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36節

  楚飛揚收回打量寒澈的視線,如黑曜石般閃耀的眼眸中閃爍著淺笑,淡然問道:“事到如今,寒相還不打算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嗎?”

  此言一出,寒澈原本冷靜的臉上不禁浮現一抹詫異之色。隻是轉目一想,這世上隻怕沒有能夠瞞得過楚飛揚的事情吧。

  一時間,寒澈略微浮躁的心情頓時沉靜了下來,雙目誠然地迎向楚飛揚暗藏精睿的眸子,緩緩開口……

  ------題外話------

  今天是最後一天更新,從2月22日起,到2月28日,請假一周,碼大結局!

  3月1日,寧兒會上傳大結局!

  謝謝親們這麽久以來的支持和鼓勵,寧兒會奉獻一出最完美的大結局!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大結局(上)

  楚飛揚收回打量寒澈的視線,如黑曜石般閃耀的眼眸中閃爍著淺笑,淡然問道:“事到如今,寒相還不打算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嗎?”

  此言一出,寒澈原本冷靜的臉上不禁浮現一抹詫異之色。隻是轉目一想,這世上隻怕沒有能夠瞞得過楚飛揚的事情吧。

  一時間,寒澈略微浮躁的心情頓時沉靜了下來,雙目誠然地迎向楚飛揚暗藏精睿的眸子,緩緩開口,“什麽都瞞不過王爺的眼睛。我與韓少勉是雙生子,同為端王與韓王妃的孩子。”

  寒澈的解釋,讓楚飛揚的眼底劃過一絲震驚,想不到寒澈與韓少勉竟是雙生子。原本自己與夢兒隻是猜測寒澈與韓家有所瓜葛,而韓少勉則與端王有關係,卻不想事實竟是這樣的。

  難怪之前自己多次派人去寒澈的家鄉探查其底細,卻均是無功而返,原來對方早已有了防備。隻是不知,端王是否知曉這件事情?若是知曉,端王又在這整件事情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隻是,以端王在朝中的地位,怎會讓自己的親骨肉流落在外?

  僅僅是一瞬間,楚飛揚的腦海中快速地翻滾出幾出最為要緊的疑問。

  隻是,寒澈的坦白卻也讓楚飛揚心頭一直緊繃的心弦稍稍放鬆了些。至少寒澈此時的坦白讓他明白,若不是決定站入他的陣營,對方是絕對不會說出這麽隱秘的事情。

  思及此,楚飛揚眼中隱藏的神色稍稍有了些變化,比之方才射向寒澈的銳利,此時的他神色更為淡定,耐心地等候寒澈說出前因後果。

  寒澈注意到楚飛揚眼底神色的些微變化,卻不甚在意地笑了笑,接著往下說道:“想必王爺心中也知曉,端王素來穩重,也頗受西靖帝的喜愛。隻是,這份喜愛卻為端王身邊的人埋下了禍根。而這個禍根,便是玉乾帝。韓王妃生產那年,則是皇位爭奪最為激烈的一年。玉乾帝為了防止韓王妃誕下小世子,因此打算在韓王妃生產之際下手。而這件事情卻被端王洞悉,他便秘密讓韓家人掉包抱走了剛出世的韓少勉,親自領著韓家人離開了端王府。隻是卻不想,韓王妃所懷的居然是雙生子。當第二個孩子降生時,韓王妃見玉乾帝所派的殺手已經快闖入內室,隻能讓自己的貼身丫鬟與侍衛抱著孩子離開了端王府。而韓王妃卻被玉乾帝派去的人給殺害了。隻不過,為了不讓殺手起疑,韓王妃在遭到刺殺後,居然親手縱火,將她自己活活燒死在產房內。”

  淡淡地說出這一切,寒澈麵色平靜,眼中卻含著一抹沉痛。

  當時他雖還是一名嬰兒,但如今想起自己的母妃為了保護他而慘死一事,寒澈的心中定也是十分地難受吧。

  語畢,寒澈從懷中掏出一隻純金打造且雕有騰龍的小腳鐲,隨即遞給楚飛揚,讓其查看這腳鐲的真偽。

  楚飛揚接過這隻一看便知是小嬰兒佩戴的腳鐲細細翻看,沉甸甸地腳鐲上精致地雕刻著騰龍的圖案,栩栩如生地如同金龍在眼前騰雲駕霧,讓人肅然起敬。

  而這天下能夠佩戴雕有騰龍圖案飾品的,也唯有皇室。這足以說明,這腳鐲是真的。

  楚飛揚沉默地將腳鐲還給寒澈,臉上卻是凝聚著一抹凝重,兩道劍眉不著痕跡地微皺了下,卻並未對此事做出論斷。

  接過楚飛揚還回來的腳鐲,寒澈繼續將話說完,“我也是科舉考試之後,才知曉事情的來龍去脈的。而我的養父養母,帶著母妃給他們的銀兩暗地裏訓練了一批死士,專門用來保護我。此次能夠在皇陵躲過辰王的暗殺,他們功不可沒。”

  端王這些年來修身養性,雖在朝為官,但卻鮮少插手朝中的大小事宜。因此朝中朝野的視線便盡數放在野心勃勃的辰王身上。所有人談論的皆是當年玉乾帝是如何從元德太妃以及辰王的手中奪過皇位的話題,卻忽略了當年奪儲之位真正的慘烈,更是忘記端王才是西靖帝最為看中的皇子。

  楚飛揚細細地觀察著麵前的寒澈,腦中則是想起之前雲千夢對寒澈相貌的評價。都說外甥像舅,難怪夢兒在端王府晚宴後曾將寒澈與韓正毅神色略有些相似,想必便是這個原因吧。

  楚飛揚又將寒澈的年紀與玉乾帝的年號相比較,均是一十八年,心下便漸漸信了寒澈的話。

  “這件事情,端王爺可知情?”想起端王每次看到寒澈時的陌生,楚飛揚心中漸漸有些明白。隻怕端王這個當事人也不知這世上還有寒澈這個兒子吧。

  似是沒有想到楚飛揚會就這個問題問起端王,寒澈神色稍稍一怔,隨即緩緩斂下眼簾,這才慢慢地回道:“趕來錦城之前,我的養父寒敬已經趕去朝城,想必他會將事情告訴端王爺。”

  寒敬本就是端王府的侍衛,見到端王這個主子,自是會將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說出來,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聞言,楚飛揚心念一轉,繼而開口問道:“那你預備如何做?如今玉乾帝已死,即便你想報仇,隻怕也找不到人。或者說,你想取而代之,成為這天下霸主?”

  端王身為先帝的皇子,寒澈自然是皇孫,如今西楚天下無主,由端王或者寒澈繼位是名正言順的事情。

  可是楚飛揚的這個問題,比之方才提及端王時更讓寒澈震撼。

  隻見寒澈眼底浮現震驚,卻隻是笑了笑,搖頭道:“王爺,我並沒有這樣的打算,我隻是想……”

  “你隻是想救出曲妃卿。”楚飛揚截去寒澈的話,替他說出那已經深深刻在寒澈心瓣上的名字。

  “隻是,你救出了她又如何?這天下不管誰來坐,隻怕都不會善待曲家。與其如此,倒不如你坐上那寶座,護全曲家。且你身為皇孫,這也是你的應做的,難不成你想看到先輩辛苦打下的江山落入他人之手?”楚飛揚緊接著開口,權衡利弊得失盡數分析給寒澈聽之。

  而楚飛揚卻也相信,以寒澈的聰明,定會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見楚飛揚將所有事情分析的如此透徹,寒澈眼底劃過一絲苦澀,嘴角上噙著一抹苦笑,淡淡地開口,“王爺,在我之上有端王和韓少勉,那九龍寶座也可由他們登上。”

  楚飛揚豈會看不出寒澈的顧慮?皇家子嗣這般多,端王身為先帝的大皇子,最是有資格繼承大統,否則當年玉乾帝也不會那般心急地想除去端王的新生兒。而韓少勉作為端王的長子,更是繼位的第一人選。

  而楚王若是決定輔助端王一脈繼承皇位,在西楚大亂之時,必不能再因為皇位而引起內部的爭端。這隻怕也是寒澈思慮的事情之一吧。

  看出寒澈的擔憂,楚飛揚眼底浮現出淺淺的讚賞,隨即開口道:“端王這些年修身養性,隻怕早已淡去了登基的念頭。至於韓少勉,為臣則可,可為帝卻是少了些火候。你身為左相,這段時間立於廟堂之上,是最接近玉乾帝的人,怎會看不出為帝的艱難?玉乾帝素喜鑽研平衡之術,他手中握有的兵權雖不多,朝中大臣也早已分為幾派。但玉乾帝的平衡之術卻也是運用地得心應手,否則豈會穩坐龍椅近二十年?相較之下,韓少勉的性子太過耿直,他可以是忠心耿耿的臣子,但身為帝王卻太過透明,隻怕坐不穩那個位置。”

  一時間,寒澈低頭沉默中,楚飛揚卻也不再逼迫他,徑自安靜地品茗,等待寒澈的答複。

  寒澈卻在楚飛揚品茗之時抬起頭,雙目平靜地看著楚飛揚,心底卻佩服楚飛揚揣測人心的本事。見楚飛揚神色坦然鎮定,與他談論皇位之事卻又如同喝水般輕鬆,寒澈揪著的一顆心竟是漸漸鬆開,緩緩低下頭,心中開始認真地思考楚飛揚的提議。

  楚王方才所言,句句屬實,更是句句精辟,若非他看準了自己,隻怕不會說出那番會引起血雨腥風的話來。

  自己身為左相這段時日以來,雖未參與諸王之爭中,卻也因為置身事外而將事情看得透徹。

  一如楚王方才所言,端王早已清心寡欲斷了稱帝的心思。而韓少勉為人耿直,若是成為皇帝,隻怕會因為太過正直而看不透朝中各懷心思的大臣,這對於一個國家而言,並非好事。

  可是,楚王是不是將他自己忘記了?楚飛揚不是活生生為帝最好的人選嗎?更何況楚王手握重兵,如今玉乾帝不但已死更沒有留下任何遺照,加上楚家在西楚百姓心中的地位,楚飛揚登基為帝不會有絲毫阻攔,可他又為何會在此時推舉自己?

  思及此,寒澈抬起頭來,眼中清澈目光依舊,但看向楚飛揚時卻夾雜著一絲疑惑,“以王爺的能力手段,想要坐上皇位輕而易舉,為何要將那九五至尊的寶座拱手讓人?況且,我與少勉乃是孿生兄弟,若由他繼位,將來有王爺與眾多大臣輔佐,他定也會成為一代明君。王爺為何隻選擇我?”

  楚飛揚嘴角含笑地擱下手中的茶盞,待他再次抬眸時,嘴角的笑意已經褪去,眼中神色肅穆認真,帶著一種承諾地開口,“本王誌不在此,既然有好的繼承人,本王將你送上皇位便可安心離去。至於韓少勉,本王方才已經說過,他太過正直,與你相比,少了帝王必須具備的心狠。心狠,不是能夠學會的,這是與生俱來的。”

  寒澈看似溫文爾雅,心智卻極其堅毅,這樣嚴格要求自己的人,若是不狠心,是絕對做不到的。

  而身為一個帝王最需要具備的,便是心狠,尤其在西楚經曆了此番大劫之後,更是需要一位有魄力的帝王來一統天下。

  “王爺需要我做些什麽?”寒澈自然明白,能得楚飛揚的幫忙,自己當然要出一份力。

  寒澈雖沒有說出他的決定,但見他這般問自己,楚飛揚便知寒澈已是應下了此事。

  隻見楚飛揚勾唇一笑,隨即朝寒澈招了招手,示意寒澈靠近,在他耳邊交代著事情。

  寒澈側耳傾聽,將楚飛揚交代的事情細細地記在心中,眼中卻是劃過一絲詫異,不由得開口問道:“王爺,您……”

  楚飛揚臉上始終噙著一抹淡笑,比之方才麵對齊靖元時的凝重,此時他的笑容中卻多了一抹如釋重負的解脫。

  見寒澈臉露訝異的表情,楚飛揚卻並未開口解釋,修長的手指執起桌上的毛筆,快速地在宣紙上寫下一封信件,隨即裝好交給寒澈。

  寒澈不再浪費時間,接過楚飛揚遞過來的信件收好,隨即在兩人的沉靜中站起身,朝著端坐首座的楚飛揚抱拳作揖,隨即當機立斷轉身朝著營帳外走去。

  不到半盞茶的時間,營帳外便響起一陣馬蹄的奔跑聲……

  西楚朝城。

  隨著寒澈到達錦城的楚王軍營,寒敬帶著幾十名侍衛也在最快的時間內趕到了朝城的楚王軍營。

  一片寂靜中傳來強勁有力地馬蹄聲,而原本黑暗的大營門口頓時點燃了火把,火亮的光線照亮了大營門外,將寒敬等人的身影籠罩在其中,盡數暴露在塔樓上的楚王軍眼中。

  “站住,什麽人!”守夜的楚王軍看著勒馬停在大營門外的幾十條身影,朝著塔樓下的眾人喊道。與此同時,原本靜守軍營的楚王軍已是擺好了陣勢,以防有人趁機偷襲軍營。

  “在下寒敬,求見端王爺!”端王與曲淩傲隨楚飛揚出征一事已非秘密,寒敬見楚王軍瞬間便做好了防備,緊繃的心弦稍稍放鬆,快速地回應著楚王軍的問話。

  同時,寒敬從懷中掏出一塊金牌,親自下馬走到守在大營門外的楚王軍麵前,將手中的金牌遞給他。

  那楚王軍接過金牌,立即轉身往軍營內奔去……

  一盞茶後,那楚王軍重返大營門外,僅對寒敬開口,“老王爺請您進去。”

  聞言,寒敬心中明白,楚王雖不在此處,可卻有老楚王楚南山坐鎮。端王身份尊貴又沒有武藝傍身,若想見到端王,隻怕先要通過楚南山這一關。

  思及此,寒敬不由得想起之前寒澈對楚家一門的分析,心中不禁漸漸認同了寒澈的話,提了一路的心也隨之慢慢地放了下來。

  轉頭對身後跟隨他而來的侍衛點了點頭,示意他們在外等候,寒敬對那楚王軍抱拳點頭,便跟著他踏進軍營。

  此時正值夜晚,楚王軍營一片寂靜,除去巡邏的楚王軍,其餘的將士皆已回到自己的營帳歇下休息。

  可就是這片寂靜,讓寒敬看到兩代楚王的治軍之嚴,更何況在這安靜的氣氛中,卻又透著凝重肅穆之氣,讓身在其中的人不由得肅然起敬。

  “老王爺請您進去。”走了大約半盞茶的時間,還未等寒敬將楚王軍營的一切打量清楚,耳邊已響起領路楚王軍的聲音。

  而那楚王軍將他帶領至主帥營帳外,便轉身離去,速度之快、腳步之輕讓人欽佩。

  麵前原本垂下的帷幕被外麵的侍衛掀開,寒敬隻覺眼前豁然一亮,心底驟然一緊,不敢再有半點遲疑,立即抬腿走進營帳。

  隻見主帥營帳內的帥位上坐著發須皆白、身穿主帥衣袍的楚南山,而楚南山的左下首處則坐著一身親王服的端王。

  整個主帥營帳內竟隻有他們二人,讓寒敬心中一驚,一時間竟忘記了行禮……

  端王雖坐著,可當寒敬出現在他的眼前時,端王的眼底便掀起一片震驚,素來冷靜的表情亦是漸漸浮現激動之色,那原本便被他握在手中的金牌,在此刻更是深深地印入掌心中,金牌表麵雕刻的‘端’字更是在手心烙上了痕跡……

  楚南山不動聲色地將二人的神色看入眼中,卻並未立即點明,隻是置身事外地繼續靜觀事情的發展,心底則是揣測著寒敬尋來的原因。

  “你就是寒敬?”一聲極具威望的詢問聲自楚南山的口中問出,洪亮的聲音不似一位老者,真正震撼人心的聲音頓時將沉浸在各自思緒中的端王與寒敬拉了回來。

  寒敬不敢再怠慢麵前的楚南山,立即朝著楚南山與端王單膝跪地,滿臉誠摯道:“卑職寒敬,參見老王爺,參見王爺!”

  相較於對楚南山的敬重,在提到端王時,寒敬的聲音中多了一抹難以言明的哽咽。隻見他語畢抬頭往端王望去,眼圈已是隱隱泛著紅血絲……

  經他這麽一喚,端王的身子猛地一震,雙目死死地盯著跪在自己麵前的寒敬,雙唇嗡嗡而動,卻是有口說不出話來,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看來,這真是王爺的客人了!”楚南山看得清楚,隨即站起身,打算將此處讓給二人獨處。

  “老王爺請留步!”卻不想,寒敬竟在此時出聲請楚南山留步。

  聞言,楚南山白眉微微挑動,視線則是看向一旁的端王,觀察著端王的神色。

  而端王卻在最初的激動過後恢複了往日的平靜,見寒敬出聲留住楚南山,端王的臉上也不見半絲不快,而是坦然地與楚南山相視一眼,隨即對楚南山微微點了下頭。

  隨即便見端王站起身走到寒敬的麵前,彎腰伸出雙手,將寒敬扶了起來,語氣甚是沉重道:“本王以為,你當年被……”

  說到此處,端王稍稍一頓,臉上則是閃過一絲痛楚。

  想起結發妻子在生產之際被人殺害,而自己身邊的侍衛卻也同時失去了蹤跡,端王心底怎能不痛?如今見到寒敬活生生地立於自己的麵前,心頭頓時湧上無數的疑問,恨不能問出心底所有的不解。

  那扶住寒敬雙臂的手背上青筋略微凸起,端王想要克製自己的情緒,可心底源源不斷湧上的念頭卻讓他無法控製。

  寒敬心頭滋味何嚐好受?近二十年的隱姓埋名豈是常人所能夠忍受的?如今看到自己的主子,更是激動難當,兩人竟是執手凝咽說不出話來……

  好半晌之後,寒敬努力地吞咽了幾次口水,將心頭的難受強行壓下後,這才開口說道:“王爺,想必您還不知,當年王妃誕下的是兩位公子。”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田園春暖 巧乞兒~庶女王妃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