖母父親時,曲妃卿心中終究是忍不住的氣惱!

  這日,雲千夢前來輔國公府看望眾人,剛踏進曲淩傲此刻居住的內室,便見曲妃卿手中拿著空了的藥碗坐在床邊怔怔發呆!

  看著大好年華的表姐近日變得如此的憔悴,雲千夢輕柔的拿過她手中的藥碗交給慕春,隨即在床邊的圓凳上坐下,淡笑著輕聲開。”表姐,你這是怎麽了?”

  直到此時,曲妃卿這才注意到雲千夢,略顯疲倦的淺笑了下,曲妃卿淡淡的開。”夢兒,姑母雖是太後,可畢竟身在宮中,不能時時關注輔國公府!如今爹爹已是昏睡了一月有餘,據說皇上派出去尋找哥哥的人還未回來,長此以往,怕是這輔國公府遲早有一天會變成二叔三叔的!”

  雲千夢聽她如此說道,心中不由得一緊,隻覺今日的曲妃卿神色間有些怪異,似是有什麽決定在她的心中醞釀成型,便拉過曲妃卿的雙手開解道”

  表姐,表哥此刻隻是深入敵人的腹地,自然不容易找到!而輔國公府有老太君坐鎮,又有太後作為後盾,萬萬是落不到那兩位舅舅的手中的!咱們現在隻管讓舅舅能夠早日蘇醒過來,其他的有的沒的,還是少想為妙!”

  可今日對於雲幹夢的勸說,曲妃卿似乎是完全聽不進去,隻見她有些無奈的朝著雲千夢淡然一笑,隨即開。”我最近一直在想,若是嫁給海郡王,是不是能夠改變府內的情況?”

  雲千夢聞言大驚,握著曲妃卿的雙手不禁加重了力道,立即出言寬慰“表姐怎可有這樣的想法?海王府可沒有表麵看起來那麽富貴榮華,那海王妃顯然是不喜海郡王,你若真是嫁過去,怕是她連你也是看不順眼的!再者,海恬郡主亦不是好對付!表姐切莫因為眼前一時的因難而作此決定,否則將會後悔終生!”

  雲幹夢說出此話,最重要的一點便是海沉溪與曲妃卿根本就不是一類人,海沉溪此人刁鑽狡猾,城府之深怕是絲毫不遜色於海王,曲妃卿若真是嫁給他,怕是沒有好日子可過!

  可雲千夢的話剛說完,便見曲妃卿的雙眉緊皺了起來,眼中的堅定漸漸被浮出來的淚水模糊,隻見她。。12出被雲千夢包住的一手,輕拭了忍不住落下的淚,緩和了片刻太過悲傷的心情,這才緩緩開口,‘夢兒,你說的這些,我又何嚐不知?可是,你可知,這一個月來,祖母與母親失眠了多少個夜晚?每每想到爹爹現在的情況,祖母與母親便是食不下咽,可卻又不打起精神去應付那些趁火打劫之人!我雖是女兒家,卻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親人被人欺辱吧!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找一條出路!那三叔不就仗著曲景清如今能夠自由出入辰王府而得意嗎?那我便嫁入海王府,看看誰才能笑到最後之人!”

  “簡直是一派胡言!”可這時,門口傳來穀老太君氣急敗壞的罵聲!

  還不等曲妃卿與雲幹夢站起來行禮,便見穀老太君衝上前便給了曲妃卿一個重重的耳光,打得曲妃卿的臉狠狠的偏向一邊,那白嫩的小臉上頓時浮出五指掌印!

  雲幹夢心頭大驚,立即拉住老太君還要打下去的手求饒道“外祖母息怒!表姐也隻是一時心急才說了這樣的糊塗話!外祖母莫要動怒!此刻又是在舅舅的床前,祖母莫要讓舅舅傷心了!”

  見雲千夢提到曲淩傲,老太君這才放下高舉的手,隨後慈愛的看了躺在床上的兒子一眼,雙手用力的跺了跺手上拉著的拐杖,滿是怒氣的對曲妃卿開。”你跟我過來!”

  說完,穀老太君便拂開所有人的攙扶,徑自快步走出青鬆院!

  而被穀老太君打了一耳光,曲妃卿卻隻是木然的摸了摸發疼發燙的臉頰,隨即朝雲幹夢淡淡一笑,轉身便隨著老太君走出青鬆院!

  雲千夢心中不放心,立即遣了慕春去小廚房通知季舒雨,自己則是立即跟上老太君的步伐!

  隻是,老太君卻是越走越偏,最後竟是停步在輔國公府的祠堂前!

  這祠堂終年有人打掃,裏麵隱隱傳來嫋嫋香火味,老太君抬頭看了看那黑色匾額上‘曲氏祠堂,四字,便大步走了進去!

  “妃卿,跪下!”見曲妃卿進入祠堂,穀老太君立即大聲喝到!

  而曲妃卿則是略顯麻木的跪在了蒲草的墊子上,挺直腰杆麵對曲家列祖列宗!

  穀老太君見她一副倔強的模樣,耳邊又想起她方才的那番話,隻覺麵對曲炎曲賦等人時都不等有這樣的怒氣,頓時對著曲妃卿斥責道“今日祖母便當著曲家列祖列宗教訓1你!妃卿,你記好了,咱們輔國公府再落魄,也不需要出賣自家的女兒去換去片刻的安寧!你的輔國公府的大小姐,自小就跟在我的身邊,是我一手帶大的孩子,不說你有多麽的出類拔萃,但我決不允許我養大的孩子輕賤自己!不管你的處境有多麽的困難艱苦,你都不能忘了你的身份,你是輔國公府的嫡小姐!你不是曲景清那等輕浮的女子!你現在是看到曲景清因為能自由進出辰王府是一件多麽有麵子的事情!可你要知道,她付出的是她的名聲閨譽!即便將來她被辰王點中當了側妃那又如何?就算她出生再好,她今日的所作所為,便已是喪失了成為正妃的機會!正妃不單單是看家世地位,更是要考驗人的品性德行,樣樣缺一不可!再者,若祖母認為可與海王府聯姻,那麽海王妃第一次登門時,祖母便已是應下了這門親事!又何必你一個女兒家說出那樣的話?你若真那樣做了,即便你父親醒過來,你大哥從邊關回來,他們也不會為你今日的犧牲而心存感激,有的,也不過是心疼!孩子,你可明白祖母的用心?”

  穀老太君說完這些話時,曲妃卿已是泣不成聲,方才身上的那股倔強也早已在穀老太君的苦口婆心中漸漸散去,刺下的不過是小女兒的傷心與悲傷,雲千夢輕步走上前,與曲妃卿同時跪在蒲草墊上,雙臂輕輕的摟住曲妃卿輕顫的身子,麵色動容的對穀老太君開。”外祖母的話醍醐灌頂,夢兒與表姐定會謹記於心,永世不會忘記!可也請外祖母不要責怪表姐,她隻是關心則亂!表姐素來品行端正,斷不會做出那等出格失德的事情,請外祖母原諒表姐一時的失口!”

  老太君見雲千夢與曲妃卿姐妹情深,心中自是感動,隻是那雙滿是威嚴的眸子卻是緊盯著曲妃卿,非要她親口認錯才罷休!

  曲妃卿痛苦過後,心中長久以來的壓力釋放掉了不少,情緒也跟著平穩了許多,此時見穀老太君等著她的回話,立即恭恭敬敬的朝祖宗的牌位磕了三個響頭,神色嚴肅道“孫女知錯!以後斷不會再說那等糊塗的話!請祖母貴罰!”

  穀老太君見她終於是清醒了過來,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便開。”

  你便在這祖宗牌位麵前跪上三個時辰反省吧!夢兒,隨我回去!”

  “是!”見雲幹夢還想替自己向穀老太君求饒,曲妃卿拉過雲千夢朝她搖了搖頭,口中卻是堅定的回道,隨即跪得恭恭敬敬的,雙目中盡是堅強不屈的神色!

  雲幹夢見自己再勸無意,況且老太君方才的話亦是罵醒了曲妃卿,便也稍稍放心,吩咐一旁的丫頭婆子好好照顧她,便起身攙扶著穀老太君一起走出祠堂!

  而這時,聽到丫頭通風報信的季舒雨則是靜靜的立在祠堂的門口,當她聽到女兒那危險的想法時,頓時嚇出了一聲的冷汗!

  心中不由得有些自責,近日忙著府內與丈夫的事情而忽略了對妃卿的照顧!

  可好在老太君罵醒了妃卿,讓季舒雨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隻不過,看到老太君的離去,季舒雨卻沒有走進祠堂讓女兒起身,反倒是轉過身,帶著身邊的丫頭婆子離開了祠堂!

  炎熱的七月即將走過,可玉乾帝的人派出去整整一個半月,這才傳來找到曲長卿的消息!

  穀老太君得到此消息時,隻覺心頭壓著的一塊石頭總算是落了地!

  可過了兩日,宮中又傳來消息,說曲長卿在邊關受了重傷,此時正用馬車把他往京都送過來!

  輔國公府上空好不容易驅散開的烏雲,卻又因為這個消息而重新聚攏了起來!

  眼看著進京的日子越發的接近,穀老太君與季舒雨心裏頭也是愈發的緊張,紛紛提著一顆心,不知曲長卿的傷勢到底如何!

  這日,雲千夢算準了是曲長卿回京的日子,便早早的從相府來到輔國公府,陪著老太君等人!

  可是,從早上等到晌午,再從晌午等到黃昏,卻也不見馬護衛把曲長卿接回來!

  眾人心中隻覺蹊蹺,正在納悶之際,門口傳來‘聖旨到”的呼聲!

  隻見那身穿總管太監服飾的公公手棒明黃綢緞聖旨,在一群小太監的簇擁下走進了輔國公府,待老太君等人下跪後,便掀開聖旨尖聲讀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輔國公府嫡長孫、兵部侍郎曲長卿,夾帶敵國信件信物,疑似叛國,即日起罷免其兵部侍郎一職,交由三司會審,其餘輔國公府眾人,不得召見不可外出,欽此!”

  聖旨一經念出,還不等眾人謝恩磕頭,便見穀老太君的身子竟往一旁栽去…………”

  【82】

  “母親!”,‘祖母!”“外祖母!”“老太君!”

  輔國公府之人見一向堅強冷靜的穀老太君此刻竟閉眼暈倒了過去,紛紛驚呼出聲,也顧不得接旨,一個個一湧而上,把穀老太君小心的攙扶了起來,隻見那跟在穀老太君身邊的嬤嬤小心的抱著老太君,一手快速的按著她的人中,可卻也不見穀老太君蘇醒過來,嚇得眾人立即讓丫頭婆子去請小孽大夫以及抬來軟塌!

  季舒雨見自己婆婆如此,“心頭大震,卻也是個能夠穩住場麵的人,隻見她麵色鎮定,親自扶著穀老太君躺上軟塌,囑咐嫉瑭們好生的伺候著,自己這才重新轉過身跪下接過聖旨!

  “謝皇上隆恩!”季舒雨帶著曲妃卿與雲千夢磕頭謝恩,這才站起身,隻是看著手中的聖旨,想著府中此時的情況,饒是季舒雨表麵鎮定,心中卻也已是亂成了一鍋粥,所有的事情攪在一起,就連善於處理侯府諸事的她已是眼露焦急x麵含擔憂!

  “侯夫人請放寬心!公子若是沒有做過此事,皇上定會還他一個清白!

  ”那公公見今日輔國公府發生如此巨變,又瞅著如今府內連個主事的男子都沒有,心中也是微歎一句世事無常,多言勸解了一句!

  季舒雨麵色蒼白的朝公公點了點頭,緩緩開口,‘多謝公公寬慰!不但我兒對西楚忠心耿耿,一心隻為皇上辦事,就連這整個輔國公府,也同樣是忠君不已,絕對不會出現通敵叛國之事!皇上乃千古名君,臣婦自然是相信皇上會給長卿以及輔國公府一個清白的!”

  “這是自然!”那公公聽季舒雨如此硬氣,便跟著點了點頭,隨即轉身離開!

  雲千夢聞言,卻是不著痕跡的輕蹙娥眉,閃著光亮的眸子低低垂下,忽而突然的又抬起頭,冷靜的看向那即將離開的公公,開口挽留“公公請留步1”

  聽到雲千夢的聲音,那公公緩緩站定腳步,一臉平靜的轉過身,見是相府的大小姐出聲,臉上的表情稍稍緩和了些,便問道“不知雲小姐有何事?

  雲千夢則是微微上前一步,微垂的眸子猛地看向這個跟著玉乾帝許多年的總管太監,冷靜的問道“不知太後此時如何?皇上可有何表態?”

  雲幹夢此言一出,別說那公公,就是季舒雨以及曲妃卿亦是一臉驚訝的看向她,隻是瞬間便反應了過來,雲千夢此時問出這個問題,隻是在探聽玉,乾帝對此事到底是持有什麽樣的態度?

  而從他對待太後的態度中,便能看出他的表態!

  那總管公公見這雲相府中的大小姐竟如此的心細如發沉穩鎮定,在今日如此突變的狀況下亦能找出突破口,本想不再多管多過問此件事情的他便抬起手,讓身後跟著的小太監退後三大步,這才小聲的朝著麵前的三人開。”

  奴才出宮之前,皇上隻是派小太監前去鳳翔宮,讓太後今日在鳳翔宮好生的養著!其餘便也沒有多說!”

  眾人聞言,心中大驚,雖然玉乾帝沒有嚴命太後呆在鳳翔宮中,可這番舉動已是連太後也跟著被懷疑了,怕是此刻求助太後亦是不可能了!

  “雲小姐若是沒有其他的事情,那奴才便先回宮了!”見雲千夢沒有繼續追問,又因為如今輔國公府可是一個燙手山芋,那公公未免連累自身,深覺不能久留此地,便朝著三人微微行了一禮便帶著小太監們轉身踏出了輔國公府的大門!

  “娘!這是誣陷!哥哥怎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我們曲家世代忠良,皇上為何要懷疑我們?”今日經曆了這麽多的事情,曲妃卿已不再是以往那個無憂無慮x心思單純的世家小姐,今日的她變現得出乎人意料的鎮定冷靜!

  隻是,曲長卿受傷被關押了起來,老太君如今暈厥了過去,自己親父又是身命垂危,曲妃卿的心中亦是滿含煎熬,看著那些太監的背影便急急的低聲問道!

  而這些問題,同時也是季舒雨想知道的!

  可此時玉乾帝卻是責令輔國公府上下不得外出,就算要打聽消息,隻怕也是有心無力!

  “妃兒,任何時候都不要懷疑皇上的決斷!尤其是現如今咱們輔國公府落難的時候,則更不能口無遮攔!否則被有心人利用了去,咱們輔國公府則將死無葬身之地,知道嗎?”讓小廝關上輔國公府的大門,季舒雨立即嚴厲指貴道!

  曲妃卿見季舒雨時自己鮮少有如此嚴苛的表情與語氣,一時亦是察覺到自己的失態,立即聽話的點頭,不再言語!

  “舅母,咱們還是趕緊去看外祖母吧!這件事情,想必對外祖母的打擊很大!”看著站滿一前院的奴才,雲千夢走近兩人低聲說道!

  隻見季舒雨微點頭,便領著二人前去瑞腆院!

  此時瑞赫院中丫頭婆子亦是站了一院子,三人踏進內室,隻見幾位太醫正在給老太君施炎,一旁的婆子丫頭均是滿麵的愁容,見到季舒雨三人進來,心裏頭終於是呼出一口氣,仿若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母親如何?”見自己婆婆的臉上已是被紮滿了銀針,季舒雨快步走到床前,心中萬分焦急的問道!

  一名太醫自床前站起身,朝著季舒雨作揖後才開。”回侯夫人,老太君突受刺激,加上如今年紀大了,身子便承受不住!臣等正在給她施炎,先穩住老太君的心神,待她清醒過來,咱們再加以湯藥的鞏固!”

  見太醫如此說道,季舒雨微點了點頭,雙目中滿是擔憂的看著床上的穀老太君,心中卻是有些慶幸,幸而方才的聖旨中沒有召回所有的太醫,否則以輔國公府現如今的情況,府內隻有小聶大夫一人,怕是要照顧不過來了!

  “侯夫人,老太君醒了!”這時,幾名太醫立即開口!

  季舒雨、曲妃卿以及雲幹夢三人同時上前,看著太醫拔掉老太君臉上的銀針,幾人又走進幾步,紛紛半跪在床前,緊張的盯著穀老太君,隻見曲妃卿苦澀的問道“祖母,您可算醒來了!”

  穀老太君則是環顧了床前的情況,見自己的屋內裏三層外三層的站滿了人,腦中又憶起方才前院發生的事情,穀老太君隻覺一顆心猛然下沉,目光冷冷的看了站在床尾的瑭嫉一眼,便見那嬤嬤立即領著幾名太醫離開內室,待屋內隻刺她們四人時,穀老太君這才堅定的開。”輔國公府絕對不會做出叛國通敵之事!此番事情,定是有人蓄意陷害!”

  雲千夢見穀老太君神色凜然、語氣堅定不移,雖知輔國公府忠心耿耿,可心下卻是暗自尋思著這整件事情,深知此次的事情定是密謀周全之事,如此的突如其來出其不意,竟讓玉乾帝下了聖旨直指侯府叛國通敵,這樣大的罪名扣下來,有誰能夠承擔?

  即便將來證明長卿是清白的,怕是在世人的眼中,輔國公府也是有了叛國通敵的先例,朝中地位定會大不如前!

  而設局的人心思細膩,怕是常人無法企及!

  他深知玉乾帝與輔國公府的關係,平日裏時輔國公府亦是十分的信任,一般的小事定是動憾不了輔國公府在玉乾帝心中的地位與重量,便設計一出叛國通敵的事情,讓玉乾帝即便不忍心,為了穩固朝綱,也隻能痛下殺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