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82節

  “我警告你們……。”馬車內,那刺客眼露凶光的直瞪著雲千夢與楚飛揚,剛想發狠話,卻被楚飛揚懶洋洋的截斷了!

  “有時間廢話,不如養精蓄銳!一會可有你忙的!”

  一句隱晦不明的話,讓那刺客閉了口,卻也讓雲千夢看向楚飛揚,隻見他卻是閉上雙目養神,拒絕與她交流!

  馬車一路狂奔,夜間的寒氣透過翻飛的車簾侵入馬車內,消減了三人身上的熱氣,同時也讓人冷靜了下來!

  雲千夢透過車窗看著外麵的景色一閃而逝,而隨著馬車在街道上行駛的時間越長,似乎距離方才的寂靜也越發的遠,直到此時耳邊已是能夠聽到一陣靡靡之聲,陣陣香粉花枝的味道彌漫在空氣中,帶著奢靡之氣,讓人不由得皺起了眉!

  “相爺,到了!”駕車的焦大挺穩馬車,在外麵低聲說道!

  “好!你先帶他從後門進去上三樓的香浮居,本相一會就到!”楚飛揚略徵勾唇,隨即睜開雙目,掃了眼麵色越發難看的刺客,低聲吩咐著焦大!

  隻見那原本垂放的車簾頓時被掀起,那焦大已是彎腰擠進了馬車內,再一次的拎起那刺客,抗上他便進了後門!

  “相爺真是會享受,如此晚了,居然還不忘光顧這美人窩!隻是臣女沒有時間與相爺耗著,便先告辭了!”雲千夢心知,自己若是一身華服踏進那後門,怕是明日一早,自己便會被雲玄之掃地出門,更嚴重的,怕是還會拉去遊街示眾,因此,不等楚飛揚開口,立即先聲奪人!

  可楚飛揚卻是不慌不忙的從座椅之下拿出一個包袱,從裏麵挑出一伴顏色素雅的男子錦緞披風,不等雲千夢拒絕的便親自披在她的身上,隨即把撥風上的帽子小心的戴在雲千夢的頭上,遮住了她那太過引人注目的嬌顏,最後又攏了攏披風的兩側,擋住了雲千夢太過女性的身子!

  “我不願,難道相爺也要強迫?”可雲千夢卻是始終都不領情,被遮住的嬌顏上是一片寒冰!

  然而楚飛揚卻是容不得她半點的逃離,大手隔著披風準確的握住雲千夢的手腕,在雲千夢想要拒絕之前,已是帶著她走進了後門……。

  前院的鶯燕之聲歡笑之聲立即傳入兩人的耳中,可他們已走進入了這片土地上,竟沒有美嬌娘纏上容貌俊雅的楚飛揚,讓雲千夢心中不禁納悶,一時間竟是忘了掙紮!

  被楚飛揚拉著一步步上了台階,最後站定在一間廂房的門口,裏麵已是傳來了一聲怒吼“滾出去!我不要換衣服!”

  那聲音如此的熟悉、那口氣如此的惡劣,明顯就是方才那名刺客的!

  “你對他做了什麽?”雲千夢抬頭,那隻露出兩隻水潤大眼的眸子中少了方才的拒絕,多了一抹狡黠!

  而楚飛揚卻是無奈的聳聳肩,隨即無辜道“他那麽髒,自然是要好好的梳洗一番,免得再弄髒了別人的地方!”

  可雲千夢看著楚飛揚嘴角上的那抹壞笑,又聽著廂房內不斷傳出的怒吼聲,想必楚飛揚並不是用正常的手段對付那名刺客的吧!

  “他是誰?”明明抓到了刺客,楚飛揚卻不急著去想玉乾帝邀功,卻是把刺客帶到這旁人想不到的地方來,想必這刺客是大有來頭的!

  “刺客!”可得到的,卻是楚飛揚如此的回答!

  雲千夢再次看向他時,楚飛揚已是收斂了臉上的笑容,麵沉如水、一身沉靜的立於香浮居的門口,待焦大打開廂房的門時,楚飛揚這才有拉起雲千夢,一同走了進去!

  “哎呀,這位客官長的可真是俊俏!”而出乎雲千夢意料的,這香浮居裏麵竟還站著十幾名燕環肥瘦的青樓女子,隻見這些青樓女子衣衫顏色豔麗、穿著暴露,一個個濃妝豔抹,渾身上下散發這一股子的媚俗之氣,而這些青樓女子見香浮居走進楚飛揚這麽以為豐神俊朗的年輕男子,又是一身達官貴人的打扮,自然是紛紛扭著腰身的貼了上來!

  雲千夢原以為以楚飛揚的個性,怕是會左右逢源坐享齊人之福!

  卻不想楚飛揚對於這些庸脂俗粉卻是一點興趣都沒有,隻見他此刻渾身散發著一副淩冽的寒氣,一道寒光射過去,嚇得那些青樓女子紛紛停住了腳下的步伐,而那焦大立即從懷中掏出一包現銀交給領頭的女子,隨即打開香浮居的大門,隻見那女子領著其他人一同走了出去!

  香浮居內一時間隔絕了外麵的靡靡之聲,雲千夢放眼看去,隻見那刺客正躺在床邊的軟塌上!

  隻不過,此時他的身上竟穿著青樓女子的衣衫,一件紅色的肚兜在淡黃色的紗衣下若隱若現,雪白的肌膚讓人浮想聯翩,方才一頭淩亂的長發也早已被人打理整齊,那隨雲髻上竟還。a滿了廉價的珠釵與鮮花,一時讓雲千夢忍俊不禁的笑出了聲!

  “這個造型倒是很適合你!”見那刺客躺在軟塌上半天動彈不得,雲千夢便知他身上的傷勢定走過重,便也不怕他對自己如何,倒是大著膽子走近他,滿眼笑意的細細的打量著!

  難怪方才在外麵能聽到一聲聲怒吼聲,想必隻要是個有骨氣的男子被人如此的對待,都會恨不能殺人泄憤吧!

  而那刺客似乎是累了,麵對雲千夢的嘲笑竟閉上了雙眼,幹脆來個眼不見為淨!

  “似乎忘記給他上妝了!本相與焦大都是男子不懂這些,不如就勞煩雲小姐!”這時,楚飛揚一邊喝著茶,一邊涼涼的開口!

  而聽到這話的刺客卻是猛然睜開雙眼,那滿是血絲的眸子中盡是恨意,隻是卻擊退不了雲千夢捉弄他的決心!

  看了眼一旁小幾上早已準備好的胭脂水粉,雲千夢眼底劃過一絲狡猾,雙手一樣樣的拿起,一件件的放下,半餉才拍了拍雙手,退後兩步欣賞著自己的傑作!

  “這妝容倒是十分的新穎,也十分的適合他!”不知何時,楚飛揚竟已是來到了雲千夢的身旁,看著刺客臉上的妝容,笑著點評道!

  雲千夢但笑不語,她隻是根據這男子的臉部特征化了一個煙熏妝而已,隻不過,見這態度囂張的刺客吃癟,她的心情竟好了些許,這還是楚飛揚……

  想到這邊,雲千夢思緒猛然一怔,臉上的笑容點點褪去,眸光不由得轉向一旁淡笑的楚飛揚,他不會是為了讓自己出氣,才把刺客帶到這裏的?

  正文 第七十九章 侯府出事不懷好意

  楚飛揚雖知雲千夢在打量著他,卻是但笑不語,任由她細細的觀察著他……

  隻是此時他卻沒有閑著,腳步徵動擋在雲千夢與那刺客之間,遮住了雲千夢的視線,隨後見他從衣袖中掏出一隻五色彩繪圓身的瓷瓶,拔掉上麵的紅布,一手略帶惡意的十分粗魯的掀開那刺客身上薄如蟬翼的肚兜,一手直接把瓷瓶中的黃色藥粉倒在刺客胸前的傷口上,疼得那刺客滿頭大汗不說,卻又倔強的咬緊牙關,不肯在敵人的麵前表露出半點的弱勢!

  待那黃色的藥粉全然的覆蓋住那一條一尺多長,差不多橫穿刺客前胸的傷口時,楚飛揚這才重新塞上紅布,把瓷瓶收回衣袖中,隨即五指分開,竟惡意的壓向刺客胸前的傷後,也不管對方能不能承受的住,竟用的胡亂抹開傷口上的藥粉,更是讓那刺客連死的心都有了,一雙暴突的眸子死死的盯著楚飛揚,恨不能永生記住這個惡魔的樣貌!

  “有本事你們就殺了我!不必如此的羞辱人!”空氣中飄來一層淡淡的藥粉味,雲千夢雖沒有看到楚飛揚幹的好事,卻也知道此時他在替那刺客上藥!

  不過,聽著刺客此時的低吼,想必楚飛揚上藥時並未收斂力道,那刺客若不是疼急了,怕也不會產生輕生的想法!

  隻是,對於這個禍害了自己的人,雲千夢可沒有過度泛濫的同情心,見楚飛揚此時正玩的高興,她倒是轉身走到廳內的圓桌旁坐下,自斟一杯熱茶,欣賞著那刺客時不時傳來的抽氣聲,倒也不失為一種樂趣!

  “殺你?你今日可是幫了本相一個大忙,本相又豈是那等恩將仇報的小人?”隻是楚飛揚卻是雙目含笑的盯著躺在軟塌上的刺客,嘴角微微上勾,出口的話讓雲千夢也不由得抬眸看向了他的背影,心中不禁滿是疑惑,更加的懷疑楚飛揚此番舉動的動機!

  “你果真是西楚的左相楚飛揚!”對於楚飛揚毫不隱藏自己的身份,那刺客強忍下身體上的痛楚,蒼白著雙唇憤恨的開口!

  而楚飛揚卻是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挑著他想說的話開口:“一會自會有人來接你!”

  語畢,楚飛揚再也沒有看他一眼,徑自轉身走向雲千夢,學著她的樣子坐下喝著茶!

  雲千夢見他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樣,雙唇莞爾一笑,淺聲開口:“相爺真是好雅興!方才聽相爺在馬車內的話,似乎對這裏的地形十分的熟悉!想必相爺是這裏的常客?”

  一旁立著的焦大聽著雲千夢的問話,一顆原本平靜的心頓時提了起來,目光不由得看向雲千夢的表情,隻是見她麵帶淡笑,神色間淡然沉穩,獨獨缺了他想看到的一種表情,讓焦大心中不禁充滿疑問,目光轉而看向楚飛揚……

  隻是,楚飛揚此刻的神色更為愜意,隻見他為雲千夢與他自己添了一些茶水,嘴角始終噙著一抹淡笑,修長手指輕輕端起茶盞輕抿了一口,隨即才緩緩開口:“雲小姐說笑了,本相來這的次數,還沒有進入相府的次數多!隻不過,今天為了這刺客,做了一些調查而已!”

  “哦?楚相身為西楚大臣,為何會放過一個偷襲皇宮的刺客?這可是殺頭的大罪!相爺向來深思熟慮又眼光長遠,怎就如此的糊塗?”雲千夢則是容不得他打馬虎眼,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細觀方才那刺客對楚飛揚說話的語氣與態度,想必之前與楚飛揚並未有過接觸,可為何楚飛揚會放過一個刺殺宮女又縱火燒宮的刺客呢?而他方才口中所說刺客幫了他一個大忙,又是指什麽?

  隱約的,雲千夢隻覺不僅僅與自己有關,更像是一個連環的事件,而楚飛揚則是這個事伴中的關鍵人物!

  而楚飛揚對於雲千夢的反駁卻隻是彎唇一笑,不去解釋為何會救一個刺客,亦是不反駁雲千夢對自己的質疑,仿若雲千夢此時所說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一般,雙目隻盯著茶盞中的綠茶,適時的輕抿上一口!

  雲千夢見楚飛揚如此,便知此人不是用言語激將法便能套出信息的,隻要是楚飛揚不想說的事情,即便是刀劍架在他的脖子上,恐怕他也是不會鬆口的!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有節奏的敲門聲,焦大聽出這聲響是自己製定的暗號,便悄聲開門走了出去,隻是眨眼的時間,卻見他眼帶焦色的走了進來,隨後彎腰在楚飛揚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楚飛揚原本閑散的神情立即凝重了起來,雲千夢隻覺他在第一時間便看了自己一眼,隨即便收回了那嚴肅的眼神,對焦大微點頭,便平靜的看向雲千夢,笑道“天色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雲千夢見他那含著淺笑的眸子中似乎閃動著一股異樣的神色,心中沒來由的一緊,一股不好的預感頓時襲上心頭,也顧不得那刺客的事情,便點頭站起身,隨著楚飛揚走出香浮居,重新坐進馬車內!

  焦大見兩人坐進馬車,便也跟著跳上馬車,一手拉緊韁繩,一手拿著鞭子狠狠的抽了馬身幾下,隻見馬兒立即拉著馬車飛奔了起來!

  “方才有人潛進侯府,侯爺被人刺傷!”兩人坐在馬車內的兩邊,楚飛揚看著雲千夢冷靜的神色,緩緩說出方才從焦大口中得到的消息!

  雲千夢猛然抬頭,雙目緊緊的盯著楚飛揚,眼中滿是震驚!

  難怪方才楚飛揚會在一瞬間抬眸看了自己一眼,而自己心中又有惴惴不安預感,卻是沒有想到竟是舅舅遇刺!

  想起那現今仍舊躺在青樓的刺客,雲千夢心中疑團重重,心中萬幹思緒卻是找不到出口!

  除去那個刺客,又會有誰會在這個多事的晚上去行刺舅舅?

  而且,曲淩傲平日為人雖正直,卻不是莽撞會得罪人的人,朝堂上與百姓中的評價也頗佳,加上有太後這個靠山,又有誰會不要命的去找人輔國公府?又是誰會這麽大膽,竟挑著表哥不在京都的時候前去行刺?

  腦中一個疑問接著一個疑問的冒出,雲千夢眼中雖冷靜,可那秀致的眉頭卻是不自覺的皺了起來,披風下的雙手已是徵徵的抓緊身上的襦裙,渾然不知自己此時已是把擔憂的表情泄漏在楚飛揚的麵前!

  雲千夢再次的看向楚飛揚,見他此時臉上也沒有了平日的笑臉,整個心又是一緊,隨即輕聲問道“舅舅傷的重嗎?”

  問完,雲千夢屏住呼吸盯著楚飛揚,清冷的眸子中含著少有的緊張,讓楚飛揚有些不忍心,卻又不得不說出實話“傷及心肺,已陷入昏迷狀態!”

  聞言,雲千夢隻覺渾身血液頓時凝固住,一股寒氣瞬間從腳底蔓延上全身,努力的穩住心神,這才冷靜道“送我回相府!”她必須從相府出發再去輔國公府,否則以現在的樣子出現在眾人的麵前,怕又會引起別人的流言蜚語!

  此時表哥不在輔國公府,舅舅重傷昏迷,府內隻剩老太君等一介女流,而府外的三舅舅更是虎視眈眈的盯著侯爺的位置,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自己自然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錯,免得讓老太君等人再為自己分神傷神!

  楚飛揚知她心中焦急,又明白她的顧慮,便立即出聲對車外駕車的焦大吩咐了一聲,隻覺那已是極力飛奔的馬車頓時如離弦的箭一般的衝了出去,隻是半盞茶的時間便到了一條巷子中,隻是楚飛揚卻沒有立即讓雲千夢出去,而是吩咐了焦大一聲,隻見馬車頓時輕輕搖晃了幾下,焦大已不見蹤影!

  “有人埋伏在相府周圍?”如此的小心翼翼,若不是相府四周早有埋伏,以楚飛揚的能耐,怕是早就送她入府!

  而楚飛揚卻隻是不以為意的勾了勾唇,平靜的眸子中漸漸放出一抹殺氣,隨即才毫不在意的開口:“隻是一些蝦兵蟹將罷了!”

  聞言,雲千夢便知自己的推斷是正確的,而此事有楚飛揚代為解決,她倒是省下了一些心思,可以多些時間好好的理清今天所有發生的事情!

  “相爺,可以了!”這時,去而複返的焦大折返了回來,立於馬車外恭敬的開口,楚飛揚朝雲千夢稍作點頭,便立即拉過她的身子,如出來時一般,帶著雲千夢出了馬車,隨後飛快的越過相府的圍牆,把她送進綺羅園的內室中!

  “多謝!”雲千夢解開身上的披風交給楚飛揚,隨即低聲道了聲謝!

  隻是,從這一聲感謝中,楚飛揚卻是感受到雲千夢的真心,隻見他忽而好心情揚起唇角,隨即便轉身離開了內室!

  見他離去,雲千夢緩緩坐在床邊,神情微寒的把所有人紛紛在腦海中過濾了一遍,竟不知此時天邊已是漸漸泛白,外邊隱隱傳來公雞啼鳴的聲音。

  “小姐!小姐!”這時,門外傳來慕春焦急的敲門聲,雲千夢立即解開身上的外衣改而披在肩頭,隨即坐到床邊,聲音中帶著濃濃的鼻音開口:“進來!”

  房門立即被慕春推開,隻見她滿麵焦急的疾步走到雲千夢的麵前,隨即把手中端著的燭台放在床邊的小幾上,急急的開口:“小姐,不好了,侯府出事了!”

  雲千夢揉了揉雙目,緩緩開口:“出了什麽事情,竟讓你慌張成這樣?”

  慕春見雲千夢一副沒有睡醒又略帶疲倦的模樣,便緩了口氣,盡量放輕口氣,免得驚壞了她家小姐“小姐,方才舅夫人差人來說,說是半個時辰前侯爺遇刺,請您立即去一趟侯府!”

  “什麽?”雲千夢頓時被驚得站了起來,身上的外衣隨著她的動作飄然落地,慕春抬眼看去,隻見雲千夢麵色蒼白,似是受了很大的驚嚇,便立即溫言寬慰“小姐莫急,興許侯爺隻是小傷!”

  可慕春哪裏知道,雲千夢早已是知道了曲淩傲的受傷程度,隻是她現在更關心的是,除去自己知道此事之外,其他外府的人是否也知道!

  “替我更衣!”麵色滿是凝重,雲千夢低沉開口!

  慕春也不敢浪費時間,立即從衣櫃中重新拿出一套月牙白的絹質長裙伺候雲千夢穿上,有為她挽了一個簡單的發髻,隻。a上一根銀管便梳妝完畢!

  雲千夢看著銅鏡中太過素淨的裝扮,若被人看去,怕是以為自己是去輔國公府奔喪,便又親自從首飾盒中撿出一隻鑲紅寶石的八寶瓔絡金步搖慧在發間,這才在慕春的攙扶下步出內室!

  “小姐,老奴隨您一同前去吧!”此時米嫉糖迎上前,眉眼間盡是擔憂的開口,可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

  “舅母差人過來之事,相府中還有誰知道?”看著外間竟站著迎夏與元冬,雲千夢神色一凜,立即開口問著身邊的慕春!

  “舅夫人是差身邊的貼身嬤嬤過來的,進府便直接來了咱們的綺羅園,此事怕是相爺也還未知曉!”

  聽慕春如此說來,雲千夢稍稍放心,曲淩傲現在生命垂危,這個消息若是傳出去,不管是在輔國公府內還是朝堂上,怕是都會掀起軒然大波!

  而季舒雨此時秘密派了自己貼身的嬤嬤過來請自己,怕也是不想讓消息泄漏的那麽快!

  既然如此,雲千夢自然不允許這伴事情是從自己的綺羅園首先傳出去的……

  “今日的事情,都給我爛在肚子裏!不管別人如何的詢問、如何的猜測,都不準開口解釋,否則別怪我不留情麵!”看著麵前的四人,雲千夢冷然的開口!

  “是!”四人異口同聲的開口回道!

  “嬤嬤,您留下看守園子!若有人過來問起這事,便說外祖母惟恐我昨晚受驚,讓人接我回輔國公府瞧瞧!”雲千夢細細的交代著米嬤嬤!

  而米嬤嬤則是細細的記下雲千夢的囑咐,認真的回了聲是!

  隨即,雲千夢竟點了迎夏元冬一同隨自己前去,四人在那名老嬤嫉的帶領下登上了輔國公府的馬車!

  一路無話,車內寂靜如夜,馬車的車輪滾過青石路,留下一陣聲響,隻是,越是接近輔國公府,雲千夢心中卻是愈發的有些緊張!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