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50節

  經喬影這一提醒,容蓉這才發現外麵天色早已大亮,前一天還下著大雪,今日卻已放晴。

  這讓容蓉不由得回頭看了窗內酣睡的孩子一眼,低聲笑道:“這小家夥,定是個小福星。我就不留下用膳了,早點回去歇息會,晚些再來看夢兒。”

  見容蓉不似是推脫之詞,喬影恭敬地答了聲‘是’,隨即親自將容蓉送出了院子。

  被溫暖的陽光籠罩在其中,容蓉這才想起過去一夜的辛苦,正打算回去好好休息一番,卻被立於院外的那抹挺拔身影嚇了一跳。

  “雲鶴,你怎麽在此?”容蓉立即走上前出聲問道。

  隻是走進容雲鶴,這才發現他身上竟隻著單衣,容蓉忙解開身上的大氅為他披上,同時將手中的小暖爐塞進容雲鶴已經凍僵的雙手中,忍不住地輕責道:“你在此處占了多久?外麵這般寒冷,你竟然也不多穿些。”

  說著,容蓉忙回頭囑咐婢女趕去廚房準備薑湯,又讓人準備熱水讓容雲鶴泡澡,關愛之意讓人心暖。

  “姐姐,她可渡過危險了?”雖然在外麵聽到了孩子的那一聲啼哭,可關於雲千夢的情況,容雲鶴卻是一無所知。

  見容雲鶴在此時,心裏竟還不惦記他自己,容蓉忍不住地低斥一句,“呆子!”

  隨即,便見容蓉替容雲鶴拉攏身上的大氅,姐弟二人一麵往回走、一麵將雲千夢大體的情況告知容雲鶴。

  一縱上百人的人馬,護著一輛馬車從西楚京城往北方疾奔而來。

  領隊的是楚飛揚的貼身侍衛習凜,隻見習凜滿目肅穆地盯著前方的路,卻時不時地滿眼擔憂地轉頭看眼身後的馬車,心中忍不住地歎出一口氣。

  當日王爺一時不察被辰王鑽了空子,卻不想運氣極差,常年使用的佩劍竟在關鍵時刻被辰王砍成兩段,幸而王爺反應敏捷閃過了致命的一擊。

  盡管如此,辰王手中的劍卻從王爺的左肩一路劃到右腰處,若非及時找到聶懷遠醫治,隻怕王爺早已……

  可即便身受重傷,王爺卻的心中依舊掛念著王妃,硬撐著在昏迷前要求前往北齊見王妃,直到老王爺含淚答應了他的要求,王爺這才昏厥了過去。

  隻是,這一昏厥,卻是從大戰後持續到了現在,每每看著依舊處於昏迷狀態的楚飛揚,習凜的心中便疼痛難以,實在讓人放心不下。

  見馬車在雪地上行駛地十分穩妥,習凜這才放心地轉過頭來,繼續看著前麵的路,按照楚飛揚的要求,以最快的速度趕往北齊。

  隻是,算著日子,王妃應該已經生產完畢,不知王妃是為王爺添了一位小郡主,還是一位小郡王。

  思及此,習凜竟又傻傻地笑了起來,隻覺刮過臉龐的寒風也是這般的溫柔可親。

  雲千夢生產完大病了一場,整整病了十日才緩緩好轉。

  隻是終究是傷了身體,身上始終無力,雙臂更是連自己的孩子也抱不起來。

  容蓉大感焦急,忙請禦醫為雲千夢把脈開藥,服用了多日的湯藥後,雲千夢的身上才漸漸恢複了力氣。

  今日終於能夠坐起身,第一次將自己的孩子抱在懷中。

  容蓉讓婢女們放下端來的補品,自己坐到床邊,伸出一根手指輕觸孩子柔嫩的小臉,笑道:“夢兒,你看這孩子多漂亮,一雙眼睛又黑又亮如天上的繁星,像極了你的眼睛。”

  容蓉與楚飛揚並未有過太多的交集,以往見麵亦隻是君臣有別地分開而坐,因此對於楚飛揚的容貌隻限於長得俊美,至於具體的五官卻完全沒有印象。

  如今看孩子的眼瞳顏色黑的這般純粹,又見雲千夢有一雙極美的雙眸,便那般誇讚道。

  雲千夢順著容蓉的話低下頭,看著這張像極了楚飛揚的小臉,淺淡地笑道:“這孩子,長得極像飛揚。”

  容蓉抬眸看向雲千夢的側麵,隻見雲千夢眼角散發出壓抑的思念,柔聲寬慰道:“靖元說楚王已在路上,你且放寬心,好生調養好自個的身子,莫要讓楚王跟著擔憂。”

  雲千夢點了點頭,隨即低頭在孩子的小臉上輕輕印下一個親吻,輕柔道:“我知道。”

  “夢兒。”雲千夢的話音剛落,門外便傳來一道熟悉的清朗之聲。

  雲千夢抱著孩子的手微微收緊,心頭竟湧上一抹緊張,目光卻是控製不住地瞬間看向被門簾遮住的門外,似乎想知道門外站著的是否是讓她日牽夜掛的那個人。

  隻是門外的人卻沒有給她猜測的機會,一陣微涼的暖風灌進溫暖如春的暖閣,雲千夢已是被擁入一具溫熱的懷抱中。

  “夢兒,我回來了。”承諾之聲在耳畔響起,楚飛揚將心中缺失的那一半找了回來,隻覺此生再也沒有遺憾了。

  “你回來了。”雲千夢將頭埋在楚飛揚的懷中,哽咽著卻又喜悅地開口。

  “是,我回來了!永遠回來了,再也不會離開你!”楚飛揚的聲音亦是沙啞哽咽,漫長的分離後能夠看到彼此安然活著的重逢,還有什麽比這更讓楚飛揚感動的?

  “不是我,是我們!”悶悶的聲音自楚飛揚的胸前傳來,雲千夢意有所指地提醒著他。

  楚飛揚何等聰明,瞬間領悟了雲千夢話中的意思,那雙滿含期待的眸子瞬間鎖定在被雲千夢緊緊抱在懷中的小人兒身上。

  隻見雲千夢的臂彎中正躺著一個小小的人兒,小東西此時正大睜著一雙活靈活現的大眼盯著自己。

  這讓楚飛揚心中頓時湧上一股難言的激動,忍不住地伸出雙手,卻又不懂如何去抱一個孩子。

  雲千夢見他的雙手在空中比劃了半天,依舊是不敢將自己的骨肉抱在懷中,不由得輕笑出聲,隨即手把手教著楚飛揚,最後小心翼翼地將孩子放到楚飛揚結實有力的臂彎中,自己則是伸手逗弄著孩子的小嘴,笑道:“瞧這小饞貓,一旦有人碰觸她的小嘴,她便會張嘴要吃的。”

  一隻溫熱的手卻在此時挑起雲千夢低下的嬌顏,讓那張讓他魂牽夢縈的容顏完完全全地呈現在自己的麵前,楚飛揚額頭輕抵住雲千夢的,沙啞著聲音誘惑道:“夢兒,我也餓了!”

  語畢,不等雲千夢開口,便將雲千夢口中所有的話含進了自己的口中……

  西楚玉乾一十九年二月十日,辰王被楚王生擒。

  老楚王楚南山攜先祖帝之禦賜丹書鐵券重新踏入皇宮金鑾殿,廢德夕帝,另立端王之嫡子寒澈為新帝。

  同年同月同日,新帝登基即位,稱青帝,改元廣德。

  廣德元年,青帝冊封輔國公府嫡小姐曲妃卿為皇後,同年將廢帝江沐辰幽禁於京城寺廟中。

  青帝初登基,西楚遭此磨難,大赦天下,減免稅賦,得到百姓擁護。

  而當年本想趁西楚內亂而吞並西楚的東羽國,卻因曲長卿擒住東羽國公主,經過一番談判後,東羽願意十三座城池換回東羽公主,且被西楚同時要求退兵至兩國邊界三十裏外。這一振奮人心的消息一經傳開,百姓自是一片歡騰,對於新皇便更加擁護。

  一輛普通的馬車緩緩行駛在官道上,雲千夢依偎在楚飛揚溫暖的懷中,看著手中的聖旨,笑道:“想不到皇上竟封你為逍遙楚王,隻怕皇上還是希望你入朝為官,為百姓做些實事。”

  楚飛揚攬著雲千夢漸漸恢複纖細的腰身,笑道:“我已為皇家賣命這麽多年,剩下的人生,隻屬於我的家人。”

  聞言,雲千夢抬起明眸美目,望進楚飛揚那雙漆黑一片卻蘊藏深情的眸子中,心底一片感動。

  他曾說與她攜手共遊這西楚天下,如今,這樣的願望已在他們的腳下。

  楚飛揚溫柔一笑,伸手撫上雲千夢淡粉的臉頰,深情道:“夢兒,我此生的心願,便是與你執手歸隱,踏遍這大好江山的每一個角落。”

  而終於送走一家三口的齊靖元可謂是真真正正的鬆了一口氣。

  他終於可以在每日辦完父皇交給他的公事回到太子府後,能在第一時間見到容蓉;

  他終於可以在閑暇之時與蓉兒手拉著手在太子府踏青,不用再與那整日躺在床上的雲千夢爭奪容蓉了;

  他終於可以將容蓉的注意力從那小豆包的身上轉開,讓蓉兒一心一意籌備他們大婚時的一切了;

  他終於……

  終之,楚飛揚一家就是礙眼的存在,如今終於將一家三口送走,對於齊靖元而言真是普天同慶的好日子。

  廣德元年五月十五日,青帝迎娶輔國公府大小姐曲妃卿為皇後。

  由於之前經曆一番戰亂,民生受到極大影響,青帝便主張節約朝廷開支,簡樸迎娶皇後。

  這一做法頓時贏得朝野一片讚譽。

  隻是,雖是簡單迎娶,但畢竟是帝後大婚,豈能馬虎?

  更何況,這是大戰之後西楚最重要的一件喜事,朝野自然是希望皇家能夠辦得風風光光熱熱鬧鬧,為西楚去去黴氣。

  十四日,輔國公府迎來幾名神秘的客人,更是讓府中眾人激動不已。

  來得不是別人,正是從北齊趕回京城的雲千夢楚飛揚二人。

  兩人懷抱已經滿百日的小楚悠出現在輔國公府,頓時引得眾人前來探望。

  而這些人中,尤以楚南山與穀老太君爭搶地最為嚴重,兩位均已過了花甲之年的老人為了與小楚悠多待些時日,差點大打出手。

  這樣一來,雲千夢倒是有空餘的時間與即將出嫁的曲妃卿相處。

  “表姐。”雲千夢踏進聽雨軒,見曲妃卿正梳妝描眉,嘴角含笑地走近曲妃卿,接過她手中的木梳,輕柔地為曲妃卿梳著一頭柔水青絲。

  “夢兒,我始終不敢相信,自己竟會嫁給寒澈。”銅鏡中,曲妃卿剛剛沐浴完的肌膚如珍珠般散發著瑩潤的光澤,臉頰上更是泛著一抹淡粉紅霞,說不出的標誌漂亮,就連雲千夢也險險看呆了眼。

  立於曲妃卿的身後,雲千夢透過銅鏡與曲妃卿雙目相交,隻見雲千夢左手輕搭在曲妃卿的肩頭,盈盈美眸中透著淺淺笑意,清聲開口,“表姐應該看到他對你的用心和真心。從寒門一路走到那張龍椅,個中滋味,隻有他一人知曉,相信他定會更加珍惜眼前的一切,也會更加珍惜眼前人。”

  聽著雲千夢的寬解,曲妃卿不禁輕點了點頭,抬起左手覆上雲千夢的左手背,淡雅一笑,半垂的眼眸中憶起那晚在海王軍營看到寒澈的那一刻,曲妃卿的心頭頓時湧上一股甜蜜,“夢兒,你可知,那一晚若是寒澈晚去片刻,我隻怕便會被袁耀當眾侮辱,若真是那樣,我寧願一死了之。你可知,他竟護著我一路,若非他替我擋下一箭,隻怕我早已不在這人世間。隻是,卻害得他險些喪命,在床榻整整躺了一月之久。”

  說到此處,曲妃卿的聲音不禁微微顫抖,害怕的記憶再次席卷而來,她竟差點害死了寒澈。

  雲千夢放下手中的木梳,坐在曲妃卿的身側,一手輕攬著她的肩頭,安慰道:“表姐,一切都過去了,這就叫做‘苦盡甘來’。沒有這些經曆,你又豈知他對你的真心?明日就是你大喜的日子,你且想些好的、喜慶的,何必緊揪著過往不放?皇上若是對你無心,豈會替你擋下這一箭?你呀,明日隻管做一個快樂幸福的新娘,其他切莫再想。”

  看著雲千夢娟秀淡雅的臉龐,看著雲千夢眼底的那抹淡定從容,曲妃卿焦躁的心在一瞬間竟被撫平,臉帶淺笑著點了點頭。

  “對了,安兒她……現在何處?”黛眉輕擰,曲妃卿想起夏侯安兒,心中唯有一聲歎息,偏偏安兒心中端著的是海沉溪,而兩人注定是敵對的。

  提起夏侯安兒,雲千夢臉上的笑容淡了許多,將手中的木梳擱在梳妝台上,低聲開口,“朝城一戰結束後,安兒求飛揚放了海沉溪,自己隨海沉溪離開了朝城。這兩人,注定也是要糾纏一世了。我隻是擔心,萬一海沉溪永遠不打開心門,傷心的隻怕也永遠是安兒。”

  想起當年第一次見到夏侯安兒時,她身上穿著那套顏色鮮明的衣裙走在青蔥一片的楚相府中猶如一隻彩蝶般引人注意,如今卻要過著隱姓埋名的日子,雲千夢不禁有些心疼。

  聽著夏侯安兒的歸宿,曲妃卿心頭一陣唏噓,海沉溪可不是好相處的人,隻怕安兒要吃上一番苦頭。

  兩人正說著,樓下傳來一陣吵嚷聲,曲妃卿方要起身,卻被雲千夢按住肩頭,耳旁響起雲千夢的淺笑聲,“表姐方沐浴完,莫要出去吹風著了風寒,還是我去看看吧。”

  語畢,雲千夢輕盈的身子已經踏出內室。

  “曲長卿,這是皇上讓我送過來的,你怎能攔著?”寒玉,哦,不對,如今已是玉公主,青帝登基後,便冊封自己的義妹寒玉為玉公主。此時玉公主領著婢女來到聽雨軒的院外,卻被一臉正直的曲長卿給攔住。

  “成親前一日不可見麵,公主難道不知?”曲長卿最是維護兩名妹妹,如今更是他親妹嫁人,他自是不會讓任何的不祥接近曲妃卿。

  聞言,玉公主不著痕跡地皺了下眉頭,耐著性子開口,“那是指新郎新娘二人,而非是指我,明白了嗎?”

  說著,玉公主便要抬腳踏進院門,一道墨蘭身影卻閃身到了她的麵前,擋住了她的道路。

  “曲長卿,你敢擋本公主的路?”玉公主直覺的這曲長卿可正是二愣子轉世,為何就是說不明白。她都說了,這跟自己沒有關係,他為何就不肯放行,非要逼得她端出公主的架子。

  曲長卿自是不敢與青帝最重視的妹妹相抗衡,見玉公主正瞪眼看他,曲長卿立即低下頭,卻還是堅持自己的原則,“微臣自是不敢擋公主的路,隻是這些習俗,還請公主遵守。”

  “你……”玉公主頓時四下找著木棍,恨不能敲暈麵前的榆木疙瘩,氣死她了。

  隻是環視四周一圈,硬是找不到半點凶器,玉公主隻能硬闖。

  隻見兩人立於院門的內外,一人身子往左走,另一人便會立即跟過去,再往右走則繼續跟上,兩人倒是在聽雨軒的院門口鬥了起來。

  “曲大人,這是作何?”卻不想,正在兩人鬥地火熱之時,花園中竟傳來韓王的聲音。

  韓王便是韓少勉,乃青帝同父同母的孿生兄長,青帝登基後便封韓少勉為韓王,兄弟二人感情越發深重。

  曲長卿聽到韓王的聲音,瞬間抬起頭來,那雙向來清明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尷尬,正要開口皆是,卻察覺到玉公主想趁著他分神之際偷跑進院中,立即返身拉住玉公主的手臂。

  玉公主本是往前疾奔,卻被一股大力拉回,兩人身子頓時撞在一起,腳下紛紛不穩,朝著曲長卿的方向跌去,兩張還來不及驚呼的唇便撞擊在了一起……

  “公主……”宮女大驚,立即放下手中端著的東西跑上前,小心地扶起壓住曲長卿的玉公主,檢查著她是否受傷。

  而玉公主卻還沉浸在方才那一吻中,心頭哀悼不已,她隻是奉命送點小飾品過來,卻被這曲二愣子輕薄了去,如此一想,玉公主狠狠地踢了麵前的花圃一腳。

  曲長卿此時亦是站起身,往日沒有表情的臉上,此時卻也是微微泛紅,那雙耿直的眸子看向懊惱的玉公主,直來直往地丟下一句話,“我會負責的。”

  曲長卿說完這句話,竟是比玉公主還要害羞地快步走出了聽雨軒,連保護妹妹的指責也給忘到了腦後。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