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39節

  一個‘我’字,代表雙方朋友的關係!

  楚飛揚神色肅穆,墨黑的眼瞳如星空浩瀚讓人猜不透裏麵到底藏著什麽。隻是在聽完容雲鶴的問話後,原本輕轉茶盞的手微微一頓,唇角稍稍揚起,勾勒出一抹飄渺淺笑,隨即點了點頭,這才開口,“齊靖元此次願意與我聯手,大半原因則是為了你姐姐。可他身為北齊儲君,豈會沒有統一天下的野心?讓夢兒前去北齊避難這一步棋,說真的,連我自己也不知是對是錯!我所能賭的,也不過是齊靖元對你姐姐的真心。但她若是背著你姐姐對夢兒下手,我身在西楚隻怕是鞭長莫及。既然他有心帶你前去北齊,我隻能自私地要求你能夠在北齊的這段時間內,對夢兒多加照拂。”

  語畢,楚飛揚放下手中的茶盞站起身,右手揚起膝前的長帕便要朝著容雲鶴跪下……

  “使不得……王爺,使不得……”容雲鶴心口一驚,忙站起身握住楚飛揚的胳膊,在楚飛揚下跪之前將其扶了起來,心底卻因為楚飛揚此舉而震撼不已。

  “容家能夠安然無恙的走到今日,也是多虧了王爺多次出手相救。況且我與王妃本就是朋友,互相幫助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王爺委實不必如此。”將自己妻子的安慰交托給他人,若不是對自己以及雲千夢有著全然的信任,隻怕沒有人能夠有這樣的信心與胸懷。僅憑這一點,容雲鶴便對楚飛揚佩服的五體投地。

  見容雲鶴如此保證,楚飛揚沉默點頭,兩人對坐半晌,才聽見楚飛揚繼續說道:“大戰臨近,到時不管是勝還是敗,城門一旦被打開,我便會派人接你前去錦城,屆時你與夢兒一同隨齊靖元的北齊軍一同返回北齊。路途遙遠凶險,一切小心。”

  知道楚飛揚已經安排好了所有的路線和事情,容雲鶴隻默默地點了點頭,兩人再次靜坐半晌,便見楚飛揚站起身出了營帳……

  “王爺,所有人都到齊了。”習凜早已守在營帳外,手中拿著一隻燈籠,瑩瑩之光卻隻能照亮周身寸許範圍。

  楚飛揚麵色冷峻,漠然地點了點頭,隨即帶著習凜朝主帥營帳走去……

  翌日,大雪紛飛,寒冷異常,北風不斷的撲打在窗棱上,屋簷已是結了長長的冰棱。

  “外麵情況如何?”這一日,雲千夢隻覺心思不似往日那般能夠冷靜的分析事情,臃腫的身子在屋內不斷地來回踱步,時不時地詢問慕春城內的情況。

  “王妃。”這時,喬影一身白雪地衝了進來,隨著她的到來,一股寒氣也衝進了溫暖的內室。

  雲千夢驟然停住邁動的腳步,猛地回身看向喬影,眼底含著幾分焦急之色,忙問道:“如何?”

  喬影顧不得拍掉身上的雪花,立即開口回答,“城內城外均有些異常。方才接到消息,城內中毒而死的百姓已經過百,讓城內許多百姓驚恐不已。卑職從遠處往城樓望去,隻覺城樓上的守城軍更是嚴陣以待,氣氛十分地怪異。”

  “走,上城樓看看去。”雲千夢心中始終有些不安,看了眼窗外洋洋灑灑飄落下來的白色大雪,扶著已經滾圓的肚子往門口走去。

  慕春見狀,立即拿過一旁的厚實棉襖為雲千夢穿上,隨後又取出自己趕製的披風為雲千夢披上,這才小心翼翼地扶著雲千夢踏出廂房。

  “王妃,外麵天氣寒冷,您還是回屋歇息吧。有什麽事情,卑職定會第一時間前來稟報王妃的。”守在門外的喬影見雲千夢出來,立即走到雲千夢的另一邊扶著她,低聲開口。

  “不必如此,大夫也說過,多走動走動,對孩子也是有好處的。走吧,看看今年這第一場雪到底有多大。”雲千夢淡然一笑,笑容中帶著雲千夢獨有的堅毅,讓人不禁沉迷在她的這抹笑靨中。

  一行人步出客棧,隻見地上已經鋪了一層薄薄的白雪,而往日人來人來的大街上,此刻卻是清冷非常,讓人心酸不已。

  見喬影轉身前去駕車,雲千夢卻是伸手攔住了她,嘴角噙著一抹淡淡地笑容,緩緩開口,“路途並不遠,咱們走過去吧。”

  說完,雲千夢已是先行下了台階,與慕春二人一步一個腳印地朝城樓走去。

  喬影見狀,立即撐開手中的黃色油紙傘衝進大雪中,快步走到雲千夢的身邊,為她擋去頭頂的白雪。

  一路上均會遇到不斷往城門口跑去的百姓,所有的臉上均是含著極大的慌張與害怕,更有孩童的哭喊聲夾雜在各種喊叫聲中,讓人心底更加惶恐不安。

  雲千夢三人此時卻顧不得旁人,避開四處逃散的百姓,三人踏上城樓。卻發現董晉竟親自領著錦城中所有的駐軍與暗衛嚴陣以待,神色肅穆地盯著城樓下的動靜。

  雲千夢強壓下心頭的不安,眼神驟然一沉,即刻將視線轉向城牆外,卻發現暴風雪中,三軍不知在何時已經排兵布陣、蓄勢待發。

  如此緊張的氣氛下,難怪讓董晉也跟著緊張擔心了起來。

  風雪之中,模糊了人的視線,更是讓人分不清三軍,隻聽到一陣急促的擊鼓聲傳來,原本靜止不動的三軍竟是混作一團廝殺了起來……

  雲千夢跨步上前,雙手搭在城牆上,努力地睜大雙眼緊盯著風雪中的三軍將領,整顆心頓時提了起來,雙手更是不自覺地捏住城牆上積累的白雪……

  “王妃小心,雖說此處距離戰場還有一段距離,可畢竟箭矢亂飛,萬一誤傷了王妃可就不好了。王妃還是趕緊隨卑職回去吧。”喬影見雲千夢不顧自身安危地衝到前麵,雖知王妃心中擔心王爺。

  但此處流箭亂飛,王妃又是孕婦,這讓喬影的一顆心也跟著提了起來,急忙將手中的傘塞入慕春的手中,自己快速地守到雲千夢的身邊,防止有流箭射傷雲千夢。

  這是雲千夢第一次看到戰爭的場麵,上百萬人在冷兵器時代用血肉之軀抵擋刀光劍影,一道道溫熱鮮紅的血液灑在白雪上,一個個年輕的生命喪生在冰冷的刀劍中,放眼看去白茫茫的雪地上已堆滿殘肢斷臂,觸目驚心的紅色讓人心神皆驚。

  而更讓雲千夢緊張的是戰場上到底哪一個才是楚飛揚,往日冷靜自若的眸子中,此刻盛滿了擔憂,含著盈盈憂心的美眸四下張望著,找尋著心中那抹俊朗的身影……

  而此時,卻不知是誰下的命,在一片混戰中,竟有數千人高舉綁有火苗的箭矢對準了錦城的城樓上。

  幾乎是眨眼的瞬間,所有的火箭鋪天蓋地地朝著城樓飛射過來,形成一張巨大的火網,將整個城樓覆蓋在下麵。

  “王妃小心……”喬影在一瞬間奪過慕春手中的油紙傘,將傘擋在雲千夢的身前,雙手一麵快速地旋轉著油紙傘打掉飛來的火箭,一麵則與慕春護著雲千夢急急往後退去。

  雲千夢的雙手亦是極其小心地護著自己的肚子,在喬影與暗衛的保護下,匆忙往城樓下走去……

  奈何對方射來的箭矢太過,此刻整座錦城中已成了火海,四處可見被點燃的民房。許多躲在家中的百姓亦是被逼著跑出屋子,奈何剛剛踏出屋簷,便有流箭急射過來,白白地喪失了性命。

  在眾人的掩護下,雲千夢疾步返回客棧,暫時避過了這一波的危險,隻是麵色卻極其蒼白難看,額頭更是沁出了一層冷汗,原本護在腹部的雙手已是改成緊緊地拽著自己的衣裙,表情似是十分痛苦。

  “王妃,您這是怎麽了?是不是受到驚嚇了?”慕春見雲千夢神色不對,頓時被嚇得六神無主,隻能暫且扶著渾身發抖的雲千夢躺會床上,隨即返身跑出廂房告知喬影立即去請大夫。

  雲千夢隻覺腹部一陣一陣地抽痛,身下的襦裙內似乎已有些濕漉感。

  雲千夢大感不妙,不敢再隨意地亂動自己的身子,強忍著腹痛斜躺在床上,雙手緊緊地拽著身下的棉被,任由臉上的汗水打濕了鬢發。

  喬影聽完慕春的話,正要衝出客棧,卻聽見裏麵傳來雲千夢的輕喚她的聲音。

  喬影隻能停下腳下的步子,迅速地衝到床前,半蹲在床邊滿目擔憂地看著極其虛弱的雲千夢,聲音卻極其輕柔,生怕嚇壞了雲千夢,“王妃有何吩咐?”

  “不許發信號給飛揚,不能讓他知道我的狀況,更不能讓他分心。”雲千夢忍著劇痛支起上半身,雙目緊盯著喬影,一字一句地交代著喬影。

  聽完這句話,喬影的雙眼濕潤了,喉間哽著一口氣卻是歎不出吞不進,讓她向來冷靜的心情變得極其難受,說不出的難受。

  “聽到沒有?”一隻蒼白的手猛地抓住喬影搭在膝蓋上的手,用力之猛,竟讓喬影感受到了疼痛。

  艱難地點了點頭,喬影哽咽道:“王妃放心,卑職一定聽從王妃的吩咐。”

  見喬影應下自己的要求,雲千夢這才鬆了一口氣,漸漸放開了抓著喬影的手,整個身子如虛脫般重新躺會被褥中,蒼白的臉色與墨黑的青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虛弱地仿若隨時會消失一般,讓心不由得心頭一酸。

  喬影死死地抿著雙唇,瞬間斂下眼簾不讓雲千夢發現自己眼中快要奪眶而出的淚水,猛地站起來轉身不便衝出了客棧,滿大街地找大夫。

  慕春亦是急忙返回內室,從銅盆中擰幹帕子來到床邊為雲千夢擦汗,一邊落淚卻又一邊安慰著雲千夢,“王妃,您再忍耐一會,喬影已經去請大夫了……”

  隻是那雙顫抖的手卻出賣了慕春此時的心情,看著雲千夢越來越蒼白的臉色,慕春整顆心都提調了起來,隻能用力捂住快要溢出唇瓣的哭聲,雙目通紅地為雲千夢擦拭汗水。

  腹部極痛,可雲千夢的腦子卻極其清晰,知曉若此時自己亂動,隻怕情況會更加糟糕,貝齒緊咬著下唇強忍身上的痛楚,安靜地等著喬影回來。

  慕春見雲千夢渾身衣衫均被冷汗浸濕,生怕雲千夢在這個當口又著了風寒,立即起身走到窗邊,將所有的窗子關上,又往內室的火盆中添加了不少的碳,這才返身回到床邊,拿過床內側的被子打算蓋在雲千夢的身上……

  “呀……”卻不想,正要將棉被蓋上雲千夢的身子,慕春竟發現原本淡藍的床單上竟染上了朵朵紅梅,而這鮮豔的紅色竟是從雲千夢的下身流出的。

  一時間,慕春整個人都傻了,不知該如何是好。雲千夢逃出京城時,肚中的孩子月份尚小,相府內的接生嬤嬤還未來得及教導慕春一些基本的接生事宜,如今遇到這樣的事情,慕春整個人如被雷擊,頓時不知所措,那雙紅腫的眼睛又漸漸浮上淚珠……

  一隻沁滿冷汗的手卻在此時覆上慕春的手背,傳來虛弱卻堅定的聲音,“莫怕,我隻是方才走的急動了胎氣,歇息會便沒事了。”

  聞言,慕春低頭看向雲千夢,卻發現雲千夢麵色蒼白幾近白紙,原本紅潤的雙唇此刻已經被她咬得滲出了血絲,鬢發盡數被冷汗打濕貼在臉頰上,說不出的狼狽。

  慕春的眼淚幾乎是在看到雲千夢這般模樣的一瞬間奪眶而出,卻是緊緊地咬緊牙關,不讓自己哭出聲。

  況且,王妃在這樣痛苦的情況下竟還安慰自己,慕春更不能讓王妃為自己操心。

  強行壓下心中的心酸難受,慕春抬起手臂一抹臉上的淚水,麵帶淺笑地為雲千夢小心地蓋上棉被,輕聲陪著雲千夢說話,“王妃放心,孩子定不會有事的。奴婢一定會在此陪著王妃,相信喬影一會便會帶著大夫回來的,王妃再忍耐一會子。”

  雲千夢見慕春眉間的慌張漸漸消散,心頭一陣欣慰,不由得露出一抹疲倦卻極其堅強的笑容,艱難地對慕春點了點頭,聲音有些沙啞道:“我閉會眼睛,外麵若有事情發生,立即回稟我。”

  語畢,雲千夢緩緩閉上雙目養神,隻是原本平展的眉頭,此時卻是微微蹙起,想來她的休息隻不過是不想讓慕春跟著擔心受怕而已。

  慕春為雲千夢將棉被拉至肩頭,輕柔地為她掖好被角,卻沒有返身出去,而是坐在床邊靜靜地守著雲千夢。

  此時的錦城內已是一片混亂,由於敵軍采用火攻,許多躲在家中的百姓紛紛被趕了出來。

  大街上跑滿了驚慌失措的百姓,而每走十步腳下便會踩到一具被火箭射死的百姓屍體。

  喬影留下僅剩的三十多暗衛保護雲千夢,自己單槍匹馬跑出客棧,朝著醫館的方向跑去……

  隻是滿大街均是滿臉恐懼跑向城門的百姓,喬影逆向而行,速度不禁慢了下來。想起等在客棧的王妃,喬影心頭焦急萬分,卻是無計可施,隻能用手剝開時不時擋住自己道路的百姓拚命往前跑去。與此同時,天上的火箭如這漫天的大雪一般不間斷地落下來,讓喬影不得不在前行的同時躲避敵軍的攻勢。

  待她滿頭大汗地來到醫館門外時,卻發現醫館內外早已燃起了熊熊大火,裏麵的大夫卻已是橫屍在醫館內。

  喬影的心頓時一沉,麵色驟然變得難看了起來,卻沒有放棄希望,匆忙轉身朝著另一家醫館奔去。

  隻是她剛走出一條小巷,迎麵而來的竟是一群手持長劍的殺手……

  不敢有半點鬆懈,喬影立即拔出手中的長劍,心思卻是不斷猜測這批殺手從何而來。

  王妃與董將軍早已將錦城防備的如同鐵桶,這一個多月來除去中毒一事,錦城還算安穩。若是她的猜測沒錯,這批殺手隻怕便是前幾日下毒之人,他們在水中下毒後並未立即離開,而是躲在各個醫館的附近伺機而動。如今自己前來醫館找大夫,便已暴露了行蹤。若讓他們找到王妃藏身的地點,隻怕王妃的處境會更加的危險。

  隻是,自己一人對抗上百武功不弱的殺手,隻怕隻有死路一條……

  思及此,喬影猛地抬頭四下觀望了下,在殺手近身之前猛然轉身朝著水源處奔去……

  這時的錦城外,三軍正處於混戰中……

  城外四麵八方均是打鬥嘶喊之聲,而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數千人的弓箭手,隻見他們毫不間斷地朝著城內射出長箭,遠遠望去,城內已是陷入一片火光中,一陣高過一陣的呼喊救命聲在一片砍殺中顯得極其刺耳,讓人心生不忍。

  楚飛揚身著戰甲手持長劍,親自領軍衝在最前麵朝著錦城的城門衝去。隻要看到不是楚王軍服飾的士兵便揮下手中的長劍。

  隻是眨眼間,楚飛揚身上的盔甲已被染上了鮮血,就連衣襟處已是鮮紅一片。

  但此時的楚飛揚心中牽掛著城內的雲千夢,一心隻想盡早衝到城門口,從來都是淺笑儒雅的臉上如今布滿陰鷙、冷靜的眼眸中透著深深的擔憂與焦急,想著雲千夢可能遇到的危險,楚飛揚手中長劍揮舞的速度則更快了。

  奈何楚飛揚的目標太過明顯,辰王海王的人豈會讓他輕易到達城門外?

  在楚飛揚砍殺完麵前擋住他道路的敵軍後,竟又有無數的敵人從四麵八方湧了上來,迫使楚飛揚不得前行,隻能停留在原地殺敵自保。

  “給朕殺了楚飛揚。”江沐辰見楚飛揚這般不要命地往前衝過來,心頭大怒,再次指揮一萬人的隊伍衝向楚飛揚。

  而江沐辰自己則是不顧寧鋒地勸阻騎上馬背,抽出手中的長劍猛敲馬背朝著楚飛揚的方向衝去。

  “終於將你們二人都引了出來,本王一舉殲滅,也省得與你們兜圈子。殺了楚飛揚江沐辰,本王便封他為鎮國大將軍!”海全亦是親自上陣,一手勒緊韁繩,一手緊握長劍,劍尖直指天際朝著身後的將士們大聲喊道,隨後便見海全持劍的手猛地拍向馬身,卻是衝向錦城城門。

  而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海全的一句封賞,讓無數的海王軍頓時振奮了氣勢,原本分散在四處的海王軍頓時紛紛朝著江沐辰與楚飛揚湧了過來,形勢瞬間變得劍拔弩張。

  “速去保護王爺,不得讓王爺受到半點傷害。”習凜見楚飛揚一人竟然被上萬人圍攻,而辰王與海王亦是親自加入到戰爭中,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瞬間指揮手下的兵將前去支援楚飛揚。

  楚飛揚砍下一名士兵的頭顱,猛地抬起頭來,竟見江沐辰手舉長劍朝自己奔了過來,嘴角不禁浮現一抹殘酷地冷笑,極輕地吐出一句森寒無比的話來,“找死的東西!”

  隻見楚飛揚牽動手中的韁繩,讓自己直接麵對江沐辰,竟是半點沒有避開的意思。

  “駕。”一聲清嘯,坐下的戰馬已是知曉主人的心意,猛地邁開蹄子朝著江沐辰的方向奔去……

  ‘噹……’兩劍相交發出清脆卻略帶刺耳的聲響,激起的火花短暫卻耀眼。

  四目相交,兩人的眼眸中均是帶著極大的怒意與毫不退縮的倔強。

  隻是這一次,兩人均沒有鬥嘴的興致,成敗在此一舉,兩人豈會浪費時間精力說話?

  更何況,三軍混戰還藏著一個海王。這便注定他們二人必須速戰速決,絕不能讓海全漁翁得利。

  ‘嗖嗖嗖……’可就在此時,一陣破空而發的箭矢讓兩人同時停下了打鬥的動作。

  “海全這個瘋子。”看著再次朝著城內射發箭矢的海王軍,江沐辰忙不迭地停下攻向楚飛揚的腳步,率先開口罵道,臉上的陰霾瞬間褪去,換上前所未有的焦急。

  而楚飛揚雖沒有開口,但心中的擔憂比之江沐辰卻是隻多不少,緊抿著薄唇半眯著眸子盯著海王飛奔的身影越來越接近城門,楚飛揚亦是無意與江沐辰在此打鬥,整個人瞬間如離弦的箭般衝了出去……

  待江沐辰回過神時,楚飛揚已經奔出去整整三十丈之遠。

  “該死的楚飛揚。”低咒一聲,江沐辰緊跟而上,緊追著楚飛揚的身影不放,隻是那雙含怒的陰沉眸子卻是透過楚飛揚看向快要到達城門口的海全,心頭瞬間湧上一股抹不掉的殺意。

  城外殺喊之聲充斥整個空曠的天地間,而被困城內的百姓卻也是哀嚎連連。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