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72節

  而率先靠岸的楚飛揚等人則是不等大船靠岸,隻見楚飛揚當機立斷的抱起雲千夢,甚至是不顧曲長卿,便大步往海王府的大門口走去!

  “相爺,還是讓卑職抱著夢兒吧!”畢竟,雲千夢是曲長卿的妹妹,他抱著雲千夢才不會引人非議!

  “不必!”可此時楚飛揚臉色十分的難看,身上源源不斷的冒著讓人不敢靠近的寒意,對於曲長卿的提議更是想也不想的便拒絕了!

  雲千夢本也想開口讚同曲長卿的話,隻是她在水中缺氧過久,此時身子軟綿無力不說,就連開口說話亦是十分的困難,隻能身子徵徵發冷的裹著毯子窩在楚飛揚的懷中,一時間腦袋竟有些昏昏沉沉的想睡過去!

  楚飛揚見她渾身發顫,便知定是被那冰冷的湖水給凍到了!

  雖說此時已是陽春三月,可畢竟還未到盛夏,而陽明山上向來寒氣中,那湖水便更是沁心涼了!

  他平日練武倒是不怕那冷氣,可對於雲千夢這等養在閨中的女子,怕已是極寒了!

  如此想著,楚飛揚抬起一手拉高毯子的一角蓋住雲千夢的頭,免得她吹了山風,隨即又收緊雙臂,把雲千夢抱的更緊,腳下的步子也越發的快!

  來時賞玩的行走了大半天的時間才到這湖邊,可此時楚飛揚與曲長卿竟隻用了半柱香的時間,便到了各府停放馬車的地方!

  “相爺,還是去輔國公府的馬車內吧!米毋糖定在馬車內候著,有她照顧夢兒定不會出事的!”曲長卿見楚飛揚還要把雲千夢抱進相府的馬車,立即開口阻攔!

  楚飛揚這才意識到相府的馬車內沒有婢女,便立即轉變方向走向輔國公府的馬車,親自把雲千夢抱進馬車內,這才滿臉寒意的退了出來!

  “當時你為何沒有在場保護?”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此時亦是一身濕衣,楚飛揚淩厲的眸子瞬間掃向守護在馬車旁的曲長卿!

  曲長卿因為此事已是愧疚不已,這時楚飛揚的責問更是讓他無顏以對!

  而楚飛揚卻沒有再為難他,卻是抬頭看向海王府的匾額,一雙眼光射寒星,嘴邊泛起無邊的寒意,冷笑道“好一個海王府,真是深藏不露!”

  此時馬車內的米糖嬤則是被渾身濕透的雲千夢嚇了一跳,立即掀開那張毯子小心的檢查了雲千夢的身子,見沒有受傷這才稍稍放心,隨即又利索的拿出替換的衣裳,快速的替雲千夢穿上,最後解開她那一頭烏發,拿出幹爽的帕子小心的拭幹上麵的水漬,可饒是米嬤嬤行動迅速,可雲千夢卻還是覺得有些頭重腳輕,腦袋疼的要命!

  米惶嬤無法,隻能翻出馬車內備著的錦被,替雲千夢在身下墊了一層,又給她厚厚的蓋了兩層,這才見她眉間的褶皺少了些許!

  一切處理完畢後,一陣腳步聲從海王府內走了出來,隻見曲妃卿帶著自己的四個丫頭與慕春快速的登上了馬車!

  而隨後出來的容雲鶴則立即被容家的奴才送進了馬車,隻是他在走進馬車時,卻是看了那慕春一眼,隨即抿緊雙唇走進車內!

  這一回,海王親自送眾人出來,見到楚飛揚滿身寒意立於王府門口,海王立即關切的問著曲長卿“雲小姐如何?不如今日就在王府歇下!”

  曲長卿卻是看了眼隱藏在眾人身後的海恬,冷聲道“多謝王爺美意,不過,兩位妹妹均是閨閣女子,豈能在外過夜?”

  海王見曲長卿眉目間竟是恨意,便也不多勸,轉而看向楚飛揚,見他一身濕透,便關切的開口:“楚相還請入內更衣,可別著了風寒!”

  隻是,他的謙和卻引得楚飛揚一陣冷笑“王爺有心了!不過,王爺的心還是多用在郡主身上吧!莫要把人命當作兒戲!”

  語畢,楚飛揚看了曲長卿一眼,兩人同時跨上馬背,不再與海王府眾人多言,領著雲千夢乘坐的那輛馬車便往山下走去……

  江沐辰則在這時走出海王府,而他亦是一身濕透,隻見他渾然未覺身上的狼狽,隻是定定的盯著那輛遠去的馬車,最後在辰王府小廝的相迎下,這才冷掃海王等人,麵色冷寒的坐進馬車!

  “恬兒,你隨我去書房!”見賓客盡數離開,海王終於撤下臉上的儒雅笑意,滿目陰狠的看了海恬一眼,厲聲道!

  正文 第七十二章 王妃郡主登門道謝

  馬車一路狂奔,可雲千夢卻還是在這段時間內開始渾身發燙,整個人如置身在火爐中一般,原本一張瑩潤白皙的笑臉此時更是一片通紅,那不畫而黛的秀眉因為難受而緊緊的皺了起來,可她卻是緊咬著要管,愣是一句難過的話也不曾說口!

  曲妃卿見她如此難受,眼眶徵紅的連人帶被的抱著雲千夢,想讓她好受一些,可雲千夢情況反複無常,時而如身在冰窖、時而又如置身火中,即便被曲妃卿用力的抱住,可身子還是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曲妃卿見她如此,又想起相府中終究是沒有一人能夠真心待她的,便把雲千夢交給慕春與米嬤嬤,自己則掀開車簾一角,對護在馬車一側的曲長卿開口:“大哥,直接回輔國公府!夢兒情況不妙!”

  曲長卿聽妹妹如此說來,心中著急,可畢竟男女有別終究不能進入車內,便麵色嚴肅的點了頭,囑咐曲妃卿放下車簾,免得又灌了冷風進去,隨即又喚來相府的劉護衛,讓他先行回相府,把雲千夢落水生病的事稟告雲玄之,並讓他告知雲玄之,近日雲千夢將在輔國公府調理身子!

  劉護衛見自己大小姐在海王府出事,心中已是自責不已,哪能讓大小姐去輔國公府養病,便開口反駁“還是讓卑職護送大小姐回相府!”

  曲長卿見劉護衛不肯放人,拽著韁繩的手漸漸青筋爆出,麵色越發的冷寒,不容別人質疑道“怎麽,你還擔心輔國公府虧待了自家的外孫女?你隻管回去稟報雲相,若他不滿,再來侯府見老太君!”

  語畢,曲長卿不在於劉護衛囉嗦,雙腿頓時加緊馬腹,隻見身下的黑馬頓時衝到了車隊的最前頭!

  “相爺,辰王的車隊此刻跟在咱們後麵!”曲長卿靠近楚飛揚,見他一身濕衣發絲滴水,卻絲毫沒有折損楚飛揚天生的王者氣質,加上此時他麵若寒星,反倒是讓曲長卿想起楚飛揚以前在軍營的模樣,一時對這位向來臨危不懼的長官敬重不已!

  “聽說你們今日來時遇到了狼襲?”可楚飛揚卻並未理會辰王,反而是問著其他的問題,讓曲長卿麵色微頓,隨即低聲稱是!

  而楚飛揚聽完曲長卿肯定的回答後,那肅穆的麵上竟勾唇一笑,眼底漸漸冒出冷氣,隨即才緩緩開口:“既然辰王喜歡尾隨其後,那就讓他跟著,我們也省心!”

  他到是要看看,辰王對雲千夢還存著怎樣的心思,也很想看到元德太妃看到自己兒子如此會有何表情!

  遠處傳來野狼的長嘯之聲,而這段漫長的山路上卻徒留車輪馬蹄行過的聲響……

  眾人達到輔國公府時,已是戌時,季舒雨見自己的兩個孩子這麽晚還未回府,心中早有牽掛擔憂,已是讓身邊的安嬤嬤前來門房處詢問了幾遍,也早已讓府內的小廝丫頭準備好了軟轎,隻等著曲長卿與曲妃卿回來!

  而這一次安瑭瑭剛要開口詢問門房,卻聽見一陣車馬碾過青石路的聲響,立即從小門內走出來,隻見韓國公府的馬車漸漸的停穩在大門口!

  “老奴見過少爺,您和小姐總算是回來了,夫人可是遣老奴問了許多遍了!”安嬤嬤快速的上前,朝曲長卿行了一禮,隨後才看清曲長卿身旁的人,便有恭敬的屈了屈膝“老奴見過相爺!”

  而這時,從長街的另一端傳來一陣快馬加鞭的聲響,眾人不解的往那幽深處看去,隻見一名身穿煙灰長袍的男子俯身馬背,手拿馬鞭快速的抽打著馬背……。

  “焦大!”楚飛揚認出來人,沉聲開口!

  隻見那原本緊跟在楚南山身邊的焦大立即勒緊韁繩,讓馬匹分毫不差的停在楚飛揚的麵前,恭敬道“相爺,王爺有急事召您回去!”

  楚飛揚微點頭,隻是卻是從馬背上轉過身,看了眼身後的馬車,這才雙腳猛地加緊馬腹,帶著焦大往楚王府奔去!

  曲長卿見楚飛揚先行離開,便快速的下了馬背,讓安嬤嬤命人把軟轎抬到馬車旁,隨後提醒曲妃卿等人扶著雲千夢出來!

  雲千夢此時已是被高燒給燒的雙目模糊,隻聽見一陣馬蹄聲在安靜的長街上漸行漸遠,而遠處一抹黑中繡金的衣袂卻是清晰的印入了她的眼中,隻是,還未等她再看一眼,便被一群丫頭給小心的扶進了軟轎!

  而始終跟在輔國公府車隊後麵的江沐辰,則在親眼看到雲千夢被抬進輔國公府後,這才調轉馬頭往辰王府走去!

  曲長卿見辰王離去,這才鬆了一口氣,讓米嬤嬤跟著劉護衛回相府回稟今天所發生的事情,這才抬腿走進府內!

  雲千夢被送到曲妃卿的聽雨軒,聞訊而來的除了季舒雨既然還有穀老太君!

  一屋子的丫頭婆子看到穀老太君,忙不迭的跪下行禮,而穀老太君的目光卻早已落在了雲千夢的身上!

  隻見她拂開攙扶著她的兩個小丫頭,疾步走到床邊,見雲千夢小臉漲紅,立即伸手探向雲千夢的額頭,頓時被那驚人的熱度給嚇了一跳!

  “都是死人嗎?還不快去請聶院首!”穀老太君頓時怒吼一聲,滿身的威嚴嚇得一屋子的奴才大氣不敢出,倒是季舒雨沉得住氣,看了身邊的安嬤嬤一眼,隻見安瑭瑭安靜的退出內室,通知外麵的管家快去聶府去請人!

  而其他人則是被老太君的怒氣給震懾住了,又聽見老太君竟為了這孫小姐,命人去請那已從太醫院首之位隱退,隻為幾位有交情的老太君王爺看病把脈的聶太醫,心中頓時大駭,紛紛對這位孫小姐多了一分尊重!

  而別人能夠想到的,季舒雨自然早已是看進了心中,隻不過,她嫁進輔國公府這些年,見到老太君發怒動氣的次數屈指可數,而這次老太君竟如此的震怒,讓季舒雨心思一沉,立即快步來到床邊,卻見雲千夢已是陷入昏迷的狀態,一顆心一時間疼了起來,終於明白老太君為何會有方才的舉動了!

  “這樣可不行!來人,快去取幾件小姐的幹淨衣物過來給表小姐換上!她這一身衣裳半濕,可不能再穿了!至於慕春,你拿那幹爽的帕子,把夢兒的發絲給拭幹,可不能讓她染上頭痛的毛病!”季舒雨一陣吩咐,屋內的人紛紛行動了起來!

  隻見曲妃卿親自從衣櫥中拿出最好的衣物走過來,而外間伺候的丫頭則是伶俐對放下了門簾,免得表小姐換衣時再次著涼!

  季舒雨見老太君滿眼心疼的守在運氣啊能耐的身邊,擔心老太君身子撐不住,便關心的開口:“母親,您年紀大了,還是回去休息吧!這裏有兒媳守著,不會讓夢兒出事的!”

  可老太君此刻卻是聽不進任何的勸解,堅定的搖了搖頭,站起身暫離開雕花木床,讓丫頭放下帷幔,讓雲千夢的貼身丫頭慕春一人服侍雲千夢換衣……

  “妃兒,到底除了什麽事情?為何夢兒會變成這樣?”趁著雲千夢換衣的空隙,季舒雨拉過曲妃卿皺眉問道!

  曲妃卿看眼自己房中的丫頭婆子,隻留下自己貼身伺候的四個丫頭,這才哄著眼眶把今日在海王府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老太君,今日夢兒已是幾次退讓,不想那海恬竟咄咄逼人,最後竟還想陷害夢兒,夢兒無法,又見那海恬糾纏不休,這才迫不得已的落入了水中!”

  足足半盞茶的時間,穀老太君與季舒雨均沒有從曲妃卿的話中回過神來,跳躍的燭火徵徵閃動,襯得老太君的麵色沉靜如水看不出絲毫的情緒,卻讓季舒雨提起了整顆心,滿目緊張的看向沉默不語的穀老太君!

  ……咚!,

  一聲拐杖猛力敲擊地麵的聲音突然在寂靜的內室響起,曲妃卿與季舒雨相視一眼同事看向穀老太君,隻見她雙目隱含風暴、麵色陰沉、雙唇抿緊,周身散發著讓人畏懼的淩厲,可見老太君因為這次的事情動了真怒了!

  “母親,您息怒!萬不能為了海恬郡主那樣的小輩動怒!”季舒雨見老太君胸口起伏不定,立即伸手小心的為她順氣,同時柔聲安撫著!

  隻是,季舒雨心中同樣有氣,她們輔國公府的小姐,說出去身份地位也是一等一的高貴,豈能讓那外姓的郡主給如此的欺負?

  即便海王當年隨著先祖爺南征北戰,可輔國公府同樣也有扶助社稷之功,今日那恬郡主竟如此歹毒的設計夢兒,想必裏麵不知是單純的小女兒心性吧!

  “長卿呢?他這個哥哥是怎麽做的?豈能讓你們兩個姑娘家落單?若不是夢兒鬆開你的手,怕這時落水的不是一個而是兩個!”老太君抬手讓季舒雨不用費心安慰自己,銳利的目光直直的射向麵前的曲妃卿,眼中盡是責備!

  而曲妃卿此時心中已是自責不已,見老太君問罪,立即雙膝跪地,麵色認真道“祖母息怒,是孫女擅自拉著夢兒去穿透說體己話,卻不想引來了一頭中山狼!請祖母責罰孫女!出事後,大哥心急如焚,差點也跟著楚相等人下水找人,還請祖母不要苛責大哥!”

  曲妃卿如此說來,就連季舒雨也不禁為她捏了一把冷汗,心中對於雲千夢就更加的心疼了,看著女兒便徵責道“你糊塗了?平日裏娘是怎麽教你的?你是大家閨秀,要時刻謹記自己的身份,豈能不帶著丫頭在身旁伺候著!況且那又是在船上,萬一真出了什麽事情,你讓我們如何向相府交代?”

  曲妃卿此時想起方才雲千夢落水的一目亦是心驚膽戰,尤其若雲千夢當時沒有放開她,怕海恬要算計就是兩個人了!

  如此一想,曲妃卿心中頓時湧上怒氣,隻是此事不是她一個小小的閨閣幹金能夠定論了,一切隻等老太君的決斷了!

  穀老太君則是長歎一口氣,眼中盡是譏諷“海王真以為他躲在深山老林中,別人就不知道他的別有居心了?養出如此囂張歹毒的女兒,他可真是教女有方!你且起來吧,這幾日就讓夢兒在你這好好養病,你可別再忘了你娘方才的叮囑了!這次的事情,也算是給你提個醒,這京中每一寸土地都充滿了危機,萬不可掉以輕心!”

  曲妃卿靜心聽著穀老太君的教誨,低聲答了句是,便默默的站起身,乖巧的走回季舒雨的身後!

  “老太君,聶院首來了!”這時,安嬤嬤挑開門簾走了進來,見老太君點頭,便又躬身把一名白發白須的老人請進了內室!

  “老臣見過老太君、見過侯爺夫人!”聶院首見屋中竟還坐著穀老太君,便立即行禮道!

  老太君見自己信任的太醫過來,麵色稍稍緩和,眼中含笑的客氣道“院首客氣了!這麽晚請您過來,真是讓我心中過意不去!”

  而那聶院首聽完老太君的話後,竟坦然一笑“老太君真是客氣了,老臣如今已從告老還鄉,還請老太君莫要再稱老臣為院首!”

  老太君聽他如此說來,臉上並未出現絲毫的怒意與尷尬,隻是淡然一笑,指著左手邊的梨花木床說道“那就請您為我那外孫女診斷一下!”

  聞言,那聶太醫立即雙手作揖,認真回了句“這是自然!”隨後便來到床邊,而慕春早已把雲千夢的手放在帷幔之外,拿過一方冰絹絲帕蓋在那纖纖玉手上,這才退至一旁靜侯著聶太醫診斷的結果!

  “如何?”老太君亦是有些心急,竟是起身在季舒雨曲妃卿的攙扶下來到床邊低聲詢問!

  而那聶太醫則是麵目嚴肅的細細替雲千夢把著脈,老太君問後半餉才收回右手,起身回道“小姐落水受驚,又加上這天氣湖水冰涼侵入體內,這才引發了高燒不退!老臣一會便開出藥方,給小姐服用後便能恢複!隻是,這天氣雖已漸漸轉暖,卻始終沒有真正到達夏日,老太君還請叮囑小姐,莫要因為貪涼而下水!女兒家體質本就屬陰,太過陰寒並非好事!小姐燒退後,還請好好調理,方能痊愈!”

  聽聶太醫如此一說,老太君的心總算了落了地,臉上終於露出整個晚上最為真心的一個笑容,隻見她親自引著聶太醫走出內室,隨後讓安嬤姓跟著聶太醫前去取方抓藥!

  送走聶太醫,老太君本想再回去照看雲千夢,卻見季舒雨領著曲妃卿走了過來,輕聲道“母親,天色已晚,您還是早些回去歇息吧!這邊有這麽多人伺候著,不會讓夢兒出事的!”說著,眼角餘光便輕輕瞥了身側的曲妃卿一眼!

  曲妃卿接到暗示,立即上前挽住老太君的手臂撒嬌道“祖母,這裏有別。女守著夢兒,您就早些回去吧!您若是累壞了身子,夢兒就算是好了,心中也會過意不去的!”

  老太君見她們母女一唱一和的勸自己回去休息,又見自己在這,那些丫頭婆子均是畏首畏尾的,便隻能點了點頭,叮囑了季舒雨幾句,由曲妃卿陪著踏出了聽雨軒!

  季舒雨見終於哄走了老太君,心中鬆了一口氣,隨即返回床邊,看著床上皺眉難受的雲千夢,眼中盡是心疼……

  五日後!

  “夢兒,別看了,趕快把這藥給喝了!”這日,剛用過早膳不過一盞茶的時間,曲妃卿便讓丫頭端著剛煎好的藥走進內室,見雲千夢斜靠在軟塌上看著一本遊記,笑著開口!

  雲千夢聽見腳步聲,略微放下遮住視線的遊記,見到曲妃卿身後的那碗藥汁,原本看書看得津津有味的麵色頓時苦澀了下來,整個人頓時往軟塌上一躺,耍賴道“表姐,我的身子已是大好!能不能從今日起便停了那藥!”

  曲妃卿見她如此,頓時掩嘴一笑,回頭讓丫頭把藥碗擱在圓桌上,自己則是來到軟癱前,伸手拉起雲千夢求饒道“你可知那日你被送了回來時的模樣?真真是嚇死所有人!老太君可是為此事發了好大的脾氣,更是把鮮少為人診斷的聶太醫請過來,親自為你把脈的!這等福氣,可不是人人都能享有的!你倒好,仗著自己此時不燒了,竟耍賴不想吃藥,就算你自己肯,我也不依!我可得時時的看著你,讓你完全的康複!”

  雲千夢無奈的被曲妃卿拉坐起來,隨後又搖頭晃腦的聽著曲妃卿的念叨,紅唇輕啟的跟著曲妃卿無聲的說著,竟能把曲妃卿方才的話一字不差的背了下來!

  曲妃卿見她這等調皮,原本繃著的臉頓時破了功,沒忍住的笑了出來,手指輕點雲千夢的額頭,滿眼笑意道“真真是拿你沒轍!瞧你這模樣,哪有當日麵對海恬時的冷靜睿智,倒想街口那常年討生活的無賴了!”

  雲千夢趁機抱住曲妃卿的腰身,繼續求饒“好表姐,今兒個就饒了我吧!那藥實在是苦口,我又不愛吃蜜餞,每次喝完藥,口中都要苦上好一陣子呢!”

  說著,雲千夢那一張如花美臉頓時皺了起來,雙目更是畏懼的看了眼那靜放在桌上的湯藥,有些膽顫的縮了縮腦袋!

  曲妃卿可由不得她這樣任性妄為,否則老太君那邊自己無法交差,也不能讓夢兒痊愈!

  隻見她故意裝作沒有看到雲千夢那已是皺成一團的笑臉,讓慕春端過藥碗,親自喂到雲千夢的唇邊,晶瑩水眸眨也不眨的直盯著雲千夢,眼中盡是堅定的神色!

  雲千夢從未見過性子溫和的表姐,竟在這伴事情表現的如此的果斷堅定,而自己若是不喝,怕是這碗沿今日定是黏在自己的唇邊了,隻能徵歎口氣,接過那藥碗,閉上雙眼一口氣全部喝了下來!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錦衣衛密探夫妻檔 七零歲月[古穿今] 穿成總裁前女友 今天也在做滿分才女[古穿今] 科舉人生(快穿) 影後做軍嫂 嫡幼子的從容人生 重生奮鬥在六零 惡毒女配求死記 老爺我要把官做 穿越之榮華路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