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9節

  隻見那綠衣丫鬟並未被元慶舟的恐嚇所嚇到,反倒是低低的恥笑了一聲、滿目嫌棄的看了元慶舟一眼,這才低聲快速道“公子您這麽明目張膽的過去,還不把雲小姐嚇跑?還不快隨奴婢過來!”

  說著,兩名丫鬟便轉過身,朝著相反的方向快步走去,元慶舟半信半疑,可當他回頭見那抹淡紫身影早已不見,一時懊惱不已,隻能狠狠的跺了跺腳,使勁的拍了拍自己酒醉的臉,隨後轉身隨著那兩道身影而去……

  “公子您瞧,那不就是雲小姐嗎?你躲在這裏,趁她經過這假山時抱住她,把她帶到假山裏麵,就算是想做什麽,別人也是看不到的!”元慶舟見綠衣丫鬟熟門熟路的抄了近路,竟比雲千夢提拚了不少,眼中頓現喜色,剛要抬腿走到那假山之後,卻又有些不放心的回過頭來交代那丫鬟“你可給小爺看好了,別讓人發現了!”

  說著,元慶舟的臉上已是浮現迫不及待的表情,綠衣丫鬟心中冷哼一聲,麵上卻笑得愈發的甜蜜,乖巧的回道“既然是奴婢帶公子來的,那便請公子放心吧!”

  語畢,便與另一個黃衣丫頭躲到了方才那捷徑的入口處,兩人閃身藏在那低低的圍牆之後,雙目緊緊的盯著外麵的情況!

  而元慶舟此時已是顧不得為何會突然出現倆個丫頭在自己的麵前,而這兩個丫頭又為何要為他和雲千夢製造機會了!

  此時的他已是精蟲上腦,見一切安排妥當,便也歪歪扭扭的走進假山後麵,整個身子軟綿綿的靠在假山的石壁上,眯著那雙閃著淫光的眸子緊緊的盯著越行越近的雲千夢……

  雲千夢穿過走廊,來到後院,此時正刮起一陣徵風,輕柔和煦的清風帶著百花自然的清香,又參雜了一股濃烈的酒味以及一絲人造的香黃味,而這抹人造的香薰味,雲千夢是再熟悉不過的了!

  隻見此刻雲千夢漸漸的放緩了腳步,雙目謹慎小心的觀察著四周的環境,隻覺這花園與後院相銜接的地方今日顯得格外的詭異,如一個陷阱一般等著她跳進去!

  而守在兩旁的人則是心急如焚的看著雲千夢裹足不前,心中均是不確定雲千夢是不是發現了!

  而此時風聲大氣,帶來的集中味道愈發的清晰,更加確定了雲千夢心中的狐疑,隻見她神色一凜,竟就站在原地不動,冷目掃著四周,她倒要看看,是什麽人敢在輔國公府的地盤上暗算自己!

  可她這麽打住不動,更加急壞了兩撥人,隻見那綠衣丫鬟拽過身便黃衣丫鬟的耳朵,在她耳邊低低的交代了一串話後,那黃衣丫頭原本看好戲的臉色頓時一暗,本想反駁,可手臂間竟傳來劇痛,隻見那綠衣丫鬟那塗著大紅丹蔻的手已是狠狠的掐住了她手臂內側的細肉,而此時那綠衣丫頭滿眼的陰鷙,嚇得那黃衣丫頭立即點了點頭,這才見綠衣丫頭鬆開了手!

  而那黃衣丫鬟被綠衣丫鬟的氣勢所嚇到,再也不敢耽擱,立即站直身子從入口處快步走了出來,當她看到雲千夢時,不顧手臂上殘留的疼痛,麵上頓時一喜,急急的朝著雲千夢快步走了過來,行禮後便關心道“大小姐讓奴婢好找!”

  那綠衣丫鬟見黃衣丫頭已是與雲千夢搭上了話,便立即轉身,往前院而去……

  而此時,雲千夢則認出這是雲若雪身邊的二等丫頭楓兒,隻是此時楓兒不在雲若雪身邊伺候著,竟跑來輔國公府後院找自己,實屬可疑!

  先不論以楓兒的身份能不能如此自由的出入輔國公府的後院,單憑方才她出來的那個入口,便也能看出蹊蹺,若不是熟悉輔國公府地形的人,是絕對不會輕易找到那條捷徑的!

  而以往雲若雪總是代替雲千夢出席輔國公府的宴席,自然對這裏的地形毫不陌生!

  而這楓兒此時如此巧合的出現在自己的麵前,便足以說明問題,想來這院子中詭異氣氛的製造者,與雲若雪是脫不了幹係的!

  雲千夢則是不動聲色的淺淺一笑,開口輕柔問道“你怎麽不在二妹身邊伺候著,跑來這裏做什麽?”

  楓兒見雲千夢麵色如常,心中不禁暗想,大小姐興許是沒有發現前方藏著人,便笑著回道“回大小姐的話,是二小姐讓奴婢過來伺候大小姐的!方才二小姐見侯府表小姐帶著大小姐的丫頭去了前院,怕大小姐身邊沒人不方便,便讓奴婢過來!奴婢已在花園中找了一圈,終於找到了大小姐!這會子起風了,雖說三月氣候漸漸轉暖,但風中還是帶著寒意,還是讓奴婢伺候大小姐回表小姐的聽雨閣休息吧!”

  雲千夢嘴角含笑的聽著楓兒的話,見這丫頭說話語速頗快,目光頻頻偷看斜後方的假山,雲千夢心中了然,便裝作不知,稍稍蹙了下眉,為難道“這裏景色甚好,況且,三月裏的春風撲麵而來如絲綢拂麵,如此愜意的景色下,不急著回去!而且,相信表姐很快便會回來,我在這裏等著便是!你是伺候二妹的,二妹用著你也順手,不必跟在我身邊,回去吧!”

  說著,雲千夢竟轉過身往花園的方向而去,急的楓兒目光一時控製不住的看了眼那不高的圍牆,便不假思索的便跑到雲千夢的身前,張口阻攔道“大小姐,您還是回聽雨軒吧!”

  雲千夢見一個丫頭竟攔住自己的路,又瞧楓兒眼中盡是焦色,眼底的笑意漸漸冷了下來,嘴角緊抿,突然出聲低喝“你是什麽身份,豈敢攔本小姐的路?本小姐想去哪裏,難道還要受你的限製?這是誰教的規矩,竟讓你如此的不分尊卑沒有大小?這樣不懂禮數的丫頭,我相府是用不起的,回去便讓柳姨娘找人牙子把你給帶走!”

  那楓兒自小跟在雲若雪身邊的,對雲千夢近段時間的改變也是看在眼中的,尤其見連蘇青都在雲千夢的手中吃了不少的暗虧,因此方才在應對雲千夢的時候愈發的小心謹慎!

  可偏偏還是被雲千夢給尋了錯處,隻見雲千夢此時麵色嚴肅,眼中冷光乍現,讓人心生畏懼,尤其她方才還提到奴才們最怕的人牙子,又想起之前因為衝撞了大小姐而被人牙子領走的紅香,一時間竟讓伶俐的楓兒慌了神,立即朝著雲千夢跪了下來,拽著雲千夢的裙角懇求道“大小姐,是奴婢的錯,還請大小姐不要發派了奴婢!奴婢家中還有雙親需要奉養,還請大小姐可憐可憐奴婢!”

  說著,楓兒不停的朝著雲千夢磕起了頭,口中仍舊不忘為自己求情!

  雲千夢見她如此,心中不是不知做人奴婢的心酸,隻是,有些人卻是為虎作倀,楓兒是雲若雪自小帶著的丫頭,對雲若雪的忠心可見一斑,又豈會因為自己的一番話而嚇成這樣?更何況,此事隻有自己與楓兒在場,即便自己回去要遣她出府,沒有合適的理由,雲若雪是絕對不會放人的!如此一想,雲千夢嘴角顯出一抹冷笑,心中對楓兒的行為更加的厭惡,有些不耐的掃了眼仍舊不停磕頭的楓兒,冷聲道“你是妹妹的丫頭,原也輪不到我來處罰!隻不過,今兒個你給我記住了,即便你此時服侍的是妹妹,可相府內其他的主子,也同樣是的你主子,不要以為此時有人得勢,便目中無人、狐假虎威!”

  說著,雲千夢便不再理會腳邊的楓兒,繼續往花園而去,楓兒不想雲千夢竟在自己的阻攔下往外走去,匍匐在地的身子徵微頓了下不知如何是好,本想著還是算了,可突然想起二小姐的厲害,隻見那楓兒渾身徵微一抖,繼而又爬到雲千夢的麵前懇請道“大小姐,二小姐方才說一會子去聽雨軒找您!您看,您是不是先回聽雨軒,免得二小姐一會子見不到您責怪奴婢!”

  雲千夢靜靜的聽著楓兒的解釋,卻不急著開口!

  而楓兒心中卻是著急不已,又見雲千夢半天沒有回聲,便又添上一句“大小姐向來菩薩心腸,還請大小姐可憐可憐奴婢!”

  說完,楓兒整個人幾乎是貼在了地上請求雲千夢!

  雲千夢見她如此,心中一陣冷意,她今日若是……可憐,了楓兒,隻怕沒有人會可憐自己!

  隻不過,既然楓兒膽敢設計陷害自己,那她自然要回敬她,免得辜負了楓兒的一片……苦心,!

  楓兒隻聽見頭頂傳來雲千夢一聲淡淡的歎息聲,隨即便見雲千夢輕柔的開口:“罷了,我也有些累了,你隨我回聽雨軒吧!”

  楓兒見自己的使命完成,心中頓時一喜,立即站起身,麵上帶著得體的笑容立於雲千夢身後,在雲千夢轉身後立即走到雲千夢左手邊,小心的扶著雲千夢往聽雨軒的方向走去!

  隻不過,雲千夢走路的速度並不快,隻是那每一步都走得極穩,似乎是怕滑倒!

  而楓兒雖心急雲千夢的速度,可雲千夢好不容易同意回聽雨軒,她自然是不能再多話,免得引起雲千夢的懷疑!

  隻是,這楓兒此時亦是顯得有些心事重重,隻見她雙目緊盯著腳底下的鵝卵石路,似是在尋找著契機!

  “大小姐小心慢走,這鵝卵石路看著漂亮,可有些石頭卻鉻腳的很,一不小心便會滑倒,哎……”這楓兒前一秒還在提醒雲千夢小心腳下的路,下一秒自己卻是左腳一歪,斜斜的往假山的方向跌去!

  因為事發突然,她那雙扶著雲千夢的手竟猛地拽緊雲千夢的衣袖,帶著雲千夢一同摔向假山……

  “什麽?盼蘭你說什麽?姐姐居然在後院摔倒了?”此時,曲淩傲夫婦帶著一雙兒女正在前院與前來道賀的眾人用膳,可女子席位這邊,原本安靜吃著餐點的雲若雪在聽到自己貼身丫頭盼蘭的稟報後,竟失態的站起身揚聲反問立於身側的丫鬟!

  隻見那盼蘭丫鬟一身綠色棉布衣裙,見雲若雪問她,便立即點了點頭,抬頭想再開口說些什麽,可見此時大部分人均是盯著自己,卻又有些欲言又止的低下了頭!

  而這邊雲若雪見她如此,心中不禁對自己這個貼身丫頭大大讚賞,麵上卻是焦急萬分,扯著盼蘭的衣袖急道“你怎麽回事?是不是還有什麽事情瞞著我?不行,我得去看看姐姐,可千萬別傷到了!”

  說著,便放下手中的象牙筷離席往後院走去,可卻被盼蘭給拉住,隻見盼蘭滿臉的為難,悄聲喚了句“小姐,此時還是不去為妥!”

  眾人見這主仆二人如此神秘,原本不大感興趣的事情,此時倒覺得滿是蹊蹺!

  若相府大小姐隻是摔倒,又何必如此的遮遮掩掩,難道是有什麽見不得人的事情?

  雲若雪原本要衝出去的身子,卻在聽到盼蘭這句話時停了下來,目光滿是狐疑的盯著盼蘭,小心的問著“什麽意思?我做妹妹的難道不能關心自己的姐姐嗎?況且此時姐姐身邊又無丫頭們伺候著,萬一摔到了什麽地方,那可如何是好?”

  說著,雲若雪甩開盼蘭的手,徑自往後院而去……。

  而盼蘭此時卻突然跪了下來,滿麵淚光的朝著雲若雪磕著頭,口中更是萬分惶恐的求著雲若雪“小姐,您還是別去,這,這,這關乎大小姐的名節!奴婢求您了!”

  此言一出,別說此刻在場的這些賓客,就連原本沒有注意這邊的曲淩傲夫婦及曲長卿兄妹也看了過來!

  尤其曲妃卿見雲若雪主仆一唱一和的企圖破壞雲千夢的閨譽,氣的麵色發白,不顧季舒雨的阻攔衝向雲若雪,半眯著水眸冷冷的低聲道“你們少在這兒胡說八道!”

  雲若雪見曲妃卿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不禁冷笑一聲,質問道“表姐這是何意?夢姐姐是我的親姐,我豈會隨便拿姐姐的閨譽開玩笑?況且,若真沒有什麽,表姐為何如此氣憤?難道是心虛?還有,為何姐姐的婢女跟著表姐在前院,難道表姐也是幫凶之一?把姐姐的婢女帶離開,好給姐姐騰出地方與人幽會?”

  雲若雪說這一番話時並未壓低聲音,聲音反而是越說越大,以至於在場的賓客把她的反問盡數的聽進了耳中!

  而雲若雪的話太過歹毒,不禁在片刻間抹黑了雲千夢,更是把毫不知情的曲妃卿給拖下了水!

  現場頓時炸開了鍋,眾人雖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何事,但卻是清清楚楚的把雲若雪方才的話放進了心裏,整個前院頓時議論聲迭起,而曲淩傲夫婦見雲若雪有意把事情鬧大,兩人麵色一時間變得鐵青!

  隻見曲妃卿聽完這番話後,麵色頓時蒼白無力,一手顫抖的指著雲若雪說不出話來!

  雲若雪見曲妃卿氣成這樣,心中一陣歡喜,眼中盡是得意之色,隻口中卻依舊假惺惺的關心著“表姐這是怎麽了?難道,真是被妹妹給猜中了?表姐,你怎可如此糊塗?你以為這是在幫姐姐,可你哪知,這是害了她啊!雖說姐姐被辰王爺退了婚一時想不開,但你也不能幫著她與男子幽會,這樣傳出去,相府與輔國公府的顏麵何存?爹爹與侯爺舅舅的顏麵何存?”

  而此時的曲妃卿已是氣的半個字也說不出,她隻覺心口壓著一塊大石頭,壓得她半句話也吐不出來,隻是那劇烈顫抖的身子卻走向眾人宣示著她此刻內心的憤怒!

  而這時,原本被雲千夢派遣過來協助曲妃卿的慕春走上前,隻見她扶住曲妃卿搖搖欲墜的身子,朝雲若雪福了福身,這才開口:“二小姐,是小姐派奴婢來協助表小姐的不假!但小姐此時已是回了表小姐的聽雨軒休息!還請二小姐莫要胡言亂語壞了我家小姐的名聲!我家小姐整日養在深閨,從未與外界男子有所接觸,更別提二小姐方才說這些莫須有的事情,還請二小姐莫要胡言亂語!”

  可慕春的話剛說完,雲千夢一個箭步上前,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時,揚起右手狠狠的打了慕春一耳光!

  ……啪!,一聲響亮的耳光,讓眾人麵麵相覷,前院議論的聲響頓時安靜了下來!

  “胡鬧!這是輔國公府!豈是你相府你姨娘的住處?任由你隨意的欺負奴婢?況且,慕春還是夢兒的丫頭,你有何資格教訓?”此時,季舒雨滿麵冷霜的出聲喝止!

  可雲若雪卻突然紅了眼眶,雙手無辜的扯著手中的絲帕,帶著委屈的小聲爭辯道“舅母,我也是你的外甥女,為何您與舅舅不能公平點?姐姐已走出了這樣的事情,您為何還要偏袒姐姐的丫頭?”

  說著,雲若雪竟低低的哭泣了起來!

  季舒雨活了這麽些年,還未見過如此無賴的女子,又見雲若雪年紀尚小,心思竟與其母一般的歹毒,心中隻覺更加心疼雲千夢!

  而這時,那坐在遠處的蘇源卻是站起身,朝著曲淩傲作了一揖,隨後開口:“侯爺,為今之計,便隻能去後院查看!若無此事,也可還雲小姐一個清白,若是真有此事,也正好清理門戶,免得被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此話說的粗鄙,可卻是比喻恰當!

  若雲千夢真如雲若雪所說的那般,相府這樣的府邸自然是不能再留此女,唯有把雲千夢的名字從族譜中除去,再趕其出府方能保全相府的名聲與麵子!

  而蘇源的話音剛落,便覺身上傳來一道冷光,定睛看去,隻見輔國公府嫡長孫曲長卿正用極其冷漠的目光盯著他,雖曲長卿如今年僅十八,可他畢竟是在戰場上衝鋒陷陣的將士,身上的殺氣比起蘇源隻多不少,那一眼的冷漠中帶著濃烈的殺意,讓蘇源心頭一顫!

  可雲千夢還得他的月兒失去當嬪妃的機會,蘇源自然不能放過任何讓雲千夢身敗名裂的機會!

  眾人聽蘇源的話言之有理,便紛紛點了點頭,所有的人目光中均是閃著幸災樂禍的神色,怕是這些平日裏無事可做的夫人小姐達官貴人最是對這種捉奸的事情感興趣!

  而季舒雨與曲妃卿則是緊張的看著曲淩傲,等著他拿主意!

  曲淩傲明知這是蘇家人給夢兒下的套,但此時眾目睽睽之下自己若是太過偏袒夢兒,怕即便沒有此事,以後眾人的心中亦是以為這是真的!

  為今之計也隻有帶著眾人前往後院,讓事實說話!

  隻不過,今日自己一家人均在前院以及母親的瑞麟院忙碌,後院的確是一個容易讓人鑽空子的地方,若蘇源等人製造假象,怕夢兒一聲的清譽便真的毀了!

  一時間,曲淩傲向來臨危不亂的眸子中快速的閃過一絲猶豫,而此時,曲長卿卻是對曲淩傲點了點頭,這才見曲淩傲沉聲道“那就有勞各位夫人為本侯的外甥女做個見證,還我夢兒清白!”

  那些夫人見自己有機會捉奸,一個個麵帶興奮,立即擱下手中的碗筷站起身,隨著曲淩傲等人往後院而去……。

  而方才前來報告的盼蘭則是扮演起領路者的角色,麵帶喜色的領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快速的接近那假山!

  “侯爺,您看,那裏是不是有兩個身影?”還未走進那假山,盼蘭便語氣激動的向後麵的人報告!

  那些夫人見那假山後真是閃著人影,一時間目光紛紛看向曲淩傲夫婦!

  可曲家四人包括慕春在內,對於眾人指責的目光卻是麵不改色,幾人神色堅定,堅信雲千夢絕對不會做出這等傷風敗俗的事情!

  眾人隻聽見曲淩傲大喝一聲“來人,把那假山後的人給本侯綁了帶出來……”

  那些侯府的護衛立即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到了假山之後,把藏在裏麵的兩人給綁了帶到眾人麵前!

  眾人看去,隻見此男女二人均隻著中衣,女子身形與雲千夢相似,此時衣襟大開,露出裏麵鴛鴦戲水的粉色肚兜,而男子脖頸間有類似於指甲的刮痕,那褲子腰帶甚至都沒有打結,兩人同樣發絲淩亂擋住了麵部,被五花大綁竟還在呼呼大睡,看樣子方才兩人是好好的雲雨了一番,否則不會如此疲憊!

  雲若雪見狀,立即用絲帕捂著大聲的哭了出來“姐姐啊,你怎麽如此傻?即便被退婚,又豈能如此的輕賤自己?你這樣與人偷情,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了!你讓我如何向爹爹交代啊!”

  雲若雪的出聲,在眾位夫人的耳中算是坐實了雲千夢偷情的事實,而雲若雪此時卻發揮好妹妹的本色,對那侯府的侍衛命令道“快把姐姐扶進聽雨軒,別讓人在看到姐姐這幅模樣了!”

  隻是,這輔國公府的侍衛不是雲若雪的奴才,隻見那些侍衛對雲若雪的話充耳不聞!

  而此時,曲淩傲卻冷聲命令道“撥開此兩人的發絲,本侯倒要看看是何人,居然如此大膽,敢在我輔國公府內做如此齷齪的事情!”

  那侍衛聽命,立即挑開兩人麵前的發絲,露出兩張陌生的麵孔來!

  眾人心中一陣唏噓,這女子明明就不是雲千夢啊!

  既然不是雲千夢,那她是誰?

  “咦,這不是刑部尚書府上蘇小姐的貼身丫頭佩兒嗎?”這時,有眼尖的夫人已是認出了這個丫頭!

  曲淩傲聞言,眼中閃過戾氣,立即對侍衛下命“把這兩人先帶下去好好的審問,再查明兩人的身份!本侯倒是很感興趣,看看到底是什麽人,居然不分場合的在此幽會!”

  季舒雨見曲淩傲動怒,想著今日的日子,便提醒道“今日是老太君的好日子,不宜見紅!還是先把兩人關起來,待過了今日再審問也不遲!”

  曲淩傲想著今日客人眾多,又是自己母親的六十大壽,便深吸口氣,這才做出讓步“都按夫人的話去做!”

  侍衛領命,押著還在昏睡中的兩人往偏院走去!

  而雲若雪則是沒有想到這偷情的女子不僅不是雲千夢,居然是蘇淺月身邊的大丫鬟佩兒!

  一時間,雲若雪麵無人色,隻覺自己雙腿發軟,不明白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竟有些茫然的看向人群!

  而此時眾位夫人看著這位誣蔑長姐的雲若雪,眼中多是鄙視,紛紛不待見的不去看雲若雪,反而紛紛圍住季舒雨及曲妃卿,安慰著兩人!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