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8節

  那廚娘見雲千夢如此小心,心中也更加的謹慎,認真的回道“回表小姐的話,一切都是按照表小姐的吩咐準備的,這鍋蓋至今還未開過!”

  曲妃卿聽到廚娘的回答,眼中滿是不解,輕聲問著雲千夢“咱們從離開到回來,足足有一個半時辰的時間,這是什麽居然要燉這麽久?”

  而雲千夢則早已是讓丫頭們替她挽起了衣袖,拿過一旁其他的食材,開始著手做菜,隻是對於曲妃卿的提問卻還是耐心的回答“老太君年紀大了,吃不了太硬的食物!因此,給她老人家準備吃食的時候,一定要注意食物的軟硬度!老年人的腸胃薄弱,是受不得刺激的!”

  曲妃卿聽的雲裏霧裏,卻又覺雲千夢說什麽都有理,便跟在她的身後睜大眼,好奇的看著她手指靈活的擺弄著各色食材!

  “表姐若是無事,不如替夢兒去取些綠茶過來!”雲千夢見曲妃卿的身子差點便要貼上自己的後背了,這小廚房地方小,身子轉動本就不方便,此刻又多了這麽一個不幹活的人,雲千夢隻能把她支走!

  可曲妃卿見自己終於有事可做,便興高采烈的往外走去,正在雲千夢慶幸空間變得寬敞了,曲妃卿如一陣風似的又刮了回來,同時手上還拿著十幾種綠茶,有些為難的問著雲千夢“夢兒,這是雨前龍井、這是碧螺春、這是普洱茶、這是鐵觀音,這麽多的茶,咱們用哪一種?”

  雲千夢此時頭上因為小廚房的高溫已是沁出了點點汗珠,手上快速忙碌的她掃了眼曲妃卿手中的茶包,便開口:“就碧螺春吧!取出茶葉,讓丫頭們把茶葉磨成茶末!”

  曲妃卿一個大家小姐,何時下過廚房?此時聽雲千夢說來這些事情,也是一知半解的,倒是她身邊的大丫頭采波是個伶俐的,一聽雲千夢的吩咐,便接過曲妃卿手中的茶包,拿著出去做事了!

  曲妃卿見自己手上的活被人給搶了,一時著急,便上前想拉著雲千夢再給自己布置件任務,豈料雲千夢此時正在切菜,被她這麽一拉,手上的菜刀一劃,頓時切到了左手食指,那青蔥一般的玉指頓時鮮血直流,嚇得曲妃卿趕緊掏出絲帕替她包裹住,口中不斷的道歉“夢兒,我……都是我不好,快跟我回去看大夫!”

  雲千夢瞧她心慌的樣子,到覺得是自己欺負了她,舉起手指仔細的看了看,見隻是刀口切的有些深卻沒有傷及筋骨,便用絲帕好生的包裹住手指,繼續切菜“表姐,我沒事,不過,你還是先出去吧!小廚房實在是太熱了,你出去透透氣!待一切弄好了,我再去看大夫!”

  曲妃卿見雲千夢如此堅持,又見自己害得她手指劃傷,也不敢久留,隻能一步三回頭的踏出小廚房,讓丫頭去請大夫,自己則是守在小廚房的外麵……

  少了曲妃卿,雲千夢做事的速度越發的敏捷,三刻鍾後,所有的菜肴均已做好,而方才讓丫頭準備的綠茶粉末也準備妥當!

  曲妃卿隻聽見小廚房中一陣油煎的聲響,再一刻鍾後,便見雲千夢領著手端佳肴的小丫頭們走了出來!

  “夢兒,大夫已經來了!”曲妃卿走上前,拉起雲千夢的雙手細細的看著,隻見那條粉色的絲帕上已是沾滿了血跡,一時心疼不已!

  雲千夢擔心菜涼了影響味道,便與曲妃卿快速來到內室,讓大夫診斷的同時,又讓丫頭替她擦掉臉上的汗珠,淡淡的撲了層蜜粉,兩人便趕往瑞麟院!

  可還未到瑞麟院,便見方才那兩位舅舅立於院門口!

  幾人再次相遇,而這次曲炎的眼中盡是帶著薄怒,竟對曲妃卿雲千夢視而不見,而談氏見自家夫君如此,不由得雙眼往上一翻,低聲冷嘲熱諷“夢兒真是有孝心,巴巴的跑到輔國公府來獻殷勤!想必是等著老太君給你指一門好婚事吧!”

  雲千夢一眼看去,隻見方才還得意不已的幾人,此刻竟有些垂頭喪氣,便笑著走向談氏,低聲道“至少我的巴結還是有用的,倒是讓三舅母失望了……”

  說著,便見崔公公自暖閣走了出來,把她們迎了進去,留下一群咬牙切齒的人!

  雲千夢原以為等了這麽長的時間,應該隻剩輔國公府及太後等人,可一踏進暖閣,這屋內的人居然一個都不少的端坐在原處,一個個目露好奇的看著自己!

  “可把你這丫頭給盼來了!咱們大夥可都是餓著肚子呢!”太後見雲千夢徵愣,便出聲解惑!

  雲千夢盈盈一笑,與曲妃卿上前行禮,隨後站起身,按照順序一一把準備的菜肴端上早已準備好的長桌上!

  眾人的視線不由得放到第一道菜色上,隻見圓形白瓷盤上,竟用菜繪畫出了一顆鬆樹兩隻仙鶴,不由得被這絕美的圖案給吸引!

  “外祖母,這第一道是冷菜!主盤為:鬆鶴延年!是用香菇、雞肉脯又黃瓜、蛋白、蛋鬆、菜鬆與櫻桃做成,這道菜味鮮清淡,最是適合作為開胃菜!而圍碟則為:五子獻壽、四海同慶、玉侶仙班、三星猴頭!這五子獻壽實為五中果仁鑲盤,四海同慶為四種海鮮鑲盤,玉侶仙班為芋艿鮮蘑,三星猴頭為涼拌猴頭菇!請皇上太後皇後與外祖母品嚐!”

  大家還未吃,便已被這獨特的拚盤給吸引住,紛紛不相信雲千夢竟能用如此簡單的食材拚繪出這樣栩栩如生的菜色,均是夾起自己碟中的食物,細細的看了又看,這才驚覺真如雲千夢所說,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把食物放進口中!

  “果真是味鮮,但卻清新自然,也不會奪著後續菜肴的味道,而且,這雞肉竟如此的好嚼,讓我這牙不好的也吃的津津有味!”老太君第一個開口誇讚,曲妃卿這才滿是佩服的看向雲千夢!

  而其他人的表情中,也能看出對這道開胃菜的滿意!

  尤其平日裏吃慣了宮中精致卻無味佳肴的皇帝等人,更是多吃了幾口!

  雲千夢卻沒有因為老太君的誇讚而沾沾自喜,而是轉身,親自把接下來的熱菜端上桌麵!

  “老太君,這第一道熱菜為兒孫滿堂,是鴿蛋扒鹿角菜;第二道熱菜為天倫之樂,是雞腰燒鵪鶉;第三道熱菜為長生不老,是海參靠烹雪裏蒂;第四道熱菜為洪福齊天,是蟹黃油燒豆腐;第五道熱菜為羅漢大會,是素全家福;第六道熱菜為五世祺昌,是清蒸鰓魚:第七道熱菜為彭祖獻壽,是葭答野雞羹:這最後一道熱菜則是返老還童,實為金龜燒童子雞!隨後這是湯菜,取名甘泉玉液,是人參乳鴿純盆!”

  待熱菜全部上全後,雲千夢這才退至一旁,等著眾人享用!

  可此時眾人那還有心思品嚐,均是被雲千夢的菜名給震撼住了!

  “好一個心思靈巧的丫頭啊!老太君,你可真真是有福之人啊,這丫頭為了給你拜壽,居然奇思妙想為這些菜取如此好意頭的名字,當真是讓我這個老頭子大開眼見!以往征戰沙場時,主將過壽辰,頂多也就一碗長壽麵!今日幸好老頭子來了這一遭,否則就錯過這麽些好東西了!”楚王向來好爽,此時見到如此多的吃食,那頑疾好了、咳嗽似乎也痊愈了,長著嘴便把雲千夢從頭到腳給誇了一遍!

  “王爺過獎了!千夢隻不過是取了古人的精華為己用,並無突出的表現!”雲千夢朝著楚南山福了福身,聲音淺淡溫順,聽不出絲毫的恃寵而驕!

  而楚王見她如此有理,還想開口誇讚,耳邊卻傳來陳老太君的冷淡的聲音“王爺的咳嗽似乎好了,此刻說話竟如此洪亮!”

  被人當眾戳穿,楚王卻毫不在意,反而是咳嗽了起來,拉著楚飛揚的衣袖,讓他取出自己放在腰側的藥丸!

  楚飛揚則是淡笑的看著自己爺爺,慢慢的拿出那藥瓶,隨後又慢慢的倒出裏麵的藥丸,隻見楚王迅速的把掌心的藥丸丟入口中!

  雲千夢站的近、眼又尖,竟發現楚王方才的藥丸不過是一顆杏仁,一時間隻覺好笑,卻又對這位人人尊敬的楚王爺產生了好奇!

  正在雲千夢把注意力放在楚王身上時,那邊已是開吃,四位老太君都是上了年紀的,對於那些硬的食物以及味道濃鬱的菜肴並沒有什麽好感,反倒是雲千夢這用普通食材烹飪出的菜肴甚是歡喜!

  而皇帝皇後雖年紀不大,對於這些過軟的食物沒有特殊的偏愛,但雲千夢所做的食物勝在食材的味道一點一滴的被挖掘了出來,加上雲千夢烹飪時,隻用了少許的油鹽醬醋,並未添加其他的香料提鮮,倒是讓皇帝皇後吃的滿心歡喜!

  尤其是玉乾帝,竟對那從未吃過的雪裏葳愛不釋手,一吃再吃!

  一場壽宴下來,眾人心中均是滿意不已!

  江沐辰放下手中的碗筷,目光帶著探究的射向雲千夢,卻見她見眾人放下碗筷,又轉身往外走去!

  楚飛揚則是在雲千夢經過他身邊時聞到了一絲似有若無的氣味,目光微徵眯起,深深的打量起雲千夢周身!

  而雲千夢去而複返,手中還端著一旁點心,隻見那點心青翠綠油,是一塊塊綠色的圓形小餅,而小餅的邊緣則是灑上了芝麻,一時色彩鮮明,甚是好看!

  雲千夢見眾人此時滿是期盼的看著自己,便也不繞彎子,笑著解釋道“老太君,這是壽點:佛手摩頂,其實隻是一般的綠茶佛餅,隻是取個好彩頭,還請皇上太後皇後老太君不要嫌棄!”

  老太君早已是對今日的菜肴滿意不已,又豈會挑雲千夢的錯處?

  在玉乾帝等人夾過綠茶佛餅後,她也緊跟著夾了一塊,輕輕咬上一口,隻覺口中一股綠茶清香,而這綠茶佛餅看似是甜點,可卻隻帶了些許的甜味……

  想必還是夢丫頭心係,知道老年人不可多食甜食,便減少了裏麵的糖分……

  眾人也是沒有想到這不算精致漂亮的綠茶佛餅竟有如此清新的味道,也正好去掉了方才口中殘留的油膩!

  不消片刻,那滿滿一盤綠茶佛餅便已一塊不剩,眾人撫著略徵鼓起的肚子看著雲千夢,均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而楚飛揚卻是注意到雲千夢衣袖處沾染了點點紅色,含笑的眸子微徵沉了幾分!

  海恬則是注意著眾人的表情,見大家對雲千夢均是一副讚賞的目光,眼中甚是不服,喝過一口茶後,便笑意盈盈的開口:“皇上、太後,雲小姐的手藝甚好!想來,雲小姐必定精於琴棋書畫,不知雲小姐可否當眾表演一下?”

  聞言,雲千夢抬眸看向海恬,隻見她那雙帶笑的眼中含著點點寒意,那徵徵上揚的唇角更是帶著必勝的驕傲!

  隻雲千夢卻無心與她比較,加上今日在眾人麵前自己已走出盡風頭,若再鋒芒畢露,怕自己想要過自由自在的生活是萬萬不可能了,便委婉的婉拒道“郡主實在是太看得起千夢了!若說西楚的才女,想必非郡主莫屬!況且,人的精力有限,千夢潛心廚藝,便沒有過多的時間鑽研詩書,還請郡主海涵!”

  可海恬卻不打算放過雲千夢,見她如此拒絕,海恬心中大怒,便認定雲千夢定是以為出了一次風頭,得到眾人的讚許便不把自己放在眼中,隻見她眼中笑意淡淡散去,嘴角浮上冷笑,語氣中夾雜著冷意繼續進攻“雲小姐是看不上本郡主了?”

  一旁曲妃卿見海恬如此的咄咄逼人,心中憤慨,方才夢兒已是伺候一群人用了餐,此時海恬竟還要夢兒當眾表演,她這是把夢兒當作什麽了?夢兒是相府千金,即便不得相爺的疼愛,卻也是名門閨秀,豈是海恬隨叫隨到的下人?

  而雲千夢心中卻是暗歎一口氣,雖心知海恬誤會了什麽,但也不能當眾便戳穿,隻能費些腦力與之周旋!

  眾人也亦是聽出海恬語氣中對雲千夢的挑戰,也深知海王府的恬郡主素來心氣高、又因為樣貌才情樣樣拔尖因此有些目中無人,今日夢兒在廚藝上大放光彩,想必這位恬郡主心中不爽,非要雲千夢出醜不可!

  正在眾人以為雲千夢會被海恬的激將法激住時,雲千夢卻依舊一副不溫不火的樣子,口氣中帶著是一貫的淡然,麵上的淺笑修飾的恰到好處“郡主此言差矣!能如郡主的眼,是千夢的榮幸!隻是,今日是外祖母的壽宴,千夢已是獻過壽禮,豈能再占用他人賀壽的時間?千夢的三舅舅四舅舅可是站在院外等了許久了!縱使千夢才華橫溢,也明白今日的壽星是外祖母,豈能喧賓奪主?”

  一番話,以退為進、以守為攻,讓氣勢淩人的海恬即便是心中有火也發不出來,那雙已是布滿陰霾的眸子因著雲千夢的話看向首座,隻見太後的臉色已是不如方才那般溫和,海恬便強行咽下心中的這口氣,笑著對雲千夢開口:“既然如此,是海恬逾越了!若有機會,再與雲小姐切磋詩詞!”

  而老太君向來護短,見這海恬在自己的地盤還這麽囂張,眼中的笑意冷了下來,又見雲千夢方才忙碌了半天自己卻為用膳,便體貼道“夢兒與妃兒下去用膳吧!”

  雲千夢心知老太君是為自己著想,便與曲妃卿低頭應著,退了出來!

  “看我方才說什麽來著,那海恬定不是什麽好人!”走出去老遠,曲妃卿才開始打抱不平,剛才若不是雲千夢機靈應答,她定會衝上前與海恬理論一番!

  而雲千夢此刻卻是不見任何怒意,反倒是舒心的深吸了一口氣,搖著曲妃卿的手臂撒嬌道“夢兒知道,表姐是最疼夢兒的!不過,表姐如此生氣,豈不中了那人的奸計?別人越是如此對待我們,反而我們更要開心!斷不能做那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若表姐再這麽氣惱,相信那人即便是在睡夢中,也會笑醒的!”

  曲妃卿見雲千夢一套歪理接著一套的說,此時竟又拿自己取笑,一時間有些慚愧的紅了臉頰!

  而此時,季舒雨身邊的毋嬤卻是疾步走了過來,請曲妃卿去前院招待各家的女眷,雲千夢見這是大舅母借機讓曲妃卿學習掌管府內事物,便笑著勸走了不肯離去的曲妃卿!

  待花園中隻剩她自己時,雲千夢臉上的笑意一點一滴的散去,想起海恬的種種行為,心道還是遠離楚王府內的一切最為妥帖!

  可往往怕什麽來什麽,剛一轉身,便見楚飛揚立於自己的身後,一雙明晃晃的黑眸正帶笑的瞅著自己,讓雲千夢的心嚇得慢了一拍,隨即立刻調整好自己的狀態,稍稍退後一步,與楚飛揚拉開距離行了一禮“見過楚相!”

  楚飛揚自是看到雲千夢見到他時那一霎那的驚慌,又見她此時強讓自己鎮定,心中竟覺得她真與旁人不同!

  若換做別的女子,被陌生男子接近,怕早已是驚慌失措,可雲千夢卻在瞬間反應過來,又以極其冷靜的態度應對自如!

  這到底是怎樣的女子,她到底經曆過些什麽,為何這般鎮定如活了幾世的人一般!

  不過,此時楚飛揚來到花園並非是探尋雲千夢的身世之謎,隻見他從袖中掏出一隻白色瓷瓶,隨即遞到雲千夢的麵前,認真道“手受傷了就不要遇水,每日塗抹這藥膏,不出十日,肌膚便會恢複如新!”

  雲千夢看著麵前的瓷瓶,卻沒有伸手去接,反倒是思索著楚飛揚的來意……

  況且,西楚對女子的要求甚嚴,是絕對不允許男女私相授受的!

  而楚飛揚卻是容不得她這樣慢慢細想,加上他本就不是遵守禮法之人,見雲千夢反複思量,便霸道的把手中的藥塞進了她的手中,自己則又如來時一般小無聲息的消失在花園中!

  雲千夢看著自己手中多出來的藥瓶,心中一陣懊惱,卻又無法隻能收於袖中,打算回曲妃卿的聽雨軒休息片刻!

  可還未走出百米,便見容雲鶴迎麵而來,雲千夢本想避開,可不了容雲鶴看到她後竟加快腳步,迅速的走到她的麵前,把手中一隻藍色的瓷瓶遞到她的麵前,隨後清了清嗓子,有些尷尬道“祖母讓我給你的!”

  說著,便把瓷瓶放在雲千夢的腳邊,自己轉身便離去了!

  雲千夢看著腳邊的藍色瓷瓶,想著袖中的白色瓷瓶,隻覺一陣頭痛!

  正文 第六十三章 一波方平一波又起

  瑞麟院中,幾位德高望重的老太君與楚王等人回憶著當年四處征戰的景象,江沐辰見楚飛揚早已悄無聲息的退出了暖閣,心中竟劃過一絲不滿,便也尋了個借口出了瑞麟院,一路走到前院,卻並未發現楚飛揚的蹤影,而自己的身邊卻是圍滿了一群攀附的官員,甚是讓江沐辰頭疼!

  “王爺、王爺!今日之事,還要煩請王爺為下官做主啊!”而這些官員中,便有蘇青的哥哥蘇源!

  隻見他被罰之後並未認真思過反省,竟還呆在輔國公府內等著江沐辰出來,請他為自己向玉乾帝求情!

  畢竟,被皇帝斥責幾句是為人臣常有的事情,可玉乾帝卻因為給穀老太君麵子,而剝奪了自己女兒此生入宮為妃的機會,這豈能讓蘇源咽下這口氣?

  因此這才侯在前院,打算等辰王等人出來時來個守株待兔,好為自己求情!

  可江沐辰此時哪有心思管這等小事,隻見那雙如鷹冰冷的眸子環顧前院,在眾人中並未發現楚飛揚的身影後,他的臉色變得愈發的難看,此時蘇源又自己撞上槍口,他便毫不客氣的衝道“皇上的話一言九鼎,你讓本王求情,豈不是讓本王打皇上的臉麵?”

  此言一出,蘇源頓時麵如死灰,整個人的氣焰一時間如被澆冷水的炭灰,再無掙紮的跡象!

  江沐辰見蘇源遇到這點小事便心灰意冷沒了鬥誌,心中一陣厭煩,但刑部尚書這個位置在朝中也是站著極重的分量的,便緩和了口吻安撫道“蘇大人何須如此?入不了皇宮,西楚如此多的王府,難道還入不了蘇大人的眼嗎?”

  聞言,蘇源眼中閃過喜色,立即向辰王道謝,方才因為選秀一事而垂敗的心情,一時間又被激起的高昂的鬥誌!

  而江沐辰則是趁機擺脫了身邊的官員,憑借著以往來過輔國公府的印象,往花園的方向走去!

  這邊雲千夢思量片刻,卻還是彎下腰,把藍色瓷瓶撿起來收進袖中,心中微歎口氣,隨即收起麵上的無奈,見自己方才把丫頭都讓給曲妃卿帶去幫忙,此時身邊空無一人,未免不必要的麻煩,便快步徑直往聽雨軒走去……

  “你們可真看清了,一會不會有人出現吧!我瞧著那雲小姐與輔國公府的大小姐形影不離的,萬一被人發現了,我可就……”而此時,輔國公府花園外有三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在牆外不住的徘徊,其中一名年輕男子便是那韓國公府的元慶舟,此時他甚是拿不定主意的問著身邊的兩個丫鬟!

  隻見元慶舟一身錦衣長袍,隻是麵色酡紅、眼神略帶迷離、說話時噴出一口口的酒氣,身形更是稍有不穩的扶著牆麵而立,一看便知定是方才在壽宴上多吃了幾口酒!

  “公子放心!您堂堂一個頂天立地的大男子難道竟隻有這麽一點的膽量嗎?我們方才可是看著曲小姐帶著所有的丫頭去了前院,此時花園內隻有雲小姐一人,進若是在如此猶豫不決,那到嘴的鴨子可就要飛走了!”隻見其中一個身穿綠色衣裙的丫頭甚是不滿的白了元慶舟一眼,又見他滿嘴滿身的酒氣,眼中盡數是鄙視,隻是為了自家小姐的幸福,她也不得不引著這好色之徒來到這邊,為其出謀劃策!

  那元慶舟被小丫頭的話一激,頓時抖擻精神,使勁的甩了甩頭,立即挺直了胸膛,麵上一掃方才的膽怯,瞬間抬起腳步踉蹌的走進花園中,而那長廊轉角處所飄過的淡紫煙紗裙擺更是迷亂了元慶舟的心,兩眼發直的便要尾隨那抹身影而去,卻被那兩個丫鬟給阻擋住!

  “做什麽?別擋了小爺的路,小心小爺揍你!”元慶舟突然被人擋住了去路,又見佳人即將失去蹤影,一時惱羞成怒,打了個酒嗝後朝著麵前的綠衣丫鬟低吼道,伸手便要拂開她!

  可那丫鬟身形靈敏,在元慶舟的手即將碰觸到她的身子時立即閃了開去,躲過了他的碰觸!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