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75節

  雲千夢不用回頭也知是雲玄之恰巧趕來,一群人又驚又怕的趕緊朝雲玄之行禮,而那花姨娘臉上的表情就別提有多絢麗多彩了,一番彩虹的顏色輪番滾過後,最終隻留下一片蒼白!

  “相爺,奴婢……”

  ……啪!,花姨娘還想解釋,可雲玄之衝過來便是給了她一巴掌,隨後滿麵怒氣的發怒道“全都是死人嗎?連個孩子都保不住,現在竟還敢在此指責詛咒大小姐!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大小姐也是你能編派的?本相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趙管家,讓人牙子過來,把這花姨娘給我攆出相府!”

  那花姨娘被雲玄之的一巴掌給打懵了,可當她聽到……攆出,兩字時,頓時不要命的從軟榻上滾了下來,抱住雲玄之的雙腿便大聲哭道“相爺,是奴婢錯了!奴婢不該對大小姐不敬!可奴婢也冤枉啊,若不是蘇姨娘故意推了奴婢一把,奴婢又豈會失了孩子?相爺啊,您想想,奴婢的孩子已經三個多月了,早已是胎盤穩固了,若不是蘇姨娘故意推奴婢,孩子又豈會這麽容易就沒了!相爺,奴婢服侍您一場,您就行行好,千萬別把奴婢攆出相府啊!”

  說著,花姨娘又爬到雲千夢的麵前,又是磕頭又是道歉,最後似是怕被趙管家拖走,用力的抱住雲千夢的大腿哭訴道“大小姐,今日是奴婢被豬油蒙了心,您就當奴婢說的話都是屁話,您不要跟奴婢一般見識!奴婢沒了孩子,心裏頭自然是難受的,這才說錯了話!求求您為奴婢說句話,不要讓相爺趕走奴婢,奴婢來世做牛做馬的報答您!”

  雲千夢見她翻臉比翻書還快,不由得感歎這古代女子哭訴的本領!

  隻是,若此時把花姨娘攆出相府,得意的隻怕是蘇青,雲千夢低頭看著哭的慘慘兮兮的花姨娘,見她那白色的襦裙上竟還沾著點點紅色,便開口:“父親,花姨娘也不是有心的!若不是失子之痛讓她暫時失了心智,怕她也不會如此!況且,她現在這個樣子若被趕出相府,讓百姓如何評論?隻怕會說父親薄幸,倒不如先讓她把身子養好再說!咱們現在最要緊的,便是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柳姨娘,出了這麽大的事情,怎不派人去通知祖母?有她在,這後院豈會亂成這樣?”

  柳含玉突然被問題,又見雲玄之的目光如刀害般射向她,便立即站出來小聲的回道“奴婢早已派丫頭去通知老太太,可今兒個老太太領著四小姐在款待幾位別府的小姐,說是沒有時間管這事!奴婢無法,隻能讓人分別去侯府與皇宮,把大小姐與相爺請了回來!”

  雲玄之本就因為妾室之間為了爭寵而導致他失去一個孩子而大怒,此時有聽到柳含玉說起老太太的態度,頓時隻覺心涼如水,原本心中對老太太僅存的那點母子之情,也隨著孩子的失去而煙消雲散!

  隻不過,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弄清楚事情的緣由,雲玄之低頭看了眼趴在地上有氣無力的花姨娘,便皺著眉讓丫頭們扶她上了軟塌,隨即便甩開袖子大步衝進風荷園!

  而那花姨娘見雲千夢幾句話便讓雲玄之改變了注意,便再也不敢造次,麵上心中對這位大小姐也是越發的畏懼!

  雲千夢則是看了立在一旁沉默不語的盼蘭一眼,隨即跟著雲玄之進了風荷園!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後院之爭小姐得利

  ,砰,一聲,內室的木門被雲玄之一腳踹開!

  一行人帶著怒氣衝進風荷園,隻見此時蘇青麵色蒼白、氣緒不穩的躺在床上,雲若雪立在床邊嚶嚶哭泣,王嬤嬤則是不停用冷帕子擦著蘇青的額頭手心,而其餘的丫頭則是忙裏忙外的打著冷水,吹著熱茶……

  一屋子的人見雲玄之怒氣中衝的走了進來,頓時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忙跪了下來“奴婢見過相爺!”

  可雲玄之哪裏會理會這些,此時他心頭既痛又怒,原以為蘇青有孕之後會乖乖的呆在風荷園,不再與其他院的姨娘起衝突,可蘇青安分了一段時間便又開始蠢蠢欲動,竟害死了他的另一個孩子,這怎能不讓雲玄之動氣?

  況且,百順堂的老太太可是完全的偏心於老二,而老二的兩個兒子已是快到弱冠的年紀,這讓雲玄之麵上冷靜,可心頭卻早已是焦急萬分,隻盼這兩人都給他生下兩個兒子!

  可現在倒好,蘇青直接就害死了花姨娘肚子裏的一個,氣的雲玄之恨不能立即把蘇青從床上揪起來痛責一頓,可看蘇青那上氣不接下氣麵色泛青的模樣,雲玄之竟是下不了手,硬生生的壓下了一肚子的怒氣,衝著王鋒瑭吼道“讓你們服侍個人,你們就把人給我弄成這樣?蘇姨娘都這等模樣,為何還不快去請大夫?是不是年紀大了,連事情都不知道怎麽做了嗎?需不需要本相一步步的教你?嗯?”

  最後一個鼻音氣息帶足了十分的怒意,嚇得王嬤嬤立即不停的朝雲玄之磕頭,口中求饒道“相爺息怒!老奴心中也是萬分的焦急,隻是……”

  說著說著,王嬤嬤的聲音便越來越小,此時她偷偷抬頭看了眼被眾婆子抬進來的花姨娘,眼神中閃著害怕畏懼,立即又低下了頭,整個身子低低的趴在地上不敢再開口!

  “隻是什麽?給本相說清楚!”雲玄之自是注意到了王嬤嬤的小動作與眼神,隻見他冷掃身後花姨娘一眼,繼而又轉頭瞪向王嬤嬤,手指直直的指著王嬤嬤的頭頂大聲喝道!

  “爹爹,這還用問嗎?若不是方才花姨娘在風荷園門口大吵大鬧,我們豈會不出去請大夫?娘今兒個早上去花園的時候還好端端的,可方才被人抬進來的時候,臉色都變了,整個人差點就暈厥了過去!爹爹,您豈能聽信片麵之詞就衝進來?您可知近段時日娘受了多少委屈?今日若不是花姨娘太過囂張跋扈,娘又豈能會被氣成這樣?”有些話,王嬤嬤自然是說不得的,畢竟花姨娘雖隻是一個妾,卻也是半個主子,今日又頗得雲玄之的寵愛!

  可王娘娘說不得,雲若雪卻是說的!

  雲若雪盡管隻是庶女,但她身上流著的是雲玄之的血,她才是這相府的正經小姐,不管花姨娘多麽的得寵,她見了雲若雪依舊要福身行禮!

  因此,在王嬤嬤假裝猶豫不決畏首畏尾不敢吐露實情的時候,雲若雪快步上前跪倒在雲玄之的麵前,神色淒涼的道出近來蘇青所受的苦楚,更是在適當的時候把花姨娘的所行用……囂張跋扈,四字概括了出來,氣的軟塌上的花姨娘渾身發抖,更是激動的坐直身子指著雲若雪差點破口大罵!

  雲千夢此時麵色冷靜的打量著今日的雲若雪,隻見她一身色澤淺淡的半舊裙杉,身上頭上的首飾竟隻有一根造型簡單的白玉簪,此時她麵帶哀色,神情淒慘,讓人不由得心生憐憫!

  而聽方才雲若雪所說的話,顯然是今年該國慎密思考的,一字一句均是撇清了蘇青推花姨娘的事實,反而是指出花姨娘平日的惡形惡狀,頓時壓下了雲玄之勃發的怒火!

  不得不說,今日的雲若雪似乎是便聰明了,不再如以往那般橫衝直撞,隻會一味的大喊大叫!

  隻怕,自己呆在輔國公府的這段時間,蘇青的心思盡是花在調教這個女兒的身上了,這不,今日便看出了成果,雲若雪一段可泣可訴的話出口,氣的那花姨娘眼冒怒火,可又懼怕雲玄之的威信而隻能隱忍不發!

  雲玄之看著許久不見的小女兒,見她雙眼通紅、麵色蒼白,一身裙衫半舊不新,頭上珠釵身上首飾竟僅有一支玉釵,頓時心生憐憫,眼神如冷箭般射向身側的柳姨娘,冷聲道“你這個家是怎麽當的?夏日炎炎,為何沒有為二小姐添加新意首飾?”

  說著,雲玄之又狀似無意的掃了雲千夢一眼,見她雖也是一聲淡雅的裝扮,可衣衫款式、發間首飾卻是時下最為受京中小姐貴婦追捧的,便又沒好氣的衝到“庶出的小姐也是相府的主子,你豈能厚此薄彼?傳出去,你這個家還怎麽當?你要如何的服眾?”

  柳姨娘今日本是來看熱鬧的,可不想雲若雪竟來了這麽一手,不但穿著樸素,話中更是隱含指責自己苛待蘇青母女,一時間氣的渾身發抖,隻覺自己這頓挨罵實在是冤枉,臉色為難的立即跪了下來,解釋道“相爺請容奴婢解釋!奴婢當家豈能厚此薄彼?各院各姨娘各小姐的月例、膳食、衣衫布料的分配,奴婢均是嚴格按照府裏的規定來辦的!這夏季的衣衫,奴婢早在入夏便命人來到風荷園為蘇姨娘二小姐裁製了,早已是親自送了過來!若相爺不信,大可拿出賬本好好的查閱一番!相爺相信奴婢,把家中的事情交給奴婢打理,奴婢又豈是那種小心眼耍性子、表麵一套背後一套之人?若奴婢真如此做了,怕相府中早已是怨聲載道,眾人豈會忍到今日才抱怨?還請相爺明察,還奴婢一個清白!”

  柳含玉一席話說的合情合理,雲玄之也不是徹底糊塗之人,在聽她辯解時自是觀察著眾人的表情,見方才還要死要活的花姨娘也沒有對柳姨娘的話提出異議,便知這柳含玉定是沒有說謊!

  “父親,妹妹如此守在蘇姨娘的身邊,也是有孝心的!況且,服侍人可是個辛苦的活,妹妹想必是為了圖的方便,才穿上舊衣的!此心真是蒼天可見!隻是,妹妹畢竟是相府的小姐,即便隻是呆在自己的院落中,你的一舉一動也是代表著相府的顏麵,咱們府中尚沒有白事,妹妹豈能穿得如此的素淨,其不讓有心人嚼舌根?”此時雲千夢微微上前一步,先是感動的把雲若雪表揚了一番,隨即話鋒一轉,那看似關心的話語中卻是點出了雲若雪此時衣著上的破綻與弱點!

  雲若雪不由得抬頭看向雲千夢,滾動著淚光的眸子中隱隱的泛出一抹恨意,隻是又快速的隱進了眼底,立即低下了頭,滿是委屈的回道“多謝姐姐提點!是妹妹的失誤,還請爹爹不要怪罪!”

  雲玄之見往日嬌縱的女兒,今日竟如此的聽話,心下不免有些欣慰,方才的怒意也稍減了些,彎腰單手把雲若雪扶了起來,隨即才又對柳含玉開口:“起來吧!”

  柳含玉心中對雲玄之對待兩人迥然不同的態度心生不滿,可又知蘇青今日怕是有備而來,否則憑著二小姐這繡花枕頭的腦子,又豈會三言兩語便把自己給扯進這場紛爭之中?如此一分析,柳含玉有些擔憂的看向雲千夢,卻見她目光冷靜,麵色穩妥,似乎對方才發生的事情絲毫不在意,讓柳含玉不禁心生欽佩,這大小姐真是好耐性,如此都能穩住心神,怕蘇青再怎麽蹦達,亦是傷不到大小姐!

  “嗯……”這時,床上的蘇青掙紮著想起身,奈何她身子沉重渾身無力,剛剛起了一半的身子又猛地躺回了床上!

  要是雲玄之之前有在打的火氣,此時見到她這副模樣也是發不出來了!

  更何況,花姨娘的孩子沒了,此刻就隻剩蘇青肚子裏的,雲玄之即使心中有氣,也隻能等蘇青生完孩子之後再發!就在王惶嬤雲若雪打算起身去攙扶蘇青時,雲玄之已是一個箭步上前坐在了床邊,小心的抱起蘇青,讓她靠在自己的懷中,略帶關心道“身子不好就不要到處走動,此刻還不好好的躺在床上,真是讓人擔心!”

  蘇青聞言,雙眼頓時紅了,淚珠如坡地的洪水般滾滾滑下臉龐,顫抖著聲音道“奴婢許久不見相爺,今兒個見陽光甚好,便想著出去散散步,沒準還能在花園中見上相爺一麵!不料遇到了花姨娘,也不知奴婢說錯了什麽話惹得花姨娘不快,竟堵在路中央不肯讓步!相爺也是知道的,奴婢已有將近五個月的身孕,身子自然是比花姨娘要笨重些,可花妹妹近來得寵……”

  說著,蘇青便噤口不再說話,隻一味的窩在雲玄之的懷中獨自垂淚,一番梨花帶淚的嬌美虛弱模樣,引得雲玄之心疼不已,冷劍般的目光頓時掃向軟榻上的花姨娘!

  那花姨娘近幾個月均是被雲玄之捧在手心中寵著,自然心氣要比旁人高些,此時見蘇青這個過氣的老女人不但睜眼說瞎話,還在雲玄之麵前裝可憐,便立即也跟著低低哭訴“相爺,奴婢在相府豈會不知蘇姐姐的威名的?隻是今日蘇姐姐見麵便不給奴婢好臉色,奴婢與她確實起了些口舌之爭,可奴婢對蘇姐姐絕無不敬之意!倒是蘇姐姐二話不說便衝上來給了奴婢一巴掌!相爺,您看,奴婢的臉上可還是留著掌印呢!當時奴婢確實氣惱,可也隻蘇姐姐月份大了不能與她計較,可姐姐卻是百般刁難,更是故意推了奴婢一把,害的奴婢失了腹中的孩子!”

  語畢,花姨娘亦是掩麵而哭,哭聲壓抑痛楚,引人垂憐!

  雲玄之看著花姨娘麵色慘白毫無血色,白色襦裙上還帶著點點紅色,也不忍心苛責她,而懷中的蘇青亦是一副委屈難受的模樣,而且兩人各執一詞,已是讓雲玄之難分真假,隻能皺著眉頭沉默不語!

  雲千夢此時已是看出雲玄之的心思來了,既然花姨娘的孩子已經沒了,雲玄之自然要保住蘇青肚子中的這個!

  因此,即便今日是蘇青故意推的花姨娘,此刻也不是真正辦蘇青的時候……

  此刻正是一日之中最為炎熱的時候,內室一下子湧進如此多的人,自然是顯得悶熱無比,而由於花姨娘又剛剛小產,這股悶熱之中又夾雜了重重的血腥味,讓屋內的人紛紛難受的皺起了眉!

  而此時門口則傳來小丫頭的通報“相爺,魏大夫來了!”

  “快讓他進來!”雲玄之放開蘇青,讓她平躺在床上,自己則是坐到了一旁的首座上,見魏大夫進來便立即罷罷手,讓他趕緊替蘇青診斷!

  那魏大夫隔著帷幔替蘇青把了脈,有問了她一些問題,仔細的聽了她此時的聲音,這才起身回雲玄之“相爺,姨娘今日是否受了氣又受了撞擊,雖然過了三個月胎盤穩固,可若是受到大的刺激,也會胎像不穩引起小產的!夫人這樣的身子,可經不起如此的重創!”魏大夫皺眉語重心長的說道,卻讓雲玄之的整顆心都提了起來,剛要詢問該如何是好,卻見魏大夫深吸一口氣厲聲問道“這房中為何有血腥味?姨娘此時已是有胎像不穩之狀,若是血腥味太重,怕是真會引發姨娘的小產!”

  魏大夫的話一落地,眾人的目光頓時射向一無所知的花姨娘,其中以雲玄之的目光最為冰冷,嚇得花姨娘雙唇微顫,半響說不出話來!

  雲千夢看著魏大夫裝模作樣的表情,冷笑道“魏大夫好大的架子,在父親麵前也敢大聲嗬斥!你既說蘇姨娘不能再受刺激,你這毫無顧忌的突然出聲,難道就不怕驚嚇了蘇姨娘?你當我相府的子嗣是如此兒戲的事情嗎?”

  花姨娘聽完雲千夢的話,眼中頓時露出感激之色,心中對蘇青的恨越發的深重!

  而雲玄之原本停留在花姨娘身上的注意力便立即放到那魏大夫的身上,見這大夫長的倒也憨厚老師的模樣,隻是說的話與做的事卻是自相矛盾,頓時讓雲玄之對蘇青的身體狀況產生了疑惑!

  柳姨娘見狀立即上前建議道“相爺,此時最重要的便是好好的保住蘇姨娘腹中的孩子!這大夫咱們可得仔細的挑著,萬不能讓蘇姨娘出半點事!依奴婢看,這大夫說話做事完全是不靠譜,著實讓人不放心!”

  柳含玉這次亦是學的聰明了,說話直說一般,拿主意的話讓雲玄之自己做決定!

  即便將來蘇青出了什麽問題,也是怪不到她柳含玉的頭上!

  雲千夢聽著柳含玉的話,眼中浮上一抹冷笑,蘇青以為用孩子做擋箭牌就能躲過殘害花姨娘孩子一事,可自己又豈會讓她如意!

  隻怕不止自己,這裏站著的其他人,均是恨不能蘇青如花姨娘一般吧!

  蘇青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自認為找了信任的大夫,把自己的情況說的糟糕一些就能得到雲玄之的憐憫!

  可她千算萬算卻是漏算了,這魏大夫的戲演過了頭,反倒是露出了破綻,隻怕此時那帷幔後的蘇青已是恨得抓緊了身上發薄被吧!

  “爹爹,怎能聽柳姨娘的話換掉魏大夫?魏大夫自姨娘有孕以來便是專門伺候姨娘診斷的,這時若找其他的大夫接收,怕是不能盡心盡力吧!”雲若雪見雲玄之神色見已被雲千夢與流汗說的有些動容,便立即開口反駁!

  豈料她的話音剛落,雲千夢便滿臉淡笑的走上前,心疼的拉住雲若雪的手,無奈道“妹妹此言差矣!若是魏大夫伺候的好,蘇姨娘豈會這麽容易便出事?妹妹定是也知父親此時全部的希望便盡數的放在蘇姨娘的身上,豈能讓醫術不精之人伺候蘇姨娘?妹妹身為蘇姨娘的女兒,可更要為姨娘著想,且不可為了一時的方便而留下隱患,若蘇姨娘出了事,屆時可就沒有後悔藥吃了!”

  雲若雪睜大眼看著雲千夢假惺惺的關心與笑容,心中恨不得撲上去撕爛雲千夢這張虛偽的臉,又見自己的手被雲千夢握著便惡心的想咖u回,可雲千夢似是看透了她的想法與動作,下一秒便雙手用力,緊緊的抓住了雲若雪的雙手,讓她掙脫不開!

  雲若雪猛地抬頭看向雲千夢,卻見那含笑的眸底一片冰冷,讓雲若雪仿若置身冰天雪地中一般,心中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而雲千夢卻是在定定看了雲若雪一眼後側臉看向雲玄之,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父親,不知女兒的話是否正確?”

  雲玄之見這姐妹兩在關鍵時刻表現出姐妹情深,心中立即對雲千夢的印象大好,忙點頭稱讚道“夢兒考慮的的確周到!魏大夫一會去帳房結賬,以後就不用來相府了!柳姨娘一會告訴趙管家,重新挑一名醫術精湛的大夫,專門給蘇姨娘看診!”

  雲若雪見雲玄之開口,麵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與王嬤嬤對視一眼,兩人眼中均是擔著滿滿的憂心!

  “相爺,奴婢瞧這風荷園的丫頭婆子伺候怕是不盡心,不如換掉一些,奴婢挑些精明能幹的過來,免得蘇姨娘又出了事!”可兩人的擔心還未結束,柳含玉又開口建議道!

  經過這次的事情,雲玄之對風荷園中的丫頭婆子亦是心生不滿,此刻見柳含玉提醒,正想點頭,卻見蘇青已是掀開了帷幔,露出一張慘白的小臉來,楚楚可憐的望向他,口氣淒涼道“相爺,這些丫頭婆子伺候我皆是盡心盡力!這次也是事出有因,才使得她們維護不及時!她們與奴婢行處久了,也是有感情的,還請相爺不要發派了她們!”

  說完,蘇青眼角餘光冷冷的掃過柳含玉與雲千夢,心中憤恨的罵道,這兩個賤人見自己這般虛弱,便一唱一和的想把自己身邊可信任的人紛紛給弄走!

  可她即便是拚著一口氣,也不會讓雲千夢與柳含玉得逞,她倒要看看她們還能玩出什麽花樣來!

  而那原本立著一屋子的丫頭婆子聽到柳含玉的話後,亦是紛紛跪了下來,不停想雲玄之磕頭求饒,口中保證一定盡心盡力的伺候蘇青,請雲玄之不要把她們攆到其他地方去!

  雲玄之見這一幕主仆情深,便起身坐到床邊扶著蘇青靠在他的身上,略帶責備道“你何必操這份心?你現在隻管好好的養好身子,其他的事情,我自會讓柳姨娘看著辦的!”

  可蘇青卻是眼中含淚的使勁搖了搖頭,聲線徵顫道“相爺,這些人奴婢用慣了,她們也明白奴婢的心意,許多事情不必奴婢吩咐,她們便已是辦妥了!若是重新找些人來不合奴婢的心意,豈不讓奴婢心中添堵嗎?反倒是影響了肚中的孩子!”

  雲玄之聽她言之有理,便重重的歎了口氣,這才開口:“既然如此,那就依你吧!隻是,若在出事,你可不能再替這群奴才說情了!”

  聞言,蘇青眼露感動的神色,頓時小鳥依人般的依偎在雲玄之的懷中,輕輕的回了聲“嗯!”

  柳含玉看著麵前這副郎情妾意的畫麵隻覺十分的此言,又聽到雲玄之否定了自己的提議,一時心中憤怒難平,雙手緊緊的揉著手中的絲帕想著其他的法子!

  “父親,此刻府中自然是以姨娘最為重要,未免還有人不長眼的想衝進風荷園,不如讓劉護衛分派一隊侍衛守住風荷園,免得到時候又出了事情!”雲千夢放開雲若雪的雙手,笑著輕聲開口:“蘇姨娘也莫要再推辭!即便你已是很好的護住孩子,可相府下人時有新人進府,未免有人衝撞了你,咱們還是小心為上!平日裏,不得任意出入風荷園,這才能很好的保護孩子!”

  雲千夢說此話時一臉真摯的笑意,讓人隻覺她是法子內心的關心蘇青母子!

  可隻有蘇青心中明白,雲千夢這笑容的背後藏著極大的恨意!

  隻見蘇青剛想開口拒絕,腦中猛然閃過一個片段,這明明就是當年自己對付曲若離的手段,這讓蘇青頓時睜大雙目看向雲千夢,可對方的臉上除去微笑便再無其他的表情,隻是這一抹淡笑卻如一顆惡魔的種子一般種進了蘇青的心中,讓她心中竟閃過懼怕,雙手不由得覆上自己隆起的腹部!就在蘇青失神的瞬間,雲玄之已是應下了雲千夢的提議!

  “既如此,女兒便去拜見祖母!這段時日女兒在輔國公府,已是很久沒有給祖母請安了,女兒先行告退!”而雲千夢卻沒有再對蘇青窮追猛打,反而是恭敬的朝雲玄之行了一禮,便打算前去百順堂!

  可雲玄之聽她如此一說,竟把蘇青交給王嬤嬤站起身開口:“為父與你一同前去!”

  雲千夢自是知道原因,便也不多話,冷瞥蘇青一眼,便跟在雲玄之的身後踏出風荷園!

  兩人還未踏進百順堂,便從裏麵傳來一串歡愉的笑聲,讓雲玄之猛地皺起了眉頭,身上隱隱泛出一月協意,隨即不等外間的婆子通稟便大步跨進內室!

  一屋子的小姐見雲相前來立即收住嘴邊的笑意,紛紛起身見禮,而雲玄之則是一改方才的冷意,滿麵儒雅笑意的走近老太太,溫和道“兒子給母親請安!各位小姐不必拘束!”

  老太太見雲玄之不讓下人通報便進來,心中頓時不悅,畢竟今日在此的都是名門閨秀,雲玄之豈能不顧男女之別而擅自闖入?若這樣,以後還有誰敢受邀相府?

  可老太太的怒意還未發作,便聽見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傳來“孫女拜見祖母!”

  眾人定睛看去,隻見雲千夢優雅走到老太太的麵前,在米嬤嬤拿過軟墊放在麵前時,款款下跪,恭敬的朝著老太太磕了三個頭,這才麵帶微笑的站起身!

  老太太萬萬沒有想到雲千夢今日會回到相府,已是沒有反應過來,倒是雲易易笑著走向雲千夢,親熱的挽起雲千夢的手臂開心道“好久不見大姐姐了!大姐姐的身子可是好利索了?”

  此言一出,在場的千金小姐一個個用奇異的眼神看向雲千夢!

  而雲千夢卻是麵不改色,依舊笑得無可挑剔,清亮的目光看向已然把自己當作相府大小姐的雲易易,輕柔開口:“多謝妹妹關心!姐姐在輔國公府十分的想念祖母與妹妹,便央求老太君放行的!隻是,這許久不見妹妹,倒是覺得妹妹越發的光彩奪目了!”

  雲千夢的回話,讓老太太眼中閃過一絲不快,而雲易易臉上的笑容則是頓時凝固住!

  雲千夢此話明顯就是告訴眾位千金,雲易易隻管自己玩樂,卻完全不關心家中的姐妹,這等薄涼之人,當真是不能結交!

  而那些小姐也明顯聽懂了雲千夢話中的意思,每個人看雲易易的眼神也不再如方才那般的親熱,那雙雙含笑的眸子下漸漸浮上了疏離,氣的雲易易暗自咬牙卻又不能當場發作!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