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69節

  況且,今日本就是海王府宴請各府小姐公子的好日子,為何事先沒有派人清除幹淨路道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到底是意外還是人為?

  雲千夢與曲妃卿相視一眼,均是讀懂了對方眼中的懷疑!

  兩人也終於明白方才曲長卿為何讓她們坐好,怕外麵的他早已察覺出了異樣,又怕自己太過明顯的提醒會讓敵人知道,這才改為暗示!

  “沒事吧!”外麵傳來曲長卿略帶關心的問話!

  雲千夢扶著身子略微坐歪的曲妃卿做好,隨即對著車外輕答了聲“沒事!表哥可有事?”

  幸而這次兩家合二為一,雲玄之又不放心的派了劉護衛跟著,若此時曲長卿受傷,好歹還有劉護衛!否則單獨行動的話,豈不中了敵人的圈套!

  “我沒事,大家都沒有受驚吧!”這是曲長卿此刻擔心的,畢竟老太君與父母把妃兒夢兒交給他,若兩人出事,他這個做人哥哥的著實會悔恨至死……

  “尚好!還請表哥小心應付!”為了讓曲長卿安心,雲千夢聲色鎮定道。

  而這時,外麵響起車馬趕來的聲音,想必是是容府與楚王府的家奴見前麵發生了事情紛紛圍了上來,不過,這樣一來,倒是安全了不少!

  不管今日這件事情是經誰的手想讓輔國公府出醜,此時有了兩府相助,想必狂妄如海王,動手前定也會思量一番!

  果真如雲千夢所猜測的一樣,後半段的路程則顯得順當不少,行至一個時辰後,馬車進入海王府,又前行了半個時辰,這才真正的到了海王府的大門口!

  雲千夢細細的算了算時間,竟發現這海王府堪比皇宮,甚至比皇宮還要大上許多倍!

  畢竟上次自己進宮麵見太後,那可是坐著軟轎才行至半個時辰!

  可這才從海王府的大門行至主屋的半個時辰,可是坐著馬車的,其兩者的腳程豈能一概而論?

  “這陽明山三麵環山,海王住在這裏,倒也不怕宵小之輩偷襲!”這時,曲妃卿一句無心的話,卻是點明了雲千夢縈繞心頭的疑惑!

  是啊,三麵環山,可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真是易守難攻的好地方!

  此時,曲長卿已是下了馬,親自走到馬車前掀開車簾,仔細的看了看裏麵的兩個妹妹,見她們神色鎮定,提了一路的心便放了下來!

  正在眾人下馬車時,從大門口走出海王的管家,隻見那管家接過劉護衛遞上的請帖後,即可向幾人行禮道“見過小姐公子,幾位裏麵請!”

  說著,便把曲長卿、曲妃卿與雲千夢迎進王府,而劉護衛因為身配長劍而被阻攔在外,跟進去的隻有曲妃卿的四個貼身丫頭與慕春!

  而眾人跨進海王府的大門口,卻被裏麵的景色所吸引!

  不得不說,這海王雖是武將,可也是個懂得享受的人,這王府中的一草一木均是取自天然,就連那假山也是保留了陽明山的特色,除去在此建起的亭台樓閣,其餘實物均是保留了大自然的精粹!

  比之皇宮的禦花園,豈是高出了一兩個檔次?

  就是不知玉乾帝若看到這幅情景,心中會做何感想!

  那管家話語不多,隻是領著幾人繼續往裏走去,穿過偌大的前院,便見一座精致輝煌的宮殿出現在眾人的麵前,那一磚一瓦均是琉璃黃,竟與皇宮的磚瓦色彩相近,如此的大膽,看來這位海王也是一位不安現狀之人,隻不過他權勢過大,又住在這懸崖陡峭之中,想必言官們也不曾親眼見過這等俗越的景剃

  正在眾人心中猜測不已時,從內走出一位身穿淺粉宮裝的女子,那管家見來人立即恭敬的行禮“見過周側妃!”

  幾人順著管家的話看去,隻見這位側妃三十出頭的模樣,卻是保養的十分仔細,看上去不過二十五六歲,皮膚細膩白皙,略帶豐腴,頗有大家之風……

  見著兩位小姐一位公子,周側妃立即笑臉迎了上去,開懷的說道“想必是輔國公府的大公子與大小姐,以及相府的大小姐吧!方才我們王妃娘娘還在念叨諸位,不想竟來了!”

  見狀,曲長卿等人立即見禮,那周側妃笑著受了他們的禮,便打發走管家,親自帶著三人走向今日的宴會現場!

  “公子小姐一路舟車勞頓,一會便先簡單的用些茶水點心!待其他府的小姐公子到齊,宴會便會準時開始!”那周側妃臉上總是帶著熱情的笑意,說話間語氣柔和溫順,表麵看上去卻是個極好相處的人!

  不過,能做雷厲風行的海恬手下生存下來的人,想必也不是泛泛之輩,這讓曲長卿等人心中的弦一刻也不曾鬆動過,均是一副恭敬有禮的模樣,免得被人尋了錯處!

  眾人走過長長的九曲回廊,一座圓形拱門出現在眾人的麵前,那拱門正上方寫著“隨意園”蒼勁有力的草書顯示出題字著的書寫功底!

  “王爺真是好書法!”這是,曲長卿淡淡的開口!

  周側妃見有人識出這是海王的字跡,眼中劃過一次錯愕,隨即抬眸看向曲長卿,雖見他麵色淡然,卻玉樹臨風的模樣,眼底不禁有些讚許,便笑著開口:“多謝公子讚美!王爺若是聽到,定會開懷!”

  隻不過,曲長卿如此開口卻並非巴結海王,而是適時的提醒身邊的兩個妹妹,且不可因為海王是武將出身,便忽視了他在文學上的造詣!

  雲千夢與曲妃卿心領袖會,兩人相視一笑,便跟在周側妃身後進了……隨意園,!

  而此時,已有不少的小姐公子在此等候了,見著是海王的周側妃,眾人紛紛起身行禮!

  見到這樣的場景,雲千夢三人這才明白,恐怕隻有他們三人是周側妃親自領過來的,這裏麵是否有其他的深意?

  而周側妃則是在把他們三人領過來後便借口有事要忙,暫且回避了!

  她這一走,方才看到這一幕的那些小姐公子的眼神便有些排斥了!

  尤其是對於雲千夢,明明是相府中不得寵的小姐,又被辰王退了親,可今日卻沾了輔國公府小姐公子的光,讓海王的愛妃親自帶路!

  而他們在家時可是各位長輩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卻隻落得隻能由海王府管家帶路的命運!

  一時間“隨意園”中暗潮洶湧,各種不善的眼神均是射向雲千夢,而曲長卿自是不能讓自家的人受辱,頎長的身軀往兩位妹妹身前一當,三人在較遠處的圓桌旁坐了下來!

  隻不過,仍有不知死活的往上撞,今日沒有辰王在身邊監督,那元慶舟便如脫韁的野馬一般衝到雲千夢的麵前,毫不避嫌地便要坐在雲千夢的身側,而曲長卿卻是身形一閃,直接把元慶舟擱在五米之外,冷眸直直的盯著元慶舟,寒著聲音道“元公子自重!海王府豈是你能放肆的地方?若被辰王知曉了,元公子想必是知道後果的!”

  元慶舟不想今日沒了辰王,卻又冒出一個曲長卿,心中頓覺惱火,便仗著有元德妃做後盾粗著脖子對曲長卿吼道“曲長卿,你給我讓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眾人見這邊有好戲可看,均是噤聲睜大眼盯著元慶舟與曲長卿,心中不免有些鄙視元慶舟不分場合的胡鬧!

  元慶舟本想把事情鬧大,可卻見曲長卿隻顧看著他的身後,便以為曲長卿怕了自己,心中不免有些小得意,又開始吹噓道“你今日若是行個方便,小爺我不會忘記你這份好的!”

  曲長卿早已知曉元慶舟打算對雲千夢圖謀不軌,但為了雲千夢閨譽著想,並未接他的話,免得到時候事情明朗化,眾人又再詬病雲千夢,而他豈能讓元家的人三番兩次的傷害雲千夢,屆時老太君也定不會饒了他!

  隻不過,此時見那漸漸走進元慶舟的人,曲長卿倒是放下了心,便不再理會元慶舟,徑自走回自己的座位!

  元慶舟此時還以為自己的軟硬皆施起了作用,一時得意洋洋,又見今日雲千夢少有的盛裝打扮妙不可言,恨不能立即撲上去,可當他邁動步伐時,卻發現自己的衣領被人拽住,心中勃然大怒,一邊轉頭一邊大聲罵道“哪個不長眼的敢攔住小爺,看小爺不廢了他……”

  可印入眼簾的卻是辰王那冷漠至極的麵孔,一時嚇傻了元慶舟,雙手雙腳均是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口氣徒然下轉,哭喪著臉向江沐辰求饒“表哥……你,你怎麽在這?”

  該死的,茗星不是說他這個表哥朝中有事,要晚一個時辰到的嗎?

  “來人,護送少爺回韓國公府!”可江沐辰卻是絲毫不理會元慶舟,直接把他丟給身後的侍衛,冷聲下命!

  可憐那元慶舟還來不及求饒便被那侍衛迅速的帶離現場,而江沐辰卻是一臉寒霜的走向始作俑者雲千夢!

  曲長卿與曲妃卿見此次換做是江沐辰,眼中同時築起防備,雙眼緊緊的盯著漸行漸近的江沐辰!

  而雲千夢卻是淡笑的看向辰王,直到江沐辰站定在她麵前不足半米時,更是款款起身,優雅福了福身,淺聲道“臣女見過辰王爺!”

  江沐辰見她如今如此落落大方,而自己卻對她似有放不下之意,心中一時湧上怒氣,那雙方才還算冷靜的眸子中竟浮上一抹慍氣,帶著一絲諷刺道“你倒是坐得住!”

  聞言,曲長卿曲妃卿心中頓時大怒,辰王話中不免有嘲笑雲千夢的意思,暗諷她既然被退了婚,竟還有臉出現在這等宴會上!

  可辰王為何不細想,讓雲千夢差點身敗名裂的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而他此刻竟對一個弱女子出言歹毒,可見此人真是沒有風度可言!

  可雲千夢聽完他的諷刺後,臉上的笑容依舊,就連眼中亦是染上淺笑,隨即盈盈接話“王爺坐得住,臣女自然能夠坐的穩!”

  辰王臉色頓時一變,那本就如冰霜一般的神色更加的淩厲,狠狠的瞪了雲千夢一眼,而此時曲長卿卻是站起身,擋住了他的瞪眼。

  而著花園中發生的小插曲,卻是盡數的落在不遠處樓閣上的兩人眼中!

  “恬兒,她就是相府的雲千夢,果真不是簡單的角色!”一道輕柔的聲音響起,帶著點點威嚴!

  “那又如何?她今日能來,但未必能走出海王府!”海恬自負高傲的聲音重重的響起!

  “那麽一個美人要是沒了,豈不可惜?我倒是覺得她比輔國公府的曲妃卿有趣的多!”而這時,一道帶笑的男聲穿進兩名女子的對話之中!

  正文 第七十章 泛舟湖上詩曲應景

  兩名女子同時轉身,隻見門邊站著的男子不過二十的年華,身穿銀白色雲紋團花袍,領襟袖口繡著精致的劍蘭紋飾,淺藍腰帶,垂墜著鬆香色的荷包,絲絛搖曳,一張笑臉嫵媚動人,長鬢如發、媚眼如絲,竟比女子還要美上幾分,隻是那帶笑的雙目在看向海恬等人時卻射出零星寒意,不覺讓人心生冷意!

  方才那輕柔聲音的主人在看到男子這一身白衣頓時皺起了眉頭,那雙行霜帶雪的美目中瞬間染上深深的厭惡,厲聲道“沉溪,今日是世子大喜的日子,你怎可身穿白色?”

  而海恬在見到自己這位五哥的裝扮後,亦是輕蹙了眉頭,眼中同樣閃過十分厭惡的神色,隻是此時她的母妃已經開口斥責海沉溪,她也懶得與這個向來與自己不和的庶子五哥理論!

  被點名責罵的則是海王最小的兒子海沉溪,其母是已過世的海王側妃秦側妃,曾是海王最為寵愛的妃子,隻是,卻在海沉溪五歲時死於意外!

  隻是,說是意外,又有多少人會相信呢?大宅院中爭寵的現象多了,不免有人暗下黑手,造成昔日秦側妃的意外死亡!

  而因著這份絕無僅有的寵愛,盡管秦側妃已經過逝十三年,海王在眾多子女中,最為心疼的便是海沉溪,對於海王妃多次請求海王嚴加管教這個行事怪癖甚是囂張的小兒子,均被海王給駁了回去!

  至此,海王妃便十分看不慣海沉溪,隻要逮著機會便會沉聲教訓一番!

  而海沉溪卻似乎早已習慣了海王妃對自己的疾言厲色,對於這種不痛不癢的責備卻是絲毫不在意,隻是臉上的笑意卻是散發出點點恨意,盯著今日精心裝扮過的母女兩,尤其見海王妃這麽多年過去依舊保養得宜,海沉溪出口的話甚是不恭“多謝王妃娘娘關心!隻是,我這身是銀白色,上麵又印有雲紋,算不得是素白,還請王妃娘娘末要再挑剔了!”

  說完,海沉溪看也不看麵前的兩人,淡然冷笑便轉身離開了門口,卻氣的海王妃頭上珠釵亂顫,右手指著他的背影卻始終沒有說出口中的話!

  “母妃,何必跟他一般見識!他再得父王的寵愛,終究沒有娘親的扶持,這種寵愛是維持不了多久的!”海恬不想為了海沉溪破壞心情,便拉下海王妃的手安撫道“況且今日是大哥的好日子,咱們隻管慶賀咱們的,與那等沒娘的人置氣,豈不讓他看了笑話!他如今也不過是眼紅咱們而已!”

  海王妃聽著女兒安慰的話,已是恢複了方才的貴婦模樣,抬手輕撫頭上的金步搖,隨後略帶擔憂道“恬兒,你大哥娶的是太子太傅的孫女,你自然也不能落後!你嫁得好,母妃心裏頭壓著的石頭,也算是落了一半了!”

  聽著海王妃的叮囑,海恬淡淡一笑,目光隨即又轉向花園中的雲千夢,隻見她此刻正與曲妃卿低頭淺談,海恬眼中閃過一抹殺氣,隨即展顏一笑,冷豔的容顏十分迷人,隻見她扶著海王妃往桌邊走去,輕聲道“女兒定不會讓母妃失望的!”

  而此時花園中卻是熱鬧非常,先到的眾位幹金均是沒有想到會在此時見到辰王!

  雖然辰王麵若冰霜,在不自覺中給人壓迫感,但他五官如刀刻般冷峻,臉部線條棱角分明、目光深邃銳利,尤其身上那一襲彰顯其尊貴身份的紫金絡龍團花錦袍,更是惹得各位幹金紛紛舉扇偷看!

  而今辰王在雲千夢處吃了個軟釘子,心中雖有不甘,可此時是在海王的府中,斷不能讓有心之人漁翁收利,便冷冷的看了雲千夢一眼,轉身便走出“隨意園”惹得那些小姐均是一陣失望,足足盯著那……隨意園,的拱門看了好半響,這才收回那戀戀不舍的目光!

  “海王府真正是個鍾靈毓秀的好地方,瞧著這些花花草草,怕也是陽明山野生的珍貴藥草吧!海王爺果真是慧眼,竟挑了這麽一塊寶地!”遠處一名閨閣幹金與其他幹金談論著,大家均是第一次受邀來到這海王府,不但被海王府的占地寬廣所震撼住,更被這裏麵別具一格、用心良苦的布局所吸引……

  而方才開口的便是太醫院院首孫太醫的孫女,自小生長在太醫世家的她,自然是耳濡目染了不少醫學方麵的知識,隻消看一眼身旁的花草,便已是認出那已是快要絕跡的珍貴草藥,這對於深愛醫術的她而言,無疑是比得到金銀珠寶還要來的興奮,立即便與一旁的其他小姐分享自己的喜悅!

  “孫小姐所言極是!隻不過,真正難得的是,海王府的建造竟在迎合陽明山獨特的形勢下,完全符合太極八卦圖!這可是極少見到的!隻是不知海王爺當時是找何人督造的,竟能建造出如此宏偉的建築,若是家父在此,想必定會要與此人切磋一番!”而這次開口的,是工部尚書的幹金梅小姐,隻見此時的她完全是一副行家的模樣,雙目閃著興奮的光澤細細的觀察著四周的建築!

  經這兩位小姐提點,其他的小姐公子這才驚覺海王府的深藏不露,隻怕這海王府除了占地寬廣外,還藏著更多的秘密吧!

  雲千夢與曲妃卿靜心聽著他們的議論,兩人均是不著痕跡的皺了下眉頭,尤其曲妃卿還特意看了曲長卿一眼,美眸中劃過一絲不願的神色!

  眾人正熱火朝天的議論著海王府的種種“隨意園”的門口走進一頭白發的容雲鶴,隻見他雙目冷冷掃了花園一眼,在看到雲千夢時目光稍稍停頓了一下,便落座在離主桌最為偏遠的餐桌旁!

  眾人見容雲鶴竟也被邀請了過來,小姐們嚇得花容失色,而公子們則是充當起了護花使者,一個個站起身離開自己方才的座位,往離容雲鶴最遠的那一桌擠去,一時間人人爭搶座位,場麵甚是壯觀,而此場景落在雲千夢三人眼中,浮現的不過是一抹譏笑!

  這些公子說是西楚將來的棟梁之材,可封建愚昧可見一斑!

  而那些小姐說是能孕育更為優秀的下一代,可如此膽量見識,隻怕生出來的也盡是些目光短淺之人吧!

  看著他們把容雲鶴當作妖魔鬼怪,一個個那驚慌失色的模樣,雲千夢頓失了看向他們的興致,轉而看向一人坐一桌的容雲鶴,卻見他目光竟也看了她,便微笑著朝他點頭問好!

  曲長卿與曲妃卿見雲千夢如此,滿腹疑惑的也看向容雲鶴,卻見這位容家嫡出公子雖一頭白發,隻是舉動鎮定,對於眾人的排斥亦是絲毫沒有怒意,比起那幫以貌取人的千金公子來說,想必品性德行要好上不止一個檔次!

  隻不過,與曲長卿觀人德行相比,曲妃卿關心的卻是另外一伴事情,隻見她靠近雲千夢,紅唇湊近雲千夢耳邊,用隻有兩人能夠聽到的聲音打趣道“這容公子除去一頭惹人注意的白發外,可真是一個翩翩美少年!不知我的夢兒妹妹心中有何感想?”

  雲千夢被曲妃卿一副八卦的模樣給逗笑,側目看向曲妃卿,卻見曲長卿一副認真的模樣看著自己,不由得輕咳一聲,這才轉移話題“表姐可別尋夢兒的開心!容公子謙謙公子,我們如此私下議論倒是顯得不尊重了!不過,此刻夢兒倒是對那海王的第五子感到十分的好奇,不知表姐此刻心中是否也有一點新奇?”

  曲妃卿好不容易暫時忘記海王府提親一事,此時聽雲千夢再次提起,原本促狹的表情頓時耷拉了下來,雙手不停轉動著手中的團扇,眉目間不時間便染上了一絲擔憂,緊抿的雙唇喃喃低語“看海恬便知其家人!”

  此言一出,雲千夢與曲長卿倒是低低的笑了起來,看樣子曲妃卿對海恬印象極不好,竟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把海王府的人歸為了一類!

  隻不過,如今從海王府給人所呈現的種種看來,這樣充滿秘密的家庭,確實不適合生性單純的曲妃卿!

  雲千夢正想開口安慰曲妃卿,卻見門口又走進一名貴公子,定睛看去,竟是蘇府的蘇程言,隻見今日隻有他一人前來,想必蘇淺月經過上次落水以及丫頭與人幽會一事,以後是沒有臉麵出來見人了!

  而那蘇程言的到來卻沒有引起太大的波瀾,雖然蘇程言也能稱之為俊美少年,可與身份顯貴的辰王以及特立獨行的容雲鶴相比,卻沒有絲毫的特色,家世上也並非特別的引人矚目!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