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76

久久回蕩在幽長的九曲回廊之中!

笑過之後,雲千夢緩步走到曲景清的麵前,不緊不慢的開口:“表姐也知我前段時候身子不好,外祖母憐憫,便把我接過侯府養病!此時祖母也是知曉的,並遣人過來好生的安撫!也並未怪罪夢兒這段時日的失禮!倒是表姐讓人覺得好笑,十幾年不曾請安的人,今日竟滿身正裝的前來,如此的招搖過市,唯獨怕別人不知您昔日的身份與今日的身份!”

曲景清見雲千夢如此說來,似乎知道了自己些什麽事情,眼中頓時築起了厚厚的防備,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帶著恨意開口:“表妹此話是何意?我以前是輔國公府的小姐,現今依舊是!倒是表妹話中有話,讓表姐我好生糊塗!”

雲千夢見她這樣裝傻充愣,卻隻是但笑不語,帶著身後的兩人輕輕行了一禮便越過曲景清等人打算離去!

可曲景清卻不打算放過她,隻見曲景清側身能夠在雲千夢的身前,神色危險的再次問道“有些話,還請表妹說清楚!”

雲千夢瞧她一副凶悍的模樣,嘴角徵微上揚,眼底隱藏著一抹藐視,卻也是好心的低聲開口:“三舅舅近日往辰王府跑的十分的勤快啊,連帶著表姐,想必也是見了元德太妃娘娘幾麵吧!”

說完,雲千夢不再開口,微笑著越過曲景清往前院走去!

而曲景清則是在聽到她這席話後猛然轉身,目光充滿陰鷙的盯著雲千夢的背影,久久不曾回神!

“說讓你乘坐軟轎的,可你偏不聽,這倒好,走來半天累了吧!”此時曲長卿早已是準備了馬車,自己立於馬車旁候著雲千夢!

而雲千夢則是莞爾一笑,心情甚好的開口解釋“半路遇到一條擋路的狗,耽擱了些時辰,讓表哥久等了!”

曲長卿既是輔國公府的長公子,自然對府內的事情一清二楚,方才之所以沒有出現替雲千夢解圍,一來是相信曲景清不是雲千夢的對手,二來則是深信曲景清還沒有膽量在輔國公府內使壞!

不過,此時見雲千夢心情不錯,曲長卿也跟著開口:“既是擋路的狗,那下次便不用再理會!”

雲千夢聽他說著,低頭淺笑,便由慕春扶著上了馬車!

“小姐好生的厲害,竟把那曲小姐氣的說不出話來!”一上馬車,慕春便笑得眉飛色舞!

而米嬤嬤卻在一旁打趣道“老奴原先害怕慕春這丫頭沉不住氣,會頂撞那二小姐,不想今日她倒是冷靜沉穩!”

聞言,慕春皺皺小鼻子,立即解釋道“奴婢跟著小姐這麽久,自然走了解小姐的!那二小姐雖說話刻薄囂張,可咱們小姐的話卻是打在她的軟肋上,自然讓她無話可說!小說,您說奴婢說的可對?”

雲千夢見她可愛的模樣,便會心一笑!

曲景清以為自己低調的出沒辰王府就沒有人知道了嗎?她也不看看,辰王府宅邸雖大,卻與各官家府邸同建在京都,辰王身份顯赫尊貴,雖之前自己險些嫁給他為正妃,讓那些家世顯貴的千金死了那份心!

可自從辰王退婚以來,元德太妃自是會替辰王挑選有助於兒子功成的女子為妃為妾,而那些千金小姐的心又活絡了起來,那每日從辰王府正門、偏門出入的馬車小轎數不勝數,每家每戶都盯著這塊肥肉,又豈能讓別人捷足先登?

隻消派人在辰王府的附近打聽一圈,便能得知每日有哪家馬車是從正門停下的,有哪家轎子是從偏門抬進的,這豈是曲景清想隱瞞而能夠隱瞞的住的?

更何況,今日看她一副趾高氣揚欲與人比高下的模樣,便知自己的三舅舅定是攀上高枝了,否則豈容曲景清來輔國公府放肆!

不過,這些不過都是小事,雲千夢此時倒是對花姨娘小產一事十分的好奇“嬤嬤,花姨娘已走過了頭三個月的危險期,怎就出了這樣的事情?”

見雲千夢問題,米嬤嬤立即回道“今兒個早上天氣到還算涼爽,那花姨娘便帶著自己的婢女前去花園散步,偏巧蘇姨娘也是帶著王嬤嬤等人在散步!兩人迎麵走在花園那條鵝卯石小路上,花姨娘仗著近日相爺的寵愛擋在蘇姨娘的麵前,而蘇姨娘則是仗著相爺這些年對她的感情亦是不肯讓步,兩人誰也不肯讓誰!後來花姨娘竟提到小姐您,說上次您還把容府與楚王府的禮物送了些好的給她,氣的蘇姨娘當場便給了她一耳光!這下倒好,花姨娘自是不幹,雙方便扭打了起來!也不知是誰碰了蘇姨娘,竟讓她一下子推了花姨娘一把,結果,那花姨娘沒站穩,肚子一下子便撞到了花圃裏的花盆!那些個下人都是嚇傻了,手忙腳亂的抬著花姨娘便回了扶柳院!待柳姨娘請了大夫過去,孩子已經沒了!花姨娘好一通尋死尋活,吼著讓人把她抬到風荷園的門口,張口就對著院子破口大罵!那話別提有多難聽了!小姐,這小家子出來的女兒,可真是上不了台麵!剛得寵,就仗著自己肚子裏的那塊肉耀武揚威,殊不知那暗地裏多少人嫉恨著呢!”

雲千夢聽完米嬤嬤的複述,輕點了下頭,緩緩開口:“花姨娘的確是個蠢笨的!可蘇青卻是個精明的!今日之事,怕是蘇青被人當棒使了!今日府中可有別人出入?”

米嫉姆想了想,頓時恍然大悟,立即開口:“今日盼蘭回相府看望蘇青,小姐難道懷疑是她?”

雲千夢則是高深莫測的一笑,反問道“為何不懷疑她?上次她佳人的事情,怕是已讓盼蘭在心中嫉恨蘇青了!況且咱們不是還在他佳人口中得知,盼蘭早已有心上人,卻被蘇青強行送給蘇源做小妾,這等恥辱加上盼蘭在蘇青身邊呆久了,心狠手辣自是不必說,這種借刀殺人的手段又豈會不熟練?”

米嬤嬤聽她這麽一解釋,頓時覺得十分有可能!

隻是,雲千夢能夠倒是對柳含玉當時的態度十分的好奇,便繼續問道“柳姨娘是什麽時候得到消息的?又是什麽時候把大夫請到扶柳院的?”

見雲千夢眼中的笑意越發的深沉,便仔細的回想了一番,這才回話“早在兩方打起來的時候,就有小丫頭前去稟報!隻不過,柳姨娘卻是在花姨娘出事後才出現的!又是等了大半柱香的時間,才見大夫走進扶柳院!”

“看樣子,她也是心有不甘啊!”這次出事,蘇青定會被雲玄之冷落,花姨娘今後怕也沒有複寵的機會了,而唯獨柳含玉在沒有損失一兵一卒的情況下坐收漁翁之利!

若不是她故意拖延請大夫的時間,怕花姨娘肚子裏的孩子也不會這麽快的流掉吧!

馬車一路平穩的到了湘府門口,雲千夢下車與曲長卿道別後,柳姨娘立即迎了上來“大小姐,您可終於是回來了!奴婢可是等您半天了!”

雲千夢看著她愁眉不展的模樣淡笑道“出了什麽事情,竟讓姨娘愁成這樣?難道是丫頭們伺候的不好?”

柳姨娘心知米嬤嬤定是把花姨娘的事情盡數的告訴了雲千夢,而以雲千夢的聰慧也定是一早便想通了所有的事情,便也不再藏著掖著,靠近雲千夢低聲道“大小姐,奴婢當時確實有些私心!隻是,她們均是相爺心尖上的,奴婢若是冒然的衝出去,怕是吃虧的隻有奴婢!”

雲千夢見她麵色中稍帶委屈,也隻柳含玉說的是實話,便也不多加苛責,也知花姨娘近來是越發的放肆了,若不是算準了柳含玉不敢拿她怎樣,她也不會在風荷園門口那般的囂張,便微歎口氣,無奈道“罷了,就先去風荷園吧!我倒要看看那花姨娘是如何的厲害!對了,父親知道此事了嗎?他何時回府?”

“已經讓趙管家趕往皇宮通知相爺了,怕是再過一炷香的時間便會回府!”柳含玉見雲千夢答應前去風荷園,麵上頓時一喜,便招手讓軟轎抬了過來,扶著雲千夢坐進去,直接往風荷園而去!

隻是,還未到風荷園的門口,便聽見一道尖細的聲音叫嚷個不停,那出口的話更是令眾人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停轎吧!”雲千夢輕聲吩咐,慕春立即扶著她走出軟轎,幾人站在轉角處看著不遠處的烈日下,一名身上蓋著薄被的女子坐在軟榻上,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風荷園的大門破口大罵著,引得路過的丫頭婆子們紛紛頓足觀望!

而見看得人越來越多,那發絲淩亂的女子卻是罵的越發的起勁難聽,直讓所有人眼中浮上厭惡之色!

雲千夢見那花姨娘越發的沒有燦巨,即便失去了孩子的心情讓人理解,可畢竟走進了相府的大門,怎能如此沒有節製,出口髒話都不用過腦,直接就脫口而出,別說這些個沒有出嫁的小姐丫頭,即便是那些年紀稍長的婆子們,見她罵的如此難聽,也不由得紅了臉!

一時間,人們對花姨娘原先的同情漸漸的轉為厭惡,甚至已有婢女悄聲議論說,罵的如此起勁,到不像是剛剛小產之人,隻怕之前的懷孕是假的吧……

而這時,風荷園內原本緊閉的大門居然大開,一身姨娘打扮的盼蘭從裏麵走了出來,而花姨娘立即坐直了身子,作勢便要撲向盼蘭,幸而一旁的丫頭婆子已她身子要緊給攔住了,否則又是一場廝打!

而盼蘭卻是冷眼看著花姨娘的胡鬧,帶著幾分嫌棄的趕人“姨娘可看清這是什麽地方?竟由得你在此胡鬧?若是相爺知道了,有你好果子吃!”

盼蘭的聲音不大不小,卻是讓周圍看熱鬧的人均聽的清清楚楚,而方才那些本著看蘇青笑話的人,在掂量了蘇青在雲玄之心中的份量以及以往蘇青的處事手段後,紛紛後怕的都散開了!

而那些人一回頭,竟見大小姐立在不遠處看到了方才那一幕,均是心頭一顫,畢恭畢敬的朝雲千夢行了禮後逃也似的離開了這片是非之地!

花姨娘見剛剛聚攏起來的人群被盼蘭三言兩語便被打發走了,心頭大怒,剛要發作,卻見盼蘭看著她的身後,隨後恭敬的福了福身“奴婢見過大小姐!”

聞言,花姨娘猛地轉身,見雲千夢腳下踩著款款蓮步走了過來,心中沒來由的一緊,可隨之一想,大小姐連容府與楚王府的東西都送給了自己,便也毫不見外的又哭叫了起來“奴婢見過大小姐!大小姐可要為奴婢做主,為奴婢那死去的孩子做主啊!”

雲千夢見她這樣絲毫不懂得收斂,隻為一心找人要死要活的模樣心生煩厭,隻是眼底卻是一片清明,聲音微冷道“有什麽事不能好好說,非要鬧得相府上下皆知才甘心?你們這些奴才又是怎麽辦事的?主子還病著,竟由著她衣衫不整、發絲淩亂的就出來胡鬧,你們是怎麽當差了?要不要我現在就讓人牙子過來,把你們發派出去買了?”

那些花姨娘身邊的丫頭婆子,原本以為雲千夢好欺負,一個個還端著嘲笑的心態看著這位養病兩個多月的大小姐,均是傲慢的沒有行禮!

可此時雲千夢一陣疾言厲色的指責,紛紛嚇得她們渾身抖了起來,又聽到雲千夢要叫來人牙子,更是毫無氣節的雙膝跪了下來,痛哭流涕的求著雲千夢不要把她們賣出相府!

畢竟,她們雖然跟著的是個姨娘,可好歹姨娘也是半個主子,況且花姨娘自己也爭氣,才幾個月的時光便得到了相爺的寵愛,這讓她們這群下人的日子也好過了起來!加上在相府幹活,說出去也是很有體麵的一件事情,若是被重新賣出去,買家聽到她們是相府出來的,定不會有人買了!

如此一想,丫頭婆子們的哭聲求饒聲便更大,竟是穩穩的壓住了花姨娘的聲音!

而此時花姨娘亦是愣住了,她以為這大小姐給自己送東西便是巴結自己,可如今看來,這大小姐似乎對自己不是十分的待見,否則怎會如此的責罵自己的奴才呢?

這樣一分析,花姨娘隻覺自己被相府中的人給欺負了,也顧不得什麽尊卑禮儀,坐在那軟榻上便拍起自己的大腿大聲哭道“那個喪天良的,自己肚子裏有了還嫉妒我的!現在好了,把我的孩子給害死了,她倒是高枕無憂了!這個毒婦,她不得好死,就算她那孩子生下來了,也定是個白癡!我咒她不得好死,讓她胎死腹中!大小姐,您幫著那個賤人,定也不會有好報……”

“放肆!”可花姨娘的咒罵還未結束,遠處便傳來一陣怒吼!

雲千夢不用回頭也知是雲玄之恰巧趕來,一群人又驚又怕的趕緊朝雲玄之行禮,而那花姨娘臉上的表情就別提有多絢麗多彩了,一番彩虹的顏色輪番滾過後,最終隻留下一片蒼白!

“相爺,奴婢……”

……啪!,花姨娘還想解釋,可雲玄之衝過來便是給了她一巴掌,隨後滿麵怒氣的發怒道“全都是死人嗎?連個孩子都保不住,現在竟還敢在此指責詛咒大小姐!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大小姐也是你能編派的?本相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趙管家,讓人牙子過來,把這花姨娘給我攆出相府!”

那花姨娘被雲玄之的一巴掌給打懵了,可當她聽到……攆出,兩字時,頓時不要命的從軟榻上滾了下來,抱住雲玄之的雙腿便大聲哭道“相爺,是奴婢錯了!奴婢不該對大小姐不敬!可奴婢也冤枉啊,若不是蘇姨娘故意推了奴婢一把,奴婢又豈會失了孩子?相爺啊,您想想,奴婢的孩子已經三個多月了,早已是胎盤穩固了,若不是蘇姨娘故意推奴婢,孩子又豈會這麽容易就沒了!相爺,奴婢服侍您一場,您就行行好,千萬別把奴婢攆出相府啊!”

說著,花姨娘又爬到雲千夢的麵前,又是磕頭又是道歉,最後似是怕被趙管家拖走,用力的抱住雲千夢的大腿哭訴道“大小姐,今日是奴婢被豬油蒙了心,您就當奴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