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68

分欣羨他們的兄妹之情!

而他們幫助自己甚多又是自己的親人,雲千夢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曲妃卿受委屈,便眼含堅韌道“表姐放心,夢兒定會護在表姐身邊!”

曲妃卿見她如此,心頭一暖,點頭淡笑!

說話間,馬車已是行駛出鬧市區,朝著海王府所在的陽明山而去,由於路途較遠,眾人寅時便動身,此刻一路顛簸了近半個時辰,所有人的臉上都有了些倦意,雲千夢單手挑開車簾,隻見外麵灰蒙蒙的一片,想必是晨霧所致,隻是比之白日的清晰,這薄霧卻是沁人心脾,讓人精神頓時一振,方才產生的倦意也漸漸消散,而遠處一抹淡黃的朝陽正沿著地平線漸漸升起,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照耀著大地,想必過不了多久,這些薄霧便會消失無蹤!

而前方領頭的便是一身貴公子打扮的曲長卿,且看他腰背挺直的坐在馬背上,雙手緊緊的抓著韁繩,神色間盡是小心翼翼,不難看出是一個好哥哥,一時讓雲千夢想起那被蘇青溺斃的弟弟,他若是活著,不知是否也會向曲長卿一般保護自己的姐姐!

而當日蘇青溺斃男嬰的事情,不知雲玄之是否知曉,盡管雲玄之不滿意與曲若離的婚姻,但對於期盼能有香火的他來說,不知是否下得了手殺害自己的親兒!

曲妃卿見雲千夢徑自盯著車外發愣,便也湊過來看過去,見自家大哥盡心保護自己的模樣,心中一陣感動,目光卻又往後看去,隻見那兩府的車隊正並排跟在自家馬車之後,而兩家的家奴均是一副相互不待見的模樣,倒是讓曲妃卿一時放下心中的事情,笑了出來“倒是不知楚王爺與陳老太君竟是老頑童一般的長輩!你瞧他們家奴的模樣,倒是讓人隻覺好笑!隻是,為何方才不見二老出來相見?”

雲千夢聽到曲妃卿的描述,又想起前幾日在百順堂的一幕幕,不禁莞爾一笑,隨即放下車簾,淡然道“早上霧重,老人家身子要緊!況且,哪有讓長輩出來見晚輩的道理!”

隻不過,以楚王與陳老太君半句話便要互相暗諷的行事作風,這麽半天都不見他們有所行動,雲千夢倒是懷疑那兩輛馬車中是否有人!

“妃兒、夢兒,馬車即將上山,你們可坐好了!”這時,車外傳來曲長卿的提示聲,曲妃卿立即回了句是,便與雲千夢小心的扶住車內的扶手,免得到時候跌出馬車出醜於人前!

而此時,馬車竟突然加速,一陣狂奔後,馬車猛然被什麽東西撞到,驟然間劇烈的晃動了幾下,隨後眾人便聽見外麵傳來箭矢劃破長空的聲響,隨即聽到一聲野狼的哀嚎聲,一股血腥味彌漫在空氣中,漸漸的透過厚實的車簾傳進馬車內,引得曲妃卿與雲千夢頓時皺了眉,不知為何在前往海王府的山路中會出現野生的動物?

按理說,這雖是山中,可畢竟海王府身份地位不一樣,這條通往海王府的道路早已是官道,又豈會像羊腸小道一般出現這樣的情況!

況且,今日本就是海王府宴請各府小姐公子的好日子,為何事先沒有派人清除幹淨路道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到底是意外還是人為?

雲千夢與曲妃卿相視一眼,均是讀懂了對方眼中的懷疑!

兩人也終於明白方才曲長卿為何讓她們坐好,怕外麵的他早已察覺出了異樣,又怕自己太過明顯的提醒會讓敵人知道,這才改為暗示!

“沒事吧!”外麵傳來曲長卿略帶關心的問話!

雲千夢扶著身子略微坐歪的曲妃卿做好,隨即對著車外輕答了聲“沒事!表哥可有事?”

幸而這次兩家合二為一,雲玄之又不放心的派了劉護衛跟著,若此時曲長卿受傷,好歹還有劉護衛!否則單獨行動的話,豈不中了敵人的圈套!

“我沒事,大家都沒有受驚吧!”這是曲長卿此刻擔心的,畢竟老太君與父母把妃兒夢兒交給他,若兩人出事,他這個做人哥哥的著實會悔恨至死……

“尚好!還請表哥小心應付!”為了讓曲長卿安心,雲千夢聲色鎮定道。

而這時,外麵響起車馬趕來的聲音,想必是是容府與楚王府的家奴見前麵發生了事情紛紛圍了上來,不過,這樣一來,倒是安全了不少!

不管今日這件事情是經誰的手想讓輔國公府出醜,此時有了兩府相助,想必狂妄如海王,動手前定也會思量一番!

果真如雲千夢所猜測的一樣,後半段的路程則顯得順當不少,行至一個時辰後,馬車進入海王府,又前行了半個時辰,這才真正的到了海王府的大門口!

雲千夢細細的算了算時間,竟發現這海王府堪比皇宮,甚至比皇宮還要大上許多倍!

畢竟上次自己進宮麵見太後,那可是坐著軟轎才行至半個時辰!

可這才從海王府的大門行至主屋的半個時辰,可是坐著馬車的,其兩者的腳程豈能一概而論?

“這陽明山三麵環山,海王住在這裏,倒也不怕宵小之輩偷襲!”這時,曲妃卿一句無心的話,卻是點明了雲千夢縈繞心頭的疑惑!

是啊,三麵環山,可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真是易守難攻的好地方!

此時,曲長卿已是下了馬,親自走到馬車前掀開車簾,仔細的看了看裏麵的兩個妹妹,見她們神色鎮定,提了一路的心便放了下來!

正在眾人下馬車時,從大門口走出海王的管家,隻見那管家接過劉護衛遞上的請帖後,即可向幾人行禮道“見過小姐公子,幾位裏麵請!”

說著,便把曲長卿、曲妃卿與雲千夢迎進王府,而劉護衛因為身配長劍而被阻攔在外,跟進去的隻有曲妃卿的四個貼身丫頭與慕春!

而眾人跨進海王府的大門口,卻被裏麵的景色所吸引!

不得不說,這海王雖是武將,可也是個懂得享受的人,這王府中的一草一木均是取自天然,就連那假山也是保留了陽明山的特色,除去在此建起的亭台樓閣,其餘實物均是保留了大自然的精粹!

比之皇宮的禦花園,豈是高出了一兩個檔次?

就是不知玉乾帝若看到這幅情景,心中會做何感想!

那管家話語不多,隻是領著幾人繼續往裏走去,穿過偌大的前院,便見一座精致輝煌的宮殿出現在眾人的麵前,那一磚一瓦均是琉璃黃,竟與皇宮的磚瓦色彩相近,如此的大膽,看來這位海王也是一位不安現狀之人,隻不過他權勢過大,又住在這懸崖陡峭之中,想必言官們也不曾親眼見過這等俗越的景剃

正在眾人心中猜測不已時,從內走出一位身穿淺粉宮裝的女子,那管家見來人立即恭敬的行禮“見過周側妃!”

幾人順著管家的話看去,隻見這位側妃三十出頭的模樣,卻是保養的十分仔細,看上去不過二十五六歲,皮膚細膩白皙,略帶豐腴,頗有大家之風……

見著兩位小姐一位公子,周側妃立即笑臉迎了上去,開懷的說道“想必是輔國公府的大公子與大小姐,以及相府的大小姐吧!方才我們王妃娘娘還在念叨諸位,不想竟來了!”

見狀,曲長卿等人立即見禮,那周側妃笑著受了他們的禮,便打發走管家,親自帶著三人走向今日的宴會現場!

“公子小姐一路舟車勞頓,一會便先簡單的用些茶水點心!待其他府的小姐公子到齊,宴會便會準時開始!”那周側妃臉上總是帶著熱情的笑意,說話間語氣柔和溫順,表麵看上去卻是個極好相處的人!

不過,能做雷厲風行的海恬手下生存下來的人,想必也不是泛泛之輩,這讓曲長卿等人心中的弦一刻也不曾鬆動過,均是一副恭敬有禮的模樣,免得被人尋了錯處!

眾人走過長長的九曲回廊,一座圓形拱門出現在眾人的麵前,那拱門正上方寫著“隨意園”蒼勁有力的草書顯示出題字著的書寫功底!

“王爺真是好書法!”這是,曲長卿淡淡的開口!

周側妃見有人識出這是海王的字跡,眼中劃過一次錯愕,隨即抬眸看向曲長卿,雖見他麵色淡然,卻玉樹臨風的模樣,眼底不禁有些讚許,便笑著開口:“多謝公子讚美!王爺若是聽到,定會開懷!”

隻不過,曲長卿如此開口卻並非巴結海王,而是適時的提醒身邊的兩個妹妹,且不可因為海王是武將出身,便忽視了他在文學上的造詣!

雲千夢與曲妃卿心領袖會,兩人相視一笑,便跟在周側妃身後進了……隨意園,!

而此時,已有不少的小姐公子在此等候了,見著是海王的周側妃,眾人紛紛起身行禮!

見到這樣的場景,雲千夢三人這才明白,恐怕隻有他們三人是周側妃親自領過來的,這裏麵是否有其他的深意?

而周側妃則是在把他們三人領過來後便借口有事要忙,暫且回避了!

她這一走,方才看到這一幕的那些小姐公子的眼神便有些排斥了!

尤其是對於雲千夢,明明是相府中不得寵的小姐,又被辰王退了親,可今日卻沾了輔國公府小姐公子的光,讓海王的愛妃親自帶路!

而他們在家時可是各位長輩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卻隻落得隻能由海王府管家帶路的命運!

一時間“隨意園”中暗潮洶湧,各種不善的眼神均是射向雲千夢,而曲長卿自是不能讓自家的人受辱,頎長的身軀往兩位妹妹身前一當,三人在較遠處的圓桌旁坐了下來!

隻不過,仍有不知死活的往上撞,今日沒有辰王在身邊監督,那元慶舟便如脫韁的野馬一般衝到雲千夢的麵前,毫不避嫌地便要坐在雲千夢的身側,而曲長卿卻是身形一閃,直接把元慶舟擱在五米之外,冷眸直直的盯著元慶舟,寒著聲音道“元公子自重!海王府豈是你能放肆的地方?若被辰王知曉了,元公子想必是知道後果的!”

元慶舟不想今日沒了辰王,卻又冒出一個曲長卿,心中頓覺惱火,便仗著有元德妃做後盾粗著脖子對曲長卿吼道“曲長卿,你給我讓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眾人見這邊有好戲可看,均是噤聲睜大眼盯著元慶舟與曲長卿,心中不免有些鄙視元慶舟不分場合的胡鬧!

元慶舟本想把事情鬧大,可卻見曲長卿隻顧看著他的身後,便以為曲長卿怕了自己,心中不免有些小得意,又開始吹噓道“你今日若是行個方便,小爺我不會忘記你這份好的!”

曲長卿早已知曉元慶舟打算對雲千夢圖謀不軌,但為了雲千夢閨譽著想,並未接他的話,免得到時候事情明朗化,眾人又再詬病雲千夢,而他豈能讓元家的人三番兩次的傷害雲千夢,屆時老太君也定不會饒了他!

隻不過,此時見那漸漸走進元慶舟的人,曲長卿倒是放下了心,便不再理會元慶舟,徑自走回自己的座位!

元慶舟此時還以為自己的軟硬皆施起了作用,一時得意洋洋,又見今日雲千夢少有的盛裝打扮妙不可言,恨不能立即撲上去,可當他邁動步伐時,卻發現自己的衣領被人拽住,心中勃然大怒,一邊轉頭一邊大聲罵道“哪個不長眼的敢攔住小爺,看小爺不廢了他……”

可印入眼簾的卻是辰王那冷漠至極的麵孔,一時嚇傻了元慶舟,雙手雙腳均是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口氣徒然下轉,哭喪著臉向江沐辰求饒“表哥……你,你怎麽在這?”

該死的,茗星不是說他這個表哥朝中有事,要晚一個時辰到的嗎?

“來人,護送少爺回韓國公府!”可江沐辰卻是絲毫不理會元慶舟,直接把他丟給身後的侍衛,冷聲下命!

可憐那元慶舟還來不及求饒便被那侍衛迅速的帶離現場,而江沐辰卻是一臉寒霜的走向始作俑者雲千夢!

曲長卿與曲妃卿見此次換做是江沐辰,眼中同時築起防備,雙眼緊緊的盯著漸行漸近的江沐辰!

而雲千夢卻是淡笑的看向辰王,直到江沐辰站定在她麵前不足半米時,更是款款起身,優雅福了福身,淺聲道“臣女見過辰王爺!”

江沐辰見她如今如此落落大方,而自己卻對她似有放不下之意,心中一時湧上怒氣,那雙方才還算冷靜的眸子中竟浮上一抹慍氣,帶著一絲諷刺道“你倒是坐得住!”

聞言,曲長卿曲妃卿心中頓時大怒,辰王話中不免有嘲笑雲千夢的意思,暗諷她既然被退了婚,竟還有臉出現在這等宴會上!

可辰王為何不細想,讓雲千夢差點身敗名裂的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而他此刻竟對一個弱女子出言歹毒,可見此人真是沒有風度可言!

可雲千夢聽完他的諷刺後,臉上的笑容依舊,就連眼中亦是染上淺笑,隨即盈盈接話“王爺坐得住,臣女自然能夠坐的穩!”

辰王臉色頓時一變,那本就如冰霜一般的神色更加的淩厲,狠狠的瞪了雲千夢一眼,而此時曲長卿卻是站起身,擋住了他的瞪眼。

而著花園中發生的小插曲,卻是盡數的落在不遠處樓閣上的兩人眼中!

“恬兒,她就是相府的雲千夢,果真不是簡單的角色!”一道輕柔的聲音響起,帶著點點威嚴!

“那又如何?她今日能來,但未必能走出海王府!”海恬自負高傲的聲音重重的響起!

“那麽一個美人要是沒了,豈不可惜?我倒是覺得她比輔國公府的曲妃卿有趣的多!”而這時,一道帶笑的男聲穿進兩名女子的對話之中!

正文 第七十章 泛舟湖上詩曲應景

兩名女子同時轉身,隻見門邊站著的男子不過二十的年華,身穿銀白色雲紋團花袍,領襟袖口繡著精致的劍蘭紋飾,淺藍腰帶,垂墜著鬆香色的荷包,絲絛搖曳,一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