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74

麽事?”

安嬤嬤早就在來之前得了季舒雨的暗示,此時也不敢有何隱瞞,便回道“自然是為表小姐落水一事而來!而少爺正在前院招待海王府的五公子!”

這倒走出乎雲千夢兩人的意料,那日見海沉溪與海恬相處並不好,如今竟同時前來輔國公府,當真是有趣!

“即便如此,表姐,咱們還是快些過去,免得讓老太君久等!”雲千夢接過慕春遞過來的絲帕擦了擦嘴角,隨後站起身,笑著開口!

而曲妃卿也注意到了她的用詞,是不讓老太君久等,與海王府一幹人等無關,便也跟著展顏一笑,替雲千夢整理了發髻雲裳,兩人跟在安嬤嬤的身後前往瑞麟院!

今日老太君並未把海王妃迎進內室,而是把她與海恬請進了會客的偏房,此時屋內的幾人正安靜的喝著茶,直到雲千夢與曲妃卿進來,老太君那深不見底的眸子中才浮上一絲笑意,招手讓雲千夢來到她的麵前,仔細的看了看她今日的氣色,才稍稍放心道“你的身子著了寒氣,每日可都得喝藥,仔細的養著!萬不能留下隱患!”

雲千夢見老太君這是故意說給海王妃與海恬聽,便假意的輕咳了幾聲,略帶虛弱道“夢兒謹記外祖母的叮囑,萬不敢那自個的身子開玩笑!”

此言一出,那海王妃喝茶的動作微微一頓,而海恬卻是目色平靜的端坐在海王妃的身旁,讓人察不出她此刻的心思!

老太君對雲千夢的回話十分的滿意,這才笑著開口:“你們兩個還不快見過海王妃與郡主!她們今日可是專程在看望你們的!”

雲千夢曲妃卿依言上前行禮“參見海王妃!見過郡主!”

海王妃見人家終於……發現,自己坐在這裏,隱下心頭那抹薄怒,笑著伸手虛扶了兩人一把“都起來吧!咱們也不是外人,毋須多禮!”

海王妃如此說道,老太君卻是輕皺了下眉頭,立即截走了海王妃的話,嚴厲的教訓著雲千夢與曲妃卿“王妃仁厚!隻是夢兒妃兒,咱們即為臣子,自然要恪守臣子的本分,禮萬不可廢!你們聽明白了嗎?”

“孫女明白,定謹記老太君教誨!”兩人低頭同時回道!

而海王妃見老太君借著教訓孫女的名義與海王府劃清界限,心頭不由得湧上怒意!

隻是,這穀老太君著實厲害,話中句句不離臣子的本分,而自己身為王妃,當然不能帶頭視禮法於不顧,自然是不能反駁穀老太君的話,便隻能聽著她的話而咽下這口氣!

可老太君見海王妃吃了這麽一個軟釘,卻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竟還笑著看向海王妃,十分恭敬的開口:“讓王妃見笑了!自家的孩子,不仔細的教著可不行,萬一哪天闖出禍事來,那就後悔莫及了!”

馬車一路狂奔,可雲千夢卻還是在這段時間內開始渾身發燙,整個人如置身在火爐中一般,原本一張瑩潤白皙的笑臉此時更是一片通紅,那不畫而黛的秀眉因為難受而緊緊的皺了起來,可她卻是緊咬著要管,愣是一句難過的話也不曾說口!

曲妃卿見她如此難受,眼眶徵紅的連人帶被的抱著雲千夢,想讓她好受一些,可雲千夢情況反複無常,時而如身在冰窖、時而又如置身火中,即便被曲妃卿用力的抱住,可身子還是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曲妃卿見她如此,又想起相府中終究是沒有一人能夠真心待她的,便把雲千夢交給慕春與米嬤嬤,自己則掀開車簾一角,對護在馬車一側的曲長卿開口:“大哥,直接回輔國公府!夢兒情況不妙!”

曲長卿聽妹妹如此說來,心中著急,可畢竟男女有別終究不能進入車內,便麵色嚴肅的點了頭,囑咐曲妃卿放下車簾,免得又灌了冷風進去,隨即又喚來相府的劉護衛,讓他先行回相府,把雲千夢落水生病的事稟告雲玄之,並讓他告知雲玄之,近日雲千夢將在輔國公府調理身子!

劉護衛見自己大小姐在海王府出事,心中已是自責不已,哪能讓大小姐去輔國公府養病,便開口反駁“還是讓卑職護送大小姐回相府!”

曲長卿見劉護衛不肯放人,拽著韁繩的手漸漸青筋爆出,麵色越發的冷寒,不容別人質疑道“怎麽,你還擔心輔國公府虧待了自家的外孫女?你隻管回去稟報雲相,若他不滿,再來侯府見老太君!”

語畢,曲長卿不在於劉護衛囉嗦,雙腿頓時加緊馬腹,隻見身下的黑馬頓時衝到了車隊的最前頭!

“相爺,辰王的車隊此刻跟在咱們後麵!”曲長卿靠近楚飛揚,見他一身濕衣發絲滴水,卻絲毫沒有折損楚飛揚天生的王者氣質,加上此時他麵若寒星,反倒是讓曲長卿想起楚飛揚以前在軍營的模樣,一時對這位向來臨危不懼的長官敬重不已!

“聽說你們今日來時遇到了狼襲?”可楚飛揚卻並未理會辰王,反而是問著其他的問題,讓曲長卿麵色微頓,隨即低聲稱是!

而楚飛揚聽完曲長卿肯定的回答後,那肅穆的麵上竟勾唇一笑,眼底漸漸冒出冷氣,隨即才緩緩開口:“既然辰王喜歡尾隨其後,那就讓他跟著,我們也省心!”

他到是要看看,辰王對雲千夢還存著怎樣的心思,也很想看到元德太妃看到自己兒子如此會有何表情!

遠處傳來野狼的長嘯之聲,而這段漫長的山路上卻徒留車輪馬蹄行過的聲響……

眾人達到輔國公府時,已是戌時,季舒雨見自己的兩個孩子這麽晚還未回府,心中早有牽掛擔憂,已是讓身邊的安嬤嬤前來門房處詢問了幾遍,也早已讓府內的小廝丫頭準備好了軟轎,隻等著曲長卿與曲妃卿回來!

而這一次安瑭瑭剛要開口詢問門房,卻聽見一陣車馬碾過青石路的聲響,立即從小門內走出來,隻見韓國公府的馬車漸漸的停穩在大門口!

“老奴見過少爺,您和小姐總算是回來了,夫人可是遣老奴問了許多遍了!”安嬤嬤快速的上前,朝曲長卿行了一禮,隨後才看清曲長卿身旁的人,便有恭敬的屈了屈膝“老奴見過相爺!”

而這時,從長街的另一端傳來一陣快馬加鞭的聲響,眾人不解的往那幽深處看去,隻見一名身穿煙灰長袍的男子俯身馬背,手拿馬鞭快速的抽打著馬背……。

“焦大!”楚飛揚認出來人,沉聲開口!

隻見那原本緊跟在楚南山身邊的焦大立即勒緊韁繩,讓馬匹分毫不差的停在楚飛揚的麵前,恭敬道“相爺,王爺有急事召您回去!”

楚飛揚微點頭,隻是卻是從馬背上轉過身,看了眼身後的馬車,這才雙腳猛地加緊馬腹,帶著焦大往楚王府奔去!

曲長卿見楚飛揚先行離開,便快速的下了馬背,讓安嬤嬤命人把軟轎抬到馬車旁,隨後提醒曲妃卿等人扶著雲千夢出來!

雲千夢此時已是被高燒給燒的雙目模糊,隻聽見一陣馬蹄聲在安靜的長街上漸行漸遠,而遠處一抹黑中繡金的衣袂卻是清晰的印入了她的眼中,隻是,還未等她再看一眼,便被一群丫頭給小心的扶進了軟轎!

而始終跟在輔國公府車隊後麵的江沐辰,則在親眼看到雲千夢被抬進輔國公府後,這才調轉馬頭往辰王府走去!

曲長卿見辰王離去,這才鬆了一口氣,讓米嬤嬤跟著劉護衛回相府回稟今天所發生的事情,這才抬腿走進府內!

雲千夢被送到曲妃卿的聽雨軒,聞訊而來的除了季舒雨既然還有穀老太君!

一屋子的丫頭婆子看到穀老太君,忙不迭的跪下行禮,而穀老太君的目光卻早已落在了雲千夢的身上!

隻見她拂開攙扶著她的兩個小丫頭,疾步走到床邊,見雲千夢小臉漲紅,立即伸手探向雲千夢的額頭,頓時被那驚人的熱度給嚇了一跳!

“都是死人嗎?還不快去請聶院首!”穀老太君頓時怒吼一聲,滿身的威嚴嚇得一屋子的奴才大氣不敢出,倒是季舒雨沉得住氣,看了身邊的安嬤嬤一眼,隻見安瑭瑭安靜的退出內室,通知外麵的管家快去聶府去請人!

而其他人則是被老太君的怒氣給震懾住了,又聽見老太君竟為了這孫小姐,命人去請那已從太醫院首之位隱退,隻為幾位有交情的老太君王爺看病把脈的聶太醫,心中頓時大駭,紛紛對這位孫小姐多了一分尊重!

而別人能夠想到的,季舒雨自然早已是看進了心中,隻不過,她嫁進輔國公府這些年,見到老太君發怒動氣的次數屈指可數,而這次老太君竟如此的震怒,讓季舒雨心思一沉,立即快步來到床邊,卻見雲千夢已是陷入昏迷的狀態,一顆心一時間疼了起來,終於明白老太君為何會有方才的舉動了!

“這樣可不行!來人,快去取幾件小姐的幹淨衣物過來給表小姐換上!她這一身衣裳半濕,可不能再穿了!至於慕春,你拿那幹爽的帕子,把夢兒的發絲給拭幹,可不能讓她染上頭痛的毛病!”季舒雨一陣吩咐,屋內的人紛紛行動了起來!

語畢,海王妃那雙閃著算計的眸子狀似無意的掃了曲妃卿一眼,隨即在老太君的恭送下離開了輔國公府!

隻是,她的話卻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尤其在曲妃卿的心底產生了極大的漣漪,隻見此時曲妃卿臉色徵微泛白,有些緊張的盯著自己的祖母與母親,心中忐忑不安極了,極怕她們會點頭同意兩府的聯姻!

雲千夢仔細的觀察著老太君與季舒雨的神色,之間兩人麵色均無喜悅之感,眼中反倒是多了一抹擔憂,便知她們心中定是不願答應海王府的提議,便拉著曲妃卿退出了瑞麟院!

“表姐暫時且放寬心,夢兒方才觀外祖母與舅母的神色,想必不會應下海王府的親事!”待到了聽雨軒,雲千夢這才說出自己的見解!

曲妃卿真是愁眉不展的時候,如此聽她說來,心頭竟頓時一輕,臉上聚攏的愁雲散去了不少,拉著雲千夢的手點了點頭,似是十分的信賴雲千夢!

而曲妃卿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自己與雲千夢雖是表姐妹,可這麽多年見麵的機會屈指可數,也就是近段時日才多了接觸,可雲千夢身上總有讓人靜下心的特質,尤其見她如此的沉著穩重,更讓曲妃卿心中認定雲千夢是值得信任的!

隻是,雲千夢的話卻隻說了一半,老太君與舅母自然走向著表姐的,可宮中的太後卻讓人琢磨不清!

今日海王妃帶著海王第五子大張旗鼓的來到輔國公府,這樣大的動靜,輔國公府四周又盡是官家府邸,怕是早已傳的沸沸揚揚,不消半日便會聽到太後的耳中!

如今海王動機不明,忠心不明,太後與玉乾帝是采取拉攏還是殲滅,這是誰也預料不到的!

萬一太後認為聯姻可行,那表姐便真成了掌權之人政治手段下的犧牲品了!

雲千夢看著如此單純善良的曲妃卿,心中頓覺悲哀,卻又湧上無限的怒意,腦中急速翻轉,想找出應對之策!

而海王妃則在踏出輔國公府的瞬間,麵上的淺笑頃刻間隱去,眼底盡是冰霜的登上了馬車!

“你怎麽在這裏?”可是,剛彎腰走進馬車,海王妃竟見海沉溪已經坐在自己的馬車內品著熱茶,滿目譏笑的看著她!

“王妃娘娘辛苦了!為了我的婚事,竟如此的大費周章,真是讓我感動不已!”海沉溪微舉高手中的茶盞敬了海王妃一杯,隨即自己飲下那杯熱茶……

“五哥是不是走錯了地方?這是我與母妃的馬車!”隨後進來的海恬亦是滿眼詫異的看著已經坐在裏麵的海沉溪,心中十分厭惡的開口!

隻是海沉溪卻似乎沒有感受到別人對他的討厭,依舊細細的喝著手中的茶,目光時不時的看向坐在自己對麵的兩人,嘴角的笑意別有深意“小妹似乎忘了,這是海王府的馬車!一切的物件都是父王的,何來你們的之說?若是被父王聽見,想必又會惹他不快了!”

海恬見海沉溪存心與她們作對,又想起前幾日父王的話,心中頓覺堵了一口氣,也懶得去看海沉溪,幹脆靜坐一旁,不再理會他!

倒是海王妃本就在輔國公府憋了一肚子的氣,此時見海沉溪還如此的放肆,立即冷喝道“別以為你父王向皇上遞交了封你為郡王的折子,你就真把自己當作郡王了!別忘了,我是海王府的正妃,你要喚我一聲母妃,別讓外人看了笑話,丟了海王府的臉麵!”

隻是,海王妃的話卻是絲毫刺激不了海沉溪,看著海王妃提到……郡王,兩字時的咬牙切齒,海沉溪的眼底一片明晃晃的譏諷,繼而勾唇一笑,眼中一片毒辣“想必王妃娘娘十分不喜父王請旨封我為郡王!既然如此,王妃娘娘當時為何不阻攔?”

“你!”海王妃一陣氣結,麵色頓時青白交錯,手中的娟帕早已被她揉的看不出搬來麵目!

若她能夠阻止,此刻又豈會被海沉溪這個孽障氣的怒急攻心?

海王根本就不給任何人反對的機會,竟讓人直接把請封的折子送到了玉……乾帝的案桌上!

這讓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過來事情便已是拍板定論了,氣的海王妃這幾日總是臥病在床,今日若不是迫不得已也不會來輔國公府!

想不到秦氏那個賤人死了那麽多年,竟還是印在海王的心中,不但讓海王親自為海沉溪挑選未來親家,更是把王府中唯一的一個郡王的名額給了海沉溪!

這讓海王妃心中頓覺不安,總覺得海沉溪如今羽翼漸漸豐滿,隱隱有超過世子的趨勢!

不過,唯一讓海王妃欣慰的是,幸好海王起先沒有看中雲千夢,否則以雲千夢的心思細密,怕是連恬兒都不是她的對手,若此女嫁給海沉溪,怕是會讓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