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74節

  而放眼整個朝廷,最讓玉乾帝放心的,除了阮家便是輔國公府,而阮家世代文官,此刻自然是派不上用場,也隻有曲長卿能堪此大任!

  隻不過,據說那北齊民風彪悍,北齊太子更是一個暴戾殘忍之人,若是一個不小心被活捉,便有生命之憂!

  曲長卿與曲妃卿兄妹情深,也難怪曲妃卿知曉此事後心情低落!

  雲千夢放下團扇,雙手拉過曲妃卿的,隻覺她手背發燙而手心卻是冰涼一片,便安慰道“表姐勿要思慮過重!表哥文才武略樣樣頂尖,皇上自然是委以重任!況且男兒誌在四方,豈能如我們女子一般一世窩在這庭院中,皇上此次派遣表哥前去,自是對他能力的肯定,定是認為表哥能夠完成這項任務!既然太後都未出麵反對,咱們又何必杞人憂天,平添了老太君與舅母的憂心?”

  雲千夢的一席話說進了曲妃卿的心中,隻見她臉上的憂心少了許多,隨即重重的歎了口氣,這才擺上笑顏輕鬆道“是啊,哥哥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太後怕老太君擔心,這才悄悄遣了身邊的蘭姑姑過來通報此事!”

  見曲妃卿如此說道,雲千夢心中領會,低聲開口:“咱們自然是爛在肚子裏!”

  “見過大公子!”而這時,外麵傳來丫頭們行禮聲!

  片刻後,便見一身月白薄衫的曲長卿走了進來,見兩個妹妹坐在窗邊納涼,便淡笑道“你們兩個倒是會偷懶,就剩我一人在瑞麟院聽老太君的教誨……”

  見從不說笑的曲長卿如此說道,雲千夢與曲妃卿頓時輕笑出聲,隻見曲妃卿調皮道“哥哥多擔待些,我與夢兒便能偷懶些!”

  而雲千夢亦是跟著開口:“表哥向來疼愛表姐,怎就這次計較了?”

  曲長卿看向雲千夢,隻見她一身藕色冰絹長裙,領口袖口衣擺上均是用金色絲線繡上了水蓮,又以淺綠絲線配以荷葉,隨著雲千夢的舉手投足微徵浮動,竟真如實物那般逼真!

  而此時雲千夢彎眼淺笑,臉頰酒窩若隱若現,神色中少了平日的沉穩,多了一分少女的調皮,竟是美的奪人心魄,讓曲長卿不禁把這一幕收進了眼底!

  “哥哥怎麽這個時候過來了?”曲妃卿看著外麵的日頭,見還未到午膳時分,便問道!

  “隻走路過,便過來看看!正打算回出雲閣!”曲長卿收回落在雲千夢身上的目光,轉而看向妹妹,較為溫和的開口!

  “既然如此,哥哥就留下一同用膳吧,免得回去一人用膳顯得孤獨!”曲妃卿平日不容易見曲長卿一次,今天遇上了,自然不能放過這個好機會!

  可還不等曲長卿開口,外麵便傳來暮春的聲音“小姐,米嬤嬤來了!”

  聽到慕春的稟報,雲千夢眼中閃過不解,米嬤嬤早膳時已來過,可才過兩個時辰,怎就又來了,便回道“讓她進來吧!”

  隻聽見珠簾輕輕被攬起時上頭琉璃球發出的清脆聲響,急色匆匆的米嬤嬤走了進來!

  “老奴見過表公子、表小姐、小姐!”米嬤嬤看清內室的幾人,立即沉著屈膝行禮!

  隻是眼底的那抹焦急卻似落進三人眼中,雲千夢鮮少見到米嬤嬤如此急切,便出聲問道“可是相府出了什麽事?”

  米嫉姆本想悄悄告訴雲千夢,可此時見他當著曲家兄妹的麵問起,便知小姐定沒有把這二人當作外人,便也不再扭捏,站直身子後便回話“小姐,花姨娘方才小產了!”

  三人聽之均是徵皺了下眉頭,隨即恢複了常色,雲千夢把玩著手中的團扇,輕聲問道“老太太與父親可有何指示?”

  “老太太此時正宴請了幾位小姐在百順堂與四小姐相聚,聽到消息卻隻是讓通報的人悄悄的退出了百順堂,便當作沒有發生此事一般!相爺此時還在宮中,怕還不知道此事!那花姨娘得知自己小產之後,已在扶柳院鬧開了,更讓人用軟塌抬著自己坐在了風荷園的門口,對著裏麵的蘇姨娘破口大罵,柳姨娘如何勸解也沒用!這才讓三小姐前來告訴老奴,讓老奴請大小姐回府做主!”

  曲妃卿聽這話,心頭不禁微怒,拉過雲千夢的手勸道“這一個個都是些膽小如鼠的,怕被相爺責罰,倒是會推脫!夢兒,你可不能回去!好不容易過了幾天安靜舒心的日子,豈能再回去受那等子窩囊氣?”

  雲千夢見曲妃卿替自己打抱不平,笑著開口:“柳姨娘平日裏待我也不差,事事想著我,樣樣都是挑著最好的送過刺此次若不是真勸服不了那花姨娘,她也不會求助於我!況且,今日出事時我在侯府,回去也隻是勸花姨娘回自己的院落,父親斷是不會遷怒於我的!還請表姐放心!”

  說著,雲千夢便站起身,示意慕春替自己收拾衣衫物伴,打算前去瑞麟院與老太君告別!

  “正巧我也要回出雲閣,便與你一同離開吧!”曲長卿見雲千夢神色堅定,便知多勸無意,便開口說道!

  雲千夢見他如此支持自己,麵上和煦一笑,輕點了下頭,此時見慕春已是麻利的收拾好一切日常用品,便與曲妃卿話別了小會,與曲長卿一同離開了聽雨軒!

  到了瑞麟院,老太君自然是不肯放人,拉著雲千夢的手便怒道“相府是他雲玄之當家,這兩個多月來,你病在輔國公府,他可曾親自來探望過一次?現下自己的後院鬧出了事情,倒好意思讓你去收拾爛攤子!也不想想,那花姨娘是隻是個妾,如今失了孩子身上煞氣重,豈有讓你一個閨閣千金前去勸服的?你就安心的在侯府住著,一切事情有外祖母擔著!”

  說著,老太君便想讓身旁的嬤嬤奪走慕春手上的包袱!

  可雲千夢卻是下定決心回相府,便蹲在老太君的身邊,抱著她的腰身撒嬌道“外祖母心疼夢兒,夢兒心中比任何人都明白!隻是,花姨娘平日裏也是個小心謹慎的,斷不會無緣無故與蘇姨娘起了爭執!孫女畢竟是相府的嫡女,有些事情,自然是要替父親分擔的!”

  說話的同時,雲千夢抱著老太君的手微徵收緊,引得老太君低頭看她,隻見那雙烏黑發沉的眸子中閃著說不盡的睿智,讓穀老太君心頭那抹震怒頓時散去,漸漸的明白了雲千夢為何執意回去!

  “祖母,還是讓夢兒回去看看吧!莫要讓人難覺得姨娘失子,大小姐卻不聞不問!這樣對夢兒的聲譽也不好!”此時,曲長卿卻是突然出聲,也讓雲千夢明白他為何與自己同來瑞麟院了!

  而老太君看了看外頭毒辣辣的陽光,卻也隻能心疼道“既如此,讓長卿送你回去,若有困難,定要派人回稟一聲,莫要自己扛著!”

  感受到老太君的真切情意,雲千夢含笑點了點頭,隨即站起身朝老太君福了福身,便退了出來!

  出了瑞麟院,曲長卿前行一步去準備馬車,雲千夢則是帶著慕春米瑭瑭沿著走廊走向前院,此時正經過侯府花園,百花正爭相綻放,因為沒有起風,花園內暗浮著一層混合的花香!

  隻是,突然一陣人工的脂粉味卻是迎麵飄了過來,帶著一抹濃鬱的香味,讓雲千夢不由得皺了下眉頭,目光清亮的看向走廊的另一端!

  隻見迎麵走來的卻是曲炎的長女曲景清,今日的她一身鮮紅曳地長裙,裙擺上用亮橘色絲線繡上了數朵牡丹花,而那高聳的雲發上則是。a滿了八支雙碟金步搖,耳畔的瑪瑙鑲玉花型吊墜隨著她的走動徵徵晃動,整個便是一位氣勢淩人、光鮮亮麗的模樣!

  而曲景清的身後則是跟足了四個大丫頭,兩個老嬤嬤,讓人一看便知是大家閨秀!

  此時雙方均已是看到了對方,曲景清見雲千夢一身素雅裝扮,身後竟隻跟著一個丫頭和一個嬤嬤,眼中不免浮上譏笑,還未走進便開口:“這不是夢兒表妹嗎?看你的丫頭抱著包袱,難道是要回相府了?也是,輔國公府再好也不是表妹的家!就連我這輔國公府的正經小姐都搬出了府,那些外姓的小姐自然是沒有臉麵再賴在這裏了!”

  雲千夢聽著曲景清話中的嘲諷,卻是不氣不怒,反倒是笑著向她打招呼“千夢見過二表姐!隻是不知二表姐既然已經搬出了侯府,此刻又為何出現在侯府的花園呢?千夢方才從瑞麟院及聽雨軒出來,並未聽說今日二表姐會到訪!”

  曲景清不想雲千夢如此的伶牙俐齒,明明就是自己先聲奪人的占了先機,可被雲千夢這麽輕聲一問,倒顯得她才是輔國公府不受歡迎之人!

  隻是曲景清父母均是與錢財打交道的人,她自小耳濡目染這些個算計的事情,自然不會輕易的雲千夢的話激怒!

  尤其在聽出雲千夢的反唇相譏時,她心頭的怒火漸漸的冷靜了下來,麵帶冷笑道“我自是來給老太君請安的!雖然搬了出去,可孝心豈是小小的一段路程所能阻隔的!還請表妹不要挑撥我與老太君的祖孫情意!倒是表妹,你在輔國公府做客兩月有餘,怕是從未回相府對府中的老夫人請安吧,這等不孝之事,若說出去,隻怕世人均是指著表妹的脊梁骨恨罵吧!”

  聞言,雲千夢卻是低低的笑了,笑聲如珠玉落盤一般悅耳動聽,久久回蕩在幽長的九曲回廊之中!

  笑過之後,雲千夢緩步走到曲景清的麵前,不緊不慢的開口:“表姐也知我前段時候身子不好,外祖母憐憫,便把我接過侯府養病!此時祖母也是知曉的,並遣人過來好生的安撫!也並未怪罪夢兒這段時日的失禮!倒是表姐讓人覺得好笑,十幾年不曾請安的人,今日竟滿身正裝的前來,如此的招搖過市,唯獨怕別人不知您昔日的身份與今日的身份!”

  曲景清見雲千夢如此說來,似乎知道了自己些什麽事情,眼中頓時築起了厚厚的防備,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帶著恨意開口:“表妹此話是何意?我以前是輔國公府的小姐,現今依舊是!倒是表妹話中有話,讓表姐我好生糊塗!”

  雲千夢見她這樣裝傻充愣,卻隻是但笑不語,帶著身後的兩人輕輕行了一禮便越過曲景清等人打算離去!

  可曲景清卻不打算放過她,隻見曲景清側身能夠在雲千夢的身前,神色危險的再次問道“有些話,還請表妹說清楚!”

  雲千夢瞧她一副凶悍的模樣,嘴角徵微上揚,眼底隱藏著一抹藐視,卻也是好心的低聲開口:“三舅舅近日往辰王府跑的十分的勤快啊,連帶著表姐,想必也是見了元德太妃娘娘幾麵吧!”

  說完,雲千夢不再開口,微笑著越過曲景清往前院走去!

  而曲景清則是在聽到她這席話後猛然轉身,目光充滿陰鷙的盯著雲千夢的背影,久久不曾回神!

  “說讓你乘坐軟轎的,可你偏不聽,這倒好,走來半天累了吧!”此時曲長卿早已是準備了馬車,自己立於馬車旁候著雲千夢!

  而雲千夢則是莞爾一笑,心情甚好的開口解釋“半路遇到一條擋路的狗,耽擱了些時辰,讓表哥久等了!”

  曲長卿既是輔國公府的長公子,自然對府內的事情一清二楚,方才之所以沒有出現替雲千夢解圍,一來是相信曲景清不是雲千夢的對手,二來則是深信曲景清還沒有膽量在輔國公府內使壞!

  不過,此時見雲千夢心情不錯,曲長卿也跟著開口:“既是擋路的狗,那下次便不用再理會!”

  雲千夢聽他說著,低頭淺笑,便由慕春扶著上了馬車!

  “小姐好生的厲害,竟把那曲小姐氣的說不出話來!”一上馬車,慕春便笑得眉飛色舞!

  而米嬤嬤卻在一旁打趣道“老奴原先害怕慕春這丫頭沉不住氣,會頂撞那二小姐,不想今日她倒是冷靜沉穩!”

  聞言,慕春皺皺小鼻子,立即解釋道“奴婢跟著小姐這麽久,自然走了解小姐的!那二小姐雖說話刻薄囂張,可咱們小姐的話卻是打在她的軟肋上,自然讓她無話可說!小說,您說奴婢說的可對?”

  雲千夢見她可愛的模樣,便會心一笑!

  曲景清以為自己低調的出沒辰王府就沒有人知道了嗎?她也不看看,辰王府宅邸雖大,卻與各官家府邸同建在京都,辰王身份顯赫尊貴,雖之前自己險些嫁給他為正妃,讓那些家世顯貴的千金死了那份心!

  可自從辰王退婚以來,元德太妃自是會替辰王挑選有助於兒子功成的女子為妃為妾,而那些千金小姐的心又活絡了起來,那每日從辰王府正門、偏門出入的馬車小轎數不勝數,每家每戶都盯著這塊肥肉,又豈能讓別人捷足先登?

  隻消派人在辰王府的附近打聽一圈,便能得知每日有哪家馬車是從正門停下的,有哪家轎子是從偏門抬進的,這豈是曲景清想隱瞞而能夠隱瞞的住的?

  更何況,今日看她一副趾高氣揚欲與人比高下的模樣,便知自己的三舅舅定是攀上高枝了,否則豈容曲景清來輔國公府放肆!

  不過,這些不過都是小事,雲千夢此時倒是對花姨娘小產一事十分的好奇“嬤嬤,花姨娘已走過了頭三個月的危險期,怎就出了這樣的事情?”

  見雲千夢問題,米嬤嬤立即回道“今兒個早上天氣到還算涼爽,那花姨娘便帶著自己的婢女前去花園散步,偏巧蘇姨娘也是帶著王嬤嬤等人在散步!兩人迎麵走在花園那條鵝卯石小路上,花姨娘仗著近日相爺的寵愛擋在蘇姨娘的麵前,而蘇姨娘則是仗著相爺這些年對她的感情亦是不肯讓步,兩人誰也不肯讓誰!後來花姨娘竟提到小姐您,說上次您還把容府與楚王府的禮物送了些好的給她,氣的蘇姨娘當場便給了她一耳光!這下倒好,花姨娘自是不幹,雙方便扭打了起來!也不知是誰碰了蘇姨娘,竟讓她一下子推了花姨娘一把,結果,那花姨娘沒站穩,肚子一下子便撞到了花圃裏的花盆!那些個下人都是嚇傻了,手忙腳亂的抬著花姨娘便回了扶柳院!待柳姨娘請了大夫過去,孩子已經沒了!花姨娘好一通尋死尋活,吼著讓人把她抬到風荷園的門口,張口就對著院子破口大罵!那話別提有多難聽了!小姐,這小家子出來的女兒,可真是上不了台麵!剛得寵,就仗著自己肚子裏的那塊肉耀武揚威,殊不知那暗地裏多少人嫉恨著呢!”

  雲千夢聽完米嬤嬤的複述,輕點了下頭,緩緩開口:“花姨娘的確是個蠢笨的!可蘇青卻是個精明的!今日之事,怕是蘇青被人當棒使了!今日府中可有別人出入?”

  米嫉姆想了想,頓時恍然大悟,立即開口:“今日盼蘭回相府看望蘇青,小姐難道懷疑是她?”

  雲千夢則是高深莫測的一笑,反問道“為何不懷疑她?上次她佳人的事情,怕是已讓盼蘭在心中嫉恨蘇青了!況且咱們不是還在他佳人口中得知,盼蘭早已有心上人,卻被蘇青強行送給蘇源做小妾,這等恥辱加上盼蘭在蘇青身邊呆久了,心狠手辣自是不必說,這種借刀殺人的手段又豈會不熟練?”

  米嬤嬤聽她這麽一解釋,頓時覺得十分有可能!

  隻是,雲千夢能夠倒是對柳含玉當時的態度十分的好奇,便繼續問道“柳姨娘是什麽時候得到消息的?又是什麽時候把大夫請到扶柳院的?”

  見雲千夢眼中的笑意越發的深沉,便仔細的回想了一番,這才回話“早在兩方打起來的時候,就有小丫頭前去稟報!隻不過,柳姨娘卻是在花姨娘出事後才出現的!又是等了大半柱香的時間,才見大夫走進扶柳院!”

  “看樣子,她也是心有不甘啊!”這次出事,蘇青定會被雲玄之冷落,花姨娘今後怕也沒有複寵的機會了,而唯獨柳含玉在沒有損失一兵一卒的情況下坐收漁翁之利!

  若不是她故意拖延請大夫的時間,怕花姨娘肚子裏的孩子也不會這麽快的流掉吧!

  馬車一路平穩的到了湘府門口,雲千夢下車與曲長卿道別後,柳姨娘立即迎了上來“大小姐,您可終於是回來了!奴婢可是等您半天了!”

  雲千夢看著她愁眉不展的模樣淡笑道“出了什麽事情,竟讓姨娘愁成這樣?難道是丫頭們伺候的不好?”

  柳姨娘心知米嬤嬤定是把花姨娘的事情盡數的告訴了雲千夢,而以雲千夢的聰慧也定是一早便想通了所有的事情,便也不再藏著掖著,靠近雲千夢低聲道“大小姐,奴婢當時確實有些私心!隻是,她們均是相爺心尖上的,奴婢若是冒然的衝出去,怕是吃虧的隻有奴婢!”

  雲千夢見她麵色中稍帶委屈,也隻柳含玉說的是實話,便也不多加苛責,也知花姨娘近來是越發的放肆了,若不是算準了柳含玉不敢拿她怎樣,她也不會在風荷園門口那般的囂張,便微歎口氣,無奈道“罷了,就先去風荷園吧!我倒要看看那花姨娘是如何的厲害!對了,父親知道此事了嗎?他何時回府?”

  “已經讓趙管家趕往皇宮通知相爺了,怕是再過一炷香的時間便會回府!”柳含玉見雲千夢答應前去風荷園,麵上頓時一喜,便招手讓軟轎抬了過來,扶著雲千夢坐進去,直接往風荷園而去!

  隻是,還未到風荷園的門口,便聽見一道尖細的聲音叫嚷個不停,那出口的話更是令眾人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停轎吧!”雲千夢輕聲吩咐,慕春立即扶著她走出軟轎,幾人站在轉角處看著不遠處的烈日下,一名身上蓋著薄被的女子坐在軟榻上,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風荷園的大門破口大罵著,引得路過的丫頭婆子們紛紛頓足觀望!

  而見看得人越來越多,那發絲淩亂的女子卻是罵的越發的起勁難聽,直讓所有人眼中浮上厭惡之色!

  雲千夢見那花姨娘越發的沒有燦巨,即便失去了孩子的心情讓人理解,可畢竟走進了相府的大門,怎能如此沒有節製,出口髒話都不用過腦,直接就脫口而出,別說這些個沒有出嫁的小姐丫頭,即便是那些年紀稍長的婆子們,見她罵的如此難聽,也不由得紅了臉!

  一時間,人們對花姨娘原先的同情漸漸的轉為厭惡,甚至已有婢女悄聲議論說,罵的如此起勁,到不像是剛剛小產之人,隻怕之前的懷孕是假的吧……

  而這時,風荷園內原本緊閉的大門居然大開,一身姨娘打扮的盼蘭從裏麵走了出來,而花姨娘立即坐直了身子,作勢便要撲向盼蘭,幸而一旁的丫頭婆子已她身子要緊給攔住了,否則又是一場廝打!

  而盼蘭卻是冷眼看著花姨娘的胡鬧,帶著幾分嫌棄的趕人“姨娘可看清這是什麽地方?竟由得你在此胡鬧?若是相爺知道了,有你好果子吃!”

  盼蘭的聲音不大不小,卻是讓周圍看熱鬧的人均聽的清清楚楚,而方才那些本著看蘇青笑話的人,在掂量了蘇青在雲玄之心中的份量以及以往蘇青的處事手段後,紛紛後怕的都散開了!

  而那些人一回頭,竟見大小姐立在不遠處看到了方才那一幕,均是心頭一顫,畢恭畢敬的朝雲千夢行了禮後逃也似的離開了這片是非之地!

  花姨娘見剛剛聚攏起來的人群被盼蘭三言兩語便被打發走了,心頭大怒,剛要發作,卻見盼蘭看著她的身後,隨後恭敬的福了福身“奴婢見過大小姐!”

  聞言,花姨娘猛地轉身,見雲千夢腳下踩著款款蓮步走了過來,心中沒來由的一緊,可隨之一想,大小姐連容府與楚王府的東西都送給了自己,便也毫不見外的又哭叫了起來“奴婢見過大小姐!大小姐可要為奴婢做主,為奴婢那死去的孩子做主啊!”

  雲千夢見她這樣絲毫不懂得收斂,隻為一心找人要死要活的模樣心生煩厭,隻是眼底卻是一片清明,聲音微冷道“有什麽事不能好好說,非要鬧得相府上下皆知才甘心?你們這些奴才又是怎麽辦事的?主子還病著,竟由著她衣衫不整、發絲淩亂的就出來胡鬧,你們是怎麽當差了?要不要我現在就讓人牙子過來,把你們發派出去買了?”

  那些花姨娘身邊的丫頭婆子,原本以為雲千夢好欺負,一個個還端著嘲笑的心態看著這位養病兩個多月的大小姐,均是傲慢的沒有行禮!

  可此時雲千夢一陣疾言厲色的指責,紛紛嚇得她們渾身抖了起來,又聽到雲千夢要叫來人牙子,更是毫無氣節的雙膝跪了下來,痛哭流涕的求著雲千夢不要把她們賣出相府!

  畢竟,她們雖然跟著的是個姨娘,可好歹姨娘也是半個主子,況且花姨娘自己也爭氣,才幾個月的時光便得到了相爺的寵愛,這讓她們這群下人的日子也好過了起來!加上在相府幹活,說出去也是很有體麵的一件事情,若是被重新賣出去,買家聽到她們是相府出來的,定不會有人買了!

  如此一想,丫頭婆子們的哭聲求饒聲便更大,竟是穩穩的壓住了花姨娘的聲音!

  而此時花姨娘亦是愣住了,她以為這大小姐給自己送東西便是巴結自己,可如今看來,這大小姐似乎對自己不是十分的待見,否則怎會如此的責罵自己的奴才呢?

  這樣一分析,花姨娘隻覺自己被相府中的人給欺負了,也顧不得什麽尊卑禮儀,坐在那軟榻上便拍起自己的大腿大聲哭道“那個喪天良的,自己肚子裏有了還嫉妒我的!現在好了,把我的孩子給害死了,她倒是高枕無憂了!這個毒婦,她不得好死,就算她那孩子生下來了,也定是個白癡!我咒她不得好死,讓她胎死腹中!大小姐,您幫著那個賤人,定也不會有好報……”

  “放肆!”可花姨娘的咒罵還未結束,遠處便傳來一陣怒吼!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