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51節

  雲千夢站在二樓,將這一切看入眼底,心頭卻是笑得肺疼,木訥的表哥遇上古靈精怪的玉公主,隻怕此生都不會無聊了。

  五月十五日,帝後大婚,西楚普天同慶。

  十裏長街,十裏紅妝,接應皇後的鳳輦緩緩停靠在輔國公府門前,待曲妃卿坐進鳳輦後,才小心地往天壇而去。

  娶得是西楚的新一位皇後,開創的卻是西楚的盛世紀元。

  五年後。

  “娘親,咱們什麽時候下山采買?”五歲的小丫頭趴在雲千夢的膝蓋上,睜大雙目可憐兮兮地看著自己的娘親,心中卻是想著山下一切好玩的東西。

  “前日咱們不是剛去采買過嗎?你呀,好生給我呆在這裏,將《詩經》背完才準再次下山。”雲千夢伸手捏捏小女兒的鼻尖,眼底盛滿濃濃的寵溺,卻是唬著臉開口,堅決不能縱容這孩子。

  果真,小丫頭聽完自己娘親的話後,酷似楚飛揚的濃眉頓時皺了起來,小嘴一撅一撅地,嘟嘟噥噥開口,“娘親,女兒早就背完《詩經》了,您卻不守信諾。”

  說著說著,小丫頭竟是指責自己娘親不守信用,小臉立即陰沉了下來,那嚴肅的表情與楚飛揚如出一轍。

  雲千夢點點她的小腦袋,嚴肅道:“滾瓜爛熟倒背如流了嗎?達不到這個要求,休想下山。”

  正在這時,楚飛揚推門進來,見這對母女一個耷拉著小腦袋,一個嚴肅著麵孔,便知定是在進行下山拉鋸戰。

  “爹爹……”看到救星來了,楚悠立即轉變了方向,投向楚飛揚的懷抱,緊緊地扒著自己的親爹,尋求同盟。

  楚飛揚畢竟心疼自己的孩子,親了親女兒蘋果般可愛的小臉蛋,楚飛揚臉上揚起一抹討好的笑容,隨即應女兒的哀求在孩子娘的麵前說著好話,“夢兒,孩子還小,何必呢?況且,有暗衛陪著下山,不會出事的。”

  一道冷光頓時射向楚飛揚,雲千夢不由得冷笑出聲。

  楚飛揚不提此事還好,一提此事,雲千夢便隻覺自己七竅生煙,沒好氣地開口,“悠悠自然不會出事,可山下的百姓可是倒黴了。她哪次下山,不是將山下的集市攪和地亂七八糟?偏偏每次罰過她後,竟又吵著要下山。看來下次罰她抄經書是不夠了。行了,此事你也不必求情了,就這麽說定了。”

  說著,雲千夢站起身打算離開。

  “啊……娘親,什麽叫就這麽說定了?”有了楚飛揚這個後盾,楚悠膽子立即壯大不少,小腰板也挺得直直地,抬起小腦袋眨巴著那雙亮晶晶的大眼盯著自己的娘親。

  “你說呢?”雲千夢不答反問,眼底呈上壞壞地笑容,看得楚悠心裏突突地跳了跳,瞬間又窩回了楚飛揚的懷中。

  雲千夢則是將目標轉向楚飛揚,看著楚飛揚正滿眼寵愛地輕撫著愛女的發絲,雲千夢微微瞪了楚飛揚一眼,隨即轉身離開了屋子。

  “唉,爹爹,您當初的英雄氣概呢?”小丫頭見自己娘親離開,頓時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故作老成地歎了口氣,抬起那張漂亮的小臉蛋,滿麵愁容地問著自己的爹爹。

  楚飛揚亦是皺眉與女兒蹲在地上,父女倆表情動作如出一轍,亦是微歎口氣,搖頭晃腦道:“你爹爹自從遇到你娘親後,就英雄氣短了,唉……”

  唉唉唉……無盡歎息中……

  隻是小楚悠的煩惱卻沒有維持多久,見疼愛自己的爹爹是個妻管嚴,楚悠的小腦袋中頓時浮現另一個身影來。

  心動不如行動,楚悠立即撤離楚飛揚的懷抱,朝著門 外跑去。

  楚飛揚懷中一空,看著如乳燕般飛奔出去的楚悠,心底終究是有些失落,忍不住地低罵了句,“小沒良心的!”

  “祖爺爺!”而楚悠所求之人不是旁人,正是放棄京城繁華生活而死皮賴臉非要跟著楚飛揚一家前來深山老林飲居的楚南山。

  隻聽見鳥語花香的樹林中瞬間傳來一道清脆甜蜜的呼喊聲,楚南山一張老臉頓時笑得比花兒還要鮮豔。

  轉身張開雙臂,將狂奔而來的小東西抱在懷中,楚南山伸手點點小丫頭挺翹的小鼻尖,笑道:“小丫頭,怎麽想起到林子中來找祖爺爺了?小心林子裏的蟲蟲蜇了你那一身細嫩的皮膚。”

  說話間,楚南山已是抱著楚悠往樹林外走去……

  楚悠神秘地摟住楚南山的脖子,將可愛的小腦袋搭在楚南山的肩頭,與楚南山說著悄悄話,“祖爺爺,爹爹越來越不中用了,見著娘親就如老鼠見到貓,實在是沒有男子漢的氣概!”

  一聽楚悠說這話,楚南山便知這小丫頭是為何目的而來找自己。

  隻是,小悠悠啊,你可見過貓抓老鼠的場麵?你又知道什麽叫做男子漢氣概嗎?

  楚南山一麵笑眯眯地聽著重孫女的抱怨,一麵在心裏偷偷樂嗬著,一老一少相處其樂融融。

  “祖爺爺,爹爹學識武藝皆是師承於您,可為何他這麽怕娘親?”楚悠繼續找著楚飛揚妻管嚴的原因。

  而楚南山則是咧嘴大笑,小丫頭,你居然知道什麽叫‘師承’啊,了不得、不得了,我楚家的後代就是優秀就是出類拔萃!

  “難不成,祖爺爺也跟爹爹一樣?在外麵人五人六,可回到家中卻不敢吭聲!”卻不想,這一回楚悠竟朝著楚南山的頭頂砸下一塊巨大無比的石頭。

  楚南山隻覺自己眼冒晶星,瞬間覺得自己幻聽了,使勁地搖了搖頭,卻發現楚悠正用詢問地目光盯著他,等著他的回答。

  楚南山瞬間挺直腰板,朗聲道:“祖爺爺又不是你爹爹,怎麽可能妻管嚴?”

  “真的嗎?”口氣中仍舊帶著小小的質疑。

  “當然!”無法再挺直腰背,楚南山幹脆踮起雙腳,以顯示自己形象的高大。

  “那祖爺爺幫我去向娘親求情,好不好?悠悠好想下山,悠悠好久沒有下山了,悠悠想下山給祖爺爺買好喝的竹葉青酒,好不好?”小女孩軟糯的聲音直接甜進了楚南山的心裏,軟化了楚南山剛剛挺直的腰背。

  尤其在聽到小悠悠下山竟還惦記著為自己買東西,楚南山更是高興地摸不到東南西北,拍著胸脯保證道:“放心,此事就抱在祖爺爺的身上!”

  “祖爺爺最好了!”再次進行美人計,楚悠將自己的小粉唇印在楚南山的臉頰上。

  而那被親之人早已是暈乎乎了,心裏直到還是生女娃好,瞧瞧,多貼心!

  翌日,山下集市上。

  “還是祖爺爺厲害,幾句話便說動了娘親,祖爺爺最厲害了。”楚悠被楚南山牽著,小丫頭走了一路說了一路,將楚南山誇讚了一頓。

  楚南山一張老臉早就樂開了花,還是生女兒好啊,瞧這小丫頭的一張嘴多甜?雖然跟山上和尚念經似的囉嗦了點,可是聽著舒坦啊,整日地圍著自己轉,這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看來自己當初讓飛揚娶夢兒,是他此生做得最正確最明智的一件事情,瞧瞧這孫媳將自己那個不成器的孫子管教的多好,再瞧瞧孫媳為他們楚家生的這個小丫頭多可愛,哈哈哈,日子就該是這麽過的,就該楚飛揚倒黴,而他楚南山得意。

  “悠悠,想吃什麽?祖爺爺買給你。”楚南山一通得瑟地暗想,這才低頭詢問手中牽著的小丫頭。

  隻是,這一低頭,哪裏還有小丫頭的蹤跡,人早就不知跑哪去了。

  “人呢?”楚南山轉頭看向一旁跟著的焦大,嘴上的白須被口中的熱氣吹得一翹一翹的,煞是可愛。

  “小姐跑去前麵的酒樓了。”焦大早已派暗衛跟上保護,自己則是留在楚南山身旁保護著。

  “這小丫頭,身手什麽時候變得這般敏捷了?”楚南山憤憤不平,真是的,才幾歲就這麽能跑,還讓不讓他享受天倫之樂了?

  抱怨歸抱怨,楚南山的腳步卻是緊跟在楚悠身後,踏進小鎮上的酒樓……

  “少爺,酒菜快冷了,您怎麽不用?”肆兒服侍著容雲鶴用膳,哪裏知曉他家少爺隻看風景不看酒菜,一杯清酒端在手中半天也不曾飲一口,讓肆兒不禁微歎口氣。

  自從那場混戰之後,楚王與楚王妃便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這些年少爺臉上的笑容越發少了,對於容家的生意亦是親力親為。旁人不知,他身為少爺的貼身侍從豈會不知?少爺心裏苦,原本雲家小姐嫁人,卻還是居住在京城中,時不時能見上一麵,如今卻是徹底失了蹤跡,難怪少爺也不願呆在京城,寧願親自到這邊陲小鎮視察酒樓。

  “咦,你的發色與我們不一樣哦。”正在此時,一道嬌嬌柔柔地聲音從下往上傳來。

  兩個沉浸在各自思緒中的大人表情一頓,兩人同時低頭,竟看到一名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立於桌邊,正抬頭好奇地盯著容雲鶴滿頭的白發,那金燦燦的眼底盡是一片讚賞之色。

  肆兒正要嗬斥這突然冒出來的孩子,卻被容雲鶴製止。

  容雲鶴緊盯著麵前的小娃娃,一抹喜悅小心翼翼地爬上眼底,卻是克製著自己莫要嚇壞了眼前的孩子。

  這孩子,有著一雙極其靈活聰慧的明眸,那笑起來的模樣,那右臉頰上的梨渦若隱若現、惹人憐愛,卻與記憶深處的那張嬌容有著九分的相似。

  難道……難道她是……

  狂喜襲上心頭,容雲鶴蹲下身,與小娃娃麵對麵,柔聲問道:“你叫什麽名字?”

  “你叫什麽名字?”楚悠學著她娘親的不答反問,略顯羞澀地問著麵前的容雲鶴,那雙含羞待怯的眸子卻是偷看著容雲鶴俊朗如謫仙的容貌,這人真是好看,比爹爹還要美。

  “啊切……”山上的楚飛揚突然打了一個噴嚏,眉頭微微一皺,心道定是有人在說自己壞話。

  “我叫容雲鶴,你呢?”容雲鶴看著眼前臉頰微紅的小丫頭,眼底盛滿寵溺,這麽大膽的小丫頭竟也會臉紅,實在是太惹人喜愛了。

  “我叫楚悠,雲鶴,你可以叫我悠悠,這個送給你。”說著,小丫頭從身上取下一隻她娘親手繡得花樣蹩腳的荷包,塞進容雲鶴的手中,雙目帶著期盼地凝視著容雲鶴,心道,這可是定情信物哦,你要好好珍藏以後騎著白馬來娶我哦。

  容雲鶴哪裏知道這丫頭有這麽多的花花腸子,隻當是小丫頭單純的喜歡自己,送給自己一個荷包而已,便笑著收了起來。

  正要開口,卻見滿頭白發的楚南山衝了進來,扯著嗓門對麵前的小丫頭喊道:“悠悠,你想嚇死祖爺爺嗎?又亂跑,被你娘親知道定會罰你。”更重要的是,惹得夢兒動怒,他就沒有參雞湯喝了,也會被楚飛揚瞪眼,這是多麽殘酷地酷刑啊。

  小丫頭見自己的祖爺爺竟在自己的心上人麵前這般詆毀自己言行舉止,一顆芳心頓時一沉,目光驟然急巴巴地看向容雲鶴,深怕容雲鶴誤會她是野丫頭。

  隻是見容雲鶴眼底還是蕩漾著一抹柔情,楚悠暫時放下心來,隨後低頭小步地走到楚南山的身邊,牽著楚南山來到容雲鶴的麵前,嬌聲介紹道:“這是我祖爺爺,祖爺爺,這是雲鶴。”

  楚南山一張老臉頓時垮了下來,他的曾孫女這是怎麽了?好端端的孩子怎麽一眨眼竟像被鬼附身?難不成她被容家小子的美貌迷了心竅?

  容雲鶴站起身,大方作揖開口,“容雲鶴見過老王爺。這位定是王爺與王妃的小郡主吧。”

  楚南山正要開口,衣擺卻被楚悠扯了扯,低頭看去,楚悠已是張開雙臂,明顯是讓楚南山將她抱起來。

  楚南山對著楚悠擠眉弄眼,用隻有他們二人懂的表情說道:小丫頭,他不可以。

  楚悠雙手叉腰,濃眉微挑,狹長的鳳目中射出一抹寒光,告訴楚南山,我就是看上他了,快抱我起來。

  楚南山無法,隻能抱起小丫頭,對容雲鶴笑道:“是啊,一晃這麽多年過去了。”

  “王妃與王爺,可好?”容雲鶴壓抑著快要溢出胸腔的喜悅,忍耐著問出這句話。

  “好,爹爹娘親都好,雲鶴,隨我們上山吧。相信爹爹和娘親看到你定會十分開心的。”小丫頭搶著開口,心中卻是打著另外的算盤。

  “不要吧,咱們住的地方那麽簡陋,還是不要丟人現眼了。”楚南山伸手點點小丫頭的腦門,出言拒絕。

  卻不想,小丫頭聰明的很,趁機抱著頭哭道:“祖爺爺打人,好痛……”

  說著,順勢朝著容雲鶴張開雙臂,不等楚南山將她的雙臂拉回來,她已是攀上了容雲鶴的脖頸,小身子依偎進容雲鶴的懷中,小小的腦袋輕輕搭在容雲鶴的肩頭,乖巧的如同瓷器娃娃。

  楚南山一陣氣結,胡子再次被熱氣噴得漫天飛舞,心中恨恨地想,果真是女大不中留啊,這才幾歲就芳心暗許,再過幾年隻怕婚姻大事也能自己做主了。

  卻不想,就在楚南山暗自生氣時,楚悠已帶著容雲鶴步出酒樓,往山上走去……

  “娘、爹,你們快看,誰來了?”你們未來的女婿來了,小丫頭在心中默默地加了這麽一句,更加摟緊容雲鶴的脖子,再也不願放開。

  雲千夢與楚飛揚聽到女兒的聲音,同時踏出屋子,卻見那一片青蔥山林間,站著一名白衣白衫白發的少年……

  “你來了。”一聲哽咽,帶著滿心的驚喜,雲千夢依偎在夫君的懷中,含笑迎接著他們永遠的朋友。

  “雲鶴,多吃點,這是我親手摘的菠菜哦!”席間,楚悠不看爹爹不要祖爺爺,滿心滿眼的鑽進了一個名叫‘容雲鶴’的名字中。隻見她揮著小勺子,將所有好吃地盡數掃到容雲鶴的碗中,隨後兩隻小手撐著下顎,一臉賢惠地癡癡望著一臉哭笑不得的容雲鶴,催促著他趕緊用餐。

  “悠悠!”雲千夢見容雲鶴一臉無奈,立即板著臉孔低斥楚悠。

  “娘,難道菠菜不是我摘的嗎?”此時的楚悠眼裏隻有那名名叫容雲鶴的男子,竟然不怕雲千夢。

  “真是辛苦悠悠了。”容雲鶴則是朝著桌上其他三名臉色各異的大人笑了笑,隨即支起桌上的碗筷,用起餐來。

  得到心上人的誇讚,楚悠的心比吃了蜜還要天上幾萬倍,隻見她支著可愛的小牙齒美美地笑著,務求將自己最完美的一麵展現在容雲鶴的麵前。

  “真沒想到,竟能夠在這偏僻的小鎮遇到你。”用完午膳,楚悠被雲千夢哄睡後,雲千夢這才得空與容雲鶴聊天。

  “這裏的景色真美。”容雲鶴則是立於木屋的窗邊,看著外麵青蔥一片的景色,發自內心地讚歎道。

  語畢,容雲鶴緩緩轉過身來,癡纏的目光瞬間便落在始終美麗動人的雲千夢身上,見她如今素衣素麵,卻過得如此真實,心中由衷地為雲千夢開心。

  “過來嚐嚐我們自己曬的茶葉。”雲千夢則是手法嫻熟地將泡好的茶放在桌上,招呼著容雲鶴過來品茶。

  容雲鶴走過去安靜地坐下,端起佳人親手衝泡的熱茶,細細品嚐後,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果真是好茶,比京城的不知好喝多少倍。”

  雲千夢聞言卻是抿嘴一笑,對於容雲鶴對她的心思不是不知,而是無以回報,因此才任由時光流逝,將兩人的友情永遠地刻在心中。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