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44

行的羊腸小路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斷沒有停下的必要。

容雲鶴低頭見是雲千夢身邊的侍女,便翻身下了馬背,解釋道:“這裏也是北齊與西楚的邊境,越過前麵的斷崖,便到了北齊的地界。這會太子正與北齊的邊境大軍交涉令牌,相信過不久便能夠重新啟程。”

聽著容雲鶴仔細地回答,喬影感激地對他福了福身,隨即便立即轉身快速回到馬車內,將容雲鶴的話轉述給雲千夢。

“不知容小姐近日過得如何。北齊儲君之位相爭不比西楚輕鬆,雖然齊靖元能力卓越,但當時出使西楚的北齊大臣眾多,難保不會被有心之人認出,皆是謠言一出,受傷的還是容小姐。”聽完喬影的轉述,雲千夢隻輕歎出這一句話,便閉目斜躺在被褥上養神。

而這時,停下的車隊又漸漸開始前行……

“哼,又不是你娘子,作何這般關心?”卻不想,喬影方離開,便見齊靖元指揮著十萬大軍重新啟程。齊靖元同時騎馬來到容雲鶴的身邊,開口諷刺著容雲鶴的自作多情。

容雲鶴的臉上卻始終是不溫不火地表情,想著身後的馬車內坐著雲千夢,兩人雖鮮少見麵,卻已讓容雲鶴開心不已,即便麵對齊靖元的嘲諷,他依舊能夠坦然以對。

隻是,齊靖元話中的‘娘子’二字,卻讓容雲鶴平靜的眼中劃過一絲不悅,繼而淡漠地反擊道:“當初若不是太子的任性妄為,姐姐又豈會受那麽多的苦?”

“你……”齊靖元一時語塞,容蓉之前遭受的迫害,不是他滅了海王一家、殺了皇室一族能夠彌補的,傷害早已造成,這是齊靖元這輩子無法補償容蓉的。

隻見齊靖元麵色驟然陰沉了下來,似是在生自己的悶氣,連一旁的小舅子也不願打理。

見齊靖元一時無語,容雲鶴也不再看他,徑自將目光放在前麵雪白一片的道路上。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結局(下)

近十日的長途跋涉,馬車終於停在北齊太子府門外。

“王妃,咱們已經到太子府了。”喬影放下車簾,低聲告訴雲千夢。

一路行來,雲千夢雖躺在馬車內,卻也不好受。加之她之前身子受到重創,馬車在路途中也常有顛簸,使得雲千夢此時臉色蒼白無比,整個人顯得十分沒精打采,常常是斜靠在車內壁閉目養神。

聽到喬影的提醒,雲千夢緩緩睜開雙目,眉宇間始終夾帶著一絲疲倦與虛弱,隻見她淡淡地點了點頭,隨即輕聲吩咐著喬影,“扶我起來吧。”

喬影不敢怠慢,立即上前小心地扶著雲千夢坐起身,又拿過一件避寒的紫貂毛外衣為雲千夢穿好,最後又加了一件保暖輕薄的大氅,這才停住手上的動作。

“隻是幾步路而已,怎麽將本妃打扮成了粽子?”雲千夢本就因為懷有身孕行動不便,如今被喬影穿上這許多衣衫,更顯得行動緩慢,不禁失笑道。

而喬影卻是麵色認真地回道:“王妃這些日子沒有踏出馬車,想必還不知這北齊的寒冷。比起咱們待過的錦城,北齊可是要冷上數倍。且王妃體虛,還是多穿些,免得寒氣入體。”

見喬影說得一本正經,雲千夢又想起這些日子以來從未間斷過的湯藥,眉心不由得皺了皺,這才點了點頭。

“快,將轎子抬到馬車旁!”這時,馬車外響起一道女子清幽卻隱含關心的聲音。

聽之,雲千夢立即認出這聲音的主人,況且能夠這般隨意命令太子府仆人做事又不被齊靖元責備的,這世上隻怕除了從西楚皇宮逃出生天的容蓉,便再無她人。

雲千夢對喬影使了個眼色,命她掀開車簾,目光立即往外望去,那娉婷立於太子府門前台階上指揮幾個嬤嬤幹活的不是容蓉又是誰?

“容小姐!”一聲輕喊自雲千夢口中呼出。

眾人聽到這清雅的聲音,一時間竟不約而同地停下了手上的活兒,紛紛往雲千夢的方向看過來。

而此時最為開心的,莫過於容蓉。

隻見她快速地走下台階,兩步並三步地來到馬車前,待確定來人真是雲千夢後,容蓉素來清冷的臉上頓時浮現出發自內心的笑容,“前幾日收到太子的書信,我還不信。今日見到您,這才相信。”

雖是太子府門前,但此時奴仆眾多,心思玲瓏的容蓉並未稱呼雲千夢為‘王妃’,隻讓人以為這是她的熟人好友。

雲千夢豈會不知容蓉的用心,淺笑著點了點頭,繼而在喬影的攙扶下,小心翼翼地走下馬車,隨即客氣地說道:“事出突然,是我唐突了。”

直到雲千夢立於容蓉的麵前,容蓉這才發現雲千夢氣色極不好,麵色蒼白、臉龐消瘦,隻是那雙睿智的水眸卻依舊熠熠生輝,一不小心便會讓人陷進去。

又見雲千夢腹部凸起,便知她這是懷有身孕,瞧著地上雪融後結成的冰,容蓉關心地伸出雙手,與喬影一左一右攙扶著雲千夢走向軟轎,口中卻關切地在雲千夢耳邊低聲問道:“隻不過是大半年不見,王妃怎會這般憔悴?”

聽容蓉這般問道,又見容蓉神色極好,便知齊靖元待她極好,也從未讓她操心過外界的事情,雲千夢不禁笑道:“懷孕大體便是這樣吧。這小家夥太過活潑,可把我給累慘了。”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轉化了話題,也讓容蓉明白此處不是聊天的地方。

聞言,容蓉默默地點了點頭,隻看向雲千夢的眼中卻帶著一抹心疼,仔細地將雲千夢扶進軟轎中,同時還百般囑咐抬轎的婆子小心腳下,莫要摔了貴客,隨即才護在轎子的一旁打算隨之一同入府。

“姐姐!”隻是,容蓉的腳步方邁出兩步,後麵竟響起一道她最為熟悉的聲音。

忙不迭地轉過身,印入眼簾的果真是一頭銀發的容雲鶴,隻見許久不見的弟弟立於馬匹旁,正緊緊地盯著她,容雲鶴素來寡淡的眼底竟是隱隱泛著淚光。

這讓容蓉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酸疼,眼淚瞬間衝出眼眶,成串的淚珠如珍珠般一顆顆滑下臉龐,泣不成聲地立於原地癡望著不遠處的親人。

見親姐姐哭得這般傷心,容雲鶴立即丟開手上握著的韁繩,快步走到容蓉的麵前,再次喊道:“姐姐!”

“雲鶴……”直到抓住容雲鶴的雙手,容蓉這才艱難的喊出他的名字。

“姐姐,別哭了,許久不見我,姐姐就不能笑一笑嗎?”凝視著麵前如母如姐的容蓉,容雲鶴聲音沙啞的開口,本想逗笑容蓉,卻不想自己的聲音更加啞然帶著一絲難受。

“臭小子……”聽出容雲鶴少有的調皮,容蓉破涕而笑,不由得伸手想打向容雲鶴的左臂,卻發現弟弟的左臂上竟纏著紗布,此時正被固定在胸前,這樣容蓉眼底頓時泛起心疼,神色緊張地問道:“你受傷了?怎麽受傷的?怎麽不知照顧好自己呢……”

“姐姐,我遠道而來看望你。至少先讓我進府再說這些事情吧。您不知,這一路上盡是寒風大雪,我都快得風寒了。”容雲鶴打斷容蓉無休止的盤問,滿眼無奈地看著將他攬在太子府門外的姐姐。

容蓉這才驚覺此處還是太子府的門外,趕緊點了點頭,一麵吩咐太子府的管事拿著帖子去請沐休在家的太醫,一麵一步不離地領著容雲鶴走進太子府。

“林太醫,他的傷勢如何?”立於床前,容蓉神色焦急地問著正在給容雲鶴把脈換藥的太醫,同時又讓婢女們準備好幹淨的衣衫讓容雲鶴換上。

“小姐放心,這位公子雖被射斷了左臂,幸而當時接骨的大夫醫術高明,好好休息兩三個月定會恢複。”太醫收起醫箱,拱手回答著容蓉的問題。

“當真?這就好!”容蓉心口不禁鬆了一口氣,臉上更是露出一抹淺笑。

“太醫,還有一位孕婦與一位受傷的姑娘,勞煩您去瞧一瞧。”而這時,換好衣衫的容雲鶴自床上站起身,清聲對太醫說道。

同時又看向容蓉,淡笑道:“還請姐姐能夠領這位太醫前去為楚夫人把脈。”

見容雲鶴滿心滿眼裝得均是雲千夢,又憶起方才在太子府門外初見雲千夢時的模樣,容蓉心中縱有萬千問題想問容雲鶴,卻還是聽從容雲鶴的點了點頭,吩咐容雲鶴好好休息,自己則領著太醫前往女眷居住的客房。

喬影聽到容蓉的來意,立即恭敬地向容蓉福了福身,感激道:“多謝您了,卑職正為此事發愁呢!”

說話間,幾人一同來到內室中,而雲千夢早在進入內室後,便已躺在床上靜養。

雲千夢早已聽到外間的聲響,遂在太醫落座後,便將手腕伸出帷幔,讓太醫把脈。

喬影緊張地立於窗邊,細細地觀察著太醫的神色,隻消那太醫微微皺一下眉頭,喬影的心便會猛地跳一下,生怕雲千夢的身子有何不妥。

漫長的把脈結束後,太醫麵色有些凝重,不等容蓉或喬影問起,便主動開口,“小姐放心,夫人脈象虛浮,看來身子受了創傷。幸而這些日子有湯藥穩固,這才能夠保住腹中的孩兒。可日後切記不可太過操心,更要盡量的臥床靜養,這樣方能保住胎兒。一會我會再開一帖湯藥,一副藥服用兩次,堅持服用半月,萬萬不能再大意了!聽聞還有一位受傷的姑娘,不知在何處?”

“是,卑職一定盡心照顧夫人。太醫,您請隨我來!”喬影不由得看了帷幔一眼,這才領著太醫走出內室。

“你們二人前去幫忙,喬影姑娘初來府中,且不可怠慢了喬姑娘。”容蓉見狀,立即沉聲命令身後的兩名婢女,顯然是將雲千夢身邊的人也當作上賓款待。

“是,太子妃!”兩名婢女極其伶俐,立即朝容蓉行完禮,追著喬影的身影而去。

“讓您費心了。”一隻素手掀開床頭邊的帷幔,雲千夢感謝道。

容蓉見雲千夢醒著,便走上前將兩邊的帷幔掛在銀鉤上,隨後才落座在床沿,重新將雲千夢打量了一番,一口輕歎溢出唇邊,輕微地責備著雲千夢,“王妃說的什麽客氣話?就憑您的救命之恩,我又怎麽能夠還清?隻是,好端端的,怎麽將自己折騰成這樣?西楚到底出了什麽事情?”

雲千夢見這客院清靜,四周又有楚飛揚派來的暗衛守著,這才放心得將這大半年來發生的事情簡略地說了一遍。

“竟不想,短短半年的時間,竟發生了這麽多的事情。如此說來,玉乾帝已死?京城如今落入辰王手中,那容府……”容蓉這時才明白,為何齊靖元鮮少在她的麵前提及西楚的事情,更是下命不準太子府的任何人說起西楚的事情,是不想讓她擔憂吧。

隻是,自己的親人在受苦受難,自己卻悠然自得地活著,這讓容蓉心中頓時難受了起來,絕美的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傷心。

一隻溫熱的柔荑輕輕覆在她疊加在膝上的手背上,容蓉微微抬眸,見雲千夢眼底目光竟是熠熠發光,堅定的神色如刻在她那雙漆黑如黑夜的黑瞳上,耳邊響起雲千夢肯定的聲音,“王爺不會讓大家出事的。此時容府有暗衛保護,老太君等人不會有危險。且此時辰王正忙於戰事,一時尚不會對京城的百姓下手。你且放寬心。”

聽雲千夢一席安慰,容蓉咽下隱隱浮現於眼中的淚水,笑道:“本應是我陪你聊天,卻不想反過來讓你安慰我。”

見容蓉將自己的寬慰聽進心中,雲千夢這才放下心來,想起方才那太醫以及太子府婢女對容蓉竟是不同的稱呼,雲千夢不由得好奇道:“為何太醫稱呼您為‘小姐’,而婢女卻稱呼您為‘太子妃’?您在這裏過得可習慣?”

見雲千夢眼露疑惑不解之色,容蓉臉上不禁浮現一抹紅霞,稍有些羞赧地低聲開口,“王妃也知我身份尷尬,靖元不願我如受委屈,這才將我們的婚事拖了些時日。因此,外人皆是以‘小姐’稱呼我。隻是,太子府內的婢女奴仆,卻被他要求喚我為‘太子妃’!”

容蓉的一番話,頓時讓雲千夢聯想到一同前來的容雲鶴身上,不禁好奇地開口,“齊靖元難不成想讓容雲鶴承認您是容家女兒的身份?”

卻不想,雲千夢揣測的問話,竟是一語擊中。

容蓉眼中瞬間劃過一抹詫然,繼而了然的一笑,開口誇讚道:“王妃真是冰雪聰明,蛛絲馬跡中便能夠洞悉一切。”

語氣稍頓,容蓉深吸口氣,這才接著開口,“您也知,我為貴妃時,北齊使者團中許多大臣皆是見過我真麵目的,僅僅這一點便足以讓人起疑心。若是就此與靖元成親,不但我有危險,就連靖元亦會被我拖累。因此,他便前往西楚,將雲鶴帶了回來,讓雲鶴作證,證明我是容家從小被家奴拐走的二小姐。如此一來,即便眾人心中有疑惑,在沒根沒據的狀況下,也斷不敢在此事上大作文章。於我、於靖元,皆是最好的辦法。”

“其實,天下相象之人何其多,齊靖元又何必千裏迢迢前往西楚將容雲鶴接過來說明此事?隻怕……”說到這裏,雲千夢眼中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隨即促狹道:“隻怕是太子心疼您的思鄉心切,這才特意借口此事將容公子接了過來。”

聽雲千夢此一言,容蓉表情稍稍一怔,卻如湖灌頂,頓時明白了齊靖元對自己的苦心。

是啊,天下相象之人何其多,知曉太子府對外宣稱將來的太子妃與西楚曾經的容貴妃相似,加之容貴妃如今已化成了一堆白骨,世人自然不會緊揪著此事不放。又何必冒著漫天的大雪前往遠在千萬裏之外的西楚接來容雲鶴呢?

一時間,容蓉麵紅如霞,心中更是充滿感動,久久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成親重生幸福攻略重生仍為高家婦挑個王爺做夫君基督山伯爵之伯爵夫人嫁時衣穿越官家嫡女美男個個都好澀腹黑王爺傻相公鍾鳴鼎食殿下不要忽悠我當女人穿到男男獸人的世界清色蓮華重生之我就是豪門媚禍(作者:愛朵朵)漢武晨曦戰起1938顧盼生歡古代小兒科最後的女神(大結局)王爺大叔你好壞代嫁新娘:醜妻傳奇(上、下部)田園無小事小凰不是仙(出書版)暮陽朝升(網絡版)特工逃妃特工狂妃(作者:如沫)絕色夫君有九個廢後(女強)大宋美人傳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