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分節閱讀532

皺眉揮手,“除寧鋒外,其他人先退下吧。”

眾人心中不解,但德夕帝已經出言趕人,他們也無計可施,隻能朝江沐辰行完禮無聲地退了出去。

“立即替朕準備馬匹,真要親自前去錦城。”殊不知,眾人剛離開,江沐辰便對寧鋒下命。

聽完江沐辰的命令,寧鋒心頭大駭,立即下跪懇求道:“皇上,錦城現如今可是西楚最為危險的地方,上百萬的大軍壓在那邊,您過去實在是太危險了,您就算是為了天下萬民著想,也不能親自前往啊……”

“蠢貨!”江沐辰還未聽完寧鋒的話,便已是氣急敗壞地站起身,一手拽起寧鋒胸前的衣襟,用極低的聲音開口,“你可知雲千夢手上握著的是什麽?那是先祖爺交給楚家的丹書鐵券,沒想到上麵寫得竟然是廢帝的詔書。難怪楚飛揚將雲千夢看得那般重要,誰曾想到東西居然就藏在她的身上。若這詔書被海全得到,你認為朕還能坐穩這個龍椅?還不快滾出去準備馬匹。”

寧鋒心頭大震,豈會料到事情竟會出現這樣的轉折點,明明一切勝券在握,怎麽突然會跑出這樣的事情?

再也不敢有所遲疑,寧鋒頃刻間跑出營帳去準備江沐辰交代的東西。

錦城。

“王妃,您看,這錦城外麵已包圍了近百萬的大軍,若是開戰,定會屍橫遍野。”雲千夢隨著董晉登上城樓,看著外麵黑壓壓一片的軍隊,雲千夢眼底神色沉定,心中卻是默算著已經過了多少日。

如今辰王海王的人數已近百萬,這百萬人將錦城團團圍住,使得錦城水泄不通,即便楚飛揚已經調遣來近五十萬的兵馬,可一時半會隻怕也是衝不進來。況且,就算楚飛揚過了海王這一關,隻怕也難過辰王這一關。想要順利到達錦城,隻怕隻能另尋他法。

“將軍,咱們被困錦城,也有二十多日了。您看,辰王與海王,誰會先動手?”雲千夢目光遠眺想要看到楚王軍的旗幟,可前麵有近百萬的大軍擋著,當真是看不到楚飛揚的軍隊。

聽到雲千夢的問話,董晉沉吟了片刻,這才謹慎地回道:“王妃,咱們被困錦城多日,所有消息閉塞不通,想要分析這兩者誰會先動手,還真是不好說。若是能夠結合近日發生的戰況分析,或許還能夠準確些。”

董晉不禁臉露苦笑,就算他有天大的本領,隻怕也不能領著十幾萬人,從上百萬人的手中取得勝利。更何況辰王海王哪一個不是能征善戰的人物?

見董晉實話實說,雲千夢自然不會怪他,心中卻也是擔著一份焦急。除去那日前來錦城時,雲千夢讓‘玉家當鋪’將消息送了出去外,很多具體詳細的消息即便是利用‘玉家當鋪’也送不出去。看來辰王海王此次是下定決定,定要捉到自己。

而如今最讓雲千夢擔心的,便是辰王海王是否已知自己手上握著先祖帝的丹書鐵券。

眼眸再次抬起看向城外的一切,雲千夢右手不禁浮上胸口懸掛玉牌的地方,雅致的秀眉漸漸地聚攏了起來……

------題外話------

《楚王妃》及《楚王妃完美終結》已全麵上市,歡迎親們登錄當當網訂購!

☆、第三百八十五章

“主子,休息會吧!咱們已經在馬背上待了幾天幾夜,您可要保重身體。”寒敬看著衝在最前麵、端坐馬背、身姿始終挺拔的寒澈,心中不免心疼,又見天色漸漸黯淡了下來,忙出聲勸道。

聞聲,寒澈抬頭看了看天際,隻見原本一片火紅的夕陽已漸漸淡去,正快速地被一片昏暗的光線籠罩,這才驚覺天色已晚。

寒澈四下看了看,見不遠處有一家極其簡易的茶舍,便對寒敬點頭道:“咱們在前麵的茶舍休息片刻再趕路吧。趁此機會也可補充些吃食。現在是戰亂時期,沿途少有客棧驛站,下次再遇到茶舍隻怕不是易事。”

語畢,便見寒澈右手微揚起,手中馬鞭抽了下馬身,隻見坐下的馬兒瞬間朝著茶舍的方向衝了過去。

寒敬等人見狀,也不再含糊,隨著寒澈的加速也極快地跟上。

茶舍極其簡易,隻是搭了一個遮陽的涼棚,涼棚下隻擺放了幾張做工粗糙的桌椅。仔細看去,桌麵上積累了一層層厚厚的灰塵,這讓寒敬不著痕跡地皺了下眉頭,正要出聲阻止寒澈進入茶舍,卻發現寒澈早一步踏入茶舍坐了下來。

眾人見寒澈毫不在意的坐下,便不再言語,紛紛圍著寒澈而坐。

“幾位客官請坐!”一名老漢坐在茶舍內的爐灶後麵生火,見有客人走進茶舍,老漢立即起身,拿過一旁的茶壺走到桌邊,為眾人倒茶,同時熱情地招呼著眾人,“客觀想吃點什麽?小老二的茶舍隻有一些茶水和饅頭。”

聞言,寒敬再次皺了下眉頭,目光轉向寒澈,勸道:“咱們不如再往前走一段,或許能遇到驛站。”

聽出寒敬話中的意思,老漢不在意地笑了笑,遂而出聲道:“這位客觀想必還不知吧,這方圓百裏內是沒有驛站的。如今三王齊聚北方的錦城,這一代所有的城門皆已關閉,裏麵的百姓出不來、外麵的百姓進不去,您是找不到第二家茶舍的。若非小老二一輩子在此擺攤,舍不得這塊地,否則也早就逃命去了。”

說話間,老漢為所有人倒了熱茶,轉身又將蒸籠裏麵的熱饅頭端了出來,擺在桌上。

殊不知,他這閑聊所透露出的消息,卻讓所有人神色一震,紛紛麵露震驚,均沒有想到短短時日內竟發生了如此大的動靜。

“老人家,三王為何齊聚錦城?難不成錦城出了大事?”寒澈俊雅的臉上隱隱浮現凝重之色,詢問聲更是帶著一絲慎重。心底卻是暗惱自己這段時日忙著趕路,竟沒有來得及收集西楚各地的消息。若非今日心血來潮歇腳茶舍,隻怕他們還不知西楚已發生這樣的大事。

老漢見麵前的年輕人衣著幹淨得體,雖不是十分華麗,衣料卻也不是平民百姓穿得起的。又見寒澈相貌儒雅卻又含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尊貴之氣,而且又十分關心國家大事,老漢心底不免有些打鼓,隻能搖頭道:“這倒是不知。客觀,您慢用,小老二去生火了。”

說完,老漢將最後一碟饅頭放在桌上,便轉身回了爐灶間,不再管外麵的事情。

“主子,您覺得此事?”寒敬瞥了眼認真生火的老漢,這才轉目看向寒澈,極小聲地詢問著。

寒澈雙眉微皺,眼底神色肅穆,低頭盯著手中隻咬了一口的饅頭,似是在思索這整件事情。寒敬見狀,不敢再多言,生怕誤導了寒澈,從而壞了大事。

“若真如那老漢所言,那咱們便要改道了。”半晌,才聽見寒澈小聲地開口,語氣中帶著慎重與小心,顯然是百般思量後才下的決定。

聞言,寒敬想也不想,便開口阻攔道:“可這萬一是陷阱?”

如今天下大亂,這荒郊野外的怎會還有茶舍?萬一是辰王或者海王設下的圈套,小主子豈不是自投羅網?思及此,寒敬手心不由得沁出一層冷汗,忙擱下手中端著的茶杯,不敢再飲用裏麵的茶水。

聽出寒敬話裏話外的擔憂,寒澈卻是冷然一笑,繼而長呼一口氣,緩緩開口,“還有比現在更糟的情況嗎?行軍打仗,一半是實力、一半是運氣。咱們便賭一回吧。父親,您領一半人按照計劃前去朝城,剩下的一半人則跟著我前去錦城。沿途我也會收集消息,辨別真假。”

“不行,若三王當真齊聚錦城,那定是是非之地,實在太過危險,還是我去吧。主子您還是按照原先的計劃前去朝城,那裏畢竟有楚王大軍,定能護您周全。”沒想到寒澈竟是做出這樣的安排,寒敬立即出聲反駁,話裏話外皆是關愛之意。

可寒澈卻是下定了決心,不容寒敬在此反駁浪費時間,從衣袖中掏出一錠銀子擱在桌上,便見寒澈站起身堅決道:“就按照我所說的行事。有些事情,我必須親自對楚王說明。至於朝城之事,就拜托父親了!”

見寒澈態度堅決,寒敬已經衝到咽喉的話卻也隻能硬生生地咽了下去,眼底泛著極濃的擔憂,卻也隻能默默地點了點頭。

江南、通州城內。

通州衙門內,此時一片肅穆之氣,所有將領坐在衙內看著首座上的白無痕,等著他的發話。

“將軍,咱們暗地裏支援海郡王十萬人馬,卻被齊靖元和韓少勉全殲。這十萬人馬的空缺,誰補給我們?”想到辰王駐紮在江南地區的幾十萬大軍,一名參將忍不住地開口詢問白無痕,話語中不免有些焦急。

平白地損失了十萬精兵強將,換做任何人,都會心疼的。更何況,如今強敵環伺在他們的周圍,著實讓他們寢食難安啊。

坐在首座的白無痕聽之,眉頭亦是微微皺了一下,隻是眼底神色卻依舊沉穩,似是在尋思其他的辦法。

“報!”這時,八百裏加急傳令官背著文函匆匆奔入衙內,朝著坐在上首的白無痕單膝跪下,同時解下身後背著的文函雙手捧高朗聲道:“將軍,朝城八百裏加急文函。”

白無痕近身侍衛正要上前取過文函,卻發現白無痕速度更快地起身,眨眼間便已走到傳令官的麵前,將那包裹著藍色緞布的文函拿在手中細看了起來。

見此狀況,所有人均已明白,白無痕是耐著性子等海王的命令。

隻是,白無痕在看完文函後,臉上神色卻不見半絲鬆懈,反倒更添凝重,隻怕文函中的內容也不容樂觀吧。

“將軍……”眾將心頭拿捏不準王爺到底下了怎樣的命令,隻能試探性地開口。

白無痕聽出眾人語氣中的擔憂,心底重歎口氣,麵色卻微霽,單手合上文函這才開口,“王爺已動身前往錦城。咱們的任務便是守住江南所有的城池。”

“將軍,贖屬下直言,咱們此次損失了十萬人馬,實在是元氣大傷。如何守住江南的城池,隻怕是個嚴峻的問題。”方才出聲的參將再次開口,顯然是對眼前的情景不樂觀。

其他人見他開口,亦是紛紛出聲表達自己的觀點,皆是表示在應對辰王軍時的吃力。

“咱們占據了主要的地理位置,易守難攻。想要守城,也並非難事。海王軍雖在錦城投入了四十萬兵馬,辰王卻是投入了五十萬人馬,隻怕辰王江南軍營中亦是抽調了不少兵力前往錦城。所有大家莫要慌,隻要我們沉住氣守住城門,便可無堅不摧。”白無痕分析著如今兩軍的兵力調配,同時又給眾將領打氣。

語畢,便見他目光一轉,隨即抬手讓眾人退下,徑自領著那傳令官走入內堂,這才沉聲問道:“這是王爺親自下命的?”

那傳令官自是明白白無痕所問何事,慎重地點了點頭,回道:“王爺已經命人找到那人藏身的地方,命將軍將人秘密處置了。”

聽完傳令官的回複,白無痕長久不曾出聲。雖不知王爺為何下這道命令,隻是白無痕卻隱隱覺得此時與世子的死以及郡王被捉一事息息相關。

“這是那人藏身的地方,請將軍盡快安排人手。”傳令官見白無痕尚未表態,則先將藏於衣袖中的紙條塞入白無痕的手中。

白無痕抬眸看眼傳令官,這才將視線轉向手中的紙條上,將上麵所寫的地址記於心中,沉思半晌才點了點頭。

夜色降臨,寒風瑟瑟,農家小院內一片靜謐,隻是屋內卻傳來一陣爭執聲……

“不行,我必須前去錦城,她被困於錦城,我怎能坐視不管?”容雲鶴一手拍在桌麵,素來淡然的眼中含著數不盡的擔憂與焦急,不由分說地便提出此要求。

暗衛聽之,心頭焦急,忙出聲勸道:“王爺已經趕去錦城,王爺定會救出王妃!”

雖說將容雲鶴對王妃的情誼看在眼中,可雲千夢始終是楚王妃,是一輩子也改變不了的事實,暗衛自是不願戳穿這層薄紗,不願讓容雲鶴麵對尷尬。

容雲鶴亦是玲瓏剔透的人物,豈會聽不出暗衛話中所含的意思?

心中雖明白有楚飛揚在,他可放下心。即便他往日冷淡如霜,可當他聽到上百萬大軍將雲千夢圍困在錦城多日,卻依舊心急如焚。即便他心知自己力量有限,卻依舊想趕去錦城。

思及種種,容雲鶴漸漸地沉靜了下來,半斂的眼中含著點點哀傷,想為她做些什麽,卻力不從心。

“呼!”正當此時,卻見暗衛快速地移步到燭台前,見燭火吹滅。隨後又快速地回到容雲鶴的身邊,把劍見容雲鶴護在身後。

容雲鶴見狀,頓時明白有入侵者,再也顧不得爭執方才的問題,拔出自己的佩劍,集中精力注意著四周的情況。

兩人悄聲移步到門後,從門縫中往外看去,隻見農家小院的籬笆牆外人頭攢動,似是在打量院內的狀況。

“容公子放心,這小院內外皆有暗衛守著,定不會讓公子出事。”暗衛極小聲地安慰著容雲鶴。

隻是,隨著院外人頭的越來越多,暗衛的眉頭亦是漸漸地緊皺了起來。隻怕對方是存了置他們於死地的決心,否則豈會派出如此多的人數?隻怕這農家小院早已被圍得水泄不通了。如此一來,這恐怕又是一場硬仗。

正思索著如何讓容雲鶴突圍逃出去,外麵已經傳來打鬥聲……

‘嘩啦啦……’原以為這平房暫時是安全的,不想對方早已偷偷攀上房頂,隻聽見一片瓦礫被踩落掉入屋內的聲響,幾十道黑色的身影從屋頂飄然而下,舉劍便朝著容雲鶴攻去……

暗衛頓時收起心思,一麵將容雲鶴護在死角處,一麵舉劍迎向攻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楚王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原配攻略地獄模式七零年代炮灰女配[穿書]六零之穿成極品他媽娘子總想做寡婦我在豪門養熊貓[穿書]大佬都愛我 [快穿]杏林春滿和商紂王戀愛的正確姿勢穿越之敗家福晉穿書之長生木雅Hello我的福晉悠然種夫錄穿越之養兒記小強穿越生活守則六零之酸爽人生[穿越]如何死出鐵骨美感[快穿]穿書之一覺醒來蘇遍全世界穿成龍傲天的炮灰媽[穿書]穿成總裁白月光吻住,別慌[快穿]寒門夫妻我,禍水,打錢[快穿]好媽媽係統[快穿]金夫穿成假的白月光結婚雖可恥但有用[穿書]寵妻如令:BOSS溺愛無度她美得太撩人[快穿]撒個漁網撈相公
  作者:寧兒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