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78節

  待馬車即將進入宮門時,一陣急速的馬蹄聲傳來,雲千夢剛掀開車簾一角,卻隻覺一陣勁風瞬間從麵前刮過,那馬蹄聲已是從後麵超越了她的馬車,奔到了前頭去了,而雲千夢的目光則隻捕捉到騎馬之人那深紫的衣衣袍……如上次記憶中的相同,又是經過一個時辰左右的前進,雲千夢方才從軟轎上下來,隻見她在那公公轉身的同時遞給水兒冰兒一個眼色,隨即才帶著慕春跟著那公公踏上宮中精致大氣的九曲回廊!

  隻不過剛走不久,便見那就去回廊旁站著一名身穿淡黃宮裝的女子!

  “是什麽人?”見有人靠近,那女子身旁的小宮女厲聲喝到!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情勢所逼收為義女

  “奴才給容主子請安!”聽見那宮女的嗬斥,領路的公公立即彎腰上前,給黃衣女子請安!

  雲千夢聽他口中稱那女子為容主子,又見其穿著打扮上十分的年輕,便知這定是容雲鶴的姐姐,也立即帶著慕春上前見禮“雲相府千夢見過容主子……”

  聽到雲千夢的請安,那女子才緩緩轉過身來,淡漠的眸子冷靜的打量著低頭行禮的雲千夢,見她一身曳地藍裙,裙擺上用五彩絲線繡上了百蝶,隨著雲千夢半蹲的姿勢,那裙擺徵徵擺蕩,上麵的百蝶竟栩栩如生般的仿若圍繞這裙擺飛舞,一時間竟讓那女子淡漠的眸光中閃過一絲驚奇,隨即才冷淡的開口:“都起來吧!曹公公,你這是要去哪裏?”

  那曹公公本就是容賢太妃身邊的貼身太監,此時見到這位容家送進宮,即將封為貴妃的大小姐,自然是笑臉相迎,立即開口應答“回容主子的話,太妃請雲小姐進宮一敘!”

  容家小姐淡掃曹公公一眼,隨即緩慢開口:“正巧我一會要去姑姑的宮中,公公就先去回稟姑姑吧!我與雲小姐一同前去!”

  聞言,雲千夢半低的眸光中閃過訝異,心中雖對這位容家大小姐的舉動有些不解,卻沒有立即開口,畢竟,與把她叫來意味不明的容賢太妃相比,雲千夢倒是寧願與這位容家大小姐在一起,或許能夠從對方的話語中獲悉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

  而那曹公公卻是在聽到容小姐的吩咐後猛地抬起頭,滿臉為難的看向容小姐,帶著一絲商量的口氣說道“容主子,這太妃可是在宮中等了半天了,豈能讓她再等下去的道理?您看,是不是讓奴才先領雲小姐過去?”

  語畢,眾人隻見那容家小姐飄渺淡然的一笑,如一抹輕煙一般的拂過眾人的心頭,隨即便聽到容小姐越發冰冷的聲音“你且先去,我自會與姑姑解釋,一切罪責由我擔著!”

  那曹公公也是個有眼力見的,見這位將來的貴人已是口氣變冷,又想這畢竟是太妃的親侄女,想必太妃也不會多加的怪罪自己,便低頭應下了,隨即轉身對雲千夢客氣道“雲小姐,那奴才便先去太妃娘娘的宮中!”

  雲千夢見他放行,便立即屈膝俯身,溫順道“有勞公公了!”

  幾人目送那曹公公身影離開,那容家大小姐卻是轉過身,目光繼續看著禦花園中的百花齊放,一時間這方天地頓時沉靜了下來!

  慕春大著膽子微微抬首,有些好奇的看向這容家的大小姐,卻是驚奇的發現,這位與容雲鶴一母同胞的大小姐竟是一頭青絲墨發,雖此時看不到她的正麵,但單從側麵看去,便知這位容小姐定是有著傾國傾城之貌,隻見那濃密的細眉飛入雲鬢,小巧的鼻子卻也是少有的筆挺,嫣紅的唇瓣微抿,膚色如雪泛著奶白色的光澤,隻是,這位容小姐渾身上下卻太過冷淡,仿若這皇宮中的一切都與她無關一般,就連是對被她親自留下來的自家小姐,她亦是沒有再看一眼,仿佛她的身邊不曾有旁人一般,隻一經的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

  對於這樣的待遇,雲千夢卻是不慍不惱,徑自恭敬的立於容小姐的身後,陪著她欣賞著禦花園中的一切,絕世的容顏、沉穩的氣息亦是讓容小姐身邊的小宮女為之側目!

  “雲小姐且先隨我先去我暫住的宮殿取樣送給太妃的東西吧!”容家小姐這時轉過身,眼神依舊冷漠,聲音一塵不變的冷淡!

  而雲千夢卻沒有拒絕的立場,立即福了福身,低聲應道“是!”

  那小宮女見主子要回去,便伶俐的上前扶住容家小姐,兩人走在前麵,帶著雲千夢與慕春穿過九曲回廊,往一處僻靜的宮殿走去!

  雲千夢看著麵前富麗堂皇的宮殿,便知這容家小姐雖還未被正式的冊封為貴妃,隻是在宮裏的待遇卻已走向貴妃看齊,看來玉乾帝的表麵功夫還是做的十分到位的,並未因為是利用這容家小姐而苛待她!

  “雲小姐且在這用杯茶,我去去就來!”把雲千夢領進了大殿,容家小姐則是客套的開口,隨即便有宮女奉上了熱茶,仿若早就料到有人會來一般……

  而容小姐說完這話,便留下身邊的宮女,獨自往偏殿的方向走去!

  “姐姐!”偏殿內,已等待一會的容雲鶴見自己的姐姐終於回來了,便立即自座位上站起身迎了上去!

  與平日裏的孤僻冷靜不同,容蓉自容雲鶴的眸子中看到了焦急之色,尤其他那不自覺的起身,更是讓容蓉發覺自己這個弟弟並非無心,而是沒有人能夠留在他的心中!

  此刻這樣的人出現了,卻又同時帶來了無窮的困難,讓容蓉心中不禁有些擔憂,深怕弟弟會做出什麽驚世駭俗的舉動來!

  “姐姐,如何,人帶過來了嗎?”容雲鶴見自己姐姐麵色寡淡,一顆心不由得提了起來,不禁著急的開口問道!

  容蓉見容雲鶴如此的擔憂,也不忍見他如何焦急,便實話實說“幸而你來的及時,否則那曹公公早已把她帶到姑姑的麵拚了!”

  容雲鶴見自己最為信任的姐姐如此一說,原本微浮現的擔憂漸漸沉澱了下來,眼神不由得徵徵放鬆!

  見容雲鶴今日如此的患得患失,容蓉原本寡情的臉上頓時揚起一抹溫柔的淡笑,隻見伸出手拉過自己的弟弟,略帶佯怒道“都多大的人了,還像個孩子一般!這雖是姐姐的宮裏,可也不能如此的喜形於色!”

  容雲鶴自是認真的聽著容小姐的教導,隨後低聲開口:“多謝姐姐!”隻是不知這一聲謝謝是指容小姐方才的提醒還是其他!

  而容蓉也早已恢複了方才的冷淡,見容雲鶴如此懂事,便也不再圍繞禮儀的問題,直直的問出最重要的問題“人我已經給你攔截了下來,你想怎麽做?”

  問這話時,容小姐口氣中帶著少有的嚴肅,而容雲鶴卻是絲毫也不懼怕,隻見他深吸口氣,這才緩慢卻堅定的開口:“這就要看姑姑的意思了!”

  聞言,容蓉精致的眉毛不由得輕皺了起來,目光有些不讚同的看向容雲鶴,隨即眼角餘光又瞥向大殿的方向,想起方才自己故意靜立在禦花園中,一般幹金小姐怕早已受不了那不見聲響的趁機,而雲千夢卻始終保持著淡笑的表情立於一旁,心中不由得對她那份冷靜鎮定有些刮目相看,也難怪讓雲鶴如此的用心,更是送了兩個調教的極好的丫頭去了相府!

  隻不過,這事卻讓姑姑知曉了,等待雲小姐的不知是福還是禍!

  而此時見雲鶴的表情與態度,若姑姑想對雲小姐怎樣,他是決計不會允許的!

  對於容蓉而言,容賢太妃與容雲鶴都是她的親人,對於她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若這兩人發生分歧,最難做的便是她!

  尤其容賢太妃自小就看重於她,除去陳老太君與母親之外,容賢太妃對於容蓉而言,等於是第二個親娘!

  而對於雲鶴這個弟弟,容蓉雖隻比他大一歲,可卻是把他當作親兒一般的疼愛!自小雲鶴便因為白發而不受父親的待見,容蓉怕雲鶴心理不平衡,便加倍對這個弟弟好!

  這兩個都是她放在心中敬愛疼愛的人,若要她從中選一個,怕是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雲鶴,你可知,姑姑在宮中這麽多年,為的也不過是保容家一世的平安!”容蓉收回看向大殿方向的目光,拉著容雲鶴與她並排站在一起,低聲開解著!

  隻是,她的話一出,卻感受到容雲鶴的手猛地收緊,隨即又緩緩的鬆開,耳邊隨即傳來弟弟極低的回答“姐姐,犧牲了姑姑還不夠,為何還要把你送進來?容家自有男子,何必要讓女子來保一家的平安?若姐姐想以此來勸解弟弟放棄,那就免了!”

  容蓉自是聽出他口氣中的決絕,心頭不由得暗歎一口氣,這個弟弟平日看著對什麽都毫不在乎的樣子,可是對於他在意的人,卻又是有著莫名的堅持!

  罷了罷了,自己寵了他這麽多年,也不多這麽一回,隻是,有些話還是要與雲鶴說清楚“雲鶴,姑姑疼我們寵我們這麽多年,斷不會為了她自己而故意針對我們!一會到了姑姑的麵前,你可不能意氣用事,傷了姑姑的心!”

  容雲鶴見自己已是掙得了姐姐的同意,便點頭回道“我自有分寸,還請姐姐放心!”

  容蓉見兩人已是談得差不多,心中算了算這會子祖母怕是已快到容賢太妃的宮門口,便開口:“我讓小李子帶你從小路過去,記得定要與祖母一同踏進姑姑的宮殿,免得姑姑起了疑心!”

  聽著容蓉真心的幫助,容雲鶴眼中閃過感動與感激,隻是時間倉促,便不能再多話,便隨著走進來的小太監從偏殿的後門出了容蓉的宮中!

  “讓雲小姐久等了!”容蓉去而複返,身後的宮女手中則是捧著一樣被紅綢遮住的物件,想必是要去送給容賢太妃的!

  “容主子客氣了!”雲千夢立即站起身,恭敬的回了句!

  而容蓉則是不再多話,直接帶著她往容賢太妃的宮殿而去!

  此時容賢太妃的宮中則是迎來了陳老太君與容雲鶴,容賢太妃正念誦著佛經,見宮女通報自己的母親與侄兒來了,便放下手中的佛經,由宮女扶著走出宮殿內設置的佛堂來到大殿,笑道“母親與鶴兒今日怎麽一同來了?”

  方才自己的貼身太監曹公公已是前來稟報說容蓉把雲千夢給帶走了,容賢太妃亦是料到自己的母親與侄兒定會出現,隻是不想他們來的竟如此的早,而她則連雲千夢的麵還未見到!

  “臣婦攜孫兒給太妃請安!”陳老太君見容賢太妃出來,立即領著容雲鶴站起身向容賢太妃跪去!

  而容賢太妃豈會讓自己的母親跪拜自己,立即快步上前,伸出雙手扶著陳老太君的雙臂把她扶了起來“母親快起來,可別折煞了女兒!”

  陳老太君被攙扶了起來,而容雲鶴卻是雙膝跪了下去,朝著容賢太妃恭敬的磕了三個頭,清朗的聲音緩緩在大殿之上響起“侄兒拜見太妃!”

  容賢太妃見容雲鶴今日如此的認真,與陳老太君相視一笑,隨即開口:“起來吧!仔細跪壞了腿,屆時心疼的還不是咱們!”

  而容雲鶴對於容賢太妃的關懷心中亦有動容,隻是麵上依舊如往常那般讓人看不出情緒的好壞!

  幸而容賢太妃深知他的個性,不但沒有怪罪他,心中卻還越發的心疼這個自小便懂事聰慧的侄兒!

  三人按照主次尊卑依次落座,茶過半盞,容賢太妃這才開口:“不知母親今日與鶴兒前來有何事?”

  陳老太君亦是爽朗不喜含糊之人,見容賢太妃問題,便笑道“太妃也是知道容家情況的!鶴兒自小因為發色的緣故,至今沒有哪家千金肯與容家訂親!如今鶴兒也是十五的兒郎,再過三年便要行弱冠之禮,臣婦便想若有合適的閨閣千金,不如請太妃出麵給訂下來,免得到時候咱們後悔莫及!”

  而容賢太妃聞言卻沒有立即回答,隻見她優雅鎮定的端起手邊的茶盞,素手掀開上麵的碗蓋,半垂的眸子看著裏麵碧綠透澈的茶水,輕吹去上麵的熱氣,隨即輕抿一口,回味過三這才擱下茶盞,徵冷的目光這才看向陳老太君“看樣子,母親是已經有了中意的人了?正巧女兒今日本也想請母親進宮,有一事相商!”

  雖然陳老太君是容賢太妃的母親,可在皇家禮儀尊卑之中,容賢太妃的身份可是比陳老太君要尊貴許多,因此兩人既然都有事情要說,陳老太君自然是讓給容賢太妃先說!

  隻見陳老太君眼角餘光掃了眼身旁沉默不語的容雲鶴一眼,這才含笑開口:“不知太妃有何事?”

  容賢太妃目光平淡掃向容雲鶴,這才看向陳老太君,緩緩開口:“母親也知我在宮中的艱難!容家本就是商賈之家毫無朝廷的背景,而女兒這麽多年來都無所出,如今皇上厚愛,在先帝駕崩後讓女兒在宮中頤養天年!隻不過,其中的原有,不用女兒說明,母親心中亦是十分的清楚!女兒這麽多年小心翼翼,求的也不過是一家人的平安,隻希望容家永世能夠如此太平!然而,隻靠著女兒一人在宮中清心寡欲則遠遠不夠,要想遠離朝廷紛爭杜絕皇上的猜忌,還需要家族的鼎力相助!如今蓉兒已是入宮,九月初九便會冊封為貴妃,嫡出的孩子中便隻剩鶴兒一人,他的婚事不僅僅是他自己的事情,亦是關係到整個容家生死存亡的大事!若是選錯了,那容家至此便會被拖進無止盡的爭鬥之中,隻怕再無寧靜的日子!這些,母親可有想過?”

  陳老太君原以為容賢太妃會對自己以及容雲鶴嚴詞訓斥一番,卻不想她卻是掏出了肺腑之言,把這麽多年容家所處的位置給一一點明!

  是啊,如今容家能夠在四大家族中站穩腳跟並屹立不倒,便是因為容家始終堅持中立,且容賢太妃當年喝下絕育藥的原因!

  否則,以其他三大家族在朝廷之中的勢力,哪裏還允許容家在京都中占有一席之地?

  而容賢太妃這番話,也是讓陳老太君明白了雲千夢的身份與立場!

  雲千夢乃當今太後的親外甥女,輔國公府的孫小姐,盡管她處事冷靜、聰慧靈敏且入了容雲鶴的眼,可她的身份卻注定與容雲鶴無緣,否則娶了雲千夢的容家則是以明顯的態度站在了太後一邊,怕是遲早會成為幾大家族鬥爭的犧牲品!

  隻是,陳老太君心中卻也有著另一番的打算,她看著容賢太妃不過三十出頭的年紀已走過著遲暮老年的生活,看著明明能夠擁有自己孩子的女兒為了家族而被先帝強迫喝下了絕育藥,陳老太君的心是在滴血的!她已是犧牲了一個女兒,如今又親手把自己一手養大的孫女給送了進來,若容家的榮辱平安是靠著這樣的裙帶關係才能維持下去,那她寧願不要!

  而一旁的容雲鶴亦是聽出了容賢太妃言辭之間對雲千夢的否定,隻見他那平放在膝蓋上的雙手不禁徵微握成拳狀,剛要開口,卻被陳老太君給搶了先!

  “臣婦自是知道娘娘這些年的不易,因此,臣婦這才用盡心力的教導鶴兒,期望他有朝一日能夠出人頭地!太妃可隻臣婦的用心?”有些話點到為止,宮中眼目眾多,加上大家都是聰明人,陳老太君並未說的太過明顯,可這樣的話聽在容賢太妃的耳中,卻是陳老太君不讚同自己方才的那番言論!

  隻見容賢太妃抬眼望去,隻見自己的母親與自己的侄兒竟是同一種表情,容賢太妃的心中不由得重重歎了口氣,不由得感歎,這雲鶴不愧是母親調教出來的人,身上總是有著一股倔強不屈的精神,竟都是不為權貴所折腰的人!

  隻是,這深宮之中,又豈是眾人能夠隨心所欲的地方!

  此時,容賢太妃自座位上站起身,見一旁個宮女上前便搖了搖頭,徑自緩緩走到陳老太君的麵前,用極其低的聲音在陳老太君的耳邊開口:“母親可仔細想過,太後之前為何在雲小姐落地時便讓先帝為其指婚?而西楚泱泱大國,如此多的青年才俊貴族公子,卻又偏偏挑上了與太後敵對的元德太妃之子?”

  話說到此處,容賢太妃已明白陳老太君心中想必是想通了一切,便又加了一句“太後的用心不容我們揣測!隻是,萬一雲千夢已是棄子,那容家將以一敵三!女兒也是知道鶴兒是個人才,可現在他羽翼未豐,敵人卻是太過強大,我們冒不得險!若母親實在喜歡雲小姐,不如女兒收她為義女,一來也就不會太引起太後等人的注意!這是女兒最大的讓步,還請母親三思!”

  陳老太君聽她如此一說,頓時沉默了!

  而一旁容雲鶴見陳老太君不說話,神色中不免染上一絲焦急,立即自座位上站起身看著容賢太妃開口:“太妃,侄兒的心願唯有這一伴,還請太妃成全!”

  語畢,容雲鶴便直直的朝著容賢太妃跪了下去!

  隻是,這一次容賢太妃卻並未縱容寵溺他,隻見她神色見不由得浮上一絲嚴厲,立即厲聲低喝道“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莫拿一族人的性命去賭!”

  說完,容賢太妃不再多看容雲鶴一眼,徑自回道自己方才的座位上端坐下來,而陳老太君心中亦是因為方才容賢太妃的一番話而掙紮不斷,麵色深陷矛盾之中!

  “啟稟太妃,容主子與雲小姐在殿外等候!”此時,曹公公從殿外快步走了進來,來到離容賢太妃三米遠的地方恭敬的開口!

  容賢太妃則是在曹公公進殿時便斂去了方才麵對陳老太君時的真情,此時的她又恢複了以往無欲無求的模樣,聽到曹公公的稟報,也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讓他領人進來!

  隻見那曹公公立即轉身出了大殿,不消片刻便把容蓉與雲千夢領了進來,容賢太妃與陳老太君同時看向緩緩走進來的雲千夢,隻見她麵若平湖、神色平和,萬沒有那般小家子氣,立即引得陳老太君心中頻頻點頭,隻是礙於容賢太妃在場而隻能收斂心中對雲千夢的滿意!

  而容賢太妃則是徵微眯了下眸子,看著這樣的雲千夢,她亦是十分的欣賞,隻是想起九玄師太之前的話語,又讓她的心狠了幾分,她是斷不能因為一個女子而拿整個家族的命運開玩笑的,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小當作兒子一般疼愛的侄子,因為一個女子而麵臨困惑!她此時能做的,便是保持住現在的這種平衡狀態,因為一旦打破,在朝堂之上沒有任何根基的容家將會首當其衝的被其他世家給吞噬,這是容賢太妃最不願意看到的!

  而容雲鶴卻是頭也不回的依舊跪在大殿的中央,挺直的腰背向人訴說著他的不屈與堅持,隻是此時容賢太妃已是下定了決心,竟連一個正眼也不曾給他!

  容蓉帶著雲千夢來到大殿,卻見自己的弟弟此刻正跪在容賢太妃的麵前,便知此事定是不順,否則以容賢太妃對雲鶴的寵愛,又豈會看著他跪地而不理呢?

  心中徵徵歎了口氣,容蓉看著弟弟那堅定的表情,不由得暗想,物過剛則易折,可偏偏雲鶴卻是生了一副臭脾氣,怕此事不能妥善的處理了!

  “容蓉、雲千夢拜見容賢太妃,見過老太君!”兩人紛紛上前見禮,容賢太妃則是較為溫和的讓她們起身又賜了坐!

  這時,雲千夢才看向跪著的容雲鶴,他雙膝點地、身板挺直、目光直直看向前方,卻讓人猜不透此時所想,雖還是往日裏的那個少年模樣,今日卻多了一份沉穩與堅持!

  盡管不知容雲鶴是因為何事跪地,可雲千夢卻隱約知曉定與自己有關,畢竟,方才她踏進這大殿之時,便已是感受到裏麵不同尋常的氣氛了,她雖心有驚濤,可依舊還是隻能保持麵上的平靜,免得被人看去自己的心思加以利用!

  “雲小姐進宮多次,而本宮又常年參經誦佛,倒是從未見過!今日把雲小姐請來,僅是因為母親多次在本宮麵前提起,倒是引起了本宮的好奇,還望雲小姐不要見怪!”容賢太妃此時緩緩開口,口氣平淡,聽不出對初次見麵的雲千夢有何感想,隻是她原本掛在右手手腕上的碧綠佛珠卻是退到了手中,輕輕的捏轉著上麵碧綠通透的翡翠佛珠!

  不管容賢太妃有何目的,既然她已開口,雲千夢斷不能幹坐著的,便急急的起身低眉回道“太妃厚愛臣女,是臣女的福氣!又豈敢有見怪一說?”

  容賢太妃見她謙虛謹慎應對得宜,便徵點了點頭,抬手示意她坐下,暫時卻也不再開口,大殿之內又恢複了平靜!

  隻是容蓉卻是擔心容雲鶴長跪對身子不好,見容賢太妃此時神色還算平和,便淺笑著開口:“弟弟不知何事惹惱了太妃!還請太妃看在弟弟年紀尚小的份上原諒了她這一回!”

  容賢太妃聞言,這才看了容雲鶴一眼,隻是瞧著他一副不屈不饒的表情,心裏頭不禁升起一股怒氣,便又轉開了眼,稍帶沒好氣的開口:“他愛跪著便跪著吧!”

  容蓉自小便從未見過容賢太妃動怒,今日不但發火,更是對她最寵愛的容雲鶴,立即暗自皺眉,複而淡笑道“弟弟可是做了讓太妃不滿意之事?太妃菩薩心腸,弟弟認個錯便罷,相信太妃定會原諒弟弟的,何苦累著自己的膝蓋,也讓太妃難為?”

  容蓉話中有話,果真容賢太妃聽後臉色稍好,可卻見容雲鶴朝著容賢太妃磕了一個頭後朗聲開口:“請太妃收回方才與祖母相商之計!雲鶴心知此事太妃沒錯,可雲鶴的心意亦是如此,還請太妃莫要太過在意侄兒,侄兒定也不會為了兒女私情而置家族於萬劫不複之地!”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