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34

出最正確的選擇。

見楚飛揚將所有事情分析的如此透徹,寒澈眼底劃過一絲苦澀,嘴角上噙著一抹苦笑,淡淡地開口,“王爺,在我之上有端王和韓少勉,那九龍寶座也可由他們登上。”

楚飛揚豈會看不出寒澈的顧慮?皇家子嗣這般多,端王身為先帝的大皇子,最是有資格繼承大統,否則當年玉乾帝也不會那般心急地想除去端王的新生兒。而韓少勉作為端王的長子,更是繼位的第一人選。

而楚王若是決定輔助端王一脈繼承皇位,在西楚大亂之時,必不能再因為皇位而引起內部的爭端。這隻怕也是寒澈思慮的事情之一吧。

看出寒澈的擔憂,楚飛揚眼底浮現出淺淺的讚賞,隨即開口道:“端王這些年修身養性,隻怕早已淡去了登基的念頭。至於韓少勉,為臣則可,可為帝卻是少了些火候。你身為左相,這段時間立於廟堂之上,是最接近玉乾帝的人,怎會看不出為帝的艱難?玉乾帝素喜鑽研平衡之術,他手中握有的兵權雖不多,朝中大臣也早已分為幾派。但玉乾帝的平衡之術卻也是運用地得心應手,否則豈會穩坐龍椅近二十年?相較之下,韓少勉的性子太過耿直,他可以是忠心耿耿的臣子,但身為帝王卻太過透明,隻怕坐不穩那個位置。”

一時間,寒澈低頭沉默中,楚飛揚卻也不再逼迫他,徑自安靜地品茗,等待寒澈的答複。

寒澈卻在楚飛揚品茗之時抬起頭,雙目平靜地看著楚飛揚,心底卻佩服楚飛揚揣測人心的本事。見楚飛揚神色坦然鎮定,與他談論皇位之事卻又如同喝水般輕鬆,寒澈揪著的一顆心竟是漸漸鬆開,緩緩低下頭,心中開始認真地思考楚飛揚的提議。

楚王方才所言,句句屬實,更是句句精辟,若非他看準了自己,隻怕不會說出那番會引起血雨腥風的話來。

自己身為左相這段時日以來,雖未參與諸王之爭中,卻也因為置身事外而將事情看得透徹。

一如楚王方才所言,端王早已清心寡欲斷了稱帝的心思。而韓少勉為人耿直,若是成為皇帝,隻怕會因為太過正直而看不透朝中各懷心思的大臣,這對於一個國家而言,並非好事。

可是,楚王是不是將他自己忘記了?楚飛揚不是活生生為帝最好的人選嗎?更何況楚王手握重兵,如今玉乾帝不但已死更沒有留下任何遺照,加上楚家在西楚百姓心中的地位,楚飛揚登基為帝不會有絲毫阻攔,可他又為何會在此時推舉自己?

思及此,寒澈抬起頭來,眼中清澈目光依舊,但看向楚飛揚時卻夾雜著一絲疑惑,“以王爺的能力手段,想要坐上皇位輕而易舉,為何要將那九五至尊的寶座拱手讓人?況且,我與少勉乃是孿生兄弟,若由他繼位,將來有王爺與眾多大臣輔佐,他定也會成為一代明君。王爺為何隻選擇我?”

楚飛揚嘴角含笑地擱下手中的茶盞,待他再次抬眸時,嘴角的笑意已經褪去,眼中神色肅穆認真,帶著一種承諾地開口,“本王誌不在此,既然有好的繼承人,本王將你送上皇位便可安心離去。至於韓少勉,本王方才已經說過,他太過正直,與你相比,少了帝王必須具備的心狠。心狠,不是能夠學會的,這是與生俱來的。”

寒澈看似溫文爾雅,心智卻極其堅毅,這樣嚴格要求自己的人,若是不狠心,是絕對做不到的。

而身為一個帝王最需要具備的,便是心狠,尤其在西楚經曆了此番大劫之後,更是需要一位有魄力的帝王來一統天下。

“王爺需要我做些什麽?”寒澈自然明白,能得楚飛揚的幫忙,自己當然要出一份力。

寒澈雖沒有說出他的決定,但見他這般問自己,楚飛揚便知寒澈已是應下了此事。

隻見楚飛揚勾唇一笑,隨即朝寒澈招了招手,示意寒澈靠近,在他耳邊交代著事情。

寒澈側耳傾聽,將楚飛揚交代的事情細細地記在心中,眼中卻是劃過一絲詫異,不由得開口問道:“王爺,您……”

楚飛揚臉上始終噙著一抹淡笑,比之方才麵對齊靖元時的凝重,此時他的笑容中卻多了一抹如釋重負的解脫。

見寒澈臉露訝異的表情,楚飛揚卻並未開口解釋,修長的手指執起桌上的毛筆,快速地在宣紙上寫下一封信件,隨即裝好交給寒澈。

寒澈不再浪費時間,接過楚飛揚遞過來的信件收好,隨即在兩人的沉靜中站起身,朝著端坐首座的楚飛揚抱拳作揖,隨即當機立斷轉身朝著營帳外走去。

不到半盞茶的時間,營帳外便響起一陣馬蹄的奔跑聲……

西楚朝城。

隨著寒澈到達錦城的楚王軍營,寒敬帶著幾十名侍衛也在最快的時間內趕到了朝城的楚王軍營。

一片寂靜中傳來強勁有力地馬蹄聲,而原本黑暗的大營門口頓時點燃了火把,火亮的光線照亮了大營門外,將寒敬等人的身影籠罩在其中,盡數暴露在塔樓上的楚王軍眼中。

“站住,什麽人!”守夜的楚王軍看著勒馬停在大營門外的幾十條身影,朝著塔樓下的眾人喊道。與此同時,原本靜守軍營的楚王軍已是擺好了陣勢,以防有人趁機偷襲軍營。

“在下寒敬,求見端王爺!”端王與曲淩傲隨楚飛揚出征一事已非秘密,寒敬見楚王軍瞬間便做好了防備,緊繃的心弦稍稍放鬆,快速地回應著楚王軍的問話。

同時,寒敬從懷中掏出一塊金牌,親自下馬走到守在大營門外的楚王軍麵前,將手中的金牌遞給他。

那楚王軍接過金牌,立即轉身往軍營內奔去……

一盞茶後,那楚王軍重返大營門外,僅對寒敬開口,“老王爺請您進去。”

聞言,寒敬心中明白,楚王雖不在此處,可卻有老楚王楚南山坐鎮。端王身份尊貴又沒有武藝傍身,若想見到端王,隻怕先要通過楚南山這一關。

思及此,寒敬不由得想起之前寒澈對楚家一門的分析,心中不禁漸漸認同了寒澈的話,提了一路的心也隨之慢慢地放了下來。

轉頭對身後跟隨他而來的侍衛點了點頭,示意他們在外等候,寒敬對那楚王軍抱拳點頭,便跟著他踏進軍營。

此時正值夜晚,楚王軍營一片寂靜,除去巡邏的楚王軍,其餘的將士皆已回到自己的營帳歇下休息。

可就是這片寂靜,讓寒敬看到兩代楚王的治軍之嚴,更何況在這安靜的氣氛中,卻又透著凝重肅穆之氣,讓身在其中的人不由得肅然起敬。

“老王爺請您進去。”走了大約半盞茶的時間,還未等寒敬將楚王軍營的一切打量清楚,耳邊已響起領路楚王軍的聲音。

而那楚王軍將他帶領至主帥營帳外,便轉身離去,速度之快、腳步之輕讓人欽佩。

麵前原本垂下的帷幕被外麵的侍衛掀開,寒敬隻覺眼前豁然一亮,心底驟然一緊,不敢再有半點遲疑,立即抬腿走進營帳。

隻見主帥營帳內的帥位上坐著發須皆白、身穿主帥衣袍的楚南山,而楚南山的左下首處則坐著一身親王服的端王。

整個主帥營帳內竟隻有他們二人,讓寒敬心中一驚,一時間竟忘記了行禮……

端王雖坐著,可當寒敬出現在他的眼前時,端王的眼底便掀起一片震驚,素來冷靜的表情亦是漸漸浮現激動之色,那原本便被他握在手中的金牌,在此刻更是深深地印入掌心中,金牌表麵雕刻的‘端’字更是在手心烙上了痕跡……

楚南山不動聲色地將二人的神色看入眼中,卻並未立即點明,隻是置身事外地繼續靜觀事情的發展,心底則是揣測著寒敬尋來的原因。

“你就是寒敬?”一聲極具威望的詢問聲自楚南山的口中問出,洪亮的聲音不似一位老者,真正震撼人心的聲音頓時將沉浸在各自思緒中的端王與寒敬拉了回來。

寒敬不敢再怠慢麵前的楚南山,立即朝著楚南山與端王單膝跪地,滿臉誠摯道:“卑職寒敬,參見老王爺,參見王爺!”

相較於對楚南山的敬重,在提到端王時,寒敬的聲音中多了一抹難以言明的哽咽。隻見他語畢抬頭往端王望去,眼圈已是隱隱泛著紅血絲……

經他這麽一喚,端王的身子猛地一震,雙目死死地盯著跪在自己麵前的寒敬,雙唇嗡嗡而動,卻是有口說不出話來,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看來,這真是王爺的客人了!”楚南山看得清楚,隨即站起身,打算將此處讓給二人獨處。

“老王爺請留步!”卻不想,寒敬竟在此時出聲請楚南山留步。

聞言,楚南山白眉微微挑動,視線則是看向一旁的端王,觀察著端王的神色。

而端王卻在最初的激動過後恢複了往日的平靜,見寒敬出聲留住楚南山,端王的臉上也不見半絲不快,而是坦然地與楚南山相視一眼,隨即對楚南山微微點了下頭。

隨即便見端王站起身走到寒敬的麵前,彎腰伸出雙手,將寒敬扶了起來,語氣甚是沉重道:“本王以為,你當年被……”

說到此處,端王稍稍一頓,臉上則是閃過一絲痛楚。

想起結發妻子在生產之際被人殺害,而自己身邊的侍衛卻也同時失去了蹤跡,端王心底怎能不痛?如今見到寒敬活生生地立於自己的麵前,心頭頓時湧上無數的疑問,恨不能問出心底所有的不解。

那扶住寒敬雙臂的手背上青筋略微凸起,端王想要克製自己的情緒,可心底源源不斷湧上的念頭卻讓他無法控製。

寒敬心頭滋味何嚐好受?近二十年的隱姓埋名豈是常人所能夠忍受的?如今看到自己的主子,更是激動難當,兩人竟是執手凝咽說不出話來……

好半晌之後,寒敬努力地吞咽了幾次口水,將心頭的難受強行壓下後,這才開口說道:“王爺,想必您還不知,當年王妃誕下的是兩位公子。”

此言一出,端王臉色驟然慘白,眼底盛滿震驚,滿臉不可置信地望著寒敬,半晌回不過神來。

莫說端王,即便是楚南山在聽到這個消息後,臉上亦是閃過詫異。

寒敬見端王臉色驟變,便知他並不知情,隻見寒敬斂下眼簾,回憶著當年發生的一切,“王妃在您帶著大公子離開端王府後不久,又生下了二公子。卻不想,殺手竟在這時殺進了產房。而您原先派在產房外守護的侍衛除了卑職外已盡數跟您前往韓府,王妃無法,隻能將二公子交給卑職與芸娘,我們二人趁亂帶著二公子離開了王府,從此隱姓埋名不敢出現在京城。”

寥寥數語,卻讓人瞬間聯想起當年韓王妃死時的慘烈,端王的臉色一變再變,此時已是灰白之色,顯然是受了極大的打擊。

在寒敬簡單地敘述完當年的事情後,端王久久不曾回神,雙目呆滯地凝視著前方的燭台,眼中神色早已死寂一片。

就連楚南山聽後,亦是皺起了眉頭,心中卻又隱隱有些猜出韓王妃遭此一劫的原因,心底不禁有些唏噓,生在皇家、嫁入皇家,隻怕是富貴在人前、生死不由己吧。

“這麽說來,當年產房的火災,是……”似是不忍心說出心中那人的名字,端王神色悲慟難以自已,目光雖轉向寒敬,卻不見半點人氣。

寒敬默默地點了點頭,臉色同樣難看,沉聲回道:“王妃被那些殺手刺傷,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便親自放火,隻為掩藏這世上還有二公子的事實。卑職與芸娘便帶著王妃交托的銀兩與二公子離開了京城,直到二公子去年參加科舉才又踏入京城。”

語畢,營帳內寂靜無聲,端王緩緩閉上雙眼,心思卻是百轉千回難以言表。

如今寒敬將所有的事情說清楚,端王與楚南山心中漸漸有底,加之寒敬提及科考一事,兩人的腦中幾乎在同時浮出一個名字……

“寒澈是本王的兒子?”悲喜交加,兒子對此時的端王而言,是失而複得的珍寶。尤其寒澈才貌品行出眾,更是難得的人才。端王眼中已浮現出一抹生為人父的自豪與驕傲。

隻是,轉念一想,自己的兒子卻因為自己而流落在外近二十年,端王心底驀然湧上一股心疼,百般滋味沁在心頭,一時讓端王皺起了眉頭。

而與端王一同猜出寒澈的楚南山,此時的表情卻是極其凝重,眼底則是泛著濃濃的深思。

“王爺明鑒,寒澈的確是王爺的子嗣。隻是,卑職曾答應過王妃,隻有在小主子具備自保能力之後,才能讓小主子進京。這才延誤了王爺與小主子相認的時間,還請王爺責罰!”語畢,寒敬再次朝端王下跪,臉上一片沉靜,顯然是心甘情願領罰。

端王卻是快速地伸出雙手,在寒敬雙膝沾地之前將他扶了起來,鄭重道:“你為本王保住血脈,本王又豈會責怪於你?澈兒如今身在何處?他是否已知自己的身世?”

問到最後的問題,端王語氣明顯有些停頓,想來定是心中對寒澈有所虧欠,這才顯得底氣不足。

隻是,即便如此,依舊無法阻擋端王想見寒澈的急切心思,那重新燃起生氣的眸光,讓端王整個人充滿活力。

寒敬見主子漸漸恢複了活力,心頭不禁微微鬆了口氣,目光卻是看了楚南山一眼,這才緩緩回道:“小主子原本與卑職一同前來朝城。隻是半路聽聞楚王前去錦城,便與卑職分道而行。想必此時小主子已經到達錦城,與楚王見麵了。”

“如此說來,可要恭喜王爺找回子嗣了!”寒敬的一記眼光,讓楚南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於是便適時地開口,心底卻已是浮現出另一個策略。

“多謝王爺!隻怪我當年沒有設想周到,讓那人鑽了空子,這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