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71節

  而雲千夢隻覺自己甚是委屈,明明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事情,可落花卻因為不小心飄落錯了地方而遷怒於自己,實在是冤枉的很!

  尤其此時身邊被海恬虎視眈眈的盯著,雖不會對雲千夢產生壓力,卻也是煩不勝煩,便隻能抬眸迎上海恬噴火的美目,甚是無辜的展顏一笑,惹得海恬眼中妒意更甚!

  “隻是,既然郡主盛情相邀,不如雲小姐再撫一曲,也為大家助興,不知辰王意下如何?”可楚飛揚竟突然話鋒一轉,黑眸一瞬間的轉向一旁的江沐辰,嘴角含笑的問道!

  江沐辰本是因為海恬的故意為難為盯著雲千夢,此時見楚飛揚把話題轉到自己的身上,便收回視線,目光夾霜帶雪的看向楚飛揚,卻見他眼中隻留笑意,使得江沐辰心頭閃過不快,隨即冷聲道“楚相今日是興致不錯還是對雲小姐的琴技青睞有加?”

  眾人見兩人話中暗藏玄機,似有刀光劍影,紛紛心生懼意的沉默不語,免得自己被人遷怒!

  而同桌的海王則早已恢複了先前溫和儒雅的模樣,眼中帶著點點笑意,似乎絲毫沒有感覺到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

  另一位海沉溪則是自斟自飲的品著杯中的美酒,妖媚邪氣的目光始終放在外麵天水一色的夜景上!

  海王妃目光略帶心疼的看了眼海恬,又見這楚飛揚性情捉摸不定,方才還因為海恬的話而針對於她,此時卻又把矛頭轉向雲千夢!

  而此時船內氣氛詭異,讓眾人均是深覺不自在,海王妃便典雅一笑,隱含威信的眸子射向雲千夢,順著楚飛揚的話開口:“既然恬兒與楚相均是邀請雲小姐再撫一曲,那就有勞雲小姐了!”

  此話可是飽含深意,一走向眾人說明楚飛揚與海恬的眼光相似,均是看得起雲千夢的琴技!

  二則便是以海王妃的身份命令雲千夢撫琴一曲,讓雲千夢連婉拒的機會都沒有!

  一旁的曲妃卿則是心急如焚的看著雲千夢,又滿目怒意的瞪了海恬一眼……

  這海恬明顯就是故意為之,夢兒自小在那樣的家庭張大,不受爹爹的重視,自然不可能請名師教導雲千夢琴技!

  而海恬則是看中了雲千夢這一個弱點,又加上她本身便是古琴高手,自然不擔心雲千夢會在古琴上超過自己!

  隻見曲妃卿剛踏出一步想替雲千夢解圍,卻被一旁的曲長卿給拉住“夢兒自會處理好的!”

  語畢,曲長卿雙眸意味深長的看向雲千夢,從方才的琵琶曲便能辨出自己這位小表妹是各種高手,而她方才之所以拒絕彈奏古琴,怕是不希望鋒芒太勝,免得遭人嫉恨!

  可是,此時海恬與海王妃卻是算準了雲千夢定會出醜,便死咬住她不放……

  看來夢兒不彈上一曲讓眾人評論一番,她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隻是,與曲妃卿那擔心不已的性情相反,曲長卿見雲千夢從方才便麵不改色的神情看來,竟對她深信不疑,從心底相信雲千夢定會讓眾人再一次的目瞪口呆!

  在這寂靜的船板上傳來一聲淩亂的腳步聲,顯得極其的刺耳,雲千夢看向本想衝過來的曲妃卿,見她眼底盡數是擔心,便朝著她莞爾一笑,隨即朝海王妃福了福身,淺聲道“臣女遵命!”

  語畢,雲千夢便緩緩坐下,抬起雙臂、素手輕放琴弦,隻見那纖纖玉手猛然發力,滑出一串圓潤飄逸的泛音,繼而不斷上揚的跳宕旋律竟淋漓精致的表現出了陽明山此時輕煙繚繞、水波蕩漾的優美意境,而配合著古琴低沉的音律,這引子卻是抒發著一抹深沉哀愁的情緒!

  隨著雲千夢指法的改變,漸漸展開了曲調開頭僅僅隻寄情於山水之中的背景,轉而通過對雲水奔騰畫麵的描述,打破了前期壓抑的氣氛,從而到達全曲的高潮部分,雲千夢運用大幅度的跳動、按音、泛音又散音等音色的巧妙組合,使全曲情緒更為奔放、熱情、強烈,好似急切的傾訴,又好像是無可奈何的歎息,在眾人麵前交織出一幅天光雲彩,氣象萬幹的圖畫,把百姓的愛國之情表現得淋漓盡致。

  “嘣”一聲琴弦斷掉的聲響突然從雲千夢的指尖劃過

  正在眾人為之洶湧彭湃之時,隻見方才好好端端的琴弦竟已是斷了一根,曲妃卿頓時皺眉盯著那殘缺的古琴,瞬間便想到這定是海恬在琴上做了手腳,一顆心不由得緊緊的揪了起來,目光滿是憂心的看向雲千夢!

  而雲千夢卻仿若不曾發現自己指下已是斷了一根琴弦,竟運用古箏中的上滑音、下滑音,完美的彌補了那根斷弦所缺少的音階,讓眾人紛紛稱奇!

  再觀雲千夢神色從容淡定,絲毫沒有因為斷弦而受任何的影響!

  月光燭火下的她容貌清麗,一身玫瑰紫幹瓣菊紋上裳,月白色百褶如意月裙,如漆烏發梳成一個反綰髻,頭上斜暮一朵新摘的白芙蓉,綴下細細的銀絲串珠流蘇,耳上的紅寶耳墜搖曳生光,氣度雍容沉靜!

  由於撫琴的緣故,此時雲千夢螓首徵微傾斜,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那一身晶瑩如葡萄一般的肌膚在月光下顯得越發的剔透,而她的臉上自始自終都保持著淡淡的徵笑、一雙燦然的星光水眸中閃爍的是說不盡的自信,左邊臉頰上那淺淺的酒窩若隱若現,如誤落凡塵沾染了絲絲塵緣的仙子般另在場的男子遽然失了魂魄!

  而此時音樂又突然轉入低音區,旋律上行又回折,最後出現的“水雲聲”和呈示部分中出現的水雲奔騰畫麵形成了鮮明而又強烈的對比,這時的“水雲聲”隻是一種無力的餘波、徵弱的呼應,麵對山河殘缺、時勢飄零的現實,雲千夢引領眾人從“水雲”中走了出來,流露出撫琴者內心無限的感慨。

  一曲終了,眾人久久不能回神,終不明白為何雲千夢這樣一個養在深閨的大家幹金,竟會彈奏出這樣一曲借景抒發愛國之情的曲子來,一雙雙充滿好奇的眸子,緊緊的盯著此時美的讓人無法呼吸的雲千夢!

  此時江沐辰的眼中少了以往的冰冷,多出一抹恐怕連他自己都不曾發現的情緒在眼底流轉!

  隻見他那雙如鷹隼般銳利的眸子緊盯著雲千夢,似乎想從她身上看出這些日子以來的變化之處!

  雲千夢麵色淡然,隻是被辰王寒星一般的眸子盯著,心中總是有些不舒服,便輕蹙了眉頭收回雙手,卻見楚飛揚正笑看著自己,隻不過那雙如墨一般的眸子卻更比辰王的難懂,如點點星辰一般散發著碎碎星光,讓人不小心便會迷失在那兩道似有引力的目光中!

  而對於楚飛揚,雲千夢想起之前他偷偷潛進自己的閨房,方才又是他提議讓自己再續彈一首,隻覺這人當真是老奸巨猾,讓人摸不清他下一步的棋布,心中不覺有些惱怒,眼底浮上一抹微慍射向楚飛揚,卻引得他彎唇無聲一笑!

  而聽完此曲的海王則是一臉緬懷的表情,隻見他雙目靜靜仰望著如墨的夜空,滿麵皆是對記憶的懷念,沉靜如水的氣息中散發著真正屬於大將軍的威嚴氣勢,一時讓所有人紛紛側目,均是噤聲盯著這位方才不像武將的海王,怕是這個時候的海全才是當年那個氣勢恢宏、斬殺敵將的一代名將吧!

  “沒想到雲小姐竟能用殘琴彈出這等絕世的名曲!隻是不知這首曲子可有名字?竟一時讓本王想起了許多的前塵往事!隻是,現今許多昔日的好友均是已故,隻徒留本王坐在輪椅上渡過殘生!”海王回過神來,見眾人均是看著他,便斂去身上過重的殺伐之氣,轉目笑著看向雲千夢,溫和的開口問道!

  雲千夢則是從容的站起身,雙手放在腰側,朝海王行了一禮,這才輕聲道“回王爺的話,這首古琴曲名為《瀟湘水雲》!是臣女無意間聽到的一首曲子,講述的是一名文人借山水為形象,寄托他對現實的黑暗與賢者不逢時的義憤和對祖國美好山河的熱愛!臣女見陽明山如此秀美絕倫,一時便想起了這首曲子,掃了王爺的興,還請王爺恕罪!”

  “哈哈……”豈止,海王在聽完雲千夢的解釋後竟大笑三聲,隨即鼓掌讚揚道“本王已在陽明山居住幾十年,平日裏聽到的不是哀愁的曲目便是抒情的曲子,想這等能夠激發人內心愛國情懷的曲子,卻是很久沒有聽到了!想起當年與先祖爺征戰沙場,場麵宏大,過程驚險,雖走過著刀尖上走的日子,如今回憶起來,卻是懷念不已!今日若不是雲小姐這一曲《瀟湘水雲》,本王怕是快要忘記那些美好的回憶了!況且,你以殘琴彈完整首曲子,這份能耐可不是尋常人能夠辦到的!看來,雲相是培養了一個真正的大家閨秀!”

  “多謝王爺誇讚!”雲千夢再次福了福身,半垂的眸子讓人看不出她此刻的情緒!

  而海恬見海王如此誇讚雲千夢,目光冷掃那根斷弦,嘴邊不由得泛起一抹陰毒至極的冷笑!

  雲千夢不得已的出盡風頭,見海王的注意力終於不在自己的身上,便轉身出了一層的船艙,走到曲妃卿身邊淡雅一笑,低聲道“方才讓表姐替夢兒擔心,是夢兒的過錯!”

  而曲妃卿卻是一言不發的拉過雲千夢方才撫琴的右手,隻見那原本白皙纖細的手指上泛著淡淡的紅色,便心疼道“沒想到那海恬為了讓你出醜,竟如此使壞!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你居然彈完了整首曲子!夢兒,你實在是太出乎我的意外了!竟用其他的弦演奏出了那根斷弦的音來,真是讓我白白擔心一場!”

  雲千夢見曲妃卿臉上既是擔憂又是氣憤,其中還夾雜著激動,便淺笑回道“方才琴弦斷的那一霎那,我心中亦是慌張的,隻是想起古箏彈奏時運用上下滑音,便也試了一試,沒想到歪打正著!若表姐遇到方才的情況,定會處理的比我還要好!”

  曲妃卿見她如此的謙虛,心知雲千夢並不願意在如此多的人的麵前出彩,便向曲長卿點了下頭,拉著雲千夢走向甲板,兩人站在圍欄內看著一片墨藍的湖麵,悄聲道“你可知你方才彈琴時的神色,別說男子,就是我這個女子也不禁為你著迷,今日你如此的出彩,又壓過了向來驕傲自負的海恬,想必她定不會善罷甘休!怕是一會還會找你的麻煩,你可得提著點神,別著了她的道!”

  雲千夢心知曲妃卿關心自己,便輕拍了拍她的手,保證道“表姐放心,我不會讓她得逞的!”

  曲妃卿見她聽進了自己的告誡,便稍稍放下了心,隨即轉目一笑,有些不解道“為何會彈那樣的一首曲子?我本以為,你還會應景彈一首!”

  聞言,雲千夢卻是搖了搖頭,波光激灩的瞳目轉向粼粼水麵,淡道“《十麵埋伏》是海恬拿手曲目,我琴技遠不如她,自然不會自取其辱!而方才的琵琶曲已是應景之作,若這首古琴曲再如此,難免會成為被海恬攻擊的詬病!因此,我思量著,海王爺畢竟是西楚的國之棟梁,雖現在坐在輪椅上,但當年定也是一腔熱血隻為報國的好男兒!便大膽啟用了這首曲子,既能勾起海王心底的回憶,亦能借由海王來堵住海恬的嘴!”

  而事實證明,不管方才海王對自己的稱讚是真是假,海恬最終都沒有再開口,自己這一局亦是賭贏了!

  曲妃卿聽完,一時間張大了那張櫻桃小口,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拉著雲千夢直呼不可思議“萬萬沒有想到,隻是彈奏一首曲子,你竟想到這麽許多的事情!”

  雲千夢卻是淺淺一笑,有些感慨道“表姐有老太君舅舅等人護著,秉性自然純良!相府卻是那樣的環境,我也不得不小心一番!”

  聽著她的解釋,曲妃卿想起那烏煙瘴氣的雲相府,柳眉頓時緊緊的皺在了一起,口邊溢出一口歎息,雖未再開口,隻是握著雲千夢的手卻是加重了些力道!

  “兩位小姐在此聊些什麽呢?”這時,兩人身後卻是傳來一聲略帶陰柔的聲音,雲千夢與曲妃卿頓時相視一眼,隨即同時轉身,竟見本來坐在一層船艙內的海沉溪踱步走了過來!

  清亮的月光下,海沉溪雙目徵眯,嘴角噙笑,身形修長,步履均勻的走向站在船頭的兩人!

  雲千夢與曲妃卿頓時往旁邊徵微側了側身,與海沉溪保持一段距離,這才行禮道“見過五公子!”

  海沉溪卻是對兩人的行齊視若無睹,徑自走到欄杆出,伸出雙手握住那雕刻了騰雲圖案的欄杆,目光幽幽的看向麵前一望無垠卻有寂靜安寧的湖麵,半餉才轉過頭看向兩人,目光從溫和柔美的曲妃卿轉向氣質清冷的雲千夢,最後鎖定在雲千夢那張無畏的臉上,笑道“曲小姐似乎很怕我?”

  曲妃卿沒想到海沉溪竟會與自己說話,又見海沉溪一副喜怒無常的模樣,心中頓時升起一抹畏懼,垂麵低聲回了句“不敢!”

  麵對曲妃卿明顯的害怕,海沉溪卻不甚在意,依舊盯著雲千夢,帶著一絲警告“雲小姐今日可真是豔壓群芳!竟連我那向來自負的妹妹都被你搶了風頭!隻是,如此的出眾,怕也不是好事吧!”

  見曲妃卿握著自己的手有些發冷,雲千夢不著痕跡的移動了步伐,擋在了曲妃卿的麵前,隨即才目光鎮定的迎上海沉溪的,隻覺這男子實在走過分的危險,那雙含笑的眸子猶如毒蛇一般緊緊的盯著自己,似乎若自己稍有輕舉萬動,他便會毫不猶豫的撲上來咬住自己的脖子!

  這種被人當作獵物一般看待的感覺,讓雲千夢心頭閃過不悅,隻是麵上依舊冷靜,隻見她沉聲回道“若不是郡主盛情相邀,自然也不會發生臣女太過出彩的事情!五公子又何必來責問臣女?”

  海沉溪見雲千夢如此沉得住氣,又見她的回話不卑不吭徑自帶著一股少女少有的骨氣,不由得有些對這個相府千金刮目相看,便挑眉低低的笑出了聲!

  “什麽事情讓五哥笑的如此開懷?”而這時,海恬竟在丫頭的陪伴下,款步走了過來,隻見她那一襲玫瑰紅曳地長裙掃過光亮的甲板,在月光的拖曳下拉出一抹絕美的身影,一時美的讓人移不開眼!

  隻不過,此時海恬麵上雖笑,眼底卻是含著濃濃的恨意,在看到海沉溪與雲千夢單獨站在船頭閑聊時,一抹成型的計劃頓時存進了腦中!

  而海沉溪在看到海恬時,卻依舊是笑的那麽的肆無忌憚,隻見他帶著笑意的開口:“當然在笑小妹你方才的丟人現眼!”

  此言一出,隻見海恬臉上的笑意頓時凝固住,周身頃刻間衝出濃的化不開的恨意,含怒的美眸瞬間射向笑的誇張的海沉溪,陰沉著臉開口:“五哥當真是與眾不同,竟不顧禮儀體統,與女子單獨閑聊,若傳出去,隻怕父王會對五哥失望至極吧!”

  海恬一語雙關,即使在說海沉溪勾引女子,又是暗罵雲千夢沒羞沒臊!

  隻不過,這對於向來與她作對的海沉溪而言,卻是絲毫不起作用,而對於雲千夢而言,更是激不起任何的怒意!

  兩人的同時沉默,讓海恬麵上頓覺無光,隻見她狠狠的瞪了海沉溪一眼後,竟軟化了口氣開口:“還請五哥回避,我與雲小姐有幾句體己話要說!”

  那海沉溪看了海恬一眼,隨即笑的更為誇張,然後淡掃雲千夢一眼,返身走回船艙!

  而海恬見海沉溪居然真的離開,便走到雲千夢身邊,探出腦袋,附唇在雲千夢的耳邊低聲道“雲千夢,我很討厭你!”

  聞言,雲千夢輕挑一邊的眉毛,微側臉看向海恬,隻見她滿眼的陰毒壞笑,而雲千夢則是回以一抹清雅淡笑,隨即學著海恬靠近她,在她耳邊同樣低聲道“彼此彼此!”

  隻見海恬猛地轉頭,目光危險的眯了起來,嘴邊的冷笑愈發的寒冷,卻頗有深意道“既然如此,有你的地方便沒我,有我地方自然沒你!”

  雲千夢聽她如此說來似乎另有意思,心下迅速的翻動了起來,突見月光下海恬的腰間似乎纏著一根極細的無色絲線,若不是在月光下徵微反光,怕是肉眼難以發覺,同時聯想起海恬的話,雲千夢心中頓時了然,為防會連累曲妃卿,瞬間鬆開了握住曲妃卿的手!

  而海恬卻不給雲千夢反應的時間,雙手突然拽住雲千夢的手腕,拉著她便往欄杆處衝去,而這時海恬身後的丫鬟竟大聲喊了出聲“不好啦,雲小姐推郡主下船啦,快來人啊!”

  雲千夢見海恬為了楚飛揚竟如此算計自己,心頭大怒,下意識的便要出手製服海恬,隻是反向思維卻讓她收回了手,竟反手抓住海恬的手腕,大喊道“郡主,您這是想對臣女做什麽?小心啊,船頭地……”

  隻是,雲千夢的話還未說完,身子便已是衝出了欄杆,垂直的落進了黑漆一片的湖水中……。

  “夢兒……”曲妃卿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傻了,整個身子撲向欄杆想要抓住雲千夢的裙擺,可下落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曲妃卿雙手在半空中撲了個空,差點連自己一起跌出欄杆,幸而被趕來的曲長卿給抱住!

  曲長卿滿臉鐵青的把妹妹帶到安全的地方,剛要跳進湖中,卻連著聽到三聲,噗通噗通,的落水聲,而此時所有人均是跑到了船板上,那邊海王海王妃等人則是立即組織奴仆救人!

  “恬兒,到底是怎麽回事?”海王被海沉溪推上甲板,聲色俱厲的問著麵色慘白的海恬!

  “回王爺,是郡主把夢兒推下船的!”不等海恬組織語言回答,一身怒氣的曲妃卿推開眾人,滿麵淚水的指著海恬大聲說出真相!

  “曲妃卿,你含血噴人!”而此時回過神的海恬自是不會承認自己的意圖,立即出聲反駁!

  隻是,此時落水的是雲千夢,尤其雲千夢落水前那一聲驚呼更是讓眾人對海恬懷疑不已,紛紛滿是疑惑的看向海恬,想知道她與雲千夢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竟讓海恬狠心推雲千夢下水!

  “王爺,現在不是審問的時候,還是先找到雲小姐要緊!方才楚相辰王與容家公子也跟著跳下去救人了,這可不能出半點差池啊!”海王妃適時的出聲,阻斷了海王的審問,也成功的轉移了眾人的注意力!

  隻見曲妃卿曲長卿頓時跑到船頭,兩人半個身子都要探出欄杆外,睜大眼看著黑茫茫一片的湖水,想找到雲千夢的身影!

  海王府的奴才們也早已停下了大船,放下十幾隻小船,點亮所有的燈籠,在最快的時間內把湖麵點亮,眾人扯著嗓子劃著小船,沿著方才雲千夢落水的地點細細的尋找著……。

  隻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始終不見雲千夢的身影,就連楚飛揚江沐辰容雲鶴也不曾露過麵,一時間讓船上的人急出了一身冷汗!

  曲長卿見時間拖得越長便越危險,立即開口:“不行,人手定是不夠,我下去!”

  “不行!”可這時,海王卻出口阻攔“已經有不少人在尋找,曲公子還是不要添亂,相信一會便能找到雲小姐!”

  曲妃卿見海王如此冷靜,心中勃然大怒,若今日落水的是海恬,想必他便不會說出這番話來了,隻是這茫茫湖麵,為何就是不見夢兒的影子呢?

  一抹不好的預感頓時衝進曲妃卿的腦中,讓她瞬間紅了眼眶,雙手死死的握緊欄杆,強忍著不讓自己在這幫冷血之人麵前落淚!

  而曲長卿卻是不顧海王的阻攔,竟順著方才放小船的粗繩飛身下了大船,待眾人找到他的身影時,他已是立於小船上,手提燈籠沿著水麵一寸一寸的找著雲千夢……。

  雲千夢原以為自己有把握能遊出水麵,可她漏算了身上這套衣服沾水後的重量,又偏偏時運不濟,雙腳竟被湖底的海藻給纏住,一時間隻覺身子越發的沉重,就連呼吸也變得越來越稀薄……。

  一道黑影卻在她視線越來越模糊的時候快速的遊了過來,雲千夢撐著最後一口氣睜大眼,隻見那黑色的衣擺上閃著點點金光,而那漸漸靠近的俊顏上盡是擔憂著急的神色,隻是在看到被海藻纏住的雲千夢時,那雙此刻閃著焦急的眸子終於是稍稍鬆懈了下來,隻見他長臂伸出,手中寒光微顯,雲千夢腳上的海藻已被盡數斬斷,而那人從後麵托住雲千夢的身子,把她往水麵帶去……。

  “上來了……上來了……”兩人破水而出,讓船上的人紛紛興奮的喊了起來,而下麵的曲長卿則是立即命人把船劃了過去!

  曲長卿幫著楚飛揚把雲千夢抱上船,把她平放在小船上,見雲千夢自己盡數的吐出方才吃進肚中的水,這才放下了懸著的心誠心向楚飛揚道謝“多謝相爺!”

  而楚飛揚卻是沒有時間理會曲長卿,徑自拿過小船上早已備好的毯子蓋在雲千夢的身上,見她麵色蒼白,呼吸仍有不穩,便立即下令道“直接劃船靠岸,這個樣子豈能讓別人看了去?”

  曲長卿見楚飛揚如此緊張的時刻還想為雲千夢的閨譽著想,便忙點頭,命那海王府的奴才把船劃向岸邊!

  大船上眾人隻見似乎是楚飛揚把人救了上來,本想看看雲千夢現在如何,可她卻被楚飛揚與曲長卿給團團圍住,又見小船並未依附大船而是直接劃向岸邊,便隻能紛紛失望的收回了目光!

  而海恬則是比任何人都要緊張的盯著湖中的情景,隻是當她聽到眾人驚呼雲千夢得救,有親眼看到楚飛揚竟如此護著雲千夢,心頭恨意橫生,握拳的手青筋爆出,雙目頓時射出無比歹毒的目光,讓人心生害怕,卻是更加坐實了她推雲千夢下水的事實,一時眾人心中頓時有了決斷!

  此時在水底繼續找人的江沐辰與容雲鶴,則在聽到上麵的動靜後紛紛探頭出來,見小船上的奴才說已經找到了人,這才被人拉上小船,一同與大船劃向岸邊!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