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69

張笑臉嫵媚動人,長鬢如發、媚眼如絲,竟比女子還要美上幾分,隻是那帶笑的雙目在看向海恬等人時卻射出零星寒意,不覺讓人心生冷意!

方才那輕柔聲音的主人在看到男子這一身白衣頓時皺起了眉頭,那雙行霜帶雪的美目中瞬間染上深深的厭惡,厲聲道“沉溪,今日是世子大喜的日子,你怎可身穿白色?”

而海恬在見到自己這位五哥的裝扮後,亦是輕蹙了眉頭,眼中同樣閃過十分厭惡的神色,隻是此時她的母妃已經開口斥責海沉溪,她也懶得與這個向來與自己不和的庶子五哥理論!

被點名責罵的則是海王最小的兒子海沉溪,其母是已過世的海王側妃秦側妃,曾是海王最為寵愛的妃子,隻是,卻在海沉溪五歲時死於意外!

隻是,說是意外,又有多少人會相信呢?大宅院中爭寵的現象多了,不免有人暗下黑手,造成昔日秦側妃的意外死亡!

而因著這份絕無僅有的寵愛,盡管秦側妃已經過逝十三年,海王在眾多子女中,最為心疼的便是海沉溪,對於海王妃多次請求海王嚴加管教這個行事怪癖甚是囂張的小兒子,均被海王給駁了回去!

至此,海王妃便十分看不慣海沉溪,隻要逮著機會便會沉聲教訓一番!

而海沉溪卻似乎早已習慣了海王妃對自己的疾言厲色,對於這種不痛不癢的責備卻是絲毫不在意,隻是臉上的笑意卻是散發出點點恨意,盯著今日精心裝扮過的母女兩,尤其見海王妃這麽多年過去依舊保養得宜,海沉溪出口的話甚是不恭“多謝王妃娘娘關心!隻是,我這身是銀白色,上麵又印有雲紋,算不得是素白,還請王妃娘娘末要再挑剔了!”

說完,海沉溪看也不看麵前的兩人,淡然冷笑便轉身離開了門口,卻氣的海王妃頭上珠釵亂顫,右手指著他的背影卻始終沒有說出口中的話!

“母妃,何必跟他一般見識!他再得父王的寵愛,終究沒有娘親的扶持,這種寵愛是維持不了多久的!”海恬不想為了海沉溪破壞心情,便拉下海王妃的手安撫道“況且今日是大哥的好日子,咱們隻管慶賀咱們的,與那等沒娘的人置氣,豈不讓他看了笑話!他如今也不過是眼紅咱們而已!”

海王妃聽著女兒安慰的話,已是恢複了方才的貴婦模樣,抬手輕撫頭上的金步搖,隨後略帶擔憂道“恬兒,你大哥娶的是太子太傅的孫女,你自然也不能落後!你嫁得好,母妃心裏頭壓著的石頭,也算是落了一半了!”

聽著海王妃的叮囑,海恬淡淡一笑,目光隨即又轉向花園中的雲千夢,隻見她此刻正與曲妃卿低頭淺談,海恬眼中閃過一抹殺氣,隨即展顏一笑,冷豔的容顏十分迷人,隻見她扶著海王妃往桌邊走去,輕聲道“女兒定不會讓母妃失望的!”

而此時花園中卻是熱鬧非常,先到的眾位幹金均是沒有想到會在此時見到辰王!

雖然辰王麵若冰霜,在不自覺中給人壓迫感,但他五官如刀刻般冷峻,臉部線條棱角分明、目光深邃銳利,尤其身上那一襲彰顯其尊貴身份的紫金絡龍團花錦袍,更是惹得各位幹金紛紛舉扇偷看!

而今辰王在雲千夢處吃了個軟釘子,心中雖有不甘,可此時是在海王的府中,斷不能讓有心之人漁翁收利,便冷冷的看了雲千夢一眼,轉身便走出“隨意園”惹得那些小姐均是一陣失望,足足盯著那……隨意園,的拱門看了好半響,這才收回那戀戀不舍的目光!

“海王府真正是個鍾靈毓秀的好地方,瞧著這些花花草草,怕也是陽明山野生的珍貴藥草吧!海王爺果真是慧眼,竟挑了這麽一塊寶地!”遠處一名閨閣幹金與其他幹金談論著,大家均是第一次受邀來到這海王府,不但被海王府的占地寬廣所震撼住,更被這裏麵別具一格、用心良苦的布局所吸引……

而方才開口的便是太醫院院首孫太醫的孫女,自小生長在太醫世家的她,自然是耳濡目染了不少醫學方麵的知識,隻消看一眼身旁的花草,便已是認出那已是快要絕跡的珍貴草藥,這對於深愛醫術的她而言,無疑是比得到金銀珠寶還要來的興奮,立即便與一旁的其他小姐分享自己的喜悅!

“孫小姐所言極是!隻不過,真正難得的是,海王府的建造竟在迎合陽明山獨特的形勢下,完全符合太極八卦圖!這可是極少見到的!隻是不知海王爺當時是找何人督造的,竟能建造出如此宏偉的建築,若是家父在此,想必定會要與此人切磋一番!”而這次開口的,是工部尚書的幹金梅小姐,隻見此時的她完全是一副行家的模樣,雙目閃著興奮的光澤細細的觀察著四周的建築!

經這兩位小姐提點,其他的小姐公子這才驚覺海王府的深藏不露,隻怕這海王府除了占地寬廣外,還藏著更多的秘密吧!

雲千夢與曲妃卿靜心聽著他們的議論,兩人均是不著痕跡的皺了下眉頭,尤其曲妃卿還特意看了曲長卿一眼,美眸中劃過一絲不願的神色!

眾人正熱火朝天的議論著海王府的種種“隨意園”的門口走進一頭白發的容雲鶴,隻見他雙目冷冷掃了花園一眼,在看到雲千夢時目光稍稍停頓了一下,便落座在離主桌最為偏遠的餐桌旁!

眾人見容雲鶴竟也被邀請了過來,小姐們嚇得花容失色,而公子們則是充當起了護花使者,一個個站起身離開自己方才的座位,往離容雲鶴最遠的那一桌擠去,一時間人人爭搶座位,場麵甚是壯觀,而此場景落在雲千夢三人眼中,浮現的不過是一抹譏笑!

這些公子說是西楚將來的棟梁之材,可封建愚昧可見一斑!

而那些小姐說是能孕育更為優秀的下一代,可如此膽量見識,隻怕生出來的也盡是些目光短淺之人吧!

看著他們把容雲鶴當作妖魔鬼怪,一個個那驚慌失色的模樣,雲千夢頓失了看向他們的興致,轉而看向一人坐一桌的容雲鶴,卻見他目光竟也看了她,便微笑著朝他點頭問好!

曲長卿與曲妃卿見雲千夢如此,滿腹疑惑的也看向容雲鶴,卻見這位容家嫡出公子雖一頭白發,隻是舉動鎮定,對於眾人的排斥亦是絲毫沒有怒意,比起那幫以貌取人的千金公子來說,想必品性德行要好上不止一個檔次!

隻不過,與曲長卿觀人德行相比,曲妃卿關心的卻是另外一伴事情,隻見她靠近雲千夢,紅唇湊近雲千夢耳邊,用隻有兩人能夠聽到的聲音打趣道“這容公子除去一頭惹人注意的白發外,可真是一個翩翩美少年!不知我的夢兒妹妹心中有何感想?”

雲千夢被曲妃卿一副八卦的模樣給逗笑,側目看向曲妃卿,卻見曲長卿一副認真的模樣看著自己,不由得輕咳一聲,這才轉移話題“表姐可別尋夢兒的開心!容公子謙謙公子,我們如此私下議論倒是顯得不尊重了!不過,此刻夢兒倒是對那海王的第五子感到十分的好奇,不知表姐此刻心中是否也有一點新奇?”

曲妃卿好不容易暫時忘記海王府提親一事,此時聽雲千夢再次提起,原本促狹的表情頓時耷拉了下來,雙手不停轉動著手中的團扇,眉目間不時間便染上了一絲擔憂,緊抿的雙唇喃喃低語“看海恬便知其家人!”

此言一出,雲千夢與曲長卿倒是低低的笑了起來,看樣子曲妃卿對海恬印象極不好,竟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把海王府的人歸為了一類!

隻不過,如今從海王府給人所呈現的種種看來,這樣充滿秘密的家庭,確實不適合生性單純的曲妃卿!

雲千夢正想開口安慰曲妃卿,卻見門口又走進一名貴公子,定睛看去,竟是蘇府的蘇程言,隻見今日隻有他一人前來,想必蘇淺月經過上次落水以及丫頭與人幽會一事,以後是沒有臉麵出來見人了!

而那蘇程言的到來卻沒有引起太大的波瀾,雖然蘇程言也能稱之為俊美少年,可與身份顯貴的辰王以及特立獨行的容雲鶴相比,卻沒有絲毫的特色,家世上也並非特別的引人矚目!

而他對於別人的態度卻也是一副無謂的模樣,隻是在目光掃到雲千夢的身影時,朝著雲千夢直直的疾步走了過來,那帶風的步伐,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極大的怒氣!

而雲千夢則是輕搖手中的香木折扇,目光淡然的看著他坐在桌子的對麵……

“你倒是能夠安心坐在這裏!”蘇程言看著雲千夢如此氣定神閑的模樣,又想起自己妹妹在家整日以淚洗麵的樣子,頓時怒上心頭,咬牙切齒的低吼道!

雲千夢則是在聽到他這句話後,搖扇的手徵徵一頓,隨即一葉一葉的收起折扇,輕聲開口:“害人之心不可有!蘇公子應該問清楚舍妹都做了些什麽!話不投機半句多,還請蘇公子去別處坐吧!”

蘇程言不想雲千夢竟如此不給自己麵子,明明看到他已落座,竟還出言趕他走,而此時那些公子小姐均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盯著這邊,若自己此時離席,怕他們蘇家在京都的年輕貴族圈子中也不用混了!

如此想來,蘇程言徵眯雙目危險的盯著雲千夢,出言譏諷道“這話還是留給雲小姐自己吧!害人之心不可有,雲小姐不覺得這句話從你的口中說出甚是譏諷嗎?”

曲妃卿見蘇程言好不要臉,不但賴在這邊不走,竟還出言嘲諷雲千夢,一時護短心切便要起身開口,卻被雲千夢在桌下按住了雙手,隻見雲千夢麵上半絲怒氣也沒有,反倒是笑意盈盈的看向蘇程言,一手把玩著折扇上的金色流蘇,緩緩開口:“我隻是防人之心不可無!若蘇公子認為這也是錯,那便回去問問蘇小姐,她到底做了些什麽?而蘇公子如此的遷怒,是否太沒有大家公子的風範了?”

曲長卿本想出言……請,蘇程言離開,隻是此時見雲千夢應對得宜,眼底漸漸浮上些許笑意,便也由著她!

果真,蘇程言聽完雲千夢最後一句反問後,罵也是、不罵也是,竟有些擔憂自己方才的舉動失了豪門貴公子的禮儀,便坐在原處,怒瞪著雲千夢卻也不曾再開口!

正在這時“隨意園,外傳來管事娘嬤的聲音“海王妃到!恬郡主到!”

眾人立即噤聲紛紛站起身看向那款款走進來的兩名身份尊貴的女子!

隻見平日裏高傲的海恬,此刻正乖巧的跟在一名中年美婦之後,兩人眉目之間竟有四五分的相似,想必這便是海王的發妻海王妃!

這位海王妃看上去四旬左右的年歲,隻不過因為養尊處優,又加上陽明山上空氣清新適合養身,讓這位海王妃看起來也不過三十出頭,顯得十分的年輕!

而今日因為是舉行的喜宴,海王妃一身正紅宮裝,頭戴八金鳳釵,耳畔珠玉耳環隨著她的走動徵徵擺動,卻不曾發出一絲輕響,可見這位海王妃雖不常出現在眾人的麵前,卻也是個極其注重禮儀的人物!

再觀其行走時態勢淡然,便知海恬的精明能幹師從何處!

而今日的海恬則是一身玫瑰紅曳地長裙,裙擺上繡著數朵縷金百蝶,讓海恬從眾人麵前走過時彩繡輝煌,恍若神妃仙子,一時引得各府公子癡癡想望,而各家千金眼帶嫉憤!

“參見海王妃又海恬郡主!”待海王妃來到主坐上,眾人齊聲向兩人行禮!

而海王妃則是端莊一笑,隨即輕抬右手緩聲道“各位公子小姐不必拘謹,便把這當作你們自家花園!今日也是借著世子喜得麟兒的機會,把大家聚在一起聯絡感情!”

話雖如此,可在手握兵權的海王府邸,又有誰敢放肆?

眾人等海王妃說完後,才有恭聲回道“是!”

不料海王妃剛剛坐定“隨意園”外便又傳來管家的聲音“海王爺到!辰王爺到!楚相到!”

眾人複而又起身,而海王妃則是從主坐上站起身往左邊稍移了一個位置,這才滿臉笑意的看著進來的幾人!

隻是,讓眾人沒有想到的是,海王爺海全竟是坐在輪椅上被一名公子模樣的人給推了進來,身後緊跟著便是一身紫金親王服的江沐辰,以及一身黑色錦袍的楚飛揚!

海王妃一見那推著海王的人,臉上的笑容徵微凝固,隻是瞬間又恢複了正常的表情,領著眾人向海全行禮“見過王爺!”“參見海王爺!參見辰王爺!參見楚相!”

“大家不必見外,都起身吧!”一道較為溫和的聲音在花園中響起,眾人聞言直起身子,這才好整以暇的打量起這位極少見到的海王爺!

隻見他四五十歲的年紀,但身軀凜凜、相貌堂堂,與在場年輕的公子們相比更見中年男子的味道,隻是,讓人想不到的是,這樣一個被人多次提起的海王此時竟坐在輪椅上,一時讓在場的眾人不免有些麵麵相覷,想必眾人心中都是充滿疑問的!

而海王作為武將,方才的聲音卻隱隱帶著儒雅之味,想來是這些年置身於青山綠水間,又專攻文學書法所致吧!

不得不說,今日的海王最走出乎眾人意料的!

本以為住在這堪比皇宮中的海王是一個囂張跋扈如鼇拜一樣的人物,可親眼見到,卻又是另一番景剃

而海王卻似乎早已猜到眾人會有此表情與猜想,隻見他麵帶笑容的讓那年輕公子推他來到海王妃的麵前,隨即帶笑開口:“今日隻是借著我孫的出世而讓大家前來一聚,眾位公子小姐不必太過拘泥!”

語畢,海王便對一旁的管家點頭,隻見那管家立即轉身離開了“隨意園”

“王爺,你這樣出來,小心腿又受了風,到時候又犯腿疾!”海王妃見海王心情尚好,隻是見此時山風漸起,便略帶關心道!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