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6節

  楚王被玉乾帝扶住不得行禮,隻是君臣之齊環可廢,他便搖了搖頭,執意的跪下,完完整整的行完禮,這才重新被曲淩傲攙扶著站起身,這才滿心感動的開口:“多謙,皇上關懷!老臣……老臣年紀大了……以前征戰沙場時又受了傷……此刻雖春暖花開……可到底還是有些寒氣,這些頑疾便自冬日裏帶了過來,都是些老毛病了……勞皇上惦記!”

  說著,楚王又開始咳嗽了起來,隻見他左手顫抖的從右手衣袖中掏出一方煙灰色絲絹,有些抱歉的看了眾人一眼,這才捂住雙唇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王爺真沒有事嗎?哀家覺得還是傳太醫來把把脈,這樣皇上與本宮也能放心!畢竟,楚王為西楚立下汗馬功勞、勞苦功高,咱們怎能讓功臣有病不治呢?”太後見楚王已是咳的滿臉通紅,立即憂心道!

  可她這不說還好,一說楚王重新自軟座上站了起來,雙手顫抖的作揖,唇上的白須顫巍巍道“老臣謝太後美意……隻如,這都是些頑疾……不打緊的……還是不用勞煩宮中的太醫了!”

  說著,楚王看向今日的壽星穀老太君,衷心的祝賀道“老妹妹,咱們也是好些年不見了……今日是你的好日子……我這個老哥哥便想看來你這討杯喜酒……還請老妹妹不要見怪啊!”

  老太君豈會見慣?今日壽宴雖見了些看不慣的人,可陳老太君與楚王的出現,卻讓穀老太君心中萬分的開心!

  想著當年輔國公府也是在先帝爺打江山時跟隨左右的,與楚王也是有著幾分交情!

  可是,自打出了那等事情之後,楚王便再也無心政事,倒是專心的做起了閑散王爺,整日的閉門不見客,也漸漸的與京都的各大家族疏遠了!

  今日他能夠前來賀壽,老太君的心中自是十分歡喜的!

  見到如今楚王被舊病纏身,老太君的心中也是有些傷感,想當年那些同甘共苦的兄弟姐妹,如今也漸漸的少了,怎能不讓人觸景生情呢?

  “老哥哥啊,您這樣的身子,今日還來為妹妹我賀壽,我真是高興也來不及呢!咱們這麽些年不見,您竟還記得妹妹的生辰,當真是有情有義!可你也要注意自個的身子,莫要逞強耽擱了醫治的時間啊!”老太君一時有感而發,隻是聽她的聲音,那對楚王的關心卻是實實在在的!

  而在場的薑老太君亦是跟著點頭勸道“老太君說的是,王爺還是趕緊讓大夫好好診治一番!您可是咱們西楚的戰神啊,有您在,對於那些野心勃勃的外族人也是一種威懾,也能讓咱們皇上高枕無憂!”

  薑老太君這話說的很是有理!

  即使點出楚王對西楚的貢獻,卻又讓楚王明白玉乾帝對他的放心,同時又是提醒楚王絕不可有二心!

  可她的話換來的卻是楚王更加嚴重的咳嗽,隻見他此刻已是用右手捶起了前胸,一副難受不已的模樣!

  曲淩傲見狀,立即端過丫頭遞過來的茶盞,親自送到楚王的嘴邊,另一手則是輕撫楚王後背,為他順氣!

  楚王艱難的喝了幾口茶,便向曲淩傲罷罷手,表示端走,喘了口氣後才開口:“皇上也看到了,老臣這破身子,想要為國效力怕是沒有機會了!現如今也徒留一些名氣,倒是讓皇上太後見笑了!”

  玉乾帝見他如此謙虛,便立即傳來身邊的劉公公,朗聲道“把去年年關剛進貢的兩支長白山野山參從庫房中取出來,送去楚王府,讓楚王爺好好的調理身子!”

  楚王聞言,麵上立即顯出感動之色,竟又不顧皇帝太後的阻止起身行了一禮!

  太後見楚王如此拘禮,又瞧他確實是咳的不輕,便轉移話題,讓他也能輕鬆片刻,便看向曲淩傲問道“二弟,不是讓你把夢兒帶進來嗎?人到了嗎?”

  曲淩傲適才服侍著楚王,倒是一時疏忽了雲千夢,此時見太後說起,便淡笑道“辰王又楚相、雲相與夢兒都在外間候著呢!皇上與太後此時要一起召見嗎?”

  玉乾帝看了太後一眼,見太後朝他微徵一笑,便也輕鬆道“都請進來吧,今日是家宴,沒有那麽多的忌諱,也讓眾人都輕鬆些,莫要把平日的君臣之禮看得太重!”

  曲淩傲聽玉乾帝開口,便恭敬的彎腰推了出去,不消半刻,幾人便跟在他身後走進暖閣!

  隻是,玉乾帝雖說放鬆些,但哪裏有人敢真的放鬆?

  萬一這事被有心看去了,以後又被人拿來說事,豈不是自掘墳墓?

  隻見幾人均是恭敬的上前行禮,隨後才依照家宴的模式,站到各自的親人旁邊!

  辰王則是來到林老太君身邊,雲千夢自然是被穀老太君拉著一同坐下,雲玄之獨自靜立一旁,楚飛揚則是站到了楚王的身邊!

  玉乾帝見楚飛揚到來,又是免不了一陣嘮叨“楚愛卿,你平日裏可得好好的關心楚王,聯看楚王身子骨著實讓人不放心!”

  楚飛揚聞言低頭看向咳嗽不已的楚王,半垂的眼眸中快速的閃過一絲無奈,便伸出大手用力的拍著楚王的後背,關切道“爺爺大概是近日著了風寒!若身子不適,以後還是不要出王府的好!”

  楚王原本便滿麵漲紅,此刻被楚飛揚如此用力的拍著,那老臉隻怕要滴出血來了,又見自己的愛孫竟要禁自己的足,立即便抬起頭來看向楚飛揚,在沒人看到的角落瞪著楚飛揚,口中卻滿是欣慰“孫兒不必擔憂爺爺的身子!你隻要好好為皇上分憂、忠心為皇上辦事,便是爺爺的福氣了!至於爺爺嘛,人老了、雖身子骨自然不比從前,倒是長出來走動走動,呼吸下新鮮的空氣才是長壽之道啊!”

  話音剛落,楚南山隻覺自己背上的力道愈發的重,直拍的他整個身子差點往前跌去,心中不禁暗罵楚飛揚不懂尊老!

  而一旁的曲淩傲卻是把這一切看在眼中,雖有些好笑這祖孫的相處之道,卻也不忍心真見楚南山被楚飛揚欺負,便上前輕聲道“讓丫頭來服侍王爺吧!楚相還是請坐吧!”

  楚飛揚則是滿意的看著楚王此時真正咳嗽的說不出話來,便也鬆了手,在楚南山旁邊的凳子上落座!

  直到此時,太後這才有空閑問雲千夢“方才在前院發生了何事?我聽霍公公稟報,說是有位官家小姐落水了?而那刑部尚書竟懷疑是你所為,手上竟還有人證物證!夢兒,你是本宮自小看著長大的,本宮自然信得過你,但若真是你做的,本宮決不姑息!若有人冤枉了你,本宮與皇上也會自會為你做主!”

  雲千夢見太後提及此事,便立即站起身走到中間,直直的朝著上座的幾人跪了下來,委屈卻又倔強道“皇上太後明鑒!臣女方才已是把事情的始末分析給那蘇大人聽,可蘇大人蘇夫人卻是一經的冤枉臣女!更甚者,居然讓那刑部侍郎的幹金出言不遜,侮辱臣女的娘親!太後、皇上,臣女被人冤枉尚不能咽下此事,更別提自己的親生娘親被人當眾辱罵!還請太後皇上秉公處理,還臣女以及母親一個明白!”

  說著,雲千夢鄭重的朝著太後與玉乾帝磕了三個響頭!

  內室的人聽到此話紛紛看向雲千夢,隻見她此時雙眼微紅,那含在眼中的淚珠倔強的不肯低落,徑自在眼眶中打轉,而此時她雙唇徵顫,可見是受了極大的委屈,看著讓人好不心疼!

  而穀老太君及曲淩傲在聽到雲千夢的稟報後,更是神色一凜,兩人的目光冷冷的便射向一旁的雲玄之!

  “雲小姐還是得饒人處且饒人!方才在前院,那蘇大人已經走向小姐澄清此事全屬誤會,雲小姐為何還要如此的咄咄逼人!”可此時,一直沉默不語的江沐辰卻開口替蘇源說話,而他說話的同時卻是看向坐在自己對麵的楚飛揚,那雙冰冷至極的眸子中飽含挑釁!

  楚飛揚接到對方的宣戰,卻不急於迎戰,反而是把注意力放在雲千夢的身上,含笑的眸子中盡是期待!

  而此時同樣坐在內室中的海恬見江沐辰竟為難雲千夢,原本舒展的黛眉不見痕跡的徵皺了下,隨後又見楚飛揚認真的看著雲千夢,心中便更不是滋味,那射向雲千夢的眸光中如刀光劍影,煞是嚇人!

  雲千夢自然是感受到幾道神色不一的目光正等著看自己出醜,而辰王一味的逼迫也讓她心中滿是怒意,更為那枉死的雲千夢不平!

  隻見她頃刻間隱去眼中的淚光,目色冷然的迎上辰王如霜的眸子,聲音極冷道“王爺方才也在場,難道您沒有看到蘇氏夫婦對臣女的步步緊逼?王爺素來也是知道小女懦弱怕事,斷是不會主動挑事!可隻一樣卻是臣女的底線,斷不能拿臣女的親人開玩笑!娘親雖在生下臣女後便辭世,但在臣女的心中,娘親是何等的尊貴?沒有娘親當日的以命換命,又哪來臣女活命的機會?臣女又豈能容忍他人如此當眾羞辱已經去世的娘親?即便是拚上性命,臣女也不能讓娘親的名譽受損!王爺在西楚素來有威名,為何卻在此事上如此的不公?若今日娘親還活著,臣女身前定會有娘親護著疼著,又何必被人言語所傷、又怎會被人奚落辱罵?”

  雲千夢這話說的有些大膽,更何況今日韓國公府的林老太君還在場,她這幾乎是指著辰王的鼻子質問,讓那林老太君的眸色頓時陰沉了下來,隻見此刻她麵色滿是陰鷙,那雙向來閃著精光的眸子更是透著淩厲之色射向雲千夢!

  可雲千夢卻是不怕,此話即便是傳了出去,別人也隻會說她護母心切,又有誰會忍心責怪一個自小失母,卻又心係母親的孩子呢?

  此事說來,倒也是辰王的錯,就連那容府的陳老太君也忍不住的開口:“倒是可憐這孩子一片孝心!隻是可惜曲家二小姐沒有看到雲小姐長大成人,否則定會欣慰!”

  陳老太君可是極其聰慧之人,什麽話該說、什麽話不該說,什麽話什麽時候說,在她的心中可是十分的清楚!

  此時她的一聲感慨,頓時讓太後、穀老太君又曲淩傲以及雲玄之紛紛變了臉色!

  要知道,她方才的話中,在提及曲若離時用的是……曲家二小姐,而非……雲夫人,!

  可見是有意提醒此時在場的曲家人,今日在輔國公府被人欺辱謾罵的是曲家的子孫而非雲家的媳婦,那些人站在輔國公府的地盤上居然還敢如此的囂張跋扈,簡直就是沒有把太後、老太君等人看在眼中,可視為藐視不敬,更是明目張膽的與玉乾帝向來推崇的孝順之道背道而馳,又實屬對皇威的挑釁,此等行徑頑劣之人,若不小懲大誡,怕是將來真會背信棄義投靠外族!

  當然,這話說的有些嚴重,隻不過皇室向來把皇威看得極其的嚴重,自然是容不得有人明目張膽的挑戰皇威!

  果真不出奇然,陳老太君的話一出,內室其餘人的眼睛紛紛看向上座的幾人,見玉乾帝此時也是看著太後不好的臉色笑臉寬慰著“母後,雲小姐已為此事傷心,您可不能再傷神,否則便是聯的過錯了!”

  太後見玉乾帝孝心可鑒,便稍稍緩和了眉目間的神色,拍了拍玉乾帝的手,有些感觸道“皇上,您的生母阮淑妃也是難產而死,與夢兒的境遇相似,怎能不讓母後傷心呢?可你們卻又都是純孝至善之人,對於對自己有恩惠之人當真是湧泉相報,母後自然是萬分的欣慰!倒是不知那刑部侍郎的幹金在父母雙全的家中長大,為何心思卻如此的歹毒,小小年紀竟連逝者也不放過!此等失德的女子,若不好好懲罰,將來那些大家小姐乃至平民百姓還不有樣學樣?屆時,西楚還有何臉麵自稱禮儀之邦?豈不是讓那些蠻夷貽笑大方?”

  太後說話時聲音微揚,帶著絲絲激動,隻是身上所散發出的威嚴卻是連玉乾帝也為之肅穆,隻見他冷厲的目光淡掃雲玄之,隨即高聲道“傳刑部尚書、刑部侍郎、邢小姐!”

  此言一出,眾人皆知這三人怕是要倒霎了,而門外的太監聽出玉乾帝不稍帶快的聲音後,立即便轉身離去傳旨!

  一旁的雲玄之被玉乾帝那一眼看得,原本還想替蘇源說句好話的心思也沒了,隻想著一會該如何自保,才能不把自己牽扯進去!如此想來,雲玄之心中不免有些責怪雲千夢的小題大做!

  曲若離都已經去世多年,被人說幾句又有何妨?偏她大驚小怪,把小事擴大化,尤其此時太後與玉乾帝紛紛動怒,怕是這事不會善終!

  隻見雲玄之滿心的怒火無處發泄,那雙隱藏怒意的眸子便狠狠地瞪向雲千夢,向提醒她一會不可在咄咄逼人!

  可雲千夢此時竟也把目光投向他,那雙倔強不屈的水眸中包含著始終不肯落下的眼淚,似是透著對自己的失望、又似乎是在指控自己的狠心,竟讓雲玄之心頭一顫,不敢再與雲千夢對視!

  內室暫時一片安靜,靜的連一根繡花針落地也能聽見其聲響,而各人臉上那平靜的麵色,卻又讓這一室的安靜顯得有些詭異!

  一盞茶不到的時間,門外的太監便進來通傳三人已到!

  隻見玉乾帝國色一沉,冷聲道“那就讓他們進來吧!難不成還要聯親自去請?”

  一句反問,卻已走向眾人說明此時皇帝的心情,也更讓一些人明白,皇帝與太後母子情深,讓那些看不起輔國公府的人睜大眼好好瞧瞧,免得他們的狗眼哪一天突然瞎了,隨便找地亂吠!

  片刻之後,三人便恭敬的走進內室,見所有人神色肅穆,又瞧雲千夢直挺挺的跪在玉乾帝與太後的麵前,三人心中暗叫不好,怕是這雲千夢惡人先告狀,把他們給告了!

  而蘇源更是偷偷抬頭看了眼一言不發的雲玄之以及沉默不語的江沐辰,隻見雲玄之眼中帶有責備的掃了他一眼便移開了視線,而辰王更是連一眼也不曾給他,徑自坐在一旁守著韓國公府的林老太君!

  這一下,蘇源心中頓時沒了底,便立即與其餘兩人跪在雲千夢的身旁,朝玉乾帝行大禮!

  “刑部尚書,你今日可是冤枉了雲小姐?”玉乾帝見人一到,便開口詢問!

  隻是,此時玉乾帝並未詢問事情的經過,而是直接問出這句話,看來在玉乾帝的心中,早已認定是蘇源誣陷了雲千夢!

  蘇源久混官場,又豈會聽不出玉乾帝話中的意思,隻見他心中對顫抖,但卻恭敬的朝著玉乾帝又磕了一個頭,整個身子匍匐在地,聲音中透著滿滿的心疼“皇上,是微臣一時疏忽,錯怪了雲小姐!可是,還請皇上念在臣舐犢情深的份上,饒了微臣這一次!”

  聞言,雲千夢心底劃過冷笑!好一句……舐犢情深……這蘇源也忒狡猾了些!把自己一切的過錯都歸咎在這一句不痛不癢的話上,從而減化了他誣蔑朝臣之女的罪名!

  可自己又豈能讓他如願?

  隻見雲千夢也跟著向玉乾帝磕了一頭,這才直起身子,看著蘇源冷聲道“方才蘇大人好大的官威,竟還想當著那些個夫人小姐的麵,命人把臣女帶入刑部拷問!可此時,蘇大人怎就承認了自己的疏忽呢?如此反覆無常,蘇大人的人品信譽叫人如何信服?”

  雲千夢一開口,便把事情嚴重化了,也容不得蘇源再找借口為他自己脫罪!

  “雲小姐還說自己沒有咄咄逼人!蘇大人顯然已是知錯,可似乎是雲小姐揪著此事不放!”可此時,江沐辰卻是再次開口,隻見他目光似有若無的瞟了眼楚飛揚,隨後才看向玉乾帝說完這番話!

  “咳咳……咳咳……”此時,楚王又開始咳嗽,楚飛揚見狀又要伸手為他拍背,卻見楚王身子不著痕跡的一躲,隨即稍有感悟道“皇上太後,這沒娘的孩子可憐哪!我們飛揚也是自幼便沒了娘親,他父親公務又繁忙,委屈這孩子一直養在我這個糟老頭子的身邊,至今都還未娶妻!將來老頭子百年之後,叫我拿什麽臉麵去見楚家的列祖列宗啊!”

  眾人不想楚王此時竟會開口,而這平常的話中卻又透著一股子的不對經,一時隻覺有意思,各個倒是好整以暇的看著這場斷案如何了結!

  而楚飛揚則是因為楚王的開口輕皺了下眉頭,心中不禁暗罵自己爺爺,有事沒事便扯出自己未娶的事情,若真是嫌王府人氣不旺,何苦總盯著自己孫兒,倒不如省下心來為他自己打算一番!

  可楚王似乎是感受到了楚飛揚的心思,那雙布滿老繭的雙手卻在這時按上楚飛揚的,眼中滿是疼愛的看著楚飛揚,想開口說話卻是劇咳不已!

  隻不過,楚王的話如方才陳老太家的話一樣,在眾人心中掀起了絲絲漣漪,尤其在曲家人的心中,早已認定這蘇源是欺負千夢沒有母親的庇佑,因此才明目張膽的欺負助妝!

  隻是,在眾人之中,臉色最難看的便要屬海恬了!

  先不說方才楚飛揚的連正眼都沒有看她,端看此刻楚王的態度,便可揣測出楚家對雲千夢似乎十分的優待!

  而這份優待,便讓海恬心如刀絞,仿若置身與火海之中,那雙向來冷靜的眸子不禁慢慢的浮上血色,看向雲千夢時多了一份恨意!

  看樣子,自己今日倒是被雲千夢給利用了!興許,上次……富貴堂,之事也是雲千夢事先算計好的!

  明知今日老太君壽宴,雲千夢便造出在……富貴堂,巧遇又讓路的巧合,隨後讓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向她道謝,而一切,不過是為了借由自己引得楚飛揚的目光!

  而從此刻楚王對雲千夢的關愛看來,自己所推測的一切怕都是一場陰謀,隻怕雲千夢退婚一事也是一早便算計好的,隻為攀上楚王府這顆大樹!

  還是說,這一切都是太後與玉乾帝的意思?

  畢竟,拉攏素來與太後黨不合的元德妃母子,倒不如拉攏向來中立卻又手握兵權的楚王來的實際!

  而雲千夢與辰王的親事是先帝所賜,若要讓對方主動提出悔婚,首先便是對外宣揚雲千夢懦弱的性格,讓辰王產生退婚的念頭,隨後男方退婚,玉。乾帝不得已才同意!

  將來若是有心人拿出此事大做文章,所有矛頭便也是指向始亂終棄的江沐辰,對於玉乾帝的皇威絲毫動憾不了半分!

  隨後便是讓雲千夢緊緊的抓住楚飛揚的心,以此來壯大太後一族的勢力……

  這一步步的精心算計,就連向來精於心計的海恬也不得不叫好!

  隻不過,雲千夢此次挑上的男人卻是她海恬看上的,她斷不會讓別的女人搶了自己看上的人!

  隻見海恬緩緩從座位上站起來,朝著玉乾帝儀態萬幹的福了福身,這才慢條斯理的開口:“皇上,臣女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玉乾帝見是她,麵色徵徵緩和了些,便點了點頭“說吧!”

  海恬得到首肯,那雙美目頓時看向雲千夢,淡淡道“據臣女所知,後宮即將選秀!而刑部尚書的小姐的名字已是遞了上去!可此次發生這樣禦前失儀的事情,蘇小姐斷是不能入宮了!可引發這一切的雲小姐,也不可說無罪!臣女愚鈍,不知這案子該如何了結,還請皇上示下!”

  海恬此話一出,蘇源整個身子一歪,整個人頓時變得死氣沉沉,隻是那雙眸子卻是發紅的盯著雲千夢,恨不能現在便撲上去殺了她!

  他們蘇家在雲玄之手下熬了這麽些年,終於培養了一個才貌雙全的女兒,可今日雲千夢卻因為小姐們之間的口舌之爭而陷月兒於不義,讓他們蘇家十幾年的心血付諸東流,這筆仇,怎能不讓蘇源咬牙切齒?

  而雲千夢則是轉臉看向海恬,隻見這位驚豔絕倫的恬郡主儀態端莊,可其心思卻是歹毒非常,幾句似乎不關乎此案的話,卻已是輕易的挑起了蘇源對自己更深刻的恨意,而自己衝撞了即將入宮待選的秀女,怕是也要受到責罰!

  “怎麽?海王府什麽時候插手管起後宮之事了?這不是皇後娘娘的職責所在嗎?”這時,陳老太君閉目開口,話中的譏諷之意甚濃,讓海恬嘴邊的笑容微微一凝,那雙略帶得意的眸子緩緩的低垂了下來,任由那長而濃的睫毛遮擋住了眼中所散發出的光芒!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