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61節

  雲千夢幾人見雲玄之都未乘坐軟轎,除了留下兩頂讓老太太與雲易易乘坐,姐妹三人便緊緊的跟在雲玄之的身後!

  一路上雲玄之一言不發,雲千夢但笑不語,雲嫣沉默寡言、而雲若雪卻是心驚膽戰!

  直到雲玄之停留在祖宗祠堂的大門口,雲若雪頓時覺得自己頭重腳輕,差點跌坐在地上!

  “還不趕緊滾進來!”一手推開祠堂的大門,雲玄之回頭便對呆若木雞的雲若雪大聲吼道,那雙徵凸的眸子中盡是對雲若雪的失望,他是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生了這麽個蠢女兒!

  可此時的雲若雪已是被雲玄之嚇破了膽,哪裏還有力氣挪動腳步,隻呆立在原地哭喪著臉使勁的搖著頭!

  雲千夢見自己父親動怒,麵上的淺笑慢慢隱去,隨即來到雲若雪的麵前,皺眉關心道“二妹,爹爹叫你呢!”

  聞言,雲若雪突然抬起頭來,雙目滿是怒氣的瞪著雲千夢,聲音中更是抑製不住心中的恨意罵道“雲千夢,都是你,都是你害得我到了這般境地!你以為這一局是你贏了嗎?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爹爹最疼的還是我!”

  雲嫣見雲若雪已走到了這種時候,居然還這麽囂張目中無人,又想起方才雲若雪對大姐所做的一切,一時怒上心頭,指著雲若雪便要與之爭辯,卻被雲千夢給阻攔住!

  隻見雲千夢對於雲若需的挑釁絲毫沒有放在眼中,反倒嘴邊又揚起笑容,隻是,那笑容如臘月中的寒風般淩冽刺骨!

  與此同時,雲千夢徵徵前傾上身,紅唇貼在雲若雪的耳邊,地聲道“那咱們就一起看著,誰才能笑到最後!”

  說完,雲千夢輕笑一聲,在雲若雪的手掌揮過來之前快速的抓住她的手腕,眸色一沉,雙眼半眯了起來,射出一股危險的光芒,隨即用力的丟掉雲若雪的手腕,帶著雲嫣轉身往祠堂走去,可才踏出一步便又退了回來,側過身子冷聲道“忘記告訴妹妹一聲,慕春那一巴掌,姐姐我記下了,定會好好的還給妹妹!”

  說完,便不再看雲若雪快要氣瘋的表情,與雲嫣先行進了祠堂,而此時祠堂內又傳來雲玄之的震怒聲,雲若雪不敢再磨蹭,隻能踮起腳抬頭看了眼風荷園的方向,咬緊唇瓣狠下心走進祠堂!

  可誰知,雲玄之手上已是拿出了許久不用的家法,而雲千夢與雲嫣則是立於一旁,冷冷的看著慢慢走進來的雲若雪!

  “跪下!”雲若雪還為從那家法中回過神來,耳邊便傳來雲玄之的怒吼,嚇得雲若雪想也不想便噗通一聲跪在了祖宗牌位麵前!

  “若雪,你可知錯?”畢竟是自己放在心坎裏看著長大的,直到此刻,雲玄之還是有些舍不得!

  畢竟,女兒身不比男兒身,雲若雪又是被伺候著長大的幹金小姐,這一藤鞭抽下去,怕是會毀了那一身水嫩的肌膚!

  可今日雲若雪確實做的太過出格了,以往她與蘇青如何的欺負雲千夢,雲玄之都可當作沒有看到,畢竟那時是在相府中,外人即便知道他獨寵姨娘,卻也無人知曉具體的情況!

  可雲若雪今日卻是在輔國公府公然的誣蔑雲千夢,甚是導致自己被曲淩傲叫去書房狠批了一頓,導致自己顏麵無存,這如何能不讓雲玄之動怒?

  況且這件事情現如今鬧得沸沸揚揚,即便最後偷情的是蘇府的丫頭,可相府後院不睦、姐妹失和卻已是落人口舌,這讓他日後如何統領百官?

  更何況,雲玄之還望著三個女兒均能夠嫁給皇親貴戚,可今日雲若雪卻差點毀掉了雲千夢,怎能讓雲玄之再看她這樣胡作非為下去?

  而雲若雪在聽到雲玄之的問話後,心中便知雲玄之還是有些舍不得自己的,便立即哭的梨花帶淚,朝著雲玄之不停磕頭認錯“爹爹,是女兒的錯!但女兒當時也是關心姐姐,以為姐姐在後院摔倒了,這才鬧出了這樣的笑話!爹爹,都是女兒的錯,即便您今日動用家法,女兒也無法還姐姐一個清白,女兒甘願受罰!”

  說著,雲若雪爬到雲玄之的麵前,抱著他的雙腿嚎啕大哭著!

  雲千夢看著雲若雪的模樣,見她做戲的本領見長,眼中一片冰冷,卻走出言勸著雲玄之“父親,這事,要怪也隻能怪妹妹關心則亂!隻是,女兒有一事不解,妹妹在前院,又是如何知曉後院之事的?”

  雲若雪一味的避重就輕,把陷害雲千夢的事情模糊成摔倒後的關心!而雲玄之自始至終對小女兒下不了狠手的態度,讓雲千夢容不得這兩人裝糊塗,三言兩語便挑明事情的關鍵點,讓雲若雪臉上的哭聲一頓,雙目滿是恨意的射向雲千夢!

  “妹妹倒是解釋呀!興許父親聽了你的解釋,便會原諒了你!”雲千夢麵對雲若雪滿眼的殺意毫無懼意,反倒是心情甚好的欣賞著雲若雪的困獸之舉,她十分好奇雲若雪接下來的解釋,也做好拆穿她謊言的準備!

  “原諒?今天的事,誰也不準求情!既然做錯了事,就要受到懲罰!”可這時,從外麵傳來老太太滿是怒意的聲音!

  雲千夢與雲嫣立即迎出門,卻見老太太被雲易易扶著下了軟轎,隨後滿臉怒氣的衝進了祠堂,見雲若雪抱著雲玄之的雙腿,便厲聲道“苗嬤嬤,拉開二小姐!”

  苗嬤嫉見老太太神色難看,也不敢遲疑,對另一名毋嬤使了個眼色,兩人立即上前用力的拉開不肯鬆手的雲若雪!

  “祖母這是為何?若雪做錯了什麽讓祖母如此生氣?難道祖母忘記了,這是相府,爹爹才是相府的一家之主!”雲若雪被強行拉離雲玄之的身邊,又被兩名老嬤嬤硬壓著跪在老太太的麵前,頓覺自己麵上無光,用力直起上身揚起臉蛋便朝著老太太叫嚷了起來!

  被雲若雪一陣搶白,老太太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捂著心口身子便往後徵徵倒去,嚇得一眾奴才頓時魂飛魄散,而雲玄之則是立即丟掉手上的藤鞭扶住老太太,關心道“母親母親,您可不能有事啊!”

  聽著雲玄之關心的話語,老太太麵上卻是淒涼一片,顫抖著手指著雲若雪痛心疾首道“這就是你養的好女兒啊,居然如此的頂撞祖母!我也知道,你現如今是宰相,官居一品,這相府中的一草一木都是你的!可是兒啊,做人不能忘本,否則咱們還供著祠堂幹什麽?就是要告訴子孫後代,時刻不能忘記自己的祖先,沒有他們,哪有你們呢?”

  雲千夢與雲嫣聽著老太太的肺髒之言,頓時麵色嚴肅的跪在老太太的麵前,兩人恭敬的朝老太太磕了一頭,這才溫順的回道“祖母教訓的是,孫女定會謹記祖母的教誨,永生不忘!”

  老太太見雲千夢等人如此孝順,臉上扯出一抹虛弱的笑容,隻是眼角餘光又掃到雲若雪那不屑的模樣,嘴角快速的閃過一絲冷笑,隨即緊拽衣襟,語重心長道“兒啊,今日的事情,母親均已聽說,夢兒是個好孩子,委屈她了!可家中出了這麽一個孽煞星,家宅如何能寧?今日你若是放縱了她,下一次還指不定又要捅出多大的簍子來!即便你位高權重,你又怎能用手中的權利壓下那些流言蜚語?屆時,禦史參你一本,定會讓皇上難做,隻怕會傷了與皇上的君臣情分!”

  老太太也算走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說的雲玄之連連點頭,又見雲若雪一副唯我獨尊的模樣,更覺母親的話有理,心中對雲若雪的那絲心疼漸漸被自己的仕途所取代!

  畢竟,他寒窗苦讀十幾年,當日考取功名便是為了自己的前途,可今日自己的親生女兒卻差點斷送了他奮鬥幾十年的心血,如何讓雲玄之還能對雲若雪保留心中的那點疼惜!

  此時雲玄之沒有把雲若雪的名字從族譜中逐出,已是顧及了父女之情以及與蘇青的夫妻之情了!

  而雲玄之此時也不想在聽雲若雪那所謂的解釋了,隻見他閉上雙目深吸口氣,隨即睜開眼冷聲道“來人,扶二小姐上刑凳,家法伺候!”

  雲若雪原本還想與老太太一爭高下,可此時聽聞雲玄之的結論瞬間沒了主意,身上的囂張之氣頓時被不相信所取代,更是拒絕著幾個粗使婆子的壓製爬到雲玄之的腳邊為自己叫屈“爹爹,你怎麽可以向著外人?我可是你嫡親的女兒啊!你不是說最疼愛雪兒了嗎?為何別人三言兩語便讓你把以前的話都忘記了?你這樣怎麽向娘交代?我是女兒不是兒子啊,爹爹,你怎可這樣?我不要……”

  雲若雪見雲玄之動真格的,又不見蘇青前來救她,一時急了,便死死的拽著雲玄之的衣擺,死活也不肯鬆手,口中苦苦求情!

  而此時身在風荷園中的蘇青亦是焦急不已,方才趙管家偷偷遣人過來稟告,說雲玄之麵色難看的帶著幾個小姐去了祠堂,隨後盼蘭回來說明了今日的事情,更是驚的蘇青一身冷汗,掀開被子便要趕去祠堂,卻被王嬤嬤給攔住!

  “夫人,您現在萬萬去不得!二小姐設計大小姐,本是姐妹間的鬧脾氣!可您這一去,豈不走向眾人說明這事與您有關?屆時別說二小姐,就是您也難辭其咎!更何況,您現在還懷著小少爺,大夫早已囑咐您要靜心養胎,萬不可再出差錯了!”

  蘇青剛聽雲若雪的事情,一時間關心則亂,可此時聽王嬤嬤這麽一分析,雙手又不禁撫上小腹,便艱難的點了下頭,重新被王毋嬤扶上了床!

  而這邊雲玄之見雲若雪哭的可憐也曾有那麽一絲動容,可聽著雲若雪把老太太說成外人,又說讓自己對蘇青交代,一時怒上心頭,長袖一拂隔開雲若雪的雙手,隨後眼帶厭惡的衝著那幾個婆子吼道“還不快拉走!”

  那幾個婆子雖不敢弄傷了雲若雪,但比起違背雲玄之的命令,便也隻能得罪雲若雪了,幾人拽著雲若雪把她拖到刑凳邊壓著她趴在上麵,便拿起那藤鞭抽向雲若雪的背部……

  “啊,啊”一時間,祠堂內響起雲若雪的慘叫聲!

  可雲玄之此時已是吃了秤姹鐵了心的要教訓雲若雪,便是雲若雪叫的再淒慘,他的眼睛也不會眨一下!

  反倒是走到雲若雪的麵前,冷聲道“老太太不僅是你的祖母,更是雲家的大家長,以後若是再說老太太是外人,你便滾出相府!至於你娘,她不過是一個姨娘,我做什麽還不至於要向一個姨娘交代!你給我好好記住,好好的長長記性!別整日沒頭沒腦的,平白的惹人厭!”

  雲若雪因為趴著而看不到雲玄之的表情,隻是,此時雲玄之聲音之冷是從未有過的,而背上的疼痛更是提醒著雲若雪,即便平日裏自己再怎麽得寵,也不能在外人的麵前讓雲玄之下不了台麵,否則,吃虧的便是自己!如此一想,雲若雪倒是冷靜了下來,不再掙紮不再喊疼,咬緊下唇任由鞭子落在背上!

  雲玄之見她安靜了下來,又瞧雲若雪的後背的衣衫已是漸漸的沁出了血色,便給那行刑的婆子使了個眼色,讓她停了手,命人把雲若雪抬回風荷園……

  “母親,您現在可好些了?需要兒子請大夫過府診治嗎?”這邊雲玄之出了心頭的氣,便轉身關心的問著老太太!

  老太太見雲若雪被打得背部受傷,心中不禁有些得意,加上方才本就是裝給雲玄之看的,此時見他這麽一問,便緩和了麵色,有些無力道“不是什麽大事,就不用勞師動眾了!今日出了這樣的事情,我想休息兩日便帶這三個丫頭去普國庵去拜一拜,免得咱們相府衝撞了神靈都不自知!”

  雲玄之見老太太身體不適還想著家宅平安,心中亦是感動,隻是想起那普國庵路程較遠,來回要耗去一日大半的時光,怕老太太身子吃不消,便開口勸著“老太太身子不適,還是不要如此奔波了!否則就是兒子的罪過了!”

  可老太太心中卻另有打算,豈能被雲玄之三言兩語便說服,隻見她神色一緊,正色道“如此才能顯示我們的誠心!菩薩最是看中誠心,你也不用勸了,還是讓人著手準備吧,這次我帶著三個閨中小姐,路上可不能出了差錯……”

  雲玄之見老太太如此堅持,便隻能點頭稱是,讓人把劉護衛叫到書房,自己則是先送老太太回了百順堂,這才去了書房!

  雲千夢累了一天,與雲嫣送著老太太回去後,也各自回了自己的院落!

  而守在綺羅園內的水兒冰兒則早已準備了熱水讓雲千夢沐浴,雲千夢本想讓慕春下去休息,可慕春以雲千夢手指受傷為由,非要伺候雲千夢脫了外衣才肯退出內室!

  “哎呀!”脫去外衣,雲千夢走到屏風之後,卻聽到慕春低低的驚呼一聲,便停下解開裏衣的動作問道“何事!”

  “是奴婢失態了!隻是小姐的衣袖上沾了血漬,幸而是在內側,否則被外人發現,又不知會說些什麽!”慕春把沾血的紗衣及長裙另外放在一起,這才朝雲千夢福了福身,小聲的步出內室!

  而慕春的話卻提醒了雲千夢,想必楚飛揚發現自己手上,定是看到了衣袖上的血漬吧,畢竟當時在老太君的暖閣內,自己距離楚王及楚飛揚是最近的!

  這雖是小事,卻也說明楚飛揚此人觀察細徵,定是個心細謹慎的人,否則也不會入了那海恬郡主的眼!

  隻是,真正讓雲千夢不解的是,今日自己被那楓兒設計時,為何楚飛揚與江沐辰會同時出現?

  尤其辰王看到那元慶舟酒醉熏熏的撲向自己時,那臉色堪稱一個鍋底,立即出手打暈了麵露淫光的元慶舟,拎著元慶舟的衣領便消失在後院!

  而楚飛揚更讓人琢磨不透,明明已經離開的人,怎又出現在她的麵前,而他更走動作迅速的打暈了打算大聲呼叫的楓兒,隨後讓人帶走楓兒!

  看著這兩人神出鬼沒的樣子,雲千夢當時心中不禁慶幸,自己沒有在楓兒向拉自己摔向假山時立即出手,否則被這兩個觀察甚微的人看去,定會引起猜忌!

  想來,那蘇府丫頭與人幽會一時,定是楚飛揚所為!

  畢竟,當時辰王的注意力已被那元慶舟給奪去,想必他未免這韓國公府的嫡公子再做出什麽醜事,定會親自送元慶舟回韓國公府吧!

  可就在自己轉身打算離去時,楚飛揚竟從後麵輕輕問了句“如此突然的改變是為何?”

  僅這一句,竟幾乎亂了她的步子,讓她差點失態於楚飛揚的麵前,又覺背後黏著兩道深究的眸光,讓她再也不敢停留在那個男子的眼前!

  看著浴桶中冉冉升起的熱氣,雲千夢右手握拳,輕輕的砸在溫熱的水麵上,向來冷靜的眸子中閃過一絲懊惱,紅唇倔強的徵徵嘟了起來,秀眉淡淡的皺在一起,心中不禁暗罵自己沒有出息!

  那隻不過是楚飛揚的一句輕問,她又何必太過當真!

  難道還怕楚飛揚指出她是穿越重生的怪物,被世人綁上刑場燒死嗎?

  一顆水珠濺落在雲千夢的臉頰,清涼的觸感讓她恢複了冷靜,卻又不禁再一次的囑咐自己,以後在楚飛揚的麵前要更加謹言慎行,那樣一個僅憑幾麵便對人產生懷疑的男子,當真是個可怕的人!

  而風荷園這邊,蘇青看著被人抬回來已經昏迷的雲若雪,一時心痛不已,立即命盼蘭前去請大夫,自己則是隻留王嬤嬤在內室,兩人小心的替雲若雪脫掉外衫,當看到雲若雪滿是藤條痕跡的背部時,蘇青頓時淚如雨下,親自替雲若雪換了裏衣外衣並喂了藥!

  可雲若雪睜開眼時的目光卻是冰冷無比,一時讓蘇青有些慚愧的低下了頭!

  “二小姐,您感覺如何?夫人可是坐在這等您半天了,您終於醒過來了!”王嬤嬤見雲若雪醒來,立即關心的問道!

  可雲若雪卻是看也不看她,徑自盯著蘇青,半餉才沙啞著嗓音道“我要嫁給楚飛揚!”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普國庵內巧遇故人

  聞言,蘇青雙目不禁睜大,有些不可思議的盯著雲若雪,怎麽也想不明白,為何去了一趟輔國公府,女兒竟說出這樣的話來!

  而這邊雲若雪見蘇青隻是看著自己卻不說話,不禁怒上心頭,立即不顧背部的傷痛大聲的吼了出來“真是狠心的姨娘啊,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兒差點被人打死,居然連麵前不曾露一下!現在隻不過是想要你去跟爹爹說此事,竟還如此猶豫!真是讓人家心!”

  雲若雪這沒心沒肺的話出口,蘇青眼中閃過一絲痛楚,想不到她含辛茹苦視若珍寶養大的女兒,竟親口喊她……姨娘,!

  而雲若雪這麽做,無非就是因為自己沒有立即答複她!

  可雲若雪難道忘記了,自己為了讓她參加壽宴,已是把曲若離的嫁妝盡數的送還給了雲千夢!

  蘇青心中雖因為雲若雪的話而不舒坦,但看著雲若雪那傷痕累累的背部,還是忍不住的自責了起來!

  若方才自己趕去祠堂,或許若雪也不會受這一頓的皮肉之苦!

  那些行刑的粗使婆子可是些沒輕沒重的,也不知若雪有沒有傷到筋骨,而一個女兒家傷了肌膚更是讓蘇青心疼不已,這個傷,怕是要好好的養上幾個月才能漸好吧!

  “看樣子,姨娘不肯向爹爹遞這個話了?”許久不見蘇青有所表示,雲若雪急了,以為連這個自小疼愛她的母親也不站在她這邊,一時冷笑道,眼中盡是恨意!

  蘇青見她如此,又思及楚飛揚位高權重,且立場中立,一時心中亦對這個未來的姑爺滿意至極,便笑著安撫著雲若雪“雪兒,這事咱們得從長計議,你現在身上有傷,即便咱們與楚王府聯姻,那還得等你的傷勢完全好了才能舉行婚禮!”

  雲若雪聽著蘇青的回答,顯然她是應下了自己的要求,一時雲若雪麵上的神情和緩了許多,這才感受到背上火辣辣的傷痛,抓緊蘇青的雙手,忍不住的掉下了淚來“娘,這一切都是雲千夢那個賤人害的!若不是她多話,老太太豈會讓爹爹動用家法?今日在輔國公府害表姐落水不說,竟還讓我丟盡臉麵,這個仇,即便是一刀了結了那賤人的性命,也不能解我心頭之恨!”

  蘇青早已是從盼蘭那聽說了一切,此時又見女兒恨得全身徵顫,心中頓時勃然大怒,雙目徵眯了起來,散發出一股狠毒的光芒,隨即叫過王嬤嬤“去小庫房把那血燕取出來,你親自送去蘇府,給表小姐好好的安神!”

  王嬤嬤領命,立即走出內室,往偏房方向的小庫房走去,不一會便手捧幾盞最是上等的血燕出來,讓蘇青過目後,方才帶著幾個丫頭婆子前去蘇府……

  而此時大夫也已走進了風荷園,蘇青讓盼蘭放下帷幔,把自己的絲絹鋪在雲若雪伸出來的雪白手腕上,讓大夫把脈!

  “如何?”見魏大夫麵色凝重了起來,蘇青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擔憂的問道!

  隻見那魏大夫收回手,看了眼那放下的帷幔,這才輕聲說道“小姐受了重傷,卻又心中怒火中燒,這對於傷口愈合十分的不利!還請夫人寬解小姐,心平氣和方是養傷之道!草民會給小姐開出清心愈合之藥,再配合草藥外敷,隻要不見風不亂動,小姐的傷定會痊愈!”

  蘇青聽到……痊愈,二字,一顆心這才穩穩的落地,麵色頓時好了些許,又細細的問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這才讓盼蘭領著大夫出去,掛起帷幔輕柔道“雪兒,聽到魏大夫的囑咐了嗎?這段日子,切不可再動怒,你好生的在娘親這裏養著,雲千夢那邊,我自會與你舅舅們商量!”

  可雲若雪此時哪裏能夠靜下心來?

  她平日便十分的注意自身的保養,一身肌膚水靈剔透,今日竟被雲千夢算計弄得如此狼狽,心中早已是窩了一團無法發泄出來的火!

  若讓她咽下這口惡氣靜心養病,怕是比登天還難!

  隻見她此時緊緊的拽著麵前的錦被,雙目死死的瞪著帷幔,恨得咬緊牙關,整個頭用力的顫抖了起來,半響才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我一定要嫁給楚飛揚!這樣我才能輕易的弄死雲千夢,我要她被萬人強暴而死的。我一定要把今日所受的恥辱幹倍百倍的加諸在她的身上!”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