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60

躊躇是否要踏進那流杯亭中,隻見那邊容雲鶴已是發現了她,在那高高的涼亭上站起了身,目光深幽的看著她!

“嬤嬤、慕春,隨我去向容公子見齊吧!”雖然男女有別,可對方已是看到了自己,若此刻轉身離去,便顯得自己太過沒有齊瞰了,因此雲千夢輕聲交代米嬤嬤與慕春兩人,讓她們陪著自己走向流杯亭!

容雲鶴氣宇軒昂立於流杯亭中,頭頂的陰影遮住了他大半的麵容,讓人看不清他此時的表情,隻是一身較為隨和的氣息卻不似與其他人相處時的孤僻,倒是讓雲千夢身後的米撼瑭與慕春不再懼怕容雲鶴那頭白發!

雲千夢迎著山間小霧款款走向流杯亭,淺黃的陽光穿過薄霧投在她的身上,形成淡淡的暈光,使得此刻的雲千夢看上去如夢似仙,美的太過虛幻,直到雲千夢一步步踏上流杯亭的台階站在他的麵前,容雲鶴才收回自己徵徵失神的眸子,徵垂的眸子斂去了眼底的神色,看上去又變回了以往冷漠的模樣!

“見過容公子!”優雅向容雲鶴屈膝行了一禮,雲千夢低淺開口!

“嗯!”見雲千夢如此落落大方,容雲鶴倒是顯得有些拘束,有些不自在的點了點頭,目光更是無處能放的西下亂瞄,惹得慕春低頭偷笑卻不自知……

“不叨擾容公子清靜,千夢告退!”雲千夢看著容雲鶴此時手足無措的如小孩一般,麵上淺淡一笑,繼而便又行了一禮打算轉身離去!

“那個,可是……”容雲鶴見雲千夢即將離去,便心急的出聲,腳下的步子一時微微邁出一小步,卻又怕壞了雲千夢的閨譽,硬生生的收回了腳步!

聽他出聲,雲千夢淡然回身,始終保持著與容雲鶴一定的距離看著他,輕聲淺問“容公子還有事?”

見雲千夢回頭,容雲鶴那麵如冠玉的臉上竟浮現一絲可疑的淺紅,那背在身後的雙手鬆了緊、緊了鬆,半響才目光直射雲千夢身後的……絕妙殿,低聲開口:“你的傷好些了嗎?”

雲千夢見他突刺的不自在,一時竟起了捉弄之心,微徵上前半步,卻見容雲鶴如一隻驚慌的兔子般急急往後退了一大步,方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雲千夢見他這般避讓,便知這看似孤僻的容雲鶴被陳老太君教導的很好,君子之禮並非像那些貴族紈絝子弟般隻掛在嘴上,心中對容雲鶴的評價一時好了起來,便不再前進,溫和回道“多謝容公子關心,隻是小傷,不足為懼!”

容雲鶴的目光隨著雲千夢的回答收了回來,小心的看了眼雲千夢交疊在腰間的雙手,這才徵徵放心!

流杯亭中一時陷入寂靜,雲千夢見容雲鶴似乎沒有其他的話說,剛想開口離去,耳邊卻又想起他略顯緊張的聲音“你也喜歡這?”

米惶嬤見容雲鶴一問再問,又怕有人經過看到有損雲千夢的名節,便低聲提醒“小姐,老夫人那邊怕是要等急了!”

聞言,雲千夢微側首看了看米嬤娘,這才重新麵對容雲鶴,嘴邊淺笑道“這裏遠離外界喧囂,確是個不可多得適合清修的好地方!身在此出頓覺忘記了塵世一切煩惱,想必大多數人都是喜歡的!”

容雲鶴見雲千夢如此回答,眼中浮上淡淡笑意,接著道“世人均覺在菩薩麵前多多拜祭便是禮佛,可又有幾人深知,禮佛不在多不在跪拜更不在捐香火錢,平日作惡多端,即便想花錢消災,菩薩也是不會待見的!倒不如把這佛祖放在心中,時刻提點自己多行善事,神明定會看在眼中!不想今日竟在這巧遇雲小姐,倒是讓在下覺得遇見了知音!”

聽著雲千夢方才的言論,容雲鶴竟一時暢談了起來,末了還把雲千夢歸為……知音,讓身後的米嬤嬤驚出了一身冷汗,本來今日小姐與這容公子寒暄就不合時宜,此時兩人又是不住的談經論道,隻怕小姐呆的時間越久越不安全!

況且,這容公子又是如此特立獨行之人,這對於小姐怕是沒有益處,夏嬤嬤把小姐全權交給她保護,自己自然不能讓小姐受到傷害!

如此一想,米嬤嬤再次出聲“小姐,老夫人怕是等急了!”

容雲鶴見雲千夢身邊的撼瑭幾次出言提醒,又見此時流杯亭中卻是隻有自己與雲千夢二人,對雲千夢的閨譽確實有損!

雖然自己向來不在乎別人的眼光,而雲千夢如今在容雲鶴的眼中也甚是不同別人,不知怎的,心中竟也不希望雲千夢出事,便低聲開口:“既然老夫人在此,那在下便不留小姐了!”

雲千夢則是對他輕點頭,便轉身步出流杯亭……

而此時,流杯亭不遠處的廂房中卻站著兩名女子,把方才亭中的一切看進了眼中!

“想不到,我那近乎沒有人情味的侄兒,如今也有吃癟的時候,倒是讓我吃驚不小!”一名身穿淡白色宮裝、外罩一層藕色薄紗的女子輕輕開口!

隻見她梳著隨雲髻,頭間隻簡簡單單的用一根芙蓉暖玉步搖點綴,既不失身份卻又不會冒犯了神靈!

而那張淡雅如出水芙蓉的臉蛋與亭中容雲鶴的竟有五分相似,隻是神色間卻比容雲鶴多了三分愁重,眉宇間又隱隱含著不怒而威的尊貴,想必這便是容府陳老太君的嫡出女兒,西楚現今的容賢太妃了!

而那側耳傾聽容賢太妃感歎的女子則是身穿一襲煙灰道服,頭上三幹煩惱絲早已是高高束起,用一條同色絲綢綁住,那雙素手上則是輕舉一把拂塵,聽著容賢太妃的低語,倒是淺淺一笑,隨後開口:“想必那位女施主便是太妃所說的相府大小姐了吧!觀其麵相,真真是一位極有福氣之人!隻是……”

容賢太妃見身邊的人說話隻說了一半便停了下來,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滯,複爾又是一笑,淡淡開口:“九玄,咱們這麽多年的交情了,有什麽話就直說吧!對我,不必如此的小心翼翼!”

方才那開口的女子,便是信佛之人均想見到的九玄師太,不想此刻她竟陪著容賢太妃為雲千夢看相!

而她本走出家之人,對於看相一事向來隻說一半,此時見容賢太妃自稱“我”便也破例繼續往下說道“這位雲小姐,確實是福澤深厚之人!隻不過,向來福澤深厚之人,均要經曆一般人不能承受的遭難!這怕也是老天對她毅力心智的磨練吧!”

容賢太妃靜聽九玄師太所說,那精致描過的秀眉幾不可聞的輕蹙了下,嘴角隨即笑的有些不真實,目光深遠的盯著目送雲千夢離去的容雲鶴,一言不發!

九玄師太見她這心事重重的模樣,本因為出家人不該憑惹塵世喧囂,但此時麵前立著的是自己多年深交好友,又憶起好友這些年所受的苦難,唇邊終究是溢出一抹輕歎,多問了一句“可是府上老太君有何心思?”

聞言,容賢太妃淺淺一笑,斂去眼中那不易察覺的擔憂,隨即淡然道“那不過是母親的一句玩笑話而已!”

九玄師太見她不願多說,便也不再多問,兩人轉身緩緩走回一旁的……覺妙殿,!

“原來雲小姐在這裏呀!真是讓我們好找!”雲千夢剛踏出……覺妙殿,的院落,便聽見一道清脆帶笑的輕呼!

轉過頭,看到秦易安、沈叢煙與管思柔攜伴朝自己走了過來,雲千夢站定,朝著三人徵徵福了福身,淺笑道“三位小姐是在找千夢嗎?”

三人見雲千夢行禮,便也立即還禮,秦易安直起身子回到“是呀!長輩們都在大殿內求簽拜佛,我們三個便偷溜了出來!本想找你一起觀賞著普國庵後院的,卻不想在大殿看了一圈也不見你的身影,便猜著你定是先過來了……”

雲千夢見秦易安等人如此客氣,便也溫和道“我今日也不過是陪著祖母而來!她老人家誠心禮佛,我也不便在一旁打擾,便出來走走!”

說著,雲千夢看了看三人的身後,有些不解道“怎不見韓小姐?”

上次老太君壽宴,那吏部尚書家的韓小姐與麵前三位小姐可是閨中密友,可今日卻不見她的身影,讓雲千夢心中隱隱不安,難道那韓小姐?

隻見三人眼中頓時劃過一絲惋惜,沈叢煙帶著一絲傷感道“本來韓姐姐今日是一同過來的!可誰知今早寅時宮中來了聖旨,說韓姐姐已是被選為秀女,以後怕是隻能永遠呆在吏部尚書府中直到入宮!與咱們怕也是見不上一麵了!”

想著自己自小的玩伴即將進入那吃人的皇宮,秦易安三人均是神色淒哀,可是皇命大如天,又有誰敢抗旨呢?

聞言,雲千夢心思一沉,果真就如自己早上聽到的那般一樣,不免有些感歎這毫無人權的社會!

隻是,那皇宮與豪門大院又有何區別呢?

平常男子家中尚是三妻四妾,妻妾一多定會引發紛爭,怕是小門小院中的齷齪事也不必大門大院的少,那皇宮也不過是換了一個更大的住所,每個人要麵對的敵人更多些罷了!

現在雖說韓小姐愁苦需要麵對後宮嬪妃,可這些已經及笄尚要嫁人的幹金小姐,哪一個不是在為自己將來的處境觸景生情呢?

“不過,那海王爺倒是疼愛恬郡主!”見眾人陷入沉思,秦易安為了緩和氣氛緩緩開口!

果真,其他幾人聽她這麽一說,均是放下心頭的愁緒看向她,等著她的下文!

隻是,見秦易安一副賣關子的模樣,沈叢煙輕聲道“海王爺是恬郡主的父王,自然是疼愛自己女兒的!這又有何可驚訝的?”

“這可不見得吧!既然父親會疼愛自己的女兒,為何當年琳郡主與恬郡主發生爭執時,海王爺卻是偏袒著恬郡主?難道琳郡主就不是他的女兒了?”秦易安麵色嚴肅的反問著沈叢煙,眼中滿是認真!

雲千夢見她這模樣,倒是可以從她的神情中,窺出都察院左都禦史秦大人平日辦事時的表情,一時覺得這秦易安有些可愛,嘴角不由得染上一絲笑意!

“別笑!”秦易安見沈叢煙反駁自己,而雲千夢卻是看著自己偷笑,一時麵部表情愈發的肅穆了起來,低聲提醒雲千夢,隨後把自己知道的嬤嬤道來“據說皇上與太後打算讓恬郡主進宮為貴妃的!卻被海王爺給拒絕了!也是隻有海王府這一家了,要是換了平常的官宦人家,皇上問話若是表現出一絲一毫的不滿意,早已被罷黠了官位!可皇上在海王爺拒絕後竟半絲不見怒氣,竟當作沒有發生過這伴事一般!唉,所以說,這海王爺對恬郡主的疼愛,倒是真真切切的!”

聽完此話,沈叢煙與管思柔又不禁是一番苦惱!

這裏的四位小姐中,除去秦大人家家風清白,從秦大人到秦易安的父親均隻娶了一位妻子且無妾室通房丫頭外,其他三人的父親祖輩哪一個不是三妻四妾!

這些小姐雖說都是嫡出身份尊貴,可在家中得寵的往往都是姨娘,即便你的出身再高貴也比不上姨娘的枕頭風!

久而久之,這些大人與自己親女之間便變得陌生疏遠,父女之情倒是漸漸的淡薄了!

可今日聽聞海王爺對恬郡主的寵愛,更是讓沈叢煙與管思柔心中一陣歎息,卻也是無力改變現狀!不過,秦易安的話卻是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消息給雲千夢!

看樣子,海恬真是對楚飛揚用情至深,竟為了他拒絕入宮為妃!

隻是,玉乾帝在海王拒絕後竟沒見絲毫怒氣,反而如沒有發生過此事,倒也是一件讓人深思的事情!

海王原是跟隨在先祖皇帝身邊,為西楚立下汗馬功勞的人,因此海王府與楚王府一樣,在西楚有著超越皇室宗親的崇高地位!

隻是,越是功高震主便越容易引起皇帝的猜忌,如楚王那般聰慧的人也是在玉乾帝的麵前裝傻充愣,而海王拒絕玉乾帝怕就是不想把自家推向風口浪尖,免得死無葬生之地!

而玉乾帝怕也不是真心要納海恬為貴妃,之所以事先詢問海王,便是想探探海王的態度與口風吧!

隻不過,不知玉乾帝是否知曉這海恬郡主屬意楚飛揚,這兩個王府若是聯姻,怕是比海恬入宮還要棘手吧!

“幾位小姐也知入宮後的日子如何,海王爺心中定是更加明白,因此才為了恬郡主拒絕聖意的吧!”雲千夢輕聲說著,抬首看了看天際的顏色,見時候不早,怕老太太那邊找自己,便向三人告辭趕往前院!

隻是,越是接近前院,雲千夢卻愈發的喜歡這後院的清淨,隻不過,自己身邊的人與事哪裏容得她逃到這方淨土呢?

隻能心中暗歎口氣,重振了精神踏出腳步,朝著香火味越發濃鬱的前院走去!

“祖母!”找到老太太,卻見老太太麵色不好,而一旁的雲易易亦是一副不開心的模樣,見了自己也不行禮,隻顧拉扯著垂掛腰間的玉佩!

“你來了!”老太太精神頭似乎不大好,見了雲千夢也隻是懶懶的搭了聲,隨即目光又轉向身邊的解簽的師傅問道“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解釋?”

那師傅看了老太太一眼,眸中波光紋絲不動,淡漠的回了句“施主若是不信又何必再問!”

老太太被頂了回來,麵色更差,數次張口卻是再也說不出什麽!

“哼,平日裏不做好事,現在豈會抽到好簽?”正在這時,從大門口走進一身錦衣的老太太!

隻見這老太太身邊跟著蘇淺月的母親,兩人眼中滿是仇恨的盯著相府眾人,恨不能立即生吞活剝了她們似的!

老太太也是個眼尖的,立即認出這是蘇青的繼母,蘇府的老夫人,隻是此時見來者不善,老太太立即收起麵上的難看,改而變得一副高貴不可侵犯的模樣,臉上帶笑的看著走進的兩人,嘲諷道“今日可是宣旨的好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