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37

色極其嚴峻,心知這女子心中極有主意,便慎重地對雲千夢點了點頭,這才抱拳退下,“王妃多加保重。”

迎夏見董晉退下,也立即朝雲千夢福了福身,有些依依不舍地道別,“慕春姐姐好好照顧王妃,奴婢解開水中的毒便回來繼續伺候王妃。午膳沒有被下毒的跡象,王妃可安心食用。”

雲千夢心思沉重,看向迎夏的眼中亦含著些許不舍,微微朝迎夏點了下頭,才讓慕春送著迎夏出了院子。

“喬影。”目送董晉離開,雲千夢這才出聲將守在外麵的喬影喚了進來。

“王妃。”門簾隻是些微的翻動了下,喬影修長的身影已立於雲千夢的麵前,等候雲千夢的差遣。

“留在本妃身邊的暗衛,從今日起全部集中在本妃與元德太妃的居所附近,隱於暗處,不可讓人察覺出此處的不同。”雲千夢低聲地吩咐著喬影。

喬影方才立於門外,已聽到雲千夢讓董晉將守在客棧外的城防軍撤走,現在又得到雲千夢這樣的命令,臉色瞬間警惕了起來,同樣放低聲音說道:“王妃是不是懷疑下毒之人已經悄悄潛入城中。讓董將軍將城防軍帶走,便是不想暴露咱們的藏身之處。”

見喬影一瞬間便明白了自己的用意,雲千夢眼中劃過一絲讚賞的神色,繼而開口,“的確如此。王爺手下的暗衛武藝如何,沒有比你更清楚的。從方才董將軍對整件下毒事件的陳述中不難發現,對方派來的殺手也不是泛泛之輩。能夠讓咱們的人死傷大半,這便足以引起我們的重視。若咱們再在客棧外大張旗鼓地讓守城軍守著,豈不是自曝藏身之處?況且,那些守城軍論起身手,即便是留在此處,若是遇上敵人也不過是多填進去一條人命,何必讓他們留在此處送死?倒不如讓他們跟隨董將軍上陣打仗,方有些用處。”

“王妃所言極是。隻是,如此一來,王妃身邊保護的人便又少了許多。王妃方才何不將這重擔憂告知董將軍,讓他多派些暗衛前來保護?”想起之前王妃幾乎將所有的暗衛派給董晉一事,喬影的一顆心始終懸在半空中,唯獨擔心有朝一日王妃身邊保護的人手不夠。今日出了中毒一事,更是印證了喬影的擔憂。

雲千夢卻是坦然一笑,執起桌上的銀筷開始慢慢地進食,時而與喬影說著幾句話,“若咱們隱藏的好,對方想要下手也是找不到機會的。今日出了這樣的事情,顯然不管是辰王還是海王,心中都已經開始著急了。大戰即將來臨,前線才是最需要將士的地方,咱們有暗衛護著足以。況且,終究是我連累了錦城的百姓,又豈能為了自己的安危而私下調遣軍隊?經過這一個月的時間,董將軍排兵布陣早已安排下,每個人均有自己的使命,咱們何必讓董將軍為難?”

“王妃說的是,卑職立即去辦。”喬影深深地看了雲千夢一眼,見她神色淡然地用著午膳,便悄聲退出了外間。

雲千夢卻在喬影離開後擱下碗筷,一手揉著心口、一手輕撫著肚皮,嘴角泛起一抹淡笑,雙目含著慈愛之情地對腹中孩子溫聲道:“原來你也吃不下呀!別怕,娘親定會護好你的!”

晚膳時分,雪卻是越下越大,放眼往窗外看去,之間客棧的庭院早已是白雪茫茫。

雲千夢雖未有胃口,可為了腹中的孩子,依舊堅持進食。

“王妃,奴婢見您午膳用得極少,便讓廚房在晚膳中加了些提味的食材,您嚐嚐吧。好歹多吃些,將來生產也能夠順利些。”慕春見雲千夢的午膳幾乎沒有動,雖知王妃是擔憂錦城內的百姓,但慕春心中依舊為雲千夢的身子擔心。

王妃的月份越來越大,再過一兩個月便要生產。可端看王妃的臉色與體型,除去凸起的腹部外,竟比往日還要消瘦。這樣又怎麽能夠熬過生產的痛苦?

雲千夢深知慕春的用心,也知近段時日自己操心過度,這才導致體重不增反減,便笑著點了點頭,努力地吃著桌上的晚上。

‘蹬蹬蹬……’而這時,木質的台階上響起一連串快速地奔跑聲,在這寂靜的晚上顯得極其的刺耳……

不一會,門簾被人掀起,喬影滿頭滿身的白雪走了進來,隻是她尚未靠近雲千夢,便被護住心切的慕春給攔住,“喬影,你身上寒氣太重,莫要過給了王妃。”

聽到慕春的提醒,喬影這才回過神來,隻是臉上的焦急之色卻瞞不過雲千夢的雙眼。

將用了一半的米飯擱在桌上,雲千夢拿過手邊溫熱的帕子擦了擦嘴,隨即出聲問道:“出了什麽事情?竟讓你也露出這樣的表情。”

喬影任由慕春為她擦去身上發上的雪水,眼底的焦急也顧不得收起,快速出聲回答著雲千夢,“王妃,方才迎夏派暗衛回稟,說已有十幾名百信死於中毒。那毒的毒性雖不及鶴頂紅等毒霸道,卻也十分難解,加上此時城中藥材匱乏,隻怕這幾日還會有更多的百姓喪命。卑職得到消息後,忙趕去城門口,那裏已經聚集了不少要求出城的百姓。董將軍正加派人手守住城門。卑職見董將軍忙碌,便折了回來。”

“海全果真是打算動手了。”聽完喬影的回稟,雲千夢輕輕吐出這句話來。

隻是,她語氣雖輕,但修眉卻已緊皺起來,一手撐著桌角站起身,走到窗邊,透過窗子,目色深沉地望著漆黑一片的庭院靜立不語。

慕春則是眼帶責備的看了喬影一眼,目光再次看向桌上隻用了一半的晚膳,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喬影得了慕春一個埋怨的眼神,順著慕春的視線往桌上看去,這才驚覺自己來得不是時候。抬眸往雲千夢的背影看去,卻真覺得王妃這段時日清減了不少,從背後望去,竟看不出王妃是懷孕七個多月的孕婦。

“王妃……”歉意的話剛要說出口,房內卻忽然響起雲千夢清亮的聲音。

“喬影,立即發信號通知王爺,讓他盡快做好應戰的準備。至於董將軍那邊,既然董將軍已經做出了決策,咱們便靜觀其變,看看對方到底想做到什麽程度。這幾日,客棧內的暗衛定要輪流看守,不得出半點差池。”雲千夢語氣強硬地開口,說出的話如放出的箭般,隻有正中紅心,沒有無的放矢。

喬影心口一緊,重重地朝著雲千夢的背影點了下頭,二話不說便轉身出了內室……

黑夜中,北風呼嘯而過,夾雜著飄然而落的大雪,讓所有人均躲進了家中取暖。

而駐守在外圍的楚王軍中,卻是不斷有一縱隊的士兵不畏嚴寒堅持在大營內巡邏。而主帥的營帳,更是一盞油燈點到天亮……

三更天時,習凜踩著腳下半寸高的白雪掀開了主帥營帳的帷幕,隻見他雖穿著鬥笠,可眉毛、睫毛上竟已是覆上了一層厚厚的白雪,遠遠望去與雪人無異。

“王爺,城內有消息傳出!”顧不得整理自己的儀容,習凜抬起右手在臉上胡摸了一把,甩去沾在手心的雪水後,再次出聲稟報情報,“王妃傳來了消息,根據信號的顏色判斷,王妃是想告知咱們盡早做好應戰的準備。”

“知道了。”楚飛揚背對著習凜,正麵對地圖研究如何從另外兩軍的防守中取得有利的地勢。

在這寂靜的夜晚得到這個消息,隻見楚飛揚原本背在伸手的雙手不自覺地緊握了起來,似是壓抑著心中無法宣泄的思念及對雲千夢此時處境的擔憂。

習凜靜立於原地看著王爺努力忍耐的模樣,心底不由得一酸,卻什麽也不能說。

“半柱香後,讓所有將領過來。”漫長的一盞茶時間過去,寂靜的營帳內響起楚飛揚略顯沙啞的聲音。

習凜聞聲抬起頭來,見王爺已經拿過擱在椅背上的披風穿戴好,麵色冷峻地大步往營帳外走去……

“王爺,外麵風雪太大,您還是披上鬥笠吧。”見楚飛揚竟打算這般模樣出去,習凜心頭一緊,忙將自己的鬥笠拿過來,打算為楚飛揚穿上。

一隻修長而蘊含力量的大手卻在此時拂開習凜遞過來的鬥笠,習凜的耳邊同時響起楚飛揚的聲音,“不必了,你快去通知眾將領,莫要耽擱了時辰。”

語畢,楚飛揚掀開帷幕,大步跨出營帳……

漆黑的夜幕下是一片片飄落的潔白大雪,楚飛揚一步一個腳印地踩著厚積的白雪,腦中卻浮現去年過年時,雲千夢一身新嫁娘的衣裙立於夢馨小築的庭院內,親手為庭院中的那株蒼鬆大樹裝扮的場景。青翠樹枝間被點亮的紅燭不但將缺少人氣的楚相府裝扮地喜氣洋洋,那跳躍的燭光與燦爛的笑容更是照進了他冰封許久的心,讓他再也無可自拔。

一陣寒風吹過,幾片白雪隨風落入衣襟中,瞬間將楚飛揚從回憶中帶回這片冰天雪地中……

一抹苦笑自唇邊泛開,素來睿智冷靜的黑眸中浮現出少有的焦急,楚飛揚狠狠地甩了甩頭,踩在雪上的步子卻越發沉重……

“王爺……”迎風走到一座營帳前,守在外麵的士兵見是楚飛揚,立即上前行禮,卻被楚飛揚阻止。

看著麵前的士兵立於寒風大雪中,整個人已快要被大雪覆蓋,楚飛揚抬手用力地在他的肩頭拍了拍,這才自行掀開營帳的帷幕,緩步走了進去……

一陣寒風隨著掀開的帷幕灌入營帳內,幾片雪花飄了進來,眨眼間卻又化成了雪水,斜躺在木床上的容雲鶴猛地睜開雙眼,卻發現楚飛揚已經走了進來且落座在不遠處的座位上。

容雲鶴單手撐在床上站起身,快步來到楚飛揚的麵前,看著麵色嚴峻的楚飛揚,容雲鶴已經快到嘴邊的問話卻不知怎的重新咽回了腹中。

右手執起桌上的茶壺,為楚飛揚倒了一杯熱茶,容雲鶴隨之落座在一旁,淡然地出聲問道:“天色已黑,王爺怎麽過來了?”

楚飛揚接過茶盞,無聲地輕抿了一口溫熱的茶水,卻沒有立即將茶盞放下,而是將茶盞拿在手中端詳了半晌,這才低沉開口,“你可知齊靖元將你帶來北方有何用意?”

容雲鶴是少有的通透之人,楚飛揚的問話一出,他已隱約猜出楚飛揚話中的意思,加之之前楚飛揚與齊靖元之間的對話,更讓容雲鶴進一步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隻是,心中明白是一回事,容雲鶴卻始終有些不明白楚飛揚為何非要如此,不由得皺眉問道:“王爺是想將王妃托付於我?”

一個‘我’字,代表雙方朋友的關係!

楚飛揚神色肅穆,墨黑的眼瞳如星空浩瀚讓人猜不透裏麵到底藏著什麽。隻是在聽完容雲鶴的問話後,原本輕轉茶盞的手微微一頓,唇角稍稍揚起,勾勒出一抹飄渺淺笑,隨即點了點頭,這才開口,“齊靖元此次願意與我聯手,大半原因則是為了你姐姐。可他身為北齊儲君,豈會沒有統一天下的野心?讓夢兒前去北齊避難這一步棋,說真的,連我自己也不知是對是錯!我所能賭的,也不過是齊靖元對你姐姐的真心。但她若是背著你姐姐對夢兒下手,我身在西楚隻怕是鞭長莫及。既然他有心帶你前去北齊,我隻能自私地要求你能夠在北齊的這段時間內,對夢兒多加照拂。”

語畢,楚飛揚放下手中的茶盞站起身,右手揚起膝前的長帕便要朝著容雲鶴跪下……

“使不得……王爺,使不得……”容雲鶴心口一驚,忙站起身握住楚飛揚的胳膊,在楚飛揚下跪之前將其扶了起來,心底卻因為楚飛揚此舉而震撼不已。

“容家能夠安然無恙的走到今日,也是多虧了王爺多次出手相救。況且我與王妃本就是朋友,互相幫助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王爺委實不必如此。”將自己妻子的安慰交托給他人,若不是對自己以及雲千夢有著全然的信任,隻怕沒有人能夠有這樣的信心與胸懷。僅憑這一點,容雲鶴便對楚飛揚佩服的五體投地。

見容雲鶴如此保證,楚飛揚沉默點頭,兩人對坐半晌,才聽見楚飛揚繼續說道:“大戰臨近,到時不管是勝還是敗,城門一旦被打開,我便會派人接你前去錦城,屆時你與夢兒一同隨齊靖元的北齊軍一同返回北齊。路途遙遠凶險,一切小心。”

知道楚飛揚已經安排好了所有的路線和事情,容雲鶴隻默默地點了點頭,兩人再次靜坐半晌,便見楚飛揚站起身出了營帳……

“王爺,所有人都到齊了。”習凜早已守在營帳外,手中拿著一隻燈籠,瑩瑩之光卻隻能照亮周身寸許範圍。

楚飛揚麵色冷峻,漠然地點了點頭,隨即帶著習凜朝主帥營帳走去……

翌日,大雪紛飛,寒冷異常,北風不斷的撲打在窗棱上,屋簷已是結了長長的冰棱。

“外麵情況如何?”這一日,雲千夢隻覺心思不似往日那般能夠冷靜的分析事情,臃腫的身子在屋內不斷地來回踱步,時不時地詢問慕春城內的情況。

“王妃。”這時,喬影一身白雪地衝了進來,隨著她的到來,一股寒氣也衝進了溫暖的內室。

雲千夢驟然停住邁動的腳步,猛地回身看向喬影,眼底含著幾分焦急之色,忙問道:“如何?”

喬影顧不得拍掉身上的雪花,立即開口回答,“城內城外均有些異常。方才接到消息,城內中毒而死的百姓已經過百,讓城內許多百姓驚恐不已。卑職從遠處往城樓望去,隻覺城樓上的守城軍更是嚴陣以待,氣氛十分地怪異。”

“走,上城樓看看去。”雲千夢心中始終有些不安,看了眼窗外洋洋灑灑飄落下來的白色大雪,扶著已經滾圓的肚子往門口走去。

慕春見狀,立即拿過一旁的厚實棉襖為雲千夢穿上,隨後又取出自己趕製的披風為雲千夢披上,這才小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