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73節

  而慕春早已準備好了漱口的一切用具,隻等雲千夢放下藥碗便捧上漱口水!

  這邊雲千夢剛喝完藥,外麵便走進季舒雨身邊的安嬤嬤,隻見她朝兩位小姐福了福身,隨即笑著開口:“大小姐、表小姐,海王妃與海恬郡主方才到了咱們王府,老太君請兩位過去!”

  聞言,雲千夢與曲妃卿相視一眼,由曲妃卿出聲問道“老太君讓我們過去,可有什麽事?”

  安嬤嬤早就在來之前得了季舒雨的暗示,此時也不敢有何隱瞞,便回道“自然是為表小姐落水一事而來!而少爺正在前院招待海王府的五公子!”

  這倒走出乎雲千夢兩人的意料,那日見海沉溪與海恬相處並不好,如今竟同時前來輔國公府,當真是有趣!

  “即便如此,表姐,咱們還是快些過去,免得讓老太君久等!”雲千夢接過慕春遞過來的絲帕擦了擦嘴角,隨後站起身,笑著開口!

  而曲妃卿也注意到了她的用詞,是不讓老太君久等,與海王府一幹人等無關,便也跟著展顏一笑,替雲千夢整理了發髻雲裳,兩人跟在安嬤嬤的身後前往瑞麟院!

  今日老太君並未把海王妃迎進內室,而是把她與海恬請進了會客的偏房,此時屋內的幾人正安靜的喝著茶,直到雲千夢與曲妃卿進來,老太君那深不見底的眸子中才浮上一絲笑意,招手讓雲千夢來到她的麵前,仔細的看了看她今日的氣色,才稍稍放心道“你的身子著了寒氣,每日可都得喝藥,仔細的養著!萬不能留下隱患!”

  雲千夢見老太君這是故意說給海王妃與海恬聽,便假意的輕咳了幾聲,略帶虛弱道“夢兒謹記外祖母的叮囑,萬不敢那自個的身子開玩笑!”

  此言一出,那海王妃喝茶的動作微微一頓,而海恬卻是目色平靜的端坐在海王妃的身旁,讓人察不出她此刻的心思!

  老太君對雲千夢的回話十分的滿意,這才笑著開口:“你們兩個還不快見過海王妃與郡主!她們今日可是專程在看望你們的!”

  雲千夢曲妃卿依言上前行禮“參見海王妃!見過郡主!”

  海王妃見人家終於……發現,自己坐在這裏,隱下心頭那抹薄怒,笑著伸手虛扶了兩人一把“都起來吧!咱們也不是外人,毋須多禮!”

  海王妃如此說道,老太君卻是輕皺了下眉頭,立即截走了海王妃的話,嚴厲的教訓著雲千夢與曲妃卿“王妃仁厚!隻是夢兒妃兒,咱們即為臣子,自然要恪守臣子的本分,禮萬不可廢!你們聽明白了嗎?”

  “孫女明白,定謹記老太君教誨!”兩人低頭同時回道!

  而海王妃見老太君借著教訓孫女的名義與海王府劃清界限,心頭不由得湧上怒意!

  隻是,這穀老太君著實厲害,話中句句不離臣子的本分,而自己身為王妃,當然不能帶頭視禮法於不顧,自然是不能反駁穀老太君的話,便隻能聽著她的話而咽下這口氣!

  可老太君見海王妃吃了這麽一個軟釘,卻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竟還笑著看向海王妃,十分恭敬的開口:“讓王妃見笑了!自家的孩子,不仔細的教著可不行,萬一哪天闖出禍事來,那就後悔莫及了!”

  馬車一路狂奔,可雲千夢卻還是在這段時間內開始渾身發燙,整個人如置身在火爐中一般,原本一張瑩潤白皙的笑臉此時更是一片通紅,那不畫而黛的秀眉因為難受而緊緊的皺了起來,可她卻是緊咬著要管,愣是一句難過的話也不曾說口!

  曲妃卿見她如此難受,眼眶徵紅的連人帶被的抱著雲千夢,想讓她好受一些,可雲千夢情況反複無常,時而如身在冰窖、時而又如置身火中,即便被曲妃卿用力的抱住,可身子還是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曲妃卿見她如此,又想起相府中終究是沒有一人能夠真心待她的,便把雲千夢交給慕春與米嬤嬤,自己則掀開車簾一角,對護在馬車一側的曲長卿開口:“大哥,直接回輔國公府!夢兒情況不妙!”

  曲長卿聽妹妹如此說來,心中著急,可畢竟男女有別終究不能進入車內,便麵色嚴肅的點了頭,囑咐曲妃卿放下車簾,免得又灌了冷風進去,隨即又喚來相府的劉護衛,讓他先行回相府,把雲千夢落水生病的事稟告雲玄之,並讓他告知雲玄之,近日雲千夢將在輔國公府調理身子!

  劉護衛見自己大小姐在海王府出事,心中已是自責不已,哪能讓大小姐去輔國公府養病,便開口反駁“還是讓卑職護送大小姐回相府!”

  曲長卿見劉護衛不肯放人,拽著韁繩的手漸漸青筋爆出,麵色越發的冷寒,不容別人質疑道“怎麽,你還擔心輔國公府虧待了自家的外孫女?你隻管回去稟報雲相,若他不滿,再來侯府見老太君!”

  語畢,曲長卿不在於劉護衛囉嗦,雙腿頓時加緊馬腹,隻見身下的黑馬頓時衝到了車隊的最前頭!

  “相爺,辰王的車隊此刻跟在咱們後麵!”曲長卿靠近楚飛揚,見他一身濕衣發絲滴水,卻絲毫沒有折損楚飛揚天生的王者氣質,加上此時他麵若寒星,反倒是讓曲長卿想起楚飛揚以前在軍營的模樣,一時對這位向來臨危不懼的長官敬重不已!

  “聽說你們今日來時遇到了狼襲?”可楚飛揚卻並未理會辰王,反而是問著其他的問題,讓曲長卿麵色微頓,隨即低聲稱是!

  而楚飛揚聽完曲長卿肯定的回答後,那肅穆的麵上竟勾唇一笑,眼底漸漸冒出冷氣,隨即才緩緩開口:“既然辰王喜歡尾隨其後,那就讓他跟著,我們也省心!”

  他到是要看看,辰王對雲千夢還存著怎樣的心思,也很想看到元德太妃看到自己兒子如此會有何表情!

  遠處傳來野狼的長嘯之聲,而這段漫長的山路上卻徒留車輪馬蹄行過的聲響……

  眾人達到輔國公府時,已是戌時,季舒雨見自己的兩個孩子這麽晚還未回府,心中早有牽掛擔憂,已是讓身邊的安嬤嬤前來門房處詢問了幾遍,也早已讓府內的小廝丫頭準備好了軟轎,隻等著曲長卿與曲妃卿回來!

  而這一次安瑭瑭剛要開口詢問門房,卻聽見一陣車馬碾過青石路的聲響,立即從小門內走出來,隻見韓國公府的馬車漸漸的停穩在大門口!

  “老奴見過少爺,您和小姐總算是回來了,夫人可是遣老奴問了許多遍了!”安嬤嬤快速的上前,朝曲長卿行了一禮,隨後才看清曲長卿身旁的人,便有恭敬的屈了屈膝“老奴見過相爺!”

  而這時,從長街的另一端傳來一陣快馬加鞭的聲響,眾人不解的往那幽深處看去,隻見一名身穿煙灰長袍的男子俯身馬背,手拿馬鞭快速的抽打著馬背……。

  “焦大!”楚飛揚認出來人,沉聲開口!

  隻見那原本緊跟在楚南山身邊的焦大立即勒緊韁繩,讓馬匹分毫不差的停在楚飛揚的麵前,恭敬道“相爺,王爺有急事召您回去!”

  楚飛揚微點頭,隻是卻是從馬背上轉過身,看了眼身後的馬車,這才雙腳猛地加緊馬腹,帶著焦大往楚王府奔去!

  曲長卿見楚飛揚先行離開,便快速的下了馬背,讓安嬤嬤命人把軟轎抬到馬車旁,隨後提醒曲妃卿等人扶著雲千夢出來!

  雲千夢此時已是被高燒給燒的雙目模糊,隻聽見一陣馬蹄聲在安靜的長街上漸行漸遠,而遠處一抹黑中繡金的衣袂卻是清晰的印入了她的眼中,隻是,還未等她再看一眼,便被一群丫頭給小心的扶進了軟轎!

  而始終跟在輔國公府車隊後麵的江沐辰,則在親眼看到雲千夢被抬進輔國公府後,這才調轉馬頭往辰王府走去!

  曲長卿見辰王離去,這才鬆了一口氣,讓米嬤嬤跟著劉護衛回相府回稟今天所發生的事情,這才抬腿走進府內!

  雲千夢被送到曲妃卿的聽雨軒,聞訊而來的除了季舒雨既然還有穀老太君!

  一屋子的丫頭婆子看到穀老太君,忙不迭的跪下行禮,而穀老太君的目光卻早已落在了雲千夢的身上!

  隻見她拂開攙扶著她的兩個小丫頭,疾步走到床邊,見雲千夢小臉漲紅,立即伸手探向雲千夢的額頭,頓時被那驚人的熱度給嚇了一跳!

  “都是死人嗎?還不快去請聶院首!”穀老太君頓時怒吼一聲,滿身的威嚴嚇得一屋子的奴才大氣不敢出,倒是季舒雨沉得住氣,看了身邊的安嬤嬤一眼,隻見安瑭瑭安靜的退出內室,通知外麵的管家快去聶府去請人!

  而其他人則是被老太君的怒氣給震懾住了,又聽見老太君竟為了這孫小姐,命人去請那已從太醫院首之位隱退,隻為幾位有交情的老太君王爺看病把脈的聶太醫,心中頓時大駭,紛紛對這位孫小姐多了一分尊重!

  而別人能夠想到的,季舒雨自然早已是看進了心中,隻不過,她嫁進輔國公府這些年,見到老太君發怒動氣的次數屈指可數,而這次老太君竟如此的震怒,讓季舒雨心思一沉,立即快步來到床邊,卻見雲千夢已是陷入昏迷的狀態,一顆心一時間疼了起來,終於明白老太君為何會有方才的舉動了!

  “這樣可不行!來人,快去取幾件小姐的幹淨衣物過來給表小姐換上!她這一身衣裳半濕,可不能再穿了!至於慕春,你拿那幹爽的帕子,把夢兒的發絲給拭幹,可不能讓她染上頭痛的毛病!”季舒雨一陣吩咐,屋內的人紛紛行動了起來!

  語畢,海王妃那雙閃著算計的眸子狀似無意的掃了曲妃卿一眼,隨即在老太君的恭送下離開了輔國公府!

  隻是,她的話卻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尤其在曲妃卿的心底產生了極大的漣漪,隻見此時曲妃卿臉色徵微泛白,有些緊張的盯著自己的祖母與母親,心中忐忑不安極了,極怕她們會點頭同意兩府的聯姻!

  雲千夢仔細的觀察著老太君與季舒雨的神色,之間兩人麵色均無喜悅之感,眼中反倒是多了一抹擔憂,便知她們心中定是不願答應海王府的提議,便拉著曲妃卿退出了瑞麟院!

  “表姐暫時且放寬心,夢兒方才觀外祖母與舅母的神色,想必不會應下海王府的親事!”待到了聽雨軒,雲千夢這才說出自己的見解!

  曲妃卿真是愁眉不展的時候,如此聽她說來,心頭竟頓時一輕,臉上聚攏的愁雲散去了不少,拉著雲千夢的手點了點頭,似是十分的信賴雲千夢!

  而曲妃卿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自己與雲千夢雖是表姐妹,可這麽多年見麵的機會屈指可數,也就是近段時日才多了接觸,可雲千夢身上總有讓人靜下心的特質,尤其見她如此的沉著穩重,更讓曲妃卿心中認定雲千夢是值得信任的!

  隻是,雲千夢的話卻隻說了一半,老太君與舅母自然走向著表姐的,可宮中的太後卻讓人琢磨不清!

  今日海王妃帶著海王第五子大張旗鼓的來到輔國公府,這樣大的動靜,輔國公府四周又盡是官家府邸,怕是早已傳的沸沸揚揚,不消半日便會聽到太後的耳中!

  如今海王動機不明,忠心不明,太後與玉乾帝是采取拉攏還是殲滅,這是誰也預料不到的!

  萬一太後認為聯姻可行,那表姐便真成了掌權之人政治手段下的犧牲品了!

  雲千夢看著如此單純善良的曲妃卿,心中頓覺悲哀,卻又湧上無限的怒意,腦中急速翻轉,想找出應對之策!

  而海王妃則在踏出輔國公府的瞬間,麵上的淺笑頃刻間隱去,眼底盡是冰霜的登上了馬車!

  “你怎麽在這裏?”可是,剛彎腰走進馬車,海王妃竟見海沉溪已經坐在自己的馬車內品著熱茶,滿目譏笑的看著她!

  “王妃娘娘辛苦了!為了我的婚事,竟如此的大費周章,真是讓我感動不已!”海沉溪微舉高手中的茶盞敬了海王妃一杯,隨即自己飲下那杯熱茶……

  “五哥是不是走錯了地方?這是我與母妃的馬車!”隨後進來的海恬亦是滿眼詫異的看著已經坐在裏麵的海沉溪,心中十分厭惡的開口!

  隻是海沉溪卻似乎沒有感受到別人對他的討厭,依舊細細的喝著手中的茶,目光時不時的看向坐在自己對麵的兩人,嘴角的笑意別有深意“小妹似乎忘了,這是海王府的馬車!一切的物件都是父王的,何來你們的之說?若是被父王聽見,想必又會惹他不快了!”

  海恬見海沉溪存心與她們作對,又想起前幾日父王的話,心中頓覺堵了一口氣,也懶得去看海沉溪,幹脆靜坐一旁,不再理會他!

  倒是海王妃本就在輔國公府憋了一肚子的氣,此時見海沉溪還如此的放肆,立即冷喝道“別以為你父王向皇上遞交了封你為郡王的折子,你就真把自己當作郡王了!別忘了,我是海王府的正妃,你要喚我一聲母妃,別讓外人看了笑話,丟了海王府的臉麵!”

  隻是,海王妃的話卻是絲毫刺激不了海沉溪,看著海王妃提到……郡王,兩字時的咬牙切齒,海沉溪的眼底一片明晃晃的譏諷,繼而勾唇一笑,眼中一片毒辣“想必王妃娘娘十分不喜父王請旨封我為郡王!既然如此,王妃娘娘當時為何不阻攔?”

  “你!”海王妃一陣氣結,麵色頓時青白交錯,手中的娟帕早已被她揉的看不出搬來麵目!

  若她能夠阻止,此刻又豈會被海沉溪這個孽障氣的怒急攻心?

  海王根本就不給任何人反對的機會,竟讓人直接把請封的折子送到了玉……乾帝的案桌上!

  這讓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過來事情便已是拍板定論了,氣的海王妃這幾日總是臥病在床,今日若不是迫不得已也不會來輔國公府!

  想不到秦氏那個賤人死了那麽多年,竟還是印在海王的心中,不但讓海王親自為海沉溪挑選未來親家,更是把王府中唯一的一個郡王的名額給了海沉溪!

  這讓海王妃心中頓覺不安,總覺得海沉溪如今羽翼漸漸豐滿,隱隱有超過世子的趨勢!

  不過,唯一讓海王妃欣慰的是,幸好海王起先沒有看中雲千夢,否則以雲千夢的心思細密,怕是連恬兒都不是她的對手,若此女嫁給海沉溪,怕是會讓他如虎添翼!

  而那曲妃卿看上去毫無心機,甚是很好對付!

  海沉溪仰頭喝盡手中的茶水,卻已是把海王妃的神色收於眼底,嘴角染上肆無忌憚的笑,心中卻暗歎,怕自己要讓這位正妃娘娘失望了!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姨娘小產小姐回府

  轉眼雲千夢呆在輔國公府養病已有兩月有餘,期間雲玄之老太太隻是象征性的分別派人來關切了一兩次,便不再見他們有更多關懷的舉動!

  倒是柳姨娘與雲嫣隔三差五的過來陪雲千夢坐一會子,而柳姨娘更是怕雲千夢在輔國公府過的不順心,特別把江南織布坊的老板請來輔國公府,為雲千夢裁製了幾套現下時興的夏裝!

  此番舉動落在穀老太君的眼中,倒是甚為滿意,因此雲嫣時常過來,輔國公府的下人也不多加阻攔,均是痛快的放行!

  而雲千夢的身邊,此時就跟著慕春一個丫頭,米嫉嬤雜事呆在相府管理綺羅園,不過也是每日都過來向雲千夢稟報相府內個人的動向,讓雲千夢即使身在輔國公府,對相府也走了如指掌!

  從初春來到初夏,六月的天氣已是有了炎炎夏日之感,雲千夢穿著冰絹製成的輕薄夏裝坐在聽雨軒的閣樓上,目光沉靜的看著院中開的萬分茂盛的睡蓮,一把菱花團扇拿在手中輕輕的轉著,讓人隻覺她文靜中又帶著動感,有著一番別樣的韻味!

  “哎呀,今日的日頭可真是毒辣!這才出去一會,便出了一身的汗,身上粘粘的好是難受!”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傳了過來,隻見曲妃卿香汗淋漓的來到雲千夢的麵前,手中的圓形團扇不停地的扇著風,可她仍舊嫌熱的嚷嚷了起來!

  雲千夢見她如此怕熱,讓慕春把早已準備好的冰鎮酸梅湯端到她的麵前,笑道“誰讓表姐人緣好,韓小姐進了宮還不忘賜些賞玩給你!”

  曲妃卿此時卻隻覺渾身如被火燙,立即端過那冰涼的青花瓷碗一口氣喝光了裏麵的酸梅湯,這才覺得心中的邪火被壓了下去,麵色有些無奈道“韓小姐自然是好心,也難為她百忙之中還能想著我!這不,皇上剛賞她些古玩,她倒是轉手送給了昔日的姐妹,倒叫我們拿著有些不好意思!”

  見雲千夢身上清涼愜意,曲妃卿也跟著坐在她的身側,目光淡掃樓下的荷花池,這才淡然道“韓小姐已被皇上寵幸,已定於九月初九行正式的冊封禮,晉封為婕妤!”

  聽曲妃卿如此說來,雲千夢徵挑一邊的眉毛,心中略微劃過詫異!

  那韓瑩波雖是吏部尚書之女,可僅僅因為侍寢過一兩次便越級升為正三品婕妤,似乎有違體製,隻覺這事透著古怪!

  “韓小姐真是深得聖心,看樣子皇上十分的寵愛她!”雲千夢手執團扇,輕輕為曲妃卿扇著風,口中清淡的說道!

  可卻換來曲妃卿的微微蹙眉,隻見她揮手遣退大部分的丫頭,這才低聲開口:“方才接旨時,我聽宮中的公公對祖母說,皇上這次可是打算冊封容家大小姐為貴妃!其餘這次被選中的秀女,也均是越級得了位分!”

  聞言,雲千夢亦是覺得這裏麵透著一股子的詭異!

  隻是,讓她料想不到的是,那容家大小姐自小便被養在容府,從未出來參加過任何的宴會,如今竟是一鳴驚人的登上了貴妃的寶座,看樣子,玉乾帝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當真是舍得下血本!

  為了招攬容家的財富,竟許諾出一個貴妃之位,與當年冊封容賢太妃的西靖帝一模一樣,果真是帝王之道!

  隻是,但願這容家大小姐的命運不會重蹈容賢太妃,被自己的夫君賜上一碗絕育藥,從此與子女無緣!

  當然,後宮之事與她們這些閨閣少女卻沒有多大的關聯,此時見曲妃卿如此的情緒不定,雲千夢關心道“表姐這是怎麽了?為何如此的心神不寧?”

  曲妃卿本是被穀老太君等人告誡,為了讓雲千夢靜心調養身子,不準把那事告知雲千夢,可此時曲妃卿心中十分的擔憂,便連慕春等人也給遣了出去,低聲道“據海王昔日手下大將來報,說北邊的北齊國有些不安份,皇上私下想派大哥前去探視情況!”

  雲千夢聽完,心中不禁詫異,不過隻是轉眼間便釋然!

  曲長卿雖是侯府的公子,卻自小長在軍營,對於行軍打仗刺探敵情自是十分的嫻熟,而北齊國此次的動作讓人摸不準真假,又是海王昔日的手下大將上報此事的,玉乾帝自然是要派自己最為放心的人過去!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