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66節

  “拉下去,杖斃!”林老太君也沒心思聽他解釋,直接便下了命令,而那小廝則是身子一軟,頓時歪倒在冰涼的青石路上!

  可這幅可憐的模樣,卻換不回林老太君絲毫的憐憫,隻見她與辰王一同轉身走進韓國公府,隻是相較於麵無表情的辰王,林老太君卻是掃了他一眼,隨後麵色越發的嚴肅,略帶試探性的開口:“王爺為何不接受太妃娘娘的建議?”

  聽到林老太君如此一問,江沐辰神色更見冰冷,心中幾乎是毫不猶豫的便否定了元德太妃之前的提議,況且當時在太後的宮殿中,他已是嚴詞拒絕,老太君此番重提,怕是因為方才楚飛揚的緣故,深怕韓國公府與地位超然的楚王府結怨,倒不如借由聯姻先拉攏一方!

  隻可惜,母妃提議之人並非能入他的眼,怕是林老太君要失望了!

  “老太君既然喜歡,何不為表弟籌謀這門好親事?”隻見辰王目光直視前方,神色不見絲毫波動,冰冷的丟出這句話!

  卻讓林老太君眼底劃過一絲不悅,若是對方能夠看上舟兒,她又何必費盡心思的讓元德太妃說服辰王呢?

  第二日午膳過後,季舒雨便帶著曲妃卿前來看望雲千夢!

  雲千夢剛喝完藥,便見大舅母與表姐前來,心中自是歡喜,立馬讓慕春搬來兩張加了軟墊的凳子放在床邊,笑著邀請兩人落座“夢兒三番兩次的病著,倒是讓大舅母與表姐笑話了!”

  季舒雨則是在進入內室時已是想米嬤嬤詢問過雲千夢的傷勢了,聽米嬤嬤說沒有傷到骨頭,這才放下了心,讓丫頭們把帶來的補品交給慕春,這才拉過雲千夢的手心疼道“舅母豈會笑話你?隻是這些年你多災多難,我們真真是為你擔心,今兒個一早,你外祖母本想親自過來的,隻是那海王府的海王妃竟突然到訪,老太君一時脫不開身,便讓我帶著妃兒過來了!”

  雲千夢聞言心中一沉,外祖母過壽那日,海王府除去海恬郡主並無其他人到場祝賀,這壽辰都已過去,海王府倒是派出海王妃前去輔國公府到訪,這裏麵難道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

  “夢兒,你竟住這麽簡陋的屋子?相府也欺人太甚,即便你沒了娘親,可好歹還是輔國公府的孫小姐,他們豈能如此怠慢於你?”可此時,打量完雲千夢閨房的曲妃卿頓時氣惱的為雲千夢打抱不平!

  雲千夢則是看向眼眶徵紅的曲妃卿,一個可怕的念想瞬間劃過她的腦海,難道海王府是想?

  “夢兒,你怎麽了?”曲妃卿見雲千夢盯著自己怔怔發呆,由此雲千夢由於腳裸還隱隱作痛的關係,今日臉色依舊有些發白,看上去甚是柔弱,讓人擔心不已!

  雲千夢險險的收起自己的心思,見表姐真心關心自己,便扯出一抹淺笑“我沒事,表姐不必動怒!父親與柳姨娘本想重修綺羅園,隻是被我給婉拒了!”

  而季舒雨則是從雲千夢的神色間看出了些端倪,心中不禁暗歎一聲,若是妃兒有夢兒一半的聰慧與洞察力,她也就不必擔憂了!

  “大哥本也想過來的,隻是祖母說你在病中,現今又已及笄,讓大哥還是避避嫌,這才隻我和母親兩人過來!”曲妃卿見雲千夢話中不見任何委屈,便稍稍放心,隨即轉移話題!

  可她的話卻讓雲千夢想起昨夜那個跳窗而入的楚飛揚,若說大表哥太過遵禮,那楚飛揚則完全是一個不懂齊瞰是何物的人!

  隻是有一點倒是讓雲千夢好奇,大表哥是如何在楚飛揚手下行事的?

  季舒雨瞧女兒與雲千夢相處如此之好,心下想了下,便溫和問道“夢兒,你先進受傷,府中老太太年紀大了,雲相平日公務繁忙,又有兩名姨娘身懷有孕,不如雖我回輔國公府,一來可以與妃兒作伴,而來也可靜心養傷,老太君又能時時見著你,豈不很好?”

  雲千夢見季舒雨說的如此美好,心下是真的動心的,可她的網已經是擻下去了,斷不能現在就離開,否則錯過了好戲豈不可惜?

  便隻能抱歉道“多謝舅母關心!隻是,我這一受傷便去輔國公府,老太君舅舅舅母表哥表姐自是真心疼我的,可那些外麵的人卻會認為我在相府受了委屈,這才回了娘親的娘家!屆時,那些嘴碎的人指不定把咱們編派成什麽樣子!而表姐與表哥尚未婚娶,豈能讓這些小事壞了婚姻大事?”

  季舒雨聽完雲千夢的分析,頓時心中一暖,她還真是沒有想到這一層!她的兩個孩子如今均走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最近輔國公府整日的便有那些官家夫人進進出出的,口中議論的均是兩個孩子的親事,若這時出現不好的言論對輔國公府造成負麵影響,確實會讓兩個孩子受到最直接的影響!

  自己方才隻想著讓雲千夢過的舒心些,若非雲千夢提醒,她還真沒有想到這裏!如此一想,季舒雨心中卻是更加的心疼雲千夢了,輕撫雲千夢蒼白的小臉,柔聲道“待你表姐出嫁之時,舅母定讓人接你去府中住上一年半載,讓你們姐妹好好的敘敘話!”

  雲千夢聞言,淡雅一笑,隨即應下了!

  可曲妃卿卻被兩人給羞紅了臉,直直的撲進季舒雨的懷中撒嬌道“女兒一輩子都不嫁,就守著輔國公府過日子了!”

  季舒雨寵溺一笑,點點她的俏鼻佯怒道“女兒家哪有不嫁人的?再說,你嫁得好,將來給夢兒物色個更好的夫婿,豈不更好?”

  曲妃卿聽後,臉上的羞澀稍減,隨後那雙水汪汪的大眼不住的打量著雲千夢清麗的模樣,竟認真的點了點頭,惹得季舒雨一陣搖頭,可心底卻依舊沒底,不知老太君與那海王妃談的如何!

  雲千夢見季舒雨心中有事,便裝著有些疲倦的樣子,兩人見狀便囑咐她好好的休息,隨即便出了綺羅園,返回輔國公府!

  而她們剛離開,米嬤嬤便走進內室,走近床邊低聲道“小姐,那盼蘭的老子娘已是找到了,是不是安排他們見麵?”

  雲千夢坐起身,雙目射出淡淡平靜的光芒,剛要開口,卻聽見外間傳來慕春向雲玄之行禮的聲音,便讓米嬤瑭扶自己起身,想要向雲玄之行禮!

  雲玄之走進內室一看雲千夢勉強站在床邊,眉頭頓時一皺,衝著米嬤嬤吼道“不懂事的,豈能讓小姐起身行禮,還不快扶小姐躺下!”

  米嬤嬤一陣為難,雲千夢卻是趁機朝雲玄之福了福身,在雲玄之親自攙扶下躺回了床上!

  “我兒真是越發的懂事了!昨兒個我見天色已晚,便沒有過來!今日見我兒麵色依舊不好,想必傷勢嚴重,隻是不知夢兒為何受傷?”雲玄之看著雲千夢,細細的問道!

  聞言,雲千夢低垂的眸中閃過一絲冷光……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心生叛意兩府到訪

  雲千夢緩緩抬起頭來,眼中滿是為難的看了雲玄之一眼,隨後勉強一笑,輕聲道“讓父親擔心了!都是夢兒自己不好,不小心與人撞了下,便把自己給傷著了!”

  語畢,又低下了頭,似乎不想細說自己受傷的事情!

  可落在雲玄之的眼中卻是十分的可疑,隻是看雲千夢的樣子十分的不想開口,雲玄之便轉向一旁的米嬤嬤與慕春,厲聲道“還不快把大小姐受傷的經過一字不差的說出來!你們這些奴才是怎麽伺候的?居然讓大小姐受傷,萬一夢兒留下什麽頑疾,看我不扒了你們的皮!”

  米嬤嬤與慕春見雲玄之神色俱厲,麵色均是顯出害怕之色,紛紛朝著雲玄之跪了下來,顫顫巍巍的開口:“相爺息怒!小姐不過是隨老夫人前去普國庵上香,可卻遇到了刑部尚書家的老夫人與夫人,不知怎的,那蘇夫人與小姐擦身而過時,竟傷到了小姐!事後,那蘇夫人竟還想著冤枉小姐!小姐仁厚,想著那是蘇姨娘的娘家便不想多事,也不讓奴婢等人說出來,還請相爺為我們小姐做主!”

  米嬤嬤低頭如實的把當時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半句自己的想法也沒有提,但就是這些大實話,卻讓雲玄之皺起了眉,眼中閃過一絲厭惡!

  雲千夢見狀,立即低聲喝止“米嬤嬤,誰讓你說這些有的沒的?蘇夫人隻是不小心碰到了我的腳,豈會有那麽大的力氣踢傷我?你可別跟著那些上香的夫人小姐胡亂猜測!屆時影響了相府與刑部尚書府的關係,豈不是那些有心之人鑽了空子!這點深意都想不到,你平時是怎麽在我身邊當差的?”

  說著,雲千夢原本靠在錦被上的身子立即直了起來,麵色漲紅的指著米毋嬤疾言厲色的教訓著!

  雲玄之見雲千夢病中還想著維護相府與蘇府的關係,可蘇府那邊卻是幾次三番的陷害自己的女兒,心中雖對蘇青有情,但那邊卻是做的太過了!

  先是在穀老太君的壽宴上誣陷雲千夢,此次更是為了泄恨而弄傷了她,這讓雲玄之平放在膝上的手微徵握成了拳,隨即讚賞雲千夢“還是夢兒識大體!隻是,既然他們做錯了事情,爹爹自然不會讓我的女兒受委屈!況且,此次連容府與楚王府都如此的關心你的傷勢,若爹爹不為我兒討回公道,那豈不是讓兩府笑話?”

  雲玄之此話說的大義凜然,若雲千夢不是事先便知他是貪婪薄涼之人,怕是此刻定會為自己有這麽以為慈父而感激不已!

  隻不過,雲玄之句句不離容府與楚王府,之前又是那般的對待自己這個嫡女,雲千夢聽著他這番為自己出頭的話,心中隻覺可笑!

  若昨日容府與楚王府沒有派人前來,怕雲玄之根本就不會關心自己這個長女!

  而昨日兩府的親切問候,怕已是讓雲玄之興奮了一整晚,否則怎會到現在還不知自己受傷的原因,怕是高興過了頭,想不起來這事了!

  至於老太太看到那堆滿迎客廳的禮品,怕心中早已是氣炸了心肺,壓根不想對雲玄之提自己的事情!

  隻是,此時見雲玄之眼中確實含有怒意,雲千夢自然不介意多加一把柴,急急的掀開錦被便想下床,卻被雲玄之給阻止,口中責備道“腳受了傷,就不要隨便亂動!你祖母那邊,我自會與她說明,免了你的晨昏請安,你隻管好生的養好身子!”

  雲玄之不提老太太還好,一提到她,雲千夢麵上又是一陣為難,目光中略帶懼意小聲道“這次楚王府獨獨隻送了女兒禮品,想必是惹得祖母心中不快了!畢竟,祖母可是與夢兒提過,四妹妹與楚相是天生一對,隻怕這次祖母心中對夢兒有了嫌隙!父親,女兒隻求家宅平和,並不想與四妹妹爭寵,也不想與蘇姨娘產生矛盾,隻想安安靜靜的在這綺羅園過自己的日子,還請父親不要為了女兒的事情勞心,否則就是女兒的罪過了!”

  聞言,雲玄之立即挑起眉毛,眼中閃過譏諷,忍不住冷哼道“你那四妹妹的身份豈能與你相比?她也最多能嫁個平常官宦家的嫡子為妻,但楚王府那樣的門楣,可不是什麽都能攀附的!母親也真是的,跟你這個閨中千金提這個做什麽,也不知避嫌!你且安心的養傷,一切的事情自有為父為你打理……”

  說著,雲玄之便站起身,看他神色間的表情已是十分的不悅,怕是百順堂與風荷園都免不了都要去一趟!

  米嬤嬤與慕春立即扶著雲千夢起身,把雲玄之送出內室!

  “嬤嬤,你方才說找到盼蘭的家人了?是如何找到的!”見雲玄之快步走出綺羅園,雲千夢這才低聲問道!

  而米嬤嬤卻是立即跪在了雲千夢的麵前,滿是自責的表情“請小姐責罰!人並不是老奴找到的!”

  見這件事情還有其他的隱情,雲千夢目光直直的盯著米嬤瑭,冷靜道“起來再說!到底是怎麽回事!”

  米嬤嬤見雲千夢並未責怪自己的意思,隻是心中依舊滿是自責,便執意跪在地上緩緩說道“奴婢本已是打聽到盼蘭家人的住處,隻是,她的家人早已被人給盯死了!奴婢無法靠近,卻在返程時遇到了表公子,他聽了此事後,把人救出後便放火燒了盼蘭家的院子!奴婢已經把盼蘭的家人安排到了安全隱秘的地方,隻等小姐示下!”

  雲千夢怎麽也沒有想到此事竟把曲長卿給牽扯了進來,而曲長卿此舉,不但救了盼蘭的家人,而且還打消了蘇青對自己的懷疑!

  一旦蘇青把矛頭指向自己,那麽盼蘭這顆棋子,自己便不能再啟用!

  不得不說,雖然麻煩了曲長卿,卻解決了自己的後顧之憂!

  而曲長卿手中握有的人力資源,亦是自己此刻所缺少的,若不是他出手相助,即使自己控製了盼蘭,隻怕蘇青也不會再取信於她!

  雲千夢這段時日看似是獨自在相府與眾人鬥法,可輔國公府卻是她堅實的後盾,從老太據到表姐,均是對她關懷備至,就連那看似冰冷無情的表哥,亦是在關鍵的時刻伸出援手!

  這讓雲千夢頓覺心頭一暖,深覺有親人的感覺真好,一如在現代姐姐在她身後總是給她默默的支持一般!

  雲千夢忽而覺得自己精神抖擻,從未有過的幹勁充斥在整個身體內,隨即招手讓米嬤嬤靠近,在她耳邊小聲的吩咐著!

  米嬤嬤聽完雲千夢的計劃,雙眼頓時一亮,麵色一喜,連連點頭,隨後便轉身離去!

  雲千夢靠在床頭,看著米嬤嬤如此有幹勁的樣子,嘴角綻放出一抹會心的淺笑,又想起方才雲玄之離去時的模樣,想必這次蘇青又要為了自己那個笨蛋嫂嫂而受氣了,而離間雲玄之與蘇源的關係,便是蘇青失寵最重要的一步!

  而雲玄之離開綺羅園後,先去的並非風荷園,而是老太太的百順堂!

  畢竟,比起雲千夢受委屈這事,還是終生大事更為重要!

  而此時老太太與雲玄之均是看中了楚飛揚,他自然是不能讓老太太給捷足先登了!

  雲玄之進入百順堂的暖閣時,老太太正讓苗嬤嬤教導著雲易易宮中的禮儀,看著雲易易隨著芮嬤嬤起身行禮,雲玄之心中劃過不快,隻是麵上卻笑著向老太太問安“母親今日可安好!”

  老太太見雲玄之進來,立即讓苗瑭瑭停下方才的事情,笑著看向雲玄之,慢慢回道“一切都好!你公務繁忙,平日不用來得這麽勤快!母親心中知道你是孝順的便行了,可別累壞了身子!”

  雲玄之卻不以為意,在老太太的下首坐下,目光卻是放在了雲易易的身上,隻見此時她已是乖巧的立於老太太的身側,輕聲向自己行禮“侄女見過大伯!”

  聞言,雲玄之哈哈大笑,直直的向老太太誇著雲易易“母親把易易教導的可真是好!比起我那三個孩子也不遜色!”

  老太太聽雲玄之難得的誇讚雲易易,心中忍不住的有些得意,麵上卻是謙虛道“你可別再誇了,這孩子經不得誇,否則準會翹尾巴!況且,我看夢兒三姐妹也是極好的,先不說三姐妹親自去蘇城接我回府,就是這些日子,夢兒與嫣兒可是每日不落下的過來請安,這份孝心,甚是難得!”

  雲玄之甚至老太太對蘇青母女成見極深,可這當著他的麵,老太太隻提到雲千夢與雲嫣,卻也是讓雲玄之頓覺麵上無光!但反之一想,老太太當著他的麵前如此不待見蘇青母女,怕是私底下更加的變本加厲吧!

  盡管是蘇青的大嫂害得雲千夢受傷,但好歹蘇青還是他雲玄之的愛妾,老太太如此不避諱的在自己的麵前表現出對蘇青母女的討厭,倒是讓雲玄之原本對蘇青的厭煩少了些許,畢竟,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有成見後,那人所說的話的可信度便已是大打折扣!

  說著,雲玄之又細細的打量著雲易易,甚是嚴肅的對老太太開口:“母親前幾日向兒子說起易易的親事!本來兒子覺得易易還小,可方才見她舉手間均是大家閨秀的氣質,又見咱們母子絮叨了這麽久,她竟如此沉得住氣,倒是覺得可以先替她定下一門親事,免得好男兒被別家的千金給捷足先登了!不知母親意下如何?”

  老太太不想雲玄之今日前來竟是與自己討論雲易易的親事,心中一緊,想起昨晚楚王府的動向,便是細細的盤算了一番,這才笑著開口:“兒的話算是說道母親的心坎裏了!你二弟不在易易身邊,你這個做大伯的確實要多多上心!否則別人還以為我們雲家兄弟不合!至於易易夫婿的人選嘛,我倒是看中了一個!”

  說著老太太回頭看了雲易易一眼,見她在聽到家中兩位長輩當麵議論她的婚事時,已是羞紅了臉蛋,這時正低著頭,有些無措的攪著手中的絲帕!

  老太太見她小女兒容易嬌羞,便讓苗鋒嫉送她會秋碧居,這才重新看向雲玄之,正想開口說出楚飛揚的名字,卻被雲玄之搶險開口!

  “前幾日輔國公府老太君的壽宴,兒子在前院倒是見到不少名門貴公子,其中吏部尚書的嫡二子倒是很合兒子的眼,其人玉樹臨風、家教甚嚴,今年亦會參加秋試,將來定是一枚棟梁,不知母親可滿意?”

  老太太沒想到雲玄之居然替雲易易找了這麽一個人,雖是嫡出但卻不是長子,家中父親雖是正二品朝廷大員,可自身此刻卻沒有功名在身!

  這讓老太太心中頓時湧上怒意,臉上的笑意盡數散去,麵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這樣一個公子哥,如何與堂堂楚王府相比!

  那楚飛揚雖說有個楚王爺爺,可自身能力卻也是一流,善於帶兵打仗不說,年紀輕輕便奪得文武狀元,更是坐上了左相的位置,與那吏部尚書的嫡二子相比,雲泥之別瞬間明了!

  雲玄之見老太太遲遲不開口,心中便知老太太心中定是不願意的!

  隻是,老太太也不看看雲易易自身的條件,雖說有自己這個做宰相的大伯,但她親身父親卻隻是一介布衣,自己為她籌謀吏部尚書這門親事,其實已是雲易易高攀了,卻不想老太太心比天高,一門心思的掛在楚飛揚的身上,讓雲玄之心中滿是不悅!

  “母親可是不滿意?”雲玄之明知故問,語氣中卻是帶著一絲施壓的味道!

  老太太心中自是不滿意讓雲易易嫁給一個吏部尚書的兒子,便也盯著雲玄之的壓力直截了當的回道“易易嫁得好,將來也會幫助她這些個姐姐們!兒啊,你忘記為娘上次說的話了嗎?夢兒、雪兒與嫣兒三人,情況各異,均是嫁不了太過顯赫的夫家,咱們雲家可就指望易易了!若她也嫁得不好,咱們雲家怕也是要敗落了!”

  老太太說完便深歎口氣,眉間盡是對雲府前景的擔憂!

  可落在雲玄之的耳中,卻是明晃晃的詛咒他仕途不順,便見他神色一緊,口氣嚴肅的向老太太分析道“母親想必也隻,這一次為皇上選秀中,吏部尚書家的千金可是已經入選了!將來得了皇上的寵愛,這二品的官銜遲早會往上提,她豈會不向著自家的兄弟?”

  可老太太卻是滿心的不同意,接著便反駁道“後宮佳麗三幹,又有誰知道吏部尚書的幹金何時能夠得到恩寵?兒啊,咱們不能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何必放棄麵前現成的?”

  見老太太執意如此,雲玄之心知多勸無意,便也收了心思,冷淡道“既然母親不同意,那全當兒子沒有提過此事!畢竟易易年歲還小,帶這次秋試之後,兒子再替她好好的物色一番!兒子還有公務在身,就不陪母親了!”

  語畢雲玄之起身,向老太太行了一禮便跨出暖閣,而老太太則是滿麵陰沉的坐在位置上,半餉才緩和了心中的怒氣,喚過外間候著的苗嬤嬤,讓她好生的教導雲易易宮中禮儀,為將來嫁給楚飛揚做準備!

  雲玄之雖是暫時占了上風,可因為並沒有讓老太太鬆口定下雲易易的親事,讓他心中亦是憋了一口氣,就冷著一張臉跨進風荷園!

  此時蘇青正在親自教導盼蘭如何服侍男子,見雲玄之進來,便揮手讓所有人退了出去,自己則是笑著迎上前,扶著雲玄之坐下“相爺這時候怎麽有空過來了?”

  雲玄之看著蘇青如此殷勤溫順,又是伺候他坐下,又是斟茶倒水的,心中原本存著的怒氣便也消散了些,隻是依舊寒著臉開口:“昨兒個的事情,想必你也聽說了!夢兒因為你嫂子受傷,蘇尚書今日早朝時可是沒事人一般!可皇上今兒個可是正眼也不曾瞧我,什麽原因,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吧!”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