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46節

  見狀,楚南山瞬間反應過來,二話不說便當空厲吼一聲,“繼續進攻!”

  砍殺之聲再次響起……

  而這是的城樓上亦是混亂一片,海王軍中根本無人注意到那一聲巨響到底是從何處發出,便見方才立於城牆後的袁耀已經被人擊中肩膀,整個人被巨大的衝擊力撞得往後一退跌坐在城樓上,連帶著拽掉了曲妃卿無數的青絲。

  “將軍!”見袁耀麵色慘白,按壓在左肩上的右手指縫中卻源源不斷地流出鮮血。周圍的侍衛臉色大驚,紛紛湧上前將袁耀團團圍住。

  正在此時,幾十道身著海王軍服飾的身影朝著被排擠在外的曲妃卿奔去……

  曲妃卿隻覺手腕一疼便已跌入一舉溫柔的胸膛中,心中一驚,曲妃卿立即抬頭看去,卻發現將她摟在懷中的竟是滿麵煞氣的寒澈,未防自己驚呼出聲,讓曲妃卿立即抬起另一手捂住自己的唇,眼底卻是一片掩飾不了的震驚。

  寒澈快速地掃了眼城樓上的狀況,見此處海王軍眾多不可多留,滿含殺氣的目光一掃隔著數人的袁耀,薄唇不由緊抿,卻是用力地握著曲妃卿的手腕,打算將人帶下城樓……

  “抓住他們,不得讓他將人帶走!”卻不想,才走出幾步路,身後便響起袁耀咬牙切齒的大喊聲。

  一瞬間,城樓上上萬的海王軍紛紛朝著寒澈等人圍攻過來,而樓梯處更是被海王軍圍的水泄不通,除此之外還有數不盡的海王軍繼續奔上城樓,打算活捉寒澈等人。

  四周的死士倒下的越來越多,槍膛中的火藥也用盡,寒澈擁著曲妃卿退到城牆內壁……

  前麵是數萬的海王軍,身後則是數十丈高的城樓,二人已是沒有後路可退……

  而始終注意著城樓上動靜的楚南山,在發現寒澈與曲妃卿陷入絕境之時,也緊跟著皺起了眉頭。

  隻見他立即對身後的起兵悄悄下命,趁著海王軍的注意力被寒澈吸引過去之際,上百起兵立即抽動馬背朝著城門口奔去……

  “小心!”伴隨著曲妃卿的一聲驚呼,寒澈的右臂被刀劍砍傷,冬衣被鋒利的刀鋒看破,露出裏麵猩紅的皮肉與森森白骨,隻是眨眼間,寒澈的右臂衣袖上便染滿了鮮血,看上去極其恐怖。

  可既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寒澈卻依舊咬牙硬挺,手中的長劍始終緊握……

  而手臂上傳來的疼痛卻刺激的他的神經更加清醒,揮向四周敵人的動作更加敏捷快速……

  ‘啊……’隻見他猛地刺出手中的長劍,劍尖瞬間刺進一名海王軍的左眼中,那名侍衛頓時捂著自己的左眼嚎啕大叫起來……

  原本圍在四周打算活捉二人的海王軍見同伴竟是這樣的下場,又見寒澈滿麵殺氣,不由得紛紛膽怯,竟無人敢上前,所有人僵持地立於原地,半天沒有進展。

  “一群蠢貨,他們僅剩兩個人,有何不敢上前的!”這時,包圍圈的外麵響起袁耀的謾罵聲。

  寒澈見狀,猛地收緊環在曲妃卿腰間的手臂,雙膝微屈,竟是抱著曲妃卿縱身從高聳的城樓上跳了下去……

  “放箭,射死他們!”袁耀見活捉不成,立即出聲命所有的弓箭手朝著急速下落的二人射去。

  “快掩護,放箭、開槍射殺城樓上的弓箭手!”另一麵的楚南山更是快速地開口,一時間城門口槍林彈雨,無數海王軍被射殺後掉落城樓,摔得麵目全非。

  “拿來!”見楚王軍漸漸有壓住海王軍的跡象,袁耀不顧流血的左肩從弓箭手的手中奪過弓箭,隨即瞄準那兩道落下城樓的身影,猛地射出手中的箭矢……

  ‘嗖……’強勁有力的破空聲隔空傳來……

  ‘撲哧……’眨眼間便正中寒澈的右肩。

  曲妃卿隻覺寒澈的身子猛然一震,攬在她腰間的力道明顯加重,勒地曲妃卿已有些喘不過起來。而寒澈原本持劍的右手卻在此時垂了下來,手上原本緊握的長劍更是掉落在城樓下。

  “寒澈……”剛張開口,一陣寒風便灌進口中,嗆得曲妃卿滿麵通紅。

  寒澈卻是死咬著牙關,在兩人的身體即將摔在地上時,雙腳適時地踢在城牆上,緩衝了二人下落的速度。

  而早已等候在城樓下的楚王軍起兵見狀,紛紛聚集起來,張開雙臂接住了二人的身子。

  寒澈將曲妃卿擱在身前,左手單手勒住韁繩,領著起兵快速地往楚南山處撤退。

  ‘嗖……’卻不想,此時空中竟又傳來一道箭羽飛射而來的聲響,射箭之人所用的力道之大,瞬間便能從破空聲中聽出。

  曲妃卿隻覺迎麵迎來一股強勁的風聲,還不等她回過神來,她已被人從壓爬在馬背上,同時一道箭矢穿破肌膚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一道溫熱的液體灑在她的側臉上……

  “澈兒……”一聲驚吼從不遠處傳來,馬背上的寒敬老淚縱橫,狂抽著身下的馬兒朝寒澈奔來。

  曲妃卿木訥地轉過頭,卻見寒澈右手不知哪來的力氣,竟是死死地押在她的後背上,不讓她抬起身子,而他的胸前卻插著一支隻剩箭尾的長劍,在看到曲妃卿沒有受傷後,寒澈突然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身子卻直直地往馬下摔去……

  “寒澈……”曲妃卿大喊出聲,想要伸手拉住寒澈的手,卻隻來得及抓住麵前的空氣。

  幸而護在一旁的起兵出手接住了寒澈的身子,這才免去寒澈跌落馬背的危險。

  一名起兵立即拉過曲妃卿的馬兒,帶著曲妃卿快速地回到隊伍中。而其餘的起兵則是小心地護著寒澈直接往楚王西北軍營奔去,寒敬與被救出的寒玉更是各騎一匹戰馬,緊跟在寒澈之後……

  一陣鐵騎踏破塵土聲傳來,楚南山麵色驟然變得冷峻異常,將韁繩握得更緊,淩厲的目光往鐵騎傳來的方向望去,目色驟然一沉。

  隻見楚南山瞬間抄起掛在馬背上的弓箭,朝著目光所看的方向猛然射出一箭,拉弓的力道之大竟連城樓上的袁耀亦能夠聽到。

  ‘噹!’一聲傳來,顯然是被射之人用劍擋開了楚南山的那隻箭。

  ‘噹!’又是一道劍身斷裂的聲音傳來,雖然那人避開了楚南山的箭,但楚南山施於箭上的力道之大,卻讓那人手中的長劍斷裂成兩段。

  “多日不見,老楚王真是寶刀未老!”來人漸漸走進火光照耀處,來人竟是從錦城逃離回來的海王。隻見他身上灰塵仆仆,身後僅剩的幾萬大軍亦是疲倦不堪。

  楚南山雙目微眯,冷笑道:“你也不差,竟然能夠活著從錦城回來。”

  “楚南山,今日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就休怪本王不客氣了!”說著海全自馬背上抽出另一柄長劍,劍尖直指楚南山。

  楚南山卻是冷哼一聲,精銳的目光一覽此時狼狽不堪的海王軍,譏諷道:“就憑你?幾十萬楚王軍就在眼前,就憑你手下的這些逃兵還想殺了老夫,癡心妄想。”

  海全豈會看不透眼前的形勢,楚南山雖隻帶了幾萬人前來宣戰,可楚王軍西北軍營中卻還有幾十萬大軍蓄勢以待。加之自己身後這幾萬死裏逃生的海王軍早已在長途跋涉中疲倦不堪,此時與楚南山開戰,實在是不明之舉。至於麵前的朝城,更不能因為此時而打開城門,否則豈不中了楚南山的詭計?

  漸漸收起長劍,海全臉上的殺氣瞬間隱去,溫文爾雅地對楚南山笑道:“老王爺果真是計謀過人。今日我們在此一戰,雙方都討不到好處,不如就此休戰,改日再決一勝負。”

  而楚南山卻早已看透海全笑容背後的嘴臉,握劍的手猛然收緊,坐下的馬兒瞬間朝著不遠處的海全奔去……

  而海全亦是瞬間收起臉上的笑容,劍柄猛地打向馬背,亦是指劍揮向迎麵而來的楚南山。

  “王爺回來了,所有人立即掩護王爺!”袁耀站在城樓上,將所有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急忙出聲指揮作戰。

  兩軍瞬間便糾纏在一起,海全與楚南山在馬背上皆是使出全身的本事,勢要將對方斬殺在這片充滿血腥味的戰場上……

  對於楚南山而言,能夠在此遇到海全則是意外之喜,能夠將海王軍主帥捉到,對於楚王軍而言自是好事。

  而對於海全而言,錦城的一敗塗地讓海全足足憋了一口惡氣在心間,正頭疼如何對付楚飛揚與江沐辰,卻不想楚南山在此時自動送上門來,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海全豈能放過?

  兩人方才那般虛情假意的問候,隻是為了此時擒住對方而爭取些時間所運用的計策而已。

  刀光劍影中,兩人均是緊咬著對方不放……

  正在這時,原本禁閉的朝城城門,竟突然從裏麵被打開了一閃,數萬的海王軍從裏麵湧了出來,朝著楚王軍進攻。

  楚南山見敵眾我寡,而此時再發信號搬救兵,隻怕等救兵趕來,此處的楚王軍早已死絕。看著眼前狡猾如狐的海全,楚南山的目光又轉向四周的楚王軍,突然沉聲喊道:“撤!”

  今日的目的便是救出曲妃卿三人,此時任務完成,自然也到了他們撤退的時候。

  至於海全這個意外之喜,不如留給飛揚來收拾吧。

  楚南山一聲令下,所有楚王軍不再戀戰,所有人極其有秩序地往後退去,漸漸撤離了朝城城樓下。

  而海王軍亦沒有出城應戰的目的便是保護海王,如今見楚王軍率先撤離,袁耀自然下命不準追擊,免得中了對方的埋伏。

  “王爺,您總算回來了!”看著九死一生的海全帶著僅剩的幾萬人馬回到朝城,袁耀等將領立即圍了上來,眼中均是泛著激動的神色。

  ‘啪!’卻不想,海全卻是一拳砸在桌上,從錦城落荒而逃,這是海全這輩子最大的恥辱。居然被兩個黃口小兒逼得隻能帶著幾萬人馬逃跑,更是灰頭土臉的回來,怎能讓海全咽下這口氣?

  加上今夜被楚王軍偷襲一事,更令海王軍人心惶惶。

  待海全在回城後,袁耀便立即下命所有人撤回城內,關緊城門。

  而海全回城的第一件事情,卻是領著袁耀等人登上城樓,看著城外方才激戰後留下的一片狼藉,海全雙手握拳抵在城牆上,低吼道:“楚飛揚、江沐辰,你們狠,居然活埋了本王四十萬精兵。”

  一陣淩亂的奔跑聲在城樓的石階上響起,一名侍衛滿頭大汗地跑上城樓,單膝跪在海全的麵前,滿麵慌張地稟報道:“王爺,不好了。夏侯安兒與寒玉均被人偷偷救走了。”

  “你說什麽?”海全眼露震驚,含著殺氣的目光瞬間射向一旁的袁耀。

  袁耀已是傻眼,竟重複了一句那侍衛的話,“人質……不見了?”

  語畢,袁耀隻覺自己滿頭大汗,一顆心狂跳如搗鼓。莫說海全不相信這個事實,即便是他自己,到現在仍舊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一切。

  “該死是……”一拳頭砸在冰冷刺骨的城牆上,海全心頭充滿懊惱。

  一路狂奔至軍營中,楚南山來不及脫去身上沾血的盔甲,便領著侍衛急急地走向軍醫營帳內。

  尚未走近營帳,便見營帳外早已站滿了人,端王寒敬自是不用說,寒澈受此重傷,端王寒敬定是最焦急憂心之人。

  除此之外,曲淩傲、葉馳、孟濤、曲妃卿、寒玉、夏侯安兒等人均是候在營帳外。曲妃卿早已是哭得泣不成聲,竟連自己頭上的傷勢也不曾顧及。

  “寒澈的情況如何?”楚南山目光落在麵色較為平靜的曲淩傲臉上,語氣卻有些焦急地問著。

  曲淩傲則是麵帶淒色地搖了搖頭,估計到端王等人此時的心情,將楚南山帶到一旁低聲道:“身前身後均被射了一箭,右臂還受了極重的傷。方才侍衛將他送回來時,人就隻剩一口氣了,渾身是血的模樣嚇得端王竟走路不穩跌了一腳。剛才軍醫偷偷地向我透露,身後那一箭和右臂上較好處理,最難的是胸口那一箭最難拔。此時營中的軍醫已全部守在帳內照看著寒澈,隻怕這一回是凶多吉少了!”

  說到最後一句,曲淩傲重重地歎出一口氣,看著曲淩傲眉宇間著的凝重,楚南山也緊跟著皺起了眉頭。

  正在這時,營帳內走出一名滿身是血的軍醫。

  端王最先回過神來,瞬間衝到軍醫的麵前,緊緊地拽著軍醫的雙臂問著,“軍醫,澈兒如何了?可有性命危險?”

  軍醫見端王竟稱呼左相為‘澈兒’,沉重的目光中劃過一絲詫異,卻沒敢多說,隻就寒澈的傷勢回答著端王的問題,“左相胸前那一箭十分凶險,雖然卑職等人設法將那支箭拔了出來,隻是寒相失血過多,加之回來的路途中一路顛簸,對他的傷勢有極大的影響。若是能夠熬過三天三夜,或許還有活下來的希望,若是挺不過去,那……”

  軍醫的話尚未說完,便見寒敬雙手猛地拽住軍醫的衣襟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滿目怒意地吼道:“若是熬不過去呢?你們身為懸壺濟世的大夫,豈能不好好救治傷患?澈兒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

  “寒敬!”一聲厲喝從端王的口中呼出,即刻打斷了寒敬失去理智的低吼。

  寒敬雙目呆滯地轉向端王,隻見端王滿麵冰霜,可眼底卻是掩飾不了、抹殺不掉的焦急心疼,寒敬心中一痛,慢慢地鬆開雙手,並未再為難軍醫。

  “此處地處西北,又是在軍營中,想要找到名醫隻怕很難,不知寒相現在的狀況,可能否移動?”聽到爭執聲的曲淩傲與楚南山快速地來到營帳門外,見端王強烈壓抑的痛苦,曲淩傲忙出聲詢問軍醫。隻消有一絲的希望,他們均不會放棄,更何況寒澈此番受傷全然是為了營救妃卿,曲淩傲心中的焦急不比端王少半分。

  “這是萬萬使不得的!寒相正是因為之前在馬背上顛簸過久,這才導致失血過多。隨後拔箭時又引得血流不止,這才昏迷不醒。幾位王爺、侯爺請放心,卑職等定會盡心照顧好寒相。若有情況,定會立即派人告知各位的。”語畢,軍醫心中始終憂心寒澈的傷勢,便不再多言,轉身便打算重新走進營帳。

  “軍醫,我能在一旁照顧寒相嗎?”卻不想,原本低頭啜泣不已的曲妃卿竟在此刻出聲喊住軍醫,滿麵誠懇地祈求著轉身看向她的軍醫。

  “妃卿,你胡鬧什麽?還不趕緊回營帳?”曲淩傲立即出聲嗬斥道。並非他不願出力,而是妃卿一個嬌滴滴的閨秀並不懂醫理,如此如何能夠照顧好寒澈?萬一……

  想到後麵,曲淩傲越是不敢想象,隻是臉上神色卻越發寒冷,雙目中滿是淩厲責備的目光,直直地瞪向表情堅定的曲妃卿。

  “侯爺,不如就請曲小姐辛苦幾日,或許有曲小姐在澈兒身邊照看,澈兒會慢慢蘇醒。”這時,素來冷靜少言的端王竟出言替曲妃卿說情。

  寒澈的心思,端王如何不知?若寒澈當真命該如此,那在他生前的最後幾日有自己心愛的女子相陪,也是幸福的。

  思及此,端王揪心的眼眸中隱隱泛出一抹水光,讓看到這一抹的曲淩傲心頭一震,轉頭又見曲妃卿一臉堅定的表情,最終隻能默默地點了點頭。

  曲妃卿得到眾人的同意,立即跟在軍醫的身後走進營帳……

  “老王爺,楚王回來了!”正當眾人情緒低迷之際,侍衛一路狂奔了過來,尚未站穩便將這則消息稟報給在場的眾人。

  “快,回營帳!”眾人強壓下心中對寒澈的擔憂,舉步快速往主帥營帳走去。

  “臭小子,你可算是回來了!我問你,你為何將夢兒送往北齊?北齊天寒地凍,萬一夢兒……”楚飛揚剛剛帶著習凜回到營帳,尚未坐下喝口茶喘口氣,便聽到楚南山的大嗓門由遠至近地傳了進來。

  “寒澈受傷了?”楚飛揚卻顧不上楚南山的責備,徑自將目光落在落後楚南山一步踏入營帳的端王身上,言語間皆是關心之意。

  端王臉色難看,心痛如絞,在侍衛的攙扶下緩緩落座,這才朝著楚飛揚點了點頭,卻不願多談寒澈的傷勢,似是怕碰觸到心底的疼痛。

  見所有人依次落座,楚南山出聲問道:“你為何現在才回來?”

  楚飛揚在得到端王的點頭後,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下,卻也知此時比起寒澈的傷勢,更嚴峻的是三王之間的戰爭。見楚南山問起自己的行蹤,楚飛揚出聲道:“離開錦城後,我先後趕去了楚王軍的幾個大營,吩咐了一些事情,以便他們在短期內能夠與辰王軍聯手。”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