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76節

  “既然回來了,就先回綺羅園休息吧!這麽熱的暑天,怎就先過來了呢?仔細著別中了暑氣,屆時難受的還是你自個!”老太太見雲易易敗下陣來,便神色略顯冷淡道!

  “母親還不知道夢兒的孝心嗎?這孩子一下馬車便嚷著要來拜見祖母,這不,午膳都還未用,便急急的來了!”雲玄之自是不能讓老太太欺負了雲千夢,便笑著接話!

  那些千金見雲相一家團圓,便紛紛起身道別,惹得老太太心中又是一陣不滿,況且現在內室之中也並無旁人,她也無須端著笑容辛苦自己,便幹脆陰沉著臉閉上雙眼,不停的轉動著手中的佛珠!

  對於老太太如此明顯的冷淡,雲千夢卻不以為意,反倒是輕輕的落座在雲玄之的身側,靜候老太太說話!

  不過,一旁的雲易易早就是迫不及待的想打聽雲千夢這兩個月的生活,尤其這段時日對於雲千夢在海王府一事已是在各府之中傳的沸沸揚揚,雲易易自是十分的好奇,畢竟,祖母可是一心想讓她嫁進楚王府,她可不允許雲千夢跑出來與她爭搶楚王妃的位置!

  “妹妹若是對這類宴會十分的好奇,下次姐姐定會帶你前去的!”雲千夢見雲易易心中萬分的向往那種宴會,便笑著開口,惹得雲易易立即包著她的脖子開心不已!

  而老太太見雲千夢如此保證,閉著的雙目終於緩緩睜了開來,眼底的怒氣漸漸的少了些,看向雲千夢的目光中多了一絲滿意,心道這個孫女還是有可取之處的,倒也不是那麽的小氣吝嗇,便緩和了口氣提醒雲易易“你這孩子,盡隻顧著高興,怎麽就不記得好好謝謝你大姐姐!”

  老太太這邊高興了,可雲玄之心頭卻是不快了,他也是看透了老太太的把戲了,若今日夢兒不鬆口,怕老太太是不會理會夢兒的!

  可老太太也不覺她太過貪心了嗎?雲易易的身份出席那樣的宴會,隻怕是會丟了相府的臉,讓人覺得相府沒有人了,竟連自己的侄女也給拉了出來充數!

  況且,如海王府的宴會,又豈是她們說參加便參加的?那些名門望族下帖子,均是根據各家小姐的身份給的名額,之前穀老太君的壽宴,是看在親戚異常的份上,才沒有對雲易易的到來而多加阻攔,可老太太卻把人家的客氣當作了福氣,一味認為自己是赤手可熱的人物!

  看著老太太與雲易易滿眼的興奮,雲玄之淡笑道“母親,這可不是夢兒能夠的決定的!這丫頭真是好心,見易易如此向往便作下承諾!可每個府中下帖子可是都有人數限製的,豈是咱們能夠自行決定!不過,母親離開京都這麽多年,怕是對這些規矩生疏了!”

  雲玄之此話說的毫無顧及母子情麵,可自從老太太不管不問小產的姨娘後,恐怕雲玄之對她亦是失望至極後死心了,不再奢望那絲母子之情,況且,他此時養著母親與弟弟的孩子,已是仁至義盡,總不能真讓他雙手奉上整座相府吧!

  聽到雲玄之說著如此絕情冷心的話,老太太的心驀然一沉,麵色瞬間陰沉了下來,滿眼陰鷙的盯著雲玄之久久不曾開口,而雲玄之已是滿麵陰霾的回望老太太,母子兩的較量均在著眼神交流之中!

  雲千夢見場麵氣氛緊張,便站起身朝兩位福了福身,淡然道“祖母、父親,夢兒似是沾染了些暑氣,便先回綺羅園了!”

  兩人同時側目,神色稍稍好轉,劍拔弩張的氣氛微微得到緩解,雲玄之點了點頭,語氣略帶關心道“好生在綺羅園養著,缺什麽便讓柳姨娘去添補……”

  雲千夢溫順的點了點頭,便轉身離開了百順堂,外邊的米嬤惶慕春見她出來,立即打上一把青色油紙傘遮在雲千夢的頭頂,護著雲千夢不被驕陽曬傷肌膚,主仆三人快步往綺羅園而去!

  雲千夢離開後,老太太又打發了雲易易回自己的秋碧居,隻留下苗瑭瑭一個心腹在身邊,這才盯著雲玄之冷聲開口:“看來,兒子你的是不歡迎我們祖孫四人在相府!”

  聽出老太太話中的威脅,雲玄之卻是儒雅一笑,這才開口:“母親這話是何意?難道是因為方才兒子的話而動怒了?可兒子說的也不過是實情,母親還是盡早認清現實為好!”

  可雲玄之的話卻隻換來老太太的一聲冷哼,她此時已是氣的捏緊手中的佛珠,若不是礙於雲玄之是宰相的身份,怕早已丟出手中的佛珠!

  隻見老太太用力的穩住情緒,狠狠的轉了幾顆佛珠,這才開口:“你弟弟尚無功名在身,我自然要為那三個孩子好好的謀算一番!她們比不得夢兒姐妹三人有你這個做宰相的爹爹,又有勢力雄厚的外祖父家!你若是因此事而遷怒於他們,豈不顯得你這宰相的肚中當真不能載船,連自己的親侄子親侄女都容不下!”

  老太太語重心長的說著,說道動情處時更是神情哀傷,若是以前的雲玄之或許還會被老太太如此的懇談所打動!

  可今日的他卻是徹徹底底的對老太太絕望了!

  當老太太把柳含玉派過來的人趕出百順堂時,她是否想過,花姨娘肚子裏懷著的也是她的親孫子!

  可她竟為了如此可笑的理由,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後院爭執不斷,害的他失去了一個孩子!

  可此時,老太太竟還隻是一心隻想著二弟的孩子,讓雲玄之眼中漸漸浮上冷笑,隨即站起身冷聲道“母親以後若是無事,便還是呆在百順堂中好好的誦經念佛吧!相府若是要宴請各府小姐,我自會吩咐柳姨娘去送請帖,母親可別再私下請人過來,顯得相府太沒有規矩可言!”

  說完,雲玄之再也不看老太太氣的發青的麵色,徑自踏出百順堂,便厲聲吩咐劉護衛派人好好的保護百順堂,切不可再發生今日的事情!

  而老太太則是雙目暴突緊緊的盯著拿到被雲玄之用力甩下的珠簾,一手用力的揪著發疼的胸口,一手拚命的拍著桌麵,大聲的罵道“逆子,他這是想氣死我啊!逆子……”

  苗嬤惶也完全沒有想到今天雲玄之會如此的反常,此時又見老太太氣的臉色發青,立即替她撫背順氣,口中安慰道“老太太可幹萬不能動氣!您和相爺可是母子,豈能因為幾句拌嘴而與親子置氣的?況且,今日花姨娘失了孩子,相爺心情想必不好,老太太就全當體諒他吧!”

  隻是,苗嬤嬤不勸還好些,這一勸,倒是把老太太心頭的怒火全給勾了起來,隻見她霍然站起身,指著大門的方向開口罵道“他也不看看我的身份,要我去管一個姨娘的死活,他這時明擺著作賤自己的母親啊!想當年,我十月懷胎才生下他,又是千辛萬苦才給他攀上輔國公府的親事!可他倒好,功成名就就翻臉不認人了,難怪他這麽多的姨娘,就是生不出個兒子!”

  詛咒完,老太太的情緒算是平順了些,這才重新坐下,靜心細細的想著雲玄之今日所說的話,一雙眸子中泛著冷意,隨即叫近芮嬤嬤吩咐道“一會去秋碧居告訴易易,讓她以後多去綺羅園,多與她大姐姐接觸,定是有益無害!”

  苗嬤嬤見老太太如此吩咐,心中想起方才那些小姐在提到大小姐時眼中頗有不屑之色,便憂心道“老夫人,大小姐畢竟是被退過婚的,讓四小姐接近大小姐,怕是對四小姐的名譽不好!”

  可苗姆姆剛說完便被老太太給狠狠的瞪了一眼“你懂什麽?你沒看到,雲千夢被退婚後竟幸運的得到楚王府與容府的青睞嗎?況且,我讓易易過去,不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若不去,又怎能見到楚相或者楚王呢?況且,她們姊妹在自家小院中相聚,雲玄之總不能再說什麽了吧!”

  語畢,老太太高深莫測的笑了,既然他把她們當作賊來防著,那自己倒要看看他防不防的住!

  綺羅園中,米嬤嬤快步走進內室,見雲千夢剛剛沐浴完,便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小姐,相爺下令,讓劉護衛派了侍衛,把百順堂給保護了起來!”

  聞言,雲千夢梳發的手卻不見絲毫的停頓,倒是那銅鏡中的嬌顏顯出一抹出水芙蓉般的笑容“是嗎?看樣子,今日的事情,對父親的刺激不小啊!”

  而自己隻不過是在那對母子本就有心結的時候稍稍挑了一句話,便引起雲玄之如此大的反應,看樣子老太太這次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而這時,慕春卻從外麵走了進來,微徵想雲千夢福了福身便開口:“小姐,容公子派了兩名丫頭過來見您!”

  米嬤嬤立即看向銅鏡,與雲千夢對視一眼,代替雲千夢開口:“讓她們進來吧!”

  慕春領命而去,不消半刻便領進兩名十五六歲的丫頭,隻見她們見著雲千夢不施粉黛卻依舊清麗脫俗的模樣,眼中均是顯出驚豔之色,這才恭敬的行禮道“奴婢迎夏、元冬,見過小姐!”

  正文 第七十五章 一朵幹花兩個婢女

  小姐?而不是雲小姐!

  雲千夢頓時對這兩個丫頭的稱呼好奇了起來,一雙含著淺淺淡笑的眸子,細細的打量著麵前的迎夏元冬!

  隻見兩人身穿同款同色的丫頭服侍,隻是相較於元冬的沉穩,迎夏顯得更加的活潑一些,一雙靈活的眸子中閃著極其機靈的眸光,而元冬則是畢恭畢敬的立於自己麵前,眸子中少了迎夏的活躍卻多了幾分穩重謹慎!

  一看這兩個丫頭,就是受過極好訓練的人手,隻是容雲鶴今日卻讓她們來到相府,且看兩人亦是兩手空空,讓雲千夢心中頓時有些了然,便輕聲問道“不知容公子讓你們過來有何事!”

  隻見兩人同時從衣袖中掏出一封信封來,雙手奉上,異口同聲道“這是奴婢的賣身契,少爺讓奴婢二人從此侍奉小姐!”

  米嬤嬤與慕春見狀,眼中頓時大驚,又見那迎夏元冬均是滿臉的嚴肅,便知容雲鶴並未開玩笑,而是真的送了兩個丫頭過來!

  隻是,這容家公子也未免太過大膽,這兩個丫頭原本是容府的,他這樣直接把人送過來,豈不是讓小姐擔上私相授受的罪名?若被百順堂的老太太或者風荷園的蘇姨娘知道,怕是又要掀起一股幺蛾子了!如此一想,慕春頓時有些自責,早知是這樣的事情,就不該把這兩人帶過來,且不說是容府少爺送人過來,即便隻是容府少爺遣人過來談事情,也是不能直接讓她們見小姐的,否則女子名譽一事被有心人一演染可就真是說不清了!

  慕春心頭一陣愧疚,立即跪了下來,朝雲千夢磕了一個響頭,認錯道“小姐,是奴婢的錯!奴婢不該直接把人領進來,請小姐責罰!”

  雲千夢放下手中搖著的團扇,看想滿麵愧疚的慕春,淡然道“起來吧,你的事待會再說!”

  慕春見雲千夢口氣平淡,並無責怪她的意思,臉上更是羞紅一片,隻怪自己一時糊塗,竟犯了這樣的錯,便再也不敢多言,站起身便退到雲千夢的身後!

  而雲千夢則是看向迎夏元冬,眼神玩味的看著兩人手中的賣身契,淺聲問道“我身邊並不缺人,你們且回容府吧!替我轉告容少爺,多謝他的好意……”

  那迎夏元冬見雲千夢就此打發了她們二人,頓時跪了下來,高捧手中的賣身契齊聲道“奴婢二人來時,公子已是把奴婢二人趕出了容府,說奴婢二人已不是容府的人,此時是以自由身自願賣入相府!還請小姐不要打發奴婢,奴婢願忠心伺候小姐!”

  雲千夢看著兩人,心知這是容雲鶴為了讓自己接受她們而故意如此做的,隻是,身邊的人不在多,而是在於忠心!

  雲千夢與容雲鶴也隻見過寥寥數麵,雖知容雲鶴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可對於別人塞到自己身邊的人,雲千夢亦是小心謹慎,免得把自己陷於萬劫不複之地!

  隻見雲千夢並未因為兩人的楚楚可憐而軟下心腸,反而是挺直腰背端坐凳上,目光犀利、口齒淩厲道“既如你們二人所言自願賣入相府,也應該按照規矩辦事!先讓人牙子領你們來相府,讓管家挑選一二,再引薦給各院的主子!豈有像你們這樣,既已不是容府的丫頭,又怎麽能打著容府以及容少爺的名頭私下見我?這樣於情於理都是不合規矩的!我看你們二人舉手投足間均是受過良好訓練的,為何會如此粗心的犯下這樣的錯誤?這樣的人,換做你們是主子,可會用?”

  兩人被雲千夢的一陣分析反問給問的麵麵相覷,均是有些不知所措,半餉,才聽見那元冬冷靜的開口:“小姐所說的一切都沒有錯!隻是,奴婢二人在此可對天發誓,對於小姐絕無半分加害之心,隻求能夠伺候小姐,別無他想!”

  雲千夢見元冬瞬間便能從自己的話中提取出最重要的信息,原本冷漠的眼中浮上一絲讚賞,如此聰慧的丫頭若真如她自己所說忠心不二的跟在她的身邊,這的確是一伴好事!

  畢竟,米嬤嬤既要管理綺羅園,又要照顧夏嬤嫉,精力上的確是不夠用……

  而慕春則是一麵伺候自己,一麵又要盯著水兒冰兒,自然也是分身乏術……

  若自己身邊再添加一兩個聰明伶俐且又忠心的丫頭,的確是不是一件壞事!

  隻不過,這忠心可不是靠嘴巴說的,否則這相府中也不會出現那麽多醃腆的事情了!

  “既如此,那你們便回去吧,想好到底該如何做再出現在我的麵前!”說著,雲千夢便示意米嬤嬤領二人出去!

  而迎夏元冬亦是極其機靈之人,對於雲千夢的話頃刻間便揣摩的極其透澈,也不再多言,立即朝雲千夢磕了個頭,便悄聲隨著米嬤嬤退了出去!

  “小姐,一切都是奴婢的錯!”見那兩人已走,慕春低頭認錯道!

  而雲千夢卻未多加苛責,隻是吩咐道“以後不可再犯!若近日府中進了新人,讓柳姨娘先把人領到綺羅園!”

  慕春聞言,立即應下,隻是心中仍有些擔憂,便皺眉問道“小姐難道真要用那兩人?她們可是從容府出來的,雖說容少爺對小姐沒有加害之心,可難保其他的人……”

  雲千夢聽她如此說來,卻隻是淡然一笑,並未多加解釋!

  容雲鶴因為一頭白發而遭盡世人的白眼詬病,從以往自己與他的相遇看來,他的身邊除了一個小廝便沒有其他的下人伺候,可見不管是陳老太君在替他選人方麵,還是容雲鶴自己在用人方麵,都是極其小心謹慎的!

  加上上次老太君壽宴上從陳老太君的為人處事看來,那是一位看似孤僻卻頗為正直可信之人,否則,外祖母也不會樂於與陳老太君結交!

  而雲千夢對於穀老太君看人的眼光,亦是十分的相信的!

  因此,若這兩人真是從容府被容雲鶴送過來的,雲千夢倒是能夠放心的用她們!就怕她們是別有用心之人借著容府的名頭而送到自己身邊來的黑白無常……

  所以,雲千夢借口她們不懂規矩,讓兩人一步步篩選而來,一是為了讓自己有時間摸清兩人的底細,若無大問題便可起用!二則便是若兩人真是容府出來的,自己不管是斷然拒絕或者冒然接受,對容府對自己均是不妥,倒不如讓她們按照規矩來,讓外人無話可說!

  星空無邊,郎朗夏晚延襲了白日的酷熱,卻連一絲涼風都沒有,除了院中響起的蟬鳴蛙叫,就隻留一抹沉重的悶熱,讓人輾轉反側而睡不著!

  雲千夢梳洗完畢便遣了米嬤嬤與慕春離開內室,吹掉那看著就讓人心生熱意的蠟燭,手執團扇獨自靠窗而坐,素手輕搖團扇,散開周圍的暑氣!

  月光傾瀉而下,灑在雲千夢瑩白素雅的臉上,暈開一抹珍珠瑩潤之光,為雲千夢的清雅更添了一絲神韻!

  隻是,若不是此時她徵蹙眉頭,想必會更加有大家閨秀的風範,奈何今日白天的酷熱尚還能夠承受,可從晚間開始,天氣便變得十分的悶熱,著實讓人有些受不了,惹得雲千夢十分想念現代的電扇空調,便更加頻頻不能入睡,隻能穿著夏日的冰絹輕薄裏衣坐在窗邊,期盼著外邊能夠起風,吹散著惱人的熱氣!

  而此時雲千夢全身上下最熱的便是背部!

  雲千夢看著背後那一頭齊腰的青絲,有些惱怒的伸手撥開披在肩頭的長發,心中重重的歎了口氣,什麽時候,若是能剪短一些,這也是好的!

  畢竟,自己不是土生土長的古代人,對於打理發髻之類的細活,她還真是不在行,方才一番沐浴洗頭,此時不得不將發絲披散開,讓濕發能夠幹得更快一些!

  隻是這樣一來,她的後背卻是遭殃了,雲千夢明顯的感受到,後背已是沁出了一層薄汗,讓她素來冷靜的心頭不免染上一絲怒氣,恨不能自己拿剪刀絞掉這三千煩惱絲!

  “是什麽事情讓你如此的心神不寧?”就在雲千夢與身後的發絲暗自惱火時,身後傳來一道強忍笑意的詢問!

  突然聽到男子的聲音,讓雲千夢猛地回頭,隻見許久不見的楚飛揚再一次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到了自己的閨房,此刻正站在離自己幾米遠的地方笑意盈盈的望著她,似乎完全沒有因為他的突然闖入而有絲毫的抱歉!

  而相較於上次的閉窗而入,這次的他更為大膽,明明見自己開著窗子,不但光明正大的進來,竟還有恃無恐的來到窗邊,立於她的身旁,與她一同沐浴在清幽的月光之下!

  隻是,半餉楚飛揚也未能聽到雲千夢的回答,便不由得低頭看向端坐在一旁的女子,那雙濃如黑墨的眸子幾乎是一瞬間便準確的撲捉到了雲千夢的雙眸,如老鷹盯住食物一般緊緊的把她看進眼中,似乎在尋找她的不適之處……

  而雲千夢則是察覺到楚飛揚的注視,想起此人的觀察入徵,便立即收起滿身的焦躁,仰頭用極其冷靜的目光回視著他,那蒙上了一層暈光的眼底一片清明,讓人隻覺她方才的煩躁隻是一抹錯覺!

  楚飛揚看著她在瞬間隱去自己的情緒,眼底不禁閃過一絲讚歎,心中不由得慶幸自己方才的決定!

  剛才他本隻走路過相府門外,但想起數月不曾見她便決定進來一看,殊不知這個時辰的她竟還未入睡,徑自坐在窗邊賞月解熱,而他則是一時捉弄心大起,便開口打破了她周圍的寧靜!

  隻是今日雖熱,可月光下的她如清水芙蓉一般,清新自然又帶著讓人著迷的沉淪,讓楚飛揚不自覺的便開口問道“身子都已好了?”

  雲千夢見他問起,便立即起身朝著她福了福身低聲道“多謝相爺關心,臣女一切安好!也多謝相爺上次的救命之恩!”

  見她如此的客套,楚飛揚卻是不以為意的聳聳肩,在雲千夢方才起身的地方隨意的坐了下來,帶著一絲狡猾淺笑道“沒有扳倒海恬卻惹得自己重病,後悔嗎?”

  聞言,雲千夢眉間的神色有一瞬間的凝固,隨之附而一笑,心知聰明絕頂的楚飛揚定是早已看透了當日之事,便也不隱瞞,轉而回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還之!相爺總不能指望臣女在被人陷害之時不還手吧!況且,相爺若是要揭發臣女,也不用等到今日了!”

  說完,雲千夢一雙美目含著點點狡猾望進楚飛揚的雙瞳中,似是在與他較量誰的心思更加的縝密周全!

  而對於雲千夢的反駁,楚飛揚並未向麵對其他人時咄咄逼人,反倒是低低一笑,目光幽深的看向天邊的月亮,讓人隻覺此時的他與平日判若兩人,深沉冷靜卻又帶著最真實的存在感。

  不知他在想些什麽,半餉後才又轉目望向雲千夢,眼底盡是認真的神色,口氣也不再慵懶戲謔,帶著幾乎讓人錯聽的認真低低開口:“你沒事便好!”

  聽他如此一說,雲千夢有些疑惑的抬頭,卻見今日楚飛揚神色間凝聚著一絲凝重,這是平日裏幾乎不曾出現在他臉上的表情!

  可盡管如此,他那雙黑瞳中卻依舊閃爍著說不盡的睿智,如此的豐神俊朗自信滿滿,難怪讓海恬那麽的瘋狂,甚至為了除去自己這個假想敵,差一點便以身犯險的跳入那冰冷刺骨的湖水中!

  尤記起那日的冰冷湖水,雲千夢又想到此刻的炎熱,礙於麵前的楚飛揚,便隻能盡量縮小動作幅度的輕輕動了下脖子,想甩開身後惱人的發絲,可是身後的發絲竟如黏在了背上,絲毫沒有挪動半分,倒是她略顯別扭的動作惹得楚飛揚再一次的彎唇一笑,惱的雲千夢再一次的怒目而視!

  可楚飛揚卻半分也不在意雲千夢眸子中的徵慍,反倒是見他目光微閃,片刻便站起身,在雲千夢滿是戒備的目光中,一步步走到她的身後,月光下那雙修長的連女子都會羨慕的手竟在雲千夢意想不到的時候挽住了她那一頭散開的青絲,另一手則是五指徵徵張開,輕柔的撫過雲千夢的頭皮,極其溫柔的梳理著手中的萬幹青絲,專注的神情讓背對著他的雲千夢渾身不自在!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