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67節

  現今相府中誰不知道楚王府與容府昨日給自家的大小姐送來了禮品,蘇青也早已料到雲玄之會為雲千夢受傷一事來找自己,雖然對那隻會闖禍的大嫂心生埋怨,但到底是自己娘家的人,她即便再不待見大嫂,也要顧及哥哥的顏麵,便滿是歉意道“都是青兒的家人連累了相爺!青兒一早已是遣了王鋒嬤去蘇府,了解了昨天的事情,是大嫂走路是沒有注意,加上當時廟堂中拜佛的人眾多擁擠,這才與大小姐不小心撞到了一塊!為了這事,大哥已是訓斥了嫂子,大哥心中多有歉意才不敢親近相爺,還責令嫂子待大小姐傷勢好轉後親自前來道歉!”

  蘇青語氣甚是恭順,話中又是強調了當時蘇夫人的無奈與不小心,加之此事蘇源已是責備了自個的夫人,雲玄之聽後臉色好轉了不少,隻見他拉過蘇青的手,語重心長道“青兒,你是個明事理的,可你嫂子卻甚是糊塗!她也不想想,夢兒雖說是晚輩,但她的身後有太後有輔國公府,如今又得楚王府與容府的青睞,前途可謂是一片大好,即使她再不喜夢兒,也斷不能做出這等失態的事情來!如今京中對刑部尚書府的評價當真是不好!而蘇府與相府又是親密的關係,豈不是影響了相府,將來雪兒的婚嫁可也是會被牽連的……”

  雲玄之如此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也是想讓蘇青提點蘇源,即使兩府內眷如何結怨,切不可當眾讓人看了笑話,否則這後果可是要自己的子女承受的!

  蘇青自然明白雲玄之話中的意思,隻是被自己的夫君當麵指出大哥管妻不當,蘇青亦覺得臉上無光,心中對娘家那位大嫂更是越發的怨恨了,卻隻能笑對雲玄之,恭敬的稱是!

  “不過,今時不同往日,想不到大小姐被辰王爺退親後,竟得到楚王府與容府的垂青!不知老爺中意哪一家!”雲若雪心儀楚飛揚,蘇青自然要弄清楚雲玄之的心意,也正好借機轉移雲玄之的注意力!

  聽她這麽一問,雲玄之抬眼看著她,為難道“楚王府與容府都不是能得罪的!我若是有兩個夢兒,便也不用這麽傷神了!”

  聞言,蘇青心中閃過不滿,隻覺現如今雲玄之的眼中隻有一個雲千夢,而她的若雪卻早已被自己的爹爹忘到了腦後!

  尤其那楚飛揚是若雪看中的,她自然是不能讓雲千夢得逞,便卯足了勁的緊貼在雲玄之的身上,極盡溫柔道“玄之,你可別忘了,雪兒可也是你嫡親的女兒!雖然大小姐是嫡出,可咱們的若雪可是清清白白的幹金小姐!你可也要為雪兒好好的打算打算!”

  經她這麽一提,雲玄之卻是皺起了眉頭,雖說心底是疼愛的,但想起雲若雪最近闖的禍,眼中免不了有些失望,剛剛好轉的口氣瞬間又變得有些不善“你平日無事便好好教導若雪,別總想著找夢兒的麻煩!昨日楚王府與容府為何沒有給雪兒送來禮品,便是因為她那日在輔國公府胡亂的誣蔑嫡姐,給兩府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否則我豈會先考慮夢兒而放棄雪兒呢?”

  蘇青聽他如此說來,心情頓時一沉,一種不妙的感覺頓時縈上心頭,隻覺雲千夢竟在不知不覺中,在雲玄之心中的地位超過了雲若雪,甚至雲千夢被退婚一事也被雲玄之給忽略掉!

  這突如其來的危機感,讓蘇青十分後悔當初不該以為雲千夢是女嬰而放過她!若當年把雲千夢與曲若離一並的除掉,那今日得到兩府厚愛的定是她的雪兒!

  想到這裏,蘇青恨不能咬碎自己那一口的銀牙,隻是事已至此,她也隻能另想辦法為雲若雪搶來楚王府的這門親事!

  隻是,雲玄之卻是得到這一切最為關鍵的人物,隻要他站在自己這邊,雲千夢難道還能不聽自己父親的話嗎?

  如此想著,蘇青一手輕撫上小腹,感覺今日胎兒甚是穩固了不少,便向雲玄之的腰間伸出來手!

  而此時雲玄之要說的話,要發的火也均已說完發完,看慣了蘇青的這張嫵媚的臉,心中竟一時想念起花姨娘那清秀可人的模樣來,便站起身安撫著蘇青“你有身孕便好好的養著吧!我去扶柳院休息便可!”

  語畢,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風荷園!

  蘇青隻覺心中一堵,頓時麵色難看的扶著桌麵緩緩坐了下來!

  聽聽方才雲玄之的話,自己有了身孕不便服侍他,可扶柳院那個小賤人難道就沒有身孕?

  這雲玄之到底是因為嫂子的事情遷怒於她,還是他已對自己產生了厭煩之心?

  這讓蘇青好個揣摩,最終兩方麵前有所懷疑,立即喚來王嬤瑭,本想讓她把盼蘭叫過來,卻見王嬤鋒麵色極差的走了進來,俯身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便也見蘇青的臉色也跟著陰沉了下來!

  “這是何時發生的事?為何不早稟報?”低聲的問話中,已能聽出蘇青的怒意!

  “就是今早發生的事情!也不知怎的,那盼蘭的老子娘家中突然起了大火,火勢凶猛就連撲救都來不及,那幾間房子頃刻間便化為了灰燼!而那負責看守的幾人為了救人,也被大火燒成了重傷,奴婢拿了些銀兩,安撫他們暫時回家養著,免得把晦氣過到咱們這來!”王嬤嬤也是在方才雲玄之來的時候才得知此事的,心中雖著急,可也是等雲玄之走後才敢進來把這事說出來!

  你說本就好好的事情,隻要盼蘭好生的伺候刑部尚書,夫人亦不會虧待她的爹媽,可好端端的竟起了場大火,別說裏麵的人,就是那房子也是燒成了灰燼!若讓盼蘭知曉了,哪還有心思去辦夫人交代的事情!

  聽著王娘嬤已是安撫了哪些人,蘇青麵色稍稍轉好,心思卻又是一轉,沉聲問道“確定不是人為?這青天白日的,盼蘭家都是些死人嗎?起了火竟不出來呼救,況且,那還是他們自個的家,不會逃出來嗎?”

  王嬤瑭亦是早已想到了這點,也是細細的盤問過看守的人,便把自己知道的盡數說了出來“奴婢也曾懷疑是有人惡意縱火!可盼蘭隻是個丫頭,她家裏又都是窮人家,斷不會與人結怨!況且,有誰那麽大膽敢在白日行凶的!據看守之人說,可能是盼蘭家人早上起灶時沒有控製好,這才引起了大火!畢竟,窮人家的廚房中堆的不過是些柴火稻草,那地方若是起火,確實很難控製!而這些日子咱們的人均是盯著她家,也沒有可疑的人靠近!隻是不知是否把這事告訴盼蘭?”

  蘇青聽著王嬤嬤的話,略微點了下頭!

  王嬤嬤是她的乳娘,自小伺候她,後隨自己進入相府,為她做了不少的事情,因此蘇青對於王姆姆的話幾乎是深信不疑的,本來心中有幾分懷疑這件事是人為,可從王糖嬤的分析看來,興許是自己多心了,畢竟現在已是春天,天氣越發的暖和起來,有時候自然起火的狀況也不是沒有的!

  “既然如此,便不用告知盼蘭!她不過是個賤婢,又是賣給了相府,自此便於原來的家一刀兩斷,告訴她這些個有的沒的幹什麽?你今日去……。”蘇青還有事情交代王嬤嫉,卻突然聽見外麵傳來雲若雪的聲音!

  “盼蘭,你怎麽還杵在這裏?我不是吩咐你去取送洗的衣服嗎?”

  隻見蘇青與王嬤嬤迅速的交換了下眼神,王嫉嬤瞬間衝除了內室,發現盼蘭正立於內室外,此刻正低著頭,不知有沒有偷聽到她們方才的談話!

  “你怎麽在夫人這?在這也不出個聲,難道是想嚇著夫人?”王嬤嬤一出來便指著盼蘭說教了起來,隨後扶過雲若雪,心疼道“小姐怎麽就下床了,仔細傷口裂開!”

  雲若雪卻是走到盼蘭的身邊,伸出一手狠狠的點了點盼蘭的腦門,隨即沒好氣的罵道“死丫頭,看我被爹爹罰了,連帶著你也開始敷衍我,現在倒是學會偷懶了?你這不還沒有去舅舅家,倒是擺起姨娘的譜來了!”

  盼蘭被她罵著,心中卻是憤怒不已,隻低低的低著頭,貝齒緊咬下唇,死死的讓自己裝作沒有聽到方才夫人的話,隻是那藏在衣袖中的雙手卻早已捏成了拳!

  王嬤娘見她不言不語任由雲若雪責罵的模樣與平日無異,這才徵微放心,拉著雲若雪安慰道“小姐何必為了賤婢生氣,老奴自會教訓她的,您還是先進去躺著吧,小心夫人心疼!”

  被王瑭瑭這麽一提醒,雲若雪這才似乎感受到背部似乎還是有些隱隱作痛,況且昨晚上的事情她也是聽說了,心中焦急便也暫時放過了盼蘭,讓人扶著進了內室!

  留下王嬤嬤則是緊緊的打量著盼蘭,試探道“你為何會在這裏?”

  盼蘭想起方才自己聽到的,一時悲從中來,她自小被賣進相府為奴為婢伺候二小姐,雖說蘇青得寵她們當奴才的也有臉麵,可每次雲若雪闖禍,蘇青便是對她們又打又罵的!

  自己還算是好的,做了一等丫鬟,有些事情也不必她親自去做!

  像那楓兒在輔國公府失蹤後,夫人小姐竟沒有一個提起過她,壓根就當那人沒有存在過,此時為討舅老爺的歡心把自己一生都送進去,竟還如此的對待她的家人,如此薄涼的人,竟不如大小姐來的寬厚!

  可此時自己若是與她們硬碰硬,斷沒有好果子吃,倒不如虛以委蛇保全自身,日後再與她們算賬!

  如此想來,盼蘭硬生生的壓下心中滔天的恨意,恭敬道“奴婢怕夫人還有所吩咐,便在回了小姐那後又折了回來,本想一會邊去取衣服的,可奴婢前腳剛到,小姐後腳便來了!”

  王嬤嬤算了算雲若雪住處與風荷園的來回路程,又見盼蘭神色間並無異樣,心中的疑慮便稍稍打消了些,卻還是有些謹慎道“那你來了怎麽也不出個聲?外間伺候的婆子丫頭難道也是死人,不知道通傳一聲嗎?”

  聞言,盼蘭心中一緊,不想王嬤嬤竟如此的精明厲害,便趕緊道“嬤嬤忘記了,方才還是婚嬤把她們都遣出了屋子呢,奴婢來的時候,還看到大夥都在園子裏候著!”

  王嬤瑭見她說話不慌不忙,且一會隻消問一問院中的婆子丫頭便知她是否說謊,便揮了揮手,略帶不耐煩道“你且先去為二小姐取衣服吧!以後當差時謹慎點,別嚇著了人!”

  盼蘭見自己暫時躲過一劫,心中不禁鬆了口氣,立即向王嬤嬤福了福身,轉身出了屋子!

  可王嬤嬤終究還是不放心,便叫過院中的幾個丫頭婆子,細細的問了盼蘭進來的時間,這才放了心!

  隻不過,這伴事情還是王嬤嬤多心了,盼蘭方才說的話並無虛假捏造,她除了蘇青那最後一句話之外,壓根就沒有聽到自己家中失火的事情!

  隻是,她跟在蘇青雲若雪身邊這麽多年,也曾幫著蘇青料理一些小丫頭,自然是猜得出蘇青那話的意思!

  隻見她低著頭,眼中含著淚拚命的往前走,來到浣洗衣服的地方更是拉長了臉接過衣服,一言不發的便想轉身離去……。

  “盼蘭好大的架子啊,我給你遞了衣服,竟連一個謝字都沒有!”可這時,身後竟傳來慕春的聲音!

  盼蘭頓時回頭,見慕春此刻正笑意盈盈的立於自己身後,而自己方才卻因為失神而不知是她給遞的衣服!

  隻是,慕春是綺羅園的大丫鬟,這下等丫頭做的事情何時勞煩她做了,這讓盼蘭有些不解,加上心中十分的煩亂,便也不想與慕春起口角之爭!

  “你今兒個是怎麽了?竟如此無精打采的!”可慕春卻不打算放過她,徑自走到她身邊,關切的開口,更是想伸手探探盼蘭的額頭,生怕她生病了……

  盼蘭立即閃過身,躲過了慕春的碰觸,冷著臉回道“二小姐還等我,就不配慕春姑娘閑聊了!”

  可慕春豈會輕易放走她,穿著的綠裙在空中徵徵擺動,人已是攔住了盼蘭的去路,接著別有用心的開口:“你可真是個糊塗的,怎麽也不檢查下衣衫?若沒有洗幹淨,看二小姐不剝了你的皮!”

  說完,慕春也沒再與她多呆,轉身便回了綺羅園!

  盼蘭本不想理會慕春,可今日慕春的舉動著實讓人生疑,便捧著衣服來到沒人的角落,細細的翻看著手上的衣衫,竟從裏麵摸出一塊做工粗糙的玉。佩來,讓盼蘭欣喜若狂!

  慕春快速回了綺羅園,把方才的事情盡數講述了一遍,隻是心中依舊有些擔憂“小姐,您說盼蘭會相信咱們嗎?”

  雲千夢本也沒有那麽大的把握,隻是聽了慕春對盼蘭神色的描述,心中豁然開朗,想必盼蘭已從蘇青那邊得知家中的狀況否則不會那麽失魂落魄!

  而自家父母不幸身亡,蘇青雲若雪作為主子竟沒有讓盼蘭回家守喪,看樣子她們是打算瞞著盼蘭,讓她一心為她們辦事!

  這也倒好,省的自己再費心費事從旁的渠道讓盼蘭知道此事!

  而現在的結果也甚是讓人滿意,蘇青母女的作為怕已是引起盼蘭的憎恨,此時自己隻需投之以桃,相信她定會報之以李的!

  一連休息了幾日,雲千夢腳裸上的傷漸漸康複,加上每日抹藥喝藥想配合,今日已是能下地走動了!

  而自從楚王府與容府相繼送來禮品後,各府的拜帖已是堆滿了老太太的百順堂,這幾日各府的夫人小姐也是殷勤的到訪相府,倒是讓老太太結交了不少的達官貴人,也被一直默默無聞的雲易易順利的推到了眾人的麵前,而雲千夢則因為受傷的緣故不便見客,老太太便關心的讓她在綺羅園好生的養著!

  雲千夢本就對這些沒有營養的到訪無意,便也順了老太太的話,每日呆在綺羅園修身養性!

  隻是躺了這些天,雲千夢隻覺身子骨都已是有些發軟,見今日陽光甚好,便讓慕春扶著她到院中活動活動!

  可剛剛才走了幾步,便見苗嬤嬤從外麵走了進來,見著雲千夢立即行了禮,笑著說道“大小姐大好了,今日竟已能下床了!”

  雲千夢見著是芮嬤嬤,笑著客氣道“方才下床走了幾步,腳傷已無礙!還請嬤嬤回稟祖母,從明兒個開始,孫女定會去百順堂向她老人家請安!”

  茵嬤娘見雲千夢如此的客氣,又笑著接話道“大小姐且放心養傷,老太太那邊自會體諒您的!隻不過,今日個老奴過來,卻是請大小姐過去的,老太太怕您腳傷走路不便,特意讓柳姨娘給您備了軟轎!”

  說著,苗嬤嬤便讓了讓身子,讓雲千夢看清外麵停放的軟轎!

  隻是,雲千夢卻是不解,按照現今的形勢來看,老太太本是最不待見自己的,今日為何如此好心,竟還親自吩咐柳含玉準備了軟轎,隻為接自己去百順堂?

  收回視線,雲千夢淺笑著盯著苗嬤嬤,大方的問道“不知祖母有何差遣?”

  苗嬤瑭雖是老太太身邊的人,可自從上次收了雲千夢的紅包後,對這位大小姐的態度自然是親切的多,況且,就算自己現在不說,待會大小姐到了百順堂還不是會知曉,還不如自己此刻賣她一個人情,讓她記住自己的好!

  “自然是喜事!方才早膳過後,楚王爺與容府的陳老太君竟親臨相府,此刻正與老太太相爺在百順堂敘話呢!兩位點明要見大小姐,相爺立即差老奴來請您的!”

  而聽到這則消息的雲千夢卻不見十分的歡喜,隻覺此刻自己已是站在了風口浪尖上,若是一個不小心摔下去,怕是屍骨無存!

  隻不過,雲玄之為防她借口不去,竟還派了軟轎過來,如此便可看出他想攀上這兩家的心思!

  “既如此,那便走吧!別讓各位長輩等我一個小輩!”對慕春點了點頭,雲千夢步履均勻的往外走去!

  而此刻的百順堂中,老太太與雲玄之陪著兩位尊貴的客人閑聊著!

  隻不過,陳老太君與楚王均是性格怪癖的人,不是自己喜歡之人,他們是看都懶得看一眼,若不是女兒家不便在自己閨房見客,他們兩人才不會坐在這裏聽這對虛偽的母子扯七扯八浪費時間!

  況且,此刻二人還有更為重要的事情,便是相互不理睬、相互暗中瞪視……

  想來兩人均是沒有想到,對方會至今日到訪相府!

  不過也不禁慶幸自個今日來了,否則晚一步,那丫頭可就真成別人家的了!

  如此想來,兩人心中竟徵徵鬆了口氣,紛紛暗想終於沒有落人之後!

  而這邊不管雲玄之與老太太說了什麽,見這兩人均是沒有接話的意思,不免有些意興訕訕,兩人略有尷尬的笑了笑,便捧起手邊的茶盞開始喝茶,一時間,偏房中僅剩茶盞端起放下的聲音!

  “老太太,相爺,大小姐來了!”這時,先行一步的苗毋惶進來稟報!

  眾人隻覺方才還麵色徵沉又目光無光的兩位客人,在聽到雲千夢到來後,均是眼底一亮,臉上顯出激動的神色!

  這一現象,讓雲玄之心中竊喜不已,而老太太的眼神卻是劃過一絲陰霾……

  而這時,門簾被丫頭們掀開一角,一身家居服的雲千夢在慕春的攙扶下款款走了進來,隻見她未施粉黛、衣衫淡雅清麗,竟比那些盛裝打扮的夫人小姐還要美上幾分,頓時讓陳老太君與楚王滿意的笑彎了眼眉!

  “夢兒見過祖母父親,見過老太君楚王爺!”雲千夢走到幾人麵前,身姿優雅的朝四人盈盈一拜!

  “夢兒快快起來,快坐下,別累著!”此時雲玄之極力的表現著慈父的模樣,而老太太為了不給兩位客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又讓苗嬤嬤特意給雲千夢加了一個靠墊

  不過,此時楚王與陳老太君相互間卻是暗潮洶湧,均沒有注意到雲玄之等人的表現!

  楚王正因為雲千夢先稱呼陳老太君而怒瞪著老太君,而老太君自然不能平白的被人瞪視,不過雲千夢先提到自己的名字,倒也讓陳老太君心中不免有些得意,正滿眼笑意的掃了楚王一眼!

  楚南山心中氣結,便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隨後看向雲千夢,柔聲問道“小丫頭的傷可好些了?”

  他這一問,雲千夢自然是要起身回答的,慕春眼明手快的扶著她向楚王徵徵福了福身,便聽見雲千夢落落大方的回答“多謝王爺關心,傷勢已好轉!前幾日王爺與老太君送來的禮品讓千夢受寵若驚,在此多謝兩位長輩的關心!”

  楚南山見她如此知禮,眼中盡是滿意,隻是這小丫頭對他卻是生疏的很,一口一個……王爺、王爺,的叫,一點都不親切!

  便又笑著開口:“我與你祖母可是同輩,小丫頭大可叫我爺爺!也顯得親熱些!”

  此話一出,眾人隻聽見陳老太君鼻中冷哼一聲,隨即便見她目光平視前方卻冷著臉開口:“王爺這樣可是越禮了!雲小姐與王爺非親非故的,為何要稱呼您……爺爺,?既然如此,那京中與雲小姐同歲的小姐,豈不均要稱您……爺爺,?”

  楚南山聞言,卻沒有勃然大怒,那張含笑的臉上絲毫不見任何怒意,隻是聲音微冷的反駁陳老太君“隻怕有些人心裏想要人家喊……“祖母”可嘴上卻是不敢說!這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我堂堂楚王,豈能與婦人一般見識!小丫頭,你說是不是?”

  末了,楚南山竟還把雲千夢拖下水,恨不能雲千夢此時與他一同應對陳老太君!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