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49節

  楚飛揚亦是點了點頭,抬起看向楚南山的雙目中含著肅穆認真之色,“爺爺說得對。大家靠近些,咱們將部署重新梳理一遍。”

  一連幾日,兩軍均是相安無事,隻是空氣中飄著的壓抑氣氛卻讓人大氣不敢出。

  一連數日的大雪已經淹沒了人的膝蓋,除去巡邏的士兵,其餘人早上出操後便又縮回了營帳內,隻因外麵冰天雪地,著實是太冷了。

  江沐辰肩披明黃色大氅,大氅內穿著五爪金龍龍袍,領著一眾武將踏上城樓上,看著眼前白雪皚皚的一片天地,而遠處的楚王軍營中卻鮮少有人看守巡邏,江沐辰的眼底浮上一抹譏笑,對身後的寧鋒輕點了下頭。

  寧鋒看出主子的決心,眼中劃過一抹為難之色,勸阻道:“皇上,您乃萬金之軀,豈能……”

  一直手臂舉起,阻止了寧鋒的勸阻之語,江沐辰半眯著雙眸,直盯著遠處顏色鮮明的楚王軍旗幟,冷聲道:“不必再多言,一切按照計劃進行。”

  寧鋒無奈地咽下到嘴邊的話,隻能點頭稱是。

  夜幕降臨,在燈火的照明下,鵝毛大雪顯得異常漂亮,帶著妖異的絕美緩緩飄落地麵。

  憧憧暗影在夜色的掩護下極快地從城牆的偏門而出,朝著楚王軍的軍營奔去……

  醜時,楚王軍營中突然燃起熊熊大火,火光照亮了整個夜空,詭異地讓人心顫。

  楚王軍營中那些已經歇下的將士被營帳外的濃煙熏醒,一個個尚未穿戴整齊便已驚慌失措地跑出了自己的營帳。

  隻是躲在一旁雪堆中的暗影卻在看到這些落荒而逃的將士時,紛紛潛到他們的身後,在他們還沒有鬧明白到底出了何事時,已出手開始了暗殺。

  滾燙的鮮血噴灑在冰冷的雪地上,融化了白雪,卻又在瞬間凝結成了血塊。

  一時間,楚王軍營中響起一片哀嚎之聲,隻見一片潔白的雪地上頓時倒影出四處逃竄的將士與暗中出手的殺手的身影,此時的楚王軍營如同人間煉獄,令人心生恐懼。

  正在這時,城樓上竟響起陣陣戰鼓聲,震天地鐵騎聲伴隨著戰鼓聲聲朝著楚王軍陣營奔過來,一時間天地震蕩、人鬼懼怕。

  而衝在辰王軍最前麵的,竟是一身金黃戰甲的江沐辰,隻見他單手握緊韁繩,另一手則高舉長劍,一馬當先地奔在所有辰王軍的最前麵,看向黑夜中的雙目含著冰冷嗜血光芒,隻消有人膽敢擋住他的去路,便見他手中的長劍立即毫不留情地揮下。

  最前麵的幾萬人頃刻間攻進了楚王的大營中,江沐辰手中的長劍劍起劍落,已是不知砍落了多少楚王軍的士兵。

  隻是,對於這樣的結果,江沐辰卻是十分不滿的,他陰冷地雙目掃視著整個楚王軍營,找尋著楚飛揚的身影,心頭發誓定要揪出楚飛揚殺了此人。

  “衝……殺……”正在江沐辰四下尋找楚飛揚時,卻見楚王軍營的另一個入口處竟湧入大批穿戴整齊手持長劍的楚王軍,而楚飛揚則端坐馬背,麵色肅穆地直視著不遠處忙著找他的江沐辰,手腕微微一動,手中握著的長劍在暗夜中閃過一抹幽冷地銀光。

  聽到這陣鏗鏘有力的衝鋒陷陣聲,辰王軍所有人手中的動作微微一頓,看著將己方團團圍住的楚王軍,這才意識到這是一個圈套。

  隻是眾人臉上的錯愕隻有短短一瞬間,想著身後還有幾十萬辰王軍,隻要保護好皇上便可。

  江沐辰在察覺到自己竟被楚飛揚所騙,眼底冷漠地神色驟然染上怒意,手中長劍揮下的速度更快更狠……

  一到銀光卻在這時落入江沐辰的眼角……

  隻覺混亂的殺伐聲中,一道冰涼刺骨的勁風竟從他的左邊急速撲來,江沐辰瞬間趴下,躲過了對方揮過來的一劍。

  ‘哐當’隻是頭盔卻被那劍打落,金色的頭盔滾落在雪地,深深地埋進了白雪中。

  “楚飛揚,果真是你。”直起身子,江沐辰咬牙切齒地低吼。

  手中的長劍瞬間抵在自己的身前,擋住了楚飛揚刺過來的一劍,江沐辰改守為攻,鋒利地劍身朝著楚飛揚的脖頸砍去。

  ‘噹’楚飛揚反手擋開江沐辰的進攻,臉上不禁浮現一抹極冷的笑容,緊握韁繩的左手猛然用力。隻見馬兒似是讀懂了主人的心思,竟是鼻尖噴著熱氣地欺負著江沐辰的坐騎,一步步逼得對方步步後退。

  江沐辰因為坐下馬兒的不斷後退,身子漸漸有些不穩,一時間在打鬥上竟落了下風。

  當他看到楚飛揚的坐騎竟在欺負自己的坐騎時,想也沒想便朝楚飛揚的戰馬刺出手中的長劍。

  楚飛揚豈會讓江沐辰殺了自己的戰馬,握劍的手腕微微一動在火光中劃過一道銀色的圓弧,瞬間擋在了江沐辰進攻的方向。

  趁著楚飛揚分神,江沐辰突然從馬背上一躍而起,雙手緊握劍柄,用盡全身力氣朝著楚飛揚的頭頂砍下來……

  千鈞一發間,楚飛揚立即收回劍,舉高擋在自己的頭頂……

  ‘哐當’卻不想,楚飛揚的長劍卻被江沐辰砍成兩段……

  北齊太子府。

  “飛揚……”雲千夢突然做了一個噩夢,夢見楚飛揚滿身是血地倒在雪地中。

  猛地坐起身,雲千夢喘著粗氣,額頭上盡是被噩夢嚇出的冷汗。

  腹部傳來一陣微微的刺痛感,雲千夢心知定是自己方才起得猛了,加上心情波動太大,讓孩子產生了不安。

  雙手輕輕撫上肚皮,雲千夢低頭看向圓鼓鼓地肚子,目光已由方才的驚恐轉為愛憐,柔聲低語,“寶寶不怕,娘親隻是做了噩夢。”

  原以為這般安撫,孩子便會停止胎動。

  卻不想雲千夢說得越多,胎動越發地頻繁,下身在此時又似乎流出一些東西來,雲千夢的心瞬間一沉,忍著痛忙對門口喊道:“喬影……”

  ‘吱嘎’推門聲傳入暖閣,喬影手舉燭台疾步走進來。

  不想竟看到雲千夢黛眉緊擰滿頭大汗地靠坐在床頭,好不容易紅潤些的臉色此時竟又變得蒼白如紙。

  看出雲千夢表情中的難受痛苦,喬影將燭台擱在圓桌上,立即來到雲千夢的身邊,右手輕輕地搭在雲千夢的腹部,卻發現胎動厲害,喬影心頭一緊,忙對外喊道:“來人,快來人,王妃要生了……”

  住在院中的穩婆婢女們紛紛起身,所有人趕到暖閣內,幾名穩婆扶著雲千夢躺下,伸手摸了摸雲千夢的肚子,麵色嚴肅道:“要生了,趕緊去準備布條熱水,快。”

  一時間,所有的丫頭婆子均是忙碌了起來,原本漆黑的南邊院落瞬間燭火通明如同白日。

  喬影始終守在雲千夢的床邊不肯離去,眼底的焦急擔憂顯而易見。

  容蓉得到消息趕了過來,在外間向穩婆問了些雲千夢生產的問題。隻是在聽完穩婆的話後,容蓉的眉頭始終沒有鬆開過,心底不禁浮上濃濃的擔憂。

  “太子妃,楚王妃隻怕是難產……”穩婆極小聲地說出這句話,額頭上已沁出了一層冷汗。這楚王妃剛來太子府時身子便極弱,這樣的情況下十分容易難產,盡管這些日子她們已經用各種法子調理楚王妃的身子,可依舊不見起色,隻怕這一回楚王妃要吃上一些苦頭了。

  容蓉一張俏臉頓時沉了下來,冷聲吩咐穩婆,“此事不得傳出去,即便是在楚王妃的麵前,也不許提半個字。你們隻需好好地替王妃接生,讓孩子順利產下,讓王妃平安便可。”

  語畢,容蓉不再看穩婆為難的臉色,徑自掀開厚實的門簾踏入暖閣,快步走到床邊輕聲坐下,容蓉執起雲千夢沁滿冷汗的右手,柔聲寬慰著,“夢兒,沒事的,女子都要過這一關,我會在此陪著你直到孩子出世。你若是疼,就喊出來……”

  此時雲千夢整個人一如從水中打撈上來的一般,身上的裏衣早已濕透,黑色的發絲淩亂地貼在臉頰,更是襯得雲千夢臉色的蒼白。

  雲千夢朝容蓉露出一抹虛弱的淺笑,隻是這朵笑容還未在她的臉頰綻放開,雲千夢便又擰緊了秀眉,額頭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滑入鬢發間,待這陣疼痛過去,雲千夢沙啞著聲音開口,“喬影,你快去打探王爺的消息。”

  “王妃,卑職絕不再離開王妃。”喬影卻是固執地不肯離去,上次的事情已經在喬影的心中投下了陰影,雖知容家大小姐真心對待王妃,可王妃此時體弱,喬影心中始終不放心。

  “快……去……”麵對喬影的固執,雲千夢眼中射出一抹淩厲的光芒,咬著牙齒催促道,渾身已經因為劇痛而微微顫抖了起來。

  容蓉何等的聰慧,豈會看不出喬影的擔憂?可看著雲千夢心頭依舊牽掛著楚飛揚,容蓉心疼這樣堅強重情的女子,便對喬影保證道:“快去,夢兒這我有,你且放心。我在,夢兒在。”

  “是。”喬影不忍雲千夢跟著著急,隻能應下,念念不舍地看了看雲千夢,這才起身出了暖閣。

  而喬影的腳步剛踏出院落,卻見容雲鶴滿麵焦急地立於院外往院內看去,神色見的擔心顯而易見。

  而此時容雲鶴的身上隻披著一件薄衫,可見是剛得到消息,連衣衫也顧不上穿戴整齊,便急急地奔了過來。

  雲千夢此時正在危險的關頭,喬影自是顧不得與容雲鶴寒暄,隻匆匆地朝他福了福身,便打算繼續往外走去……

  卻不想,她剛走出兩步,便被一臉著急的容雲鶴攔住了去路,“喬影,王妃情況如何?怎麽會提早生產?是不是受了刺激?”

  一連串的問題瞬間字容雲鶴的口中迸出,喬影此時卻沒有心情一一回答,隻快速地說道:“容公子,王妃正等著王爺的消息,可否讓卑職先去打探消息?”

  聽到雲千夢撐著一口氣便是為了等楚飛揚的消息,容雲鶴立即移動腳步往牆邊站去,更是催促著喬影速去速回,連自己的雙腳早已陷入青石路旁的積雪中也沒有發現,竟就獨自一人站在原地,癡癡地等著裏麵的消息……

  內室中,穩婆指揮著婢女將盛滿熱水的銅盆放在架子上,自己擰幹一條幹淨的帕子來到床邊,輕聲開口,“太子妃,您還是出去吧,這裏有奴婢們。你現在是待嫁之身,可是不能沾染汙穢之物的。”

  卻不想,容蓉竟從穩婆的手中接過帕子,輕柔地為雲千夢逝去臉上的汗珠,這才低聲對穩婆開口,“不必,我要在此守著她。更何況,我也是女子,女子生產這般神聖的事情,又豈能用‘汙穢’二字形容?若是我再聽到此話,立即將她驅除出太子府!”

  穩婆一聽驅除出太子府,臉色驟然一變,再也不敢多言,隻管做著手上的事情。

  說著,容蓉用力地握住雲千夢的手,為雲千夢打氣道:“夢兒,你要堅持,楚王定不會有事的,你和孩子可還在等著他回來接你們呢。他又怎麽忍心丟下你們呢?你可一定要堅持住,我還等著做孩子的幹娘呢。”

  語畢,容蓉眼底浮上一層薄霧,想起進門前穩婆的話,容蓉心中越發擔心,卻隻能咬牙忍住眼中的淚水。

  “嗯……”一聲嚶嚀聲自雲千夢的口中溢出,此時的雲千夢隻覺胎動越來越頻繁,漸漸超出了她所能夠接受的範圍。

  一名穩婆鑽進被中,時刻注意著雲千夢的狀態;一名穩婆坐在床內側,雙手撫摸著雲千夢的肚子,似是盡量在幫她調整胎位;第三位穩婆則將雲千夢雙手綁在床頭兩側,以免雲千夢痛到極致時弄傷了自己,並在雲千夢的口中塞入了一塊軟木,與容蓉一起陪同雲千夢。

  鬥轉星移,一夜極快卻又極慢地過去了……

  對於平常人而言,這一夜不過是睡了一覺,可雲千夢的這一夜卻是在痛苦中渡過。

  而這一夜的翻過,卻沒有結束雲千夢的痛苦。

  整整五六個時辰過去了,孩子依舊在雲千夢的肚子裏,沒有半點冒頭的趨勢。

  此時的雲千夢早已將力氣用盡,整個人癱在床上,明顯是出氣多進氣少,臉色蒼白如透明的露珠……

  “快……快給王妃灌人參茶……”穩婆見雲千夢眼神不對,隱隱然有翻白眼的跡象,立即朝守在暖閣的婢女們喊道。

  幸而這一切早有準備,隻是轉眼間,婢女便端來已被溫熱的人參茶。

  容蓉與穩婆扶起雲千夢的頭,將碗沿湊近雲千夢的唇邊,讓她喝了大半碗的人參茶。

  容蓉見雲千夢半碗人參茶喝下去依舊沒有太大的起色,整個人急得滿頭大汗,眼底淚光打轉,輕拍著雲千夢的臉頰大聲對雲千夢喊著話……

  “王妃。”這時,喬影的身影衝了進來。

  看到雲千夢半昏迷的狀態,喬影猛地跪倒在床前,大聲呼喊著,“王妃,卑職回來了,卑職得到王爺的消息了,王妃,您醒一醒啊,王妃……”

  雲千夢隻覺自己在仙霧繚繞中走了一圈,突然耳邊響起一陣哭喊聲,將她喊醒了,雅致的秀眉微微一擰,雲千夢幽幽地睜開了雙目,有氣無力地開口問著,“你說什麽?”

  見雲千夢醒來,眾人心中一喜,喬影更是喜極而泣道:“卑職方才已經接到消息,說是王爺大勝。王妃,王爺勝了,隻是……”

  說到這裏,喬影突然停了口,有些不敢再往下說。

  “隻是什麽?快說……”雲千夢心頭焦急,最擔心自己的噩夢會成真,現在恨不能起身親自前往京城。

  “隻是……隻是王爺受了重傷,此時昏迷不醒。”語畢,喬影已是淚流滿麵、泣不成聲。

  “你說什麽?”雲千夢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身體內竟是突然湧上一股力氣……

  “王妃,快,已經看到孩子的頭了,再加把勁,快了、快了……”這時,始終注意著動靜的穩婆終於高興地驚呼出聲。

  雲千夢則因為楚飛揚昏迷不醒而有了力氣,雙手緊緊拽著布條,微揚起頭,雲千夢咬緊牙關拚盡自己體內最後的一絲力氣……

  “哇哇哇……”嬰兒的啼哭聲直衝雲霄。

  “生了,生了……”

  雲千夢卻是在這一片歡呼聲中,沉沉地陷入睡夢中。

  幾名婢女手腳麻利地為雲千夢擦拭幹渾身的汗水,又替她換上幹爽的衣衫,將床上已經髒掉的被褥換去,這才小心翼翼地將軟榻上沉睡的雲千夢抬上床。

  而容蓉則是愛不釋手地抱著剛剛出聲的孩子,滿心滿眼的都是一片慈母的愛憐。

  隻見她伸出纖細的手指輕輕碰觸孩子柔嫩的粉唇,見睡夢中的孩子居然無意識地張開無牙的小嘴,容蓉笑得開心不已,時不時地俯下臉蛋親吻孩子一番。

  “太子妃,該喂奶了,還是讓奴婢抱給奶娘吧。”婢女見容蓉這般喜歡孩子,也跟著無聲地笑了起來,隻是孩子出聲許久尚未喂奶,怕是早已餓了,這才出聲提醒。

  容蓉有些舍不得地將孩子交給婢女,千叮嚀萬囑咐讓她們照顧好孩子,這才讓人將孩子抱了下去。

  隨即容蓉站起身走到床邊緩緩坐下,看著躺在床上沉沉睡覺的雲千夢,心中湧上一股心疼,不由得伸出手為雲千夢掖了掖被角。

  這時,喬影抱著吃飽的孩子走了進來,小心翼翼地將孩子放在窗內,這才小聲地對容蓉說道:“容小姐,讓您跟著受累了,卑職已讓小廚房準備了些吃食,您一會用一些吧。”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