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61

日子,此時見老夫人與蘇夫人前來拜佛如此清閑,怕是蘇小姐沒有接到聖旨吧!”

那蘇老夫人與蘇夫人聞言,麵色頓時鐵青了起來,兩人的眸子頓時轉向老太太身側的雲千夢身上,已是恨不能用眸子中的怒火燒死雲千夢!

可雲千夢也不能平白的接受了她們的怒氣,況且此時挑起她們怒火的又不是她,這份氣自然不能白受!

隻見雲千夢親切的扶著老太太,用清脆悅耳的聲音緩緩道“祖母忘記了?蘇家小姐早已被皇上剝奪了參加選秀的機會,此生已是與宮門無緣了!想來兩位蘇夫人今日前來這普國庵,是為蘇小姐求簽,保佑她能夠找到如意郎君的吧!”

雲千夢的聲音不大不小,而普國庵的大殿卻是高聳空曠,回音效果甚好,讓此時正在求簽拜佛的官家女眷紛紛聽清了雲千夢話中的譏諷!

而這些人中,又有不少有緣參加了老太君的壽宴,自然是明白當日發生的事情的!

一時間原本滿是搖晃竹筒的聲響被一陣陣竊竊私語之聲蓋過,那些本就多事的女眷們紛紛盯著蘇家二人低聲嘲笑著!

而比之蘇老夫人,蘇夫人的怒氣更甚!

畢竟蘇淺月是她的親生女兒,卻是因為雲千夢才變得這邊田地,可雲千夢這個凶手逍遙法外不說,竟還如此的作賤她的女兒,怎能讓她咽下這口氣,一時怒上心頭,蘇夫人眼中閃過一絲不明的冷笑,居然不再與雲千夢爭執,徑自扶著自家的婆婆從老太太等人身邊經過……

“哎咖……”可就在雙方人馬擦肩而過時,那蘇夫人的身體竟斜斜的往外跌去,隨即便是痛呼一聲,整個人已是趴在了地上!

隻見她艱難的自地上爬坐了起來,剛想指出雲千夢推她摔倒,卻發現雲千夢竟是滿頭大汗的跌坐在地上,相府的人見她滿麵痛苦,頓時關心的迎了上去!

“小姐,您這是怎麽了?是傷到哪裏了?”慕春最先跑到雲千夢的身邊,把雲千夢扶進自己的懷中,小心的替她擦著頭上的冷汗,滿眼淚珠的問著……

“小姐,您可是腳受傷了?”米娘娘亦是趕緊圍在雲千夢的身邊,見雲千夢雙手護著右腳腳裸,頓時明白她是傷著哪裏,隻是這大庭廣眾之下豈能解開雲千夢的衣裙查看,若是被外麵的禁衛軍看了去,她家小姐的閨譽可就真正的毀於一旦了!

這一想,米嬤嬤也跟著急出了一身冷汗,畢竟她們出來隻一天的時間,怎麽可能隨行帶著大夫呢!

“發生了什麽回事?”這時,從後院傳來一道清冷的詢問聲!

眾人抬眼看去,隻見九玄師太麵無表情的走了出來,而一旁早有小尼姑上前稟報方才發生的事情,隻見九玄師太聽完那小尼姑的話後,麵色變得有些擔憂,竟親自上前蹲下身,就著鞋襪摸了摸雲千夢的腳裸,皺眉道“來人,把雲小姐抬進後麵的廂房!”

那些小尼姑見九玄師太神色間竟有些嚴厲,便立即抬來竹椅,慕春雲嫣等人扶著咬牙堅持的雲千夢坐上竹椅,一群人留下米嬤嬤後,便急急的把雲千夢送進後院!

“蘇夫人,你好狠的心啊!居然把我孫女傷得如此之重!”老太太見有人照顧雲千夢,便也留在了現場,指著還坐在地上做戲的蘇夫人厲聲道!

那蘇夫人本想假裝故意跌倒來陷害雲千夢的,卻哪裏會想到雲千夢竟突然腳裸受傷,尤其又是在自己與她擦肩而過時,一時讓蘇夫人百口莫辯,雙眼愣愣的看著一副要吃了她的老太太說不出話來!

“沒有證據的事情,老太太豈能隨便的冤枉人?”可蘇府的老夫人卻也不是個吃素的,隻見她鎮定的讓丫頭婆子扶起自己的兒媳,隨後集中注意力應對老太太!

而老太太雖然也不知雲千夢為何突然如此,隻是既然此事如此巧合,她自然是不會放過任何羞辱蘇青家人的機會!

隻見她挺直了腰杆,目色中射出冷芒,強硬道“老夫人說的好輕巧!竟想如此推卸責任?在場的夫人們方才也是聽到看到的,蘇府老夫人可是打一進門,便婆媳一人一張嘴的對我們出言不遜!此時把我孫女傷的如此之重,竟還不承認!好歹蘇大人也是刑部尚書,沒想到竟要我那可憐的孫女受這不明不白的委屈!”

老太太說著便徵徵垂淚,一旁眾丫頭婆子紛紛上前勸著,雖不敢指責蘇府之人,隻是那眼神中的恨意卻是被其他人看得清清楚楚!

而這時,方才還大呼小叫的蘇夫人早已是住了口,她除了裙擺上沾染了些許香灰外,毫發無傷!

與雲千夢緊皺眉頭、疼的滿頭大汗,說不出話來的樣子相比,實在是沒有什麽讓人值得同情可憐的地方!

就連那些深諳陷害人的夫人小姐也是一副看不起蘇夫人的模樣,就算是要陷害人,至少要裝的像一點,可這蘇夫人不但演技拙劣,反倒弄巧成拙的傷了相府大小姐,簡直就是蠢笨如豬!

加上兩家本就有聯姻的關係,不知這件事情最終會如何解決!

眾人心中如此一想,一個個竟均是好奇的看著對峙的兩名老太太,居然往了自己前來普國庵的目的!

而看老太太此時的樣子是斷斷不會善罷甘休了,正想開口,卻已見那九玄師太發話“施主還是快快進去看望那位小施主吧!貧尼已經讓庵中的女醫者為小施主診斷,相信很快便能知曉病情到底如何!”

老太太看著九玄師太清心寡欲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一時想起自己為雲易易抽中的那支簽文,便沒有再固執下去,反倒是賣了九玄師太一個麵子,緩和下麵色,這才開口:“有勞師太費心了!”

說著,便狠狠的瞪了眼蘇府老夫人,領著眾人走向後院!

那蘇府老夫人見老太太走了,以為她是怕了,便想朝著老太太的背影罵幾聲,卻見九玄師太已是走到了她的麵前,那雙仿若能洞悉人心思的眸子隻是淡淡的掃了老夫人一眼,便讓她咽下了口中的話!

“兩位施主請回吧!以後也不必再來普國庵!”九玄師太說完,便再也不理會蘇府之人,徑自輕步走回後院!

而那蘇府老夫人見自己被人當眾趕出了普國庵,一張老臉頓覺無顏,心中湧上無限怒氣卻又不敢在普國庵內發作,隻能讓人扶著蘇夫人,別讓她再跌倒了,一群人麵色難看的快步出了大殿!

隻是,經過今日之事,蘇府的名聲怕是壞到了極點,就連那蘇源的官譽也隨著自己後院之事而受到了牽連,恨得他差點休了蘇夫人,便越發的寵愛蘇青送過來的盼蘭了!

當然,這是後話!

這邊,老太太帶著眾人趕到安置雲千夢的廂房,隻見此時那女醫者正在給雲千夢的腳裸纏上紗布!

隻見雲千夢纖細雪白的腳裸高高的腫起一塊,那腫起的部分青紫交加,看樣子是傷得不輕,老太太立即擔憂的問道“我孫女的傷勢如何?”

那女醫者處理好雲千夢的傷勢,讓慕春小心的放下雲千夢的褲腳,便站起身回道“施主是被人用外力踢上了腳裸,幸而沒有傷到骨頭,隻是近幾日還是不要隨意下地!”

眾人見女醫者如此說來,不由得放下了心,而此時九玄師太卻走了進來,靜靜的看了眼床上斜躺著的雲千夢,淡然道“一會貧尼會讓人抬小施主下山!”

雲千夢隻覺自己周身被籠罩在一道清明的光線中,那道光太過清透竟讓她的心無處可逃,便隻能保持斜躺的姿勢,含笑開口:“多謝師太!千夢給師太添麻煩了!”

九玄師太見她被自己盯著卻依舊麵帶笑容,說話語速不徐不慢,方才那略帶些嚴肅的目光中淡淡的浮上一層讚許,說話的語氣竟也比之前平和了些許“既然是在貧尼這裏出的事情,貧尼自然會負責!”

語畢,便對那女醫者點了下頭轉身離去!

老太太見輕易不見人的九玄師太就在自己的麵前,自然要抓住這次機會,立即丟下病重的孫女跟著九玄師太走出廂房,腆著笑臉開口:“久聞師太精通上卦,老身今日為孫女求的一簽,還請師太能夠解說指點一番!”

說著,老太太便從袖中拿出方才為雲易易求得的的那一紙簽文,恭敬的遞到九玄師太的麵前!

而九玄師太則是冷淡的看了老太太一眼,對於她的諂媚恭敬均是視而不見,卻是破例的接過那紅色的簽文淡淡掃了一眼,便淡淡的開口:“這是姻緣簽!隻不過,姻緣天注定,貧尼豈能妄言壞人姻緣,還請施主放寬心!”

說完,九玄師太便把那簽文還給老太太,帶著身後的女醫者快步離開!

老太太看著手中的簽文,竟有一霎那的失神,待她抬頭想再追上九玄師太時,前方已是沒有了人影,便隻能有些垂頭喪氣的返回廂房!

而此時眾人已是把雲千夢移上了竹椅,慕春又把一條毯子蓋在雲千夢的雙腿上,這才緩緩的命人抬起竹椅,眾人守在竹椅兩側出了普國庵!

守在山下的劉護衛等人見自家大小姐好端端的上山,卻是被人抬著下山,又聽身邊那些丫頭的議論,一個個心中均是對那張揚跋扈的蘇府痛恨不已,因此更加小心的讓馬車行走的平穩些,免得讓雲千夢再次吃苦!

回程的路上,老太太則顯得沒有精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時不時拿心疼的目光看一眼雲易易,對於雲千夢卻是不聞不問!

而雲千夢卻是樂得自在,來時是清晨,而回程卻是已近黃昏,好不容易出府一趟,她自然要好好的欣賞風景,便讓慕春挑開一側的車簾,靜心觀賞著外麵的景色!

隻不過,老太太心裏頭不痛快,又見雲千夢今日得九玄師太的青睞,便又開始刺探“夢兒,你與九玄師太可曾見過?”

雲千夢讓慕春放下簾子,淡笑回頭回道“這是孫女首次進普國庵,還是托了祖母的福呢!”

老太太見她不似說謊,便點了下頭,繼而開口:“今日倒是忘記給你抽一支姻緣簽了!”

老太太此時確實有些後悔了,早知便不支開雲千夢,她倒要看看這幾個孫女之中,有誰的命會比易易的好!

隻是,想起雲易易那支簽,老太太心中不禁一陣氣悶,難道是今日出門沒有看黃曆的緣故?

雲千夢豈能不明白老太太的心思,隻是人太過貪心,反倒事事都不會如意,老太太便是太過貪婪了,因此對任何事情都不滿足!

馬車一個顛簸,不小心碰倒了受傷的腳裸,雲千夢借機道“祖母,孫女累了,小憩片刻!”

說完,便靠著慕春閉上了雙眼!

老太太見狀,也隻不能再問什麽,便也不再開口,隻是眉頭卻在幽暗的光線下緊皺了起來!

眾人回到相府時已是晚膳時分,夕陽早已落下,天邊掛著一輪明月,照亮了大地!

而此時,相府的大門口卻是停著兩輛不同裝飾的馬車,那立在馬車旁的人見相府馬車到來,紛紛迎了上來!

“奴婢是容府老太君的貼身侍女,老太君聽說大小姐腳裸受傷,便讓奴婢挑了些補身子的東西送過來,請大小姐收下!”說著,那五旬左右的嬤嬤大手一揮,隻見那輛寶藍色頂蓋旁的婢女們,立即把馬車內的補品搬了出來……

“卑職是楚王身邊的近身侍衛焦大,王爺聽說大小姐受傷,特命卑職給小姐送來些上好的療傷聖品及補品過來,請大小姐收下!”而另一名身材高大、氣質冷峻的中年男子則在那毋嬤之後開口,隻見他聲音洪亮,說話一板一眼,而他身後立著的侍衛更是訓練有素,隻見他的話剛落地,那群侍衛便從那藏青色頂蓋的馬車內搬出無數的珍品!

老太太見這兩人不向自己行禮,竟徑自與雲千夢說道,心中頓時不滿,臉色不免難看了起來,眼神有些責備的射向雲千夢!

雲千夢又怎麽不知老太太那點小心思,隻見她被相府的一眾丫頭攙扶著下了馬車,這才和緩開口:“這麽晚,有勞二位在門外等待了!還請二位進府喝杯茶!”

那二人不但摸清了自家主子的心思,更是在見到對方時,看清了敵人的想法!

此時二人不僅僅是代表自己,更是代表了各自的主子,因此斷不會讓另外一人博得頭彩,兩人紛紛應下,隨著雲千夢進了相府!

不過,相較於那容府嬤鋒的笑容滿麵,楚王身邊叫做焦大的男子卻顯得嚴肅許多!

雲玄之亦是早已得到了消息,在迎客廳等著老太太與雲千夢,隻是見進來的還有別府的人,雲玄之一時有些傻眼!

“奴婢容府袁毋糖見過相爺!我們老太君聽聞大小姐受傷,特讓奴婢前來探望!”那袁嬤嬤一看便是八麵玲瓏之人,見著雲玄之立即上前行禮,隨即讓丫頭們把手中捧著的東西放到雲玄之的麵前!

“卑職楚王府侍衛統領焦大,特領王爺之命前來探望大小姐!”那焦大雖然做事一板一眼,卻也不是個落人之後的人,見那袁鋒嬤介紹完,便立即上前開口!

雲玄之卻是沒有立即搭這兩人的話,反而是目光深沉的看了眼被人抬著進來的雲千夢,心中不禁暗想,不知何時,他與曲若離的女兒已是長大成人,如今竟同時得了容府與楚王府的青睞!

隻是,這兩家可都不是能夠輕易得罪的!

容府緊握西楚的經濟命脈,雖是商賈之家,卻是先祖爺欽點的皇商,地位不再是那低賤的商戶,比之自己這個宰相怕是也不相上下!

而楚王府就更不用說了,楚王當年與先祖爺浴血奮戰,奪下這西楚江山後,先祖爺竟把楚王的姓氏定為國名,更是親自下了聖旨,楚王之位世襲罔替,更放心的把西楚大半的兵力交給了楚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