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37節

  此言一出,端王臉色驟然慘白,眼底盛滿震驚,滿臉不可置信地望著寒敬,半晌回不過神來。

  莫說端王,即便是楚南山在聽到這個消息後,臉上亦是閃過詫異。

  寒敬見端王臉色驟變,便知他並不知情,隻見寒敬斂下眼簾,回憶著當年發生的一切,“王妃在您帶著大公子離開端王府後不久,又生下了二公子。卻不想,殺手竟在這時殺進了產房。而您原先派在產房外守護的侍衛除了卑職外已盡數跟您前往韓府,王妃無法,隻能將二公子交給卑職與芸娘,我們二人趁亂帶著二公子離開了王府,從此隱姓埋名不敢出現在京城。”

  寥寥數語,卻讓人瞬間聯想起當年韓王妃死時的慘烈,端王的臉色一變再變,此時已是灰白之色,顯然是受了極大的打擊。

  在寒敬簡單地敘述完當年的事情後,端王久久不曾回神,雙目呆滯地凝視著前方的燭台,眼中神色早已死寂一片。

  就連楚南山聽後,亦是皺起了眉頭,心中卻又隱隱有些猜出韓王妃遭此一劫的原因,心底不禁有些唏噓,生在皇家、嫁入皇家,隻怕是富貴在人前、生死不由己吧。

  “這麽說來,當年產房的火災,是……”似是不忍心說出心中那人的名字,端王神色悲慟難以自已,目光雖轉向寒敬,卻不見半點人氣。

  寒敬默默地點了點頭,臉色同樣難看,沉聲回道:“王妃被那些殺手刺傷,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便親自放火,隻為掩藏這世上還有二公子的事實。卑職與芸娘便帶著王妃交托的銀兩與二公子離開了京城,直到二公子去年參加科舉才又踏入京城。”

  語畢,營帳內寂靜無聲,端王緩緩閉上雙眼,心思卻是百轉千回難以言表。

  如今寒敬將所有的事情說清楚,端王與楚南山心中漸漸有底,加之寒敬提及科考一事,兩人的腦中幾乎在同時浮出一個名字……

  “寒澈是本王的兒子?”悲喜交加,兒子對此時的端王而言,是失而複得的珍寶。尤其寒澈才貌品行出眾,更是難得的人才。端王眼中已浮現出一抹生為人父的自豪與驕傲。

  隻是,轉念一想,自己的兒子卻因為自己而流落在外近二十年,端王心底驀然湧上一股心疼,百般滋味沁在心頭,一時讓端王皺起了眉頭。

  而與端王一同猜出寒澈的楚南山,此時的表情卻是極其凝重,眼底則是泛著濃濃的深思。

  “王爺明鑒,寒澈的確是王爺的子嗣。隻是,卑職曾答應過王妃,隻有在小主子具備自保能力之後,才能讓小主子進京。這才延誤了王爺與小主子相認的時間,還請王爺責罰!”語畢,寒敬再次朝端王下跪,臉上一片沉靜,顯然是心甘情願領罰。

  端王卻是快速地伸出雙手,在寒敬雙膝沾地之前將他扶了起來,鄭重道:“你為本王保住血脈,本王又豈會責怪於你?澈兒如今身在何處?他是否已知自己的身世?”

  問到最後的問題,端王語氣明顯有些停頓,想來定是心中對寒澈有所虧欠,這才顯得底氣不足。

  隻是,即便如此,依舊無法阻擋端王想見寒澈的急切心思,那重新燃起生氣的眸光,讓端王整個人充滿活力。

  寒敬見主子漸漸恢複了活力,心頭不禁微微鬆了口氣,目光卻是看了楚南山一眼,這才緩緩回道:“小主子原本與卑職一同前來朝城。隻是半路聽聞楚王前去錦城,便與卑職分道而行。想必此時小主子已經到達錦城,與楚王見麵了。”

  “如此說來,可要恭喜王爺找回子嗣了!”寒敬的一記眼光,讓楚南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於是便適時地開口,心底卻已是浮現出另一個策略。

  “多謝王爺!隻怪我當年沒有設想周到,讓那人鑽了空子,這才釀下無法挽回的憾事,唉……”一聲輕歎,卻包含了端王這半生的一切,結發妻子喪命、繈褓幼兒失散,端王即便貴為皇家子孫,卻也是活得無比艱辛。

  “既然王爺找回了皇孫,而如今西楚又是群龍無首,王爺何不取而代之?”不知不覺間,楚南山竟提出與楚飛揚相同的建議,驚得端王與寒敬臉色驟變。

  兩人麵麵相覷,不明白楚南山為何在此時提出這樣的要求。

  至於那張皇位,端王痛失妻兒便是奪儲一事所賜,他豈能再讓自己卷入這樣的權利旋窩中?

  聽完楚南山的提議,端王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正要開口,卻被楚南山搶先一步開口,“王爺還是好好思量後再給我們答複吧。如今天下三分,辰王海王無論是誰登基,咱們將來都隻會是死路一條。況且,海王設計陷害太子、辰王偽造聖旨,即便坐上皇位也是名不正言不順,端王既然有這個資格,為何不博一回?”

  聞言,端王神色更見嚴肅,方要婉拒楚南山的好意,卻猛然刹住。

  隨即端王將楚南山方才所說的話細細地在心中琢磨了一遍,猛地抬頭看向楚南山,眼底帶著一絲不解,繼而開口問道:“王爺方才的話是何意思?辰王也是先帝的皇子,即便他偽造聖旨,由他繼承皇位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為何王爺方才的話中,似乎是將他排除在外?”

  說話間,端王雙目始終注視著楚南山,想要從楚南山老謀深算的表情中窺視出半點蛛絲馬跡。

  奈何,楚南山身為楚王這麽多年,隻有他揣測人心,何時見旁人看透他的?

  隻見楚南山臉上浮現一抹狐狸般的淺笑,隨即招手讓端王靠近,在端王耳邊低語片刻……

  果不出奇然,端王聽完楚南山的低語後臉色大變,不似方才提及韓王妃時的悲痛與寒澈時的內疚,無法掩飾的震驚完完整整地由端王的內心傳達至眼底臉上,真真實實地落在楚南山的眼中。

  “王爺……此事當真?”回味過三,端王才找到自己的聲音,有些不利索地出聲問著楚南山。

  他與辰王身為皇家子孫都不知道的廢帝詔書竟然在楚南山的手中,此事若是真的,當真是非同小可。隻要拿到那丹書鐵券,任何人都能夠順理成章地登上西楚的皇帝寶座,這樣的誘惑實在是太大,即便端王清心寡欲多年,也在初聽到這則震撼人心的消息時久久不能回神。

  “你何時見本王打誑語的?”楚南山卻隻是輕聲反問,渾身鎮定的氣息讓端王瞬間相信了這個事實。

  楚南山跟隨江肅君一同打下這西楚天下,兄弟之情自然非同一般。隻怕比之自己的子嗣妻子,先祖爺更加信任這個兄弟吧。加上楚南山讓人折服的品行與為人,先祖爺將如此重要的東西交給他保管,實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如此分析,端王心底的疑惑盡數打散,隻是心中卻為皇位一事陷入掙紮中。

  “兩位王爺,可容卑職說幾句話?”這時,寒敬恭敬地出聲。

  楚南山心底淡淡一笑,率先看了端王一眼,隨即輕輕地點了點頭。

  端王亦是需要旁人的建議,見楚南山同意寒敬開口,也隨之點了下頭。

  “王爺,二公子雖生長在民間,卑職卻不敢忽視了二公子德行操守學業的教導。在二公子年幼時便請諸多有名的隱士教導其學識,相信憑著二公子奪得狀元這一點,便能夠讓二位信服吧!其次,卑職是看著二公子長大的,二公子雖不是生長在公卿之家,但行事卻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讓人折服。一如老王爺方才所言,天下共主自是要有魄力有德行,卑職自認二公子當可擔此大任。”寒敬並未開口勸服端王為帝,卻是以寒澈為重點,讓端王看到兒子的潛力。端王即便再如何有淡出朝政的念頭,卻也是需要為兒子打算的,更何況他虧欠寒澈的是整個人生。

  聽完寒敬的勸說,端王陷入沉思中,眉宇間凝聚著複雜情緒,卻也顯示他已將寒敬的勸說聽進了心中……

  楚南山則不再開口擾亂端王的思緒,徑自坐在首座上繼續研究著與袁耀等人的攻防戰。

  “王爺,大營外的侍衛要求見寒敬。”而這時,守在營帳外的侍衛則出聲提醒道。

  “王爺,卑職去去就來。”寒敬聽到侍衛的提醒,低聲詢問著端王的意見。

  端王隻抬頭看了他一眼,便點頭同意,隨即便坐回方才的位置上,繼續分析著其中的一切。

  隻不過一盞茶的時間,寒敬便快速地返回營帳。

  隻見他此時麵帶喜色,看向端王的眼中更是充滿激動的神情,不等端王開口詢問何事,他便率先稟報道:“王爺,二公子已經啟程前來朝城。”

  得到這個消息,端王臉上卻不見半絲喜悅之情,複雜的眼神中夾雜著點點緊張,竟讓他覺得有些坐立不安,不知該拿何種麵目去見出類拔萃的寒澈。

  楚南山瞧出端王的緊張,眼中卻浮現點點淺笑,父子之情隻怕便是如此。隻是楚南山卻也知此種情況下,端王斷是不能做出理智的決定,便出聲道:“今日晚了,王爺回去歇息吧。方才的事情,不如待寒澈前來後再做決定。”

  端王如釋重負,望向楚南山的眼神中多了一抹感激,隨即站起身,敬重地朝楚南山點了點頭,便帶著寒敬步出營帳。

  錦城附近海王軍營中。

  一身戎裝的海全親自領著大軍坐鎮錦城海王軍營。隻見他由西往北一路趕來,原本幹淨發亮的盔甲早已蒙上了一沉灰塵。加之兩個最得他心意的兒子接二連三的出事,讓原本意氣奮發的海全如今看來有些陰沉,眼中更是攜帶著一片殺氣,讓人不寒而栗。

  “屬下參見王爺。”一眾被調往錦城應戰的海王軍將領見主帥前來,紛紛聚集營帳朝海王行禮。

  “都起來吧。如今錦城情況如何?”海全聲音低沉帶著一絲陰鷙,全然不似往日的儒雅。但見他方一踏進營帳,便馬不停蹄地開口詢問錦城的近況。

  此次海王軍征伐西楚北邊邊境的主帥慕容傑早在幾日前便接到海全的密旨,親自前往錦城指揮作戰。

  此時聽到海全的提問,慕容傑領著眾將領站起身,隨即出聲回道:“回王爺,三軍對陣,此時卻均不敢貿然出手,生怕成為眾矢之的。隻是相較於守在內圈的辰王軍與守在外圍的楚王軍,咱們海王軍受兩軍包圍,情況不是十分妙。若不再找到突破口,隻怕楚王會封鎖外圍所有道路,咱們的糧草會受到極大的限製。”

  慕容傑素來膽大心細,看待事情的方式也比袁耀等人全麵仔細。而他如今能夠在海王軍一片大好前景之中看出圍困錦城的海王軍即將麵臨的困境,又能夠坦然地接受這樣的困境,顯然不是泛泛之輩。

  而營帳內的氣氛,也因慕容傑的話從迎接海全的喜慶,變為沉重。

  海全這一路走來,比之守在營中的將士們更能看清事情的真相,此番自己圍困雲千夢早已激怒了楚飛揚。以楚飛揚的性子,定不會善罷甘休。如今還未明著行動,自然是顧慮到雲千夢在錦城內的安慰。

  更何況,楚飛揚與江沐辰之間隔著一個雲千夢,那兩人定不會聯手,這便是海全如今最為肯定的一點。

  也正是因為有了這一點肯定,讓海全稍顯急躁的心情稍稍得到緩解,更加能夠專心對付那兩人。

  “這件事情,本王在來的路上便已思量過。比之被困內圈的辰王軍,海王軍如今的形勢則顯得稍微寬鬆些。況且,錦城被圍困這一個月多以來,想必城內的儲糧也消耗的差不多了。楚飛揚愛妻深切,豈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愛妻挨餓受凍?他定會想方設法地將糧食運入錦城,以緩解如今城內漸漸出現的饑荒。隻是,他想將糧食運往錦城,首先便要經過咱們,若是真到了危機時刻,咱們大可搶了楚飛揚送往錦城的糧食。至於江沐辰,他心中早已恨透了楚飛揚,豈會讓楚飛揚得逞?屆時,辰王不就等於變相的幫了我們嗎?”狡猾地一笑,海全滿眼皆是算計陰謀,隻是這一切的背後,卻是抹不掉的仇恨在支撐著他。

  “將錦城的地圖拿來。”語畢,海全解開披風,領著一眾將領走到桌邊,顯然是開始商定作戰的計劃。

  一張放大的地圖瞬間被侍衛呈了上來,海全攤開地圖平放於桌麵,雙目頓時聚精會神地分析著錦城附近的地勢,雙眉時而緊皺、時而舒展,手指則沿著各條道路滑行,最終右手食指輕輕地在地圖的某一角點了幾下。

  眾將領見海全神色歸於平靜,心知海王已是做下了決定,紛紛閉口不出聲,等著海王開口說出計劃。

  “大軍已經在錦城駐紮一個月多,即便錦城城內已經鬧起饑荒,若是董晉不開城門,咱們也難以攻進去。況且,咱們幾十萬大軍囤積在此,也是消耗,拖延的時間越久,對我們而言也並非是好事。為今之計,咱們隻有主動出擊,逼著董晉那個老匹夫開城門。咱們才有機會攻進城內,活捉雲千夢。”說話的同時,海全的手指不斷地點著地圖的某一角,雖未明說,卻也是提醒了營帳內的眾位將領。

  這些將領跟隨海全多年,自是明白海全的行事作風,若是沒有找到突破口,王爺斷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董晉是塊硬骨頭,是絕對不會讓城內的百姓吃苦。他又是楚南山的親信,更是會豁出性命地保護楚王妃。就拿這次咱們幾十萬大軍兵臨城下一個多月以來的事情便可看出,董晉這一關不好過。況且城內還有個足智多謀的楚王妃,加上如今楚王的幾十萬大軍全部到齊,咱們明著硬闖才這般困難。聽王爺話中的意思,咱們明著不行,就來暗的?”慕容傑雙目緊盯著海全手指指向的地圖標記,眼中神色一暗,心思瞬間活絡了起來,顯然已經明白了海全話中的意思。

  聽完慕容傑的分析,海全眼中不禁浮現讚賞的目光,初來時的陰沉表情終於漸漸緩和,臉色稍顯柔和地點了點頭,繼而開口,“錦城位處北方邊緣地區,北方素來少水。但錦城卻因為處於北方邊緣,得天獨厚地擁有幾座山,這些山上流下來的山泉水,足以讓錦城的百姓應付在除去使用儲藏冬雪之外的日常飲居。城外有江沐辰的大軍守著,咱們若是調動大軍,必定會引起江沐辰的注意,倒不如撥出暗衛悄悄潛入錦城在這些山泉水中做手腳。屆時錦城百姓飲用了有毒的山泉水,城中的藥材定會吃緊,本王就不信愛民心切的董晉會眼睜睜地看著百姓死掉。”

  說到最後,海全的臉上閃過一抹極重的殺氣,想來海越之死對他的打擊定是極大的,否則豈會拉上整座城池的百姓為海越陪葬?

  “王爺此法極好!”而一眾海王軍將領卻在聽完海全的計劃後,紛紛拍手稱好,眾人臉上皆是露出久違的笑容。

  苦守錦城一個多月,早已讓這些習慣在戰場廝殺的將領們耐不住性子了,如今有了這個法子,又能夠讓敵人自己打開城門,這些將領又豈會不讚成?

  “王爺,此事交給卑職去辦吧!”慕容傑主動請纓,要求去辦此事。

  卻不想,海全卻是當眾將拒絕了慕容傑的請求,隻見海全輕輕地搖了搖頭,將視線從地圖上轉移開,目光沉著地一掃圍在桌邊的一眾將領,最後將視線放在慕容傑的身上,沉聲說道:“你原本便是派往攻打北方的主帥,若非圍攻錦城沒有合適的將領,本王自是不會將你調離鄭州。如今本王已經前來錦城,你即刻啟程回鄭州,切不可讓楚飛揚江沐辰趁虛而入。”

  聽得海全一席話,慕容傑身形一怔,縱使他自認看待事情已是麵麵俱到,可與海王相比,卻還是有天壤之別。

  三王將主要兵力集中在錦城,外人定會認為錦城及其附近才是最後的戰場。殊不知楚飛揚與江沐辰手中尚留有近百萬的兵力,這些兵力若是在此時對海王軍進行反撲,即便海王軍贏得了小小的錦城,隻怕失去的城池將更多。

  思及此,慕容傑的手心竟冒出一層的冷汗,眼中的自負瞬間散去,改而浮現慎重之色,對海全認真地點了點頭,便不再提及方才的提議。

  錦城內。

  十二月的冬日,北方的天空已是飄起了鵝毛大雪。

  “王妃,下雪了。”慕春端著午膳進入內室,隻見她發上、肩上均是沾了些許白雪。

  聞言,雲千夢放下手中的書卷,扶著已經高高隆起的肚子小心翼翼地站起身,隨即慢慢踱步到窗邊,素手輕輕推開一扇木窗放眼往外看去,果真看到外麵如鵝毛的大雪從灰蒙蒙的天上飄然而下。

  “咱們在這裏也待了一個多月了!”內室燃著炭火,室內空氣略顯得有些沉悶,雲千夢索性將那扇半開的木窗推開,讓外麵沁涼的空氣流進來。

  隻是,看著這一片片飄然落地的輕盈大雪,雲千夢的心思卻是沉重的,目光不由得望向天際,思緒也隨之飄遠……

  已經被圍困錦城一個月多,雲千夢每日所想所做的便是如何能夠突破辰王海王的防守。

  可惜這一個多月來,這兩軍的防守越發的嚴密,兵力更是各自又再次增加了十萬人馬。看來辰王海王已經意識到,西楚各地的混戰即將結束,而大規模的戰爭,即將圍繞錦城展開。

  而他們這一舉動卻也告訴雲千夢,這兩人怕是已經知曉自己的手上握有丹書鐵券了。

  心中肯定了這個揣測,雲千夢眉心漸漸聚攏,搭在窗台是手微微用力,事情隻怕不會這麽容易就解決了。

  “王妃,您懷著身孕,怎能站在窗口?外麵寒氣太重,可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著了風寒。”擺好午膳,慕春快步來到窗邊,伸手想將雲千夢扶到桌邊。

  “哪有那麽嬌弱?”心知慕春所做的一切均是為自己著想,雲千夢卻是淺笑著推開她的手,依舊立於窗邊,神色間一片深思,顯然還在思考著突圍的辦法。

  這時,喬影快步走進內室,見到雲千夢,隨即行禮道:“卑職見過王妃!”

  聞聲,雲千夢側過身子看過去,瞧出喬影眉宇間帶著一絲喜悅之色,雲千夢表情柔和地出聲問著,“起來吧,出了什麽喜事嗎?”

  聽到雲千夢提到‘喜事’二字,喬影眼神微微一愣,隨即回過神來,以王妃心細如發的性子,想必已從自己進門時的表情猜出事情的好壞。

  喬影站起身,來到雲千夢的身邊,雙眸神色微亮地開口,“回王妃,卑職方才收到王爺所發的信號。王爺此時已在錦城外的楚王軍營中,相信過不了多久,錦城的危機定會被破。”

  聽到這則消息,雲千夢表情稍稍一愣,嘴角隨即才微微向上彎起,露出一抹淺淡的笑容。

  隻是那雙含笑的美眸中,卻淡去了凝聚了一個多月的沉重,帶著一絲如釋重負的輕鬆,露出了雲千夢被困錦城後的第一個舒心的淺笑。

  “王妃……”慕春更是喜極而泣,隻見她眼眶微濕,雙手輕揉著眼角泛出的淚珠,口中則是輕喚著雲千夢,想來也是被這個消息震撼住了。

  “好了,別哭了!即便王爺不來,難道幾十萬楚王軍還不能夠保護我們嗎?”雲千夢抬手拍了拍慕春的小臉蛋,繼而又想起解救錦城的重重困難,隨即收起心底的那抹喜悅,正色道:“出此消息外,王爺可還有其他消息傳來?”

  對於這個問題,喬影卻是搖了搖頭,“不曾,王爺並未下達其他的命令。”

  “王妃,王爺定是怕您擔心,這才隻報喜事!您如今是雙身子,一切皆應當以身子為重。如今王爺已經趕來錦城,您也不必再如前些日子那般操心了。”慕春見雲千夢依舊緊鎖眉頭,忙不迭地出言寬慰。這些日子王妃日夜為錦城被圍一事操心,明明是孕婦,卻是清瘦地讓人心疼,慕春看在眼中、心疼在心中。此時王爺趕來錦城,怎能不讓慕春開心?

  “放心吧!”見慕春始終擔心自己的身子,雲千夢舒展開眉頭,勾唇一笑,隨即轉身抬頭看向遙遠的天邊,雙手掌心輕輕地貼在肚皮上,愛憐地輕撫腹中的孩子,淺聲吩咐著喬影,“你發信號告訴王爺,說本妃一切安好,讓他莫要掛心。”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