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84節

  談氏見曲炎沒有出言阻止,穀老太君亦沒有幫腔雲千夢,又見雲千夢言語間竟暗自的譏諷自己品行缺失猶如市井三姑六婆搬弄是非,心頭頓時一怒,麵上訕訕一笑,緊接著便開口:“夢兒這話舅母可不敢苟同!俗話說的好,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若真是行得正做得端,旁人不說別人去?雖說夢兒自小便沒了娘親,可雲相也是飽讀詩書之人,為何卻偏偏把女兒教導成這番模樣?若是此事傳揚了出去,怕是輔國公府也要跟著丟臉吧!”

  那談氏也不知是不是被雲千夢氣暈了頭,心中想的便不分場合的盡數的倒了出來,惹得曲炎使勁的給她打眼色,可她自個正說的高興,哪裏顧得上別的阻攔,怕是今日不見雲千夢落淚,談氏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可偏偏雲千夢就是不如她的願,談氏的話越是難聽,雲千夢臉上的笑容卻更甚,最後竟掩著雙唇笑出了聲,就連老太君與季舒雨亦是擔憂的看向雲千夢!

  而雲千夢笑過之後卻是眼中放著寒光道“三舅母也知夢兒自小便沒有娘親,對於一個沒有母親的孩子,三舅母如此的咄咄逼人,實在是毫無長輩的風度!而三舅舅三舅母身體康健、雙雙健全,可為何這段時日景清表姐竟一人多次出入辰王府呢?這等讓輔國公府蒙羞、讓表姐夫德的事情,不知景清表姐是從哪裏學來的?雖說三舅舅是庶出,但景清表姐也不應該如此不顧及輔國公府的麵子吧!”

  談氏一時語塞,不想雲千夢竟會在此時揭穿景清出入辰王府的事情,心中瞬間閃過慌亂,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雲千夢的反問!

  畢竟,京都眾人均知辰王退婚雲千夢,已是與雲相府以及輔國公府結怨,而此時輔國公府庶子卻把自己的女兒多次送入辰王府中,明顯便是讓所有人知曉輔國公府內嫡庶敵對,而曲炎更是巴結上了辰王,想從曲淩傲的手上奪回侯爺的寶座!

  今日若不是談氏沒事找事再三的出言羞辱雲千夢,她亦不會如此連一絲一毫的麵子也不給談氏!

  畢竟,曲炎怎麽說也是自己外祖父的庶子,雖說此人陰險狡詐又野心勃勃,可名義上卻還是要喚穀老太君為一聲嫡母!

  若非談氏步步緊逼,雲千夢亦不會說出這些可能會讓外祖母為難的話來……

  曲炎見雲千夢戳穿他的心事,立即朝著談氏大喝“賤婦,這裏豈有你開口說話的份?也不怕你的聲音吵了母親的清靜?咱們不住府中,平日裏又公務繁忙不能日日前來給母親請安,你倒好,來了不說些讓人順心開懷的話,竟是講些沒邊沒際的破事,你以為有誰稀罕聽嗎?外頭的人早已是見怪不怪了,偏就你像是得到個寶貝似得獻寶!還不快快向母親賠不是!”

  曲炎腦子轉的飛快,三言兩語便替談氏撇清了關係,又是借由斥責談氏而坐實了雲千夢被人搜查閨房的事情,一箭雙雕好是陰險!

  而談氏此時也是見識到了雲千夢的牙尖嘴利,又聽見自己夫君的暗示,立即自座位上站起身,朝著穀老太君福了福身,低聲道“母親,都是兒媳不懂事!還請母親莫要動怒!”

  穀老太君見她此時倒是溫順,全然不似方才麵對雲千夢時的氣勢淩人,便冷笑道“你可不是不懂事!你是太懂事了,什麽話也都敢說,當真是小戶官吏的女兒,整日裏能做的便隻是捕風捉影,跟著那些不上道的婦人嚼舌根……”

  那談氏見穀老太君連曲炎的麵子也不給,有當著曲妃卿與雲千夢這兩個小輩的麵說自己,一時羞得是滿臉通紅,立即閉緊了雙唇,怕是再也不會多說什麽!

  “母親還請息怒!三嫂子也是一時好心提醒夢兒罷了!再說,若是元德太妃娘娘喜歡景清那孩子,以三哥三嫂的地位,也是拒絕不了她的!”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曲賦趕緊的幫腔開口!

  隻是,對於曲景清暗地裏悄然去辰王府一事,怕是曲賦與白氏今日是第一次聽到,因此雲千夢方才著實刻意的留意了這對夫妻的神色,除去最初得到消息的吃驚,雲千夢還從曲賦的眼中讀出了一抹一閃而過的嫉妒與怨恨!

  怕是即便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即便曲賦此人看上去是如此的大大咧咧不把爵位看在眼中,隻是當他看到自己同父同母的兄長瞞著他把女兒送進高門大院時,曲賦的心理也是會產生不平衡的,尤其此時從曲炎的表情看來,絲毫沒有因為半點因為隱瞞親弟而產生的慚愧感!

  因此,這讓曲賦在替自己的親哥哥說項後又加了一句“隻是,這種事情三哥還是要對家裏人事先說清楚!若景清的事情被外人傳揚了開,三哥三嫂以後可如何做人?”

  語畢,曲賦便不再開口,隻走到底是意難平!

  他自知自身條伴有限,天賦不夠,這些年便專心的輔佐著同母同父的哥哥,隻想著哥哥若是坐上了侯爺的位置,他也能夠跟著沾光,讓家中的幾個女兒嫁得好些!

  可不想,曲炎還未謀到侯爺的位置,便已是瞞著他為自己的女兒鋪路!

  那曲景清一副心高氣傲的模樣,學識沒有多大的長進,脾氣派頭倒是與皇家公主有得一拚,還不如自己家中那幾個平日足不出戶的女兒!這樣的丫頭若是嫁得好了,那豈不是生生氣死旁人?

  這曲賦倒是拎得清自身的現狀,見自己今時今日沒有坐上侯爺的可能,便把心思放在自己哥哥與家中女兒的身上!

  哥哥若是做了侯爺,那他的身份自然也會水漲船高!

  女兒若是嫁得好了,那他一家更是會跟著雞犬升天!

  如今他們得到消息說曲淩傲身受重傷將會不治,因此便趕來想給穀老太君一個沉重的打擊!

  可此時見穀老太君身子康健硬朗,他們來了半天別說是打擊她,卻是連她身邊的一個雲千夢都說不過,又加上曲炎已是找好了其他的高枝,讓曲賦心中十分的不是滋味,雖表麵還幫著曲炎,可心中卻是生出了一些嫌隙來!

  怕是曲炎也不曾想到今日一行,卻是讓他與自己弟弟之間產生了一條細微的裂痕!

  雲千夢見這哥倆之間已是有些不快,便趁機開口:“外祖母方才不是還說要去聶太醫的府中探望他老人家嗎?夢兒此時無事,不如就陪外祖母一同前往吧!”

  穀老太君的眸子頓時看向雲千夢,隻見雲千夢正在曲炎等人看不到的角落朝著她眨了眨眼睛,穀老太君眼中頓時盈滿了笑意,隻見她麵不改色的點了點頭,隨即開口:“淩傲今日怕是要很晚才能回來,你們四人暫且先回去吧!此時府中多是女眷,你們留在這也是多有不便!”

  說著,雲千夢便不等曲炎等人拒絕的快速起身走向穀老太君,小心的攙扶她起來,兩人一同往外走去!

  曲炎見今日之事竟如此輕鬆的被穀老太君擋了回去,盡管心頭憋著怒氣,可也知隻要有穀老太君在輔國公府一天,怕是就算曲淩傲死了,這爵位怕是也落不到自己的頭上!

  而今時今日時機絕佳,曲長卿不在京都,曲淩傲生死不明,自己唯有以雷鳴之勢趁對手措手不及之時奪回爵位,否則一旦曲長卿回京,一切都已晚了!

  曲炎雙目閃爍著暗晦不明之光,看了眼穀老太君等人,竟不再堅持初衷鬆口道“既如此,那兒子等人便先告退!”

  說完,便帶著其他神色不解的三人退出了瑞麟院!

  而雲千夢則是立即與季舒雨交換了一個眼色,隻見季舒雨快速的招過身邊最為信得過的嬤嬤,在她耳邊交代了幾句話,便見那嬤嬤立即快速的轉身步出了內室!

  “想不到今日竟是夢兒保護了輔國公府!”穀老太君握住雲千夢的手,心中滿是感慨,可看向雲千夢的雙目中卻盡是欣慰,想必若離若是看到自己的孩子變得如此堅強聰慧,也是十分的欣慰的!

  雲千夢則是淡然一笑,攙扶著穀老太君重新坐下,隨即蹲在穀老太君的身邊,雙手輕輕搭在老太君的膝上,笑道“夢兒與輔國公府乃是一條心,自然是不會讓人欺負了外祖母!況且,先前夢兒多次遇到困難,都是輔國公府暗中幫襯才讓夢兒逃過死劫,夢兒又豈是忘恩負義之人!隻是如今從三舅舅的種種行徑看來,他的確是依附上了辰王,而今日他顯然是有備而來,雖舅舅此番受傷不知是否真與他們有關,但這麽快就得到了消息,怕是侯府內的人員,是要好生的清理一遍了!”

  季舒雨見雲千夢說起此事,便把方才在青鬆院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想起丈夫那昏迷不醒時還有人想加害於他,饒是方才季舒雨在麵對曲炎等人時堅強冷靜,此時也已是忍不住的落下了淚來!

  而穀老太君聽到自己唯一的兒子差點被人毒死時,已是氣的麵色發青,握緊拐杖的手背青筋爆出,緊抿的雙唇徵微顫抖,冷靜的雙目中已是射出了濃濃的殺氣,最後鏗鏘有力的開口:“查!發現那吃裏扒外的東西,不用回我,直接杖斃!”

  曲妃卿見穀老太君此時情緒激動,生怕這個時候輔國公府唯一的支柱也跟著倒了下去,立即端起茶盞送到穀老太君的麵前安撫道“祖母莫要與那些忘恩負義的小人置氣!他們雖歹毒,可人在做天在看,斷是不會讓他們得逞的!隻是爹爹遇刺一事,咱們是否要告知太後與大哥?”

  眾人因為曲妃卿的話而陷入沉思中,半餉,雲千夢看了眼穀老太君,這才緩緩開口:“先瞞著吧!他們今日敢來鬧,便是想把舅舅受傷一事給捅出去,趁著表哥不在京都,想借著辰王的勢力扶植曲炎坐上侯爺的位置!咱們此時若是主動說出此事,正是中了他們的下懷!而表哥此次是奉了皇上的密詔出京,行動隱秘,別說咱們此刻不知他身處何方,即便知曉了,也斷不能拿這事擾了表哥的心!前方刀光劍影,萬萬不能讓表哥分心!”

  穀老太君見雲千夢的見解竟與自己的不謀而合,頓時眼帶淺笑的點了點……頭,對季舒雨曲妃卿吩咐“不到萬不得已,這事咱們定要瞞著,不過,我會著信得過的人進宮偷偷知會太後一聲,讓她早做防範!既然他們不仁,那咱們以後不用太過有義,隻要我活著一天,這輔國公府侯爺的名銜便絕不會落到曲炎曲賦的頭上!”

  聽著穀老太君那堅定不移的語氣,雲千夢抬眼,隻覺這時的穀老太君是她從未見過的,這種憑著自己一人之力扛起一個輔國公府重任的穀老太君,讓雲千夢心中頓時閃過一抹無法忽視的敬意!

  而這時,門口傳來嬤嬤的通傳聲“老太君,馬護衛求見!”

  季舒雨見自己方才吩咐下去的事情有了眉目,便立即開口:“讓他去偏房候著!”

  說完,季舒雨便扶著穀老太君,留下雲千夢與曲妃卿往偏房走去,而侯府的侍衛馬忠則是早已侯在裏麵,見穀老太君前來,立即單膝跪地,朗聲道“卑職見過老太君,見過夫人!”

  穀老太君點點頭,淡然道“你且起來,方才是否有什麽發現?”

  馬護衛站起身,徵徵前傾身子,把方才自己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與麵前的兩人聽!

  聽完馬護衛的稟報,老太君端坐在首座上,目光沉靜、表情淡然,隻是身上那股沉穩冷靜的氣勢卻是讓季舒雨自歎不如!

  半餉,才見穀老太君從手腕上褪下一串小葉紫檀翠玉琉璃手串交到馬護衛的手上,低聲吩咐道“去榮善堂請一位聶大夫,把手串交給他,他自會隨你前來侯府!”

  馬護衛手好手串,朝著老太君與季舒雨行了一禮,便立即轉身步出了偏房!

  而老太君則是心係曲淩傲,不待自己休息片刻,便讓季舒雨扶著她一同來到青鬆院,見雲千夢方才留下的兩個丫頭盡心的服侍這自己的兒子,心裏頭終究是安心了些,隨即對雲千夢開口:“你今日出來的也有段時候了,我讓毋嬤送你先回去,免得讓外人看出了倪端!”

  雲千夢見老太君神色雖有疲憊,可方才曲炎等人卻是激起了她體內的母愛,便知這樣的老太君定不是那麽容易便會被打倒的,便點了點頭,帶著慕春三人拜別了穀老太君等人!

  而雲千夢剛帶著三個丫頭踏進綺羅園,便見米嬤嬤快步迎了出來,把她請進了內室,隨即在雲千夢耳邊低聲道“方才相爺把刑部尚書叫進了書房,據當時進入送茶的小丫頭說,相爺對著那蘇尚書發了好大的一通火,兩人神情均十分的不好,想必是起了內訌!”

  雲千夢此時仍舊心係著輔國公府的事情,對於米嫉毋的話隻是訕然一笑,加上昨晚沒有休息好,便遣退所有人躺在軟塌上閉目養神!

  而此事的辰王府內卻是熱鬧非凡,經過昨晚的事情,辰王讓各府看到了他的勢力與實力!

  當年西靖帝駕崩之時,辰王年歲尚小,且曲家與元家聯手共同把玉乾帝推上了皇帝的寶座,讓辰王錯失登上九五之尊的寶座!

  而這些年,元德太妃深居簡出、辰王養精蓄銳,兩人韜光養晦的讓人尋不出半點錯誤,也讓一直視辰王母子為眼中釘肉中刺的玉乾帝與太後找不到理由下手!

  想不到,如今辰王勢力逐漸擴大,近些年在朝廷上與玉乾帝更是有了分庭抗禮之勢,尤其昨晚他竟不帶禁衛軍,親帶自己的親衛軍搜查各府時,那些達官貴人才真正的意識到了他的厲害與可怕!

  因此,這場帝位之爭,此時看是玉乾帝坐穩了龍椅,可誰才能真正的笑到最後,無人可知!

  一夜的涼風吹過,京都的風向也跟著便了,那些削尖了腦袋想把自己的女兒送進皇宮的世族大家,在經過一整個晚上的深思熟慮後,便試探性的讓自家的夫人帶著尚在貴重的女兒來到辰王府給元德太妃請安!

  一時間辰王府的門前車水馬龍,差點堵住了路口,讓過往的馬車不得不紛紛繞行!

  而元德太妃也甚是高調,竟一改往常的閉不見客,讓管家一律請進這些夫人小姐,好生的安排在辰王府的偏殿中,自己則是前往書房去看江沐辰!

  書房內一片死寂,江沐辰目光淩厲的射向書桌前的寧鋒,幾近冷酷的問道“埋伏的人都被幹掉了?”

  寧鋒隻覺自己此時已是抬不起頭來,自小跟在辰王的身邊,讓寧鋒十分的忠心於江沐辰,對於他交代的每件事情都希望自己能夠完美的完成,而昨夜他親點的那些侍衛更是個中高手,武功自是不必說了,就連警覺性也比旁人高了幾倍!

  可饒是這樣,這些精銳竟在自己離開辦事的半柱香之間,竟被人全部滅口,這不但讓寧鋒心疼不已,更是讓他心中對江沐辰充滿了愧疚,當下便雙膝跪地沉聲道“卑職失職,請王爺責罰!”

  可江沐辰卻未立即開口懲罰寧鋒,那雙充滿陰霾的眸子,此刻卻是透著隱隱有些明了的光,竟鬆口道“你先下去吧!”

  寧鋒驀然抬頭,眼中滿是訝異的看向江沐辰,卻發現他已是低頭察看地圖,便悄聲退出了書房,剛關上門,卻見元德太妃走了過來,便立即上前行禮“卑職參見太妃!”

  “王爺呢?”元德太妃掃了眼關上的雕花木門,冷聲問著寧鋒!

  “回太妃的話,王爺正在書房!”寧鋒的話音還未落地,便見元德太妃領著一群侍女從眼前走過,直接進了書房!

  “辰兒!”見到自己的兒子,元德太妃的神色才和緩了下來,眼中帶著些許的心疼道“昨兒個夜裏忙了一宿,怎麽也不多休息會?累壞了身子,豈不叫那對母子偷笑?”

  說著,元德太妃看了身邊的侍女一眼,那侍女立即伶俐的走到書桌前,把手中端著的白青瓷盅放到桌上,隨即又無聲的退到元德太妃的身後!

  “快些喝了這人參雞湯!是母妃讓人專門炕的!你素來不知心疼自個的身子,可看在母妃的眼中,你可知有多痛?”元德太妃親自上前,掀開白色印花的瓷蓋,拿過瓷碗中的瓷勺,把香氣撲鼻的人參雞湯舀了半碗,放在辰王的手邊!

  可直到此時,江沐辰這才抬眸看了元德太妃一眼,隨即對著那跟進來的侍女開口:“母妃,您知道我不喜女子隨意進入書房!”

  元德太妃見他如此固執,便揮手讓那侍女推了出去,待門關上才走進江沐辰,徵冷的目光直直的盯著自己唯一的兒子,緩緩開口:“你也該考慮娶妻的大事了!近幾日咱們辰王府中來了不少朝中重臣的小姐,你可去看看,挑幾位側妃侍妾管理王府!”

  以往辰王聽到元德太妃這樣的話也沒有覺得有何不妥,可近些日子,母妃逼得他十分的緊,讓江沐辰心中愈發的反感,想也不想便開口拒絕“辰王府中有母妃打理,還需要她們做什麽?母妃若是閑來無事,不如去元府替慶舟挑一門好親事!”

  語畢,辰王的目光繼續放在桌上的羊布地圖上,查看著邊關險峻的地形……

  ……怕!,元德太妃聞言,心頭頓時湧上怒火,右手猛然拍向那雕梨花桌麵,震得方才那碗人參雞湯潑出來少許!

  而辰王卻完全無視元德太妃的怒氣,徑自認真的看著地圖,修長的手指沿著地圖上山脈的走向細細的研究著……

  “辰兒,你當真以為你最近的行為母妃都不知道嗎?在海王府,你竟跳下船去救雲千夢;昨日更是不顧你王爺的身份,打算硬闖雲千夢的閨房!她可是被你退婚的人,你可莫要再被這等女子所迷惑,讓咱們這麽多年的心血付諸東流!當年太後慫恿先帝把那剛出生不久的雲千夢指婚給你,你可知這件事情這麽多年一直是壓在母妃心頭的一件大事!若真讓太後得逞,那咱們辰王府中便多了一個細作!好不容易擺脫了這個包袱,你可莫要再陷進去!”元德太妃說這話時,仔細的盯著兒子的表情,隻見當她提到……雲千夢,時,兒子那劃過地圖的手指微徵的停頓了片刻,雖隻是眨眼的瞬間,卻也沒有逃過元德太妃那雙精明的眸子!

  而此時見江沐辰的表情雖沒有變化,隻是身上的寒氣更重,仿若是在潛意識裏拒絕與自己談論有關雲千夢的一切,這讓元德太妃整顆心一沉,原本便陰沉的眸子,此刻竟是隱隱的射出陰鷙之光,讓人隻覺危險近在眼前!

  “寧峰!”而江沐辰卻沒有回答元德太妃的話,反倒是朝著門外守著的寧峰冷聲喊道!

  “王爺!”寧峰守在門外,自然是聽到了元德太妃方才的話,他的心不知怎的猛然一緊,隻覺自己即將倒黴!

  可不管如何,寧峰依舊是快速的來到書房,垂首等著江沐辰的吩咐!

  “自己去院中領三十軍棍!”而江沐辰卻是連眼睛都麽可有抬一下,徑自看著地圖,口中卻毫不留情麵的下達命令!

  寧峰隻覺自己頭上就在這瞬間,已是沁出了一層冷汗,此時聽到辰王的責罰,不由得送了一口氣!

  可他這口氣還沒有完全的呼出,耳邊又想起江沐辰更為陰冷的聲音“若有下次,杖斃!”

  “是!卑職遵命!”寧峰的心一下子便提到了喉口,再也不敢含糊,立即單膝跪地,大聲保證道,隨後立即轉身出了書房,自己主動的趴到院中一直準備著的寬凳上,讓自己的下屬執行!

  一聲聲板子打在人身上的聲音頓時響徹整個院落,元德太妃見自己的兒子殺雞給猴看,麵色頓時難看了起來,隻是嘴角卻是勾起一抹冷笑“辰兒,你這是做給母妃看嗎?難道母妃關心自己的兒子也有錯?”

  說道最後一個……錯,字,元德太妃的聲音已是不變的有些尖銳,除去那次在太後的宮中江沐辰二話不說便讓自己離開,這一次責罰寧峰,則是江沐辰第二次不給自己這個母妃麵子!

  這讓元德太妃已是怒不可赦,而江沐辰卻是無視她極力壓抑怒氣的眸子,淡淡的抬起眸子看向自己的母妃,冷聲道“母妃認為那些大家閨秀有資格嫁進辰王府嗎?”

  “我要的不是這些千金,而是她們背後的家族!況且,辰王妃的位置,母妃已經替你挑選了一名最適合的,其他側妃侍妾不過是我們拉攏朝中重臣的棋子而已!”元德太妃見江沐辰如此問道,是因為不滿意這些千金,便緩和了些許口氣慢慢說道!

  而江沐辰聽完這話卻隻是冷冷的說了一句“其他位置隨便母妃挑選,隻是正妃的人選,本王要自己挑選!”

  話落,院中的刑罰也已經結束,江沐辰不再看元德太妃扭曲的麵孔,直接越過她走出書房……

  輔國公府內,老太君帶著兒媳羽媳立於床前,焦急的看著大夫替曲淩傲查看著傷勢!

  半柱香之後,那一身青色布衣男子才從床邊站起身,看著穀老太君與季舒雨徵徵作揖,這才低聲道“老太君、夫人,咱們還是去外間細說吧!”

  穀老太君與季舒雨見他表情如此的凝重,一顆心頓時沉了下來,兩人對視一眼,同時朝著那大夫點了點頭,幾人移步至外間,老太君立即心急道“小聶大夫,我兒傷勢如何,可有性命之憂?”

  那年輕的大夫見麵前的老太君與侯爺夫人以及大小姐均是滿眼的擔憂,心中微微一歎,也隻能說實話“侯爺這次傷及心肺,若是細心調理,還是能夠多活半年!可小侄方才發現,那刺傷侯爺的傷口上隱隱泛著黑光,怕是對方在利器上塗抹了毒藥,隻是……”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