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80

頂的楚飛揚定是早已看透了當日之事,便也不隱瞞,轉而回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還之!相爺總不能指望臣女在被人陷害之時不還手吧!況且,相爺若是要揭發臣女,也不用等到今日了!”

說完,雲千夢一雙美目含著點點狡猾望進楚飛揚的雙瞳中,似是在與他較量誰的心思更加的縝密周全!

而對於雲千夢的反駁,楚飛揚並未向麵對其他人時咄咄逼人,反倒是低低一笑,目光幽深的看向天邊的月亮,讓人隻覺此時的他與平日判若兩人,深沉冷靜卻又帶著最真實的存在感。

不知他在想些什麽,半餉後才又轉目望向雲千夢,眼底盡是認真的神色,口氣也不再慵懶戲謔,帶著幾乎讓人錯聽的認真低低開口:“你沒事便好!”

聽他如此一說,雲千夢有些疑惑的抬頭,卻見今日楚飛揚神色間凝聚著一絲凝重,這是平日裏幾乎不曾出現在他臉上的表情!

可盡管如此,他那雙黑瞳中卻依舊閃爍著說不盡的睿智,如此的豐神俊朗自信滿滿,難怪讓海恬那麽的瘋狂,甚至為了除去自己這個假想敵,差一點便以身犯險的跳入那冰冷刺骨的湖水中!

尤記起那日的冰冷湖水,雲千夢又想到此刻的炎熱,礙於麵前的楚飛揚,便隻能盡量縮小動作幅度的輕輕動了下脖子,想甩開身後惱人的發絲,可是身後的發絲竟如黏在了背上,絲毫沒有挪動半分,倒是她略顯別扭的動作惹得楚飛揚再一次的彎唇一笑,惱的雲千夢再一次的怒目而視!

可楚飛揚卻半分也不在意雲千夢眸子中的徵慍,反倒是見他目光微閃,片刻便站起身,在雲千夢滿是戒備的目光中,一步步走到她的身後,月光下那雙修長的連女子都會羨慕的手竟在雲千夢意想不到的時候挽住了她那一頭散開的青絲,另一手則是五指徵徵張開,輕柔的撫過雲千夢的頭皮,極其溫柔的梳理著手中的萬幹青絲,專注的神情讓背對著他的雲千夢渾身不自在!

而雲千夢除去不自在,更被他這一行動給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雖知楚飛揚此人不守禮法,可這等親密的接觸仍舊讓雲千夢隻覺周身起了豎起了一層寒毛,尤其他那清涼的指腹撫過自己略徵發燙的頭皮時,雲千夢甚至能夠感受到頭皮似乎也沁出了薄汗,讓她頓時想轉身從他的手中奪回自己的發絲!

“別動!”可楚飛揚卻在她轉身前出聲,隨即又繼續著手上的動作!

片刻後,雲千夢感受到自己的長發被輕輕的挽起,而楚飛揚為了讓她能夠方便安睡,隻是簡單的挽了一個花髻,隨後才重新走到雲千夢的麵前,嘴角含笑的看著打量的雲千夢此刻的發型,似是對自己的手藝十分的滿意!

雲千夢雖覺背後頓時涼快了不少,隻是對於楚飛揚總是突如其來擅作主張的舉動沒有好臉色,而更讓她懊惱的便是,總覺得在楚飛揚的麵前,自己總是處於下風,因此便麵色冷淡眼帶惱火道“男女授受不親,楚相可以不在意,可臣女卻是十分的看重!”

而楚飛揚卻並未因為她的出言不遜而動怒,反倒是咧嘴一笑,半眯的黑眸中折射出金燦燦的光芒,隻見他突然彎腰,不容雲千夢閃躲的伸出長臂攬住雲千夢的纖腰,隨即附唇在她的耳邊低聲狡辯道“那可如何是好,上上次本相已是碰觸了小姐的肌膚,上次則是把小姐摟抱在懷,這一次又是親自替小姐打理青絲,此刻又是摟著小姐!這一件伴一樁樁清算下來,小姐豈不是要以身相許才能解除這男女授受不親?”

雲千夢掙脫不開楚飛揚的禁錮,又聽他不正經的反問,頓時驀然側臉,隻見楚飛揚一張俊顏距離自己麵部不過半寸,月光下,那雙含笑的眸子中盡是戲謔,那帶笑的嘴角更是可惡的上揚,而楚飛揚說話時的熱氣盡數的噴灑在雲千夢的耳邊,惹得雲千夢耳旁一時有些發熱,更是睜大眼瞪向楚飛揚,趁著腰間那隻手臂一時微鬆的空檔,立即移動腳下步伐往後撤去,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隻是,楚飛揚卻對她的舉動有些不讚同,閃動的眸光中閃過一絲不滿,繼而又跟著她的步子前進了幾步,帶著些許壞笑道“雲小姐這是在怕什麽?怕本相趁人之危,還是怕自己會怦然心動?”

聞言,雲千夢擰眉,方才心中的別扭卻是散去了一些,恢複了往常的冷靜,見楚飛揚眼底雖有捉弄卻沒有歹意,便知他定隻是想嚇唬自己,便也跟著淺笑道“楚相乃是西楚棟梁,皇上的左膀右臂,同時深受京都眾多幹金小姐的愛慕,又豈會對我一個小女子懷有惡意?況且,楚王爺威名在外,深受世人的稱讚,臣女自然是相信楚相的人品德行的!”

說道最後的……人品德行,時,雲千夢幾乎是帶著咬牙切齒的無奈,而楚飛揚卻是裝作沒有聽出她話中的譏諷,反而是心情大好的展顏一笑,如那隻在夜中綻放的曇花一般絢麗奪目!

隻是笑過之後,楚飛揚卻是抽離雲千夢的身側,臉上的笑意微斂,神色間帶著些微的嚴肅,低聲道“近日越發的炎熱,還是呆在相府較為妥帖,免得中了暑氣,屆時為難的還是自己!”

說完,不等雲千夢細想追問,楚飛揚已是消失在內室之中,仿若此人方才不曾進入過女子的閨房!

而雲千夢卻是因為他那最後一句話而皺眉思索著,那看似尋常的一句關心話語,卻又讓人覺得透著無盡的古怪!

這讓雲千夢即便躺回了床上,腦中依舊不斷著翻騰著近日所發生的事情,企圖從這些事情之中找出蛛絲馬跡……

“慕春!”第二日日頭正亮,雲千夢才幽幽轉醒,興許是昨日因為思考楚飛揚那番話而導致用腦過度,雲千夢此刻醒來依舊覺得有些頭疼,睡眼朦朧的掙紮著坐起身,輕聲喚著外麵的慕春!

“小姐,您醒啦!”一隻素手掀開帷幔,一縷陽光頓時投在床鋪上,讓雲千夢有些不習慣的徵徵動了動眼眸,待適應了那刺眼的陽光後,這才完全的睜開雙目!

“什麽時辰了?”被慕春扶著下了床,雲千夢問道!

“卯時剛過!相爺早上遣趙管家過來囑咐過了,說小姐大病初愈,便免了小姐去百順堂請安,讓小姐好生的養著!”慕春麻利的疊好床鋪,又把兩層帷幔掛上銀鉤,收拾好一切,這才轉身從已經準備好的銅盆中擰幹帕子遞給雲千夢!

“呀!”隻是,當她看到雲千夢的發髻時,卻是略顯驚訝的驚呼出聲,目光怔怔的盯著雲千夢腦後的發絲眼露疑惑!

“何事?”雲千夢亦是從銅鏡中看出了自己的發髻,隻是一個普通的花髻而已,應該不會被人懷疑昨晚有人自由進出內室,況且,夏日炎炎,女子也有挽發睡覺的,這慕春為何一副大驚小怪的模樣?

“小姐,您發上怎別著一朵幹花?”慕春聽見雲千夢的提問,立即上前,抬手取下別在雲千夢腦後的那朵紫色的幹花,交到雲千夢的手上!

雲千夢看著手心的那朵少見的淡紫番紅花,心頭掠過一絲惱怒,不禁暗自惱火,心中不斷的腹誹著那可惡的人,這楚飛揚半夜偷偷跑出來嚇人也便罷了,竟還留下這幹花,豈不是故意想引人生疑?

幸而今日是慕春發現的早,若自己就這麽出去,豈不落人口舌遭人非議?

慕春小心的觀察著雲千夢的神色,見她眼中劃過一絲惱怒,雖自己心中亦是對這朵花的來源十分的好奇,但她卻是更加的深信她家小姐的品性,便好奇的問道“小姐,奴婢還從未見過這種話呢!”

“這是番紅花,我記得上次看過的雜記上記載過,這花在西楚隻有極少數的地方才能種植成功!”語畢,雲千夢捏起花莖把那朵番紅花放到鼻下輕輕的聞了聞,才知這朵幹花竟是無味的,加上拿在手上幾乎沒有絲毫的分量,難怪昨日自己居然沒有發現楚飛揚做的手腳,一時間皺了下眉頭!

慕春見雲千夢似乎有些不喜這朵幹花,開口建議道“小姐,要不奴婢把這花給丟掉吧!咱們府中可從未栽種過這樣的花!”

雲千夢聽她所言收起眼中泄露的神色,剛要點頭,卻見這朵番紅花在西楚鮮為少見,就這麽處理掉倒是有些可惜,便吩咐道“罷了,既然已經是幹花,那就留著吧!此事不可在他人麵前提起!”

慕春聞言,立即小心翼翼的接過那朵番紅花放進梳妝台上的首飾盒中,服侍著雲千夢梳洗!

雲千夢正用著早膳,便見雲易易一臉笑意的走了進來!

見她如此的不清自來,雲千夢心中便知是老太太授意,否則以雲易易的心機,怕不會在老太太被看守起來時還能笑容滿麵的來見自己!

揮手讓慕春米姓嬤撤了桌上的早膳,雲千夢擦拭了嘴角,喝過一口茶後才淡笑著開口:“四妹妹今日怎麽想起到我這來了?”

雲易易則是笑嘻嘻的朝雲千夢徵微屈了屈膝便當作行了禮,隨即不嫌熱的坐到雲千夢的身邊,親熱的挽著雲千夢手臂撤嬌道“大姐姐離開相府這麽久,妹妹甚是想念!昨日見姐姐累了,便不敢來打擾!好不容易盼到今日,便急急的過來了,還請姐姐不要見怪!”

雲千夢嘴角含笑的抬手替雲易易理了理遮住額頭的碎發,隨即溫和的開口:“怎會見怪?妹妹能過來,姐姐自然是歡喜的!隻是姐姐這邊簡陋,怕是妹妹待不習慣!”

聞言,雲易易極力的搖了搖頭,立即接口道:“能夠與姐姐呆在一起,是妹妹的福氣!況且,妹妹見姐姐這清淨優雅,比那些富麗堂皇的內室可是舒心的多了!若是姐姐不嫌棄,妹妹可想著每日都過來與姐姐敘敘話!”

說完,雲易易睜大一雙極其單純的眸子直勾勾的盯著雲千夢,而雲千夢卻始終含著淡笑,眼中的溫和讓人心頭一暖,出口的話更是讓人覺得受她歡迎“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近日若雪妹妹忙著照顧蘇姨娘,府中得閑的也就我、你以及三妹妹,咱們自然是要多多親近的!否則,若別府的小姐來相府見了這番景象,怕是認為我們相府的小姐間多有嫌隙,互不搭理呢!”

雲千夢話中有話,暗指雲易易昨日私下宴請別府小姐,卻隻是一人招待,把尚在府中的雲若雪雲嫣晾在一邊,此等行為,簡直就是在為旁人製造話題,離間相府各小姐間的關係!

雲易易亦不是太傻,自然是聽出這話中的意思,隻是就連祖母都被大伯給……保護,了起來,她隻不過是大伯的侄女,此時若不再伏小,怕大伯更不會顧念親戚的情分,把她以及兩位哥哥送回蘇城!

因此,對於雲千夢的警告,雲易易頓時受教的點了點頭,麵色認真道“大姐姐教訓的是,易易一定牢記大姐姐的話!”

雲千夢見她今日如此的聽話,便知雲玄之昨日那一手卻是給老太太提了個醒,告訴她這是在相府,當家作主的是雲玄之,若老太太不顧念母子之情,那麽他也不會再顧及骨肉親情!

想必老太太也是沒有想到雲玄之會如此待她,但她與雲玄之隻見的隔閡已是猶如深淵無法填補,自是知道若自己再一意孤行的偏袒二房,怕雲玄之對她隻會越發的過分,倒不如老實安分一陣子,讓雲易易與雲玄之的女兒們打理好關係!

這時慕春端著幾盤夏日的糕點進來,雲易易眼尖的看著那一盤綠茶佛餅,捏起一塊笑道“這就是姐姐給穀老太君祝壽時做的綠茶佛餅吧!祖母當時嚐了之後回來便一直念叨,說還未吃過如此奇特的佛餅,現如今還總是會念叨!倒是讓我好奇不已!”

雲千夢見她如此的恭維,便也不多話,隻是把一杯涼茶推到她的麵前笑道“慢慢吃,別噎著!祖母若是喜歡,改日我親自送過去!”

雲千夢把話說的十分的清楚,若老太太真是喜歡這綠茶佛餅,那她自會遵循一個孫女應有的孝道親自為老太太製作糕點,但若是有人借著老太太的名頭想要這糕點,而借此做手腳陷害自己,雲千夢是決計不會允許的!

果真,雲千夢的話一出口,雲易易便不再言語,隻見她一手捏著一塊綠茶佛餅小口的吃著,低垂的眸子中快速的閃過一絲不悅,隻是這抹神色雖瞬間隱沒在雲易易含笑的眼眸中,卻依舊沒有逃過雲千夢的雙眼!

一時間,內室恢複的安靜,隻聽見茶蓋輕碰茶沿的清脆響聲,雲易易低頭默默的吃著手中的綠茶佛餅,而雲千夢則是悠閑自在的品著手中的涼茶!

“小姐,柳姨娘求見!”這時,米嬤嬤從外麵進來,輕聲提醒!

而雲千夢則是淡掃雲易易一眼,隨即開口:“請她進來吧!”

雲易易雖低著頭,卻也是感受到雲千夢的目光,隻覺方才雲千夢那一瞥,似乎帶著責備又仿若帶著冷淡,好似在指責她不禁通報便隨便闖入相府嫡小姐的房內!

隻不過,既然雲千夢沒有點明這伴事情,雲易易也就當作沒有察覺自己的失禮,徑自吃著手中的點心!

一陣珠簾清脆的響聲傳來,柳姨娘一臉笑意的走了進來,見雲易易也在場,立即福了福身恭敬道“奴婢見過大小姐、見過四小姐!”

“姨娘今日怎麽有空過來了?”雲千夢放下手中的茶盞,見柳含玉一身喜氣,笑道!

柳含玉則是看了雲易易一眼,隨即看向雲千夢,見對方隻是淡笑著並未有隱瞞的心思,便也就說出自己的來意“奴婢見大小姐這的丫頭還少了幾個名額,正巧今日趙管家買了幾個丫頭進來,便給大小姐帶了過來,看大小姐可有相中的!”

聞言,雲易易低垂的目光過徵徵閃爍,心中不由得讚歎祖母的料事如神,果真與雲千夢多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權寵醫妃女配的分手日常[穿書]豆腐娘子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