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70節

  而他對於別人的態度卻也是一副無謂的模樣,隻是在目光掃到雲千夢的身影時,朝著雲千夢直直的疾步走了過來,那帶風的步伐,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極大的怒氣!

  而雲千夢則是輕搖手中的香木折扇,目光淡然的看著他坐在桌子的對麵……

  “你倒是能夠安心坐在這裏!”蘇程言看著雲千夢如此氣定神閑的模樣,又想起自己妹妹在家整日以淚洗麵的樣子,頓時怒上心頭,咬牙切齒的低吼道!

  雲千夢則是在聽到他這句話後,搖扇的手徵徵一頓,隨即一葉一葉的收起折扇,輕聲開口:“害人之心不可有!蘇公子應該問清楚舍妹都做了些什麽!話不投機半句多,還請蘇公子去別處坐吧!”

  蘇程言不想雲千夢竟如此不給自己麵子,明明看到他已落座,竟還出言趕他走,而此時那些公子小姐均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盯著這邊,若自己此時離席,怕他們蘇家在京都的年輕貴族圈子中也不用混了!

  如此想來,蘇程言徵眯雙目危險的盯著雲千夢,出言譏諷道“這話還是留給雲小姐自己吧!害人之心不可有,雲小姐不覺得這句話從你的口中說出甚是譏諷嗎?”

  曲妃卿見蘇程言好不要臉,不但賴在這邊不走,竟還出言嘲諷雲千夢,一時護短心切便要起身開口,卻被雲千夢在桌下按住了雙手,隻見雲千夢麵上半絲怒氣也沒有,反倒是笑意盈盈的看向蘇程言,一手把玩著折扇上的金色流蘇,緩緩開口:“我隻是防人之心不可無!若蘇公子認為這也是錯,那便回去問問蘇小姐,她到底做了些什麽?而蘇公子如此的遷怒,是否太沒有大家公子的風範了?”

  曲長卿本想出言……請,蘇程言離開,隻是此時見雲千夢應對得宜,眼底漸漸浮上些許笑意,便也由著她!

  果真,蘇程言聽完雲千夢最後一句反問後,罵也是、不罵也是,竟有些擔憂自己方才的舉動失了豪門貴公子的禮儀,便坐在原處,怒瞪著雲千夢卻也不曾再開口!

  正在這時“隨意園,外傳來管事娘嬤的聲音“海王妃到!恬郡主到!”

  眾人立即噤聲紛紛站起身看向那款款走進來的兩名身份尊貴的女子!

  隻見平日裏高傲的海恬,此刻正乖巧的跟在一名中年美婦之後,兩人眉目之間竟有四五分的相似,想必這便是海王的發妻海王妃!

  這位海王妃看上去四旬左右的年歲,隻不過因為養尊處優,又加上陽明山上空氣清新適合養身,讓這位海王妃看起來也不過三十出頭,顯得十分的年輕!

  而今日因為是舉行的喜宴,海王妃一身正紅宮裝,頭戴八金鳳釵,耳畔珠玉耳環隨著她的走動徵徵擺動,卻不曾發出一絲輕響,可見這位海王妃雖不常出現在眾人的麵前,卻也是個極其注重禮儀的人物!

  再觀其行走時態勢淡然,便知海恬的精明能幹師從何處!

  而今日的海恬則是一身玫瑰紅曳地長裙,裙擺上繡著數朵縷金百蝶,讓海恬從眾人麵前走過時彩繡輝煌,恍若神妃仙子,一時引得各府公子癡癡想望,而各家千金眼帶嫉憤!

  “參見海王妃又海恬郡主!”待海王妃來到主坐上,眾人齊聲向兩人行禮!

  而海王妃則是端莊一笑,隨即輕抬右手緩聲道“各位公子小姐不必拘謹,便把這當作你們自家花園!今日也是借著世子喜得麟兒的機會,把大家聚在一起聯絡感情!”

  話雖如此,可在手握兵權的海王府邸,又有誰敢放肆?

  眾人等海王妃說完後,才有恭聲回道“是!”

  不料海王妃剛剛坐定“隨意園”外便又傳來管家的聲音“海王爺到!辰王爺到!楚相到!”

  眾人複而又起身,而海王妃則是從主坐上站起身往左邊稍移了一個位置,這才滿臉笑意的看著進來的幾人!

  隻是,讓眾人沒有想到的是,海王爺海全竟是坐在輪椅上被一名公子模樣的人給推了進來,身後緊跟著便是一身紫金親王服的江沐辰,以及一身黑色錦袍的楚飛揚!

  海王妃一見那推著海王的人,臉上的笑容徵微凝固,隻是瞬間又恢複了正常的表情,領著眾人向海全行禮“見過王爺!”“參見海王爺!參見辰王爺!參見楚相!”

  “大家不必見外,都起身吧!”一道較為溫和的聲音在花園中響起,眾人聞言直起身子,這才好整以暇的打量起這位極少見到的海王爺!

  隻見他四五十歲的年紀,但身軀凜凜、相貌堂堂,與在場年輕的公子們相比更見中年男子的味道,隻是,讓人想不到的是,這樣一個被人多次提起的海王此時竟坐在輪椅上,一時讓在場的眾人不免有些麵麵相覷,想必眾人心中都是充滿疑問的!

  而海王作為武將,方才的聲音卻隱隱帶著儒雅之味,想來是這些年置身於青山綠水間,又專攻文學書法所致吧!

  不得不說,今日的海王最走出乎眾人意料的!

  本以為住在這堪比皇宮中的海王是一個囂張跋扈如鼇拜一樣的人物,可親眼見到,卻又是另一番景剃

  而海王卻似乎早已猜到眾人會有此表情與猜想,隻見他麵帶笑容的讓那年輕公子推他來到海王妃的麵前,隨即帶笑開口:“今日隻是借著我孫的出世而讓大家前來一聚,眾位公子小姐不必太過拘泥!”

  語畢,海王便對一旁的管家點頭,隻見那管家立即轉身離開了“隨意園”

  “王爺,你這樣出來,小心腿又受了風,到時候又犯腿疾!”海王妃見海王心情尚好,隻是見此時山風漸起,便略帶關心道!

  而海王卻是朝她罷罷手,難得好心情道“我不問朝堂之事已有許多年,朝中各位同僚的幹金公子均已長大成人,今日又是在自家的舉行喜宴,自然要出來與大家見上一麵,以聯絡與各位同僚之間的感情!沉溪,你說是嗎?”

  末了,海王竟徵側頭看向身後的年輕男子,而那男子則是勾唇一笑,細長的鳳眼中含著絲絲笑意射向麵前的海王妃,帶著一股陰邪開口:“今日風光甚好,父王的確該出來走動走動!否則整日悶在書房中,也會憋出病來的!”

  海王一家閑話家常,卻也讓眾人均是聽見了他們的對話,而曲妃卿則是在聽到海王喚出那年輕男子的名字後,臉色微微一變!

  曲長卿自然是知道妹妹心中所想,見他們的離著海王等人較遠,便低聲對兩人開口:“原先便聽老太君提過,先祖爺如此厚待海王,是因為海王在一場戰役中為了救先祖爺而受了傷,所以先祖爺這才命人找到了陽明山,讓海王能夠在此頤養天年!這些年,海王做著他的閑散王爺,雖拿著朝廷每年撥給的俸祿賞賜,卻一次都未上過朝!”

  雲千夢聽著曲長卿的解釋,心中劃過疑惑,看了眼低頭不語的曲妃卿,輕聲說道“隻是,我們萬是沒有想到,海王傷的竟是雙腿,此時更是坐在輪椅上!”

  聽她如此一問,曲長卿眸子中閃過訝異,隨即便小幅度的搖了搖頭,帶著遺憾的開口:“皇上每月都會派禦醫過來為海王看診,可據說隻能治標不能治本!至於到底傷的有多重,海王這麽多年都未出現在眾人的麵前,若非我們今日前來,恐怕也不會知曉這些!”

  聞言,雲千夢卻是低下了頭,心中始終對海王一家今日的表現持有懷疑的態度,尤其他們方才的對話,似乎是有意讓人知曉他雙腿受傷不能行走一事!

  雲千夢本是盯著自己手中的折扇,卻瞄到一旁的曲妃卿正心不在焉的玩著手裏的團扇,便伸手搶過那扇子,目光掃了眼那立在海王身後滿身陰柔之氣的男子,低聲問道“表姐,想來那便是海王妃提及的人吧!”

  曲妃卿頓時抬起頭看向雲千夢,不想她的觀察力竟如此之強,便隻能無奈的點了點頭,壓低聲音道“那便是海王的第五子海沉溪!是海王已故側妃秦氏唯一的兒子,亦是海王最為寵愛的兒子!今日你也見著了,此人一身邪氣,真真是讓人心中膽顫!這樣的人,如何能做夫君?”

  聽她此言,雲千夢放眼看去,見那海沉溪正雙目微眯的與海王妃相視,海王妃嘴邊雖含有笑意,隻是眼中卻是不小心流露出一絲恨意,想必兩人之間的關係沒有表麵看上去的那般和睦吧!

  剛要收回視線,卻不小心看到海恬滿眼癡情的盯著楚飛揚,而楚飛揚卻是眼中帶笑的盯著自己,還來不及閃開目光,便見海恬那滿含怒意的眸子已是射向自己,讓雲千夢不由得徵瞪楚飛揚,這才把心思放在曲妃卿的身上,細心的安撫著她“表姐若是不願,大可向老太君與舅舅說明!相信他們定會以表姐的幸福為前提!”

  曲妃卿正要開口,前方卻是傳來海恬的略帶尖銳的聲音“雲小姐身為相府千金,為何坐的那般偏遠?豈不顯得海王府沒了規矩?”

  海恬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均是轉向今日本不想太過出彩的雲千夢!

  雲千夢心中暗歎口氣,卻又不禁有些埋怨楚飛揚,若不是他這個禍水,自己又豈會成為被城火殃及的吃魚,便隻能站起身淺笑回道“王爺恕罪!隻是方才王爺已說不必拘謹,臣女便挑著就近的座位了!”

  雲千夢的回答讓人挑不出錯來,既拿海王做幌子,又隻是就近而坐,並未得罪任何人,卻讓海恬神色一沉,隨即又開口:“上次輔國公府老太君壽宴曾見識了雲小姐的廚藝,想必雲小姐琴棋書畫亦是樣樣精通,海恬亦是愛才之人,今日倒是想與雲小姐切磋一番!”

  眾人聽海恬如此一言,均是有些可憐的看向雲千夢!

  畢竟,海恬是西楚有名的才女,而雲千夢自出生到現在均是默默無名,這海恬拿自己的強項與人相比,豈不是想看雲千夢的笑話嗎?

  而雲千夢見海恬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讓自己出醜,卻沒有接招,反倒是謙虛道“郡主可是西楚才女,臣女在家也隻是習得一些簡單的字,並不能與郡主相提並論!”

  如此回答,似有些是指責海恬欺淩弱小,加上平日海恬待人接物均是有些盛氣淩人的感覺,倒是為雲千夢博得了不少的同情票!

  “父王,這還未用膳,小妹便想比試,是不是太過心急了?”而這時,那海沉溪竟出言相助雲千夢,引得海恬一陣怒視,可他卻是視若無睹,徑自滿眼真誠的看向海王,建議道“想必管家已經準備妥當,還請父王移步!”

  海王見海沉溪少有如此認真的時候,心中不免有些感慨,便立即笑著點了點頭,吩咐道“既然如此,便請大家隨本王來!”

  說完,海王那較為溫和的眸子狀似無意的掃過雲千夢低垂的臉龐,便由海沉溪推著出了……隨意園,!

  海恬則是陰沉著臉與臉色同樣不好的海王妃相視一眼,心中雖懊惱,卻也隻能起身跟著海王步出園子!

  眾人則是不解,難道不是在這……隨意園,中用膳!

  隻是,此時見主人家已是全部走出,又不見海王府的奴才們上膳,便也隻能紛紛起身跟在其後!

  雲千夢剛起身要跨出一步,衣袖卻被人給拉住,隻見曲妃卿滿麵緊張的低聲告誡道“夢兒,一會海恬再如此挑釁,你便推脫身子不適,免得上了她的套!”

  而曲長卿亦是一副擔憂的神色,見曲妃卿說出他心中所想,便用眼神示意雲千夢按照妹妹的說法去做!

  可雲千夢卻是輕拍曲妃卿的纖纖玉手,鎮定道“表哥表姐放心,我既然來了,便不會怕她!”

  兄妹兩見雲千夢神色堅定,似是有備而來,提著的心便稍稍放下,三人見園中眾人均已離開,便也快步出了園子!

  眾人穿過海王府的前院,又走過一段紫竹林,最後踏過一片原始的森林,印入眼簾的竟是一片望不到盡頭的湖水!

  此時恰是正午,日頭正好,金色陽光灑落在湖麵上,山風微微拂過湖麵,掀起一番波光粼粼的激灩,卻是驚呆了眾人的眼!

  這明明是山中,為何會出現這一望無際的湖水,這水又是引自哪裏?

  一個個一串串的問題頓時浮上眾人的腦中,可海王卻是不甚在意的笑了笑,隨即看了早已等候在旁的管家一眼,隻見管家高舉雙手激拍兩下,從方才那原始森林的隱秘出駛出一艘金雕玉刻的賞玩遊船來!

  隻見這艘船三層十丈之高,長約五十丈,船身選取天然老齡杉木雕刻騰雲圖案,描以金漆,顯示出海王府的尊貴與氣派!

  今日這些豪門幹金公子均走出生富貴之家,什麽樣的好東西沒有見過,可在這陽明山上看到這湖這船,卻頓時震撼住了他們,每個人看向海王的眼中便多了些其他的東西!

  而海王卻是滿含感激的解釋道“皇上天恩浩蕩,深知老臣是走不出這陽明山了,便恩準老臣鑿了這人工湖,以供平日的閑暇遊玩之用!”

  此言一出,眾人心中明了,也隻有對社稷有功的海王當得此殊榮!

  而此時,兩道侍衛身影同時出現在楚飛揚及江沐辰的身邊,隻見那兩名侍衛在兩人耳邊低語幾句,辰王的神色更冷,而楚飛揚麵上的笑容卻更甚!

  海王看在眼中卻並未多問,隻是讓奴才們伺候各位幹金公子上船!

  待登上了這艘大船,眾人便知海王早已命人準備好了午膳,此時坐在船內享用精美的吃食,欣賞著外麵獨特的美景,倒是一番好享受,讓眾人心中不免一陣激動!

  海王自然是與辰王、楚飛揚同坐一桌,三人三種表情!隻不過由於海王厚愛,竟讓海沉溪坐在了自己的身邊!

  海王和煦,江沐辰冰冷,楚飛揚但笑不語,海沉溪則是一身的邪氣外泄……

  眾幹金一時隻覺雙目已不夠用,目光不停的在江沐辰、楚飛揚以及海沉溪的身上來回偷瞄!

  與今日彰顯尊貴的江沐辰相比,楚飛揚一襲黑段金線翟紋錦袍盡顯神秘,同時袖口、衣襟、衣擺處的金線滾邊卻又點綴出貴氣,尤其配以他俊美的樣貌、淺笑沉默的深沉,更得眾人的放心!

  而海沉溪雖也是一位翩翩美男,可因為太過陰柔邪氣,讓人不禁近而遠之,到不如江沐辰來的受歡迎!

  杯觸交錯間,時光一點一滴的消逝,興許是海王許久不問世事,竟與辰王楚飛揚一番高談論闊了起來,眾幹金隻覺無趣,便紛紛告了聲罪,一起踏出一層的船艙登上三層,看著陽光點點西移動,卻也是一番美妙的景色!

  而正在這時,從一層的船艙內傳出一陣悠揚的古琴聲,眾人相攜踏著船板下了一層,隻見海恬正端坐在古琴前,十指纖纖正優雅的撫弄琴弦,竟放棄她最為拿手的《十麵埋伏》,而彈出一曲《鳳求凰》!

  而海恬的正對麵坐著的,便是楚飛揚,而海恬撫琴時更是大膽的盯著楚飛揚,眼中盡是對他的勢在必得!

  海恬之心,世人皆知,可唯獨楚飛揚神色不改,依舊與海王舉杯暢聊,連正眼都未給海恬一個!

  一曲完畢,眾人皆是歎為觀止,卻隻有海王一桌四人似是不曾聽到這優美的琴聲!

  而海恬卻是不甚在意,收回遺落在楚飛揚身上的目光看向雲千夢,淺笑開口:“雲小姐可知方才那首曲子?”

  雲千夢見海恬如此,口中念出“有美一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無奈佳人兮,不在東牆。將琴代語兮,聊寫衷腸。何日見許兮,慰我傍徨。願言配德兮,攜手相將。不得於飛兮,使我淪亡。郡主彈得一手好琴,這首《鳳求凰》當真是可歌可泣,但也實在是有些大膽至極!臣女倒是十分的欽佩郡主的膽識!”

  眾人還未從海恬那絕無僅有的琴聲中回過神來,卻又被雲千夢出口成章的詩句所震撼!

  均是不明白,這鮮少露麵的相府大小姐,竟也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不但不著痕跡的讓人知曉了她的文采,卻又是暗諷海恬不守婦德,此時還未出嫁便已是迫不及待的向男子表示出自己的愛意!

  一時間,雲千夢與海恬給眾人的印象頓時顛倒了過來,雲千夢漸漸與才女沾上了邊,而海恬的德行卻慢慢的有所欠缺!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海王府的水沁心涼

  海恬卻是死咬著雲千夢不放,見她如此拒絕,眼底冷意大甚,帶著一絲不快道“雲小姐這就駁了本郡主的麵子,豈不顯得相府太過沒有禮儀尊卑了?”

  眾人聞言,心中頓時為雲千夢捏了一把汗!

  雖然雲千夢身後有太後與輔國公府,隻不過這海王的家底卻著實讓人難大吃一驚,況且海王的封號可是先祖帝欽賜,那先祖皇帝可還是太後的翁公,若雲千夢就此拒絕,隻怕太後也是保不住雲千夢的!

  隻是,今日眾人卻也是看出了倪端,這海恬郡主是打定了主意與雲千夢過不去,因此這才百般的刁難,這讓眾人看向雲千夢的目光中盡是同情,隻不過,心底卻也是帶著幸災樂禍的心情!

  畢竟,方才雲千夢一曲《春江花月夜》真真是引人入勝,加上楚相連海恬郡主都不曾放在眼中,卻出言為雲千夢的曲子題詩,頓時讓那群千金心中頗不是滋味,既然自己沒有在楚相辰王等人麵前表現的機會,她們倒是樂意看著海恬刁難雲千夢,讓雲千夢出醜!

  “哦?不想郡主對相府的成見竟如此之深,今日本相倒是想向郡主討教一番!到底怎樣的尊卑禮儀才能入郡主的眼!大家來者是客,王爺郡主盡地主之誼,本是賓客相歡的場景,卻不知郡主為何要大煞風景的說出這番話來!”不等雲千夢開口,楚飛揚舉著手中的項聖思婚桃形紫砂杯,那雙流光溢彩的眸子淡淡的盯著紫砂杯,帶著攝人心魄的冷意開口!

  海恬麵色一頓、心口頓時一緊,雙目瞬間轉向楚飛揚,隻見他寧願盯著手中那隻色澤紅潤的酒杯看不停,也不願多看她一眼,心中一瞬間閃過勃然大怒,垂在身側的手早已是憤恨的捏緊了拳頭,強忍著勉強壓下了心頭的怒意,這才放低姿態低聲回道“楚相府上自然是好的,隻不過,有些……。”

  “恬兒!”這時,許久不曾開口的海王突然厲聲開口,目光中滿是不悅的盯著海恬,似是在責備海恬的魯莽!

  明知西楚有左右兩相,可海恬竟也是被嫉妒所趨勢忘了話中的機會,一個不察竟得罪了楚飛揚,這讓海王方才還如三月春風般的眸光,一瞬間封塵結冰,一股寒意竟不自覺的從體內散發出來!

  海恬被這一聲大喝給叫醒,立即住了口,隻是心中仍有不甘,便轉頭在眾人看不到的角落狠狠的瞪了雲千夢一眼!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