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49

的身子隨之躍出城樓,直直墜入城樓下。

‘哐當……’方才還被海全握在手中的長劍,此時卻是掉落冰冷刺骨的城牆上,清冷的劍尖漸漸滴下一滴滴鮮血,在青色的城牆地上蔓延出一條血痕……

“王爺……”袁耀趴在城牆上,猛然伸出雙手想要拉住海全的身子,卻不想海全心中已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任由誰也無法挽回他的心意。

袁耀雙目漲紅,誰曾想過,風光一世的海王竟會選擇自刎結束自己的性命,袁耀悲痛之餘卻是無力抵抗麵前的二王,領著剩下的將領跪在楚飛揚的麵前,等待對方的處置。

楚飛揚的心情,因為海全的死而沉重不已,亦為海全的一生唏噓不已。

海全若是甘心為王,他的一生必定風光無限,何以弄到最後兵敗自刎?

隻是,看著跪在麵前的袁耀,楚飛揚卻隻是寒聲留給他一句話,“你的人頭,早已經被人訂下!”

不等袁耀將滿是詫異的視線投向自己,楚飛揚便對立於袁耀身後的侍衛揮了揮手,讓他們將袁耀帶了下去。

“王爺,有人在朝城的暗道中發現了海王的親屬。”侍衛一個接著一個跑上城樓稟報戰況,而這次帶來的消息,卻讓所有人神色一震。

“走,過去看看。”不等江沐辰開口,楚飛揚已經領兵快步朝著城樓下走去。

江沐辰眉心一皺,瞪向楚飛揚背影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殺氣,卻邁動步子往城樓下走去。

一隊楚王軍則圍成圈將海王府親屬看管了起來,楚飛揚厲目掃過去,果真看到海王妃、錢世子妃等海王府的女眷,而錢世子妃的懷中竟還抱著一個朦懂不懂事的孩子,那孩子睜著驚恐的大眼看著四周持刀的兩軍,身子在錢世子妃的懷中瑟瑟發抖。

“想不到海全竟這般狠心,自己的孫子舍不得殺掉,竟找其他的孩子替死。卻不想,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該死的終究逃不過!”江沐辰亦是發現了錢世子妃懷中的孩子,能讓錢世子妃這般護著,自然隻有海睿。

聞言,楚飛揚一挑眉,寒聲反問,“三軍對戰,成王敗寇,何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一說?難不成辰王自認是公道?”

譏諷完江沐辰,楚飛揚隨即對侍衛下命,“將他們盡數關押起來,明日午時在菜市口砍首示眾。”

“海王叛亂,其家屬當立即誅殺,何必等到明日午時?楚飛揚,你莫要忘記,朕才是這西楚的皇帝!”對於楚飛揚的說辭,江沐辰早已怒容滿麵,立即對身邊的士兵下命。

“哼,皇帝?辰王怕是還未睡醒吧。需要本王將事情重新替你梳理一遍嗎?”隨即,楚飛揚沉聲開口,滿目肅穆地吩咐習凜,“傳本王命,一切投降者,均不可再殺,違令者軍法處置。”

“是,王爺。”習凜對孟濤點了點頭,便見孟濤麵色沉著地轉身離去辦理此事。

“楚飛揚,此事豈能由你一人做主?朕才是西楚的皇帝。”江沐辰見楚飛揚擅自做主,拔出手中長劍直指楚飛揚後背。

‘噹……’殊不知楚飛揚早已做好準備,在江沐辰刺出長劍時他亦是轉身,兩劍相交,楚飛揚麵色異常冷漠,“海全已死,你我之間的協議也不複存在。從此刻起,你我便又是敵人。”

楚王軍西北軍營中。

楚飛揚將清理戰場的事情交由孟濤等人,自己則是先行回到軍營中。

抬頭望著難得放晴的天氣,楚飛揚心頭掠過雲千夢的身影,唇角不由自主地溢出一抹溫暖的淺笑。

笑過、思念過,楚飛揚收起臉上的所有關於雲千夢的表情,抬腿往一座營帳走去。

掀開帷幕踏進營帳,偌大的營帳內卻隻住著一人,見楚飛揚進來,海沉溪臉上劃過一抹冷笑,陰邪的眼底是隱藏地極深的疼痛,卻冷傲地開口,“昨夜軍營中戰鼓聲不斷,想來楚王定是大捷了!”

楚飛揚並未立即開口,走到桌邊,挑著其中一張凳子坐下,徑自為自己倒了一杯熱茶,楚飛揚這才將視線放在海沉溪的身上。

雖未俘虜,但海沉溪的身上卻並未頹廢之氣,眼底的目光依舊暗藏睿智,否則豈會僅憑戰鼓聲便能夠猜出所有的事情?

“你想聽到怎麽的結果?”輕抿一口熱茶,楚飛揚這才淡淡地開口。對待海沉溪的態度,並非是對待俘虜的態度。

聞言,海沉溪的臉上卻是浮現一抹自嘲的冷笑,目光卻落在手腳上捆綁著的鐵鏈,這才毫無感情地開口,“楚王這話,本郡王倒是聽不懂了。行軍打仗,不勝則敗。豈能是本郡王想聽什麽,楚王便說什麽的?”

“海全在城樓自刎跳樓。”而楚飛揚卻是在海沉溪毫無準備之際將海全的下場說了出來。

得到這個消息,海沉溪臉上的冷笑不變,可眼中卻是極快地劃過一絲悲痛,短暫的沉默後,營帳內響起連他自己也停止不了的大笑。

“哈哈哈……”似是聽到一則極好笑的笑話,海沉溪竟是捂著獨自笑趟在了床上。

半晌,才見他緩緩停住笑聲,隨即又反複問了一句,“真的死了?”

“死之前,他心裏最放不下的便是你,希望你能夠過無拘無束的日子。”而楚飛揚卻沒有興致陪海沉溪玩文字遊戲,狀似沒有聽到海沉溪的問話,楚飛揚徑自將接下來的話說完。

“死了。嗬嗬,死了也好,何必活得這麽累?既然當初決定了爭權奪利,自然要有粉身碎骨的準備。人生不就是博弈嗎?賭贏了便是王,輸了就是橫屍一具。”海沉溪卻也似乎沒有聽到楚飛揚的話,徑自將心中憋了許久的話盡數說了出來。

隻是,他笑得越燦爛,眼底的哀痛卻越明顯,混雜著原先眼中藏著的沉痛的恨,讓人分不清海沉溪在聽到海全的消息後,到底是存了怎樣的心情。

“你好好想想吧。”楚飛揚卻不再多加逗留,隨即便站起身往營帳外走去。

“表哥。”卻不想,夏侯安兒竟已立於營帳外,正滿麵關心地看著隔著一層帷幕的營帳內,見楚飛揚走出,夏侯安兒立即快步上前,清澈見底的大眼中盛滿了哀求之色。

楚飛揚豈會不知夏侯安兒的心思,見營帳外人來人往,便對夏侯安兒使了個眼色,將她帶至主帥營帳,這才開口,“他是聰明人,斷不會做出尋思一事!”

夏侯安兒立於楚飛揚的麵前,心中忐忑不安,想起方才從回營的楚王軍口中聽到的消息,一顆心猛地揪了起來,鼓足勇氣地抬起頭,皺眉問道:“我聽說在朝城內捉到了海王府的親屬。此時辰王正監督著辰王軍將所有與海王有關聯的人當眾斬首。而寒澈又是……”

這些日子端王等人對寒澈特殊的照顧,讓聰明的夏侯安立即猜出寒澈的不同尋常。卻不想從曲妃卿口中得到的竟是驚天的秘密。

寒澈在鬼門關兜了一圈這才撿回一條命,而這一切卻全然拜海王那一箭所賜。如今海全兵敗,海沉溪身為海全最疼愛的兒子,夏侯安兒實在擔心寒澈會讓海沉溪父債子償。

楚飛揚豈會看不出夏侯安兒吞吞吐吐話語後想要表明的意思?

正因為領會了夏侯安兒的這層意思,楚飛揚才微微皺了下眉頭,隨即沉聲開口說道:“海沉溪是海王親子,這是無法改變的事情。”

“可是……可是……”聽出楚飛揚話中堅定的語氣,夏侯安兒心中一著急,竟有些語塞,不知該如何說服楚飛揚。隻見那雙漂亮的美眸中已是浮現水霧,紅嫩的菱唇更是被貝齒咬出一個個清晰可見的牙印。

隻是,當夏侯安兒想起方才在營帳外聽到的那一串酸心至極的笑聲時,夏侯安兒猛地上前一步,直直地朝楚飛揚跪了下來。

“傻丫頭,你這是做什麽?快起來!”夏侯安兒是楚飛揚最為心疼的妹妹,豈會讓夏侯安兒跪自己?語畢便伸出雙手,打算將夏侯安兒攙扶起來。

卻不想,夏侯安兒性子倔強,竟一手拂開楚飛揚伸過來的雙手,堅定地抬起頭來,懇求道:“表哥,請你放了他吧。他不過是個可憐的人罷了。如今海王軍覆滅,海沉溪根本沒有半點威脅,請你放他走吧。再遲,我擔心辰王、寒澈等人均會對他下手。”

說到最後,夏侯安兒已是泣不成聲,雙手緊緊地拽著楚飛揚衣袍下擺,苦苦地哀求著。

一隻溫柔的大手輕輕覆在她的頭上,在她的發上輕柔地撫摸著,楚飛揚見自己疼愛的妹妹為情所困,心中亦是不舍,卻不得不讓她麵對現實,“如今你已猜到寒澈的身份,他將來便是西楚的皇帝。你認為,海沉溪能逃到哪裏?況且,一如你方才所言,如今的海沉溪一無所有,這樣的他如何生存?如何抵抗追捕?放他走,不過是另一場涉獵遊戲的開始。傻丫頭,何必這般死心眼?西楚青年才俊何其多,為何癡心於一無所有的海沉溪?”

聽著楚飛揚的勸說,夏侯安兒卻是努力地搖了搖頭,眼中的淚珠瞬間便滑落臉龐,隻聽見夏侯安兒用顫抖的聲音回道:“青年才俊再好,那也不是海沉溪。西楚名門閨秀何其多,表哥又為何不將表嫂讓給辰王,而重新選擇其他的小姐?”

一句反問,讓楚飛揚頓時啞然以對,隻是撫摸著夏侯安兒發絲的手卻依舊溫柔,隨後將夏侯安兒攙扶起來,拉著她落座在自己的身邊,楚飛揚的口中這才輕歎出一口氣,緩緩開口,“你說的對,弱水三千隻取一瓢,豈是他人能夠取代的?”

夏侯安兒見楚飛揚態度有所軟化,忙拉住楚飛揚的手,緊張道:“表哥,放他走吧。我願跟著他浪跡天涯,求你了。”

“你這般為他求情,可有想過這是海沉溪想要的嗎?海沉溪素來驕傲,絕不會讓人碰觸到他的驕傲,你為他求得偷生的機會,你認為他知道後還會對你好言相待?”楚飛揚想到的卻永遠比夏侯安兒要多得多。

或許是因為夏侯安兒是他的表妹,也或許自己並未這段時日沒有很好的照顧夏侯安兒,這才致使楚飛揚更加操心夏侯安兒的將來幸福吧。

“現在能保住命,已是最好的結局。不管他將來知道真相後如何對待我,這都是我選的路,我絕不後悔,還請哥哥成全!”猛地抬起被淚水浸濕的臉來,夏侯安兒無比堅定地說道。

楚飛揚見她如此執著,頓時沉思了起來,直到夏侯安兒以為自己快要心死之際,耳邊卻響起了楚飛揚的聲音,“從此隱姓埋名,不再踏入京城一步,從此過上砍柴洗衣做飯的生活,你也不後悔?”

“不後悔。”依舊是鏗鏘有力地回答。

楚飛揚卻是抬起右手彈了彈夏侯安兒潔白無瑕的額頭,淺笑道:“傻丫頭,哥哥怎會忍心讓你過得這般清貧?”

語氣隨即稍頓,楚飛揚斂去臉上的笑容,神色無比嚴肅道:“海沉溪能力卓絕,這是眾人都知道的事實。雖然他心中始終恨著海全,但海全畢竟是他的父親,又是那般疼愛他難保海沉溪不會為海全報仇。所以,我會派暗衛護送你們離開。若他任何動搖江山社稷的心思,暗衛便會動手。”

言下之意,便是將海沉溪監視起來。若海沉溪沒有為海全報仇的心思,日子定與平常百姓無異,暗衛也不會出現打擾他的生活。

隻是,一旦海沉溪存了報仇的心思,暗衛便會悄無聲息地將他解決掉。

這是楚飛揚最大的讓步!

“表哥!”夏侯安兒激動的站了起來,臉上既是笑又是淚,表情更是喜憂參半,卻也知自己的要求讓表哥為難了。況且,又有什麽能夠比得上讓海沉溪活著呢?

楚飛揚也站了起來,笑著最後摸了摸夏侯安兒的發絲,輕聲道:“去收拾收拾,今夜便送你們離開。”

夏侯安兒努力地點了點頭,朝楚飛揚福了福身,這才轉身走出營帳。

隻是她卻不知,暗衛的安排也是有兩麵性的。除去監視海沉溪的一舉一動之外,暗衛卻也能夠在他們遇到危險時相救於他們……

北齊太子府。

容蓉領著婢女走進太子府南麵的院子,見雲千夢一身雪白狐裘坐在窗邊繡著小孩子的衣衫,笑道:“夢兒,快些將這碗燕窩吃了。”

雲千夢抬起頭來,見容蓉走近,不禁淺笑道:“容姐姐來了,快請坐。”

容蓉卻沒有立即坐下,而是走到雲千夢的身邊,伸出手握住雲千夢始終擱在外麵刺繡的雙手,眉頭微微一皺,忙讓丫頭們將窗子關上,微微責備道:“你有了身孕,怎還能在這大雪天將窗子開著?萬一著了風寒可如何是好?快,捧著瓷盅暖和暖和。”

說著,容蓉接過婢女手中的瓷盅,見溫度正好才放入雲千夢微涼的雙手中。

雲千夢心中感激於容蓉的貼心,看著窗外越發大的雪花,不禁問道:“今兒個雪這般大,姐姐怎還親自過來?我這邊有丫頭們伺候著,自是不會出什麽事情。”

容蓉見雲千夢淡然的表情,心中壓著的事情頓時便要衝出口,卻還是硬生生被她給壓了下去,隻能跟著笑道:“你即將臨盆,我總要過來看一看才能放心。女子生產是大事,你又是頭一胎,更是馬虎不得。況且,穩婆婢女們,我也總要再三叮囑一番,免得屆時手忙腳亂。夢兒,這兩日你可感覺身子有何不適?”

說話間,容蓉小心翼翼地盯著雲千夢的表情,藏於寬大衣袖中的雙手卻是緊擰著帕子,心中十分地擔心。

隻是,看著雲千夢望向窗外的目光,容蓉心頭不由得浮上一抹心疼,她何嚐不知,雲千夢每日打開窗子,不過是想看到楚王歸來的身影。

奈何雖然海王已經自刎,海王軍也投降,可依舊還有一個辰王。兩王實力旗鼓相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