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44節

  雲千夢對喬影使了個眼色,命她掀開車簾,目光立即往外望去,那娉婷立於太子府門前台階上指揮幾個嬤嬤幹活的不是容蓉又是誰?

  “容小姐!”一聲輕喊自雲千夢口中呼出。

  眾人聽到這清雅的聲音,一時間竟不約而同地停下了手上的活兒,紛紛往雲千夢的方向看過來。

  而此時最為開心的,莫過於容蓉。

  隻見她快速地走下台階,兩步並三步地來到馬車前,待確定來人真是雲千夢後,容蓉素來清冷的臉上頓時浮現出發自內心的笑容,“前幾日收到太子的書信,我還不信。今日見到您,這才相信。”

  雖是太子府門前,但此時奴仆眾多,心思玲瓏的容蓉並未稱呼雲千夢為‘王妃’,隻讓人以為這是她的熟人好友。

  雲千夢豈會不知容蓉的用心,淺笑著點了點頭,繼而在喬影的攙扶下,小心翼翼地走下馬車,隨即客氣地說道:“事出突然,是我唐突了。”

  直到雲千夢立於容蓉的麵前,容蓉這才發現雲千夢氣色極不好,麵色蒼白、臉龐消瘦,隻是那雙睿智的水眸卻依舊熠熠生輝,一不小心便會讓人陷進去。

  又見雲千夢腹部凸起,便知她這是懷有身孕,瞧著地上雪融後結成的冰,容蓉關心地伸出雙手,與喬影一左一右攙扶著雲千夢走向軟轎,口中卻關切地在雲千夢耳邊低聲問道:“隻不過是大半年不見,王妃怎會這般憔悴?”

  聽容蓉這般問道,又見容蓉神色極好,便知齊靖元待她極好,也從未讓她操心過外界的事情,雲千夢不禁笑道:“懷孕大體便是這樣吧。這小家夥太過活潑,可把我給累慘了。”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轉化了話題,也讓容蓉明白此處不是聊天的地方。

  聞言,容蓉默默地點了點頭,隻看向雲千夢的眼中卻帶著一抹心疼,仔細地將雲千夢扶進軟轎中,同時還百般囑咐抬轎的婆子小心腳下,莫要摔了貴客,隨即才護在轎子的一旁打算隨之一同入府。

  “姐姐!”隻是,容蓉的腳步方邁出兩步,後麵竟響起一道她最為熟悉的聲音。

  忙不迭地轉過身,印入眼簾的果真是一頭銀發的容雲鶴,隻見許久不見的弟弟立於馬匹旁,正緊緊地盯著她,容雲鶴素來寡淡的眼底竟是隱隱泛著淚光。

  這讓容蓉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酸疼,眼淚瞬間衝出眼眶,成串的淚珠如珍珠般一顆顆滑下臉龐,泣不成聲地立於原地癡望著不遠處的親人。

  見親姐姐哭得這般傷心,容雲鶴立即丟開手上握著的韁繩,快步走到容蓉的麵前,再次喊道:“姐姐!”

  “雲鶴……”直到抓住容雲鶴的雙手,容蓉這才艱難的喊出他的名字。

  “姐姐,別哭了,許久不見我,姐姐就不能笑一笑嗎?”凝視著麵前如母如姐的容蓉,容雲鶴聲音沙啞的開口,本想逗笑容蓉,卻不想自己的聲音更加啞然帶著一絲難受。

  “臭小子……”聽出容雲鶴少有的調皮,容蓉破涕而笑,不由得伸手想打向容雲鶴的左臂,卻發現弟弟的左臂上竟纏著紗布,此時正被固定在胸前,這樣容蓉眼底頓時泛起心疼,神色緊張地問道:“你受傷了?怎麽受傷的?怎麽不知照顧好自己呢……”

  “姐姐,我遠道而來看望你。至少先讓我進府再說這些事情吧。您不知,這一路上盡是寒風大雪,我都快得風寒了。”容雲鶴打斷容蓉無休止的盤問,滿眼無奈地看著將他攬在太子府門外的姐姐。

  容蓉這才驚覺此處還是太子府的門外,趕緊點了點頭,一麵吩咐太子府的管事拿著帖子去請沐休在家的太醫,一麵一步不離地領著容雲鶴走進太子府。

  “林太醫,他的傷勢如何?”立於床前,容蓉神色焦急地問著正在給容雲鶴把脈換藥的太醫,同時又讓婢女們準備好幹淨的衣衫讓容雲鶴換上。

  “小姐放心,這位公子雖被射斷了左臂,幸而當時接骨的大夫醫術高明,好好休息兩三個月定會恢複。”太醫收起醫箱,拱手回答著容蓉的問題。

  “當真?這就好!”容蓉心口不禁鬆了一口氣,臉上更是露出一抹淺笑。

  “太醫,還有一位孕婦與一位受傷的姑娘,勞煩您去瞧一瞧。”而這時,換好衣衫的容雲鶴自床上站起身,清聲對太醫說道。

  同時又看向容蓉,淡笑道:“還請姐姐能夠領這位太醫前去為楚夫人把脈。”

  見容雲鶴滿心滿眼裝得均是雲千夢,又憶起方才在太子府門外初見雲千夢時的模樣,容蓉心中縱有萬千問題想問容雲鶴,卻還是聽從容雲鶴的點了點頭,吩咐容雲鶴好好休息,自己則領著太醫前往女眷居住的客房。

  喬影聽到容蓉的來意,立即恭敬地向容蓉福了福身,感激道:“多謝您了,卑職正為此事發愁呢!”

  說話間,幾人一同來到內室中,而雲千夢早在進入內室後,便已躺在床上靜養。

  雲千夢早已聽到外間的聲響,遂在太醫落座後,便將手腕伸出帷幔,讓太醫把脈。

  喬影緊張地立於窗邊,細細地觀察著太醫的神色,隻消那太醫微微皺一下眉頭,喬影的心便會猛地跳一下,生怕雲千夢的身子有何不妥。

  漫長的把脈結束後,太醫麵色有些凝重,不等容蓉或喬影問起,便主動開口,“小姐放心,夫人脈象虛浮,看來身子受了創傷。幸而這些日子有湯藥穩固,這才能夠保住腹中的孩兒。可日後切記不可太過操心,更要盡量的臥床靜養,這樣方能保住胎兒。一會我會再開一帖湯藥,一副藥服用兩次,堅持服用半月,萬萬不能再大意了!聽聞還有一位受傷的姑娘,不知在何處?”

  “是,卑職一定盡心照顧夫人。太醫,您請隨我來!”喬影不由得看了帷幔一眼,這才領著太醫走出內室。

  “你們二人前去幫忙,喬影姑娘初來府中,且不可怠慢了喬姑娘。”容蓉見狀,立即沉聲命令身後的兩名婢女,顯然是將雲千夢身邊的人也當作上賓款待。

  “是,太子妃!”兩名婢女極其伶俐,立即朝容蓉行完禮,追著喬影的身影而去。

  “讓您費心了。”一隻素手掀開床頭邊的帷幔,雲千夢感謝道。

  容蓉見雲千夢醒著,便走上前將兩邊的帷幔掛在銀鉤上,隨後才落座在床沿,重新將雲千夢打量了一番,一口輕歎溢出唇邊,輕微地責備著雲千夢,“王妃說的什麽客氣話?就憑您的救命之恩,我又怎麽能夠還清?隻是,好端端的,怎麽將自己折騰成這樣?西楚到底出了什麽事情?”

  雲千夢見這客院清靜,四周又有楚飛揚派來的暗衛守著,這才放心得將這大半年來發生的事情簡略地說了一遍。

  “竟不想,短短半年的時間,竟發生了這麽多的事情。如此說來,玉乾帝已死?京城如今落入辰王手中,那容府……”容蓉這時才明白,為何齊靖元鮮少在她的麵前提及西楚的事情,更是下命不準太子府的任何人說起西楚的事情,是不想讓她擔憂吧。

  隻是,自己的親人在受苦受難,自己卻悠然自得地活著,這讓容蓉心中頓時難受了起來,絕美的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傷心。

  一隻溫熱的柔荑輕輕覆在她疊加在膝上的手背上,容蓉微微抬眸,見雲千夢眼底目光竟是熠熠發光,堅定的神色如刻在她那雙漆黑如黑夜的黑瞳上,耳邊響起雲千夢肯定的聲音,“王爺不會讓大家出事的。此時容府有暗衛保護,老太君等人不會有危險。且此時辰王正忙於戰事,一時尚不會對京城的百姓下手。你且放寬心。”

  聽雲千夢一席安慰,容蓉咽下隱隱浮現於眼中的淚水,笑道:“本應是我陪你聊天,卻不想反過來讓你安慰我。”

  見容蓉將自己的寬慰聽進心中,雲千夢這才放下心來,想起方才那太醫以及太子府婢女對容蓉竟是不同的稱呼,雲千夢不由得好奇道:“為何太醫稱呼您為‘小姐’,而婢女卻稱呼您為‘太子妃’?您在這裏過得可習慣?”

  見雲千夢眼露疑惑不解之色,容蓉臉上不禁浮現一抹紅霞,稍有些羞赧地低聲開口,“王妃也知我身份尷尬,靖元不願我如受委屈,這才將我們的婚事拖了些時日。因此,外人皆是以‘小姐’稱呼我。隻是,太子府內的婢女奴仆,卻被他要求喚我為‘太子妃’!”

  容蓉的一番話,頓時讓雲千夢聯想到一同前來的容雲鶴身上,不禁好奇地開口,“齊靖元難不成想讓容雲鶴承認您是容家女兒的身份?”

  卻不想,雲千夢揣測的問話,竟是一語擊中。

  容蓉眼中瞬間劃過一抹詫然,繼而了然的一笑,開口誇讚道:“王妃真是冰雪聰明,蛛絲馬跡中便能夠洞悉一切。”

  語氣稍頓,容蓉深吸口氣,這才接著開口,“您也知,我為貴妃時,北齊使者團中許多大臣皆是見過我真麵目的,僅僅這一點便足以讓人起疑心。若是就此與靖元成親,不但我有危險,就連靖元亦會被我拖累。因此,他便前往西楚,將雲鶴帶了回來,讓雲鶴作證,證明我是容家從小被家奴拐走的二小姐。如此一來,即便眾人心中有疑惑,在沒根沒據的狀況下,也斷不敢在此事上大作文章。於我、於靖元,皆是最好的辦法。”

  “其實,天下相象之人何其多,齊靖元又何必千裏迢迢前往西楚將容雲鶴接過來說明此事?隻怕……”說到這裏,雲千夢眼中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隨即促狹道:“隻怕是太子心疼您的思鄉心切,這才特意借口此事將容公子接了過來。”

  聽雲千夢此一言,容蓉表情稍稍一怔,卻如湖灌頂,頓時明白了齊靖元對自己的苦心。

  是啊,天下相象之人何其多,知曉太子府對外宣稱將來的太子妃與西楚曾經的容貴妃相似,加之容貴妃如今已化成了一堆白骨,世人自然不會緊揪著此事不放。又何必冒著漫天的大雪前往遠在千萬裏之外的西楚接來容雲鶴呢?

  一時間,容蓉麵紅如霞,心中更是充滿感動,久久不曾開口……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太子妃好福氣!”見慣了容蓉清冷的表情,卻在今日幾次見到她羞赧的模樣,讓雲千夢忍不住地想逗弄於她。

  被雲千夢調笑,容蓉臉色更紅,嘟嘟噥噥地反擊道:“王妃與王爺亦是鶼鰈情深,又何必作弄我?”

  一時間,客院中盈盈笑聲響起,十分悅耳動聽,直到喬影領著藥包回來,容蓉這才起身離開。

  “姐姐怎麽又過來了?”男賓的客院中,容雲鶴靜坐於窗邊欣賞著庭院內的落雪,見容蓉踏進內室,便起身問道。

  “怕你憂心王妃的身子,特來告知你一番。”見洗漱完畢後的弟弟玉樹臨風,容蓉眼底露出欣慰之色,出口的話卻又打趣著容雲鶴。

  一抹無奈的笑容浮在容雲鶴的唇邊,隻見他單手為容蓉倒了一杯熱茶,笑道:“姐姐快請坐,咱們似乎許久不曾這般品茶賞雪了。”

  望著茶幾上那一杯冒著嫋嫋熱氣的清茶,往日在容府的點點滴滴瞬間襲上容蓉的心頭,隻見她慢慢地點了下頭,身姿輕盈地走到窗邊坐下,與容雲鶴同賞這庭院內的雪景。

  “王妃身子較弱,這段時日必須靜養。不過,隻要靜養得宜便不會有大礙,姐姐自會好生照顧王妃,你放心吧。如今你也需要好好的休息,莫要再撞到手臂。”見容雲鶴始終不曾出聲詢問雲千夢的情況,容蓉徑自開口說道,纖纖玉手端起麵前的茶盞,借著喝茶的機會觀察著容雲鶴的表情。

  容雲鶴的注意力雖然始終放在庭院內的落雪上,可在聽完自己的話後,神色間卻稍稍有了一絲的鬆動,表情雖未有大的波動,卻逃不過容蓉的雙眼。

  輕抿了一口杯中的熱茶,容蓉將茶盞擱在茶幾上,正要開口,耳邊卻響起容雲鶴低沉中不失清澈的聲音,“姐姐,來時的路上,齊靖元曾嘲諷於我。”

  一句話,讓容蓉原本平靜的眸子中閃過詫異的眼神,心中卻明白齊靖元是因為何事而嘲笑自己的弟弟。隻是,這個向來隻將私事藏於心中的弟弟卻在此時對自己告狀,這讓容蓉頓時明白了容雲鶴的想法。

  有些感情,不是旁人說放棄便能夠放棄的;有些事情,是需要時間去沉澱的;有些人,是已經刻在心上再也不願剜去的……

  明白了容雲鶴的意思,容蓉緊接著便轉換話題,“靖元呢?回來這麽久,為何不曾見到他?”

  見容蓉轉化話題,容雲鶴眼中浮現一抹感激之情,順著她的話回答,“車隊剛踏入北齊帝都的地界,便有內官將他請去皇宮。”

  聞言,容蓉含笑地點了下頭,隨即喚過外間的婢女,命她們準備晚膳,姐弟二人一同用過晚膳,才見容蓉離開客院。

  “我等你半日了!”卻不想,還未踏入自己的屋子,裏麵便傳來一道含怒的聲音。

  容蓉揮手讓身後的眾人退下,這才伸手推開麵前的雕花木門,果真見齊靖元滿麵委屈地坐在外間的正中間,臉上一片寒霜。

  “我若是早些回來,怕也不知西楚竟發生了那般大的事情。更不會知曉,遠在京城的容家此時更是危險至極。也不會知道,自己的弟弟曾被人奚落嘲笑過!”容蓉佯奴道,竟是看也不看齊靖元一眼,徑自走進內室。

  “容雲鶴,他居然告狀?”不可置信的音調自齊靖元的口中喊出,原本還想就此事與容蓉理論一番,卻發現眼前的絕色佳人竟是連眼角餘光也吝嗇給予,這讓齊靖元心頭一沉,忙自動熄滅心口的熊熊怒火,緊跟在容蓉的身後走進內室。

  隻是容蓉卻斜躺在軟榻上閉目養神,拒絕與齊靖元交流。

  憶起容家姐弟感情深厚,齊靖元這才大感事情不妙,自己怎麽這般倒黴地得罪了心眼比針眼還細小的容雲鶴呢?

  悄聲移步到軟榻前,齊靖元小心翼翼地蹲下,看著斜躺在軟榻上的女子,縱使心中有天大的怒意,也在這張絕色容顏中消散無蹤。

  修長的大手情不自禁地浮上近在咫尺的嬌顏,感受著掌心中不可思議地細膩之感,齊靖元周身的暴戾之氣頓時消弭在空氣中。

  嬌美容顏上的秀眉淡淡一攏,長而卷翹的睫毛如蝶翼般輕顫幾分,容蓉隨之緩緩睜開了雙眼,而印入眼簾的則是齊靖元那張早已柔情似水的俊顏。

  “蓉兒,你在氣什麽?是怪我沒有照顧好容雲鶴,還是怪我沒有將西楚的事情告訴你?我可以解釋的,但是容雲鶴先行告狀,他此番行為卻令我不齒!”口中說著道歉解釋的話,卻還想著將容雲鶴拖下水。齊靖元不愧是一國的儲君。

  隻是,容蓉看著素來威風八麵、冷酷無情的齊靖元在她的麵前,竟能夠將姿態放得這般低,心中早已沒有了責怪之意。

  尤其在聽完齊靖元的最後一句話後,竟有些忍俊不禁。

  這不明顯的表情頓時被始終凝視著她的齊靖元發現,似是得到寬恕般,齊靖元雙膝微微用力,待容蓉回過神時,齊靖元已經與她一同落座在軟榻上,此時正將她摟在懷中,動作之快讓人咋舌。

  懊惱自己的氣弱,容蓉捏著粉拳輕捶齊靖元胸口,卻依偎在他的懷中,低聲道:“你早該將西楚的事情告知我。我最重要的親人均在西楚,你這樣瞞著不說,至我於何地?若非你故意嘲笑雲鶴,以他的個性又豈會對我說起此事?你竟還想著將過錯推到他的身上!”

  見容蓉態度有所軟化,齊靖元立即捉住她的拳頭抵在唇邊親了又親,直到緩解了這些日子以來的相思之情,這才沒好氣的開口,“是是是,都是我的錯!我隻是見不慣那小子總是圍著雲千夢那丫頭轉,這才出言不遜,得罪了尊貴的小舅子!”

  容蓉聽之,頓時又直起身子,卻被齊靖元緊緊地摟在懷中,耳邊響起他輕柔地聲音,“蓉兒,你聽我說……”

  細細地將此時西楚的狀況分析了一遍,又將臨行前楚飛揚的托付告知容蓉,齊靖元這才緩緩閉口。

  “如此說來,楚王此時的情況也十分危險,稍有不慎便會被那兩軍反撲?”容蓉聽得心驚膽戰,想起白日見到雲千夢時對方虛弱的模樣,容蓉心頭隱隱犯疼,有些不忍道:“萬一楚王出了事情,王妃可如何是好?”

  “走一步算一步吧!你若得空,便多去陪陪她,免得她無事總是詢問楚飛揚的消息。”輕歎一聲,齊靖元隻能如此說道。自己明明不願卷進西楚的事情中,卻還是被楚飛揚那隻狐狸給拉了進來。若楚飛揚出事,海王辰王定會派兵攻打北齊,想到這個可能,齊靖元便對楚飛揚恨得牙根癢癢。

  “放心,我會多去陪伴她的!她如今身子虛弱,我又沒有解悶之人,正好湊成一對。”容蓉點頭應下此事。更何況,雲千夢冰雪聰明,與她聊天總是十分愉悅的,更能夠從雲千夢口中得到許多提示,讓容蓉受益匪淺,這也是容蓉樂意接近雲千夢的原因之一。

  “既如此,你歇下吧!過幾日,我便帶容雲鶴進宮麵見父皇!”說著,齊靖元站起身,將打算送他出門的容蓉按坐在軟榻上,徑自轉身離開了院落。

  西楚朝城外。

  夜半無聲,一群身著黑色緊身夜行衣的侍衛自楚王西北軍營中悄然無聲地奔跑出來。

  幾百人沿著一條小徑快速地往朝城的方向靠近……

  而此時朝城的城樓上則是燭火通明,海王軍日夜輪番在城樓上巡邏守夜,不讓城外的楚王軍有半絲夜襲的機會。

  “全部給本將軍打起精神來,若是被本將發現有偷懶打瞌睡者,就地正法!”錦城海王軍失利的消息已經在西楚各地傳開,而隨著海王軍的失利,海王失蹤的消息亦是如瘋長的野草般傳遍了西楚的大江南北。

  而被海全留下守城的袁耀也隻能死守朝城,同時四下派人出去打聽海全的消息,隻希望海全能夠活著回來,否則海王軍將一敗塗地。

  寂靜的夜空中突然響起袁耀的大聲吼叫,方才還有些瞌睡的士兵們再也不敢放鬆警惕,紛紛打起精神緊盯著漆黑一片的城樓下……

  而此時,那幾百人則已來到城樓下,藏好馬匹之後,所有人立即分成幾隊,分別從不同的小徑悄悄地潛入城內……

  “主子,朝城的地牢建造在城樓下,定是戒備森嚴,不如您在此等候,由卑職前去救人。”在其餘人均潛入朝城後,寒敬猛地拉住正要往前奔的寒澈,極小聲地對寒澈開口。

  對於寒澈親自前來朝城營救人質一事,寒敬嘴上不說,但心中卻始終是不讚同的。好不容易兩人能夠單獨說話,寒敬自是希望能夠盡最大地努力勸說寒澈。

  “事情既然是我提出的,我豈能打退堂鼓?此話莫要再說,還是趁著天黑趕緊進城救人要緊。”寒澈卻將胳膊抽離寒敬的手掌,聲音低沉卻帶著嚴肅地開口。隨即朝著身後的死士招手,讓所有人跟在他的身後潛入朝城。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