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80節

  而各府的女眷都是來宮裏見自家的娘娘的,此時被強行要求下馬車,一個個抱怨連連,卻在看到遠處烏大人陰鷙的臉色後,紛紛閉上了嘴,因此,此時宮門口雖聚集了不少車馬,卻也是較為安靜!

  “方才的走水,似乎是刺客所為!”此時容雲鶴騎著白馬來到馬車旁,低聲對雲千夢說著!

  “刺客?”雲千夢抬起頭看向容雲鶴,見他神色嚴肅,想必這個消息定是準確的!

  “方才我去打聽,據說在養心殿起火時,宮內還被刺殺了兩個丫頭!不過,那刺客卻也被烏大人所傷!幸而當時皇上不在養心殿,隻是聽到這個消息後卻大怒,立即讓烏大人封鎖了宮門,進出車輛一律嚴格檢查,否則不準隨意放進放出!太後得知消息後,對於皇上的決定也無異議,看這情形,怕是咱們還要等上一段時間!”看著雲千夢微徵泛著疑惑的臉,容雲鶴耐心的解釋著!

  聽到……養心殿,三字,雲千夢便知自己方才的推測沒有錯誤,隻是皇宮戒備如此的森嚴,何時混進刺客的?

  而那刺客火燒……養心殿,又有何意?是針對玉乾帝卻又挑著玉乾帝不在養心殿的時候縱火,動機實在讓人費解!

  不過,也難怪玉乾帝大怒,自己的起居室被人給燒了,自己又是一國的皇帝,等於是被人當眾打了一巴掌,若不找出那刺客,怕是難消玉乾帝的心頭之恨吧!

  “辛苦了!”雲千夢抬眸看向容雲鶴,與自己待在馬車內不同,容雲鶴則是頂著大太陽站在青天白日下,所受的暑熱隻怕是自己的幾倍!

  而容雲鶴卻是淡淡一笑,隨即抿嘴騎馬守在馬車旁,目光冷漠的看著那些禁衛軍搜查各府的馬車!

  雲千夢放下車簾,與慕春靜坐在車中,忽然味道一絲甜甜的味道,心中隻覺有些奇怪,隨即又靜下心仔細的吸了吸鼻子,心中一時大駭,那一絲甜味明顯就是血腥味!

  方才簾子掀開並未發覺,此時車簾被放了下來,便隻覺這血腥味愈發的濃重,仿若這血腥味就是存在於這馬車中一般!

  “小姐!”慕春麵色大驚,顯然也是聞到了這血腥味,一時心中害怕的低聲喊了雲千夢一聲!

  而雲千夢卻是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隨後那雙靈動的雙目則是細細的打量著馬車內的情況,隻是這馬車是宮中當時派出接自己進宮的,馬車內除了擺放了一些書籍靠墊之外,再無他物,若是藏了刺客,自己應該早在進入馬車時便已發現,可此時讓人費解的是,這血腥味是從何而來,萬一等會檢查時被禁衛軍聞了出來,自己該如何的解釋!

  “小姐,咱們車內不會……”慕春此時靠近雲千夢,用隻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問著!

  而這個問題亦是雲千夢心中所想,隻是馬車內已被她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確實沒有發現異常,唯一能夠解釋的,便是可能有人藏身在車底或者車頂,亦或者,這血腥味隻是在某處沾染上的!

  “不用多話!等到了咱們再說!”此時不便下車,也不便告知容雲鶴,免得拖他下水,倒不如等輪到她們時再見機行事,現在連她們也不了解馬車外的情況,如此心急如焚的在車內猜測也無濟於事,倒不如穩住心神,為一會的應對養足精神!

  慕春見她家小姐如此鎮定,淩亂的心也漸漸平穩了下來,兩人坐在馬車中,靜候檢查!

  “請雲小姐下車!”這時,外麵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卻讓雲千夢皺起了眉頭,隻是卻也是讓慕春掀開了車簾,儀態款款的下了馬車!

  “原來是蘇大人啊!”馬車外,站著一身寶藍正二品官服的蘇源,隻見他此時帶著刑部侍郎等人侯在她的馬車外,滿目陰霾的盯著走下馬車的她!

  “烏大人,徵臣奉旨捉拿刺客回刑部審問,還請烏大人捉到刺客後交由刑部處置!”可蘇源卻是沒有理會雲千夢,徑自看向不遠處的烏大人,朗聲說道!

  隻是,這一幕落在雲千夢的眼中,卻有些拿著雞毛當令箭的味道,怕是蘇源知曉自己今日也在宮中,主動向玉乾帝自薦拿下這個差事的吧!

  即便自己所乘坐的馬車內沒有什麽,怕是蘇源也會弄出點什麽來吧!

  眼角餘光瞟到蘇源嘴角泛起的那抹冷笑,雲千夢突然看向那烏大人出聲“還請烏大人親自檢查臣女的馬車!畢竟蘇大人的親妹是雲相府的蘇姨娘,由蘇大人檢查臣女的馬車,恐怕有失公道!”

  那些正站在外麵被人檢查馬車的女眷聽到雲千夢的聲音,目光紛紛帶有厭惡的射向蘇源,倒是對於主動要求烏大人檢查的雲千夢有了些好臉色!

  而蘇源則是萬萬沒有想到,雲千夢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扭轉乾坤,竟讓向來鐵麵無私的烏大人來檢查馬車!

  而這本就是烏大人的職責,自己斷然是沒有拒絕阻攔的道理的!尤其被雲千夢這麽一攪和,那些官家女眷看著自己的目光似乎含著濃濃的指責,讓蘇源心中頓時湧上怒意,雙目滿是陰狠的射向雲千夢,卻又因為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而不能把雲千夢如何!

  那烏大人聽到雲千夢的請求,又見她的理由合情合理,便對身邊的副將低聲交代了幾句,直接朝著雲千夢的馬車走了過來!

  “雲小姐,得罪了!”那烏大人國字臉,濃眉下是一雙炯炯有神的眸子,身材高大威武,看著嚇人,但那雙眸子卻隱隱透著一股清貴之氣,讓雲千夢頓時明白他絕對不會與蘇源這等小人同流合汙!

  便淺笑著開口:“烏大人,請!”隨即帶著慕春退至一旁,而此時容雲鶴也早已下了馬背立於雲千夢的身後,給予她無聲的支持!

  隻見那烏大人帶著一名屬下親自走進馬車,兩人細細的在馬車內檢查了一番,隨即麵色正常的走了出來,待他們出來,另有兩名禁衛軍一人爬到馬車頂部檢查,另一個人則是趴在地上仰頭查看著馬車的底部,半餉,才見這兩人回到烏大人的身後!

  “烏大人,雲小姐的馬車沒有異樣嗎?”見幾人收手,蘇源立即開口!

  隻是他那出口的話卻另容雲鶴皺了下眉,隨即那雙清冷的眸子中閃著極其厭惡的目光射向滿臉討好烏大人的蘇源!

  而雲千夢自是聽出蘇源話中的意思,他如此一說,即便雲千夢的馬車內沒有什麽,可這話落在旁人的耳中卻已是變了味道!

  隻不過,那烏大人卻仿若沒有聽到蘇源的問話,反而是看向雲千夢,低聲問道“為何雲小姐的車內會隱隱有一股血腥味?”

  聽到烏大人如此一問,雲千夢身後的慕春頓時緊張了起來,一顆心仿若被人用手緊緊的握緊,一不小心便會被擠破,嚇得慕春半句話也不敢亂說,隻能緊緊的盯著身前的雲千夢!

  而雲千夢則是不解的挑起一邊眉,隨即麵色一紅,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用隻有幾人能夠聽到的聲音回道“大人也隻女子總有身子不適的時候!今日天熱,又因身子不適不想出門,可太妃盛情邀請,隻得匆忙出了門,連熏香荷包也不曾戴,倒是讓大人見笑了!”

  烏大人見雲千夢的解釋讓人信服,且看雲千夢方才的模樣,若不是迫不得已怕也不會當眾說破此事,心下便有了幾分相信!

  加上方才是雲千夢親自讓他來檢查馬車的,若馬車內藏著刺客,相信雲千夢也沒有這個膽量讓自己檢查,而他剛才裏外仔細的檢查了一遍,除去那一抹似有若無的血腥味,確實沒有其他的異樣,心下更是相信了雲千夢的清白!

  “既然如此,那便請雲小姐上車吧!”見再也檢查不出什麽,烏大人便放了行!

  雲千夢剛登上馬車,身後卻又響起蘇源的聲音“雲小姐既然身體不適,不如請太醫診治一番,也讓大家放心!”

  雲千夢自馬車上轉身,一手扶著車門,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眼中卻盡是冷意“若蘇小姐遇到此時,蘇大人也會如此嗎?況且,宮中的太醫是給皇上太後等貴人禦用的,豈是我一個小小的臣女所能用的?還是說如今蘇大人的話已成了聖旨,三言兩語便能指使太醫院的太醫?”

  蘇源萬是沒有想到雲千夢會如此的大膽,竟在這麽多人的麵前出言不遜,可更讓他懼怕的是雲千夢這字字誅心的話語,每一句都能要了他全族的性命!

  而此時那隻忠心於玉乾帝的烏大人已是眼中含有疑惑的看向了他!

  再也顧不得收拾雲千夢,隻見蘇源立即朝著天子所居之地跪拜了下來,一邊磕著響頭一邊口中不停的大呼著自己的忠心!

  雲千夢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在慕春的攙扶下坐進了馬車!

  而一放下車簾,慕春整個人頓時如虛脫了一般癱坐在馬車內,如劫後餘生一般的眼中竟還含著淚水!

  雲千夢見她這副模樣,自己的心底也不由得鬆了口氣!

  幸而自己方才賭了一把,捏準了人的心理讓那烏大人來檢查馬車,讓他先入為主的認為自己是因為問心無愧才讓他檢查的,又因為馬車是他親自檢查的,即便他聞出了什麽,怕也隻是心中有疑慮卻沒有真憑實據!

  幾番周折下來,自己這才險險的贏了這一局!

  別說慕春這個沒有經曆過這些刺激場麵的小丫頭,即便是自己這個經曆過槍林彈雨的刑事人員,心中也不免有些緊張!

  畢竟,這可是古代,若真是在自己的馬車內被找出了什麽,怕是人贓俱獲,自己即便再巧言善辯,怕走到了那個時候也是百口莫辯了!

  如此一想,雲千夢這才發現自己袖中的雙手不知何時已是握成了拳狀,有些吃力的鬆開雙手,竟發現手心盡是冷汗,而自己的背後衣料早已被不知是因為天氣炎熱而出的汗所浸濕,還是被方才那緊張的氣氛所驚出的冷汗所沾濕!

  馬車在容雲鶴的護送下一路狂奔來到相府的門口,眾人見雲千夢回來,立即抬出早已備好的軟轎,雲千夢抬頭看眼馬背上的容雲鶴,朝他徵點頭,隨即便又坐進軟轎中,被抬進了相府!

  而容雲鶴則是在看到相府的大門再一次的關閉後,這才策馬揚鞭往容府的方向奔馳而去……。

  宮中如此大規模的搜查,外麵的官員府邸早已是得到了消息,各家院落均走動用了家中所有的家丁侍衛看家護院,免得成了那刺客的藏身之處!

  而此時雖然雲玄之還未從皇宮回來,但柳含玉則早讓劉護衛安排了侍衛在各院落巡邏,以保證相府的安全!

  累了整整一天,米嬤嬤則早已備好了熱水,待雲千夢一回來,便服侍她沐浴更衣!

  不知是因為方才太過緊張的緣故,雲千夢隻覺此時下腹脹痛,隻見她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扶著栓木浴桶緩緩的坐了進去,房內已是升起嫋嫋熱氣,隻是站在門外的米嬤嬤與慕春卻是聽不到水動的聲音!

  兩人均是不放心的敲了敲門框,小聲的問道“小姐,需要奴婢伺候嗎?”

  而雲千夢則是不小心在浴桶中睡了過去,此時聽見門外急切的呼叫聲,頓時從浴桶中坐起了身,一股有別於玫瑰花瓣香氣的氣味從水中緩緩冒了上來,雲千夢的眼神頓時閃爍了一下,隨即伸手撥開鋪滿水麵的玫瑰花瓣,卻在看到浴桶中水的顏色時,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

  “進來吧!”擦幹身上的水珠,套上貼身的衣物,雲千夢穿著夏日的絲絹淡粉裏衣走出屏風!

  慕春與米嬤嬤聽到她的聲音,立即推門走了進來,隻是房中的氣味有些怪異,讓兩人紛紛皺了下眉,慕春扶著雲千夢坐在梳妝鏡前,替她細細的擦著頭上的濕發!

  而米嬤嬤則是快步走到屏風之後,在看過那浴桶中的水後,讓外麵候著的幾個粗使婆子進來把浴桶搬了出去,這才走到雲千夢的身後關心道“小姐今兒個身子不適,晚膳奴婢便讓廚房準備些清淡的百合蓮子粥吧!”

  雲千夢隻覺身子有些乏,即便剛剛梳洗了一番,但依舊有些嗜睡,便順著米惶惶的話點了點頭,隻是卻吩咐廚房的動作快一些!

  米嬤嬤領命立即便步出綺羅園,不到半柱香的時間,便把晚上端到了雲千夢的麵前!

  雲千夢則是就著夏日的時令蔬菜配著那碗百合蓮子粥簡單的用了些,便讓米瑭瑭給扯了下去,再由慕春伺候的上了床,也許今日舟車勞頓加上緊張刺激真是累了,上床不過半盞茶的時間,雲千夢便沉沉的陷入了夢想!

  隻是睡至後半夜時,雲千夢卻被一陣濃烈的血腥味給嗆醒,原以為是自己的問題,可是掀開被子一看卻是幹淨一片,而且自己身上並聞不到這種氣味,一時讓雲千夢心生警惕,悄聲下了床,晶亮的雙目借著月光掃視著自己的閨房……。

  看了一圈,卻未發現任何異樣,而那股血腥味卻是在鼻下縈繞不散,這讓雲千夢立即把目光放到床後,腳下的步子一步一步悄無聲息的往床後移動,而每靠近一步,便覺那血腥味濃重一分!

  “嗯……”而這時,從床後竟傳來一聲屬於男子的呻吟聲,讓雲千夢心中大驚,額頭不由得沁出點滴汗珠,雙手更是緊緊的握拳擺在胸前保護自己!

  “想過來就過來吧!”而那男子竟已是發現了雲千夢,突然低聲開口,雲千夢隨即聽見一陣輕微的跌到聲,想必是那男子想站起身,卻體力不支而倒地了!

  既然對方已是發現了她,雲千夢也不用再戰戰兢兢的靠經,索性幾步走到床後,卻見一名渾身是血的男子正背靠在床腳上喘著粗氣,看雲千夢靠近卻是絲毫也不緊張,反倒是朝她露出一抹嗜血的冷笑!

  “你就是刺客?”看著自己的閨房中多出這麽一個人,雲千夢麵色十分的不好,平日裏她的綺羅園已是被米娘娘管理的滴水不漏,可為何到了夜晚總會被人輕易的進入,先是楚飛揚,現在又是這個人人得而誅之的刺客!

  而雲千夢若是沒有猜錯,這個刺客定是在皇宮時便跟著自己,繼而又隨自己進了相府,然後躲進了自己的閨房!

  看著這個給自己惹來大麻煩的人,雲千夢已是沒有心思去揣摩他是躲在馬車中的哪一角了,隻想著如何把他弄走!

  “哼,膽小怕事的女人!你放心,我也不稀罕呆在你這裏!”那男子似是看透了雲千夢的想法,冷哼一聲,口氣桀驁不馴的說道!

  雲千夢見他傷成這樣,又是借著自己才逃出皇宮的,這會子倒是長臉了,竟會說大話了,當然,雲千夢是恨不得他立即消失在自己的麵前,便冷笑著開口:“那就請你快快離開,別在這拖累了我!”

  那男子見雲千夢竟沒有被自己的語氣嚇到,反倒是反唇相譏,一時忘記自己身上有傷的直起上身怒道“你……”

  可他也隻有這點力氣了,剛開口說了一個字便已是牽動了胸口的傷口,頓時如泄氣的皮球一般又靠在了床柱之上!

  “你若是走不動,我可以幫忙!”雲千夢就是看不慣他這種人,明明就是依仗別人的時候,卻還死擺著一張臭臉,仿若人人都欠他似的,倒也不想想,他給別人添加了多少的困擾!

  男子一時氣煞,有氣無力的斜靠在床腳上,雙目滿是殺氣的瞪向雲千夢,恨不能立即把麵前的女子碎屍萬段,奈何他失血過多,麵色蒼白如紙不說,就連全身都已是使不出半分的力道,隻能怒瞪這雲千夢,看她能拿自己怎麽辦!

  月光西移,清冷的月光透過木窗淺淺的灑進房內,雲千夢這才看清男子的長相,隻見這男子雖穿著西楚男子平日裏的服飾,但他雙目深邃、眉骨較高、鼻梁筆挺,身材高大修長,竟不像是西楚之人!

  而那男子也是借著這抹月光打量起了麵前的雲千夢,隻見麵前的少女眉目清麗,一雙美目晶亮若星辰,又隱隱含著讓人無法忽視的睿智與冷靜,那張菱唇雖美卻略顯蒼白,而方才那些氣人的話,想必也是從這張小嘴裏冒出來的吧,一時讓男子失了細細打量雲千夢的興致,隻一經的盯著雲千夢的雙唇,眼中射出點點戾氣!

  “你是打算被拖著走還是被拉著走?”雲千夢自是知道男子看自己雙唇的原有,便徵微勾唇一笑,繼續說出氣人的話來!

  果真,那男子聽到雲千夢毫無人性的話後,神色立即激動了起來,若不是怕在牽扯傷口再度流血,怕是他早已跳起來手刃雲千夢了!

  兩人一時之間陷入對峙之中,而門外卻傳來慕春的敲門聲“小姐!”

  聞言,雲千夢立即不再理會那男子,快速的走到門邊,打著哈欠的問著“怎麽了?”

  慕春見裏麵的雲千夢醒了,立即開口:“小姐,辰王此時正挨家挨戶的搜查刺客!還有一戶便到相府了,劉護衛讓奴婢通知小姐穿戴整齊,免得被那些士兵給占了便宜!”

  “辰王?父親昵?”雲千夢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立即問著雲玄之的下落!

  “相爺還未回府!小姐,需要奴婢進來伺候您更衣嗎?”慕春看了看遠處的燈火,心中亦是緊張不已!

  “不用,你讓劉護衛多派人守著園子,沒有我命令,不準放任何人進來!”雲千夢隻覺自己的鼻尖上亦是冒出了冷汗,立即對慕春下著命令,隨即折回那男子的身旁,眼中滿是怒火的盯著他,咬牙切齒的開口:“你是自己走,還是等著人來抓!”

  而那男子卻一改方才的輕狂模樣,低眉深鎖了一會才認真的回道“我突然發現,你這裏倒是安全的很!”

  雲千夢隻覺怒上心頭,隻是此時外頭已是傳來士兵踏步的聲音,即便她想把男子丟出相府也是沒有可能了,隻能四下看了看,最後眼中才做了決定……

  而那男子則是在看到雲千夢眼神轉變後,心中頓時警惕了起來,可還未等他有所防範,雲千夢竟亦是拉起他的一直手臂,拖著他往一處走去……。

  “這是我們大小姐的園子,豈是你們能夠亂闖的?”此時,綺羅園的門口,慕春帶著綺羅園的大小丫頭,一眾婆子守在外頭,堅決不讓那些士兵進院搜查!

  “啪!”這時,從士兵後麵走出來的蘇源,卻是二話不說的給了慕春一個耳光,隨即指著慕春的鼻子開始罵道“你是個什麽東西,也敢違抗聖旨嗎?這次是辰王殿下親自率兵搜查,你一個小小的賤婢也敢攔了辰王的路?我看你是仗著某些人的勢吧!若不再讓開,小心本官一劍了解了你!”

  說著,那蘇源竟咖咄身旁一名士兵的佩劍,那些平日裏隻會家長裏短的丫頭婆子見這仗勢,紛紛嚇傻了眼,一個個紛紛抱了起來!

  正文 第七十八章 辰王吃癟青樓解氣

  “雲千夢,你少在這裏含血噴人!本官何時公報私仇了?今日辰王殿下可是奉旨搜查京都,每一戶都不準放過!本官隻是奉命行事,若是捉到那刺客,立即壓去刑部審問!你身為官家千金,不但不配合陛下的聖旨,百般阻攔外還汙蔑本官,不會雲小姐的閨房之中藏著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吧!”蘇源目光徒然一冷,如劍鋒淩氣一把直直的衝向雲千夢,眼中竟是煞氣,就連身上也不由得散發出一股殺氣,嚇得方才那些丫頭婆子更是頻頻往後退去,直到退至雲千夢的身後才稍稍放鬆了身體!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