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48節

  隻是,他笑得越燦爛,眼底的哀痛卻越明顯,混雜著原先眼中藏著的沉痛的恨,讓人分不清海沉溪在聽到海全的消息後,到底是存了怎樣的心情。

  “你好好想想吧。”楚飛揚卻不再多加逗留,隨即便站起身往營帳外走去。

  “表哥。”卻不想,夏侯安兒竟已立於營帳外,正滿麵關心地看著隔著一層帷幕的營帳內,見楚飛揚走出,夏侯安兒立即快步上前,清澈見底的大眼中盛滿了哀求之色。

  楚飛揚豈會不知夏侯安兒的心思,見營帳外人來人往,便對夏侯安兒使了個眼色,將她帶至主帥營帳,這才開口,“他是聰明人,斷不會做出尋思一事!”

  夏侯安兒立於楚飛揚的麵前,心中忐忑不安,想起方才從回營的楚王軍口中聽到的消息,一顆心猛地揪了起來,鼓足勇氣地抬起頭,皺眉問道:“我聽說在朝城內捉到了海王府的親屬。此時辰王正監督著辰王軍將所有與海王有關聯的人當眾斬首。而寒澈又是……”

  這些日子端王等人對寒澈特殊的照顧,讓聰明的夏侯安立即猜出寒澈的不同尋常。卻不想從曲妃卿口中得到的竟是驚天的秘密。

  寒澈在鬼門關兜了一圈這才撿回一條命,而這一切卻全然拜海王那一箭所賜。如今海全兵敗,海沉溪身為海全最疼愛的兒子,夏侯安兒實在擔心寒澈會讓海沉溪父債子償。

  楚飛揚豈會看不出夏侯安兒吞吞吐吐話語後想要表明的意思?

  正因為領會了夏侯安兒的這層意思,楚飛揚才微微皺了下眉頭,隨即沉聲開口說道:“海沉溪是海王親子,這是無法改變的事情。”

  “可是……可是……”聽出楚飛揚話中堅定的語氣,夏侯安兒心中一著急,竟有些語塞,不知該如何說服楚飛揚。隻見那雙漂亮的美眸中已是浮現水霧,紅嫩的菱唇更是被貝齒咬出一個個清晰可見的牙印。

  隻是,當夏侯安兒想起方才在營帳外聽到的那一串酸心至極的笑聲時,夏侯安兒猛地上前一步,直直地朝楚飛揚跪了下來。

  “傻丫頭,你這是做什麽?快起來!”夏侯安兒是楚飛揚最為心疼的妹妹,豈會讓夏侯安兒跪自己?語畢便伸出雙手,打算將夏侯安兒攙扶起來。

  卻不想,夏侯安兒性子倔強,竟一手拂開楚飛揚伸過來的雙手,堅定地抬起頭來,懇求道:“表哥,請你放了他吧。他不過是個可憐的人罷了。如今海王軍覆滅,海沉溪根本沒有半點威脅,請你放他走吧。再遲,我擔心辰王、寒澈等人均會對他下手。”

  說到最後,夏侯安兒已是泣不成聲,雙手緊緊地拽著楚飛揚衣袍下擺,苦苦地哀求著。

  一隻溫柔的大手輕輕覆在她的頭上,在她的發上輕柔地撫摸著,楚飛揚見自己疼愛的妹妹為情所困,心中亦是不舍,卻不得不讓她麵對現實,“如今你已猜到寒澈的身份,他將來便是西楚的皇帝。你認為,海沉溪能逃到哪裏?況且,一如你方才所言,如今的海沉溪一無所有,這樣的他如何生存?如何抵抗追捕?放他走,不過是另一場涉獵遊戲的開始。傻丫頭,何必這般死心眼?西楚青年才俊何其多,為何癡心於一無所有的海沉溪?”

  聽著楚飛揚的勸說,夏侯安兒卻是努力地搖了搖頭,眼中的淚珠瞬間便滑落臉龐,隻聽見夏侯安兒用顫抖的聲音回道:“青年才俊再好,那也不是海沉溪。西楚名門閨秀何其多,表哥又為何不將表嫂讓給辰王,而重新選擇其他的小姐?”

  一句反問,讓楚飛揚頓時啞然以對,隻是撫摸著夏侯安兒發絲的手卻依舊溫柔,隨後將夏侯安兒攙扶起來,拉著她落座在自己的身邊,楚飛揚的口中這才輕歎出一口氣,緩緩開口,“你說的對,弱水三千隻取一瓢,豈是他人能夠取代的?”

  夏侯安兒見楚飛揚態度有所軟化,忙拉住楚飛揚的手,緊張道:“表哥,放他走吧。我願跟著他浪跡天涯,求你了。”

  “你這般為他求情,可有想過這是海沉溪想要的嗎?海沉溪素來驕傲,絕不會讓人碰觸到他的驕傲,你為他求得偷生的機會,你認為他知道後還會對你好言相待?”楚飛揚想到的卻永遠比夏侯安兒要多得多。

  或許是因為夏侯安兒是他的表妹,也或許自己並未這段時日沒有很好的照顧夏侯安兒,這才致使楚飛揚更加操心夏侯安兒的將來幸福吧。

  “現在能保住命,已是最好的結局。不管他將來知道真相後如何對待我,這都是我選的路,我絕不後悔,還請哥哥成全!”猛地抬起被淚水浸濕的臉來,夏侯安兒無比堅定地說道。

  楚飛揚見她如此執著,頓時沉思了起來,直到夏侯安兒以為自己快要心死之際,耳邊卻響起了楚飛揚的聲音,“從此隱姓埋名,不再踏入京城一步,從此過上砍柴洗衣做飯的生活,你也不後悔?”

  “不後悔。”依舊是鏗鏘有力地回答。

  楚飛揚卻是抬起右手彈了彈夏侯安兒潔白無瑕的額頭,淺笑道:“傻丫頭,哥哥怎會忍心讓你過得這般清貧?”

  語氣隨即稍頓,楚飛揚斂去臉上的笑容,神色無比嚴肅道:“海沉溪能力卓絕,這是眾人都知道的事實。雖然他心中始終恨著海全,但海全畢竟是他的父親,又是那般疼愛他難保海沉溪不會為海全報仇。所以,我會派暗衛護送你們離開。若他任何動搖江山社稷的心思,暗衛便會動手。”

  言下之意,便是將海沉溪監視起來。若海沉溪沒有為海全報仇的心思,日子定與平常百姓無異,暗衛也不會出現打擾他的生活。

  隻是,一旦海沉溪存了報仇的心思,暗衛便會悄無聲息地將他解決掉。

  這是楚飛揚最大的讓步!

  “表哥!”夏侯安兒激動的站了起來,臉上既是笑又是淚,表情更是喜憂參半,卻也知自己的要求讓表哥為難了。況且,又有什麽能夠比得上讓海沉溪活著呢?

  楚飛揚也站了起來,笑著最後摸了摸夏侯安兒的發絲,輕聲道:“去收拾收拾,今夜便送你們離開。”

  夏侯安兒努力地點了點頭,朝楚飛揚福了福身,這才轉身走出營帳。

  隻是她卻不知,暗衛的安排也是有兩麵性的。除去監視海沉溪的一舉一動之外,暗衛卻也能夠在他們遇到危險時相救於他們……

  北齊太子府。

  容蓉領著婢女走進太子府南麵的院子,見雲千夢一身雪白狐裘坐在窗邊繡著小孩子的衣衫,笑道:“夢兒,快些將這碗燕窩吃了。”

  雲千夢抬起頭來,見容蓉走近,不禁淺笑道:“容姐姐來了,快請坐。”

  容蓉卻沒有立即坐下,而是走到雲千夢的身邊,伸出手握住雲千夢始終擱在外麵刺繡的雙手,眉頭微微一皺,忙讓丫頭們將窗子關上,微微責備道:“你有了身孕,怎還能在這大雪天將窗子開著?萬一著了風寒可如何是好?快,捧著瓷盅暖和暖和。”

  說著,容蓉接過婢女手中的瓷盅,見溫度正好才放入雲千夢微涼的雙手中。

  雲千夢心中感激於容蓉的貼心,看著窗外越發大的雪花,不禁問道:“今兒個雪這般大,姐姐怎還親自過來?我這邊有丫頭們伺候著,自是不會出什麽事情。”

  容蓉見雲千夢淡然的表情,心中壓著的事情頓時便要衝出口,卻還是硬生生被她給壓了下去,隻能跟著笑道:“你即將臨盆,我總要過來看一看才能放心。女子生產是大事,你又是頭一胎,更是馬虎不得。況且,穩婆婢女們,我也總要再三叮囑一番,免得屆時手忙腳亂。夢兒,這兩日你可感覺身子有何不適?”

  說話間,容蓉小心翼翼地盯著雲千夢的表情,藏於寬大衣袖中的雙手卻是緊擰著帕子,心中十分地擔心。

  隻是,看著雲千夢望向窗外的目光,容蓉心頭不由得浮上一抹心疼,她何嚐不知,雲千夢每日打開窗子,不過是想看到楚王歸來的身影。

  奈何雖然海王已經自刎,海王軍也投降,可依舊還有一個辰王。兩王實力旗鼓相當,近段時日的小摩擦從未間斷過,隻怕就在這幾日內將會有一場大戰。

  雲千夢淺笑地目光自窗外轉向容蓉,卻是撲捉到容蓉眼底隱含的一抹緊張與擔憂,心頭頓時一緊,雲千夢不做聲色地回道:“近日身子越發地笨重了,肚子也總感覺有墜漲之感,想來這都是懷孕後期的反應吧。容姐姐身子好不容易康複,理應好好調理,豈能為了我而每日操勞?更何況外麵冰天雪地,萬一摔著就不好了。”

  容蓉拿過雲千夢繡了一半的花樣,細細地看了又看,這才開口,“在這太子府中,與我相談甚歡的唯有你一人,我倒是願意到你這來坐坐。王妃的繡工可是更為精湛了,這孩子的肚兜上的圖案竟栩栩如生,當真是十分逼真。”

  雲千夢見容蓉竟誇讚自己的繡工,想起當初被楚飛揚搶走的那方娟帕,不禁莞爾一笑,“容姐姐莫要打趣我了。我這繡工可是拿不出手的,隻不過近日閑來無事,又因前段時日動了胎氣不敢亂動,這才尋了這麽一個消磨時光的好辦法。”

  容蓉隨著雲千夢的淺笑,也跟著低笑出聲。

  見容蓉今日心情格外的好,笑容亦是格外的多,雲千夢笑著問道:“容姐姐今日是怎麽了?笑得這般甜蜜?是不是有什麽好消息?”

  見雲千夢已是從自己的表情中揣測出了心情好壞,容蓉也不再藏著掖著,低頭看著雲千夢的繡品,一麵笑道:“方才陵孝帝已下旨,賜婚於我和靖元。將於八月中旬完婚。”

  雖不是第一次上花轎,可這一次容蓉的笑容才是發自內心的,頰邊蕩漾的淺笑如醉人的清酒,即便隻是看著她的人,亦是能夠感受到她愉悅的心情。

  雲千夢自是為她高興,經過那麽多的磨難,更是遠離自己的親人來到這異國他鄉,如今容蓉能夠有情人終成眷屬,則是上天對她最好的恩賜。

  “這真是最大的喜事了,恭喜姐姐。”雲千夢笑著恭喜,隻是心中卻始終有一個疑問,雖知有些唐突,卻還是極小聲地問著容蓉,“容姐姐,那海恬?”

  聽出雲千夢降低音量問海恬的去處,容蓉眉間劃過一絲憐憫,繼而說道:“這事本不想告訴你,畢竟你如今懷著身孕,怕嚇壞了孩子。”

  “難道海恬出事了?”話雖如此問,可以雲千夢對齊靖元的了解,海恬嫁入太子府的日子定不會好過。加上海恬曾派人在西楚皇宮陷害容蓉,讓無辜的容蓉受了那麽多的痛苦,齊靖元定不會放過海恬。

  隻見容蓉輕歎一聲,這才緩緩說道:“海恬如今也懷有身孕。”

  此言一出,雲千夢眼底閃過詫異的神色,不禁緊盯著容蓉,等著她解釋清楚。

  容蓉也知雲千夢懷著身孕著急不得,便也立即接著說道:“海恬與齊靖暄私通,懷了身孕。陵孝帝知曉此事後龍顏大怒,不但收回了齊靖暄手中的兵權,更是將其當眾責罵了一番。不管海恬得不得靖元的心意,她始終頂著北齊太子妃的身份,而齊靖暄竟與當朝太子妃私通,罪不可赦。加之他在殿上頂撞了陵孝帝幾句,陵孝帝當著文武百官的麵便下旨將其變為庶人,且發配邊疆永世不得踏入帝都。而海恬卻以有失婦德的罪名,被判三日後腰斬於菜市口。”

  說完,容蓉方才開心的神色已經斂去,臉上雖一片平靜,但眼底卻含著對海恬的可憐。

  雲千夢更是陷入沉思中,陵孝帝敢將西楚送來和親的公主腰斬,隻怕與此時西楚的內戰有關吧。

  莫非海王已經戰敗?失去後盾的海恬隻是一介弱女子,陵孝帝自是不會放在眼中。加上如今西楚內亂,帝位不明,這和親公主嫁入北齊也就沒有了國家的依仗,難怪陵孝帝借著此事立即殺了海恬。

  隻是,海恬那般聰明的人,豈會與齊靖暄私通珠胎暗結,又東窗事發?更何況,海恬心中自始至終隻有楚飛揚一人,她又豈會委身於齊靖暄?

  隻怕策劃這一切的幕後黑手,便是恨不能立即將迎娶容蓉入府的齊靖元吧。

  “夢兒,可是被嚇到了?”見雲千夢半天不曾開口,又微微蹙著眉頭,容蓉以為雲千夢被‘腰斬’二字嚇到了,忙出聲問道。柔和的目光更是關切地注意著雲千夢的臉色。

  雲千夢溫婉一笑,在容蓉真摯的關懷目光中,卻隻是搖了搖頭。

  兩人閑聊了半會,容蓉見雲千夢神色間隱見疲憊,便起身告辭,出門前更是細心地叮囑婢女們小心伺候,這才放心離去。

  雲千夢輕推開窗子,見容蓉的身影已經離開了院子,這才出聲喚道:“喬影。”

  “王妃,有何吩咐?”自從上次差點讓雲千夢葬身火海的事情發生後,喬影心中萬分自責,如今時刻守在雲千夢的身邊,以防上次的事情再次發生。

  “近日外麵是不是發生了許多事情?可你卻從未轉告於我,是不是?”雲千夢闔上雕花木窗,轉目看向喬影,口氣雖平靜,目光中卻帶著一絲淩厲之色。

  這讓喬影的心猛地一跳,頓時明白事情定是瞞不過王妃了。

  喬影跪在雲千夢的麵前,老實地交代,“三個月前,王爺與辰王聯手攻打朝城,海王戰敗,自刎而死。”

  “除此之外呢?”見喬影報喜不報憂,雲千夢眉頭猛然一皺,目光更加淩厲。

  喬影見瞞不下去了,隻能將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和盤托出,“習凜前兩日命人送來消息,王爺與辰王近日將會在京城附近大戰。這兩三月來,王爺與辰王的軍隊一路從北方打到了京城附近。兩軍均是折損了不少將領,軍隊的人數也急劇減少,隻怕這一次的大戰將是最終的結果了。”

  聽完喬影的稟報,雲千夢原本捧在手中的布料漸漸被她緊握了起來,心頭的緊張通過這個動作傳達了出來。

  幾百萬人的大戰,足可以毀掉一切,這就是楚飛揚瞞著不讓喬影告知自己的原因,生怕自己聽到後跟著焦急上火。

  “嘶……”手上一個用力,竟忘記布料中還插著一根繡花針,針尖直直地刺進雲千夢的指腹中,隻見柔嫩地指腹上頓時冒出一顆血珠。

  “王妃。”喬影見雲千夢吃痛的表情,急忙起身來到雲千夢的身邊,拿過一旁趕緊的帕子壓在雲千夢受傷的指腹上,滿心愧疚地開口,“都是卑職多嘴,否則王妃也不必跟著擔心。”

  雲千夢將受傷的手指含進口中,待痛感消失才拿出來,低頭斂目看著微微泛白的手指,低聲道:“你若不說,我心中定會更加擔憂。行了,你出去吧,一有消息便立即進來稟報。”

  “是,王妃。”喬影再次看眼雲千夢凝重的表情,卻是安靜地退了出去。

  直到暖閣內隻剩自己,雲千夢撐著後腰緩緩站起身,慢慢踱步走到窗邊,一手推開木窗,一股沁冷的氣息瞬間灌進暖閣,衝散了暖閣內的溫暖,讓人心情為之一振。

  雲千夢靜默地立於窗邊,目光平靜地望著漫天飄散而落的鵝毛大雪,心中情緒卻是起伏不定,始終被一人牽引著……

  此時的西楚大地上,大雪紛飛,屍橫遍野、百姓流離失所,到處可見背井離鄉四處逃竄的災民,而辰王與楚王的戰爭卻在持續進行中,雙方互不相讓、至死方休。

  如今,兩方均已將主力軍移師京城郊外,兩軍對峙已久。

  幾十萬辰王軍擋在京城的城門外,阻止楚王軍的進攻。

  而楚王軍卻隻僅僅守在辰王軍的外圍,除去兩軍間一些小的摩擦,並未見楚王軍有更大的舉動,似乎是忌憚被辰王掌控在手中的京城百姓。

  “宣武將軍,事情辦得如何?”江沐辰立於城樓上,遠眺兩軍之間的對陣,麵色冷漠肅穆,聲音冷寒陰沉。

  “回皇上,微臣無能,未能找到太妃的蹤影。”宣武將軍單膝跪在德夕帝的麵前,臉上一片慚愧地表情。若非楚王手中握有元德太妃,皇上隻怕早已殲滅了楚王軍,又豈會這般束手束腳?

  “起來吧。楚飛揚做事向來謹慎,豈會這麽容易讓我們找到。爾等附耳過來。”江沐辰卻沒有大動肝火,冷淡地讓圍繞在身邊的所有將領靠近,低聲叮囑所有的事情。

  語畢,便見江沐辰重新麵前城外,望著外麵已經銀裝素裹,江沐辰的心情更加臨近冰點,寒聲問道:“都明白了?”

  “是,皇上。”所有人異口同聲,隨即全部離開城樓。

  楚飛揚,你以為將夢兒藏在齊靖元的太子府,朕就無可奈何了?

  這一次,朕定叫你有去無回,隨後揮師北上,夢兒依舊是朕的。

  習凜快步走進營帳稟報著,“王爺,辰王那邊終於有動作了。”

  江沐辰的指令剛剛下達,楚飛揚這邊已是得到了消息。

  “終於有行動了,我們在這京郊附近駐紮了這麽多日,手上的刀劍都快生鏽了,就怕他辰王的劍不出鞘,如今他自動送上門來,咱們可要好好地打一場打勝仗啊。”杜榮輝等幾位戰將早已是摩拳擦掌,等著大戰一場。

  “是啊王爺,終於將辰王逼出京城了,咱們可不能放過這麽好的機會。”一向內斂沉穩的孟濤在得到這個消息時,臉上亦是洋溢著激動之色。

  “飛揚,此事你怎麽看?”薑還是老的辣,相較於幾位年輕戰將的興奮,楚南山卻是一身穩重,隻見他抬眸看向楚飛揚,詢問孫子的意見。

  眾人經楚南山的提醒,紛紛閉上了嘴,臉上的開心也盡數隱去,耐心等著楚飛揚最後的命令。

  楚飛揚始終低頭看著京城附近的所有道路,對於江沐辰突然的決定,心中卻是懷著一絲狐疑,“近幾日大家都打起精神,尤其是巡夜的侍衛,不得有半點馬虎。辰王既然敢放出消息,自然是做了萬全的準備,隻怕這則消息隻是一個幌子,故意引起咱們的重視,讓楚王軍終日緊繃著精神。待咱們都疲倦時,才是江沐辰真正動手的時機。”

  說到這裏,楚飛揚稍作停頓,待所有人消化了他話中的意思後,這才重新開口,“咱們防範於未然,讓將士們打起精神,好好巡邏。”

  “同時,咱們不能被辰王牽著鼻子走,不能因為他掌握了京城所有百姓的性命便停止不前。唯有主動出擊,咱們才能一招製勝。”楚南山接著開口,老謀深算的模樣讓營帳內的所有人信服。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