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50

當,近段時日的小摩擦從未間斷過,隻怕就在這幾日內將會有一場大戰。

雲千夢淺笑地目光自窗外轉向容蓉,卻是撲捉到容蓉眼底隱含的一抹緊張與擔憂,心頭頓時一緊,雲千夢不做聲色地回道:“近日身子越發地笨重了,肚子也總感覺有墜漲之感,想來這都是懷孕後期的反應吧。容姐姐身子好不容易康複,理應好好調理,豈能為了我而每日操勞?更何況外麵冰天雪地,萬一摔著就不好了。”

容蓉拿過雲千夢繡了一半的花樣,細細地看了又看,這才開口,“在這太子府中,與我相談甚歡的唯有你一人,我倒是願意到你這來坐坐。王妃的繡工可是更為精湛了,這孩子的肚兜上的圖案竟栩栩如生,當真是十分逼真。”

雲千夢見容蓉竟誇讚自己的繡工,想起當初被楚飛揚搶走的那方娟帕,不禁莞爾一笑,“容姐姐莫要打趣我了。我這繡工可是拿不出手的,隻不過近日閑來無事,又因前段時日動了胎氣不敢亂動,這才尋了這麽一個消磨時光的好辦法。”

容蓉隨著雲千夢的淺笑,也跟著低笑出聲。

見容蓉今日心情格外的好,笑容亦是格外的多,雲千夢笑著問道:“容姐姐今日是怎麽了?笑得這般甜蜜?是不是有什麽好消息?”

見雲千夢已是從自己的表情中揣測出了心情好壞,容蓉也不再藏著掖著,低頭看著雲千夢的繡品,一麵笑道:“方才陵孝帝已下旨,賜婚於我和靖元。將於八月中旬完婚。”

雖不是第一次上花轎,可這一次容蓉的笑容才是發自內心的,頰邊蕩漾的淺笑如醉人的清酒,即便隻是看著她的人,亦是能夠感受到她愉悅的心情。

雲千夢自是為她高興,經過那麽多的磨難,更是遠離自己的親人來到這異國他鄉,如今容蓉能夠有情人終成眷屬,則是上天對她最好的恩賜。

“這真是最大的喜事了,恭喜姐姐。”雲千夢笑著恭喜,隻是心中卻始終有一個疑問,雖知有些唐突,卻還是極小聲地問著容蓉,“容姐姐,那海恬?”

聽出雲千夢降低音量問海恬的去處,容蓉眉間劃過一絲憐憫,繼而說道:“這事本不想告訴你,畢竟你如今懷著身孕,怕嚇壞了孩子。”

“難道海恬出事了?”話雖如此問,可以雲千夢對齊靖元的了解,海恬嫁入太子府的日子定不會好過。加上海恬曾派人在西楚皇宮陷害容蓉,讓無辜的容蓉受了那麽多的痛苦,齊靖元定不會放過海恬。

隻見容蓉輕歎一聲,這才緩緩說道:“海恬如今也懷有身孕。”

此言一出,雲千夢眼底閃過詫異的神色,不禁緊盯著容蓉,等著她解釋清楚。

容蓉也知雲千夢懷著身孕著急不得,便也立即接著說道:“海恬與齊靖暄私通,懷了身孕。陵孝帝知曉此事後龍顏大怒,不但收回了齊靖暄手中的兵權,更是將其當眾責罵了一番。不管海恬得不得靖元的心意,她始終頂著北齊太子妃的身份,而齊靖暄竟與當朝太子妃私通,罪不可赦。加之他在殿上頂撞了陵孝帝幾句,陵孝帝當著文武百官的麵便下旨將其變為庶人,且發配邊疆永世不得踏入帝都。而海恬卻以有失婦德的罪名,被判三日後腰斬於菜市口。”

說完,容蓉方才開心的神色已經斂去,臉上雖一片平靜,但眼底卻含著對海恬的可憐。

雲千夢更是陷入沉思中,陵孝帝敢將西楚送來和親的公主腰斬,隻怕與此時西楚的內戰有關吧。

莫非海王已經戰敗?失去後盾的海恬隻是一介弱女子,陵孝帝自是不會放在眼中。加上如今西楚內亂,帝位不明,這和親公主嫁入北齊也就沒有了國家的依仗,難怪陵孝帝借著此事立即殺了海恬。

隻是,海恬那般聰明的人,豈會與齊靖暄私通珠胎暗結,又東窗事發?更何況,海恬心中自始至終隻有楚飛揚一人,她又豈會委身於齊靖暄?

隻怕策劃這一切的幕後黑手,便是恨不能立即將迎娶容蓉入府的齊靖元吧。

“夢兒,可是被嚇到了?”見雲千夢半天不曾開口,又微微蹙著眉頭,容蓉以為雲千夢被‘腰斬’二字嚇到了,忙出聲問道。柔和的目光更是關切地注意著雲千夢的臉色。

雲千夢溫婉一笑,在容蓉真摯的關懷目光中,卻隻是搖了搖頭。

兩人閑聊了半會,容蓉見雲千夢神色間隱見疲憊,便起身告辭,出門前更是細心地叮囑婢女們小心伺候,這才放心離去。

雲千夢輕推開窗子,見容蓉的身影已經離開了院子,這才出聲喚道:“喬影。”

“王妃,有何吩咐?”自從上次差點讓雲千夢葬身火海的事情發生後,喬影心中萬分自責,如今時刻守在雲千夢的身邊,以防上次的事情再次發生。

“近日外麵是不是發生了許多事情?可你卻從未轉告於我,是不是?”雲千夢闔上雕花木窗,轉目看向喬影,口氣雖平靜,目光中卻帶著一絲淩厲之色。

這讓喬影的心猛地一跳,頓時明白事情定是瞞不過王妃了。

喬影跪在雲千夢的麵前,老實地交代,“三個月前,王爺與辰王聯手攻打朝城,海王戰敗,自刎而死。”

“除此之外呢?”見喬影報喜不報憂,雲千夢眉頭猛然一皺,目光更加淩厲。

喬影見瞞不下去了,隻能將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和盤托出,“習凜前兩日命人送來消息,王爺與辰王近日將會在京城附近大戰。這兩三月來,王爺與辰王的軍隊一路從北方打到了京城附近。兩軍均是折損了不少將領,軍隊的人數也急劇減少,隻怕這一次的大戰將是最終的結果了。”

聽完喬影的稟報,雲千夢原本捧在手中的布料漸漸被她緊握了起來,心頭的緊張通過這個動作傳達了出來。

幾百萬人的大戰,足可以毀掉一切,這就是楚飛揚瞞著不讓喬影告知自己的原因,生怕自己聽到後跟著焦急上火。

“嘶……”手上一個用力,竟忘記布料中還插著一根繡花針,針尖直直地刺進雲千夢的指腹中,隻見柔嫩地指腹上頓時冒出一顆血珠。

“王妃。”喬影見雲千夢吃痛的表情,急忙起身來到雲千夢的身邊,拿過一旁趕緊的帕子壓在雲千夢受傷的指腹上,滿心愧疚地開口,“都是卑職多嘴,否則王妃也不必跟著擔心。”

雲千夢將受傷的手指含進口中,待痛感消失才拿出來,低頭斂目看著微微泛白的手指,低聲道:“你若不說,我心中定會更加擔憂。行了,你出去吧,一有消息便立即進來稟報。”

“是,王妃。”喬影再次看眼雲千夢凝重的表情,卻是安靜地退了出去。

直到暖閣內隻剩自己,雲千夢撐著後腰緩緩站起身,慢慢踱步走到窗邊,一手推開木窗,一股沁冷的氣息瞬間灌進暖閣,衝散了暖閣內的溫暖,讓人心情為之一振。

雲千夢靜默地立於窗邊,目光平靜地望著漫天飄散而落的鵝毛大雪,心中情緒卻是起伏不定,始終被一人牽引著……

此時的西楚大地上,大雪紛飛,屍橫遍野、百姓流離失所,到處可見背井離鄉四處逃竄的災民,而辰王與楚王的戰爭卻在持續進行中,雙方互不相讓、至死方休。

如今,兩方均已將主力軍移師京城郊外,兩軍對峙已久。

幾十萬辰王軍擋在京城的城門外,阻止楚王軍的進攻。

而楚王軍卻隻僅僅守在辰王軍的外圍,除去兩軍間一些小的摩擦,並未見楚王軍有更大的舉動,似乎是忌憚被辰王掌控在手中的京城百姓。

“宣武將軍,事情辦得如何?”江沐辰立於城樓上,遠眺兩軍之間的對陣,麵色冷漠肅穆,聲音冷寒陰沉。

“回皇上,微臣無能,未能找到太妃的蹤影。”宣武將軍單膝跪在德夕帝的麵前,臉上一片慚愧地表情。若非楚王手中握有元德太妃,皇上隻怕早已殲滅了楚王軍,又豈會這般束手束腳?

“起來吧。楚飛揚做事向來謹慎,豈會這麽容易讓我們找到。爾等附耳過來。”江沐辰卻沒有大動肝火,冷淡地讓圍繞在身邊的所有將領靠近,低聲叮囑所有的事情。

語畢,便見江沐辰重新麵前城外,望著外麵已經銀裝素裹,江沐辰的心情更加臨近冰點,寒聲問道:“都明白了?”

“是,皇上。”所有人異口同聲,隨即全部離開城樓。

楚飛揚,你以為將夢兒藏在齊靖元的太子府,朕就無可奈何了?

這一次,朕定叫你有去無回,隨後揮師北上,夢兒依舊是朕的。

習凜快步走進營帳稟報著,“王爺,辰王那邊終於有動作了。”

江沐辰的指令剛剛下達,楚飛揚這邊已是得到了消息。

“終於有行動了,我們在這京郊附近駐紮了這麽多日,手上的刀劍都快生鏽了,就怕他辰王的劍不出鞘,如今他自動送上門來,咱們可要好好地打一場打勝仗啊。”杜榮輝等幾位戰將早已是摩拳擦掌,等著大戰一場。

“是啊王爺,終於將辰王逼出京城了,咱們可不能放過這麽好的機會。”一向內斂沉穩的孟濤在得到這個消息時,臉上亦是洋溢著激動之色。

“飛揚,此事你怎麽看?”薑還是老的辣,相較於幾位年輕戰將的興奮,楚南山卻是一身穩重,隻見他抬眸看向楚飛揚,詢問孫子的意見。

眾人經楚南山的提醒,紛紛閉上了嘴,臉上的開心也盡數隱去,耐心等著楚飛揚最後的命令。

楚飛揚始終低頭看著京城附近的所有道路,對於江沐辰突然的決定,心中卻是懷著一絲狐疑,“近幾日大家都打起精神,尤其是巡夜的侍衛,不得有半點馬虎。辰王既然敢放出消息,自然是做了萬全的準備,隻怕這則消息隻是一個幌子,故意引起咱們的重視,讓楚王軍終日緊繃著精神。待咱們都疲倦時,才是江沐辰真正動手的時機。”

說到這裏,楚飛揚稍作停頓,待所有人消化了他話中的意思後,這才重新開口,“咱們防範於未然,讓將士們打起精神,好好巡邏。”

“同時,咱們不能被辰王牽著鼻子走,不能因為他掌握了京城所有百姓的性命便停止不前。唯有主動出擊,咱們才能一招製勝。”楚南山接著開口,老謀深算的模樣讓營帳內的所有人信服。

楚飛揚亦是點了點頭,抬起看向楚南山的雙目中含著肅穆認真之色,“爺爺說得對。大家靠近些,咱們將部署重新梳理一遍。”

一連幾日,兩軍均是相安無事,隻是空氣中飄著的壓抑氣氛卻讓人大氣不敢出。

一連數日的大雪已經淹沒了人的膝蓋,除去巡邏的士兵,其餘人早上出操後便又縮回了營帳內,隻因外麵冰天雪地,著實是太冷了。

江沐辰肩披明黃色大氅,大氅內穿著五爪金龍龍袍,領著一眾武將踏上城樓上,看著眼前白雪皚皚的一片天地,而遠處的楚王軍營中卻鮮少有人看守巡邏,江沐辰的眼底浮上一抹譏笑,對身後的寧鋒輕點了下頭。

寧鋒看出主子的決心,眼中劃過一抹為難之色,勸阻道:“皇上,您乃萬金之軀,豈能……”

一直手臂舉起,阻止了寧鋒的勸阻之語,江沐辰半眯著雙眸,直盯著遠處顏色鮮明的楚王軍旗幟,冷聲道:“不必再多言,一切按照計劃進行。”

寧鋒無奈地咽下到嘴邊的話,隻能點頭稱是。

夜幕降臨,在燈火的照明下,鵝毛大雪顯得異常漂亮,帶著妖異的絕美緩緩飄落地麵。

憧憧暗影在夜色的掩護下極快地從城牆的偏門而出,朝著楚王軍的軍營奔去……

醜時,楚王軍營中突然燃起熊熊大火,火光照亮了整個夜空,詭異地讓人心顫。

楚王軍營中那些已經歇下的將士被營帳外的濃煙熏醒,一個個尚未穿戴整齊便已驚慌失措地跑出了自己的營帳。

隻是躲在一旁雪堆中的暗影卻在看到這些落荒而逃的將士時,紛紛潛到他們的身後,在他們還沒有鬧明白到底出了何事時,已出手開始了暗殺。

滾燙的鮮血噴灑在冰冷的雪地上,融化了白雪,卻又在瞬間凝結成了血塊。

一時間,楚王軍營中響起一片哀嚎之聲,隻見一片潔白的雪地上頓時倒影出四處逃竄的將士與暗中出手的殺手的身影,此時的楚王軍營如同人間煉獄,令人心生恐懼。

正在這時,城樓上竟響起陣陣戰鼓聲,震天地鐵騎聲伴隨著戰鼓聲聲朝著楚王軍陣營奔過來,一時間天地震蕩、人鬼懼怕。

而衝在辰王軍最前麵的,竟是一身金黃戰甲的江沐辰,隻見他單手握緊韁繩,另一手則高舉長劍,一馬當先地奔在所有辰王軍的最前麵,看向黑夜中的雙目含著冰冷嗜血光芒,隻消有人膽敢擋住他的去路,便見他手中的長劍立即毫不留情地揮下。

最前麵的幾萬人頃刻間攻進了楚王的大營中,江沐辰手中的長劍劍起劍落,已是不知砍落了多少楚王軍的士兵。

隻是,對於這樣的結果,江沐辰卻是十分不滿的,他陰冷地雙目掃視著整個楚王軍營,找尋著楚飛揚的身影,心頭發誓定要揪出楚飛揚殺了此人。

“衝……殺……”正在江沐辰四下尋找楚飛揚時,卻見楚王軍營的另一個入口處竟湧入大批穿戴整齊手持長劍的楚王軍,而楚飛揚則端坐馬背,麵色肅穆地直視著不遠處忙著找他的江沐辰,手腕微微一動,手中握著的長劍在暗夜中閃過一抹幽冷地銀光。

聽到這陣鏗鏘有力的衝鋒陷陣聲,辰王軍所有人手中的動作微微一頓,看著將己方團團圍住的楚王軍,這才意識到這是一個圈套。

隻是眾人臉上的錯愕隻有短短一瞬間,想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