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45節

  寒敬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寒澈的身影消失在轉角處,心底惋惜不已,卻也是立即跟上,忠心地護在寒澈身旁,不讓危險靠近寒澈。

  上百人的隊伍悄無聲息地從躍上一麵城牆上,隨後滑入牆內,眾人隨即緊貼在牆麵,沿著牆麵摸索著往城樓的方向快速小跑著……

  四處皆是一片寂靜,腳步稍重便會立即被四處巡查的海王軍發現,越是接近城樓,海王軍的巡查便越加嚴密,幾乎是沒走十步路便會遇到一縱隊的海王軍。

  寒澈見狀,便知再這麽耗下去,隻怕天亮他們也到不了牢房,反而會因為人數過多而被海王軍發現。抬頭往四麵仔細地觀察了一番,寒澈的腦子極快地分析著此地的狀況,隨即對身後的死士們做著事先商量好的手勢,上百人的隊伍瞬間化整為零,分為十人一小隊行事。

  如此一來,隊伍的前進速度比之方才瞬間快速了許多,僅僅用了半柱香的時間,寒澈等人便已順著地圖上的之路來到了地牢前。

  而相較於方才路上遇到的敵人,地牢前的海王軍人數更多,且監視地更加嚴密。

  鑒於這一點,寒澈似乎已認定曲妃卿等人定是被關押在此,隻見他忙領著身後的十人藏身於一根木柱之後,隨即從腰間掏出一支極其細小的信號,瞬間點燃信號向天空發去……

  迅速地做完這一切,寒澈領著眾人迅速地順著牆體走向地牢的入口處……

  “什麽人?”卻不想,海王軍極其靜靜,盡管寒澈等人已經將腳步聲放到最輕,卻依舊被耳尖的海王軍發現。

  在對方一聲厲喝之下,原本隱藏在暗處的寒澈等人瞬間抽出手中的佩劍,以迅雷不解掩耳之勢朝著海王軍殺去。

  這一突發狀況的出現,讓原本沒有準備的海王軍一瞬間被砍倒了一大半,而寒澈等人卻是越殺越勇,沒人手中的劍揮舞地便更快了。

  加之方才得到信號趕來的其他死士的加入,地牢前的海王軍在眨眼間便被殺光了……

  趁著援軍還未來到之際,寒澈快速地領著一部分的死士衝進地牢內……

  地牢內一片寂靜之聲,寒澈的身影在燭光中留下無數的影子,落在地牢內陰暗潮濕的地上,隻是待寒澈等人將地牢盡數搜查了一遍之後,竟未找到曲妃卿等人的身影……

  “主子!”寒敬心頭猛然一跳,隻覺事情定不會這般簡單?

  看押人質的地牢,豈會這般容易讓人突破防線?他們尚未靠近地牢入口處便已被海王軍發現,可雙方打鬥半天卻也不見半個援軍前來,這完全像是對方設下的陷阱,等著他們自投羅網……

  “快走!”寒敬心頭大急,忙伸出大手拽住寒澈的臂膀,帶著他快速地往入口處奔去……

  “小心!”眼看著入口處近在眼前,一道低喝傳來,寒澈二人尚未回頭循聲望去,一道滾燙的鮮血已經濺在二人的臉上,寒敬與寒澈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地牢內的機關已經啟動,四處的牆麵瞬間射出無數支短箭,幸而護在周圍的死士反應極快,用身體為二人擋去了部分短箭,否則此時的寒敬與寒澈隻怕早已中箭身亡。

  周圍的死士一個接著一個倒在石階上,觸目驚心的鮮血順著石階快速地往下流去,如一條蜿蜒不斷的河流,卻紮疼了寒澈的心。

  隻見寒澈立即舉起手中的長劍,與身邊的死士一同揮劍打掉急速朝著他們的身體射過來的短箭。

  ‘噹噹噹……’地牢內一時間充斥滿了抵禦短箭的聲響……

  而這時,眾人身子猛地搖晃了片刻,隻覺腳下對石階震動了起來,一陣震天的‘轟隆’聲瞬間取代了箭矢破空而來的聲響,在這寂靜的夜間顯得十分恐怖。

  “不好,入口處快要被封住了……”寒敬大驚,不由得大喊出聲,二話不說以身子作為盾牌將寒澈護在身前,拽著寒澈拚命往入口處奔去……

  “父親!”寒澈心頭一緊,不由得回頭看向身後倒在血泊中的死士,心如刀割,卻又無能為力,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力量這般渺小,竟連死士的性命也救不了。

  “來不及了,快走!”而寒敬的心中卻唯有寒澈一人,拉扯著寒澈快速地來到入口處,在石門落地之前,兩人狼狽地從裏麵滾了出來……

  “放箭!”卻不想,等在外麵的卻是早已擺好陣勢的袁耀,見有人居然能從機關遍布的地牢內逃出來,袁耀眼中劃過一絲詫異,但隨之便又被一抹嗜血的光芒取代,寒澈二人剛剛逃出地牢尚未站直身子之際便下命射殺。

  “放槍!”而出乎袁耀意外的是,寒澈竟臨危不亂,加之親眼目睹自小護在他身邊的死士一個個倒在血泊中,心中驚怒交加,幾乎是在袁耀出聲的同時,寒澈亦是對守在外麵的死士下命。

  ‘砰砰砰……’一瞬間,一聲聲震撼人心的槍擊聲在海王軍的耳邊響起,包括袁耀在內的海王軍,還未看清對方是如何動手的,那些原本蹲在前方的弓箭手已是斷氣倒在了地上。

  而倒地的弓箭手的胸前均是冒著淡淡地輕煙,受傷的地方竟隻有一枚銅板大小,卻讓人血流不止瞬間斃命。

  這樣的變故,在原本占盡優勢的海王軍內頓時引起一陣騷亂和恐慌,那些原本立於弓箭手之後的海王軍見同伴死得這般蹊蹺,一個個麵露膽怯不敢上前,就連見多識廣的袁耀亦是被麵前的狀況嚇了一跳,不明白這到底是何兵器。

  而寒澈等人見海王軍一時陷入騷亂中的空隙,瞬間收起火槍往後撤退……

  “追,不準放過一個活口!敢來地牢劫獄救人,定是楚王的人!”袁耀陰鷙的眸子一掃已經成為密室的地牢,眼底神色驟然迸發出血腥氣,毫不留情地下命道。自己則是快速地拔出腰間的佩劍,打算親自領兵追擊……

  ‘砰砰砰……’而這時,原本寂靜的城樓外,竟發出與方才同樣的聲響,那一聲聲不間斷的聲響如催命聲般聲聲刻在海王軍的心中,袁耀抬眼望去,隻見周圍海王軍的臉上均是一片畏懼之色。

  “你領著他們繼續追擊,本將上城樓查看敵情!”袁耀怒目瞪向這些丟人現眼的海王軍,強硬地對自己的副將下命,隨即轉身快速往城樓上奔去……

  “將軍小心!”袁耀方趕上城樓,便被守城的一名海王軍撲倒在地,而就在他方才站立的上空,有一顆棗子大小的東西飛逝而過……

  “到底出了什麽事情?”至此,袁耀不敢再大意,與那士兵一同站起身,麵色陰沉、眉頭緊鎖地問著身旁的海王軍,卻小心地沒有走到前方看城樓下的情況。

  “方才大批楚王軍突然出現在城樓下,卑職原以為與往常一樣,隻是楚南山前來城樓下挑釁,便沒有在意。卻不想,一盞茶的時間內,楚王軍越聚越多,更是擺好了作戰的架勢。不等我們的人問話,對方已經開始攻城。而且,楚王軍所用的兵器卑職聞所未聞,實在是不知如何是好!將軍,您還是趕緊想想辦法吧。咱們的人隻消一站到城牆後,便會被射殺,偏偏我們竟找不到那兵器是從哪個方向射過來的,長此以往,隻怕朝城危險啊!”那海王軍滿頭大汗,神色十分緊張,心中更是擔心海王軍如今的處境。

  聽完他的稟報,袁耀的心也猛地一沉,卻沒有露出慌亂的神色,多年征戰沙場的經驗讓他才如此境地之下依舊能夠保持冷靜的頭腦。

  隻見他貓著腰快步走到城牆後,隨後緩緩探出頭往城樓下望去……

  原本漆黑的城外,此時已被楚王軍手中的火把點亮,上千楚王軍弓箭手正拉滿長弓往城樓上射箭,而弓箭手之後則是站立著蓄勢待發的楚王軍步兵,步兵身後則是屹立著已經擺好進攻陣型的上萬楚王軍騎兵,而領兵前來正是這些日子不斷在城樓下進行挑釁的楚南山。

  親眼看到這樣的情況,袁耀臉上浮現出一抹為難之色,海王軍錦城一戰失利,海王如今尚未回來,自己若是再丟掉朝城,隻怕從此海王軍便會一蹶不振,自己這個跟隨海王的大將,最終的下場隻怕也可以預見了……

  思及此,袁耀渾身打了一個寒顫,身子快速往後退去,待推到安全的地方,這才直起身子,滿麵冷峻地下命,“立即調派三萬人馬過來抵擋楚王軍。誓死守住朝城,否則錦城海王軍的下場便是我們的下場!”

  此言一出,所有海王軍臉上同時閃過驚愕害怕之色,辰王楚王活埋四十萬楚王軍的消息早已傳遍西楚各地,他們同樣身為海王軍,又豈會不知?

  一時間,海王軍氣勢大振,弓箭手立即不怕死地來到城牆後,朝著城樓下的楚王軍射箭,其餘的海王軍則不斷將城樓下早已備好的石塊搬運上來,用於楚王軍用梯子攻城時用。

  整個朝城的城樓上,頓時陷入一片緊張備戰中,袁耀則是親自坐鎮守著城樓,見士兵們士氣大振,袁耀隨即又吩咐身邊的侍衛,“將曲妃卿五花大綁地給本將帶上來!本將就不信,楚南山敢對曲妃卿下手!若是他敢向曲妃卿射箭,再將夏侯安兒帶上來,我倒要看看楚南山還要不要他這一世的英明。”

  那侍衛領命,隨即快步跑下城樓……

  而此時的朝城內,正也進行著追擊打鬥……

  副將順著寒澈等人藏匿身體的地方追去,卻發現這隻不過是一條空巷,明明跑進巷子中的人卻在眼前消失無蹤。

  副將眉頭緊皺,下命道:“所有人分成小隊,挨家挨戶地搜查,定要找到那些賊人。”

  “是!”後麵的海王軍立即分頭行動,挨家挨戶地踢開百姓的家門,強行進去搜查。

  一時間,原本寂靜的巷子中響起一片哭天喊罵以及翻騰打碎物件的聲音……

  副將領著身後的侍衛也隨之走進一戶人家……

  “別動!”卻不想,放踏進院門,副將及其侍衛的便被隱身在門後的寒澈等人擒拿住,脖子上架著一把冰涼刺骨的匕首,耳邊隨即響起寒澈故意壓低的聲音,“說,曲妃卿等人被關押在何處?”

  “休想知道!”副將自小跟隨袁耀,自是對袁耀忠心耿耿,豈會因為受到威脅便出賣主子?隻見他口硬的回答完,便打算大聲呼喊將其餘的海王軍引來。

  竟不想,寒澈此時麵色冷寒,聽到副將拒絕說出曲妃卿等人的下落,二話不說左手便捂住他的口鼻,右手上握著的匕首毫不遲疑地割破了他的咽喉……

  一道血柱噴出,瞬間嚇傻了其餘的侍衛……

  眾人見這群夜襲之人下手如此狠毒,眼底紛紛露出畏懼之色,一個個努力地想將拉開脖子與刀鋒間的距離,奈何挾製他們的死士身手極好,均讓他們動彈不得,幾番掙紮之後,反倒是他們體力不支停止了掙紮。

  “說,若是不說,他的下場便是你們的下場!”寒澈見自己進城已經有一個多時辰,若不再找到曲妃卿等人的藏身處,天色大亮後,連同他們也會變得十分危險。因此出口的話中比之方才的低沉更多了一抹凜冽的殺意。

  那些侍衛看著副將睜眼倒在地上,他身下的黃色土地瞬間被他咽喉處流出的鮮血染紅,心中早已嚇壞了,為了活命,一個個爭相回道:“我說、我說……”

  寒澈手中匕首指著一名侍衛說道:“你說!”

  得到寒澈的欽點,那侍衛忙不迭地開口說道:“我說、我說,她們三人被看押在不同的地方。我身上有地圖,上麵標有她們三人的藏身處,因為我每日負責給她們送飯,因此……”

  隻是,話為說完,他的咽喉已被死士手中的匕首割破。

  其餘人見狀,紛紛嗚咽出聲指責寒澈等人的出爾反爾,隻是這陣掙紮卻隻維持了極短的時間,眨眼間,所有被捉住的海王軍均被快速地解決掉。

  “海全這隻老狐狸,居然將三人分別看押起來!”寒澈接過死士從那侍衛身上搜出的地圖,看著上麵的三處表明地,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起來,隨即指著地圖上表明寒玉藏身處的地點對寒敬道:“父親,您去救玉兒。剩下的人再分成兩批前去營救夏侯安兒與曲妃卿。此時城外有老王爺替我們將袁耀引了過去,我們必須抓緊時間。”

  寒敬雙目快速地將地圖看了一遍,突然發現一個極其嚴重的問題,立即便反駁道:“不行,關押夏侯安兒與曲妃卿的地點更接近城樓,比之營救玉兒,前去營救那二人則更加危險,還是由我帶人前去……”

  ‘嘩……’寒澈卻在寒敬將手指向另兩處之前收起了地圖,滿麵冰霜道:“就這麽決定,不用再議,免得浪費時間!救出玉兒後,你們順著原路返回,先行離開朝城,莫要等我們。”

  語畢,寒澈留下一隊死士協助寒敬,自己則領著剩餘的侍衛換上地上死去海王軍的衣飾後從院子的後門而出……

  越是接近城樓,前方的火槍聲越發明顯,寒澈心底不由得佩服楚南山,若非他前幾日將火槍拿出來,今夜在被袁耀圍攻的情況下,他們絕對不可能絕地逢生。

  “主子,這邊!”行至城樓下,手拿地圖的死士指著前麵的路開口。

  寒澈微點頭,與眾人一同往城樓下一座毫不起眼的平房奔去……

  幸而現在所有人的注意力均被城外的楚王軍引去,即便是在城樓下,防守也比方才鬆懈了許多。

  寒澈等人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地破門而入,果真見夏侯安兒被捆綁在木柱上,隻見她口中被塞著破布,身上衣裙髒亂不說還有破損,與往日衣著鮮亮的夏侯公主實在是有天壤之別。

  聽到木門被人踢開的聲音,夏侯安兒忙抬起頭往門口看去,見居然是寒澈等人,夏侯安兒頓時嗚咽著想大叫……

  寒澈快步走進屋內,手中長劍一起一落已將捆綁夏侯安兒的繩子砍斷,隨後將夏侯安兒交給死士,自己則立即轉身往門外走去,趕去另一處營救曲妃卿。

  “寒澈!”看出寒澈眼底的急迫,夏侯安兒忙撤下自己口中的破布,顧不得咽喉的疼痛,聲音沙啞地開口,“曲姐姐被帶去城樓了,若是再不趕去,隻怕海王軍便會將她當作箭靶!”

  聞言,寒澈渾身一震,轉身看了夏侯安兒一眼,輕吐出一句,“多謝!”

  隨即快速地轉過身,繼續往夜空中放出一道信號,寒澈便領著死士朝著城樓上衝去……

  “衝……”而這時的朝城城樓下,楚南山已高舉手中的佩劍,高聲一呼向身後站立的楚王軍步兵發令。

  隻見上萬步兵瞬間手舉盾牌長矛朝著城門衝去……

  “不好,楚王軍開始進攻了!”城樓上的海王軍被下麵震天的氣勢嚇了一跳,隨即拉弓射箭的動作便更快了……

  袁耀見楚南山這一回是動真格的,心中大怒,隨即快步走到曲妃卿的麵前,一手拽住曲妃卿早已散落在身後的長發,將她拉至城牆邊,朝著城樓下的楚南山喊話,“楚南山,你看看這是誰?”

  一片混戰中,楚王軍紛紛抬頭往城樓上望去,隻見清一色一片海王軍服飾中站著一名形色狼狽的女子。

  那女子雖發絲淩亂、衣著髒亂,臉上已是早已沾上了汙漬,但這一切卻掩蓋不了她大家閨秀的氣質與美麗淡雅的容貌。

  楚南山更是一眼便認出被推出來的女子正是曲淩傲的親生女--曲妃卿。

  見曲妃卿一個弱女子竟在這個時候被袁耀推到陣前,可見對方用心之險惡、手段之卑鄙,一時間楚王軍中怒氣騰騰,眾將士的眼中均是冒出怒火,恨不能將挾製住曲妃卿的袁耀當場斬殺。

  楚南山立即舉起手,當機立斷地讓將士們暫停攻城,端坐在馬背仰頭看著城樓上笑得陰險的袁耀,沉聲道:“行軍打仗居然將女子推到陣前,袁耀,你也不過是一名貪生怕死的鼠輩!與你家主子可真是一個德性!”

  靜如庵堂的朝城內外,久久回蕩著楚南山鏗鏘有力的指責聲。

  而袁耀聽完楚南山的大罵,卻並未動怒,反而冷笑道:“楚南山,你如今已不是西楚楚王,你有何資格領兵打仗?莫非你對京城那把九龍寶座也垂涎已久?想過一過當皇帝的癮?哼,行軍打仗本就是隻講究一個‘勝’字,為了勝利,有什麽手段不能用?你少在此處胡言亂語!否則本將定讓曲妃卿血濺沙場!”

  “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讓曲丫頭血濺沙場?有種你就將人從城樓上推下來!”卻不想,楚南山的氣焰更勝一籌,不但不在意曲妃卿可能當真死於當場,更提供袁耀選擇,讓其將曲妃卿推下城樓。

  “楚南山,你……”袁耀一時語塞,拽著曲妃卿頭上青絲的手猛然往前一扯。

  ‘咚……’一聲極其清脆的頭磕在城牆上的聲響頓時在這安靜的空間響起,火光映照下,曲妃卿無暇的額頭上瞬間留下一道鮮血,鮮紅的血快速地從她的臉頰滑下,沿著煙灰色的城牆石往下流去……

  即便如此,身上承受著巨大的痛楚,在萬千楚王軍的麵前,曲妃卿卻是硬咬著牙關不曾發出半點痛呼聲。

  一名小小的女子居然能夠做到這般,讓城樓下的楚王軍個個眼露欽佩之色,同時又對袁耀等人露出鄙夷憤慨之情。

  “哼,你以為本將會上你的當?城樓下盡數是楚王軍,即便本將將曲妃卿推下城樓,隻怕下麵的楚王軍定會將她救走吧!”袁耀放聲狂笑,囂張之氣讓人望之氣惱。

  隨即便見他另一手輕撫上曲妃卿的臉蛋,粗糙的指腹用力地壓在曲妃卿嫩如雞蛋的肌膚上,毫無憐香惜玉地當著所有楚王軍的麵調戲道:“這麽美的美人,正好可以讓我軍將士們解解乏!楚南山,你若是無事,不如就在此欣賞欣賞。對了,除了曲妃卿,城中還有夏侯安兒,想必夏侯族公主更加**吧!”

  語畢,袁耀再次大笑起來,而城樓上的海王軍見狀,也紛紛跟著大笑起來。

  一時間,空曠的夜空中盤桓著驅散不去的放浪笑聲,聽之讓人心寒。

  ‘砰!’卻不想,在海王軍占盡優勢的情況下,竟還有人敢在此時放槍。

  聞聲,楚南山眉頭一皺,厲目頓時往隱藏在暗處的槍手們望去,卻發現眾人皆是聽命地躲在暗處,並未有人擅自放槍。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