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63節

  老太太收回視線,點了點,由苗嬤嬤扶著進了院門,雙目立即又被院中那三丈長、亮長寬的大鼎給驚住!

  老太太自覺也是活了大半輩子的人,也是去過無數的寺廟,可又有誰家的寺廟如普國庵如此的裝光宏偉?

  隻這一眼,便加重了老太太要把雲易易嫁給楚飛揚的決心,畢竟,這普國庵雖說是不管平民百姓還是達官貴人都是能拜祭的寺廟,可平日前來拜佛的還是以達官貴人為多!

  而方才容賢太妃的車駕便把其他有地位的馬車拒之山腳下,可見身份地位是如何的重要!

  雲千夢見老太太盯著大鼎怔怔發呆,又瞧老太太的眼中閃出貪婪之光,心中不禁暗歎,都說是佛家淨地,越是往上,隻覺人的心越是寧靜!可對於老太太這樣的人來說,即便是讓她抱著佛腳過日子,恐怕也是清不了心中的貪念吧!

  “祖母,孫女想四處走走!”見老太太如此,雲千夢出聲說道!

  而老太太此行也並不是為了雲千夢,收回自己看向大鼎的目光,囑咐米嬤嬤慕春跟好雲千夢,便拉著四處打量的雲易易走進人滿為患的大殿求簽拜佛!

  而雲嫣則是識趣的跟著老太太走進大殿,讓雲千夢得以自由活動!

  見院中與大殿中人山人海著實無趣,雲千夢便慢慢散步走向普國庵的後院!

  隻見越往裏走,香火味越是清淡,不似前院那般嗆鼻,卻多了寧神舒心的功效,且後院遠離前方的塵囂,顯得格外的安靜,仿若與世隔絕一般!

  雲千夢穿越到西楚這段時間,整日處於勾心鬥角算計人心的生活中,突然處在著般清心寡欲的地方,隻覺整個人如被解放了一般,唇角不禁染上了真心的笑容,帶著一絲開心穿梭在後院錯落有致的廂房中!

  而這普國庵的每一個院落中的格局均是不同,就連裏麵植物似乎也是應景而種的,那一株株富有生命的植物,在這遺世獨立的地方綻放著自己的生命!

  不知不覺間,雲千夢三人竟站定在一座小殿的門口,徵抬首看去,隻見那墨黑的匾額上行雲流水般寫著,覺妙殿,三字,不難發現是名家之筆,更顯得這普國庵的與眾不同!

  隻是此處雖有嫋嫋香火自殿中的紫銅香爐中升起,卻不見任何人前來祭拜,讓雲千夢心生疑惑,卻也沒有冒然的踏進殿中,隻是帶著米撼撼與慕春在殿外看了一會,便繼續往前走去!

  穿過“覺妙殿”竟隱隱聽見流水的聲音,順著水聲往前繼續走去,竟見那院中坐落著一方涼亭,涼亭內卻又引入了泉水!

  那泉水被引入溝中,經曲折的水槽流出,那水槽寬約一寸,如將茶盞放入水槽,茶盞隨水漂流,香客坐在亭內的任何位置均可取被飲水!

  而此時這涼亭中竟隻坐了一人,此人滿頭銀發,一身雪白錦衣長袍,遺世獨立的讓人隻覺是幻影!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一朝綬傷兩方關切

  那一頭顯眼的白發,即使想讓人忽略也無法,那人不是容雲鶴又會是誰呢?

  雲千夢想起今日前來普國庵的容賢太妃是容雲鶴的親姑姑,而容雲鶴很得太妃的歡喜,心下便明了為何容雲鶴會在此!

  正在躊躇是否要踏進那流杯亭中,隻見那邊容雲鶴已是發現了她,在那高高的涼亭上站起了身,目光深幽的看著她!

  “嬤嬤、慕春,隨我去向容公子見齊吧!”雖然男女有別,可對方已是看到了自己,若此刻轉身離去,便顯得自己太過沒有齊瞰了,因此雲千夢輕聲交代米嬤嬤與慕春兩人,讓她們陪著自己走向流杯亭!

  容雲鶴氣宇軒昂立於流杯亭中,頭頂的陰影遮住了他大半的麵容,讓人看不清他此時的表情,隻是一身較為隨和的氣息卻不似與其他人相處時的孤僻,倒是讓雲千夢身後的米撼瑭與慕春不再懼怕容雲鶴那頭白發!

  雲千夢迎著山間小霧款款走向流杯亭,淺黃的陽光穿過薄霧投在她的身上,形成淡淡的暈光,使得此刻的雲千夢看上去如夢似仙,美的太過虛幻,直到雲千夢一步步踏上流杯亭的台階站在他的麵前,容雲鶴才收回自己徵徵失神的眸子,徵垂的眸子斂去了眼底的神色,看上去又變回了以往冷漠的模樣!

  “見過容公子!”優雅向容雲鶴屈膝行了一禮,雲千夢低淺開口!

  “嗯!”見雲千夢如此落落大方,容雲鶴倒是顯得有些拘束,有些不自在的點了點頭,目光更是無處能放的西下亂瞄,惹得慕春低頭偷笑卻不自知……

  “不叨擾容公子清靜,千夢告退!”雲千夢看著容雲鶴此時手足無措的如小孩一般,麵上淺淡一笑,繼而便又行了一禮打算轉身離去!

  “那個,可是……”容雲鶴見雲千夢即將離去,便心急的出聲,腳下的步子一時微微邁出一小步,卻又怕壞了雲千夢的閨譽,硬生生的收回了腳步!

  聽他出聲,雲千夢淡然回身,始終保持著與容雲鶴一定的距離看著他,輕聲淺問“容公子還有事?”

  見雲千夢回頭,容雲鶴那麵如冠玉的臉上竟浮現一絲可疑的淺紅,那背在身後的雙手鬆了緊、緊了鬆,半響才目光直射雲千夢身後的……絕妙殿,低聲開口:“你的傷好些了嗎?”

  雲千夢見他突刺的不自在,一時竟起了捉弄之心,微徵上前半步,卻見容雲鶴如一隻驚慌的兔子般急急往後退了一大步,方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雲千夢見他這般避讓,便知這看似孤僻的容雲鶴被陳老太君教導的很好,君子之禮並非像那些貴族紈絝子弟般隻掛在嘴上,心中對容雲鶴的評價一時好了起來,便不再前進,溫和回道“多謝容公子關心,隻是小傷,不足為懼!”

  容雲鶴的目光隨著雲千夢的回答收了回來,小心的看了眼雲千夢交疊在腰間的雙手,這才徵徵放心!

  流杯亭中一時陷入寂靜,雲千夢見容雲鶴似乎沒有其他的話說,剛想開口離去,耳邊卻又想起他略顯緊張的聲音“你也喜歡這?”

  米惶嬤見容雲鶴一問再問,又怕有人經過看到有損雲千夢的名節,便低聲提醒“小姐,老夫人那邊怕是要等急了!”

  聞言,雲千夢微側首看了看米嬤娘,這才重新麵對容雲鶴,嘴邊淺笑道“這裏遠離外界喧囂,確是個不可多得適合清修的好地方!身在此出頓覺忘記了塵世一切煩惱,想必大多數人都是喜歡的!”

  容雲鶴見雲千夢如此回答,眼中浮上淡淡笑意,接著道“世人均覺在菩薩麵前多多拜祭便是禮佛,可又有幾人深知,禮佛不在多不在跪拜更不在捐香火錢,平日作惡多端,即便想花錢消災,菩薩也是不會待見的!倒不如把這佛祖放在心中,時刻提點自己多行善事,神明定會看在眼中!不想今日竟在這巧遇雲小姐,倒是讓在下覺得遇見了知音!”

  聽著雲千夢方才的言論,容雲鶴竟一時暢談了起來,末了還把雲千夢歸為……知音,讓身後的米嬤嬤驚出了一身冷汗,本來今日小姐與這容公子寒暄就不合時宜,此時兩人又是不住的談經論道,隻怕小姐呆的時間越久越不安全!

  況且,這容公子又是如此特立獨行之人,這對於小姐怕是沒有益處,夏嬤嬤把小姐全權交給她保護,自己自然不能讓小姐受到傷害!

  如此一想,米嬤嬤再次出聲“小姐,老夫人怕是等急了!”

  容雲鶴見雲千夢身邊的撼瑭幾次出言提醒,又見此時流杯亭中卻是隻有自己與雲千夢二人,對雲千夢的閨譽確實有損!

  雖然自己向來不在乎別人的眼光,而雲千夢如今在容雲鶴的眼中也甚是不同別人,不知怎的,心中竟也不希望雲千夢出事,便低聲開口:“既然老夫人在此,那在下便不留小姐了!”

  雲千夢則是對他輕點頭,便轉身步出流杯亭……

  而此時,流杯亭不遠處的廂房中卻站著兩名女子,把方才亭中的一切看進了眼中!

  “想不到,我那近乎沒有人情味的侄兒,如今也有吃癟的時候,倒是讓我吃驚不小!”一名身穿淡白色宮裝、外罩一層藕色薄紗的女子輕輕開口!

  隻見她梳著隨雲髻,頭間隻簡簡單單的用一根芙蓉暖玉步搖點綴,既不失身份卻又不會冒犯了神靈!

  而那張淡雅如出水芙蓉的臉蛋與亭中容雲鶴的竟有五分相似,隻是神色間卻比容雲鶴多了三分愁重,眉宇間又隱隱含著不怒而威的尊貴,想必這便是容府陳老太君的嫡出女兒,西楚現今的容賢太妃了!

  而那側耳傾聽容賢太妃感歎的女子則是身穿一襲煙灰道服,頭上三幹煩惱絲早已是高高束起,用一條同色絲綢綁住,那雙素手上則是輕舉一把拂塵,聽著容賢太妃的低語,倒是淺淺一笑,隨後開口:“想必那位女施主便是太妃所說的相府大小姐了吧!觀其麵相,真真是一位極有福氣之人!隻是……”

  容賢太妃見身邊的人說話隻說了一半便停了下來,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滯,複爾又是一笑,淡淡開口:“九玄,咱們這麽多年的交情了,有什麽話就直說吧!對我,不必如此的小心翼翼!”

  方才那開口的女子,便是信佛之人均想見到的九玄師太,不想此刻她竟陪著容賢太妃為雲千夢看相!

  而她本走出家之人,對於看相一事向來隻說一半,此時見容賢太妃自稱“我”便也破例繼續往下說道“這位雲小姐,確實是福澤深厚之人!隻不過,向來福澤深厚之人,均要經曆一般人不能承受的遭難!這怕也是老天對她毅力心智的磨練吧!”

  容賢太妃靜聽九玄師太所說,那精致描過的秀眉幾不可聞的輕蹙了下,嘴角隨即笑的有些不真實,目光深遠的盯著目送雲千夢離去的容雲鶴,一言不發!

  九玄師太見她這心事重重的模樣,本因為出家人不該憑惹塵世喧囂,但此時麵前立著的是自己多年深交好友,又憶起好友這些年所受的苦難,唇邊終究是溢出一抹輕歎,多問了一句“可是府上老太君有何心思?”

  聞言,容賢太妃淺淺一笑,斂去眼中那不易察覺的擔憂,隨即淡然道“那不過是母親的一句玩笑話而已!”

  九玄師太見她不願多說,便也不再多問,兩人轉身緩緩走回一旁的……覺妙殿,!

  “原來雲小姐在這裏呀!真是讓我們好找!”雲千夢剛踏出……覺妙殿,的院落,便聽見一道清脆帶笑的輕呼!

  轉過頭,看到秦易安、沈叢煙與管思柔攜伴朝自己走了過來,雲千夢站定,朝著三人徵徵福了福身,淺笑道“三位小姐是在找千夢嗎?”

  三人見雲千夢行禮,便也立即還禮,秦易安直起身子回到“是呀!長輩們都在大殿內求簽拜佛,我們三個便偷溜了出來!本想找你一起觀賞著普國庵後院的,卻不想在大殿看了一圈也不見你的身影,便猜著你定是先過來了……”

  雲千夢見秦易安等人如此客氣,便也溫和道“我今日也不過是陪著祖母而來!她老人家誠心禮佛,我也不便在一旁打擾,便出來走走!”

  說著,雲千夢看了看三人的身後,有些不解道“怎不見韓小姐?”

  上次老太君壽宴,那吏部尚書家的韓小姐與麵前三位小姐可是閨中密友,可今日卻不見她的身影,讓雲千夢心中隱隱不安,難道那韓小姐?

  隻見三人眼中頓時劃過一絲惋惜,沈叢煙帶著一絲傷感道“本來韓姐姐今日是一同過來的!可誰知今早寅時宮中來了聖旨,說韓姐姐已是被選為秀女,以後怕是隻能永遠呆在吏部尚書府中直到入宮!與咱們怕也是見不上一麵了!”

  想著自己自小的玩伴即將進入那吃人的皇宮,秦易安三人均是神色淒哀,可是皇命大如天,又有誰敢抗旨呢?

  聞言,雲千夢心思一沉,果真就如自己早上聽到的那般一樣,不免有些感歎這毫無人權的社會!

  隻是,那皇宮與豪門大院又有何區別呢?

  平常男子家中尚是三妻四妾,妻妾一多定會引發紛爭,怕是小門小院中的齷齪事也不必大門大院的少,那皇宮也不過是換了一個更大的住所,每個人要麵對的敵人更多些罷了!

  現在雖說韓小姐愁苦需要麵對後宮嬪妃,可這些已經及笄尚要嫁人的幹金小姐,哪一個不是在為自己將來的處境觸景生情呢?

  “不過,那海王爺倒是疼愛恬郡主!”見眾人陷入沉思,秦易安為了緩和氣氛緩緩開口!

  果真,其他幾人聽她這麽一說,均是放下心頭的愁緒看向她,等著她的下文!

  隻是,見秦易安一副賣關子的模樣,沈叢煙輕聲道“海王爺是恬郡主的父王,自然是疼愛自己女兒的!這又有何可驚訝的?”

  “這可不見得吧!既然父親會疼愛自己的女兒,為何當年琳郡主與恬郡主發生爭執時,海王爺卻是偏袒著恬郡主?難道琳郡主就不是他的女兒了?”秦易安麵色嚴肅的反問著沈叢煙,眼中滿是認真!

  雲千夢見她這模樣,倒是可以從她的神情中,窺出都察院左都禦史秦大人平日辦事時的表情,一時覺得這秦易安有些可愛,嘴角不由得染上一絲笑意!

  “別笑!”秦易安見沈叢煙反駁自己,而雲千夢卻是看著自己偷笑,一時麵部表情愈發的肅穆了起來,低聲提醒雲千夢,隨後把自己知道的嬤嬤道來“據說皇上與太後打算讓恬郡主進宮為貴妃的!卻被海王爺給拒絕了!也是隻有海王府這一家了,要是換了平常的官宦人家,皇上問話若是表現出一絲一毫的不滿意,早已被罷黠了官位!可皇上在海王爺拒絕後竟半絲不見怒氣,竟當作沒有發生過這伴事一般!唉,所以說,這海王爺對恬郡主的疼愛,倒是真真切切的!”

  聽完此話,沈叢煙與管思柔又不禁是一番苦惱!

  這裏的四位小姐中,除去秦大人家家風清白,從秦大人到秦易安的父親均隻娶了一位妻子且無妾室通房丫頭外,其他三人的父親祖輩哪一個不是三妻四妾!

  這些小姐雖說都是嫡出身份尊貴,可在家中得寵的往往都是姨娘,即便你的出身再高貴也比不上姨娘的枕頭風!

  久而久之,這些大人與自己親女之間便變得陌生疏遠,父女之情倒是漸漸的淡薄了!

  可今日聽聞海王爺對恬郡主的寵愛,更是讓沈叢煙與管思柔心中一陣歎息,卻也是無力改變現狀!不過,秦易安的話卻是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消息給雲千夢!

  看樣子,海恬真是對楚飛揚用情至深,竟為了他拒絕入宮為妃!

  隻是,玉乾帝在海王拒絕後竟沒見絲毫怒氣,反而如沒有發生過此事,倒也是一件讓人深思的事情!

  海王原是跟隨在先祖皇帝身邊,為西楚立下汗馬功勞的人,因此海王府與楚王府一樣,在西楚有著超越皇室宗親的崇高地位!

  隻是,越是功高震主便越容易引起皇帝的猜忌,如楚王那般聰慧的人也是在玉乾帝的麵前裝傻充愣,而海王拒絕玉乾帝怕就是不想把自家推向風口浪尖,免得死無葬生之地!

  而玉乾帝怕也不是真心要納海恬為貴妃,之所以事先詢問海王,便是想探探海王的態度與口風吧!

  隻不過,不知玉乾帝是否知曉這海恬郡主屬意楚飛揚,這兩個王府若是聯姻,怕是比海恬入宮還要棘手吧!

  “幾位小姐也知入宮後的日子如何,海王爺心中定是更加明白,因此才為了恬郡主拒絕聖意的吧!”雲千夢輕聲說著,抬首看了看天際的顏色,見時候不早,怕老太太那邊找自己,便向三人告辭趕往前院!

  隻是,越是接近前院,雲千夢卻愈發的喜歡這後院的清淨,隻不過,自己身邊的人與事哪裏容得她逃到這方淨土呢?

  隻能心中暗歎口氣,重振了精神踏出腳步,朝著香火味越發濃鬱的前院走去!

  “祖母!”找到老太太,卻見老太太麵色不好,而一旁的雲易易亦是一副不開心的模樣,見了自己也不行禮,隻顧拉扯著垂掛腰間的玉佩!

  “你來了!”老太太精神頭似乎不大好,見了雲千夢也隻是懶懶的搭了聲,隨即目光又轉向身邊的解簽的師傅問道“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解釋?”

  那師傅看了老太太一眼,眸中波光紋絲不動,淡漠的回了句“施主若是不信又何必再問!”

  老太太被頂了回來,麵色更差,數次張口卻是再也說不出什麽!

  “哼,平日裏不做好事,現在豈會抽到好簽?”正在這時,從大門口走進一身錦衣的老太太!

  隻見這老太太身邊跟著蘇淺月的母親,兩人眼中滿是仇恨的盯著相府眾人,恨不能立即生吞活剝了她們似的!

  老太太也是個眼尖的,立即認出這是蘇青的繼母,蘇府的老夫人,隻是此時見來者不善,老太太立即收起麵上的難看,改而變得一副高貴不可侵犯的模樣,臉上帶笑的看著走進的兩人,嘲諷道“今日可是宣旨的好日子,此時見老夫人與蘇夫人前來拜佛如此清閑,怕是蘇小姐沒有接到聖旨吧!”

  那蘇老夫人與蘇夫人聞言,麵色頓時鐵青了起來,兩人的眸子頓時轉向老太太身側的雲千夢身上,已是恨不能用眸子中的怒火燒死雲千夢!

  可雲千夢也不能平白的接受了她們的怒氣,況且此時挑起她們怒火的又不是她,這份氣自然不能白受!

  隻見雲千夢親切的扶著老太太,用清脆悅耳的聲音緩緩道“祖母忘記了?蘇家小姐早已被皇上剝奪了參加選秀的機會,此生已是與宮門無緣了!想來兩位蘇夫人今日前來這普國庵,是為蘇小姐求簽,保佑她能夠找到如意郎君的吧!”

  雲千夢的聲音不大不小,而普國庵的大殿卻是高聳空曠,回音效果甚好,讓此時正在求簽拜佛的官家女眷紛紛聽清了雲千夢話中的譏諷!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