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83節

  畢竟,自己一切的消息都是來自楚飛揚,此時已過了一兩個時辰,隻怕輔國公府內的形勢又有了新的變化!

  如此一分析,雲千夢眉間的神色越發的肅穆!

  馬車漸漸停了下來,那撼瑭親自攙扶著雲千夢下了馬車,隨即便有早已準備好的軟轎抬了過來,雲千夢坐進去,軟轎立即朝著曲淩傲的青鬆院而去……

  雖是清晨,可輔國公府內早有丫頭小廝起來打掃院落,雲千夢素手輕輕挑起轎簾,看著這些丫頭小廝神色與往常並無二致,便知曲淩傲受傷一事,確實是被老太君等人給壓了下來,也不禁慶幸自己之前的決定!

  “表小姐,老太君與夫人小姐此刻都在青鬆院中!”距離青鬆院還有百米左右的距離,那一路沉默的嬤嬤突然輕聲開口提醒著雲千夢!

  而雲千夢則是放下轎簾,低低的回了句“多謝嬤嬤!”

  軟轎被轎夫平穩的落在青鬆院的門口,慕春挑開轎簾,隨後扶著雲千夢步出軟轎,直到現在,雲千夢才發現青鬆院的門口站著幾名府內的家丁,這讓雲千夢不著痕跡的輕皺了下眉頭,看來事情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

  “表小姐,請!”那嬤嬤則是低著頭,引著雲千夢走進青鬆院!

  隻是,一踏進青鬆院,眾人便聞到一股濃重的中藥味,而每踏進一扇門,門口都守著兩個粗壯的婆子,看樣子老太君是為以防有人趁機擅闖青鬆院而做的準備!

  還未踏進暖閣,雲千夢便聽見裏麵傳來低低的啜泣聲,於是在丫頭們掀開門簾的一霎那,雲千夢便快步的踏了進去!

  隻見老太君坐在床邊,身旁站著季舒雨與曲妃卿,而曲妃卿則是捏著娟帕擦拭著眼中的淚水,原本嬌顏紅潤的臉蛋此時卻是略顯蒼白疲態,看來自從昨夜曲淩傲遇刺到現在,曲妃卿都沒有好好的休息,此時見她雙眼脹紅眼袋嚴重,便知定是哭了一晚上了!

  見她如此憔悴,雲千夢心中一痛,立即上前握住曲妃卿的雙手,輕聲道“表姐,我來了!”

  曲妃卿見雲千夢前來,眼中的淚珠更是滾滾而下,哽咽的說了句“夢兒!”便再也出不了聲!

  雲千夢聽曲妃卿的聲音已是沙啞的說不出話來,便知她定是心中上火影響了嗓音,又見內室氣氛壓抑,立即對身後的慕春吩咐道“快扶著表小姐去外間喝杯白水潤喉!”

  說著,便走到床前,朝著穀老太君以及季舒雨行禮“夢兒見過外祖母又舅母!”

  老太君見雲千夢前來,又見她方才對曲妃卿的關懷之舉,心中頓時百感交集,立即彎腰攙扶起雲千夢,感歎道“夢兒來了!”

  雲千夢此時才得以看清老太君與季舒雨的神色,隻見兩人的眉宇間盡是擔憂之色,兩人臉上的疲態相較於曲妃卿的隻多不少!

  隻是,由於老太君經曆的事情太多,麵對這樣的情況,比之曲妃卿這個閨閣小姐,自然是沉穩冷靜了不知多少倍!

  但畢竟老太君是上了年紀的人了,讓她在床邊守了一夜,身子畢竟有些吃不消,可即便這樣,看著自己唯一的兒子變成這樣,老太君依舊咬牙守在曲淩傲的床前,癡癡的等著他的清醒!

  “外祖母,您可要保重身子!輔國公府可不能沒有您主持大局!”看著穀老太君的兩鬢已是染上了白霜,而這樣一位老人竟守在兒子的身邊,盼著兒子的清醒,雲千夢心頭閃過心疼,接過老嬤嬤端過來的人參湯用銀勺舀了一小勺放在老太君的唇邊,乖巧的等著老太君張口!

  季舒雨此時心情亦是難受痛苦,隻是見雲千夢想著法子的哄著老太君,心中不禁滿是欣慰,畢竟雲千夢的話確實切中要害!

  此時長卿遠在邊關,自己夫君又被人害成這樣,這整個輔國公府確實需要老太君的支持,否則憑著曲炎這些年的動作,若是知道府中兩位極重要的人物紛紛倒下,怕隻會立即衝進來要求交出侯府當家的權利!

  隻是老太君此時的心思依舊放在曲淩傲的身上,看著麵前的人參湯卻是搖了搖頭,抬手便想推開,季舒雨便立即開口:“母親,您已經守了一夜了,還是用些人參湯回瑞麟院休息一會吧!這裏有媳婦和妃兒在,現在夢兒也來了,您就放心吧!”

  老太君見她們一人一句的勸著自己,也知她們都是好心,即便自己再沒有胃口,卻也是張口吞下了人參湯,隨後在嬤嬤丫頭們的攙扶下步出青鬆院……

  “不如舅母與表姐也去休息一會子吧!這兒有夢兒守著,不會讓舅舅出事的!”見老太君終於去休息了,雲千夢瞧著季舒雨那顯然是哭過許久的雙目,關切的開口!

  隻是相較於老太君,季舒雨卻更為倔強,隻見她堅定的搖了搖頭,屈膝坐在方才老太君坐著的地方,拉過曲淩傲交疊在胸前的右手,淡淡道“不了,不看著他,我心終究不能平靜下來!”

  說完,季舒雨的雙目便癡癡的盯著曲淩傲的臉龐!

  直到此時,雲千夢才看清曲淩傲的模樣,躺在床上的他似是睡著了一般,隻是那白如牆麵的臉色以及極其徵弱的呼吸卻時刻提醒著旁人,他此時的生命竟是如此的脆弱,似是不小心便會隨時殞命一般,難怪季舒雨不肯離開他的身旁,隻怕她的心中比表麵要緊張難受百倍萬倍,隻是,身為侯爺夫人,她要維持她的貴婦形象,她不能因為這突發事件而亂了自己的陣腳!

  見季舒雨如此的堅決,雲千夢也不在規勸,隻是靜立在她的身邊,與她一同守著曲淩傲!

  “夫人,侯爺的藥煎好了!”半餉,季舒雨的貼身丫頭端著一碗剛剛煎好的藥走了進來!

  “給我吧!”雲千夢轉身接過那微燙的藥碗,用勺子輕輕的攪動著裏麵的藥汁,讓湯藥能夠稍稍涼些!

  藥的味道瞬間彌漫在內室之中……

  “小姐,能讓奴婢看看嗎?”這時,聞到藥香的迎夏走上來,輕聲在雲千夢耳邊說道!

  雲千夢徵抬眸,見迎夏滿臉的嚴肅,眉心徵徵褶皺,而那雙總是含笑的雙目,此刻卻是緊緊的盯著自己手中的這碗湯藥,便知這碗藥定是有問題,便立即交到迎夏的手中!

  隻見迎夏從頭上拔下一根銀簪在那藥丸中輕輕攪動了幾下,隨即便取出銀售,隻見那銀誓的一端竟呈現淡淡的青色,雲千夢心中頓時大駭,奪過迎夏手中的銀慈舉高迎著光線的方向再次細細的看了一番,這才問道“這毒的份量有多重?”

  迎夏見雲千夢神色間盡是殺氣,立即回道“從銀暮的反應看來,這毒下的並不多,服用幾次並不會致命!若不是精通毒術之人,怕是根本察覺不出來!隻是,侯爺此時身受重傷,若是服用了此毒,怕是一兩次便會致命,且不會讓人察覺出原因!”

  “他們竟如此的急不可耐,這麽急著便想要我夫君的性命!”早已注意到這邊狀況的季舒雨憤恨的開口,隻見她自床邊站起身,隻是剛站起,身子便晃了下,嚇得雲千夢立即上前扶住她,關懷道“舅母可得小心自個的身子!不管是什麽人想要加害舅舅,夢兒是決計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季舒雨聞言看向雲千夢,見她眉目間盡是對自家人的袒護,原本氣憤的心情一時竟舒解了一些,有些感動的握住雲千夢的雙手,略帶難過的開口:“母親當初便是怕嫡庶有別,雙方為了爵位發生廝殺暗算之事,這才說出成家便分家的話!可不想這些年三老爺四老爺的目光始終是盯著這侯府侯爺的位置!如今夫君出事,他們便一個個的耐不住性子,紛紛出手落井下石!”

  雲千夢見季舒雨言語間稍有激動,便知舅舅遇刺一事對她的刺激頗大,便扶著季舒雨走到桌邊坐好,輕聲安撫著“舅母不必太過憂心!舅舅吉人自有天相,斷是不會有事的!我這丫頭自是懂得一些醫術,一會把舅舅的方子給她看看,若有不妥的地方,咱們再請京中其他的大夫看病抓藥!舅舅遇刺是無法控製的事情,但是煎藥這樣的事情,咱們卻是可以好好的掌控,斷不會讓人鑽了空子,還請舅母放寬心,莫要為此事憂心傷神!否則讓那些小人知曉了,豈不是親者痛、仇者快?隻是,不知今日出事後是請的哪位大夫?”

  季舒雨見雲千夢如此,心頭一暖,便斂了斂過分憂傷氣憤的神色,把昨晚的事情細細的說道“昨兒個辰王派人帶人過來搜查了一番便也收兵去了別家!隻走到了後半夜的時候,你舅舅從書房看書回房休息,竟在半路上看到一個身影,還未等你舅舅出聲,那黑影已是舉劍刺向他,偏偏你舅舅運氣不好,竟沒有躲過那一劍,直接便是刺進了體內!當時你舅舅一倒下,青鬆院內一片混亂,那黑影趁亂便逃離了現場!母親立即命人去聶太醫的府上請人,可聶太醫前幾日竟是染上了風寒,自個躺在床上養病呢!管家無法,夫君的傷勢又不能讓外人知曉,便隻能去小醫館請了大夫過來,誰知卻差點葬送了你舅舅的性命!”

  說著,季舒雨不禁暗自垂淚,若不是夢兒發現的即使,怕是曲淩傲現在已是一具屍體了!

  雲千夢認真的聽著季舒雨的話,心中隻覺這一切的事情似乎發生的太過湊巧!

  那聶太醫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就在今日臥病在床!

  而那幕後主使者似乎是算準了輔國公府不會張揚此事,除去請與老太君有交情的聶太醫,是絕不會再去請其他的太醫!

  隻是,即便輔國公府不清太醫,京都這麽多的醫館,那人又是如何得知管家會去哪一家醫館請大夫?難道是有人跟蹤管家?可那麽短的時間,那人又是如何收買那大夫的?

  一切的事情,設計的如此周密,讓人覺得滿是蹊蹺,卻又是找不出絲毫的破綻,讓雲千夢雙眉不禁緊緊的皺了起來!

  “舅母,如今之計,咱們也隻有先排除府內有嫌疑的人!至於舅舅煎藥的事情,舅母若是信得過夢兒,便把這事交給夢兒的丫頭!”想起這碗藥方才是舅母的陪嫁丫頭煎熬的,雲千夢也隻能暫時先從這些下人之中找出可疑之人!

  季舒雨自是讚同雲千夢的說法,尤其方才又是雲千夢的丫頭發現藥中有毒的,若那丫頭有壞心,也不會指出此事,便點頭同意了此事!

  “夫人,老太君請您去瑞麟院,說二老爺二夫人、三老爺三夫人來了府中!”這時,老太君身邊的丫頭在外間輕聲說道!

  而雲千夢與季舒雨則是相視一眼,分別讀懂了對方眼中的意思!

  看樣子,這事定與曲炎等人有所牽連,否則輔國公府隱瞞的如此嚴密,恐怕連太後皇上都不知道,他們怎會如此快的得知,竟還巴巴的在一大早便趕了過來!

  “是誰放他們進來的!”雲千夢卻是問出這個問題,讓季舒雨不禁多看了她一眼,不明白雲千夢為何一問!

  “回表小姐的話,是管家領兩位老爺及夫人進來的!”那丫頭恭敬的回道,卻換來雲千夢的輕蹙眉頭!

  隻是瞬間雲千夢便舒展開雙眉,笑著對季舒雨說道“夢兒陪舅母一同前去見見兩位舅舅與舅母吧!”

  季舒雨自然是樂意有雲千夢陪著,不知怎的,出去老太君、夫君與自己的一雙兒女,季舒雨竟覺得在雲千夢是最值得信任的人,有她在身旁,心中不由得能夠平靜了下來,便點了點頭!

  “迎夏、元冬,你們就守在這裏!不準放過一隻蒼蠅!”而雲千夢同時則對身後的迎夏元冬下命!

  兩人見雲千夢這次不但是重用她們,更是在考驗她們的忠心,自然是立即沉聲稱是,不敢有半絲的懈怠!

  而雲千夢則是親自扶著季舒雨走出內室,卻見曲妃卿眼中含恨的坐在外間,想來方才她們的談話定是被曲妃卿盡數聽進了耳中!

  “娘、夢兒,這事真與三叔他們有關嗎?”見兩人出來,曲妃卿霍然從椅子上站起身,冷冷的開口!

  “妃兒,有些事情,手中若沒有證據,即便知道誰是犯人,也不能隨便的說出口,免得對方反咬一口,知道嗎?”季舒雨見女兒神色激動,立即沉聲教訓著!

  又見身邊雲千夢把所有的仇恨都化為嘴邊的一抹淺笑,季舒雨心中不由得感歎,何時妃卿也能如夢兒這般,她也就沒有什麽可為她操心的了!

  曲妃卿被自己母親這麽一說,眼圈頓時徵徵泛紅,剛想反駁,卻見雲千夢朝她徵微搖頭,便猛地咬住下唇,忍下了到口的話!

  “表姐,與我們一同去見見那四位貴客吧!”雲千夢笑著走向曲妃卿,拉著她的手一同往瑞麟院走去!

  “小不忍則亂大謀!”隻是,在兩人同時踏出青鬆院時,雲千夢卻在她耳邊低聲說道!

  方才見舅母的神色,顯然是擔心表姐太過善良單純的個性,而雲千夢此事邀她同去瑞麟院,便是想給曲妃卿更過鍛煉的機會,畢竟父母不能護著她一輩子,曲妃卿必須學會生存的手段!在大宅院中生活,光有善良好心是萬萬不夠的,若不想被別人陷害,至少要學會保護自己!

  季舒雨則是看出雲千夢的用心,那雙略顯倦意的眸子中頓時浮上讚同的神色!

  三人還未踏進老太君的內室,便聽到談氏那咄咄逼人的話語“母親今日氣色欠佳,難道是為了什麽事情而費了神嗎?兒媳認識京都不少的名醫,不如讓兒媳請人過來為母親開幾帖養神的方子吧!”

  老太太還未搭話,一旁又響起曲炎的聲音“是啊,母親年紀大了,可一定要注意身子!不知大哥大嫂平日是如何照顧母親的,為何這麽晚了也不見他們前來請安!若是我與四弟住在府內,定會好生的伺候母親!”

  外間的曲妃卿聽到他們提到名醫,想借此再殘害她的祖母,又見這對夫妻如此的編派自己的父母,氣的雙眼發紅,但這次卻沒有衝動的衝進去,反而是露出一抹冷笑,與雲千夢一左一右的扶著季舒雨,在丫頭們掀開珠簾時同時走了進去!

  “三舅舅三舅母如此說來,便是夢兒的錯了!夢兒今兒個一早便來給外祖母請安,讓外祖母起了個早,現在倒是顯出疲態來了!”雲千夢一麵走進內室,一麵含笑的開口說道,雙目緊盯著坐在老太君下首的四人,掃過他們臉上的表情,雲千夢心中不禁冷笑,他們可真是不放過一絲一毫的機會,明知舅舅如今身受重傷,卻是故意的提到舅舅,想要戳穿此事借此上位,如此歹毒的心思實在是太過卑鄙了些!

  那四人均是沒有想到會在此刻看到雲千夢,四人眼中均是閃過詫異,隻是曲炎卻是最快的反應過來,隻見他眼底含笑,一副十分慈愛的模樣,溫和的看著開口:“沒想到夢兒如今變得如此的懂禮數!上次景清從侯府回去後,還直誇你!我與你舅母本還不信,今日一見,到是讓人不得不信了!隻是,夢兒這麽早來侯府,卻不知是否向相府內的老太太請安呢?”

  曲炎的話繞來繞去,便是暗中譏諷雲千夢巴結有權有勢的老太君,而冷淡地位不如穀老太君的老太太,更是暗罵雲千夢忘記自己姓啥名誰,明明是雲家的子孫,卻偏偏來輔國公府獻媚!

  這話聽著沒有什麽,但一旦細細的琢磨起來,學文竟如此之大,雲千夢心想,自己的舅舅雖是侯爺,但論起這算計人的本事,怕是不及曲炎,也難怪當年外祖母看出這點便說出成家便分家的決定,否則今日若是留著曲炎等人在府內,怕舅舅早已遭此人的暗算!

  “夢兒可是個有孝心的!況且夢兒是若離的孩子,那便是侯府的孩子,她在我心中甚至比長卿、妃卿他們還要寶貝!”老太君最是見不過別人說雲千夢的壞話!

  方才見到曲炎四人前來心中已是不快,此時曲炎又是話中有話,更讓老太君偏袒之心大氣!

  而曲妃卿一聽老太君的話立即走到雲千夢的身邊,親熱的挽著她的手臂笑道“祖母說的極是!夢兒乖巧懂事,自然是深得人心的!隻是兩位叔叔,今日為何不見幾位妹妹?按理說,她們雖然不住在府內,可也不能壞了規矩,這給祖母請安可是大事,豈能由著她們的性子胡來?”

  談氏見這侯府的大小姐今兒個竟如此的能言善辯,那雙精明的眸子頓時掃向雲千夢,隨即皮笑肉不笑的開口:“景清那孩子不小心感染了風寒,怕過了病氣給老太君,這才沒有過來!倒是咱們來了半天了,為何獨獨不見大哥?大嫂,不知侯爺現在何處?”

  季舒雨早已在進來時便整理好了自己的表情,隻見她笑著看向談氏,柔聲道“弟妹今日怎麽關心起夫君的事情了?”

  此言一出,談氏麵色頓時白了幾分,暗自咬牙,恨不能扇季舒雨一個耳光,什麽叫關心?這話若是落在旁人的耳中,自己怕是要落得一個不守婦道的名聲了!

  如此一想,談氏頓時有些擔憂的看向曲炎,卻見他神色泰然,這才稍稍放心,隻是卻一時安靜了下來!

  “母親,是這樣的!最近兒子在公務上遇到了些問題,想請教侯爺!不如讓香蓮與弟妹留在這裏陪母親聊天解悶,兒子與四弟先去青鬆院找侯爺!”曲炎此時開口,同時遞給曲賦一個眼色,兩人同時站起身,便要往外走去……”

  正文 第八十章 禍不單行

  “兩位舅舅許久才來侯府一次,不如多陪著外祖母聊天解悶!公事天天有,又何必急在這一時呢?況且,舅舅此時亦不在侯府,兩位舅舅就算去了青鬆院,也不過是白跑一趟!”雲千夢卻是淺笑著開口,攔阻了曲炎曲賦的去路,惹得兩人對看一眼,眉頭紛紛快速的皺了一下!

  “怎麽可能?方才管家明明說侯爺在府中!”那談氏見雲千夢故意刁難,怕自己的夫君錯過這次絕佳的機會,便心急的開口反駁!

  殊不知,她的話卻是惹得眾人紛紛看向她,美人眼中神色各異,猶以曲炎那雙深沉的眸子中的怒意最重,談氏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入了雲千夢的圈套,一時臉上一陣尷尬,紅白交錯間便委實有些懼怕曲炎的目光,頓時低頭老實的坐在座位上不再開口!

  “我竟不知,侯府的管家竟也管起自己主子的行蹤了!看樣子張管家年紀大了,也是越發的糊塗了!”老太君瞬間便明白了雲千夢的意思,冷笑一聲便淡淡的開口!

  隻是,老太君在這些庶子麵前素來威嚴,即便隻是一聲淡淡的詢問,便也是讓談氏與白氏不禁心驚肉跳!

  尤其坐在談氏下首的白氏,更是低頭狠狠的瞪了談氏一眼,心中不禁責怪她的多言,眼見著自己夫君與大伯即將達成心願,卻就是因為談氏這張嘴給壞了事!

  而曲炎此時卻是顧不得去責備談氏,聽見老太君順著雲千夢如此說道,那雙隱含野心的眸子頓時掃向雲千夢,心中具是對雲千夢重新的審視,也越發的把那人的話放進了心中!

  “隻是兒子等人進府時隨口問了管家幾句,卻不想侯爺此刻竟不在府內!既如此,那兒子等人就在瑞麟院陪母親聊天解悶,也正好等侯爺回府!”曲炎心眼一轉,立即擺上一副溫和的笑意,隨即又與曲賦坐了下來,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

  季舒雨等人看在眼中,急在心中!

  這一時半會能夠把曲炎等人搪塞過去,可若是天黑了他們執意不走,便再無其他的借口了!

  如此一想,季舒雨與曲妃卿同時看向穀老太君,卻見她老人家接過丫頭遞過去的茶盞,慢條斯理的抿了一口,隨即神情淡然的坐在首座上,絲毫不見任何的緊張與焦急!

  兩人見老太君如此,心中的急迫頓時壓下了些許,紛紛在相應的位置落座,內室一片寂靜,隻留幾聲茶盞與桌麵輕觸的聲響,氣氛壓抑的有些讓人透不過氣來!

  “聽說昨晚上辰王進相府搜了夢兒的院子閨房,不知有沒有嚇到夢兒?母親大嫂,你們說這辰王也真是的,夢兒雖是他退婚的未婚妻,但好歹也是個未出閣的千金小姐,豈能讓男子隨意的進出自己的閨房?夢兒也是的,你身邊的丫頭婆子都是幹什麽吃的?竟絲毫不阻攔,這事情一出,你在京都可如何的立足?”談氏見眾人都不說話,心裏頭隻覺怪異,便試著緩和氣氛,那雙隱含譏諷不屑的眸子緊緊的盯著雲千夢,滿口惋惜的開口!

  隻見她這一開口,曲炎等人眼中盡是嘲笑鄙夷的神色,而曲妃卿則是重重的擱下了手中的茶盞,小臉頓時徵微沉了下來,而老太君卻隻是微微抬了下半垂的眸子掃了談氏一眼,嘴角似有若無的浮上一抹冷笑,心中反倒是更加的安定了下來!

  雲千夢抬眸看向談氏,眼中滿是淺笑,眾人隨即聽到她客氣的回話“多謝三舅母的關心!隻是,舅母既然也說是“聽說”那自然是不存在的事情!父親位高權重官居宰相,難免會在不經意間得罪一些小人!但父親為人清廉正直,向來謹小慎徵不曾出錯,讓人尋不到錯處,便讓那些小人借著昨晚的事情抹黑千夢,想讓父親蒙羞!隻是事實勝於雄辯,昨兒個父親人在相府,又豈會讓辰王闖入後院女眷的房中!素聞三舅母出身官家,德性出眾從不會跟著人雲亦雲,怎就這次竟也相信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難道三舅母就不怕傷了親戚間的情分嗎?”

  雲千夢說話向來慢條斯理,不快不慢的語氣讓人聽著十分的舒暢,隻是等她的敵人從那悅耳的聲音中反應過來時,雲千夢早已是反駁的他們無話可說!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