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43節

  更何況楚王妃此時身懷有孕,就連方才大感出了一口惡氣的楚南山亦是收起臉上的笑容,神色緊張地盯著麵前的傳令官。

  “這是王爺命卑職送來的信件,請老王爺過目。”傳令官從懷中掏出一封信件,恭敬地遞給楚南山。

  楚南山接過信件,快速地撕開封口處,將裏麵折疊好的宣紙抖開,隨即一目十行地閱讀了起來……

  “這個混小子!”卻不想,看完信件後的楚南山竟是出聲罵了楚飛揚一句。先前臉上的喜色早已蕩然無存,留下的是一片氣憤之色,唇上的白須隨著他的開口而微微顫動,顯然是動怒了。

  “王爺,可是有何不可?”見楚南山麵帶怒色,曲淩傲與端王對視一眼,率先開口問道,心底卻有些摸不準信件中所寫的內容。

  “你們自己看吧!這個混小子,真是想氣死老夫!”楚南山恨恨地將手中的宣紙遞給曲淩傲,自己則是臥回座位上勝者悶氣。

  曲淩傲麵帶不解地接過宣紙,展開細細地看了一遍,原本滿是狐疑的臉上亦是呈現出詫異的表情,但神色卻還算平和,無聲地將手中的宣紙遞給了一旁的端王與寒澈,自己則是端坐在座位上沉思起來。

  寒澈接過宣紙,與端王一同閱讀完,兩人眼底均是閃過震驚的目光。

  半晌,才見寒澈抬起頭來看向楚南山,問道:“老王爺,王爺信中所說當真?”

  問出此話後,寒澈卻又有些無奈地笑了笑,楚飛揚決定的事情,豈會出爾反爾。此時他以書信的方式將錦城與辰王聯手的事情告知他們,此事自然是無法改變的事實,自己如此一番,純屬多此一舉。

  楚南山則是最了解楚飛揚的人,此時更是氣鼓鼓地不想理睬任何人,徑自坐在一旁生氣。隻是,隻要細看楚南山眼中的表情,便可知他並非當真動了怒氣,隻是事出突然讓他心中難以接受此事。

  “海全圍攻錦城,難道江沐辰就沒有圍攻錦城嗎?比起海全,辰王更為無恥,別以為老夫不知那兔崽子心裏的齷齪想法。楚飛揚倒好,竟想出與江沐辰聯手的餿主意。還將老夫疼愛的孫媳托付給齊靖元那個不好相與的,難道楚王軍營中沒有能夠讓他信任的人嗎?等他回營,老夫定要打折他的腿!”一口氣發泄了心中的不快,楚南山端起桌上的茶盞,仰頭便喝光裏麵的茶水,這才罷休。

  隻是,楚飛揚此舉卻也讓楚南山明白,楚飛揚是完全不打算啟用楚培臨走時留給他的五十萬大軍。隻怕在楚飛揚的心中,始終還是不願與楚培扯上太多的幹係吧。心底不禁泛出一抹失落的情緒,楚南山半斂著眼簾,不再開口。

  見楚南山方才的話中僅僅隻提及楚王與辰王聯手一事,傳令官緩緩開口稟報道:“王爺,還有一事!”

  “還有什麽事?”楚南山沒好氣地問著,眼皮連抬也不曾抬一下。

  “辰王在錦城一戰後,下命活埋了四十萬海王軍俘虜。”傳令官小聲地稟報著。

  “江沐辰,果真是個狠角色!”半晌,楚南山輕歎出一口氣,帶著一絲沉思地開口,目光卻是似有若無地掃了寒澈一眼。

  此時的寒澈卻是想著另外的事情,思慮過三,見楚南山臉上的怒意盡散,這才緩緩開口分析道:“百萬大軍齊聚錦城,三軍勢均力敵,但在地理位置的分布上,還是辰王海王更占優勢。加之王妃當時深陷錦城,王爺與其中一方聯手,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與辰王相比,海王手中猛將眾多,占領的又全是西楚重要的城池,優勢也日漸突出。另外較弱的兩方聯手對敵,也是極其明智的。隻是,辰王本也是詭計多端的人物,唯恐他會在背後使詐,這才讓人防不勝防啊。”

  “飛揚已將元德太妃秘密藏了起來。有元德太妃在,江沐辰還不敢明著使壞。”楚南山看似無精打采,卻極其細心地將寒澈的話聽進了耳中,更在寒澈話音剛落時給出答案。

  “隻是,辰王手上握有全京城百姓的性命,海王的手上更是握有大家士族、公卿之家的嫡子嫡女,這對於我們而言,也是極大的牽製。”寒澈低首慢慢地說道,隨即稍稍停頓了片刻,似是下定決心般抬起頭,堅定的目光一掃營帳內的所有人,沉聲開口,“寒澈有一計策,還請各位能夠同意!”

  見寒澈表情極其嚴肅,眾人知曉他定是想出了解決的方案,所有人紛紛沉默不語,等候他繼續往下說。

  看大家均停下議論等候自己開口,寒澈也不含糊,聲音清朗地開口,“之前晚輩已潛入海王府中,本想救出與楚王有關聯的女眷。隻是卻發現夏侯公主、寒玉以及曲小姐均不在海王府。之後海沉溪與齊靖元在京郊的大戰之後,亦沒有在海沉溪的軍營中找到三人的下落。晚輩大膽揣測,隻怕三人早已被秘密送往他處藏了起來。以海沉溪以及海全的精明,自是不放心將能夠牽製楚王至關重要的三人藏於別處,隻怕他們三人此時正在朝城內。這恐怕也是海王留著的一手,以防將來兵敗,為自己逃離追殺爭取時間。先不論夏侯公主與曲小姐皆是楚王府的親戚,晚輩自是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妹妹成為他人的人質,因此希望領死士潛入朝城救出她們三人。”

  寒澈語畢,營帳內頓時陷入一片寂靜中……

  先不論端王在聽到寒澈這個提議後滿臉震驚的表情,就連曲淩傲亦是滿麵詫異,一時不知如何下結論。

  而唯一表情鎮定的楚南山,卻又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樣。隻是,楚南山雖未開口,眼神卻是微微閃動了些許,似是在思考寒澈此舉的可行性。

  “不可!”而這時,原本立於一旁伺候的寒敬竟不顧尊卑大喊出聲,情緒十分激動地反對寒澈的這一提議,“主子身份尊貴,萬不能前往那麽危險的地方。兩位王爺,卑職願意領命而去,誓死救出三位小姐!”

  “我話已出,自是考慮周全。斷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中,父親不必為我擔心!”而寒澈的心意卻十分堅決,見寒敬出言反對,寒澈也立即表明自己堅決的態度。

  “可是……”寒敬本想提醒寒澈將來的身份,可如今營帳內皆是位高權重的朝中權貴大臣,他一個小小的侍衛方才開口已是僭越。此時若是再將大家默認的事情說出來,隻怕會給人造成張狂的印象,從而連累了寒澈的清譽。一時間,寒敬進退兩難,不由得轉頭看向沉默不語的端王,眼底皆是一片求救的目光。

  隻是,寒敬等到的不是端王的解圍以及對寒澈的勸解,反倒是楚南山沉思後的聲音,“提議甚好,隻是你將來身份尊貴。飛揚讓你前來朝城,便是希望你能夠避開錦城那場大戰,以保護於你。你豈能再去敵軍的地盤冒險?豈不是辜負了飛揚的一片苦心!”

  說到這裏,楚南山抬頭掃了滿臉緊張的寒敬一眼,繼而將目光投在身姿挺拔、眼神堅定的寒澈身上。

  看似無意掃過的一眼,卻讓寒敬心頭一震,無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不敢在胡亂開口。

  “楚王知我心意,此番命我前來朝城的目的,大半也是為了營救三位小姐。且大丈夫建功立業,即便將來真由我來繼承皇位,如今國難當頭,我又豈能獨自一人躲在軍營中、心安理得地讓幾十萬大軍保護?”寒澈的說辭卻也是一套接著一套。

  見楚南山也似乎不太同意他親自冒險,便搬出一堆道理,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地說服眾人。

  看到這樣的寒澈,楚南山突然想起楚飛揚接到雲千夢被困錦城後,迫不及待想要趕去錦城的模樣。隻見楚南山眼神微暗,看向寒澈的目光中多了一抹審視……

  始終沒有出聲的曲淩傲聽完寒澈的爭取之詞,心頭驀然跳出前幾日寒澈無端看向自己的那一眼。曲淩傲的心思猛然一沉,不由得細細思索起來。

  寒玉為寒澈的妹妹,即便沒有血緣關係,但兄妹之情是騙不了人的,若說寒澈心係寒玉,可能性隻怕不高。

  而剩下的夏侯安兒與妃卿二人,寒澈卻獨獨在那天看了自己一眼,隻怕寒澈真正屬意的是妃卿。

  思及此,曲淩傲的眉頭不著痕跡地皺了皺,若寒澈真是為了妃卿才甘願冒險,那自己是斷不能答應此事的。

  畢竟寒澈是所有人默認的未來君主,他的安危是重中之重,萬一在營救妃卿的過程中受了傷,隻怕那些言官將來定會以此做文章,這對妃卿的清譽是一種傷害。

  “營中高手眾多,且楚王軍駐紮朝城附近時日已久,大家均已將此處地形摸熟,左相又何必親自冒險?袁耀這些日子若沒有路麵,但此人能被海王重用,定有不可小覷的地方,不可太過輕敵。”這時,曲淩傲緩緩開口,所沒有明著反對寒澈想要親自救人的提議,但字裏行間的意思卻也表明。

  曲淩傲此舉一時間引得眾人的注意,寒澈聞言後眉頭猛地一皺,眼底隱隱顯出焦色。

  而楚南山則是若有所思地曲淩傲對視一眼,雙方均從對方的眼中讀出心中的意思,無聲地交換了各自的意見。

  寒澈心思透徹,自是聽出曲淩傲平靜語氣中的反駁之意,隻是他心意已決,又豈非是旁人三言兩語便能夠打消?

  “侯爺,三人中尚有一位是晚輩的妹妹,晚輩豈能看著自己的妹妹身處陷阱?更何況,楚王能夠為了楚王妃橫跨千裏前去營救,為何我不能為自己的親人做些事情?海王痛失四十萬精兵,定不會善罷甘休,此時最危險的便是身在朝城的人質,難保海王不會拿她們泄憤。咱們與其在此爭論該不該由我前去營救,倒不如趕緊製定計劃,搶在海全動手之前將人救出。”寒澈瞧出曲淩傲心中的擔憂,也看明白曲淩傲定是領會了自己的心思,忙開口勸說。但此次他卻聰明的沒有提及曲妃卿,隻以寒玉為借口,希望能夠得到曲淩傲的鬆口。

  曲淩傲微微語塞,畢竟寒澈沒有明著表明對妃卿的想法,若他此時將此事說明,萬一事實並非自己所猜想,亦是壞了妃卿的名譽。

  “既然你心意已決,我們自是不會多加阻攔。隻是,此事來得突然,必須做足準備。如今你身份特殊,若是被海王軍捉住,則就等於給了海王翻身的機會。”正在這時,始終沉默的端王拍板定下了此事。

  寒澈臉上一喜,忙看向端王,認真道:“父王放心,兒臣定會萬分小心。”

  隻見寒澈臉上神色一變,凜然之氣浮現周身,當機立斷對寒敬吩咐道:“將所有死士召集起來,準備救人。”

  與此同時,寒澈又朝楚南山抱拳請求道:“還請老王爺派幾名熟悉地形的侍衛給晚輩。”

  楚南山唯有點頭,繼而對身旁的侍衛使了個眼色,命他下去準備此事。

  越往北前行,路途越發難行,大雪翩飛,寒風凜冽……

  雲千夢自從在錦城傷了根基後,便有些胃寒。

  喬影則在車內鋪了幾層被褥,又替雲千夢蓋了幾層,同時又在車內用小巧的暖爐燒著銀碳,這才讓雲千夢舒適些。

  “走了幾日,也不知到哪裏了!”此時北方遍布辰王軍,楚飛揚為了讓齊靖元等人避開辰王軍,因此選擇的是一條崎嶇難行之路。這條路隻怕除了自小生長在北齊的齊靖元,以及常年在北方帶兵的楚飛揚之外,鮮少有人知曉。雲千夢研究了半天的地圖,也沒有找到任何一條相似的道路,便出聲問著曾經隨楚飛揚四處奔波的喬影。

  聞言,喬影小心地掀開車簾一角往外看去,隻見外麵風雪交加,四處白色茫茫一片,根本認不出地形,隻能失望地回道:“回王妃,卑職也不認識此處。”

  見喬影這些天與自己說話總是帶著一絲慚愧內疚,雲千夢心知她還在為錦城沒有找到大夫又讓自己陷入危險一事難過,雲千夢放下手中的地圖,拉過喬影略有些冰涼的手……

  “王妃,卑職手涼!”喬影心頭一驚,急忙出聲,卻又不敢拂開雲千夢的手。

  “你摸摸,小家夥是不是很活躍?”雲千夢卻不甚在意,更將喬影的手輕輕地貼在自己的肚子上,讓喬影感受到孩子的胎動。

  喬影隻覺自己的手心被不知是小手還是小腳猛力踢了一下,頓時露出一抹笑容,滿眼驚奇道:“王妃,孩子在踢我!”

  見喬影此時有些形似天真的孩子,雲千夢也隨之一笑,“是啊,你看他多活潑,竟半點也不擔心自己的處境。”

  雲千夢話中有話,卻是在避免讓喬影尷尬的情況下安慰著她。

  喬影瞬間領悟,憶起當日的重重情景來,眼眶不由微紅,用力地點了點頭,十分認真道:“卑職以後定不會在危險的時候離開王妃!”

  見喬影說得認真,雲千夢卻是撲哧一笑,打趣道:“難不成,你不嫁人了?快把眼淚擦幹,否則一會出去,睫毛上定會掛著幾根冰棱,豈不惹人笑話。”

  聽雲千夢這麽一說,喬影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微紅著臉擦拭了下眼睛,隨即拿起竹架輕輕地翻動著暖爐內的銀碳。

  “慕春傷勢如何?”雲千夢行動不便,加之外麵天寒地凍不便走出馬車,慕春的一切消息皆是由喬影傳達。

  “有北齊軍的軍醫照顧,迎夏也在一旁照看著,這些天慕春已經好多了。方才卑職過去,慕春也問起王妃的狀況。”將溫熱的保胎湯藥倒入瓷碗中,喬影貓著腰站起身,小心地來到雲千夢的身邊,單手扶著雲千夢坐起身,將瓷碗遞給她。

  雲千夢看著瓷碗中褐色的湯藥,有些鬧小脾氣地皺了皺鼻尖,卻還是一口氣喝光了裏麵的液體,待口中的苦味散去後,才開口,“就說本妃很好,讓她安心養傷,莫要操心。”

  正在此時,車隊竟緩緩停了下來……

  喬影掀開車簾一條縫隙往前麵看去,卻因為風雪太大導致視線模糊,喬影隻能轉身詢問雲千夢,“王妃,卑職出去看看出了什麽事!”

  雲千夢將手中的瓷碗擱在一旁的小幾上,隨即對喬影點了點頭,“去吧,一切小心。”

  外麵風雪極大,吹得人幾乎睜不開雙眼,喬影鬥笠踩著極膝的白雪緩緩走到隊伍的前麵,在找到容雲鶴的身影後,出聲問道:“容公子,為何停下車隊?”

  此時車隊正處於一條崎嶇難行的羊腸小路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斷沒有停下的必要。

  容雲鶴低頭見是雲千夢身邊的侍女,便翻身下了馬背,解釋道:“這裏也是北齊與西楚的邊境,越過前麵的斷崖,便到了北齊的地界。這會太子正與北齊的邊境大軍交涉令牌,相信過不久便能夠重新啟程。”

  聽著容雲鶴仔細地回答,喬影感激地對他福了福身,隨即便立即轉身快速回到馬車內,將容雲鶴的話轉述給雲千夢。

  “不知容小姐近日過得如何。北齊儲君之位相爭不比西楚輕鬆,雖然齊靖元能力卓越,但當時出使西楚的北齊大臣眾多,難保不會被有心之人認出,皆是謠言一出,受傷的還是容小姐。”聽完喬影的轉述,雲千夢隻輕歎出這一句話,便閉目斜躺在被褥上養神。

  而這時,停下的車隊又漸漸開始前行……

  “哼,又不是你娘子,作何這般關心?”卻不想,喬影方離開,便見齊靖元指揮著十萬大軍重新啟程。齊靖元同時騎馬來到容雲鶴的身邊,開口諷刺著容雲鶴的自作多情。

  容雲鶴的臉上卻始終是不溫不火地表情,想著身後的馬車內坐著雲千夢,兩人雖鮮少見麵,卻已讓容雲鶴開心不已,即便麵對齊靖元的嘲諷,他依舊能夠坦然以對。

  隻是,齊靖元話中的‘娘子’二字,卻讓容雲鶴平靜的眼中劃過一絲不悅,繼而淡漠地反擊道:“當初若不是太子的任性妄為,姐姐又豈會受那麽多的苦?”

  “你……”齊靖元一時語塞,容蓉之前遭受的迫害,不是他滅了海王一家、殺了皇室一族能夠彌補的,傷害早已造成,這是齊靖元這輩子無法補償容蓉的。

  隻見齊靖元麵色驟然陰沉了下來,似是在生自己的悶氣,連一旁的小舅子也不願打理。

  見齊靖元一時無語,容雲鶴也不再看他,徑自將目光放在前麵雪白一片的道路上。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結局(下)

  近十日的長途跋涉,馬車終於停在北齊太子府門外。

  “王妃,咱們已經到太子府了。”喬影放下車簾,低聲告訴雲千夢。

  一路行來,雲千夢雖躺在馬車內,卻也不好受。加之她之前身子受到重創,馬車在路途中也常有顛簸,使得雲千夢此時臉色蒼白無比,整個人顯得十分沒精打采,常常是斜靠在車內壁閉目養神。

  聽到喬影的提醒,雲千夢緩緩睜開雙目,眉宇間始終夾帶著一絲疲倦與虛弱,隻見她淡淡地點了點頭,隨即輕聲吩咐著喬影,“扶我起來吧。”

  喬影不敢怠慢,立即上前小心地扶著雲千夢坐起身,又拿過一件避寒的紫貂毛外衣為雲千夢穿好,最後又加了一件保暖輕薄的大氅,這才停住手上的動作。

  “隻是幾步路而已,怎麽將本妃打扮成了粽子?”雲千夢本就因為懷有身孕行動不便,如今被喬影穿上這許多衣衫,更顯得行動緩慢,不禁失笑道。

  而喬影卻是麵色認真地回道:“王妃這些日子沒有踏出馬車,想必還不知這北齊的寒冷。比起咱們待過的錦城,北齊可是要冷上數倍。且王妃體虛,還是多穿些,免得寒氣入體。”

  見喬影說得一本正經,雲千夢又想起這些日子以來從未間斷過的湯藥,眉心不由得皺了皺,這才點了點頭。

  “快,將轎子抬到馬車旁!”這時,馬車外響起一道女子清幽卻隱含關心的聲音。

  聽之,雲千夢立即認出這聲音的主人,況且能夠這般隨意命令太子府仆人做事又不被齊靖元責備的,這世上隻怕除了從西楚皇宮逃出生天的容蓉,便再無她人。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