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5

隻有帶著眾人前往後院,讓事實說話!

隻不過,今日自己一家人均在前院以及母親的瑞麟院忙碌,後院的確是一個容易讓人鑽空子的地方,若蘇源等人製造假象,怕夢兒一聲的清譽便真的毀了!

一時間,曲淩傲向來臨危不亂的眸子中快速的閃過一絲猶豫,而此時,曲長卿卻是對曲淩傲點了點頭,這才見曲淩傲沉聲道“那就有勞各位夫人為本侯的外甥女做個見證,還我夢兒清白!”

那些夫人見自己有機會捉奸,一個個麵帶興奮,立即擱下手中的碗筷站起身,隨著曲淩傲等人往後院而去……。

而方才前來報告的盼蘭則是扮演起領路者的角色,麵帶喜色的領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快速的接近那假山!

“侯爺,您看,那裏是不是有兩個身影?”還未走進那假山,盼蘭便語氣激動的向後麵的人報告!

那些夫人見那假山後真是閃著人影,一時間目光紛紛看向曲淩傲夫婦!

可曲家四人包括慕春在內,對於眾人指責的目光卻是麵不改色,幾人神色堅定,堅信雲千夢絕對不會做出這等傷風敗俗的事情!

眾人隻聽見曲淩傲大喝一聲“來人,把那假山後的人給本侯綁了帶出來……”

那些侯府的護衛立即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到了假山之後,把藏在裏麵的兩人給綁了帶到眾人麵前!

眾人看去,隻見此男女二人均隻著中衣,女子身形與雲千夢相似,此時衣襟大開,露出裏麵鴛鴦戲水的粉色肚兜,而男子脖頸間有類似於指甲的刮痕,那褲子腰帶甚至都沒有打結,兩人同樣發絲淩亂擋住了麵部,被五花大綁竟還在呼呼大睡,看樣子方才兩人是好好的雲雨了一番,否則不會如此疲憊!

雲若雪見狀,立即用絲帕捂著大聲的哭了出來“姐姐啊,你怎麽如此傻?即便被退婚,又豈能如此的輕賤自己?你這樣與人偷情,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了!你讓我如何向爹爹交代啊!”

雲若雪的出聲,在眾位夫人的耳中算是坐實了雲千夢偷情的事實,而雲若雪此時卻發揮好妹妹的本色,對那侯府的侍衛命令道“快把姐姐扶進聽雨軒,別讓人在看到姐姐這幅模樣了!”

隻是,這輔國公府的侍衛不是雲若雪的奴才,隻見那些侍衛對雲若雪的話充耳不聞!

而此時,曲淩傲卻冷聲命令道“撥開此兩人的發絲,本侯倒要看看是何人,居然如此大膽,敢在我輔國公府內做如此齷齪的事情!”

那侍衛聽命,立即挑開兩人麵前的發絲,露出兩張陌生的麵孔來!

眾人心中一陣唏噓,這女子明明就不是雲千夢啊!

既然不是雲千夢,那她是誰?

“咦,這不是刑部尚書府上蘇小姐的貼身丫頭佩兒嗎?”這時,有眼尖的夫人已是認出了這個丫頭!

曲淩傲聞言,眼中閃過戾氣,立即對侍衛下命“把這兩人先帶下去好好的審問,再查明兩人的身份!本侯倒是很感興趣,看看到底是什麽人,居然不分場合的在此幽會!”

季舒雨見曲淩傲動怒,想著今日的日子,便提醒道“今日是老太君的好日子,不宜見紅!還是先把兩人關起來,待過了今日再審問也不遲!”

曲淩傲想著今日客人眾多,又是自己母親的六十大壽,便深吸口氣,這才做出讓步“都按夫人的話去做!”

侍衛領命,押著還在昏睡中的兩人往偏院走去!

而雲若雪則是沒有想到這偷情的女子不僅不是雲千夢,居然是蘇淺月身邊的大丫鬟佩兒!

一時間,雲若雪麵無人色,隻覺自己雙腿發軟,不明白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竟有些茫然的看向人群!

而此時眾位夫人看著這位誣蔑長姐的雲若雪,眼中多是鄙視,紛紛不待見的不去看雲若雪,反而紛紛圍住季舒雨及曲妃卿,安慰著兩人!

“侯夫人可別把咱們方才的表現放心中!畢竟,則大家小姐最重視閨譽,咱們也是為了還雲小姐一個清白!現在真相大白,竟是這刑部尚書府的丫頭背著主子偷情,卻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來對付雲小姐了!”

“是啊,現在咱們都知道雲小姐是冤枉的了!隻不過,還請侯爺侯夫人要提點雲相啊,這姨娘生的果真沒幾個是心血好的,竟如此的陷害誣蔑長姐!即使再怎麽寵愛姨娘,可姨娘始終是姨娘,庶出的始終書庶出的,居然如此大膽的往嫡姐的身上潑髒水,這樣的醜事若是傳出去,唉……。”

“沒錯!為了這庶出的,還害得咱們這一群夫人白白的跑了一趟,看到的竟是這樣汙穢的場麵,平白的汙了咱們的眼!說句不好聽的話,侯夫人啊,雖說這次的事情與相府侯府無關!可那蘇府始終與貴府帶著一點關係,發生了這等醜事,隻怕會連累到侯小姐與相府大小姐的名聲啊!夫人可不能坐視不管啊!”

雲若雪站在一旁,麵色慘白的聽著這些夫人你一眼我一句的排擠著自己,渾身不由得顫抖了起來,那種被人看不起瞧不起,被人口口聲聲含著……庶女,的滋味,讓雲若雪瀕臨崩潰!

她娘明明那麽受寵,娘家家世也不差,為何這麽多年做不了爹爹的正室,這些人難道還不知道嗎?

這一切,還不是雲千夢的錯!

雲千夢有一個當太後的親姨母,而爹爹身為一品大員,卻連抬了自己娘親位分的小事都要被太後給壓著!

說什麽蘇府之女行為敗壞,不堪擔任第一夫人的美譽,因此便把娘死死的壓在了姨娘的位置上!

明明就是雲千夢的娘哦u進爹爹與娘親之間的,憑什麽到頭來這一切的罪過都要自己承受?

雲若雪隻覺自己此時已要被這些趨炎附勢的人給氣炸了,那垂在身側的雙手死死的握成拳,手背上青筋爆出,卻不得不認清麵前的現實,若此時自己再無理取鬧,隻怕這些夫人的吐沫星子也能把自己淹死!

如此一想,雲若雪目光狠狠的射向身邊的盼蘭!

盼蘭見那女子竟是蘇淺月身邊的佩兒後,也是嚇了一跳,此時看到雲若雪的目光,盼蘭心中暗叫不好,剛要解釋,便被雲若雪狠狠的甩了一耳光!

那些夫人見此狀況,紛紛不解的看著雲若雪!

而盼蘭則是滿心委屈的跪倒在雲若雪的麵前,眼中含著淚水的求饒“小姐饒命,是奴婢看走了眼!那佩兒身形與大小姐相似,身邊又沒有跟著旁人,奴婢便以為是大小姐了!求小姐饒命,奴婢不是有意的!”

說著,盼蘭便不要命的朝雲若雪磕頭,那雪白的額頭重重的磕在鵝卵石地上,片刻便已見紅!

可此時雲若雪卻是麵無表情,冷聲道“你該向舅舅求饒!你今日險些還得姐姐夫貞,讓輔國公府蒙羞!你還敢向我求饒?我的臉麵已是被你給丟沒了,居然還敢有臉向我求情!”

訓斥完盼蘭,雲若雪又轉向曲淩傲等人,梨花帶淚道“舅舅,都是這丫頭的錯,您要打要罰,雪兒絕無二言!隻是,雪兒心中終有愧意,想去聽雨軒親自向姐姐道歉!”

這時,曲妃卿已是緩過神來,見雲若雪如此的沒臉沒皮睜眼說瞎話,立即冷哼一聲,語帶諷刺道“怕這是有人精心策劃的陰謀吧!雲小姐此時應當去客房安撫被丫頭所連累的蘇小姐,至於夢兒妹妹這邊,自由我去探望!”

說完,曲妃卿目露氣憤的瞪向雲若雪,也讓雲若雪明白,她心中的小把戲已被自己看穿!

恐怕此時雲若雪還未死心,並未真正的相信雲千夢此刻在聽雨軒休息,便向借著去道歉的借口一探虛實,好為她自己正名!

隻不過,那聽雨軒是侯府大小姐的閨閣,其實一個庶女能夠擅自入內的?

隻要曲妃卿說一個……不,字,即便是這裏站著的夫人,也五人敢擅闖!

雲若雪見自己的心思被看穿,心中一陣惱怒,卻又無法,隻能指著盼蘭繼續斥責道“你這賤婢,平日裏就愛幹些捕風捉影的事情,今日竟在如此重要的場合出錯,看我回去如何揭了你的皮!”

季舒雨見雲若雪不停演戲,心中早已是不耐,便笑著對各位夫人開口:“讓各位見笑了!今日之事事出突然,誰也沒有想到現如今這些丫頭小廝竟如此的大膽,各位夫人也要小心提防,若是自家的奴才做錯事倒還能夠處理,可這別府的奴才在自家的府內做了錯事,著實讓人頭疼!”

那些夫人見季舒雨已是把話挑明了說,便紛紛點頭稱是!

隻不過,經過今日之事,這些人的心中均是長了個心眼,回去想必均會好好的約束自家的下人,免得到時候被人給誣陷了!

“娘,夢兒今兒個為老太君做壽宴時把手弄傷了,女兒先回聽雨軒看看!”而此時曲妃卿心中滿是疑惑,隻想立即見到雲千夢問明事情的原有,便急急的朝父母福了福身,便帶著慕春等人往聽雨軒而去!

而季舒雨見那盼蘭的額頭已是血流一片,眼中滿是不悅道“行了,起來吧!這伴事我自會向貴府的老太太說明,讓她老人家做主!至於雲小姐,還是請你回宴席吧!”

說著,季舒雨便讓身旁的嬤嬤拉起不敢起來的盼蘭,自己親自看著雲若雪離開後院這才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而曲妃卿剛踏進自己的聽雨軒,便見雲千夢手執一本雜記坐在桌邊細細的品閱著,便嗔笑道“外邊鬧翻了天,你這個當事人卻如沒事人一般如此悠哉快活,竟還看得進去書!”

雲千夢放下手中的書,見曲妃卿走進來,淺笑道“出了何事?表姐說與夢兒聽聽!”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家法伺候誓嫁楚相

曲妃卿見雲千夢一身淡雅沉穩,原本被雲若雪氣的夠嗆的心情頓時也隨之安定了下來!

隻見曲妃卿優雅的落座在雲千夢的身邊,留下自己的貼身丫頭與慕春,便讓其他人全都退到院子中伺候,為自己斟了一杯熱茶,舒心的淺嘬了一口潤了潤心肺,這才正色道“方才,可把我給氣壞了!你可不知,那雲若雪是何等的歹毒,你的閨譽差點便毀在了她的手中!夢兒,你在相府到底走過著怎樣的日子?蘇青母女又是如何待你的?”

說著,曲妃卿神色漸漸激動了起來,那雙保養得極其柔嫩的小手更是緊緊的握住雲千夢的,盈盈水眸中盡是擔憂!

而雲千夢卻似乎毫不在意雲若雪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抽出一手覆上曲妃卿的,反倒心平氣和的安撫著曲妃卿過分激動的情緒“表姐可是忘了夢兒之前所說的話?咱們豈能自亂陣腳讓敵人鑽了空子?你這樣氣惱,讓別人看去還以為我真有什麽見不得人的事情,因此才如此的惱羞成怒,這豈不中了別人的奸計?”

“可是小姐,您是沒有看到方才二小姐氣勢淩人的模樣,一口咬定您與人在輔國公府內幽會,嚷得今日前來道賀的賓客全誤會了小姐,險些毀了小姐一世的名節!幸好舅老爺與夫人明智,讓那些個夫人進後院一查究竟,竟發現是刑部尚書府上的丫頭與人有染,借著那蘇小姐此刻在客房休息便偷偷跑到花園中,與一名小廝做那等苟且之事!”慕春早已是憋了一肚子的氣,此時見她家小姐竟半點不見怒氣,更是為雲千夢打抱不平,不等曲妃卿開口,也顧不得尊卑,便紅著眼眶把方才的事情粗粗的說了一遍!

雲千夢對雲若雪那粗鄙的手段本沒有放在心上,況且此時雲若雪已是背負上誣蔑嫡姐的罪名,待會回相府後,怕是不會有好日過!

可當雲千夢淡笑著看向慕春時,竟發現慕春左邊臉頰高高腫起,雪白的肌膚上赫然印著一個掌印,心中頓時燃起一股怒火,眼中的淺笑瞬間隱去,冷聲道“臉上怎麽回事?是誰打的!”

慕春沒想到雲千夢沒有因為她自己的事情生氣,反倒是因為她臉上的傷而動怒,一時間心中滿是感激,卻是忠心的不想讓她家小姐為自己的事情勞神,便垂下眸子低聲道“是奴婢自己不小心撞到了柱子上,讓小姐費心了!”

可那臉上如此明顯的五指掌印,又其實慕春說謊便能掩蓋掉的?

隻見雲千夢神色一凜,麵色驟然如寒霜降臨,聲音中更是透著一股刺骨的寒意“是雲若雪的傑作吧!”

雖是問話,語氣卻是肯定的!

今日這樣的場合,能夠如此囂張跋扈打罵丫頭的,除了正一品宰相雲玄之的愛女雲若雪能夠做出,還會有誰呢?

雲若雪昔日仗著雲玄之的寵愛,就連自己這個嫡出的長姐也不曾放在眼中,更何況是長姐身邊的一個丫頭?

隻不過,雲若雪是否太過篤定自己在雲玄之心中的地位與分量了?

還是以為自己還如以前那般懦弱無能,任由她欺辱自己的丫頭而隱忍不發?

慕春跟著雲千夢這些日子,自然是清楚雲千夢的脾性的,以往對於蘇青重重的挑釁陷害,雲千夢均是能夠徵笑應對,絲毫不見其為那些小人動怒生氣!

可此時卻見雲千夢為了自己臉上的掌印發怒,讓慕春心中既感動又惶恐……

感動於雲千夢對自己的主仆之情,惶恐雲千夢因為自己而傷了神傷了身……

思及此,慕春立即跪在雲千夢的麵前,勸道“奴婢受點委屈沒什麽,但求小姐不要為奴婢費神!今日得小姐如此關心,已是奴婢此生最大的福氣了……”

雲千夢見慕春即將磕頭,立即彎腰扶起她,瞧著慕春眼底滿是感激之色,心中微歎口氣,隨即壓下心口的那股怒氣,平心靜氣道“今日之事,是我的疏忽了,不該讓你獨自麵對雲若雪!你雖是我的丫頭,可在我心中卻情如姐妹!你放心,我斷不會讓你不明不白受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