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40

,快速地上前扶著雲千夢慢慢地坐起身。

“快,扶我出去,這房梁若是倒塌,咱們二人隻能葬身火海。”雲千夢忍著腹部的疼痛,右手緊緊地抓著慕春的雙手以此支撐著自己的身子,一步步往外走去。

‘嗖嗖嗖……’而箭矢卻依舊毫不留情地被射進來。

雲千夢見自己行走速度太過緩慢,而內室距離外間仍有段距離,雙目四下掃了一片狼藉的內室,讓慕春扶著自己來到桌邊,忙開口,“將桌子上的圓板拿下來擋在身前。”

語畢,不等慕春動手,雲千夢鬆開抓著慕春的手,一手扯掉桌上的桌布,費力地抬起沉重的圓板。

慕春立即伸手幫忙,兩人費力地抬起圓板,擋在身前,轉動著圓板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無意間慕春低下頭,卻發現雲千夢所經之處竟是滴下點點鮮血,慕春心頭猛然一震,一股不好的預感頓時湧上心頭。

雲千夢咬牙一步步往外走去,肚子比方才更加疼痛了,更有些微的墜墜之感,此時全身虛軟毫無力氣,若非求生欲強盛,隻怕此時自己早已倒地不起了。手心中盡是冷汗,額頭的虛汗成串地滴落在衣襟內,雲千夢死死地咬著下唇邁開步子,朝著門口的位置走去……

‘咚咚咚……’這時,一連串的箭矢竟是齊齊射中兩人手中轉著的圓板,極大的衝力讓兩人同時跌倒在地。

而聽到這陣聲響的海王軍似是找到目標般,居然集中兵力朝著圓板的方向猛力放箭,隻是眨眼的時間,圓板上便插滿了箭矢。

“王妃小心……”眼看著圓板便要砸在雲千夢的身上,慕春想也不想便撲身上前,將雲千夢護在身下。

‘轟……’圓板砸在慕春的背上,傳來一聲巨響,可慕春卻撐著手臂將雲千夢護在身下,不讓雲千夢受到絲毫的傷害。而她自己卻是咬緊牙關硬撐著,雪白的小臉上頓時冷汗涔涔,一絲痛楚自眉間蔓延開。

雲千夢見狀心知慕春定是被砸傷了,顧不得腹痛快速地想要站起身,卻不想竟聽到一聲斷垣的聲響……

“王妃小心,爬下……”慕春再次將雲千夢護在身子底下。

與此同時,房頂上的橫梁竟在此時斷裂砸了下來……

“啊……”被火燒得通紅的橫梁重重地砸在慕春的後背上,零星的火花濺在慕春的肌膚上,疼得慕春忍不住大叫出聲,卻始終為雲千夢撐起一片天地,更是小心地沒有讓自己的身子碰觸到雲千夢的肚子。

隻是更要命的,那橫梁砸在慕春的後背後,竟又順著慕春的背滾落下來,再次砸在慕春跪在地上的雙腿上。

隻聽見一道清脆地骨頭斷裂聲,慕春差點痛得暈死過去,滿頭滿臉的冷汗瞬間滴落在雲千夢的衣衫上。但慕春雙臂發抖地撐在地麵,硬撐著身子,拖著已經被砸斷的雙腿為雲千夢撐起一片安全的天地,硬是沒讓雲千夢受到半點壓迫。

“慕春……”饒是雲千夢往日再冷靜,如今看到自己的丫頭為了她而遭受如此巨大的痛楚,雲千夢的臉色驟變,心中頓時湧上心痛,立即伸手扶住慕春疼得瑟瑟發抖的身子,毫不猶豫地用手直接撥開慕春後背上的橫梁。

‘嘶……’一聲,手指碰觸到橫梁上熾熱的溫度,頓時發出一陣被燙傷的聲響,可雲千夢卻似乎半點也感覺不到手心傳來的痛楚,連眼睛都不眨地將橫梁撥開。緊接著,雲千夢手撐地麵站起身,貓著身子費力地拖著慕春無法行走的身體,在流箭中艱難地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王妃……您的……手……王妃……您快出去……不要管奴婢了……奴婢一條賤命……不值得王妃如此……”慕春身子抖如秋葉,整個人如同從水中打撈上來的,可當她看到王妃為了救她竟不顧自己身體的疼痛,慕春的心底一時溢滿感動。低頭看著雲千夢被燙傷流血的雙手,慕春更是無地自容,照顧保護王妃本就是她的職責,可如今卻是王妃救了她。

看著雲千夢挺著肚子卻半彎著腰身,極其費力地拉著她的雙手,將她一步步拖向門口,慕春的眼中頓時盈滿淚水,雪白的牙齒猛地咬住自己的下唇,猛地鬆開雙手,將雲千夢奮力推向門口的方向,大喊道:“王妃,您快走,不要管奴婢了……奴婢能夠侍奉王妃一場,是奴婢修來的福分,王妃快走吧,否則就來不及了……”

四處均是‘霹靂啪啦’的聲響,整個屋子如同火球般,四處是著火的擺設,熾熱的高溫讓人揮汗如雨,而房頂上的幾根橫梁已是岌岌可危,若是再不離開,隻怕雲千夢也要跟著葬身於火海。

雲千夢腳下一個趔趄,滿麵嚴肅地抬起頭看向慕春,眼底占滿濃濃的怒意,隻見她再次握住慕春的手,濃黑的煙霧中依舊能夠看到雲千夢眼底的堅定,“還有一點距離,咱們一定要活著出去。”

雲千夢的堅持,讓慕春眼中包著的淚水瞬間奪眶而出,鬆開的手漸漸握緊雲千夢的,慕春更是憋足了一口氣,配合著雲千夢一起往門外爬去……

‘轟……’一聲,外間的橫梁竟在此時轟然倒塌……

主橫梁的倒塌瞬間引起一連串的反應,旁邊一些小的支撐木柱也在大火中快速地倒下,竟是封死了雲千夢與慕春的出路。

“王妃……您別管奴婢了……咳咳咳……”濃煙吸入肺中,慕春躺在地上猛烈地咳嗽著,卻又因為雲千夢懷有身孕的緣故而不敢伸手將她推離自己的身邊,隻能焦急地大喊著。

雲千夢見前麵的出口已被封死,急忙拉著慕春拉至較為安全的地方,還未開口,便有濃煙竄進口鼻中,嗆得雲千夢滿麵淚水,已是看不清麵前的一切。

立於慕春身旁,雲千夢隻覺肚子越來越痛,身下的襦裙內已能感受到濕漉一片,血腥味漸漸傳入鼻中,雲千夢雙手死死地護著自己的腹部,身子卻不受控製地緩緩滑坐在地上。

看著眼前越來越多的黑煙,雲千夢隻覺呼吸越發地困難,麵色蒼白滿頭大汗,身旁慕春的呼喊聲似乎離她越來越遠……

‘轟……’一聲,大門被人用力踹開,一片黑煙中,雲千夢半闔的眼眸中,印入一道渾身是血的身影疾步朝自己走來……

嫋嫋清香飄入鼻中,沒有了黑煙焦味、沒有了殺伐血腥,雲千夢沉沉地睡了一覺,待她睜開眼時,發現自己竟躺在一間幹淨的廂房內。

身子仍舊十分地虛弱,腹部依舊有些微痛,隻不過比起先前卻是減輕了許多,雲千夢慌忙伸出雙手摸向自己的腹部,直到感覺到自己的腹部依舊隆起,雲千夢提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這才扶著肚子慢慢地坐起身,腦中緩緩回想著自己暈厥前發生的一切……

‘吱嘎’一聲,緊閉的房門在這時被推開,楚飛揚一身黑色玄衣走了進來。

見雲千夢已經醒來靠坐在床頭,楚飛揚腳下的步子更快,眨眼間來到床邊,將手上端著的瓷盅放在床邊的圓凳上。楚飛揚坐在床邊,滿含心疼的眸子凝視著雲千夢,溫熱的手心輕觸她蒼白的容顏……

“飛揚……”沙啞著聲音輕喚他的名,雲千夢雙眸浮上一層薄霧,深深地凝視幾個月不曾見的夫君,一時間千頭萬緒卻是無語凝咽,嗓子中似是梗著酸氣,讓她再也說不出其他的話來。

“夢兒……”楚飛揚快速地靠近雲千夢,將麵前讓他牽腸掛肚的人兒納入自己的懷中,直到將她擁入懷中感受到她的溫度後,楚飛揚這才放下整整提著幾個月的心,口中不禁溢出一抹滿足,隻是口氣中卻依舊帶著沉重之感。

“你來了。”帶著一絲哽咽,雲千夢將螓首輕輕地搭在楚飛揚的肩胛間,嘴角卻是微微揚起,綻放出一抹安心的笑容,眼中包著的淚珠隨著這個動作緩緩滑落臉龐掉入楚飛揚的衣襟中。

微燙地淚灼傷了他的心,環在她腰間的手臂微微縮緊,楚飛揚的臉頰緊緊貼著雲千夢的額頭,低沉道:“我來了。夢兒,讓你受苦了。”

雲千夢抬起雙手,想要撫上他略顯紮手的下顎,卻發現雙手早已被白色紗布層層纏住,如此動作顯得有些笨拙。可心底的思念來得那般洶湧,雲千夢執意捧起幾個月不見的俊顏,沿著他臉龐的弧度緩緩向上,細細地描摹著他臉龐的輪廓。

與此同時,雲千夢小心地坐直身子,雙目仔細地將楚飛揚打量了一遍,見他雖然換下了一身的盔甲,卻沒來得及梳洗,身上依舊沾染著極重的血腥味,雲千夢心中頓時浮上心疼,眉頭輕擰,語氣中帶著一絲責備道:“怎麽就不知好好照顧自己?我看看有沒有受傷的地方!”

語畢,便見雲千夢打算掀起他身上的黑色玄衣檢查傷勢……

楚飛揚則趁勢握住她的手,抵在自己的唇上,隔著紗布落下無盡的碎吻,鼻尖嗅著她指尖攜帶的淡淡清香,心底浮上一絲滿足,半晌才開口,“都是我的錯,讓你麵臨這樣的危險。如果我不是太過自信,如果我不是太過放心,你也不至於差點葬身於火海。夢兒,你可知當我看到你昏厥在火場時,我隻覺殺了自己都無法解恨啊。”

雲千夢回答他的,卻是握著他的手輕輕平放在自己的腹部,清聲道:“我不會讓自己出事,更不允許我們的孩子出事。飛揚,不要自責,你是人不是神,你算計得到的,海全江沐辰一樣能夠想到。你護我至此,已是相當不易。我相信,不管我遇到怎樣的危險,你都會前來救我,這就是我堅守錦城近一個月的信念。”

一股暖風拂麵而來,雲千夢的身子再次被楚飛揚湧入懷中,耳邊隻聽見他口中的碎碎細語,“夢兒……夢兒……”

句句不離雲千夢的閨名,字字喚出印在他心尖的名字。

想起自己在軍營中所下的決定,楚飛揚伸出雙手扶住雲千夢的肩頭,楚飛揚麵色極其認真嚴肅地開口問道:“夢兒,你還信我嗎?”

雲千夢似是已經意識到事情已經朝著某個方向發展,心中不舍,卻是堅定地點頭,毫不猶豫地開口,“信。”

聽到雲千夢的回答,楚飛揚絕美的臉上揚起一抹淺笑,眼底雖帶著極重的疲倦,可臉上的笑容卻是輕鬆的,一手輕撫雲千夢的肚子,一手輕撫雲千夢消瘦的小臉,低沉中帶著叮囑地開口,“我已讓喬影準備妥當,你們立即動身,隨齊靖元去北齊。”

盡管雲千夢已經有心理準備,可聽到楚飛揚這麽開口,雲千夢清澈的瞳孔瞬間放大,目光一眨也不眨地盯著楚飛揚,肚子在一瞬間微微傳來一陣刺痛,讓雲千夢煞白了臉色,雙手下意識地護住腹中好不容易保住的孩子。

“夢兒,疼嗎?”楚飛揚見雲千夢鼻尖沁出一層薄汗,心知她此時身子十分虛弱,若是再動了胎氣,隻怕母子均會有危險。

從未有過地無助與緊張瞬間襲上楚飛揚的心頭,本能地張開雙臂牢牢地環住雲千夢的身子,雙手輕輕貼在她隆起的肚子上,楚飛揚的額頭上竟是冒出了一層冷汗,眼底的慌亂更是百年難見,不得不讓人懷疑此人當真是楚飛揚?

雲千夢心中亦是有些擔憂,畢竟自己剛剛經曆那生死大劫,能夠保住這個孩子當真是老天垂憐,卻也讓雲千夢變得更加小心翼翼。

待腹部的疼痛不在,雲千夢深深地鬆了一口氣,抬眸看向楚飛揚,見他的目光始終擔憂地盯著自己的肚子,雲千夢倒是淺笑出聲,“怕是寶寶舍不得與你分離,這才踢了我一下。這孩子定是福大命大,經過這麽大的折騰,竟還有這樣的活力,將來我們怕是要頭疼了。”

聽出雲千夢話中安撫自己的意思,楚飛揚眼中的緊張漸漸散去,換上慈父的柔和目光,與雲千夢一同注視著她高高隆起的腹部,打趣道:“是啊,隻怕是個惹事精。不過,不管是怎樣的孩子,我都會用生命去疼愛他!”

說話間,隻見楚飛揚的掌心輕輕地貼著雲千夢的肚皮,似乎想與寶寶進行深層次的交流。

畢竟,雲千夢懷有身孕之後,楚飛揚便領兵在外行軍打仗,如今孩子月份已這麽大,可他作為父親卻沒有與自己的孩子相處過幾日,這已經成為楚飛揚心中的遺憾。因此便努力想在有限的時間內多餘孩子與雲千夢好好相處。

聞言,雲千夢則是輕聲笑了笑,繼而抬眸看向楚飛揚,眼帶擔憂地問道:“喬影此時在何處?當時她孤身一人前去醫館找大夫,路上兵荒馬亂的,實在讓人放心不下。”

楚飛揚將她摟在懷中,讓她靠在自己的肩頭,這才柔聲說道:“喬影在路上遇到下毒的殺手,為了避免暴露你的藏身之處,便領著那些殺手前往山腳下。幸而她反應夠快,想到那邊藏著許多暗衛,這才險險地躲過一劫。此時正陪著慕春。”

“慕春如何了?”憶起慕春拚死救自己的場麵,雲千夢臉上瞬間泛起緊張的神色,纏著紗布的小手更是下意識地握住楚飛揚的,睜大盛滿擔憂的雙眼緊盯著楚飛揚。

“慕春受傷嚴重,現在還未脫離危險期,現在由迎夏與喬影照看著她。”反手握住雲千夢的小手,看著那雙曾經的纖纖玉手如今卻是傷痕累累,楚飛揚心底是說不出的心疼。

“如今外麵的形勢如何?海王與辰王呢?”趁著還剩一點時間,雲千夢立即問著心中的疑惑。

見雲千夢眉目間帶著一絲急迫,楚飛揚輕吻了下她的鬢發,柔聲回答著她的問題,“我與江沐辰暫時達成協議,共同對抗海全。方才在城外,辰王軍與楚王軍已將海王軍剩餘的四十萬大軍扣住。海全原以為利用你讓江沐辰與我永世敵對,隻怕他做夢都未想到,我與江沐辰也有聯手的一天。隻是海全狡詐無比,我們本打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宋氏驗屍格目錄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快穿之拯救人生贏家妖孽王爺捉鬼妃穿越之上門少將重生名門世子妃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重生八零之不做聖母逆天萌娃:神醫娘親有空間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盛寵之毒醫世子妃係統逼我做聖母女配又蘇又撩[快穿]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