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85節

  說道這裏,那小聶大夫停頓了下來,目光看向麵前曲淩傲的至親,心中斟酌著詞句,看怎樣才能讓她們降低她們的痛楚!

  “小聶大夫,我爹爹到底會如何?”見小聶大夫停口不語,曲妃卿再也承受不住麵前這壓抑的氣氛,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而這次,穀老太君與季舒雨都沒有出言責備曲妃卿的無禮失態,三人紛紛盯著小聶大夫,緊張得已是手腳冰冷、麵色發白!

  那小聶大夫見三人如此,便知定是瞞不下去了,隻能緊皺眉頭沉重的開口:“此毒陰險,加上中毒的地方處於心肺如此重要的地方,怕是侯爺熬不過三個月!此間還要細心照料,否則一個不慎,恐怕連三個月的期限都沒有!”

  “娘……”小聶大夫的話還未落地,季舒雨便眼前一黑,直直的往後倒去,幸而後麵有丫頭婆子接住了,可曲妃卿卻是再也承受不住的痛哭出聲!

  “哭什麽哭?你可是侯府的大小姐,遇到這樣的事情就隻知道哭嗎?”穀老太君讓眾人把季舒雨移至裏間的軟榻上躺著,隨即冷著臉對滿麵淚水的曲妃卿低喝道!

  那小聶大夫見老太君突逢此變故,雖然麵色蒼白眉目間略顯疲憊,可卻是腰背挺直神色淩然,一股大將之風瞬間從她的體內湧現了出來,尤其方才嗬斥曲妃卿的那一聲,家主母的威嚴與堅強頓時在這一瞬間體現了出來,讓小聶大夫心中不由得升起一抹敬意!

  而曲妃卿被穀老太君這麽厲聲嗬斥,方才慌亂的心情頃刻間平靜了下來,雖然心頭仍舊因為小聶大夫的話而疼痛不已,可情緒卻已是平複了不少,當下便拭幹了臉上的淚痕,沉靜的立於老太君的身旁不再言語!

  “賢侄,此事來的太過突然,還望你能暫住侯府料理我兒的傷勢!旁的人,老身實在是不放心!”老太君雙目盯著小聶大夫,言語間盡是委以重任的信任!

  小聶大夫見老太君如此,便知此時定是不便讓旁人知道,便立即點頭稱是“老太君請放心,隻要保證這青鬆院的安靜,小侄定會說到做到,不讓侯爺在三月之內殞命!”

  老太君見他嚴肅認真,便知自己沒有找錯人,便點了點頭,讓曲妃卿扶著自己走進裏間,看著床上躺著的一動不動的兒子,又看著軟榻上已經暈過去卻還在夢中流淚的兒媳,縱是穀老太君方才表現的異常的堅強冷靜,這時也不由得悲上心頭,一顆滾燙的淚落在了曲妃卿的手背上!

  可當曲妃卿驚訝的抬頭看向老太君時,她卻早已整理好自己的表情,轉身便出了裏間,對著外頭的馬護衛沉聲命令道“把那個吃裏爬外的東西給我帶去懲惡堂!”

  語畢,穀老太君推開曲妃卿的攙扶,讓她進去侍奉雙親,自己則是攏了攏頭上的銀發,隨即拄著拐杖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出青鬆院!

  可此時,不知是誰在街頭巷尾肆意的散播流言,說輔國公府的侯爺昨夜被人偷襲,此時身受重傷即將不治,這一流言一經傳開,百姓自是多了一個閑聊的談資,可卻在京都各大官家府邸中掀起了軒然大波,就連宮中早上剛得到消息的太後也是吃驚不小,明明已是被捂住的消息,為何卻在這個時刻不脛而走!

  雲千夢則是在慕春那急切的腳步中睜開了眼,見慕春與米嬤娘麵上眼中紛紛擔著焦急的神色,便知定是舅舅受傷的消息被那幕後主使者給捅了出來……

  【81】

  “小姐,奴婢去侯府打聽消息吧!”慕春見雲千夢半皺眉頭,心中也跟著焦急不已!

  “不用!”而雲千夢卻是打斷了她的好意,隨即站起身穿好外衫,剛讓慕春替她把披散的發挽了起來,便見米嬤嬤從外間走了進來,看到雲千夢醒來立即行了禮,便小聲的開。”小姐,方才盼蘭派身邊的小丫頭過來,說那蘇大人已是依附了辰王,這才與相爺發生這麽大的分歧!而剛才據守門的小廝說,方才看到太後身邊的瞿公公領著太醫院的太醫,往輔國公府的方向而去!”

  雲千夢點頭,目光清幽冷靜,心中卻不由得塗上了一層擔憂!

  太醫都是精挑細選的醫者,太後派他們過去,也是出於對親弟弟的關愛,隻是,這些太醫中,難保沒有對方安插的人手!

  大舅舅的性命現在如此的脆弱,可不能再出半點的差錯!

  而輔國公府內出了這樣大的事情,不知玉乾帝是否派人前去邊關通知表哥!

  此時的穀老太君則是端坐在嚴懲堂內,看著馬護衛把五花大綁的管家帶上來!

  那馬護衛自小跟著曲淩傲,自是對他忠心耿耿,今日見府內出了這樣的叛徒,二話不說便朝著那管家的膝蓋後踢去,迫使管家跪在了老太君的麵前。

  “真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沒想到,你請的不是治病的大夫,而是要命的屠夫!”老太君看著下麵跪著的管家,眼中的痛心疾首中還含著濃濃的怒意!

  那老管家今年已是過了不惑之年,兩鬢間也已見白霜,見自己所做的事情敗露,他亦是無話可說,隻是跪在老太君的麵前沉默不語!

  可老太君要的不適他的沉默不語,隻見她對馬護衛使了個眼色,那馬護衛立即雙手平放在管家的肩胛骨處緩緩用力,那馬護衛本就是習武之人,自然知曉人的經脈穴道,不消一會,便見原本想蒙混過去的管家已是疼的滿頭大汗,最後竟是身子一歪躺在了地上!

  “說!誰是你真正的主子?我輔國公府待你不薄,侯爺向來仁厚,從不打罵下人,可你這個黑了心的,居然讓人毒害侯爺,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嗎?”老太君怒極了,一手顫抖的指著那管家便開始痛罵,眼中的恨意怎麽也藏不住,想起這管家差點便害死了她的兒子,老太君生煎了他的心都有了!

  那管家見穀老太君發怒發威,而他的身邊還站著一個會武功的馬護衛,不想再吃苦,便急急的開。”老太君饒命啊!奴才也是迫不得已的!是三老爺用奴才一家老小的性命相要挾,奴才也是被迫的啊!”

  可麵對他的求饒,穀老太君此時心中卻是沒有半分的憐憫之心,隻見她對馬護衛揮揮手,便讓他把人帶下去處理掉!

  “母親,不如用管家指證三叔等人!”季舒雨見老太君竟沒有找來曲炎時質,心中一時不解!

  可穀老太君卻是搖了搖頭“曲炎此人心狠手辣,即便是忠心為他辦事之人,事成之後怕也難有活口!那下毒的大夫怕早已被他滅口,僅憑管家的一麵之詞,以曲炎的狡猾,定能反咬咱們一口!”

  季舒雨聞言“心中大震,卻隻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雖然穀老太君嚴懲了管家,可曲淩傲這一出事,朝堂上的風向也明顯的變了!

  第二日早朝,身為戶部侍郎的曲炎一上早朝便向玉乾帝遞交了手中的折子,同時朗聲道“皇上,臣有本啟奏!”

  隻見玉乾帝身邊的總管太監立即下了階梯接過曲炎手上高捧的奏折,而玉乾帝則是平淡的看了從來都不起眼的曲炎一眼,略顯冷淡的問道“何事!

  “回皇上!臣今日參戶部尚書徐大人在任職期間貪汙三十餘萬兩現銀,請皇上明察!”曲炎雙膝跪地,口齒清晰的說出自己奏折中的內容!

  一時間,大殿之內的大臣紛紛麵麵相覷,紛紛麵帶疑惑的看向曲炎,繼而又望向那被檢舉的戶部尚書!

  而此刻,那戶部尚書麵上則是閃過一絲驚慌,目光立即看向站在最前頭的幾位大臣,見他們神色泰然,戶部尚書的心便漸漸了落了地,隨即站出列一掀衣擺跪在曲炎的身邊,鏗鏘有力道“皇上,微臣任戶部尚書十餘載,兢兢業業,從未想過以權謀私,為自己斂財!還請皇上明察,莫要被曲侍郎的危言聳聽而冤枉了微臣!”

  “哼,徐大人慌什麽?還是等皇上看了微臣的折子再做決定吧!您這麽著急,難道是心中有鬼?微臣作為您的下屬這麽多年,經手的事情多如牛毛,戶部中又多是大人的嫡係,大人想要在裏麵做手腳,簡直是易如反掌!”

  曲炎卻是不容那徐明山辯解,還不等那奏折到達玉乾帝的手中,便立即出言反駁,雖隻是簡單的幾句話,卻真真戳中人的要害,讓大殿之上的其他大臣心中紛紛是有些信了他的話!

  畢竟,各衙門、各司職上下屬之間,多多少少會有一些關係,否則斷不會放心的用人!

  隻是,讓眾人不解的是,曲炎坐上戶部侍郎的位置這麽多年,為何現在才揭發徐明山的惡行?

  “曲炎,你含血噴人!你妒忌我已不是一日兩日,今日便尋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想讓皇上治我的罪,你做夢!皇上乃幹古明君,豈會聽信你這等小人之語?”被曲炎點出這些旁人雖然心知肚明但從未明說的事情,徐明山一時大怒,不顧此刻正跪在金鑾殿上,便直起身子指著曲炎吼道!

  而此行徑卻隻是讓曲炎冷笑一聲,隻見他看向徐明山的眼中道“徐大人何必如此的惱羞成怒?就怕別人不知道您貪贓枉法嗎?”

  一句話,坐實了徐明山貪墨的罪名,讓那些本想出列為徐明山說情的大人紛紛收回了即將邁出去的步伐,各人心中紛紛掂量著今日這件事情即將引發的後果,眾人的目光不禁朝著龍椅上的玉乾帝,以及站在群臣之首的幾位權貴看去,見那幾人均沒有任何表示,甚至認為此時的事情不過是小孩子的遊戲,便不由得慶幸自己方才沒有做那出頭鳥!

  “皇上!皇上!您可要相信微臣啊!這一切都是曲炎憑空捏造的,微臣任職這些年可是兩袖清風,絕沒有做貪墨之事!這一切,不過是曲炎嫉妒微臣這些年一直坐穩戶部尚書一位而栽贓陷害的!還請皇上萬不可相信此人的話,請皇上不要冤枉了忠良啊!”那徐明山見大殿上上百的大臣,竟無人出列為他求情,一時間便有些慌了神,立即哭喪著臉朝著龍椅上沉默不語的玉,乾帝用力的磕頭表明其忠心!

  見此狀況,雲玄之掃了眼已是手足無措的徐明山,又看向滿臉帶著陰笑的曲炎,心中頓時有了計量,隻是,在玉乾帝還未開口前,他也並不急著開口,免得上了那暮後黑手的圈套!

  而楚飛揚的目光卻絲毫沒有看向跪在大殿中央,極像小醜的兩人,那含著淺笑的黑眸隻是在不經意間的掃了對麵的辰王一眼,見他今日雖如司往常一樣沉默寡言,但方才那冰冷的眸子卻是無意間瞥了對麵隊伍中的一人,楚飛揚嘴邊的笑意更甚!

  “皇上,臣也有本啟奏!”這時,排在後麵的刑部尚書蘇源站出隊列,雙手捧著自己的奏折雙膝跪地高聲道,打斷了那戶部尚書的辯解!

  “你又是何事?”玉乾帝把手中曲炎的折子丟在案桌上,帶著一絲冷意的開口,目光卻是頻頻掃過各大臣此刻的表情!

  “皇上,臣今日也是參戶部尚書徐大人!臣的奏折中列舉了戶部尚書任職這十幾年中經手的所有款項,並把各項的支出紛紛列舉了出來,其中大部分的款項並非全額用在朝政之上,總和這些多餘的款項,的確如曲侍郎所言,多達三十餘萬兩現銀!還請皇上過目,莫要讓這等朝廷的蛀蟲再次侵害國庫!”那蘇源梆地有聲,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說出徐明山這些年的所作所為.

  隻見他的話音一落地,原本口口聲聲表明清白的徐明山頓時癱坐在地,麵無血色的讓人頓時相信了他的所作所為!

  趁著公公下去拿奏折的空隙,玉乾帝那銳利的雙目自首排的幾位重臣麵上一一排過,心中想的卻並非是徐明山貪墨一事!

  而朝臣們見玉乾帝如此的冷靜中更是緊張害怕不已!

  尤其那些平日裏與徐明山來往過密的官員,更是麵露驚慌,額頭紛紛冒出了冷汗,惟恐下一個倒黴的便是自己!

  “皇上!”公公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折子放到玉乾帝的麵前,隨即便退至一邊!

  玉乾帝麵色冷靜的拿起桌案上的奏折,隻覺今日這本奏折厚而沉,翻開第一頁,隻見上麵便密密麻麻的寫著一串金額,隻看了兩頁,便見玉乾帝麵色勃然大怒,用力的合上了奏折,使勁的往下麵的徐明山臉上扔去!

  “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還敢求朕相信於你!枉費朕如此的信任你,讓你擔任戶部尚書一職這麽多年,你就是這麽替朕管理國庫的嗎?若朕再讓你擔任戶部尚書十幾年,朕的國庫是不是就要變成你徐家的庫房了?”玉乾帝滿麵的怒容,怒吼聲嚇得所有的大臣頓時低下了頭,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而那徐明山此時已是嚇傻了眼,任由那奏折打在臉上卻毫無所絕,隻是機械的翻開奏折,本還存著僥幸的心理,可一看上麵的賬目數字,一顆心頓時跌入穀底!

  那厚厚的奏折上,事無巨細的不但記載了他這些年擔任戶部尚書時從朝廷各項撥款中克扣下來的銀兩數額,更是把這些年他所收賄賂的物件錢財也詳細的記錄了下來!

  那徐明山此時一臉的死寂,再也不記得向玉乾帝磕頭求饒“心中隻求著玉乾帝不要把他送進刑部的大牢,直接賜他一死!

  “哼!看樣子你是無話可說了?刑部尚書!”玉乾帝已是懶得再看徐明山一眼,立即看向蘇源狠聲道“立即革職查辦原戶部尚書徐明山貪汙受賄一案,一切有牽連的官員一律革職,受賄貪墨嚴重者,斬首示眾,一應家屬發配邊疆!”

  蘇源領命,立即沉聲道“謹遵皇上口諭!微臣定當嚴查此案,不放過一條漏網之魚!”

  語畢,蘇源便招手讓門口的禁衛軍把癱在大殿中央的徐明山拖走!

  “皇上,徐明山被草職,戶部尚書一職便空閑了下來!臣認為戶部侍郎曲炎恪敬職守,能夠勝任戶部尚書一職!”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辰王卻開口說話了!

  聞言,玉乾帝目光轉向辰王,隻見他始終一張冰冷的臉,雖看不出此事江沐辰有何目的,但他在此時開口,卻是讓人值得回味!

  “哦?王爺這麽快便有了人選!”而方才一直保持沉默的楚飛揚,也跟著開口!與往常一樣,他的臉上始終掛著讓人捉摸不透的淺笑,唯有那雙眸子中卻是隱藏著極深的寒意,讓人不敢直視!

  江沐辰的目光自玉乾帝身上收回,隨即射向楚飛揚,陰沉的眸子與楚飛揚含笑的黑眸在半空中相觸,一石激起千層浪,兩人卻又是一個冷酷一個儒雅,讓其他人雖知他們不對盤,卻從他們的表情找不出絲毫的破綻,便紛紛把頭垂的更低了!

  “雲相,依你所見,可有合適的人選?”而玉乾帝既沒有回答辰王的問話,也沒有去看江沐辰與楚飛揚之間的暗潮湧動,反而是看向一旁始終不曾開口的雲玄之!

  雲玄之掃了眼大殿之上的大臣,“心中暗暗掂量著辰王方才那話在玉乾帝心中產生的效果,這才嚴謹的開。”想必皇上心中已有定論!還請皇上明示,臣不敢妄言!”

  “既如此,那便先讓原戶部侍郎頂替徐明山戶部尚書一職!”玉乾帝沉吟一聲,這才朗聲開口!

  而聽到自己升遷的消息,曲炎卻不見絲毫喜悅,而是慎重的朝著玉乾帝恭敬的磕了三個頭,隨即麵色嚴肅道“謝皇上,微臣定當竭盡所能,為朝廷效命!隻是,微臣還有一事啟奏!”

  “說吧!”不想這曲炎今日竟有如此多的事情,玉乾帝見他神色較之方才更為肅穆,便應允了他的請求!

  “皇上,輔國公府侯爺曲淩傲今日被人偷襲而導致重傷不治,其長子曲長卿卻不在京中,而輔國公府不能一日沒有主事之人,還請皇上重新擬定輔國公府侯爺人選!”曲炎滿目嚴肅,義正言辭的說出這件事情,卻讓雲玄之的目光瞬間射向他,楚飛揚與江沐辰的對視亦是結束,江沐辰並未看向曲炎,而楚飛揚則是半眯著雙目淡掃了曲炎一眼,心中有了計量!

  玉乾帝顯然也是料到曲炎不會放過侯府侯爺的爵位,正要開口拒絕,卻見蘇源出列拱手道“皇上,輔國公府乃西楚的有功之臣,皇上皇恩浩蕩,自然不能讓輔國公府一日沒有主事之人,今日曲侯爺身受重傷,不如另擇賢才,讓侯爺能夠安心養傷,以顯吾皇體恤朝臣之心!”

  “臣附議!”

  “臣附議!”

  “臣也附議!”

  蘇源的話方才落地,便見大殿之上竟有超過半數的大臣紛紛朝著玉乾帝跪了下來,均是出聲同意曲炎與蘇源的提議!

  “太後到!”這時,金鑾殿外響起瞿公公那尖細的聲音!

  玉乾帝立即站起身,快步走下龍椅,親自迎向款步走進大殿的曲太後!

  “太後千歲千歲千千!”眾大臣紛紛下跪,朝著太後高呼千歲!

  “母後今日怎麽有空來兒子的大殿?”玉乾帝則是扶著曲太後往裏走著,隻是,此時曲太後雖麵沉如水,但眼中卻是隱隱冒著怒火,隻見她走到曲炎麵前時便停住腳步,帶著一絲冷意兩分怒意道“方才本宮路過大殿時聽到了曲大人的提議,便有些好奇進來看看!不想曲大人竟是在詛咒侯爺!”

  曲太後此言一出,方才那些附議的大臣紛紛伏地身子,不敢再多話!

  而曲炎現今已是戶部尚書,又有辰王等人撐腰,不再是當初在輔國公府看人眼色過日子、唯唯喏喏的庶子了,見太後竟在早朝時闖進大殿,曲炎冷笑道“後宮不得幹政,太後還是請回吧!”

  太後見曲炎今日如此的硬氣,銳利的目光頓時掃向大殿上跪了半片的大臣,最後滿眼陰霾的看向辰王,見他此時麵色沉穩、眼帶譏諷,曲太後心中便知今日此事的操縱者定是辰王!

  否則以曲炎一個小小的戶部侍郎如何能夠扳倒根基深固的徐明山?

  看樣子,這曲炎卻是找到了一顆大村,在淩傲受傷的第二日便聯合辰王逼迫淩傲讓出侯爺的位置,又讓這半數的官員跪地請求皇帝答應重定輔國公府侯爺人選!

  隻是,辰王再厲害,他也不是皇帝!

  看著曲炎如此的趁火打劫,太後心中的怒氣忽而消失無蹤,麵色較之方才進殿時更是緩和了不少,語氣亦是恢複了平日的平和“曲大人所言差異,曲侯爺乃本宮的同母親弟,本宮關心他是人之常情!倒是曲大人身為侯爺的親弟,竟在侯爺受傷之際趁火打劫,想逼迫侯爺讓出爵位!曲大人這樣的居心,如何做到一個忠君愛國的臣子?”

  曲炎見太後句句戳向自己的脊梁骨,不但暗指他心狠手辣,更是當著滿朝文武百官的麵懷疑他對西楚的忠心,一時間怒上心頭,可他卻是牢牢記住這是何地,而拚命的壓抑住休內的怒氣,怒極反笑道“微臣多謝太後的提點,!隻是,正因為微臣是侯爺的親弟,便更要為輔國公府打算!此事府中隻有老太君等一幹女子,若沒有一個主事之人,怕是連那些下人也會欺負到主子的頭上!還請太後不要懷疑微臣的用心,微臣所做的一切,不過都是以輔國公府為重而已!”

  “太後,臣倒是認為曲大人的兄弟之情著實讓人感動!”這時,楚飛揚卻是閑散的開口!

  他這一開口,引得辰王曲炎一陣懷疑,而太後眼中卻是一閃而過一抹極深的怒意!

  可楚飛揚卻全然不在乎眾人的反應,旁若無人的徑自開。”隻不過,曲大人的關心似乎有些過了!莫說侯爺現如今還活著,即便他不在了,按照西楚的慣例,均由其嫡長子繼承!侯爺的嫡長子是曲長卿,似乎還輪不到其他人吧!”

  楚飛揚把‘其他人,三字放慢了速度說出來,即便是反應再過遲鈍的人,也心知這人定是指曲炎!

  而曲炎被楚飛揚如此一陣反駁加嘲諷,竟是麵不改色,依日一副忠君愛國的表情,落在太後的眼中便是一陣十足的厭惡!

  隻不過,此時太後卻是聽出了楚飛揚話中的意思,便狀似無意的看了玉,乾帝一眼,隻見玉乾帝立即會意又看向雲玄之,方見雲玄之朗聲道“按照祖製,隻有在位者去世或讓位,方能有旁人繼承其位!侯爺此時隻是受傷,此時便議論此事,著實不妥!還請皇上明鑒!”

  玉乾帝聽到雲玄之的解釋,淡笑著點了點頭,這才開。”曲大人,此事日後不可再議!”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