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楚王妃

第533節

  口氣中所攜帶的張狂與挑釁,讓海沉溪眼神驟然一暗,右手更加用力握住劍柄,冷然反駁道:“海王府實力如何,豈是你一個外人能夠評論的?”

  說著,海沉溪目光冷冷地瞥了海越一眼,見此時的海越雙手被綁、身上衣衫破舊髒亂,半點海王世子的風度也無,一聲冷哼下緊接著又開口道:“海越可不能代表整個海王府!”

  “海沉溪,你……”聞言,海越猛地抬起頭來,滿麵怒容地怒視著海沉溪,胸口起伏,顯然是被方才海沉溪的羞辱之語氣到了。

  “難道本郡王說錯了?”月光下,海沉溪雙目微眯,眼角流露出點點危險的光芒,將馬下的海越籠罩在其中,無形中竟壓得海越無處反駁。

  齊靖元順著海沉溪的目光看向海越,隻見這兄弟二人早已形同水火,倒是讓齊靖元想起齊靖暄來。

  海沉溪早已料到齊靖元的目的並非交換人質,而是想將海王府眾人一網打盡,故意引著齊靖元將注意力轉向海越,而他手中的長劍卻在此時瞬間出鞘,朝著齊靖元的脖子砍去……

  一抹劍氣朝著自己砍來,齊靖元瞬間回過神來,即刻便揮出手中的長鞭,纏繞住海沉溪手中的長劍,兩人瞬間拉開架勢,在馬背上打鬥了起來。

  “郡王!”“太子!”

  兩軍見主帥打鬥了起來,頓時架起手中的兵器,隻是卻又不敢隨意放箭,隻能讓步兵先行打陣衝上前保護主帥。

  一時間,空曠的京郊野外頓時響起一陣兵馬交戰的震天響聲。

  隨著步兵衝向前,騎兵也隨之而上,戰場上馬蹄踐踏將士們的軀體,血肉橫飛、殘肢橫列,血腥味瞬間衝上雲霄。

  海越在一片砍殺聲中東躲**,可目光卻始終緊盯著馬背上與齊靖元打鬥的海沉溪。

  在海王軍步兵衝上前救自己的空隙,海越讓其解開手上的繩子,奪過那是士兵手中的長矛,避開四周馬蹄的踐踏快速地靠近正與齊靖元打鬥的海沉溪,趁著海沉溪仰身躲開齊靖元揮過來的一鞭時,海越竟猛然舉起手中的長矛朝海沉溪的坐騎刺去,尖銳地槍頭刺進戰馬的腹部,頓時噴出一串鮮血,戰馬仰天痛苦長嘶,瞬間便倒在了地上。

  而馬背上的海沉溪一時不察,整個人往地上摔去……

  齊靖元見有機可乘,手中的長鞭瞬間朝著海沉溪用力抽去……

  海沉溪心頭大怒,心中頓時湧上殺氣,忙不迭地穩住自己的身子立於地麵,而手中的長劍立即毫不留情地刺向海越的咽喉。

  奈何,此時一道強勁的寒風朝著自己的脖頸撲來,海沉溪下意識地收回刺出去的長劍擋在身前,在千鈞一發之際擋下了齊靖元致命的一擊。

  見海沉溪這麽快便扳回劣勢,海越心中不甘,單手緊握長矛將其對準不遠處的海沉溪,突然發力,將手中的長矛用力地丟向海沉溪……

  海沉溪危險地躲過齊靖元的追殺,又見海越三番兩次對自己狠下殺手,心底的新仇舊恨瞬間爆發……

  ‘噹……’一片喧囂砍殺中,隻聽見一道清脆地相擊聲,寒光一閃之後,被海越丟過來的長矛被海沉溪打落,而海沉溪則再次將劍尖對準了海越。

  海越心頭大急,不想沒有殺了海沉溪,竟將自己陷入困境,立即返身往海王軍的陣營中逃去……

  一道寒光卻在此時追著他的身影而去……

  一道血柱噴湧而出,海越雙目暴出死瞪著麵前混亂的戰場,一柄寒劍從後背穿透到前胸,海越猛地往前撲倒,卻已是斷氣身亡。

  海沉溪卻沒有絲毫的感覺,手中沒了兵器,目光便快速地尋找著馬匹,正要飛身騎上一匹失去主人的戰馬,他的脖子上卻已被架上了數十把長劍……

  ☆、第三百八十二章

  ‘嗖嗖嗖……’正在這時,海王軍陣營中齊齊射出箭矢,先前擒拿住海沉溪的北齊軍瞬間被射死,海沉溪猛地彎腰撿起地上的長劍,攻向坐在馬背上的齊靖元。

  混亂中,齊靖元雙目快速地掃了眼麵前的戰局,在海沉溪那一劍刺過來時右手握著的鞭子立即揮了出去,與此同時左手則是用力扯動韁繩,讓戰馬往後退去,避開了致命的一擊。

  而海沉溪這一劍卻是虛發,趁著齊靖元自顧保命之際,隻見他腳步微動朝著最近的一匹戰馬奔去,眨眼間便已飛身坐上了戰馬,左手牢牢握住韁繩,與此同時雙腳夾緊馬腹朝著齊靖元追擊而去……

  而此時的戰場上,原本十萬北齊軍已成壓倒性的勝利,卻不想遠方傳來震天的鐵騎聲,隨著直衝雲霄的砍殺聲傳來,四麵八方竟衝出數不清的海王軍……

  北齊軍立即收攏隊伍,將齊靖元等主將圍在中央,隨後又以步兵的盾牌為掩護,弓箭手藏於盾牌後朝著衝鋒陷陣的海王軍萬箭齊發,夜空中隻聽到箭矢整齊地破空聲劃過兩軍之間的空地,瞬間便聽見無數的慘叫聲響徹整片京郊野外……

  “海全的確很疼你,居然在這麽緊張的時候調兵前來營救你和海越!”兩人對打不相上下,齊靖元享受著圈外的慘叫聲,同時冷笑著對海沉溪開口。

  聞言,海沉溪眼底閃過一絲寒意,薄唇卻是緊抿,繼續攻向齊靖元……

  奈何四周盡是北齊軍,除去齊靖元這個對手,其餘北齊軍也紛紛攻向海沉溪。

  饒是海沉溪武功蓋世,也是雙手難敵四拳,漸漸露出敗勢……

  圍繞在海沉溪四周的北齊軍手持長矛,趁著海沉溪的動作變緩之際,同時刺出手中的長矛……

  ‘嘶……’隻聽見海沉溪坐下的戰馬仰天一聲痛呼,瞬間便倒地不起,原本強健的四條腿已被長矛刺穿,泊泊鮮血染紅了黃色的土地。

  海沉溪一時不備竟隨著戰馬摔倒在地,北齊軍見狀再次朝著滾落在地的海沉溪刺出長矛。

  海沉溪單手撐地跳躍而起,右手不斷揮舞長劍,擋去一支支刺過來的長矛,身子不斷往後退去,奈何此處盡數隻剩北齊軍,海沉溪勢單力薄,頹勢漸露……

  ‘啪!’而此時,馬背上的齊靖元竟突然揮出手中長鞭,長鞭繞過眾多北齊軍,竟精準地纏繞在海沉溪的右腿上。

  隻見齊靖元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左手放開韁繩,與右手同時握住長鞭猛地用力……

  ‘咚!’一聲,海沉溪重重摔在地上,待他抬起頭時,喉間已被冰冷長矛抵住,再也容不得他動彈半分。

  “齊靖元,將我們郡王放回來!你已經無路可逃!”外麵的打鬥聲漸止,海王軍暫時停止了攻擊,隻聽見空曠的京郊野外響起一道粗獷的喊聲。

  “哼,就憑你們這些蝦兵蟹將,也敢跟本宮叫囂?回頭看看你們的身後再來丟人現眼吧!”齊靖元將注意力放回戰場,隻見對麵雄兵數萬,想來此次海全為了保護兩個兒子是下了血本的,隻可惜這數十萬的大軍在今晚過後就要消失殫盡了。

  整齊的步伐在齊靖元的話音落地後響起……

  月光下,身穿楚王軍服飾的韓少勉則領著五萬大軍將那數十萬的海王軍圍困在其中,與北齊軍圍成包夾的方式,將海王軍困死在京郊野外。

  四麵戰鼓雷鳴,殺聲震天,兵器相擊的聲響震耳欲聾,海沉溪看著重重壓在自己肩頭的數十把長矛,眼底閃過一抹淡漠……

  而此時,悠閑的馬蹄聲則在這片吵雜聲中傳入他的耳中,抬眸看去,隻見齊靖元如常勝將軍般坐在馬背,正滿麵冷笑地俯視著立於原地的他。

  方才與海沉溪打鬥的長鞭已被齊靖元收起,握在手中輕敲著馬背,陰狠地目光看著戰敗卻不露半點狼狽的海沉溪,齊靖元勾唇冷笑,“想不到少年英勇的海郡王也會這般大意落在本宮的手中!”

  “勝敗乃兵家常事,何須動怒?”海沉溪自是聽出齊靖元話中的諷刺,卻絲毫不見他動怒。

  隻是,海沉溪的目光卻是時刻注意著四周的戰況,齊靖元能夠如此快得拿下自己,僅憑他從北齊帶來的十萬人馬是遠遠不夠的,遠處與北齊軍一同對抗海王軍的,不正是韓少勉所領的五萬楚王軍嗎?

  “太子好手段,竟能夠與楚王裏應外合,看來你是恨透了海王府!”見楚王軍與北齊軍節節戰勝,海沉溪神色竟無半點改變。

  “海郡王不也恨透了海王府嗎?否則豈會親手殺了自己的大哥?”齊靖元將手中的繩子丟給侍衛,命他上前將海沉溪捆綁起來,繼而牽過繩子的另一端將海沉溪扯近馬下,微俯身低聲道:“放心,本宮答應楚飛揚不傷你性命。留著你,可比留著海越有用多了。”

  “來人,將海郡王好生看管起來,若是讓他逃走了,軍法處置!”語畢,便見齊靖元坐直身子,沉聲對身旁侍衛命令道。

  “是,太子。”幾名侍衛同時上前,押著海沉溪快速地撤離戰場。

  “太子,海越的屍首如何處置?是否運回朝城送給海王?”親衛將齊靖元護在身後,防止海王軍放冷箭,目光一掃已被馬蹄踩踏地麵目全非的海越,低聲詢問齊靖元。

  聞言,齊靖元目光冷冷地瞥了海越的屍首一眼,想起當時在亂葬崗尋到容蓉時的場景,心底驟然升起無邊的怒意,繼而寒聲道:“海越的屍首丟去荒山,喂狼!”

  海王軍漸漸敗退,尤其在看到主帥海沉溪被俘後,海王軍的氣勢瞬間低迷了許多,眾多將領隻能采取防守戰術,領著剩下的海王軍漸漸退回軍營。

  隻是,海王軍被楚王軍與北齊軍團團圍住,退不可退、進不可進,如在圍城中已是無路可逃……

  海王朝城軍營中。

  “你確定楚王妃的身上所攜帶的是先祖帝留給楚家的丹書鐵券?”外麵戰鼓雷鳴,砍殺之聲讓人膽顫,而主帥的營帳中燭火通明,海王滿麵震驚地細問著剛從錦城回來的侍衛。

  “回王爺,千真萬確。而且那丹書鐵券上所書寫的內容竟是廢帝的詔書,隻要得到那丹書鐵券,便能夠廢棄當今聖上自行登基為皇。”那侍衛顯得十分地激動,顧不得長途跋涉的疲憊,快速的將打探到的消息說了出來。

  若是得到丹書鐵券,那些大家世族的嫡子嫡女便變得可有可無,王爺即刻便可登基為帝,根本不需要再苦苦尋找合適的理由。

  海全亦是沒有想到此次追蹤雲千夢,竟能夠意外得到這樣的好消息。

  不過,這一切可多虧了江沐辰,若非他狠心處置了曲景清,又豈會讓曲炎心聲恨意,讓自己白白撿了這個便宜?

  隻見海全原本儒雅的臉上頓時被得意的笑容覆蓋,眼底的溫文爾雅早已換上野心勃勃,想起自己有朝一日能夠穿上龍袍一統天下,海全的內心忍不住地熱血沸騰起來。

  “不過王爺,咱們如今的位置卻有些不妥。想不到辰王的手腳竟這般快,最先將錦城包圍了起來,而如今,辰王的兵馬已由原先的十五萬人增至四十萬。咱們的五十萬兵馬卻隻能在外圍,想要接近錦城活捉楚王妃,首先要突破辰王的防守。”袁耀立於地圖前,手握長劍,用劍柄指著地圖上錦城的位置,在錦城的四周畫了一個圓分析著,“方才得到消息,楚王手中北方邊境的五十萬大軍似有異動。恐怕楚王已經得知楚王妃被困的消息,派兵前去營救了。”

  “哼,就怕他不去。他若去了錦城,正好一網打盡。”此時的海全已經褪去了往日的謙虛謹慎,渾身射出張揚之氣,將暗藏心中幾十年的野心盡數表露在外。

  “王爺……王爺……不好了……出大事了……”這時,營帳外傳來一陣驚呼聲,緊接著一道身影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直接跪在海全的麵前哭道:“王爺……大事不好了……”

  海全眉頭一皺,神情中頗有不耐,沉聲問道:“出了什麽事情,值得你大呼小叫的?”

  那侍衛見海全眼中帶著一抹狠意,心中頓時湧上驚懼,隨即低下頭不敢直視海全,雙目緊盯著地麵顫顫巍巍地開口,“王爺……方才京城傳來消息,世子……世子他……沒了……”

  “你說什麽?”海全失態地自座椅上猛地站了起來,瞬間衝到那侍衛的麵前,單手拎起那侍衛盔甲中的衣襟怒道:“你說什麽?給本王早說一遍。若是說錯半個字,本王立即要了你的命。”

  那侍衛哪裏見過這樣凶神惡煞的海王,尤其此時海全周身散發著強烈的殺氣和怒氣,更是嚇得那侍衛麵色發白,唯唯諾諾地回答著海全的問題,“王爺……世子……世子他沒了……”

  再次聽到與先前同樣的回答,海全隻覺腦中一聲轟鳴,眼前頓時一黑,身子竟是微微搖晃了下,已是鬆開了那侍衛的衣襟,麵色難看、眼神呆滯。

  ------題外話------

  推薦偶家沉溪的大作《第一妃尊》,很好看哦!

  ☆、第三百八十三章

  再次聽到與先前同樣的回答,海全隻覺腦中一聲轟鳴,眼前頓時一黑,身子竟是微微搖晃了下,已是鬆開了那侍衛的衣襟,麵色難看、眼神呆滯。

  袁耀等人亦是沒想到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隻是見海王身形微晃、神色一片哀痛,顯然是承受不住這個打擊,原本帳內的幾人同時上前扶住海全,寬慰道:“王爺,您節哀,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倒下啊。”

  海全心痛如割,他的兒子,竟這麽死了?這讓他如何接受這個事實?盡管海越並不十分得他的喜愛,但畢竟是他的兒子,他豈會不心痛難受?

  養了二十幾年的兒子,以世子的身份培養了二十幾年,付諸了他多少心血,結果竟在一場戰亂中被人殺害。

  思及此,海全隻覺心頭一酸,竟有淚水湧上眼眶……

  在眾將的麵前,海全卻隻能閉上雙目,死死咬著牙齦,強行咽下已經快要奪眶而出的眼淚,沙啞著聲音問著那侍衛,“沉溪呢?他不是答應前去營救越兒的嗎?他人呢?齊靖元呢?怎麽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本王不是已經秘密派遣十萬大軍去支援沉溪嗎?他為何沒能保護好世子?”

  “是啊,郡王呢?世子出了這樣的不幸,郡王當時在做什麽?為什麽沒有保護好世子?當時到底出了什麽事情?”盡管之前海全的一番話點醒了袁耀,但在袁耀的心中,卻還是偏袒於海越。此時見海王提及海沉溪,他便快速地接口問著那侍衛。

  那侍衛隻覺自己此時進退兩難,心中無比擔憂王爺知曉真相後會不會殺了自己,可不說王爺照樣會殺了他。

  侍衛心中一時為難極了,卻隻能硬著頭皮開口,“齊靖元活捉了郡王,而世子……世子是……”

  “是什麽?有什麽話不能一次性說完?吞吞吐吐的是大男子所為嗎?”海全勃然大怒,猛地睜開雙目,滿目暴紅地瞪向麵前的侍衛,眼底的殺氣讓所有人心頭一怔,紛紛不敢再開口。

  “王爺饒命,王爺饒命,當時郡王正與齊靖元打鬥,殊不知世子竟搶過侍衛的長矛刺向郡王的戰馬,迫使郡王摔下馬背。郡王以一敵二,既要對付齊靖元又要防著世子,本就吃力。可世子幾次三番不肯放過郡王,最後惹怒了郡王。郡王一轉身,手中的長劍便刺穿了世子的胸膛,世子當場斃命。”那侍衛撲通一聲跪下,滿頭冷汗地將憋在心頭的話全部說了出來,隨後不敢再開口。隻是他全身瑟瑟發抖,顯然已是知曉自己將此事說出後可能麵對的後果。

楚王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楚王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楚王妃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寧兒  所寫的楚王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楚王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